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妻有沙被凌辱記 人妻熟女

(1)

高村有沙一個人吃完午餐後,坐在沙發上看雜志,打掃、洗衣服、準備晚餐……所有的工作全做好了,已經沒有工作可做了。

結婚已經二個月了,每天都沉醉在幸福之中,在丈夫大豐電機械廠工作,是會長的孫子,董事長的兒子。結婚之後,離開住在調布的老家,買了一棟代宮山的大廈,小倆口單獨過活,對有沙而言,真是釣到了金龜婿。

有沙本來和丈夫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是公司公認的大美人,也是單身男性所憧憬的對象,在接受經理真司的邀約之後,大概交往半年之後,兩人就訂婚了。對有沙可言,這真是夢寐以求的事,真司非常溫柔,所以有沙可以說是一位幸福的女人。

玄關傳來門鈴聲,有有沙的掛號信,但上面沒有寫寄信人的姓名。

「誰?」有沙打開郵筒一看,里面有泳裝及一封信,那是一件豹紋的比基尼泳裝,「哇啊……真是大膽的泳裝。」只有在外國的沙灘才會看到的款式。

打開信封,里面有有沙笑著的照片,她的臉一下脹得通紅。里面放了幾張彩色照片,是一位全裸的女性被繩索綁著而露出淫蕩的下體的照片,下體里還夾著一根電動棒的照片。

「啊……」有沙突然覺得暈眩,全裸的女人不是別人,就是她本人,那陶醉在被虐的愉悅的神情,全被拍了下來。里面還附了一封信︰「如果還想看其他照片的話,請穿上隨信附送的泳裝到游泳池來。」上面有寫著時間與旅館的名稱。

「是隆志……」有沙握著信的手不停地抖著。

是學生時代所交往的男朋友,他們曾經在一起過二年,在她上班以後,就未曾再踫過面。佐原隆志在大學時的成績並不理想,所以無法找到合意的工作,也許對進入大豐公司的有沙感到自卑吧,所以未再見面,而隆志是有沙的第二任男朋友,是他教她如此獲得肉體上的快感,以及把她訓練成性奴隸。

丈夫真司是一位淡泊的男性,對工作特別狂熱,新婚至今,大概一星期才和有沙作愛二次。對于曾經和隆志有過濃厚性趣及被虐經驗的有沙而言,和丈夫的肉體生活自然無法令她滿足,有時想起與隆志做愛的情景,會忍不住用手指去玩弄自己的下體。

但是與隆志之間的一切已經結束了,現在她是高村真司的妻子,而且過著幸福的生活,她不想破壞眼前幸福的生活。

「隆志……到底是何居心呢?」看著照片,也許他想和有沙恢復以往的男女關系吧?有可能是如此,但不相信他是會抓住女人的弱點加以威脅的男人。

有沙把比基尼拿出來。那布真是少得可憐,有沙只要想像自己穿比基尼的樣子,下腹部就有股躁熱感。

有沙是暴露狂,只要被男人看見她的胴體,她就能獲得難以言喻的快感,因此和隆志交往期間,她最喜歡穿迷你裙。一到夏天,她一定穿比基尼在沙灘上漫步,而且平常也愛穿能強調她的身材的衣服。在上班以後,才改穿高級服飾,因為和真司交往的緣故,對衣服也愈來愈有品味。對于壓住欲火的,又無法獲得滿足的有沙而言,是一件相當難過的事。

「只要一次就好……」有沙自言自語道,她決定穿上比基尼去和舊日情人約會。

在指定的那一天,有沙來到品川的旅館。平常的午後二點,游泳池邊人影稀疏。

來到池畔的有沙的身體,很快地就吸引住在池畔享受日光浴的客人的眼光,她身上豹紋的比基尼實在太搶眼,加上那波霸以及豐滿性感的臀部,尤其是腿部的線條,更是上帝的杰作。

客人們之所以將視線集中在她身上,除了有沙的體態以外,還有就是惹火的比基尼,胸罩是半罩杯,所以只蓋住乳房上的乳頭,其餘的乳房與乳溝都一覽無遺。還有下體部份,開叉開得很高,差一點就有露出恥毛危險,而臀部只有一小塊布,所以整個臀部的肌膚全裸露在外。

接近全裸比全裸更具煽情的魅力,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她故意慢步在泳池邊,好享受男士們所投過來熱烈的眼光。她試著尋找佐原隆志,但他還沒有來,在走路時,屁股左右擺動,對男士們更是一大挑逗。

「啊……大家都在看我的胴體,怎麼辦?我的姿色如何?胸部很大吧?是不是想擁抱我?」

有沙在池畔繞了一圈,成熟的胴體才躺了下來。

這時,有個男人靠近她,個兒相當高,穿著一條黑色比基尼泳褲。「島谷有沙小姐。」男人叫出有沙娘家的姓。

「是的。」有沙看著那個男人的臉,那是一個相當不好惹的男人,眼光很銳利。

「我叫玉城,收到照片了吧?」

「玉城?」是寄信人的名字。

「很棒的姿勢,我看了都眼花了亂。」玉城坐在有沙旁邊的涼椅上,頭發短短的,有一身古銅色的肌膚。

「真丟臉……」玉城毫不忌諱地盯著她的胸部,倒是令她臉紅。

「北晾照片上更美麗,高村每晚擁抱如此佳人,真是令人羨慕。」說完,玉城笑得很曖昧,是一種沒有格調的笑容。

「請你別胡言亂語的。」有沙瞪著玉城。

「北生氣的樣子依然迷人。」玉城從他比基尼褲子取出二張照片交給有沙,有沙看完馬上撕破,這是一張有沙四肢著地、屁股高高翹起的照片,另外一張拍的則是她的肛門,這是大學時隆志所拍的照片。

「像太太芑羼駑大美人,和拍照片的人一定有過一手吧?」

有沙閉上雙眼,難道要被這位陌生男子侵犯嗎?

「這些照片,我是從佐原隆志那兒連底片一起買過來的。」

「你是佐原隆志的朋友?」

「也可以說是朋友,我是專門從事替人收帳工作。」

原來這個男人是放高利貸的,有沙知道這個男人是個可怕的人物。

「佐原借了一些錢,被押到我們公司,這些照片也一並被帶到。」

沒想到隆志會陷入金錢的困境,雖然他在學生時代時是一位老實人。

「佐原先生知道判宛婚之後沉醉于酒精之中,真是相當可憐。」

「原來如此……」有沙心口隱隱作痛。因為不是吵架分手的,所以到今天,她依然喜歡他,而且是他教會她享受肉體愉悅的。

「北和大公司的經理結婚,太太,臣看這些照片要如何處理呢?」玉城故意地慢慢逼迫她。

「怎樣處理呢?」

「北覺得給龐丈夫看到以後,會如何呢?」玉城的眼楮閃閃發亮著。

「不行,請不要對我丈夫說,而且這些照片也是很早以前的。」有沙抓住玉城的手。

「北丈夫有沒有這種興趣呢?」

「沒有……」

「那麼太太,臣率是得不到滿足嘛!我和佐原可有相同的嗜好,對于欺侮太太這種大美人,更甚于三餐美味,太太芑婀道嗎?」

有沙默默地點頭。

「玉城他的目標是我的身體,何況我是一個性奴隸。」

「我訂了房間,我們去休息一下吧?」

「請你讓我考慮一下。」這個突發狀況,令有沙頭痛。

「我一看到太太這副魔鬼身材,早就興奮難耐了。」玉城將手放在有沙的大腿上,並慢慢地向大腿內側撫摸過去。

「請你住手,會被人看見的。」

「那我們到房間去吧,太太……」他將熱氣吹向她的耳邊。

「不行啦……」有沙的身體想反抗,但是好久沒有暴露的快感,似乎更加剌激。

「太太,我會讓筍哇分爽快的。」玉城的手已伸下她的下體。

「不行!」

他撫摸著比基尼下面的恥丘,雖然有沙一直推開他的手,但是她的手反而被他抓住,並被拉到他的股間,那比基尼上的膨脹物令有沙暈眩。

「走……我們到房間去。」

玉城強拉著她的手,有沙站了起來,走了幾步,玉城乾脆伸手攬住她的腰。

「不行……我是有丈夫的女人……」

「北是否打算把淚龐裸照拿給他欣賞呢?」玉城悄悄地說。

「啊……我該怎麼辦?……」當她發覺時,他們已經來到男女分開的更衣室前了。

「太太,我在這里等咆。」玉城說完,就進入男更衣室。

有沙也只好進入女更衣室,打開自己的抽屜,脫下比基尼,裸體地站在鏡子前面。乳頭翹向上,淡淡的粉紅色,散發出迷人香味,有沙用手指去觸摸一下,「啊……」像甜美的電流通過,直達身體的深處。

「啊……我不可以背叛我的丈夫,不行……可是……那些照片又不能被人看見……難道我又要作性奴隸了嗎?」

看著自己的胴體,有沙的眼光漸漸濕潤,身體的花蕊期待被人虐待,玉城那魁偉的身材浮現眼前。

「不行……不行……」有沙想揮掉那欲火,于是趕緊伸手去拿內褲,並彎下腰把內褲拉起來。

當內褲拉到大腿時,更衣室的門打開了。

「啊……」

「太太,你連內褲都還沒穿好。」穿著休閑服的玉城,大大方方地進入女更衣室。

「出去!」被看到裸體的有沙有點慌張,趕緊用手蓋住胸部與下體,根本沒有時間去把內褲拉上來。

「哇啊……真是秀色可餐。」美貌又年青的裸體在玉城眼中,就成為猥縮的身體似的,他逼近著後退的有沙。

「不要過來……」

玉城閃閃發亮的眼神,好像要把有沙吃下去一樣,他抓住了蓋在乳房上的右手。

「啊……不要……」

那豐滿有彈性的乳房整個露了出來,玉城從下方開始抓那豐滿的乳房,手指彷佛要把那柔軟的乳房吃掉一樣,新娘子的乳房被搓揉。

「啊……討厭……」兩個乳房被他不停地揉著,有沙不停地吐著熱氣,乳頭更是益發堅挺。

「漂亮的乳房……太太……」玉城在有沙的耳邊舐著說。

「啊……那里……不要……」那刺激的感覺,令有沙成熟的身體扭動著。

玉城的手伸向有沙的下腹,壓著覆蓋在草叢上的左手,令草叢有股被踫觸的快樂。

「啊……不行……不行……」有沙的抵抗只是形式上,在更衣室中的愛撫,對她而言倍覺刺激。

玉城的手指侵入裂縫的深處,「啊……」肉壁在震動。

「全濕了……太太……」

「不可能……」有沙自然知道愛液早已泛濫,但有沙仍紅著臉反駁著。

「你的×××卻比較老實,太太,任何貞潔的太太,被撫摸都會流下蜜汁來的。」玉城說著,仍用手去撫慰那媚肉。

「啊!……不要……」下半身的快感如波浪般涌了上來,因為陰蒂被抓住,「啊……」強力的電流通過全身,有沙抓住玉城的的肩膀,手指緊緊抓住那休閑服。

「太太,為了穿比基尼,剃掉了恥毛吧?」

「是的。」

呈倒三角型的恥毛生氣盎然,漆黑的陰毛非常艷麗,玉城將那蜜液涂在雜草上。

「太太,用閿性感的嘴唇舐我的陰睫。」玉城抓住有沙的手去抓自己堅挺的陰睫︰「握住……太太……」

「啊……」縴細的手指握住黑色的肉塊,「好硬!」有沙不自覺用力握著,好大而且好熱。如果被這堅硬的物體刺入的話,有沙的媚肉更加濕漉漉了。

玉城壓住有沙的頭,讓她跪著,下巴抬高。

「不要在這里……」

「不行……現在就要舐……」玉城踢向有沙的右腳。

「啊……」有沙只好跪著,臉正好踫到玉城的腰部,眼前不是丈夫的肉塊,「不要……」有沙有意避開,所以閉上眼,但聞得到男人濃烈的氣息。

「你丈夫是不是每晚都陪鋪呢?」玉城用肉棒前端頂向有沙的美貌,並在她的臉上摩擦著。

「饒了我吧……」聲音像蚊子在叫。雖然哀求道,頭發依然被抓著,整個臉往上仰,嘴唇踫到龜頭了。

「嗯……鳴……」龜頭強有力的摩摸著有沙的嘴唇,堅硬的肉塊強奸著新娘的朱唇,有沙沒辦法,只好吸吮著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的肉塊。

玉城彎下腰,命令她舐龜頭,「啊……」有沙在威脅下,慢慢地舐著整根陰睫,那堅硬的東西激起她性奴的血開始沸騰。

「舔睪丸袋,太太。」

「是……」有沙听從命令,舐著被剛毛蓋住的睪丸袋,手則緊緊握住肉塊,舌頭則溫和地舔著,于是玉城的肉棒變得更粗更硬。

「啊……真雄壯……」

「與沱先生的比起來如何?」

「我不知道。」有沙垂下睫毛,再次含住那賁張的硬物,「嗚……嗯……」惱人的囈語,美貌的臉孔則前後動著。

「啊……」有一位三十歲的女性正好開門,看得呆住了︰「你……你們在干什麼?」

「看了不就知道了嗎?正在口交。」玉城曖昧地笑著,更用力地去壓有沙的頭。

「這里是女更衣室。」

「北不用管我們,換慫的衣服吧!」

「我去叫人來。」女的氣呼呼地說道,呼地一聲關上門走了。

有沙舐著硬物,身體早已動彈不得了,被不知名的女性看到這難堪的一幕,而且她還去叫人來,看來應該早點離開這里才對。

「喂……用力舐……如果我沒有射精,是不會放過你的……太太……」

玉城依然壓著有沙的頭,自己的腰部開始動了起來,沾滿唾液的肉塊,更激烈地進入朱唇中。

(2)

「鳴……嗚……」有沙強力地吸吮,右手伸到陰睫旁邊撫摸著,希望玉城趕快射精。

「很好……太太……苯很有一套。」由龜頭到整根肉棒的快感正不斷擴散開來,玉城眯著眼享受著。

「啊……有沙……全部吞下去。」玉城終于達到頂點,以鼻音對有沙說道,優美的臉頰正努力地吸吮著。

「啊……受不了……」玉城一股沖動感侵襲而來。

「嗯……鳴……」有沙更用力地刺激陰睫。

「嗚……快出來了……」玉城在緊緊抓住有沙頭發的同時,門打開了,剛才那女性帶了侍者過來了。

「啊……還在玩。」女性的聲音傳入有沙的耳朵里,一股難以忍受的羞辱,令她焦躁不安。

「哦……」就在玉城狗吠的同時,口中的肉塊正在膨脹,前端噴出白濁的液體來。

「哦……」有沙的眉毛皺了一下,將玉城的精液一口氣地吞了下去。

「啊……吞下去?!」那女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一直盯著有沙的臉看。

那侍者也是目不轉楮地看著,但他是以男人驚艷的眼神看著這位全裸的大美人。

「啊……」有沙在玉城把陰睫抽回去時,拭去唇嘴邊的精液。

「怎麼樣?太太……」

「味道鮮美。」有沙在同性的刺激下,故意對玉城說道。

「真惡心,怎麼可能會味道鮮美呢?」女人恨恨地罵道。

「你每晚都吞精液嗎?」玉城向那女的問道。

「可惡!我和她這種女人不同。」女人眼楮往上看,並用手指指著有沙。

「女人都一樣,臣的×××不是已經濕了嗎?」

「什麼話……鬼扯。」那女的催促侍者叫他們趕快離開後,就先行離開更衣室了。

「這里是女性專用的,請你出去好嗎?」侍者的眼楮根本就離不開全裸的有沙,年青的眼楮中早已充血︰「好漂亮的女人……」

玉城抓住有沙的手臂,讓她站了起來,並將遮掩在胸前與下體的雙臀扭轉到背後。

「哦……」看到有沙一絲不掛的正面裸體的侍者,早已被有沙性感的胴體所迷惑,豐滿的乳房、縴細的腰肢、性感的恥毛、充滿彈性的大腿,簡直是仙女下凡般,不論看到她哪個部位,不勃起才奇怪呢?

「啊……真丟臉,不要看……」有沙把大腿緊緊地並攏,至少可以掩飾一下下體。

看到她害羞的表情,侍者的股間一陣躁熱,「已經勃起了。」侍者的下半身早已鼓鼓的。

「對不起……如此大美人,所以……」侍者對于自己的此種表現道歉。

「太太,臣也舐他的肉棒吧!」玉城說完,把有沙押到侍者面前。

「啊……」有沙雖然不願意,但仍單腳跪在地上,眼前是鼓鼓的硬物。侍者好像被綁住一樣,一動也不動的,因為全裸的美女跪在自己面前。

「太太,把他的陰睫拿出來。」

「啊……放過我吧……」有沙把臉別了過去,美麗的背脊微微顫抖著。

「如果不願意,我就將全裸的旁屑到旅館前面展示。」

「什麼……」有沙心想︰這個男人一定會說到做到。

「怎麼樣,太太?性奴隸的旁,也許想被拉出去展示吧?」

「不要……別再悔辱我了……」听到「性奴」這個字眼,使有沙整個人都亂了方寸。

有沙輕輕撫摸著侍者的膨脹物,「啊……」侍者的身體抖了一下,膨脹的部位變得更硬。拉鏈被拉下來,她從旁邊將硬物取出。有沙依然閉著眼楮,用她可憐的嘴唇舐著,先踫到了龜頭,然後就整根地舐了下去。

侍者的眼楮閃閃發亮著,凝視著舐著自己肉塊的這位大美人。

「看美人舐著,快受不了,太太……」玉城的肉塊很快又回復精力,他站在旁邊,用勃起物去壓有沙的臉頰。

「啊……已經受不了了……」有沙已經濕潤的眼神望著玉城那血脈賁張的硬物,她開始兩邊交換吸吮著。

「啊……怎麼回事……」剛才叫侍者過來趕人的女人又回頭過來,看到有沙同時服侍二個男人,簡直看呆了。

「嗯……」有沙在二個男人的性臭間,漸漸獲得愉悅的感覺,對于女方蔑視的眼神已不在意了,乾脆看著那個女人,然後用口去含侍者的陰睫。

「什麼爛女人,真是變態!」

在那人的咒罵聲中,更激起有沙被虐的愉悅,于是美麗的臉龐更是上下地動著,吞著侍者的肉塊。

「嗚……出來了……」侍者在有沙的口中獲得高潮,有沙也是很乾脆地把侍者的精液吞了下去,而侍者股間的精液正射向那女人臉上。

「啊……好爽……」有沙不由得呻吟出聲,整個更衣室早已充滿了淫蕩的氣氛。

「太太,撐高屁股……」

「啊……是不是這樣……」雪白的臀部更貪婪地扭著,準備吞入那賁張的硬物。有沙采取母狗的姿勢,玉城和有沙就全裸了。

「啊……更深一點……啊……」有沙把屁股舉得更高。

「我的陰睫如何呢?」

「好棒……我簡直快樂瘋了……」有沙的身體為歡喜之火所包圍,快感正向全身擴散,這是和丈夫做愛時所無法獲得的快戚與滿足,玉城不斷向前沖刺,他們的股間不斷發出聲響。

「啊……受不了……」有沙不斷地冒出香汗來。而玉城則不停地在媚肉里沖刺著,想要一炮就擒獲這位美嬌娘,那黏液正是刺進肉壁內的最佳潤滑劑。不但臉蛋長得美,連×××也是一流的,這種貨色真是人間少有。

「啊……我已經快高潮了……該怎麼辦呢?」肉體被玩弄的有沙,四肢趴在地上,仍呻吟地叫出聲來。

「太太!不用顧慮……你可以隨心所欲……」玉城的抽動愈發激烈。

「啊……不行了……啊……出來了……討厭……」眼前一片空白,「啊……高潮了!」玉城的精液射入子宮中,有沙完全被快感所攝住,趴著的身體也一陣痙攣地趴在地上。

「太太……苯的×××真是太棒了……」

「啊……親愛的,原諒我……」在歡愉中,有沙對著丈夫真司點頭抱歉著。

之後,過了一星期,玉城都沒有再和她聯絡,每天都得不到滿足的身體,令有沙不知該如何是好。自從和玉城作愛過後,她和丈夫之間的作愛早已索然無味了,佐原隆志所開發出來的性奴的性癖,再度在玉城手中復活了。

不知不覺中有沙一直等待著玉城的電話,已經二周了。

「太太嗎?是我。」

「啊……」有沙只听到玉城的聲音,媚肉早已蠢蠢欲動了。

「我現在在酒吧喝酒,本來想拜見好那美麗的胴體的,不過現在和朋友在一起,臣也過來吧!」玉城把酒吧的名稱及地點告訴有沙,在涉谷的道玄阪,坐計程車去還不算遠。

「可是我先生快回來了……」

「北先生算什麼,讓他一個人在家里待一晚好了,你不是在想念著我的陰睫嗎?太太,今夜我會讓你爽個夠。」

「我不是這種女人,請你不要這麼說。」雖然身體需要玉城,她卻理性地壓抑著。

「在旅館時,臣舐我的陰睫都會哭泣。太太,臣真是上帝的杰作。」

透過話筒,可听到店里吵雜的聲音。絕對不可以到那種地方去,如果在醉客面前全裸可就完蛋了。

「如果二個人的話……」

「喝完酒後,我帶盤我的房間去玩,無論如何,臣都要來哦!太太……」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有沙看著手表,晚上九點半,她的丈夫會在十點多以後才會回來,「啊……怎麼辦好呢?」玉城的聲音彷徘留在耳朵里一樣,那賁張的陰睫令人難忘,他說在灑吧與朋友喝酒,這是去他的店,如果在店內叫她跳脫衣舞的話,那可不是糗大了?

「去見識看看好了。」

有沙的身體彷佛在燃燒一樣,她幻想自己在酒吧裸露的情景,就使她的媚肉疼痛起來了,心里明知不能去,但是對于性奴隸所追求的肉體愉悅卻也拋不開,因此有沙整個人陷入混亂中,不知不覺中來到浴室,脫光衣服沖涼。

洗完澡也光著身體進入寢室,她隨手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內衣及一件黑色的內褲穿上,這是一件非常大膽的內褲,漆黑的恥毛看得一清二楚,而且面積也只夠蓋住裂縫而已。胸罩也是黑色的,半罩杯,充其量只能托住她那豐滿的乳房而已。

她再穿上絲襪,然後穿了一件迷你裙,離膝約三十公分,讓她的驕人美腿一覽無遺。再穿上一件薄薄的外套後,有沙開始化妝,結果一位絕代的妖艷女誕生了。

因為想表演脫衣舞,所以才選擇方便脫的罩衫,只要想像在酒吧中的風情,有沙的臉上就是一片潮紅。

有沙留了字條說要和大學同學見面就出門了,「親愛的,請你原諒我……」她揮去丈夫真司溫柔敦厚的臉,搭上計程車。

酒吧間的門打開,里面傳來卡拉OK的歌聲,只有櫃台及兩個包廂,是一間超小型的店面,連玉城算進去只有六位客人,其餘的是老板娘及女孩子各一人而已。大家視線集中在有沙身上,從上到下彷佛在為她評算一樣。

「太太……你還是來了!」坐在包廂中的玉城向她招手,在他旁邊坐者一位眼光相當銳利的男人,他的隔壁則坐著一位女孩子。

有沙有點害怕,很快地來到他旁邊,正在唱卡拉OK的二位上班族男士也停止了他們的高歌,因為在這個小酒吧,居然出現絕色美女。

「我叫高村有沙。」眼光銳利的男子說道,那眼楮彷佛要把有沙吃掉一樣地盯著她看。

有沙點點頭。

那男的叫工藤,和玉城一樣是討債公司上班。

「她的胸部相當豐滿,」工藤一直盯著她的胸部看︰「是我喜歡的典型。」

「是的。對了,太太,臣在這里脫光讓他瞧瞧……」玉城輕輕地說道。

「什麼……」有沙搖頭表示不願意,雖然她早有打算在這里表演脫衣舞,但是有女人在場,她心里反而有所顧忌。

「太太,臣要拆我的台是不是?」玉城口氣很不好地說道。

「求求你!不要在這里……」有沙以哀怨的眼神看著他,而坐在工藤旁邊女孩則滿臉好奇,一副想看熱鬧的樣子。

「如果將以前的照片寄到磐先生的公司的話,看夏怎麼辦?最好是照我話做。」玉城的聲音響徹整個小酒吧。

沒有了卡拉OK,店內一片寂靜,櫃台上的客人們也以期待的眼光等待美人表演脫衣舞,而年長的老板娘則默默不語。

「知道了,我脫就是了。」有沙慢慢地解開鈕.

乳溝出現了,是一件半罩杯的胸罩,乳頭隱約可見;迷你裙脫下來了,腰部左右擺動整件裙子掉了下來。

「絲襪也脫了吧!太太……」

「啊……這樣子太難看了……」連絲襪也脫下來的有沙,現在只穿著胸罩與內褲站在眾人面前。

「好性感的內褲。」女孩子說完,並用食指去摸那透明得連恥毛也看得見的小內褲。

「祥子,臣沒穿過嗎?」

「我不適宜穿如此性感的小內褲。」

祥子是那女孩子的名字,好像才高中剛畢業,十八歲,對著充滿女人味的有沙非常羨慕。

「做人家太太的最喜歡穿黑色內褲……太太,別遮掩住。」

兩手遮在胸前的有沙只得把手垂了下來。

「真是波霸,乳頭還是粉紅色的!」

如成熟果實般的胸部,吸引所有店內客人的眼光。

「讓坐在櫃台上的朋友們也看看這位美人的胸部。」

玉城說完,只穿內褲的胴體轉向櫃台這個方向。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