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好玩的SM游戲 家庭亂倫

夜已深……

「還是睡吧,十點了,老公,忙了一整天了,挺辛苦。嗨,別色咪咪地盯著我看,好不好,嗯!」

「不好,我就喜歡這樣。看你沒有紋過的細眉,看你自然的唇線,還有你那可愛嬌挺的鼻梁……你要是了就先睡吧。」

「可是你這個樣子,我是無法睡安穩的。我明天一早還要上……老公,你的手又來了,別亂摸亂捏,嗨,你的嘴……唔嗯……口氣……味好重哦……乳頭給你捏疼了……」

「誰讓你不戴文胸的,不戴就得給我……明天不去上班了,我們自己給自己放個假,今天晚上讓我們好好的爽一爽……」

「你當然可以了,我怎麼能行呢!單位的那個老巫婆賊著呢……天天死盯著我們不放,再說現在到處在搞下崗,搞大伙人心慌慌的……」

「怕什麼,不就是那麼個老巫婆嗎,你老公公以前跟她可是老同志啦,『關系』好著呢,不會有事的,到時候打個招呼就行了,你還能下崗,邪乎了……」

「真的麼,老公,你不會在騙人吧。從結婚到現在,怎麼從沒听你說起過這件事啊,我不信。」

「新鮮,老頭子的那點『私事』總不能什麼都讓你給知道了,知道了那才怪了,信不信由你。」

「那,老公,你想怎麼進行『你的爽』……今天我可是來了月經……而且我還墊著超長夜用衛生巾呢……」

「玩點新花樣吧。」

「新花樣?學毛片麼?」

「學毛片?毛片是學咱們的。來,你先靠上來,讓我先趴伏在你身上,香香……」

「別,時間長了,我吃不消的……哎,你這麼猴急,內褲早脫了……你的弟弟剛好墜落在我的肚皮上……」

「我又不是實打實的趴在你身上,就這樣。把舌頭伸出來,快伸出來。對,就這樣,我要動……我還沒香呢,就縮回去了,干麼!」

「不是的,老公,我怕堅持不住多長時間……」

「哎,簡單,用牙齒咬著點就行了,像我這樣……」

「好吧,我試試……」

「對了,就這樣,眼楮里再含情脈脈點、溫柔點……那我就開始親你的『陰蒂』了……啊,『陰水』粘粘的……」

「我不玩了,老公,我的舌頭可不是什麼『陰蒂』!你要接吻就接吻,干麼要說這樣顛三倒四的話呢!再說你要口交的話,你可以給我舔嘛,你又不是沒舔過,我那兒干淨著呢……」

「說說而已麼,你知不知道,你陰蒂的形狀,就好象你剛才把舌頭伸出來,用牙齒咬住了一樣,好可愛噢,怎麼你生氣了。」

「你再說,我不理你了。」

「喲,眼淚水要下來了,好了好了,乖老婆,我不說了。對不起行了吧。」

「老公,你讓我起來吧,我想小便了,回來再讓你繼續『你的爽』……」

「什麼,五分鐘還不到哎,你要小便,你可從來沒有這樣過,還有,什麼叫『你的爽』,難道你今天晚上不想爽嗎?」

「老公,晚飯的時候,我是飯菜沒吃多少,可喝了不少的湯,你是看到的。

我是真的想要小便了,有點急了,快點讓我去衛生間吧,不然要弄在床上了,就難收拾了……「

「我不讓你去,你不是用了超長夜用衛生巾了麼……」

「那又不是成人用尿不濕,不管用的,即使是的,一泡尿出來後,墊在屁股下也挺難受的。」

「那,這樣吧,還是讓我把你小便,就像你小時候那樣……」

「別胡鬧了,你拿什麼接著?還是讓我去衛生間吧!」

「看來,你也想這樣做,你的心思我還是知道的,那我們現在就這樣做吧。

就拿床頭邊的廢紙簍接你的尿吧,反正廢紙簍里有塑料袋,應該能盛下你的這泡尿。來,讓我來把著你尿,尿準點,別弄在地板上,否則,你可得舔干淨。

喲,褲衩上的衛生巾這麼大,還沒見過呢,你不是用衛生棉的麼。「

「明知故問。衛生棉,衛生棉,哪次不是由你給塞的,你不塞,我是不能用的,這不是你說的麼,否則………再說,我也不敢偷偷地背著你用啊,給你知道了,那還得了……吃晚飯的時候跟你講了,睡前用水的時候喊你來,你又不來,你現在倒埋怨我了,我也不想用衛生巾,多不方便啊。不過,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想……」

「對了,就沖這,你就是我的听話的乖老婆,好老婆,尿不準沒關系了……

衛生巾上有點粘絲絲的東西,這是什麼啊……嗯,氣味還算正常……「

「當然了。老公,我尿了……」

「你尿的聲音真好听,滴滴噠噠的…要是個金屬盆就好了,聲音會更好听,就好象『大珠小珠落玉盤』,挺有詩意的。老婆,怎麼你還放了個屁,真掃興,還有點臭,今天大便了麼!」

「沒有。最近幾天大便都不好,有點干……還有點硬……」

「按照你剛才放的屁音和屁味,那這泡屎一定是在肛門附近了,就差那麼一把勁,就可以下來,是不是,老婆。」

「是了,你是怎麼知道的,老公,你好象研究過這方面的問題。」

「別臉紅了,老婆,你現在是不是給這泡屎憋得頭昏腦漲的啊!」

「是的,所以今天晚上我才想早點睡覺的。」

「好了,問題解決了。我放你下來,你就這樣手撐著床邊,跨在廢紙簍上,我把『開塞露』拿來,給你潤一潤肛門,讓你痛痛快快的解決這泡屎的問題。」

「老公,別忘了把衛生紙拿來,我要擦一下下面,尿了以後總要擦一下的。

還有衛生棉,衛生棉和衛生巾放在一起了。「

「還是我來給你擦吧,別臉紅了,這又不是第一次了。腿再張開一點,向上再挺起來一點,好,就保持這個姿勢,我要把『開塞露』擠到肛門里去。老婆,你的陰戶真漂亮…好了,一小瓶用完了,再來一小瓶。過十幾分鐘,大便一軟,肛門一用勁,屎就下來了。好了,蹲在廢紙簍上吧…肛門夾緊,別讓『開塞露』流出來……」

「老公,我問你,你這套是和誰學的,能告訴我嗎!」

「和誰學的無關緊要,關鍵是要解決問題就行。」

「嗯……嗯……嗯……噢……嗯……嗯……噢……嗯……嗯……噢……出來了……」

「你看,才幾分鐘,就下來,這麼快,哎喲,拉下來的全是『羊屎豆豆』,哎呀,稀的也出來了,好了,腦袋瓜子不昏漲了吧,這下不想睡覺了吧。」

「老公,你好壞啊!讓我擦擦干淨吧!」

「還是我來擦吧!再說我還要給你塞衛生棉呢!哎呀,血來了,不要動…」

「就一下子,沒事了,……」

「真的沒事了麼,不會再有血來了吧,事前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要是有感覺的話,還要衛生帶、衛生巾、衛生棉做什麼。給我擦擦吧!」

「臉又紅了。老婆,你臉紅的時候,挺嬌美的,再紅一次給我看看。」

「討厭。」

「老婆,把姿勢擺好了,我來給你擦。先擦肛門,從前往後,紙上屎跡蠻多的,差點弄到手指上。擦血跡,從後往前,到陰蒂了,多來幾下,聞聞,有股味道……好了,擦干淨了,趴在床上吧,把屁股撅起來,馬上…衛生棉…進去了…線頭在外面…褲衩不穿了……「

「老公,我現在狀況好多,你打算怎麼做……」

「老婆,先讓我把塑料袋處理掉……剛才你提到了衛生帶,所以你先給我講講,你的第一次月經是怎麼來的,你用過衛生帶嘛,還有印象嘛!」

「當然用過了,一條帶子,上面夾上那種衛生紙,然後穿在身上。」

「字用錯了,衛生帶不是『穿』,應該是『操』才對。」

「老公,別咬文嚼字,不管是穿還是操,反正在我們發育的時候,衛生帶我是用過的,你肯定是沒用過的。至于第一次來月經,那也巧的很,剛好是初二放暑假的時候,一天早上醒來,發現下身流血,當時就嚇哭了,可把媽媽爸爸嚇了一大跳,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呢。等他們問明情況,爸爸說了句『女兒發育了』的話,轉頭就出去了,剩下來的事情,全是媽媽教我做的。」

「那第一條衛生帶是用媽媽的,還是媽媽給你買的新的。」

「當然只能是先用媽媽的來應急了。誰也不想到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不過媽媽的衛生帶尺寸倒是大了一點,後來媽媽給我買了新的,共兩條。」

「當時的沾染經血的褲衩和床單是怎麼處理的。」

「褲衩洗干淨,曬干了,繼續穿了。夏天鋪的是草席,把席子上血跡擦掉,放在太陽下曬曬就行了。你問這麼詳細干什麼,要給我寫少年回憶錄啊!」

「我哪有那個水平啊!對了,第一條衛生帶後來是怎樣使用的,也就是媽媽給你買的,又是什麼時候不用,就是扔掉了。」

「月經來的時候就—用你的話說——『操』上吧。什麼時候扔掉的,對了,我上大學時候用的帶子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扔,還在我過去的衣物里保留著呢,上星期整理時還見著呢,當時想處理掉也沒處理,那是我自己用零花錢買的!因為上大學的時候,衛生巾還沒有像現在一樣普及,後來有了衛生巾,就沒有用了。

初中、高中時候媽媽買的用過的衛生帶老早就扔了。對了,我和媽媽用過的衛生帶,洗了曬在外面的,還被人偷過呢,你有沒有干過這種事情。你干過吧,臉紅了,肯定干過。「

「大學時候,你怎麼會自己買衛生帶呢!挺膽大的嘛!給男同學看見不害臊嗎!」

「老公,看不出來你的思想還挺封建的嘛!出來上大學的時候,沒有帶這種東西,又不能叫家里給寄,所以硬著頭皮去買的。賣這個的阿姨挺好,幫我選了柔柔軟軟的那種,不但透氣而且耐用,還告訴我選哪種衛生紙最好。」

「大學時候的衛生帶還在,是吧,在你的過去的衣物里呢!現在就把它找出來吧!」

「老公,不要了,現在誰還用那個東西……」

「老婆,好老婆,我求你現在就把它找出來,我要看看你『操』衛生帶的俏模樣,快去……我等你,你看我的弟弟硬起來了。」

「那我去找,……找到了,老公,還挺新的呢,給你。」

「是蠻新的,有股霉味,做工挺細致的,還是絹制的呢,你上大學挺有錢的啊,玩這種高檔貨。操上吧,給我欣賞欣賞……嗯,是不錯,樣式是不錯,前後都不錯,一點不比T字褲差,老婆,我強烈建議你,把它洗洗干淨,你以後來月經,就用它吧。」 「胡鬧……用眼看夠了吧……用手摸夠了吧……弄的人家癢癢的……我把它解下來了……「

「別…別忙解,我們還沒有爽完麼。以後來你月經的時候,就要像現在這樣操上它,再給我講過去的『衛生帶故事』,好嘛。你珍藏著衛生帶,就說明你有很多這方面的故事…解下來吧,你還是給我口交吧,『五姑娘』的任務結束了,我的弟弟最喜歡你的櫻桃嘴了。」

「好的,老公,等我干淨了,你也要給我做同樣的事情。你也要告訴我,你年少的時候是怎樣偷女性用品的,我想對你而言那種經歷一定是很精彩。同時,你也要操上這條衛生帶給我看看是個啥模樣。」

「你怎麼這麼肯定我曾經干過這種事情,盡把我往壞了想。哎喲,老婆,你別用這麼大勁,也別這麼快,弟弟受不了,啊……啊……啊……停下來……哦…差點射……了……再來……老婆……「

「老公,你的弟弟漲的好大,我的嘴巴有點吃不消了,還是改用陰道吧,再說,我的陰道也癢的著實難耐了,好象濕了,我給你套個安全套吧,這樣衛生一點,你把衛生棉給拔出來吧……好,拔出來了……老公,我坐上來了……」

「老婆,動作慢點,太快了,你體力不夠……還有,我要你乳房……老婆,你的陰道好緊啊,夾的我好舒服……」

「這還不都是得益于老公你平時給我配了洗陰道的藥水嘛!」

「雕蟲小技,不值一提,老婆,還是換個姿勢吧,你在下面,我在上面,再把我們作愛時喊的『號子』喊一喊吧,那樣越干越有勁。」

「老公,夜深了,這樣喊叫不好吧,會影響四圍鄰居的。」

「房子封閉的很好,平常就打擾不了四圍的鄰居,何況現在呢。喊小聲點,來,喊。不喊是不是,你喊……」

「啊…啊……你這麼用勁干什麼,我喊就是了!老公,達達,快來干淫婦,淫婦是達達的蕩婦……啊……淫婦是達達的騷貨……啊……淫婦是達達的賤人…啊……淫婦是達達的淫女……啊……淫婦是達達的肉墊……啊……淫婦是達達的花瓶……啊……淫婦不是達達的婊子……啊……淫婦不是達達的破鞋……啊……淫婦是達達的蕩婦……啊……淫婦是達達的騷貨……啊……淫婦是達達的賤人…啊……淫婦是達達的淫女……啊……淫婦是達達的肉墊……啊……淫婦是達達的花瓶……啊……淫婦不是達達的婊子……啊……淫婦不是達達的破鞋……啊……達……啊……啊……達……「

「喊的好,為什麼是達達的蕩婦……啊……」

「因為,達達的蕩婦在作愛的時候淫水特別多,能載舟也能覆舟…啊……」

「講的好,為什麼是達達的騷貨……啊……」

「因為,達達的騷貨在發情的時候肉穴騷癢無比,除非用達達的弟弟來克制……啊……」

「講的好,為什麼是達達的賤人……啊……」

「因為,達達的賤人的小穴全靠達達配制藥水,才能緊密如初,否則………啊……「

「講的好,為什麼是達達的淫女……啊……」

「因為,達達的淫女總是時時、事事、處處以淫行浪語引誘達達作愛,是達達的終身性奴……啊……」

「講的好,為什麼是達達的肉墊……啊……」

「因為,達達的肉墊就是給達達壓的,越壓渾身上下就越舒服……啊……」

「講的好,為什麼是花瓶……啊……」

「因為,達達的花瓶就是給達達的弟弟插的……啊……」

「講的好,為什麼不是達達的婊子……啊……」

「因為,達達在外嫖娼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淫婦不能做婊子,淫婦只屬于達達一人……啊……」

「講的好,為什麼不是達達的破鞋……啊……」

「因為,達達當然可以穿『破鞋』,但淫婦這雙鞋是給達達穿破,不給別人穿……啊……」

「講的好,為什麼喊你老公是『達達』……啊……」

「因為,『達達』就是潘金蓮對西門慶的愛稱,淫婦就是我,『達達』就是淫婦對老公你的愛稱……啊……」

「講的好,為什麼你不自比『潘金蓮』……啊……」

「因為,潘金蓮在給西門慶上之前,已經給別的男人上過,淫婦當然不能自比……啊……」

「好……好……好……爽……爽……爽……達達爽到極點,淫婦你爽不爽…啊……」

「淫婦也爽啊……達達再干干淫婦的菊門吧……啊……」

「達達滿足你……啊……」

「達達、達達…達……達………淫………婦………出………來………了……啊……」

「老婆,我的…肉……我………也………要………射………了………啊……啊……」

「嗯……嗯……嗯……嗯……」

「哦……老婆……凌晨二點鐘,睡著了麼……」

「睡著了……」

「睡著了,還跟我說話啊……老婆,安全帽還在弟弟的頭上,你什麼時候來摘帽子……」

「你就讓弟弟戴著吧,多大事,明天早上再說,你自己也能動手弄一下。」

「老婆,你有沒有發現,你媽蠻有味道的……都快五十歲的人,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打扮的像三、四十歲人似的……」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你媽蠻有味道的』,給我說清楚了……」

「你別生氣,行不行,我不是在說笑麼。」

「有你這麼說笑的麼。為什麼不說你媽,要說我媽……」

「我媽,她不是早走了嘛……何況你媽確實是挺誘人的,尤其是……每次見到我都有那麼一點讓我說出來害羞的東西……」

「你還有害羞的東西,你到底想說明什麼問題,說出來吧,別繞彎子了…」

「我有點喜歡上你媽了……我想『上』她……你同意麼……」

「別做夢了,你這叫……那兩個字我說不口……」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麼。」

「這沒有什麼好商量的。」

「你剛才不是還喊是我的性奴麼,現在就這樣跟我講話,太傷我的心了…」

「我說我是你的性奴,並沒有說我媽是你的性奴……」

「甭說了,你不是我的性奴,你媽也不是我的性奴,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你媽打扮的像個三、四十歲人,肯定是想再找個老頭子,也就是你的後爹……」

「你說我媽想找個老頭子…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問題…我得好好考慮考慮……那爸爸留下的財產怎麼辦……你說話,你怎麼像個死人,別裝睡了……」

「我要上你媽,你看著辦吧!」

「喂,…喂,醒醒,老公,你醒醒……」

「哦,小憩醒來誰先知…,啊…啊…老婆,你這是干什麼,怎麼把我的手腳捆在床欄上…,你什麼意思,快放開我,你,你…還笑……」

「哼,這些天來,我一直在算計這件事,要我放你可沒那麼容易,誰讓你喜歡吃完飯就到床上小眯一會兒呢,活該,自找的……」

「到底為了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嘛,啊,…快把我放開,老婆,我要小便了…啊,快…憋不住了……」

「憋不住了,就撒吧…瞧,衛生巾都給你準備好了,多著呢,一打,不夠,櫃子里還有…快,撒呀,撒呀,你倒是撒呀,怎麼不撒了……」

「哎~~你別楸我的小弟弟啊,手下留情,啊,手下留情…老婆,到底為什麼,我又不是什麼邁克。道格拉斯,你也不是什麼莎朗。斯通,我們玩什麼『本能』游戲啊,弄不好要傷人的……」

「我就要玩『本能』的游戲,今晚就這麼著吧,你就當是被我侍侯,享受得了,听話,啊,乖,我的好老公……」

「說話就說話,干嘛用手指彈我的小弟弟,還用手抓我的子孫袋,疼不疼…哎喲…媽哎…既然要玩,就快跨上來吧,把衣服和褲子脫了,先讓我含含奶奶,哇,老婆,沒戴罩子,別麻姑獻桃啊,逗我,引我急,快給我嘛,別,…哇,老婆,沒穿褲衩,沒操衛生帶,是不是有點發騷啊,還是讓我給你先舔舔吧,弄點礦泉水喝喝,上來啊……」

「別急啊,有你慢慢享受的,老公,…我們先玩一點別的游戲吧……」

「這不是在玩游戲嗎,還要玩什麼別的游戲嘛,…哇,老婆,你拿唇膏干什麼…別,別往我嘴上抹呀…,別往我奶頭上抹呀…,別往我弟弟上抹呀……啊…啊…抹這麼厚…老婆,你到底要什麼啊……」

「哼,老公,你看這是什麼,一把剪刀,專門鉗夾眉毛的刀,…你上個禮拜把我媽的陰毛給剪了個『尼姑頭』,這是你事後對我媽說的,你剪了就剪了,還對我媽說你已經把我的也給剪了,哼…我讓你剪,今天,我先來剪你的,把你剪成個『和尚頭』,再拿『吉列』一刮,精光精光的,……」

「哎喲,老婆,就為這事,我不是沒剪你的嘛,只不過哄哄她而已,不是為了讓她乖乖的給我剪嘛,你要是真剪,我和你媽可就真成一對『青龍白虎』了,再說……」

「再說什麼…,你老早就有這種打算了,你還想抵賴嗎…,你能剪我媽的就能說不準哪天剪我的…,我是要今天先下手為強啦,否則……」

「等等,老婆…我過些天還要陪客戶去洗桑拿的,總不能下身是光著的吧,啊,…你一下手,最起碼要三個月才能長成現在這個樣子,這三個月我還在外面怎麼搞業務啊,…求你了,老婆,高抬貴手了……」

「啊哈,沒毛就不能搞業務了,這是什麼邏輯啊,這是搞什麼業務啊,是你拿毛搞業務啊,還是有人拿毛與你搞業務啊,荒謬…告訴你,長毛的這三個月,要洗就在家陪我洗,我們有很長時間沒洗鴛鴦澡了…哎,老公,你怎麼知道毛要長三個月,你是不是以前剪過啊,在我之前,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給你剪過啊,要不然,你怎麼知道,…說實話,不說,我可要鉗了……」

「老婆,老婆,你快把剪刀放下,危險啊,不要開玩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沒剪過,也沒被別的女人剪過,只不過是以前听一個朋友說的『做手術前要備皮,備皮後要三個月才行』的話……」

「『備皮』,什麼叫『備皮』啊,我怎麼從來沒听人講過……」

「唉,『備皮』就是讓小護士在手術前把那毛給搞掉嘛,這麼大人連這都不懂,這是她們必會的,在學校里必修的嘛,……」

「就你懂,…備的時候都有反應什麼嘛……」

「你看,我現在的反應是什麼,那就是什麼,有的人還『一江春水向東流』呢,這個典故听過嘛,沒听過吧,非常有意思,我說給你听吧……」

「惡心,真是應該給你們這號人連根都給除了…讓你騷…你再騷騷看呢…」

「別…別再盤了…,老婆,我不是還沒『春水東流』嘛…,老婆,你真的要剪啊,…我求你啦,只要不剪,要我干什麼都行,你是我『親媽』行不行,我是你『兒子』好不好,媽,……」

「不好,也不行,我還不想做媽呢…,你給我捆起來了,能干什麼,只能是我干你,你是不是不服啊,不服不行,你自己說說看,有什麼理由不讓我剪,剛才的那個不算,類似的也不算,說…快說,否則,我就讓你東流東流……」

「我,…,我,…」

「我,我什麼,…說…快說…不說就看刀了……」

「我說不出來,還真是說不出來,但是你又有什麼理由要剪我的毛,不能是因為我騙剪了你媽的吧,再說你媽讓我上了,也是你同意的,既然上了,上的花樣多一點,滿足我的好奇,你媽不也快活有余嗎,…這種好事,老婆你怎麼好意思干涉呢……」

「呵,你到越說越有理了,啊…,那好,我就說幾個出來,讓你心服口服地給我剪…,瞧你這德性,自己先把挺起來的弟弟給弄軟了再說……」

「啊哈,啊哈,你給盤起來的,要我自己弄軟,我怎麼弄啊,我還給你捆著呢,這不是強人所難嘛,就這樣挺著,只要不動,就不會……」

「行了,老公,我問你,你剪了我媽的毛之後,你都干了什麼,老老實實地講,……」

「我沒干什麼啊,不就是剪毛嘛,……」

「『不就是剪毛嘛』,有這麼簡單嗎,你說,你還干了什麼,你說,你要不好意思說,我就替你說……」

「那,老婆,你就說嘛,講的有理,你就…,反正隨你便了……」

「好,給你臉,你不要臉,行,有種…一開始,我媽不同意你剪,你騙我媽說你給我剪了,剪的造型、效果好極了,還拍了照片存在電腦里,我非常滿意,以後讓我媽欣賞欣賞,我媽被你哄得信以為真,沒想到的是你竟是給她剪了個精光,你剪完了之後,你還把毛都收集起來,說要做個毛筆作為紀念,後來你又乘我媽睡熟之後用她的唇膏,在她的陰唇和肛門上抹了厚厚的一層,你還用眉筆在她的陰唇邊上畫了大大的黑圈,等到我媽早上起床上完廁所,擦的時候才發現衛生紙上有紅有黑,嚇了一大跳,以為來什麼事呢,後來一聞紙,再一問你,才知道是你干的好事,你到好,你不但不認錯,不但不幫我媽清洗,還戲說我媽又一次落紅片片了,居然在一大清早還要和我媽作愛,說讓我媽回味處女膜被破出血的滋味,你還逼我媽說處女膜是怎麼被第一個男人搞破的…,你說說看,這個理由能不能剪你的毛…,說…你還有臉笑…我讓你笑……」

「哦,我的親媽,不要拿我的弟弟出氣,我連笑都不能啊,哼…哈哈……哈哈…老婆,我的好老婆,我早就跟你講過你媽的毛好多,每次給她口交,一不注意都會把毛弄到嘴里面,感覺實在是不好,你說哪個人做愛到忘我的時候還會注意不讓毛進嘴啊,…其實我在第二次和你媽做愛的時候,就提出過給她剪毛的事情,她也是答應過的嘛,…你看你媽這個年齡層次的女人有幾個是沒有腋毛的,你媽就沒有,她不是自己剪的嘛,弄的干干淨淨,她知道把上面的毛給弄干淨,為什麼就不能主動把下面的毛給搞干淨呢,…我剪她的毛是件好事,不是壞事,為以後作愛大家都享樂著想嘛,…至于抹唇膏、畫眉筆還不是一時好玩嘛,你媽整天抹著口紅,描著眉毛的,那叫『冶容』,『冶容』就是『誨淫』,你懂嗎…

我一直都想給你畫眉和抹口紅,這可是男兒之一大樂事,可你一直不願意,我說的是上面不是下面哦,你別誤會,…你是沒有看到那天早上的情形,在我向你媽提出要她重溫處女膜被破的情形是,你媽是多麼的…,簡直是瘋狂至極……

「怎麼瘋狂至極,你在狡辯,…我讓你狡……」

「你听我說完好不好,你不能剝奪我的政治權利啊,還有你不能動不動就拿小弟弟撒氣啊,搞不好要『春水東流』的……」

「還『春水東流』啊,我有法子不讓你『春水東流』……」

「哎喲,這哪是你的法子啊,是你媽教你的吧,給我的弟弟套上只絲襪,再用一只絲襪系在弟弟的根上…,哎喲,你輕一點好不好,你這樣一搞,弟弟又給你搞硬了,我還能軟下來嗎……」

「只要不流就行,管你硬不硬呢…,你說,繼續說…不說有你好看的……」

「說到哪兒啦,對了,瘋狂至極…我到現在也搞不明白我說讓你媽回味處女膜被破滋味她為什麼那麼興奮,當我提出這個提議的時候,她不僅沒有半點責怪我的意思,相反,她還拿出唇膏和眉筆讓我再給她畫畫,她還指點我該怎麼畫,怎麼畫才好看,讓我從陰蒂畫到會陰再到肛門,這麼說吧,在化妝方面你媽卻有過人之處,你不如你媽,等畫完之後,你媽竟然雙腿大開,一口一個『達達兒』的讓我給她口交,這怎麼口交啊,我不干,我要干肉穴,你媽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就把我的頭摁在枕頭上,然後一屁股就坐在我臉上,強行的在我臉上蹭,弄的我一臉的濕漉漉的…不說了,她一邊蹭一邊盤弄我的弟弟,我估計她感覺差不多了,她才坐到我的弟弟上,上下來回的動,…我好象以前跟你講過你媽那兒挺寬的,她感到上下來回套弄好象缺少點什麼,她就用你剛才的法子讓我弟弟的頭變粗變大,後來她玩夠,就讓我上身沖刺,…事後,她的淫水是紅的,我的弟弟上也粘上紅的東西,還有我的臉上啊,…那次我真是給她搞的有點頭暈轉向,下次…,老婆,你說象這樣的情形,…老婆,你是不是也很回味處女夜啊……」

「…處女夜當然值得我回味一輩子,我的處女夜你難道就不回味嘛,你當時看到我下面的血跡,你那個興奮勁兒,你伸出舌頭就舔,舔了之後還咂嘴,你瞧你當時那副嘴臉,那個封建德行,真有點…,我當時真想踹你下床…,你在偷換概念,我不是在與你討論處女夜,我也不想這樣回味處女夜,……」

「那是,那是,我當然記得那天夜里的情形了,…是的,我是舔了你的處女血,我還在嘴里回味半天來著,我是心甘情願的,我還真想再舔一次,可惜不會再有了,要舔也只有舔別人的了,……」

「什麼,你還要舔別人的,你準備舔誰的啊…,還要我幫忙啊……」

「哎,老婆,我是說著玩的,哪能再舔別人的,我一個N胡老頭了,還會有小姑娘看上我,主動讓我那個,那不是笑話嘛,…我那一次若不舔你的,只能是遺憾終身了……後來我要和你親嘴,你嫌髒,還不肯呢………我解開你衣服的扣子,你里面的衣服穿的可真正統,正是那種正統的味道激發了我……我進入你身體的時候,你咬著牙一聲未啃,眼楮里噙著淚花欲滴,我開始進出抽插的時候,你臉上有點齜牙咧嘴的表情,眉頭還皺皺的,我問你『疼不疼』,你只是『哼』了一聲,以後象這樣的情景在你身上就見的少了,不過第一次進你肛門的時候,還是又見到過的………如果讓我們重溫處女夜,我一定要找到那天的感覺…,至于在你媽身上,剛開始的時候她不好意思叫床,也有過有點齜牙咧嘴的表情,後來就放開,而且是太開,總之你媽性欲很旺盛,不是能很隨便的容易的敷衍了事的,所以非要來點特別的東西,才能…,老婆,你還是放開我吧,今夜讓我給你舔個夠……」

「呵~~你可真是會轉題啊,還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誰讓你說處女夜的事了,我只是不希望你用對待我媽的法子來對待我,我可警告你,如果有一天你這樣做了,我肯定要除你的根,不信,你試試看…,不過,現在還不能放你,把你放了,是你來剪我的毛,還是我剪你的毛,不放,我要剪你毛的理由還沒說完呢……我媽今年四十七了,還有一年就要絕經了,她來了例假,你還找她,為了不讓你白跑一趟,我媽好心好意為你品笛弄蕭,做完就算了,可是你居然在她嘴里撒尿,弄的她把吃的晚飯吐了你一身,為此還病了幾天,…你說,就沖你干的這事,我該不該也弄泡尿在你嘴里,或是把你的毛給剪了,以示『懲罰』呢……」

「老婆,你可冤枉我了,我每次上你媽那兒,都是向你先請示後匯報的,沒有你的允許,我是不敢擅自去的,…你說的那次,我可真不知道你媽那天是來了例假的,當時她對我說了,我就說『算了,還是下次吧』,她說『不行,不能讓達達兒白跑一趟』,就這樣她才給我那個的,…在她那個之前,她在衛生間里待了好長時間,她說她便秘,要我等等,還說冰箱里有啤酒,讓我自己拿著喝,我喝了,…總之,她用那個方法把我的馬搞出來之後,我以為就結束呢,但是她不滿足還繼續沒完沒了地搞個不停,…老婆,你是知道的,你在不方便的日子里,也用過其他的方式給我泄泄火,不都是這樣嘛,泄完之後我總要撒泡尿嘛,我要去撒,你媽投入的太深,不肯,我一個忍不住,憋得太久了,就刺出來,你媽就被動的接受了,你媽可能是突然受到刺激,先愣了一下,然後『哇』的一下全吐了,事情就是這樣啊,…不過,話說回來,老婆,你可不能因此剪我的毛,你想想看,我舔你的下身,我哪次嫌你髒的,你來月經的時候我也舔過,你有幾回不也是把尿刺出來弄我一臉一頭啊,再說,我不也嘗過你的尿啊……」

「你胡說,你嘗我的尿,你舔我的月經,都是我在忙別的事情的時候,你為了要和我作愛,不管人家願不願意,也不管人家干不干淨,強行把我的褲子扒下來裙子掀起來,就把頭伸進去,上來就舔,我是被迫的,你這和我媽給你舔是兩碼事,你以為你當時舔的我舒服啊,我給你搞得難受死了,你舔過後就拿臭嘴來和我接吻,還把騷哄哄的大雞巴拿出來讓我舔,好象要得到一種平衡似的…,你這個臭流氓…,就沖你剛才說的嘗尿舔月經,對不起你了,你就用我給你抹了厚厚口紅的嘴,就現在給我舔肛門,舔陰戶,反正我今晚還沒用過水,舔不干淨,你自己看著辦吧……」

「好,好,我舔,我舔還不成嘛,舔干淨,徹底地給舔干淨還不成嘛,老婆…,老婆,你還知道徐志摩這個人啊,他寫了很多的情詩,其中我認為或者讓大多數男人感悟最深的,恐怕只有那句『垂發瞬間的溫柔』了,當我每次看到你在忙的時候露出了那個『瞬間』的時候,『瞬間』的內容當然不只是『秀發』了,我都有一種噴薄欲發的激情,讓我不顧一切的想要你、愛你、疼你,所以才顧不了那麼多,老婆,你要知道,只有在那種情況下,表露的才是真情,品嘗的才是原汁原味啊,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泄欲,你應該多方面的、多層次的理解『欲』這個字的內涵,老婆,只要你的『瞬間』還是那麼美麗,那麼動人,那麼甜蜜,那麼溫柔…,反正我還是會不顧一切來干你,我要干翻你,我要干穿你,我要干死你,就像你的處女夜,你的那身正統穿著給我的刺激一樣…話說回來,其實,你在我身上也有過類似的『瞬間』感覺,否則在我忙事時,你就不會對我『性騷擾』了,你不是濕吻,就是嬌咬,或是胡摸亂掐,你有時候還發發嗲,要不然就一起來,憑良心講,有時候還真受不了你……」

「行了,我『性騷擾』你,那你是什麼,今天甭想我放過你,放了你,太便宜你了,我問你,現在是我干你,還是你干我,你來干死我啊,……」

「老婆,你別嘔我好不好,當然是你干我了,我投降,投降,五體投降,我的小弟弟也投降,放了我吧……」

「你弟弟投降了,你自己看,它傲的像個地保,我讓它傲的像個地保,我先給你套只高跟布鞋,讓你做做鞋架子,另一只鞋子,老公,你就聞聞吧,香吧,你不是從小戀鞋麼…,我問你,你在和我媽玩『69』的時候,你放個屁,居然把那個說是屎又不是屎的東西弄在她臉上是怎麼回事,你說…,我真搞不懂,你怎麼大的人,怎麼還這麼促狹,你是不是有失禁的毛病啊……」

「哎呀,老婆,你的鞋子是怎麼穿的啊,騷哄哄的,你搞了什麼東西在里面啊,還是把它拿開吧……」

「你給我舔都不嫌髒,怎麼現在這個味道就不合口了,還不同樣是我下面的東西嘛,…說,接著剛才的話題說,……」

「你真是冤枉好人哪,那次到你媽那邊去吃螃蟹,第二天就拉肚子,不是拉了好幾天嘛,你不也拉了麼,我還給你洗過沾了屎的褲衩了,你忘了,這期間你媽喊我過去,為了那個產權證,我能不去嗎,去了之後是怎麼回事,你還沒有數嘛,自然就是干那事,只不過那回是玩『69』,還是你媽提出的呢。

她讓我拿個大概有八、九寸長的她買的黃瓜套上那種帶刺避孕套,一邊要我舔她的下身,一邊要我用那個黃瓜在她的陰道里來回抽插,最後還要我拿那個黃瓜捅她的肛門,她自己卻拿個麻鼓癩癩的苦黃瓜,一邊插我的肛門,一邊玩我的弟弟,為了能插進我的肛門,她在苦瓜上抹色拉油,是色拉油啊……

老婆,你我什麼時候這個樣子玩過,捅我的肛門熱辣辣的啊,把我給疼的冷汗直冒直冒的,你媽還不準我叫,她說叫床是女人的專利,我要是叫,她就捏我的子孫袋,我現在想起來還後怕呢。

你想想,我拉肚還沒好,哪經得起她的這種折磨啊,她是享受了,我的直腸可給攪得難受至極,剛好她把苦瓜一拉出來,我的腸胃一陣蠕動,就放了個屁,噴出了一通你說的那種東西,黃嚦嚦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搞得她一頭一臉,全虧了那玩意兒,這才結束的『69』,我也才得以解脫出來。

我來家的時候,我真不知道我是怎麼來家的,我的肛門那個疼啊,肛門里還留有苦瓜的小刺…我都沒敢跟你講,好幾天,大便出來的時候,哦,不能說了,再說我要哭了,你要是不相信,我們下次也來玩一回試試,還是別玩,我怕,我實在是怕…,老婆,你說我促狹,你怎麼不說說你媽呢……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要我說我媽,我怎麼說啊,我開的了口嘛,虧你想的出,你剪她的毛是不是事實啊,再說是你主動要上她的,你受她的罪,這能怪她嘛,你享受到了,你就不付出啊,你現在後悔了,我看不是吧,你真是個為君子、小人…,你再說說,你還干了哪些事,不要我一說,你就來一大套…,坦白吧,或許還能得到我的寬大處理……」

「我的好老婆,媽,親娘,你都是打哪兒知道這些事的,我真是有點雲霧滿頭了,摸不著邊啊……」

「你不知道吧,我媽有記日記的習慣,你每次和她苟合之後,她都把詳細過程給記錄下來了,前天我到她那兒,她出來買菜沒回來,桌上的日記本沒收,我就看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後來,我沒等她回來,就走了,怕她知道我知道她的秘密,你說,你是不是有點…,找不出適合的詞來說你,……」

「那……老婆,我講的和你媽記的是不是有出入呢,如果有出入的話,那她太……」

「太什麼…,出入當然有,還很大,是你上我媽,還是我媽上你啊,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告訴你,你听好了,…你有沒有讓我媽跳『忠』字舞啊,還要一邊跳,一邊脫,還要擺出你想象中的淫蕩造型,我媽是脫衣舞娘麼,『忠』字舞不夠,你還和我媽跳『老薩』,搞跳舞性交,你要接吻就接吻,親嘴就親嘴,你干嗎好好地要往我媽嘴里吐一口濃痰,還逼她咽下去,不咽不行……

還有,我媽在廚房里燒飯做菜款待你這個姑爺,你跑到廚房和我媽瞎鬧,站在我媽背後和捅她,你要干就干了,干完就算了,你真有一套,你卻把精液射在切好的肉絲里,說是勾芡,肉絲這樣炒出來才嫩,你把我媽淫水聚到盤子里,炒韭菜的時候一起倒到鍋里,美其名曰『白帶炒韭菜』……

還有我媽在衛生間洗澡,讓你拿一下換的內衣褲,你不但不拿,讓我媽自己光著身子出來,出來還不讓她穿自己的東西,你把我妹妹的文胸罩杯一邊戳一個洞,讓我媽戴起來露出奶頭給你舔,你還把我妹妹的褲衩褲襠中間剪個口子,讓我媽穿上,然後再讓她大開雙腿讓你看,最後讓我媽就那個樣子站陽台上,你從後面摟著她玩……

哼~~你這干的都是些什麼事啊,是一個做女婿的人干的事情嘛……有沒有這些事,你說吧,我只要你說有或沒有,我不想再听你說什麼解釋的話,你的解釋,總是你有理…,你說有沒有這些事吧…,說呀,怎麼啞巴了……「

「有,當然有,肯定有,都是事出有因的…反正一個巴掌也拍不響麼……」

「啊,你還理直氣壯了,你在現在這種狀態,你還這樣,是吧,…好,你先給我舔舔腳吧,讓你爽爽,香不香……」

「嗚…嗚…,你這哪是腳香,和你那鞋一個味兒,……」

「看你這個樣子,要剪你的毛,你是不會服氣的了,為了讓你心服口服,我先剪我自己的毛,然後再剪你的毛,公平吧,你有什麼意見啊,說說看……」

「什麼,老婆,你要剪自己的,你還是剪我的吧,我服氣還不行嘛,你的留給我來剪,好嗎,求你啦…,如果不能做第一個給你親手剪毛的人,我要遺憾一輩子的,求你啦…,你只要剪我的就行了,我心甘情願的讓你剪,你千萬不要剪自己的,……」

「老公,我看你還是說說你是怎樣玩我媽的吧,我要看你老實不老實,說主要的,不要說廢話,說的如果和我所看到的一樣,我就不剪自己的,興許還會放過你,否則,就讓你遺憾,……」

「老婆,你別精神折磨我,肉體上隨你怎麼樣了都行,好嗎…,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你怎麼不說話,…那我說了…,我還讓你媽蹲在飯桌上拉屎撒尿,把屎尿弄在有剩飯的鍋里……我還用你媽的布鞋底抽打你媽的下體各部位,听她不同的叫床聲…我還讓你媽給我舔澡…我還讓你媽坐在鏡子前看著她自己手淫…我還讓你媽用連褲襪結成串珠插屁眼插陰道…我還讓你媽說跟別的男人是怎麼干的,我還……「

「夠了,你能說得出口,我怎麼能听得下去,簡直是淫亂至極,令人…,看來不剪你的毛不足以,不足以,我找不出詞來了……剛才是你說的,讓我剪你的毛的,不要我剪了以後,你又後悔哦……」

「老婆,我可是老老實實的都說了,你不是答應我放了我嘛,…老婆,放了我吧……」

「放你,不代表不剪你的毛,你後悔了,沒用了,遲了,老公,不就是三個月嘛……」

「老婆,你耍我,我給你捆了手腳一點辦法都沒有,你剪吧,只要你不剪你自己的就行了……」

「好,很好,你這才有點兒男人的味道,你說我應該怎麼剪啊,是從下面開始,還是從上面開始,是一把一把剪,還是一根一根拔,……」

「老婆,你要剪就剪吧,不要再貓捉老鼠了,我求你快點動手……」

「老公,我還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的童子雞是不是給我吃的……」

「……」

「為什麼不說話,用沉默來抗議,來示威,是吧…不說話,就是沒有把童子雞給我吃,…啊,我怎麼找了一個二手貨男人啊,我拔他的老雞毛還有什麼人生意義啊,氣死我了,恨死我了,我好傷心啊,我可真瞎了眼……」

「疼死我了,老婆,不要再拿我的弟弟撒氣,求你了,我的第一次確實沒有給你,再說你從來沒有問過我,你要是問我,我還能不老實告訴你………話說回來,要是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在你的處女夜,我能那樣溫柔地待你,讓你品嘗疼痛中的快樂嗎,再說還能讓你留下美好的回憶嘛…老婆,你又拽了,你……」

「我不剪你的那個二手老毛了,還是剪我自己的算了……」

「老婆,你別哭啊,老婆,住手,你住手好吧,你听我講,你把我放開來,我自己剪自己的毛好不好,向你請罪,我以後不得到你允許,我絕不再要求剪你的毛…,老婆,別哭,別哭啊,你一哭,我心就亂……」

「…那,放開你一只手,其余的你自己……」

「老婆,別哭了,我和你了有關系之後,就沒有和別的女人有過那些事,其實是在認識你以後,就沒有了,除了你媽之外,…我承認是沒把童貞給你,但我…,你還要我怎麼表白,好,我剪自己的毛了,讓你開心,高興…,肛門邊上的毛,我剪不著,麻煩你給剪了吧,剪完之後,我還要再用剃胡刀刮干淨……」

「……」

「老婆,你看搞完了,你高興了吧,滿意了吧……」

「不高興,不滿意,光禿禿的,像什麼樣,一條青龍……」

「那,老婆,我的親親小媽,你還有什麼要求,我拿眉筆畫一點毛毛出來,媽,你看怎麼樣,這樣行嘛……」

「死鬼,我要給你喊老了………我的親兒,乖……過來,還是你給老娘剪毛吧……」

「…什麼,你說什麼……」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三體外傳之程心的幸福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