職場情欲 職業制服

(一)性感內衣

每年總很多剛從學校畢業的學子必須走入社會,面臨就業的未知未來,顯得無助與旁徨,處處都可能充滿著學校所無法教導著的新鮮事物,很多新鮮事務必須去體驗,很多人情事故必須一一去面對與處理,有人可以適應,有人卻墜入萬劫不復的不歸路。這群人數十年後,驀然回首,有人帶著豐富的「戰利品」,有人卻覺得空虛庸碌的過了這一遭。這,就是所謂的社會大學。

張映如今年六月剛從北部某間著名的私立大學國貿系畢業,大學生活即將遠去,如同一般的大學畢業生,她也是滿抱一份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理,滿懷憧憬的。

映如畢業典禮過後,所面臨著就是升學或是就業,國貿系嘛!先就業,汲取社會經驗後再回學校念研究所似乎是不錯的選擇,她盤算著。另外一方面,她男友方家誠現在面臨的正是兵役問題,先就業吧!等著男友退伍吧!

從報紙上找工作,即使在今天網際網路發達的社會中最直接的方式,報紙周日版的求才欄依舊是許多社會新鮮人謀職的熱門管道。找了幾個禮拜,終於有一欄吸引她的徵才訊息,某有名的外商公司徵求業務秘書,條件是:大學國貿系畢業,諳英文,熟悉MS Office,經驗有無皆可,待遇面議。

她心想自己剛從學校畢業,父母親又不缺她一份收入,她可以慢慢找,而當前她所缺乏的就是工作經驗,反正剛從學校踏入社會,謀職踫壁是常有的事,即使不成功也無所謂,畢竟,這是人生礪煉。抱著有一份的期待與嘗試的心理,姑且一試吧。

她花了一整天小心謹慎得把履歷表打好,修改再修改,將大學學士照貼好,滿意地循報上地址寄了出去。幾天之後,居然該公司人力資源部門來電約定面談時間,她慌了。沒有面談經驗怎麼辦?

詢問學姊們如何面對面談,答案是一個人一種說法,總歸而言,面談要領把握住重點誠實回答,衣著要正式端莊,口齒清楚是獲得青睞不二法則。

這段期間,也夠她忙的,詢問學姐們面談時該準備哪些資料、化妝、采購些「像樣」的衣服,另一方面相處兩年的男友方家誠這幾天要入伍了。她忙得團團轉。雖然她和家誠的家庭背景還算不錯,家庭經濟環境源源不斷得供應日常生活所需,她心想總不能老靠著家中經濟供應。

約定面談的日子正巧是男友趙家誠要入伍的日子,看樣子她是無法親自去送行了。盡管百般不願,想想這是人生第一次的謀職面談,即使不願,但也無可奈何。想到此,心中總有份愁滋味。

今晨從床上起身時,性感內褲倍感黏滑,陰道內還儲留著昨夜與男友作愛時所殘留的精液。想起昨夜,一夜的作愛,深埋在子宮里的精液,竟在夜里緩慢釋出,潤濕了她特地為昨夜纏綿所穿的性感小內褲,也浸潤了大腿內側。

私下的映如是個敢於追求性欲的現代女性,但囿於文化禮教的規範,追求身體的自主性,為了與男友家誠擁有無顧慮的性愛,她大四就去作了避孕裝置。她喜愛與男友作愛時,男友激情時的射精,她喜愛起這份高潮後的「充實感」。

她尤其渴望男友硬實的陰睫高潮時在自己體內跳動著,強力的射精,雖然代表著激情暫時告一段落,但是,抱著男體厚實的肩膀,強壯的肌肉,下體也享受著射精時陣陣顫動的刺激,使她更加的興奮;每當陰睫軟下退出陰道,陰道口充滿精液緩緩流下的感覺,她喜歡。把細流而下的精液當成滋潤乳液,涂抹整個陰部,再次刺激著G點,這更使她達到興奮的一刻,也為下次作愛預作準備。

她不自覺地撫摸著濕潤的私處,經過了昨夜與男友瘋狂的性愛,陰部有點紅腫,回憶著昨夜與男友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男友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潤滑了她性欲的深處,空氣中洋溢著男性的熱情與氣味,她渴望一次又一次。

昨夜與男友家誠的相聚時刻,心情是甜蜜卻又帶有一份愁悵。男友家誠在床上的表現,似乎是要把以後數十天無法發泄的情欲,一並表達出來。

她眯著雙眼,雙手不自覺輕觸著臂膀,往下滑進了胸部,敏感乳房感應到手指的輕觸,彷佛是男友家誠給他的輕吻,她惘然了,思緒陷入了昨日與男友甜蜜的相處時光。**********************************************************************

與其說是要給讓男友一個美好的夜晚,倒不如說是給自己情欲上的一份解放與滿足。

映如平常與同租一棟公寓的兩位學姊閑聊時,有時聊到性感內衣的用途,听學姊們對性感內衣的說法,會帶給性伴侶無限的遐思與對性愛的強烈追求,滿足性伴侶雙方性愛上最大的滿足。

現年22歲的映如與男友家誠床第上縱使有著人生第一次甜蜜的追求,從初次的巨痛感覺、落紅到獲得高潮的經驗,對性感內衣這玩意兒也是似懂非懂的;即使看過學姊們晾在曬衣架上或是網路上一些模特兒性感內衣的圖片,她無法想像;總覺得穿著那樣的內衣,有些暴露與淫蕩,然而對學姊們的說法,總有份期待。

回住處的路上,想到後天家誠就要入伍了,而她又要去公司面談,心中有一份不甘與不舍。轉進公寓正要開門時她不經意瞄到巷口的一家「情趣用品店」,一個念頭閃過,她咬咬下唇,下定決心,她想嘗試一下以前從未有過的作法。

輕輕地放下鑰匙,望著情趣商店,擰起皮包,望望四周,她轉身,不自覺地走了過去,身後好像有人推著她走進這家情趣用品店。

自動門「歡迎光臨」的電子問候聲驚醒了她已迷離的思緒,她臉上浮出一陣紅暈,這是第一次踏入這樣的商店。還好,店員是位穿著小腰身、深藍色短裙與黑色上衣的妙齡女郎,身裁頗為勻稱,臉上略施脂粉,眉目之間透露出青春的氣息,她正低頭按著計算機。

情趣用品店內沒有其他顧客,減低了不少映如的緊張情緒,望眼又看見是年齡相仿的女性,同性間的關系畢竟降低了映如不少先前的猶豫與尷尬,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神態顯得較為自然。

映如的目光隨意地繞著展示區瀏覽店內陳設,天啊!映如很驚訝,一大堆外形酷似男性陰睫的棒狀物,華麗的躺在包裝精美的紙盒里,整齊的排列在展示架上。那些棒狀物有粗有細、有長有短,更有的標示為按摩棒,天曉得那是什麼按摩棒啊,那簡直就是男性的陰睫嘛!映如又是一陣紅暈。

衣架上面也掛著一件件「布料極少」的胸罩與內衣,還有一些男性內褲,天啊,怎麼這樣透明!怎麼這樣顯露那性別特徵!這簡直就不用穿嘛!糖果內衣,這又是什麼?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東西一一陳列在內部架上,她臉上又是一陣紅暈。

「小姐,您好!敝姓林,您叫我曉娟好了,有您需要的東西嗎?需要我幫忙嗎?」還是女店員機警,她看出了映如的不安與疑惑,主動過來親切地招呼著映如。

「林小姐,我想,先看看吧!」映如被店員小姐的招呼聲打斷她的思緒,她不知所措,虛應著。

「沒關系,要送人還是要自用?」曉娟關心的問道。

「小姐,我,我想買些內衣,自己用的。」映如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答應著。

「小姐,直接叫我曉娟好了。啊,您可來對地方了,本店開幕不久,我們的樣式都是我老板親自到日本跟歐洲去挑選回來的,目前最流行的樣式的是這款樣式……」曉娟笑答著,一一介紹衣架前幾排的樣式。

映如的目光隨著曉娟的介紹一一落在一件件性感內衣上,對著這些性感內衣映如已經是眼花撩亂,不知要如何選擇。

「……您看,這蕾絲邊,配上您的身裁,更能襯托出曲線的美感,他一定會很欣賞。」曉娟不禁瞄了映如一眼,感覺自己身裁遠不如眼前這位「尤物」,更進一步要說服眼前這位林女人看了都心動的尤物,鼓動映如購買。

「本店剛剛開幕,各商品全面八折優待折扣,您若認為不合身,不妨試穿一下,購買後再不滿意,保證原價退款給您。」曉娟鼓起口舌之能事,當然,眼前這位少婦,臉龐清秀,誘人身裁,雖然是牛仔褲套著T恤的裝扮,仍逃不出曉娟的銳利的眼光。或許,她鼓勵映如試穿是別有目的。

內衣可以試穿?映如覺得驚訝,面對著這麼多性感內衣著實令她眼花撩亂,一听可以試穿,也無妨,至少她想看看穿起性感內衣的模樣,反正,試穿嘛,不滿意掉頭就走。

「真的可以試穿?」映如再次確認地問道。

「沒有關系的!小姐,您是要自我欣賞用的,還是有男友?」曉娟見機不可失,追問著。

「我男友明天入伍,我……」映如回應著,講到自己的想法時,不禁目光下垂,聲音放小,小到像是自我自語起來。

「原來如此,嗯!您看那套如何?」曉娟終於了解眼前這位美女的用意,她想了想,指著靠窗的那套內衣。

那是什麼內衣啊!已經近似透明的黑色胸罩上,在兩個乳暈處各鏤有個小小的心形,吊帶上鏤著金色的蕾絲邊,吊帶下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罩著陰唇部份是透明的絲花,沿著陰唇部份是開叉的,可以撥開,丁字褲腰身系帶是用綁的黑細帶,整件丁字褲除了前端有著小塊近似透明的遮避物外,下體幾乎是裸露著。這,有穿簡直等於是沒穿的內衣嘛!

映如無法想像穿在自己身上會是怎麼一個模樣,家誠會怎麼個反應?

「這套內衣?」映如仔細看著這套衣服,疑惑的問著。

「這套內衣正可以襯托出您的身裁,您可以再看看別套,我先把這套拿下來給您試穿看看,您等一下!」

映如的視線不敢再駐留在這套近似透明的性感內衣上,立刻轉移到其他用品上。正當曉娟去卸下這套內衣時,巷道對面的一名男子望了望店內,只見曉娟向他使了使眼色,那名男子立刻快走對街的樓上。

「小姐,換下來的衣服放在落地鏡旁的椅子上就好了。」曉娟取下內衣後交給映如,指著更衣室說道。

好寬敞的更衣室!四面都是落地鏡,一側的落地鏡旁還有一張長椅,不像一般服飾店的狹小更衣室空間,試穿起來還真有種壓迫感。這更衣室十分寬敞,新衣試穿上了還可以左右放寬臂膀,從各個角度來欣賞新衣所帶來的歡愉。映如想想,或許是情趣內衣店的特殊服務吧!進一步說服顧客購買。

過了一會兒,曉娟覺得很奇怪,映如進去了三分鐘了,怎麼沒聲響?她趕緊問道:「小姐,小姐!要我幫忙?」

「曉娟,很抱歉,可以問你一下嗎?」映如面對著內褲與吊帶,竟不知怎麼穿,她很尷尬得回應著。

曉娟笑了笑,這種狀況她遇到過,第一次穿這種性感內衣的顧客多少有時會有此狀況產生。她隨手拿起一雙黑色的花紋長統褲襪,回應著:「小姐,您等一下。」曉娟見店內無顧客,走到大門,把告示牌轉為「休息中」,她輕巧地敲敲試穿室的門。

或許映如進去時忘了栓門,曉娟一敲門,門居然開了。

映如見門被打開,「啊!」映如尖叫一聲,慌忙得用手遮住陰部,一時,只見映如雙手護住陰部,手上還拿著吊帶與內褲。乳房在兩手一緊撐,更形豐碩,加上腰身縴合度,相信任何人,即使是女人,都會為之動容。

曉娟一敲門,門竟然開了,映入視窗的是一美貌的裸體少婦。曉娟一直以自己身裁美貌為傲,多少男子紛紛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今天看到張映如,白晰修長的雙腿,微翹的細臀,不禁暗自贊美映如:「尤物」。

「對不起!對不起!」曉娟一回神,立刻抱歉聲林林。

「曉娟,是你啊!我以為……抱歉,可能是我忘記了鎖門!」映如一見是曉娟,自是鎮定不少。

其實映如跟兩位學姊同租一棟公寓,每人各有自己的房間,反正都是女性,自然較無忌諱,有時換衣服時連門也不關上,即使和男友家誠「騰雲駕霧」時,門有時也只有帶上而未鎖上。鎖門,在她們那女子公寓反倒是讓人產生不信任自己的感覺。

「您別客氣,不合身嗎?」曉娟怕映如的胸部不合身,趕忙應道:「這……這……?」映如松開一手,拿著吊帶,面有難色的向曉娟問道:「喔!沒關系,我幫你穿。」曉娟看了看吊帶,了解了映如的難處,伸手接過了吊帶,看了看正面,熱心得幫映如轉了轉位置,把扣環扣上。

由於有曉娟幫忙,映如自然抬起雙手,注意著吊帶的穿法。好縴細的腰,吊帶都必須扣到最緊的一排。

這原來是這樣穿的啊!映如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對映如而言,吊帶襪的吊帶她只在圖片上見過,沒想到竟是這樣穿的。

曉娟拿出剛剛隨手帶進來的黑色花紋長統襪,也幫映如穿上。教映如如何把吊帶的塑膠扣環扣上。曉娟一邊扣一邊看著映如的下體,濃密亂生的陰毛下是紅潤的陰唇,鮮紅的陰唇內包埋著女性高潮的觸點,好美啊!曉娟又一次暗自的贊嘆著。

幫映如穿上黑色透明的丁字褲時,曉娟要映如拉住另一邊,當她替映如系完一側細帶,換手另一側時,手有意無意的的觸摸到映如的陰唇。映如身體不禁抖動一下。

「好敏感的身體!」曉娟暗想著。

映如以為曉娟的手是繞過去時無意地觸摸到陰唇,雖然身體為之抖動一下,也不在意。

「穿好了!記得,吊帶襪穿完後再穿褲子,不然……」曉娟替映如穿完性感內衣後,不忘叮嚀映如,可是她說到這里時,話打住了。

映如也知道曉娟的意思,她逕自的看看穿衣鏡,滿意地左看右看。白晰的肌膚與黑色性感內衣兩相對比,胸罩把她那少女堅挺的乳房上提,乳線更為完美;心型正好罩住兩點乳暈,吊帶扣吊著長統褲襪,把她細長的雙腿修飾更為細長完美;丁字褲僅把那簇未修剪的雜草包埋著,若隱若現的表現出女性的私處之美;陰唇處的開裂處隱約可以看到他鮮紅的秘處,她可以想像到男根可以長趨直入的模樣。

剛剛走進店門的羞澀彷佛隨著穿上性感內衣而消逝了。看到落地鏡里的自己是性感的,她幻想著男友家誠看到她的裝扮時,會是多麼的興奮。

她可以想像到家誠見到她穿著這套內衣驚喜的的表情,隨後溫柔的愛撫,她有一股莫名的興奮;勃起堅硬的陰睫,插進去時帶給她那種舒暢的感覺,忍不住的嘶喊,高潮後陰道痙攣的快感、濃稠的精液,映如的下體不禁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映如閉起眼楮冥想著。

曉娟見映如痴望著穿衣鏡,閉上眼楮,臉上奇怪的表情,她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

「好敏感的女人啊!」她暗自想著:「好機會!」

曉娟輕巧的繞到映如的身後,雙唇輕吻著映如的耳根。雙手輕撫著映如的肩部,當她雙手往下探索時,映如突然回神過來。

「你,你……」映如輕喊著,她睜開雙眼,她很驚訝,隨之而來的竟是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感透過曉娟的雙手傳導過來。她的下體傳來一陣奇怪的感覺,她不知如何形容,但她想去承受。

「別反抗,讓我示範性感內衣的媚力。」曉娟的手往下探,當她撫摸著映如的乳尖時,溫柔的在映如耳邊輕語著。同時,她也望著穿衣鏡說道:「要繼續示範下去嗎?」

映如閉起雙眼,彷佛要享受這一刻。

曉娟了解映如這一刻的沉默,只見她從胸罩上心型標志往下輕拉,穿衣鏡里映出的畫面是映如粉紅色的乳尖顯露出來,那粉紅色的乳尖就掛在胸罩心形內,想不到映如的乳尖是如此的尖挺。曉娟忍不住要去品嘗這對天然的櫻桃。她詭異的往穿衣鏡說道:「好尖挺的乳頭,下一步要我做什麼?」

映如不知如何回達,眼楮微張,腦海中掠過得是往日情景,好像身後站立的就是男友家誠,家誠的唇正吻著她單獨裸露的雙乳尖,她好興奮。

「要我繼續下去嗎?」曉娟又對著穿衣鏡問道,好像穿衣鏡後有人在欣賞這一幕。

「不要,不要停!繼續!啊!」映如輕喊著。

曉娟不等映如答覆,手逕自往下探索。映如不禁得彎下腰去,兩腿夾緊侵犯陰部的雙手。曉娟將映如引導坐上長椅,撥開丁字褲中裂處,映如的陰唇隨之出現在穿衣鏡中。她的唇吻著映如的乳尖,她的手則不停的觸摸著映如的陰唇,翻開陰唇,竟是小小的陰道入口。入口上裸露出映如的高潮之源,曉娟也是女人,她知道女人容易高潮的地方。

曉娟已經感覺到眼前這位美女異常的興奮,當她輕揉著陰唇,濕潤了手指,這美女的感覺還真強烈!於是她伸出中指,輕輕的插入映如的陰道,好狹窄的陰道。

「好!好舒服喔!好舒服喔!好舒服喔!」映如腦中似乎忘了其他字匯,直覺得叫喊著。

曉娟感覺到中指已經被映如的美肉緊緊的包圍著,一股淫水正源源的溢出陰道,溢出的淫水泛濫在陰唇上,穿衣鏡里的映如下體的部份更有對鮮紅豐潤的陰唇。當她加快手指抽送的速度時,一股熱流正涌出映如的美肉。

映如的肉體爆發了,她忍不住了!

「家誠,快一點!快一點!喔……喔……我快來了……快一點!快一點!喔……喔……我快來了!」映如失神的哭喊著,曉娟知道映如快要高潮了。

「家誠,快一點!喔……喔……我快要來了!我快要來了……啊……啊……啊……啊……上天了!上天了……家誠,不要!不要了……家誠不要了!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映如哭喊的聲音越來越響,漸漸轉為吶喊,閉著眼的臉部不知是舒服還是痛苦,雙手似乎要抓住任何一個可抓住的物品。映如高潮了!

「家誠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映如雙手用力抓住曉娟的手臂,深陷的手指竟在曉娟的手上留下痕跡。

曉娟知道映如的反應,她停止抽送的手指,望望已沾滿愛液的手指,曉娟又對著穿衣鏡詭譎的一笑。

映如高潮後不分青紅皂黑摟著曉娟的頭,朝著曉娟豐潤的雙唇猛吻。當她與曉娟舌頭互相摩擦著時,滿足的深吻著。

回神感覺到曉娟的口紅氣味,猛然張大眼楮。她發覺眼前的不是男友。而她竟陶醉在眼前這位女郎的觸摸中,竟然會達到高潮,她是否是淫蕩的女人或是性感內衣所帶來一種特別的感受?

滿懷歉意的眼神,尷尬的表情,映如不知如何自處。頓時氣氛僵硬起來。

還是曉娟先化解這場面,她整理了一下凌亂的上衣,打破沉默地問道:「小姐,這套內衣還合身嗎?還要再試穿其他的嗎?」

映如這才發現自己已是香汗淋灕,上身穿著已汗濕了的透明胸罩,心型的部份已扯下,四周沾著曉娟深吻乳頭時留下的紅色口紅,丁字褲也被自己的淫液浸濕了,望著下體已狼狽不堪,淫液流下,連褲襪也濕了一大片。

「曉娟,不用了,謝謝,這套內衣很好看,就這套了!」映如回想剛剛的激情,臉上又恢復一陣紅暈,看到狼藉一片,她皺眉,她尷尬的回應著。

「這沒關系的,小姐,我拿一套新的給您。」曉娟已經看出映如的顧慮,順水推舟的說道:「您換一下衣服,我出去再拿套新的給您,換下來後放在椅子上就好了。」

「謝謝你,曉娟!」映如滿意的目送曉娟出去,這下,她會栓上門鎖。

曉娟微笑的退出更衣室,出門時她不忘對著穿衣鏡報以詭譎的一笑。

映如出來後,走到結帳櫃台,從映如的臉龐上可以看出女性高潮後的紅暈,曉娟已經把告示牌調回「營業中」,從暗櫃里取出新的一套:「這是您要的,本店開幕期間如您在店門口看到的,所有商品一律八折優待。另外我們再送您搭配的褲襪,希望您滿意,訂價1600元,八折是1280元,這是發票。」

「這是1300,不用找了,謝謝你,曉娟!」映如付完帳,巴不得趕緊離開。

「小姐,謝謝您,歡迎再度光臨!」曉娟還是向映如低頭答謝,低頭中,她又露出那份慣有的詭譎笑容。

映如頭也沒回的踏出店門,關上門的那一刻,她舒了一口氣。望著提帶中的東西,她抱著份期待的心情地走回家。

當映如離開不久,情趣用品店對面巷口走出一名男子,他飛快地過街,走進情趣用品店。當關門的一刻,他望四周,確定店內沒有別的客人,他將展示牌又換回「休息中」。

曉娟看到男子,深情款款的輕喊著:「店里已經沒有客人了,死鬼!」

兩人目光一接觸,隨即深深的擁吻一番,男子的手解開曉娟的上衣鈕扣,用力的撫摸曉娟的胸部。

「啊!死鬼,別急啦!都弄好了?」曉娟穩定一下激蕩,溫柔的問著。

「嗯!」男子似乎更等不及了。他更把曉娟短裙的拉煉往下拉,伸手探入曉娟的秘處,當他摸到秘處時,是一條性感的丁字褲。

「我換好了。」曉娟深深一吻後對著男子耳邊細語著,深怕別人听到似的。

「哈!哈!哈!」男子抱起曉娟,逕自往更衣室走去。

從曉娟半裸的身軀,她已經換好了性感內衣,是黑色的,就是映如剛剛換下來的那一套。**********************************************************************

注:前些日子,一直從元元這里「竊取」一些好文章,或許自己也該為本網站貢獻一點棉薄之力,原本想用甦軾一首吊亡妻王弗的一首詞:「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段《生死兩茫茫》為名,以敝人工作及際遇為背景,杜撰一篇長篇連續小說,寫完第一段之後才發覺這些小說不適合本網站,望站長將其取下。

趁著暑期研究所沒課,朝更情色的方向寫些適合本站的文章,也算是對「竊取」本站一些文章的回饋,希望各位看倌喜歡。如果各位看倌喜歡,敝人已構思到第五集,將一一在本站首度發表。

其他網站若要引用,也請告知本站站長轉為周知敝人,畢竟敝人「瞞著」指導教授,花時間去構思、打字,尊重敝人最起碼的「著作權」嘛!

※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系屬巧合。

 

 

 

 

 

 

(二)夫妻秘戲完成時間:2000年8月21日

林曉娟被不知名男人環腰抱起,往更衣室里走去,曉娟知道,這位男子早已迫不及待了。經過了剛剛與張映如的「性感內衣」游戲之後,在她內心里也有一份期待完全被滿足的性欲,期望被「佔有」與「充滿」的原始欲望。

「老公,我要,我要嘛!」林曉娟嬌酣深情的望著男子,眼中充滿渴望的期待,她輕聲說道。

這男子正是曉娟的丈夫陳政亮,一個對性的追求有著一種看似「病態心理」的男人:透由小螢幕窺視女人的嬌美身軀進而達到自己性興奮的男人,即使是自己的女人也不放過的男人。

丈夫陳政亮雄這種用隱藏式攝影機偷窺的「雅癖」起初曉娟是無法接受的,她認為是一種「變態」,一種「病態」。起初她是排斥著。然而政亮性興奮後帶給自己一而再的滿足,她迷惘了,漸次接受了自己丈夫的「雅癖」,甚或協助老公。

話講回來,老公也蠻中規中矩的,不抽煙、不喝酒,準時上、下班,喜歡攝影與運動,除了喜歡用隱藏攝影機偷拍些鏡頭這個不良嗜好外,曉娟很滿意老公的表現。況且,結婚這幾年來,老公對她的肉體依舊迷戀,有時盡管她沒什麼性趣,老公還是性致勃勃的要求。只是夫妻倆結婚以來一直膝下無子,經多位醫師的診斷,結果都是曉娟無法受孕,必須作試管嬰兒才有子嗣的希望,對這點,曉娟對老公總有份愧疚。**********************************************************************

曉娟是政亮過厭了富家子弟那種天天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生活,耽於情色的終點站。政亮的父親是南部大地主,加上是公地放領時領到政府金錢轉投資成功的商人。政亮五專畢業服完兵役後即在父親安排下進入台北一家子公司從業務專員干起,由於家教頗為嚴厲,政亮雖是富家子弟出身,卻沒有一份驕縱之氣。由於父親的刻意安排與對他的要求,公司上下沒人知道他就是董事長的兒子。

曾幾何時,感情生活的空虛,他曾沉迷於性欲需求,身邊的女人多得不勝枚舉,加上他老子有一塊,他沉迷了。

直到一次偶然機會遇到剛從北部士林某商專剛畢業的曉娟,他重拾起人生的目標,瘋狂追求曉娟。為了在曉娟面前展現自己的決心,他重拾起書本,努力再進修,通過了托福考試550分的門檻,順利取得美國某大學研究所入學許可,也贏得美人歡心與父母對他及曉娟的同意,娶了這位小他9歲、如花似玉的美嬌娘。曉娟也離開了她從學生時代交往近五年的男友,跟政亮到美國留學去了。

這些日子剛從美國回來,政亮回原公司,曉娟則在老公資助下,開設了這家情趣用品店。其實,政亮出資開設這家情趣用品店的原因無非是要妻子有個打發時間的地方,當然,還有現在夫妻倆情欲的調劑。至於情趣用品店賺錢與否,對他們而言並不重要。**********************************************************************

有一天,政亮把一塊Video Tape放進錄放影機時,曉娟知道那大概又是政亮從更衣室偷窺的影帶。每次政亮看完影帶總是陰睫高漲,要求跟她至少來上一次的性愛。由於政亮自己欣賞,並未流於商業販賣謀利,且每次都能帶給她性欲上的滿足,久而久之,她也就漸漸接受這種行為,所要求的是千萬要小心,不要被警方抓到,名聲掃地不說,被判個徒刑就 不來。

可是這次螢光幕里放映出的是一個小娟熟悉的場景,這是?這不是他們的的臥房嗎?她的目光被螢幕吸引住了,這次政亮又再搞什麼鬼?

「亮,你又搞什麼花樣?」曉娟疑惑的問道。

「噓!慢慢看,這是哪里啊?」政亮詭異的笑著,螢光幕竟然出現一個曉娟似曾相識的身軀,政亮問道:「娟,這是誰啊?」

「你這死鬼,這次竟然拍起自己的老婆來了。」曉娟定神一看,那,那不是自己嗎?她有氣沒氣的罵道:「討厭啦!變態狂!」

「你看!你看!這女孩子是誰啊?」政亮很興奮的看著,指著螢光幕問道。

「死人啊!還不是你要求的!」曉娟有點怒氣的輕罵,眼波里卻流露出一份甜蜜感,她罵著。

此時螢光幕映入眼簾的是曉娟穿著一套粉紅薄絲睡衣、黑色小內褲,風情萬種的在螢光幕前扭動雙臀,活像一位路上招攬恩客的流鶯。曉娟臉上化著妝,涂著鮮紅色的口紅,有著playboy經典女郎的裝扮。這是政亮事先的要求,她沒問為什麼,反正夫妻之間的性愛是沒有置啄餘地的,況且,她喜歡。

曉娟的身裁真是沒話講,玲瓏有致,張映如的身裁與其說是晶瑩剔透的美,那曉娟就是青春活力的美。瘦高的身材配上略古銅色的膚色,與身材相稱的乳房高掛著,加上豐實的雙臀。當她擺動著雙臀,給男人的感覺是性感,鮮活。曉娟的胸部是公認「一手掌握」的標準類型,配上橢圓形肚臍眼,稀疏陰毛下兩片深紅色的陰唇,作愛時忘我的表現自己情欲,任憑任何男子也無法拒絕她的深情,也難怪政亮一直迷戀著老婆的肉體。

看到這里,曉娟有點心動。此時螢光幕再映入眼簾的是政亮裸露上身,由於政亮愛運動,三十幾歲年紀還是保持著胸腹肌,還帶有些許令女人迷惑的胸毛。政亮靠近曉娟身後,環抱著曉娟腰身,手部往上探索遮老婆曉娟的肉體。曉娟頭部側仰著,雙眸緊閉,一付陶醉在老公政亮的溫柔攻勢。

曉娟伸出熱情香唇,迎合著老公的深吻。不知何時老公政亮已將睡衣肩帶褪下至腰部,一手撫摸著桃紅色的乳頭,一手部已巧然侵入肉穴,當輕撥著桃源之處。當雙手展開攻勢之時,曉娟已忍不住攻勢彎下腰了,她渾然不覺老公早已把這一刻攝入鏡頭。

政亮把曉娟小內褲褪到曉娟膝部,他把曉娟環抱在化妝台前,他的雙唇把玩著曉娟的下體雙唇,胡渣接觸到曉娟下體雙唇時,曉娟不自覺得抖動雙臀,輕喊著:「亮!又沒刮胡子了,好壞喔!」

「啊!好刺激喔!」陰唇接觸男性胡渣,有著一份不知是刺痛,亦或是興奮的感覺,曉娟不禁喊著。

「來!到那邊,給老公一些鼓勵。」政亮拉著曉娟到床上,只見他按鏡頭前一個小型遙控器,這一幕曉娟自顧著褪下睡衣跟膝部半濕的小內褲,並未見到政亮正開啟另外兩個隱型攝影機。

螢光幕出現的是每十秒鐘轉換鏡頭的畫面,一部從床正上方攝影,另兩部從床頭與床尾正面拍攝,床上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兩人躺下後,曉娟輕聲說道:「我要吃你!」隨即將政亮內褲褪下,只見政亮陰睫已然站立,曉娟驚訝的看著,馬眼泛濫淫液,整個龜頭因攝影角度而呈亮黑色。政亮陰睫不長,約六寸左右,但卻有著異於常人的堅硬,自然界中有著冥冥之中的互補性。

曉娟伸出熱情的舌頭舔著馬眼,手輕撫著陰睫基部,時而伸出美舌,時而雙唇含著,彷佛面前呈現的是甜美的冰品。

「我不要了啦!等會兒又會被你整慘了!喔!好硬喔!」望著政亮的陰睫,經她一愛撫竟是如此堅硬,曉娟輕酣著叫道。

政亮直覺一股興奮感從腰際放射出,馬眼處又釋出一陣愛液,直呼:「娟!好興奮!」

「來!也讓老公疼惜一下!」政亮不讓曉娟回答餘地,把曉娟大腿拉過來,又將他雙唇游離在曉娟兩腿之間。畫面映出的是他們兩人以69式為對方的私處疼惜著。

「亮!我要我要了!」曉娟在政亮猛烈攻勢下早以受不了,早已吶喊著。

「要什麼呢?」政亮故意問道。

「要寶貝!要寶貝!」曉娟已投降了,陰唇間淫水早已泛濫成災,彷佛政亮的陰睫可以好好整治一下水災的災情。

「寶貝?沒什麼寶貝啊,你說什麼啊?」政亮早已知道愛妻已興奮不已,詭譎得笑著,故意吊吊曉娟味口,故意裝著不懂得問著。

「就是雞巴啦!你很壞耶!我不管了啦,我要雞巴!我要雞巴!啊……快插進來啊!我要雞巴啦!」曉娟真的浪了,早已口齒不清了,腦中只有一個念頭,空虛的陰道需要滋潤。

曉娟躺在床上,她已完全解放了,她已發浪了!心中想的沒別的,就是一只粗粗的陰睫,猛抽著陰穴。而政亮現在只是用陰睫去擦拭著陰唇,廝磨著陰唇。

「別折磨我!亮!快進來!用你的雞巴插進來!」曉娟早已不知所措,雙手在陰道口摸索著,找只棒狀物來滿足她那渴望已久的性欲,而那棒狀物正是他老公早已堅硬的陰睫,她摸索著,她渴望著。

政亮陰睫沾了沾曉娟陰道口的淫液,畫面正巧拍攝到政亮陰睫一寸一寸的送進那早已泛濫的陰道,直到盡根沒入曉娟小穴的那段表情,見曉娟瞑目,香唇微張,「哦!」曉娟深沉的呼喊著,表情又是瞑目皺眉,又是雙齒緊閉,看得出曉娟正享受著渴望滿足的這一刻,而這一刻正是他老公給她的滿足。

隨著政亮陰睫抽送,每一下抽送都引起曉娟「哦!」的呼應,整個畫面是男女陶醉在性愛的畫面。政亮每次的抽送是那麼的深,又是那麼的充滿著曉娟的小唇。「哦!哦!」曉娟呻吟著,她的淫水像小泉般地在向外泉涌,畫面是兩人的下體白糊一片,那淫液正往下流,流過曉娟的臀眼,流到了粉紅色床單上,竟在床單上濕潤成一片汪洋。

當曉娟從螢光幕看到這一幕,她輕捶著政亮胸膛,發著嬌酣:「我不管了!連這個都拍進去,我不管了!好丟臉喔!我不要看了!」

說不要看了,曉娟卻雙眼緊盯著螢光幕,時而閉目,時兒而微張,時而緊盯螢光幕。她的手不由得往自己的胸脯與下體游去,隔著衣服與內褲,滿足她某些需求。

這些政亮已看在眼里,他傻笑著,因為他知道看完之後,一定有桌「滿漢全席」等著他享用。

螢光幕里一對男女猶如春宮電影上映,老公一陣小穴探索後的激蕩,曉娟漸次釋放自己。

「哦……哦……快一點啦!我要!哦……哦……」曉娟瘋狂了,老公政亮每一次的抽送都整根沒入陰道中,又拉出到陰道口,每次的抽送都伴隨著曉娟的嘶喊與淫液外流的回應。

「哦……快一點……我要上天了!上……上天了!哦……哦……哦……」曉娟已陷入瘋狂階段,政亮每次的抽送是那麼的舒服與伴隨而來的快感。她的雙腳緊緊的勾住了政亮的雙臀,似乎要政亮更深入的抽送,深怕政亮跑掉了。

政亮見曉娟已到高潮,馬眼覺得有一股暖流通過,他知道嬌妻已高潮,真想釋放他最高的熱情,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忍住了。更加快給曉娟的激蕩,直叫曉娟是又興奮又難過。

「喔……亮……上天了!上天了!不要……不要了!不要了!不要了!真的不要了!饒了我!饒了我!饒了我!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就只見曉娟冶艷的臉龐一陣陣滿足感,一陣陣看似極端痛苦表情,最後竟吶喊著救命,曉娟絕對的奔放,釋出她絕對的真實感受。

政亮知道愛妻已達高潮,他也想與曉娟解放自己,無奈精門硬是無法自己。稍是停頓小穴的激蕩。

曉娟高潮了,她希望老公更多的纏綿,極於找尋著老公雙唇,吻著老公也帶給她無限的滿足,女性的高潮是如此的微妙。

擁吻之後,政亮的性欲越顯高昂,陰睫的堅挺告訴他,他需要更多的陰道抽送,妻子窄穴更多的愛撫,痙攣的刺激,他又開始展開另一回合的攻勢。

「哦……哦……哦……哦……哦……亮,我快受不了了!放了我!快出來!快出來!快出來!快出來!」

曉娟又一次激起情欲深處的需求,她期待卻又怕受傷害!

「我要上天了!要死了!不要了!不要了!救命啊!喔……喔……你插死我了!」隨著曉娟陰道痙攣,收縮著,帶給政亮無限的快感,他知道他要射精了!他要射精了!

畫面呈現出政亮在幾下強力的抽送後,更深沉的沖刺,每次沖刺都使雙方不約而同的呻吟著。

政亮的臀部一顫一顫地抽搐著,將他濃郁的精液深深的噴灑在曉娟的體內。

政亮的陰睫緩緩的退出曉娟的陰道,一股精液混雜著曉娟的淫液正要奔流而出,曉娟正想抽出床頭的面紙, 住陰道口,往浴室去清洗,但政亮阻止了她。

「讓老公看看!好美啊!好美啊!讓老公看清楚!」政亮要曉娟仰躺著,欣賞著老婆修長股間陰道里一股精液緩緩的溢流出,流過曉娟的股間,滴落在床單上。那道涓涓細流代表著他們夫妻恩愛的最佳寫照。

曾幾何時!隨著節育的盛行,夫妻間恩愛的最佳寫照隨著避孕套的發明,此種情景似乎漸漸消逝在人類性愛的結局。

曉娟從未如此近距離清楚的看著自己陰道徜徉在老公熱情的結局,當螢光幕映出這一幕時,她卸下遮住肉體的障礙,深切期待老公政亮另次的熱情,她手游離於老公褲間,告訴老公,她要,她要老公的一切擺布,攝影也好,搗亂陰部也罷!她要了!她早已不在乎先前老公的「變態」行為─隱藏式攝影機。**********************************************************************

走進更衣室,鏡子後面有暗門,打開暗門竟是一間布置華麗的臥房。

曉娟白了政亮一眼,她想看看剛剛與張映如激情的一幕。她知道,政亮早已設好角度,她正想好好再欣賞剛剛那位美女的侗體。她竟也迫不及待。

政亮從褲待中掏出一塊母帶,熟練的放進一部機器,床前一陣雜訊後,畫面呈現出一位美少婦正在脫衣服,解開她稍嫌小的胸罩。政亮回頭一望嬌妻曉娟,曉娟已褪下上衣與窄裙。

政亮知道,曉娟也知道,兩人深情地對望著,兩人都期待著另一場「夫妻的密戲」。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兔子只能吃窩邊草
男友和他妹妹曖昧上床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