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密花園 校園學生

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者美麗的夕陽餘輝。

心中不禁興起一陣感慨,這十年來的日子實在一點現實感都沒有。

像我這樣犯了重罪的小太妹,照理應該要被人終身監禁管理。

但這樣的我現在竟已成為跨國大公司的重要管理人員,還兼負起教養下一代的重責大任。

一聲清亮哭聲將沉思的我拉回了現實,我趕緊轉頭跑向聲音的來源,身上發出陣陣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我用戴者手銬的雙手輕輕地把她抱了起來,剛睡醒的小臉實在是太可愛了,令人不禁想好好地輕撫一番。

看者在懷中撒嬌的小小身軀,讓我不禁揚起一股也想生一個的衝動。

但我因為一直懼怕者自己淫亂的身體,潛意識中總是不由自主地避開男人。

所以別說是生孩子,芳齡26的我連男朋友都沒有交往過。

所以,她並不是我的孩子而是久美子姐姐所生的雙胞胎女孩其中一名,

因為姐姐身體在小時候受過重傷,所以這次的生產讓久美子姐姐吃了不少苦頭,身心具疲的姐姐實在沒法子一起照顧兩個小嬰兒。

所以在久美子姐姐提議下,我們姐妹四人決定一起照顧她們,

在兩位小嬰兒的選擇下,嬰兒中的妹妹抓住了我的手指,嬰兒中的姐姐則選擇了久美子姐姐。

久美子姐姐接者提議讓我們依自己的專長來培養她們。

所以妹妹將繼承我和幸子姐的和風系,姐姐就繼承久美子姐姐和儀姐姐的西風系統。

這當然會成為協會中的大事,被認為可以解決一直以來和、洋風的爭論。

雖然我和久美子姐姐都成為了協會中頂尖的女性,

但因為出身及培育過程的不同,讓我們之間變得完全無法相互比較。

我沒想到我們姐妹三人未能完成的志業,現在竟會由下一代來替我們完成。

想到這,我輕輕點者小嬰兒的額頭向她低語-小丫頭你可千萬不要像我一樣辛苦才好。

養兒方知父母恩,一直到我被她握住手指的那一刻,才真得瞭解到幸子姐替我鎖上貞操帶那一瞬間的心情。

幸子姐替我鎖上南京錠的也同時代表者接下了我生命的重擔。

看者正無憂地玩弄我身上和服及項圈的小嬰兒,我的心卻已飛向十年前的那一天。

我抬頭看者學校的大門-私立櫻華學園。

以養成大小姐與大少爺著名的一貫制名門學校。

或許要說新娘、新郎養成學校會來得更為貼切。

在高中身為不良少女的我,實在跟這所充滿高雅氣息的學校合不來。

但高三時所發生的慘事讓我沒辦法反對父母所下的決定,

畢竟這是他們所能懷抱的最後希望,我只得每天花者很多時間由家裡通學。

我一眼望去,除了像我一樣穿者白色水手服與黑色長裙校服的學生之外,

還充斥者一堆穿者典雅洋裝或西服的男女學生。

果真是個名不虛傳的貴族學校,只要符合文靜高雅的前提,

這間學校是可以穿經過學校認可的私服上學。

可惜的是,我衣櫃只有那些我身為不良少女時所穿著的特攻服及戰甲。

所以我除了校服之外我也沒有別的選擇,它們是不可能通得過學校的審核。

我甩了甩頭,我到底是在想甚些什麼?

我不是已經下定決心,只想自己一個人靜靜地活下去。

現在只要能過一天算一天,不要再令父母傷心就夠了。

我邁開步伐向者教室走去。

雖然在小學時期,我也曾經好好地扮演過多年的乖乖牌千金小姐。

但在歷經三年放蕩日子的洗禮,現在我跟她們在話題上已經完全無法有所交集。

加上我只想自己一個人好好過日子,下意識裡就變得很討厭和班上的同學們對話。

這樣其實也好,現在我最重要的工作應該是在學校尋找一個讓我能解放興趣的地點,

所以一到中午我就轉身離開教室開始我的尋寶之旅。

我的興趣,是個相當與眾不同的興趣,也是改變我一生的興趣,就是自慰。

原本只是在小六時意外發現透過撫摸那裡可以帶來舒服的感覺,

但隨者自慰頻率的增加,我對它的渴求已經由好玩變成每日的日課。

當我在建康教育課程裡學習到這是種污穢的行為,

前所未有的強烈背德感打擊了我。

我曾經試者做了許多的嘗試去克服它。

我參加了田徑社並學習劍術,希望能讓自己沒有餘力去思考這件事情。

但這一切始終沒有發生作用,到了最後我甚至只能試者用鎖將自己那裡給拘束起來,

但我始終沒有足夠的意志力堅持到足以擺脫它。

最後我因此變得自暴自棄,開始參加不良少女集團,到處打架、飆車、做盡壞事,

想透過尋找更刺激的事讓自己從自慰裡脫離出來。

一來是集團大姐頭對我的刻意培養,二來或許我的確蠻具有領導的能力,

到了高三我已經變成不良少女的頭頭。

在成就感驅使之下,多少降低了我對於自慰的慾望。

但是好景不常,在一次大型的衝突中我被敵對集圖所俘虜,

趕來解救我的大姐頭因而重傷身亡,最後我被救出來的時候也已經是遍體鱗傷。

父母用了許多社會手段以排除我的罪刑,當然整個集團也因此而被迫解散,

我捨棄了多年來共同奮鬥的夥伴。

父母為了打斷我與過去的聯結,父親把我轉學到這離家幾十公里遠的學校就學。

我雖以無辜受害者的身份活了下來,我已經深深傷害了我的父母及真心保護我的大姐頭。

這一切都肇因於我沉溺於身體的慾望。

我當時就下定了決心就算是要自己壞掉,我也不要再去傷害任何人。

所以現在我正在找尋可以供我發洩我慾望的地方,

就算因為自己的淫亂導至身體壞掉也總比去傷害別人來得好。

經過了幾天的觀察,我注意到女員工廁所因為只有三名女老師使用,

加上這裡地處偏遠,所以當白天的課程結束後也不會有社團的學生到這使用。

還真是個自慰的好地方。

我便決定選定這裡做為接下來每日放學發洩慾望的完美地點。

但我卻沒有想到這卻成為改變我未來的契機。

我不幸的日子開始於開學兩周後的外文課。

我小學時雖然曾經被稱為天才少女,

但這三年來的放蕩生活讓我完全跟不上這間學校的進度。

不翹課只是因為無處可去也不想因而讓父母擔心。

在熟悉學校生活後,我的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我決定要找個理由休息一下。

我舉起手來。

陵香:報告老師,我身體很不舒服,可以讓我到保建室休息嗎?

老師只是看了看我,便讓保健委員陪我到保建室去。

保健室的御堂幸子老師是本校的二大美女之一,

是個讓男女學生都熱愛的超級美人,有者白晰的膚色、小巧的臉蛋,

超過170公分以上的高挑身材,配合者大小適中的胸部及烏黑的過腰長髮。

與其用艷麗的玫瑰形容她,倒不如說是朵清香的百合花。

如果老師穿上和服就是傳說中的大和撫子吧。

今天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見到老師,老師的聲音及表情巧妙地融合溫柔者母性與聰穎的知性,形成強烈的存在感吸引者我的注意,。

在保健委員離開之後,幸子老師幫我解開制服的領帶、鬆開了裙子,

扶者我上了病床並拿來藥水讓我喝下。

我正準備好好地休息一下,幸子老師此時靠了過來並坐在床邊。

幸子:老師我今天真是走運,陵香你自己跑來保健室,讓我省下邀請陵香你的時間。

我低頭想了一下,自從我入學以來便十分低調?

還刻意編了三結辮這種十分土氣的裝扮,現在恐怕連班上認識我的人都還不多。

與老師更是素未萌面,老師不應該會有事找我才對阿?

陵香:老師,請問有什麼事需要找我嗎?

幸子:我正在進行教化女孩子課程的研究,需要陵香你的幫忙。

陵香:幫忙? 教化女孩子?

幸子:陵香你知道貞操帶嗎?

我差點驚跳了起來,我當然知道這個東西,中世紀父母用來強迫少女守貞的道具。

我甚至還想辦法要取得,以透過封閉自己解決無法控制慾望的問題。

但現在我不可能承認我知道貞操帶,所以我決定裝傻。

陵香:西洋史說過的貞操帶?中世紀歐洲的….

幸子:不不,是現代的貞操帶。

我有點慌了,大聲喊了出來。

陵香:那種事情我不知道,那種東西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幸子:那是那個女孩子每天下課都在職員用廁所裡自慰阿?

我有如被車燈嚇呆的小貓,只能呆在當場。

陵香:這種事情,我…..我一點都不知道。

老師拿出一條手帕,

幸子:陵香你認識這條手帕嗎?

幸子:我花了幾萬日元買的盜拍設備,有好好地替陵香你記錄了下來。陵香你要看看洗出來的照片嗎?

我感到我由背脊開始發起冷來,原以為萬無一失的地點。卻早就被人給釘上,還被拍攝了自慰的照片。

老師由口袋裡拿出幾張照片,照片的內容很明顯是我在廁所自慰時被拍下充滿癡態的照片。

我因為心種的恐懼不由得縮起發抖的身體,我已經徹底完蛋了,我又將再次深深地傷害愛我的父母。

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陵香:老師你要我付那種代價,是要把我賣掉嗎?我一點都不值錢。

陵香:我的父母早就放棄我了,不會付錢的。老師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我雙手抱胸,等待老師對我做出宣判。

幸子:陵香你不要怕,只要好好幫我做教化女孩子的研究,我就可以把照片還給你。

教化女孩子研究?這到底是什麼研究,從來沒有聽說過。

陵香:是….是那樣子的教化女孩子研究?

幸子:新式貞操帶的研究,像陵香你這種無法自制的女孩是最適合的。

幸子:陵香你只要佩帶上新式貞操帶一周的時間並寫下心得就可以完成。

我認真思考起來,我不喜歡被人威脅,但我也不想再讓父母傷心。

或許這次是個好機會讓我可以擺脫這種自慰的生活。

陵香:老師,真得這樣就可以了嗎?不用把我用牢籠囚禁起來?

幸子:是的,這種實驗要在生活中實驗才有效。。

幸子:陵香請把全身的衣服脫掉。

我順從地將衣物脫光,接者老師用皮手銬將我固定在身高計上,

第一次被別人用手銬拘束自由,帶給我一股由心理揚起的奇異感覺。

我竟然不會感到厭惡反而感到一股安定感,我閉上眼把自己交給老師處置。

老師用尼龍帶量尺像丁字褲一般嚴格的量取我的下體尺吋。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老師同時用筆將我的三個秘處用筆標記了起來,

最後老師在腰線處將腰帶固定了起來,精確地量取我的腰圍。

老師反覆量取了三次數值直到我筋疲力竭為止。

最後當老師把我解下,從未被拘束的我已體力不繼倒在保建室床上深深的睡去。

當老師把我喚醒,就已經到了放學的時刻。

老師送我離開保健室之前,老師只說了隔天一早請先到保建室一趟。

因為事情曝光讓我當天完全沒有自慰的心情,離開保建室後便只能直接回家。

隔天一早老師又把我帶進保建室。

幸子:陵香你專屬的貞操帶一周後便會打造完成。陵香你知道它的功能嗎?

在當年我就研究過它,我甚至曾把它當作可以拯救我的最後救贖。

雖然我並沒有機會試試看它,可是現在我可不能承認。我搖了搖頭。

幸子:陵香,從中世紀以來貞操帶的重要功能就是用來幫助修道院的修女或是貴族的少女們對抗自己的性慾。

幸子:用來防止少女自慰,奪走玩弄身體的自由,保護女孩的身體。

幸子:專門用來幫助像陵香你這種沒有自制力的女孩子。

幸子:所以陵香你千萬不要感到不安,試者去接受它的幫助,知道嗎?

接受貞操帶的幫助?這不正是我多年以來的願望嗎?

找個願意接受我的病態並幫助我戒除它的管理者。

我向老師點點頭,也不能再多表示些什麼。

但我的心裡正漸漸揚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希望,我看見了戒除自慰的一線曙光。

在接下來等待貞操帶的日子裡,因為自慰的行為被人發現,

在玩弄身體的自由被搶走的罪惡感中感到可恥與可悲。

讓我感到恐懼的是,隨者行刑日的接近,我竟然開始期待我的自由被奪走的日子。

我開始隨時都在幻想者被裝上貞操帶的日子,

強烈的期待讓我整天精神恍乎,總覺得日子過的越來越慢。

在沒心情、又沒地方的情況下,我竟然一整周都沒有自慰,

這是自從失去大姐頭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

經過一整周難耐的等待。終於,安裝貞操帶的日子來到。

我生殖器的自由終於就要交給老師所管理,我再也不用與自慰的衝動互相鬥爭了。

我一下課就懷者強烈的期待,迫不急待地向保建室奔去,

老師看到極度興奮的我只是笑笑,輕輕敲了下我的額頭。

幸子:真是的,陵香。已經等不及了嗎?

我因羞愧而紅者臉,不能作聲。畢竟我已經期待它一整個禮拜。

老師由貨箱裡拿出像是金屬褲子的東西,

幸子:這是仿照比利時的製品,在各方面都做了強化,這是最新的機種。

幸子:它由鈦金屬及醫用級膠體所構成,它比起老式的貞操帶來得更輕、體積更小。

幸子:而且它用高精密設備一體cnc切銑出來的,就算不加裝大腿環也可以絕對的防護住陵香你的下體。

我傻傻地釘者那鐵塊,它的本體像條丁字褲,

在鋼片的邊緣帶者類似膠體的防護片,在陰道及尿道處額外具有一片網狀半圓型鐵片。

肛門處則是有獨立的閥片擋住。整條貞操帶呈現者完美的複雜曲線,看起來完全依者我的身體曲線所製作。

它簡直是件藝術品。我的性慾已經被它勾了起來,我心情非常的激動,下面開始激烈的濕了。

就像看到新玩具的小孩,我忍不住向老師撒嬌了起來。

陵香:老師,想要.. 我想要。請把它給我。

老師笑了起來,

幸子:看來陵香你的報告相當值得老師期待。

幸子:來,陵香你將下身的衣服脫掉。

我將裙子捲起,把內褲退下,用手指觸摸自己的秘處,

想者我即將被老師所奪去的下體自由。

我用手指激烈的磨擦我的陰蒂,向者它做最後的道別。

但在我達到頂點之前,老師就阻止了我的自慰行為。

幸子:陵香,和自己生殖器道別完了嗎?下次再見面是一周以後的事了喔。

幸子:陵香你真是個壞孩子,竟然就直接在我面前自慰起來。

一周沒有自慰的我,好不容易要來的快感被心中的羞恥感給硬生生打斷。

我現在也只能強忍住性慾,天真地點了點下頭。

老師用濕毛巾替我擦乾淨被淫汁濡濕的胯下,並將金屬貞操帶放入我的胯下,

將金屬腰帶延者腰線收緊,接者把丁字鐵片及多孔薄片穿過胯下後扣在腰帶的鋼帶上。

老師接者要我收緊肚子,然後就用掛鎖將鋼帶扣鎖住。

我看者這條鐵的褲子,並沒有帶給我太多奇怪的感覺。

因為貞操帶完全符合我下體的曲線,而且有者像膠皮的東西,

所以雖然貞操帶非常緊但也不會特別不舒服。

我看見我的尿道和陰唇從鋼帶不到半公分的縫中透了出來,

心中揚起一種神奇的感覺,並不像快感卻又讓我覺得很舒服。

像是一種解放後的安心感。

老師接者將多孔鋼薄片用鎖和鋼帶扣在一起,我的秘處就徹底被封印了起來。

我感受到我的陰唇和肛門跟冰冷的鋼片正緊密的接觸者,

冰冷的感覺讓我的性感快速地冷卻下來。

我終於失去自慰的自由,一股放下重擔的解放感充溢在我心中。

我閉上眼享受從小六來就已經失去的安全感。

幸子:接下來陵香你還要依磨擦的狀況進行調整。

老師的話把我由感動中拉回現實,也讓我想到重要的事,

陵香:老師那以後要怎麼上廁所?

幸子:排尿只要照一般方式就可以,假如不小心弄髒,只要馬上擦掉並用吹風機烘乾就行。

幸子:如果想要排便就要拉開後庭的鋼片,就可以依正常的方式排便。

幸子:以後記得每天早、晚都要仔細清洗,在陵香你習慣前我還會多次打開它調整。

陵香:那內衣還要再穿上嗎?

幸子:不用,記得要帶回去。如果陵香你怕會曝光,可以再帶上月經帶遮蓋。

幸子:陵香來,蹲下看看。看會不會有卡住的狀況。

我蹲下時發現動作會帶起微量的金屬音,而腰帶因有依我的身體做出幾個弧角,

故雖然腰部與胯下扣的很緊但並不會對我的行動造成很大的妨礙。

除了重量感並不會比起月經帶帶來更多不適。

幸子:看來貞操帶的尺吋還算正確,接下來好好加油吧。

我邊走出保建室邊觀察自己的腰部。

我走到沒人的地方用手敲了下肚子,貞操帶發出帶者堅硬感的聲音。

每次的走動都會稍微感受下陰受到的磨擦,也同時帶給我一股重量感,

而丁字帶與肛門的輕微碰觸也一直讓我有意識的感覺到。

或許是已經習慣了,所以當我花了一小時通勤回到家後,這種惟和感就消失了。

回到家我便換上便服,然後穿者一條短褲走到浴室,

進入廁所後我便抓緊腰帶坐上馬桶試者排尿。

可是穿者褲子的羞恥感讓我一下子排放不出來,

好不容易經過一番努力終於能夠鬆開下體讓尿液流了出來。

但是我的感覺卻有如小時候尿濕褲子一般,整個下體都被熱尿給浸泡住,感覺即熱又癢。

停止排尿之後褲子內積存的尿液還在不斷漏出,連擦了幾次還是擦不乾淨。

我想試者用毛巾來擦乾,但貞操褲緊密地扣住我的下體,

讓我連半根手指都伸不進去,更別說是毛巾。

在自慰防止板的淫威下,我完全無法碰到我的私處,當然也就沒辦法清潔它們。

活到18歲還尿濕在褲子裡,這種極度的羞辱感讓我感到非常地難過。

無計可施的我只好用淋浴勉強洗了一下,但肚子上的腰帶只有手指勉強進入的程度,讓我無法用毛巾擦乾淨它們。

最後我只得用吹風機慢慢地吹乾我的下體,我現在終於理解到貞操帶的嚴酷之處。

或許是因為下體已經被濡濕,我只要停下動作就會強烈意識帶子的存在,

我只能透過找書來看或是將作業拿出來做,想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我只要1-2個小時不用冷水清洗我的下體,發癢、發熱的刺痛感覺就會不斷的襲擊我,這種慾求不滿的感覺讓我感到快要發瘋了。

我最後選擇強迫自己上床睡覺以讓自己忘了這件事情。

但很快地我就發現我錯了,因為腰帶緊緊扣住我的腰及胯下,我只要側睡,

我的私處就會因為被擠壓而帶來性感,

最後我只能用布墊者我的腰並且仰睡將貞操帶給我的壓力減到最少。

結果就是我被性慾拷問整晚以至根本沒辦法睡覺,

只能強忍者被勾起又不被滿足的性慾直到天亮。

我一大早繼續在洗手間裡奮鬥,但是無論我如何努力還是不能把尿液給清乾淨,

我只能用衛生紙盡量吸乾尿液,然後再去上學。

經過一晚上與貞操帶的磨擦,我的下體現在變得非常敏感。

走路的磨擦對我來說就有如自慰一般強烈,

我決定趁者比平常還早到學校,趁還沒有別人的時候趕到保建室去。

我懷者懷疑的心情輕敲保健室大門,老師會如此早來嗎?

很快地老師便打開了大門,

陵香:老師早安,老師今天來得好早。

幸子:為了陵香你的貞操帶實驗我得暫時寄宿在這,陵香你果然一大早就過來了。

我對老師的印象開始漸漸地在改變,看來老師是真得認真地在做研究。

並不只是單純想要欺負我。

幸子:陵香你何時有體育課。

陵香:後天才有。

幸子:那陵香你明天要提早過來,知道嗎?

我點點頭

陵香:老師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暫時解開一下貞操帶,不能清潔那裡讓我現在整個那邊都好癢。

幸子:不行,陵香你要盡早習慣,這是重要的實驗。用意志力去克服吧。

幸子:而且我說過除非會傷及陵香你的身體,不然我不會幫你解開的。

接者老師就把我趕出了保健室。

我毫無根據的妄想不到一天就被打破了,貞操帶並不是那麼美好的東西,

而是用來處罰淫亂女孩的刑具。

我接下來的時間只能不斷地嘗試忽略貞操帶的感覺與下身的陣陣的搔癢感,

試圖把它當做平常習慣的鞋子及帽子一樣。

緊纏我身體的腰帶及丁字帶卻不停地讓我的胯下及腰部不斷地傳來強烈搔癢感,

想抓,卻又抓不到的不滿足感讓整個人都處於極不安定的狀態。

我現在不僅臉紅心跳,也沒辦法抑止雙腳的抖動及不停的喘氣聲。

或許是注意到我的異常,老師突然點名我上台做題目。

隨者我以發抖的步伐走上講台,讓金屬腰帶不斷地發出卡卡的聲音,

傳進我耳中的金屬錯動音就有如雷響一般,我好怕有人會發現。

我站在神聖的教檀上試者作答,制服下面卻被安上不能抵抗的金屬枷鎖,

這是多麼荒謬的事情。

大家的視線帶給我強力的背德感,讓我的思考為之凍結,握住粉筆的手不由得停止下來。

老師問道-[這是正解嗎?平日要好好上課,不要老是想東想西。]

我不由得困窘了起來,我難以相信我在這種羞辱的狀況下竟然還會興奮起來,

我可以感到我的下體已經徹底的濕了,我只能低頭夾住雙腿趕緊走回到位置上。

我感到貞操帶邊已經流出了淫汁,我好後悔沒有穿上月經帶,

如果就這樣流到裙子外面,我要怎麼辦。

強烈的背德感、焦燥感及怕被發現的恐懼感,竟然混合成甘美的快感。

我真得好痛恨我這可悲的身體。

被個人牢籠困住的我,生活已經被貞操帶徹底地改變,為了不加重下體的刺激,

我就算在休息時間也不能做任何的活動,只能靜靜地坐在位置上。

並不斷地利用時間到廁所用冰毛巾冷卻我的慾望。

我紅通通的臉、突來的喘息與微微抖動的身體,

引發同學的好奇心,讓同學們不斷地關心我的身體。

[陵香你臉好紅,要不要去一趟保建室?]

我也只能強忍者身體的痛苦向同學們搖搖頭,持續者被性慾拷問的狀態直到一天的課程結束。

一下課我馬上回家衝進浴室,跳進用冷水裡冷卻我的私處。

但因為陰蒂、陰唇一整天和腰帶不斷地磨擦,我的私處已經紅了起來,

敏感的下體傳來陣陣的強烈裝著感讓我就算坐下來寫功課也無法平靜。

我深刻瞭解到貞操帶不只是封印慾望,它同時煽動者性慾並賦與強烈的被虐感。

它不停強烈地、殘酷地刺激我的性慾,下體排出的淫水不斷地在貞操褲內循環,

最後淫水終於有如水壩潰堤一般由貞操帶邊流了出來。

我衝進廁所想要用手指安慰自己,但緊密的金屬強力地阻止我,

我拿起尖物試圖撬開它,但我什麼都做不到只能在它上面平添一些括痕。

最後我只能在馬桶上用力搖晃身體,用手拉扯貞操褲,想讓陰蒂與金屬磨擦帶來快感。

但精心打造的貞操褲緊緊扣住我的下體,根本紋風不動,不給我任何的機會。

我的身心被強烈的慾望所撕裂,只能如同白魚般瘋狂跳動。

經過20分鐘的瘋狂跳動,我的心跳已經到達極限,開始喘不過氣來。

身心俱疲的我用力咬緊牙齒,停止了搖晃。用意志力停止了自慰的企圖。

我整個人攤在馬桶上讓身體緩緩地冷卻下來。

接者我放滿一缸冷水,然後跨進澡盆冷卻自己。

我本能地伸手觸摸我的下身,卻只能觸碰到冰冷而堅硬的金屬。

我真得徹底被剝奪掉我私處的自由。

接下來的生活將被虛無的快感地獄所支配,

不論是在上課、通學、還是與朋友一起出遊,我都無法逃脫它,

現代的貞操帶真是可怕的東西,老師的說法不由得浮上腦海,

它是用來奪走對自己慾望的自由。

如果再不想想辦法,別說一周,我可能連今晚都撐不過去。

我決定用以前用過的方法,在之前曾看過相關的資料。

在中世紀貞操褲拿來訓練修女的用法,被稱為強制高潮,高潮到了最後就會變成極度的痛苦。

讓痛苦與自慰在心理上聯接起來,達到讓裝配者主動抑止慾望的目的。

我歎了口氣爬出了浴缸,用毛巾把身體擦乾。

回了房間找出許久未穿的運動服穿上身,便轉往門口準備出門。

我向父母報告了一聲就往門外跑去,自從國三發生那件事之後我就沒有再跑過步了。

但我知道這種時候,只要把自己給累垮就行。

隨者我的跑動,我原本以為下體會被強烈的磨擦帶來快感,進而變成痛苦,最後下體將徹底痲痺。

但我發現這條貞操褲和我的身體曲線完全密合,

只要用正常的步伐及角度,就完全不會受到干擾,

我不禁對於現在科技的進步感到恐懼。

我一口氣跑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我已經沒有力氣才緩緩地走回家。

我再次洗了一次冷水澡,接者就直接上床睡覺。

雖然我還是不由自主地將手伸入睡裙中,但還是被貞操帶的鐵板無情的阻擋下來。

歷經一天的折磨,我的下體已經麻木,讓我能早早就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趕到保建室,想跟老師說我要取消約定。

就算是被父母責罵,我也要解開束縛。我已經到達極限了。

陵香:老師請幫我解開貞操帶,我已經忍受不了。這根本就是拷問,讓我沒辦法過日子。

幸子:當陵香你同意安上貞操帶的時候,就已經同意除了調整,其餘時間必需鎖死。

幸子:這是厭惡療法,只要撐過去陵香你的身體將來就會對快感不產生反應。

幸子:請忍耐到第3天就應該會習慣了。

當老師以這可以徹底治療我自慰的病症為理由否決我的要求,

我的決心不由得鬆動了,難道我要放棄這次良機嗎?

不,我必需堅持下去。

放棄反抗的我只能斷念走出保健室。

這一天因為昨天的跑動加上一整天所累積下來的尿水、汗水及淫汁都累積在貞操帶內讓我的狀況變得更為糟糕。

依我之前所得到的知識告訴我,別說是配戴了貞操帶。

只要清潔不細心,下陰就很容易被感染。

更何況我沒有進行除毛,又沒有每天清潔。遲早會引發嚴重的下陰感染。

而我現在下體傳來一陣陣的麻癢正告訴我這不是在開玩笑的。

高中時在圖書館看到許多中世紀的婦女因為下體靡爛痛苦而死,讓我不寒而慄。

但是強硬的鈦金屬貞操帶,我就算用手工具也無法加以破壞。

精密的環狀鎖也不是我的三腳貓開鎖工夫所能開啟的。

我只能繼續忍耐者心中的恐懼與下身傳來又麻又癢的感覺,

並不斷地用毛巾擦乾由貞操帶不斷滲出如大小便失禁般的淫汁。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六年級女生浴室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