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深秋 人妻熟女

在大陸北方,有一座比淫城更大的城市,北安市。

深秋時分的一個傍晚,北安市建設怠行女行長朱玉秋下了送她回家的轎車,上了樓,開門,回到了裝修豪華的家裡。

朱玉秋,今年58歲了,在市建行行長的位子上已經幹了七八年了,再有兩年就退休了。她老伴已經去世,現在,她和小兒子朱進軍及一個保姆住在一起。

大兒子朱進強,從部隊轉業下來,已在公安局幹了幾年了,現在是刑警隊長,還沒有結婚,住在局裡給他分配的房子裡。

朱玉秋,中等身材,由於家事公事的操勞,她的頭髮已有些花白了,臉上也有了不少皺紋,但從她修長秀美的手可以看出,她保養得還是很好,她的鵝蛋臉仍是那麼秀美。

雖然朱玉秋工作起來作風潑辣,雷厲風行,但在服飾上,她還是很講究的。

現在已是十一月底,天氣已經很冷了,但她仍然穿著套裝短裙,露出兩條穿著肉色褲襪的美腿,穿著絲襪的精美的腳穿著高跟鞋,外面穿了一件細呢風衣,頭髮梳成一個髻,盤在頭上,整個人顯得十分精緻。

一進門,她就叫道:「誰在家呀?」

這時,一個少婦迎了出來,她就是朱家的保姆劉玉暖,今年三十多歲,是從東北來的下崗女工,人看上去收拾得非常乾淨。

劉玉暖忙幫朱玉秋拿她脫下的風衣,低聲道:「阿姨,您回來啦!」

朱玉秋突然覺得劉玉暖今天有點不對勁,她走進臥室,脫了高跟鞋,換了拖鞋。劉玉暖走進臥室,給朱玉秋端來一杯熱茶。

朱玉秋接過熱茶,美美地喝了一口,同時,她敏銳的目光分明看見劉玉暖眼角有淚光在閃動。

劉玉暖說了聲:「阿姨你歇著,我去做飯。」剛要回身離開,朱玉秋叫住了她。

朱玉秋端詳著劉玉暖:「玉暖,你怎麼啦?進軍呢?他回來了沒有?」

劉玉暖道:「進軍,他,他……還沒回來。」語氣之中竟有些哽咽。

朱玉秋心裡一沉,心想,別是進軍這孩子做出什麼事了,於是追問道:「玉暖,你受什麼委屈啦,快告訴阿姨。你在阿姨這,就是阿姨家的人,有什麼事,阿姨給你做主。」

劉玉暖一邊說沒事,一邊眼淚止不住地落了下來。

朱玉秋確定劉玉暖肯定有事,在她的再三追問下,劉玉暖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來,事情真的與朱進軍有關。

朱玉秋的家庭人口不多,卻有點複雜。她本不是北安市人,原本生於四川,小學時轉到上海,投靠姨媽,大學畢業後又支邊來到東北五省的一個小城。那個小城乃苦寒之地,經濟又不發達。水靈靈的女大學生來到此地,生活很不習慣,廠裡一個青工很關心她,朱玉秋很快和這個青工結了婚。

結婚後她才知道那青工家裡很窮,負擔也很重。朱玉秋連生了兩個女兒,家裡負擔不起,公公婆婆還不滿意,嫌不是男孩,偷偷把朱玉秋的大女兒送了人。

朱玉秋知道後已經晚了。她和丈夫離了婚,發誓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終於,朱玉秋找到一個機會,離開了那個邊遠小城。但她沒能回到上海,而是來到了北安。北安雖不比上海,卻也是個很大的城市,人稱大市北安,經濟發達,繁榮昌盛。朱玉秋還算滿意。她調進北安市機關工作。

這個三十多歲風韻動人的少婦,很快被當時的市委書記邵立武看上了。邵立武當時已經五十多歲了,身體也不行,卻繪愛女人。他手下性感的女幹部,被他玩弄了不少。由於身體不行,邵立武已不能勃起,他就對女人進行性虐待,以發洩獸慾,他的前任妻子就是被他折磨死的。

邵立武略施手段,朱玉秋就成了他的第二個老婆。

朱玉秋雖然在夜裡受盡了丈夫的折磨,但白天的工作她卻幹得很好,因為丈夫的關係,她官運亨通,連連得到提升。

邵立武得了這麼個性感女人,從此也不再沾花惹草了,全力以赴折騰自己的老婆。他的前妻給他留下一個兒子,朱玉秋過門時,那孩子才七八歲,名叫邵進強。朱玉秋為邵立武生下小兒子後,邵立武為討好老婆,把小兒子起名朱進軍,連大兒子的姓也被他改姓了朱。

後來,邵立武就死在了朱玉秋的胯下。他死後不久,朱玉秋五十歲時,升為建行行長。

這朱進軍今年二十出頭,是個花花公子,自認為長得帥,仗著家庭背景,整天花天酒地。朱玉秋工作太忙,也沒工夫管他。

朱進軍在大學裡成績太差,不及格的課目太多,修不夠學分,被學校勒令退學了。朱玉秋本來給他找了個進出口公司的工作,他嫌工資不夠花,就辭職了,現在,他在朱玉秋以前的同事許保國的一家大型民營企業當副總。

朱玉秋總是教育兒子在生活上要自律,但不知怎麼,朱進軍對女人有一種天生的愛好。他的性能力雖然很強,但可能是由於他老爸的遺傳,他也繪愛折磨女人。日本的性虐待電影是他的最愛。

他已經出過幾次事,有幾個女人差點被他搞死,每次出事,他都想法找錢擺平。朱玉秋雖然不是知道得那麼詳細,但也聽到點風聲。她生怕兒子給這個光榮家庭抹黑,再三嚴厲斥責兒子,但朱進軍總是「接受批評,堅決不改」。

至於這個保姆劉玉暖和朱進軍的事,是這樣的。

劉玉暖到朱家一年了。她一到朱家,就被朱進軍盯上了。劉玉暖是東北的一個下崗女工,丈夫也下了崗,家裡還有一個孩子,沒辦法,她只好出門打工,到大市北安當保母。後來到了朱家,環境挺好,工資也夠,她挺滿意,空下來也收拾一下自己。她本來就很有姿色,再一注意打扮,簡直是個姿色出眾的女人。

有香蓮癖的朱進軍一直偷聞劉玉暖脫下未洗的肉色短絲襪,劉玉暖發現了,但沒敢說什麼,只是注意收藏好自己的貼身衣物,但防不勝防,她穿過的絲襪扔到洗衣機裡,也被朱進軍拿起來聞。家裡只有他們兩人的時候,朱進軍經常把她擠到牆上,親嘴摸奶。劉玉暖心裡砰砰直跳,但又不敢聲張。

今年夏天的一個夜晚,朱進軍回到家中。那晚朱玉秋在市郊某度假村開會,不回來。朱進軍來到劉玉暖的小房間裡,喊道:「玉暖姐,看看,我給你買了什麼?」

躺在床上的劉玉暖一看,是一付肉色褲襪。

朱進軍喊著:「暖玉姐,別老穿那種短絲襪,你的腳長得好看,該穿穿時的啦!」說著就叫劉玉暖起來換上。

劉暖玉不好意思拒絕,只穿著小背心小三角褲,就坐了起來,穿上了那付肉色褲襪。

朱進軍看著眼前的劉玉暖,直流口水。

34歲的劉玉暖,身高1米64,很有些姿色,她的奶很大,腰卻很細,肥臀美腿白足,穿著三點式和肉色褲襪,兩條美腿,白得讓人想犯罪,色狼朱進軍看在眼裡,哪能不上火呢?

朱進軍一下子跪在床前,捉起劉玉暖的腳,細細端詳。劉玉暖的腳,不大不小,腳形秀美,穩潤如玉,握在手裡,手感好,看在眼裡,更惹男人慾火。

朱進軍情不自禁去聞劉玉暖的足尖。劉玉暖嚇得忙往回抽。想把腳從他手裡抽出來:「進軍,別這樣,腳不乾淨啊!」

朱進軍淫笑著:「玉暖姐,你身上越不乾淨的地方我越喜歡!」緊緊捉著劉玉暖的襪蓮,又聞又捏。劉玉暖掙脫不開,只好任他為所欲為。

劉玉暖柔美的襪蓮激起了朱進軍的極大獸慾,他一下把劉玉暖掀翻在床上,把劉玉暖的兩條美腿掀過頭頂。

劉玉暖嚇壞了,一邊叫著:「進軍你幹什麼,求求你別這樣!」一邊使勁掙扎。但她一個女人,哪裡掙扎得過如狼似虎的朱進軍?加上她又不敢使全力,怕傷著朱進軍,朱進軍很快佔了上風,把她的肉色褲襪和小三角褲都扒光了。

劉玉暖兩條雪白的腿腳出現在朱進軍的眼前。朱進軍像瘋了一樣,捉了劉玉暖一支雪白柔美的腳,一口吞下,又親又咬。劉玉暖的腳被弄得又疼又癢,忍不住叫了起來。

時值夏天,朱進軍下面只穿了一條大褲衩。這時,他叼住劉玉暖秀美白嫩的大腳趾,使她不能掙扎,同時很快脫下褲衩,然後挺起又長又硬的雞巴,頂入了劉玉暖的屄眼。

劉玉暖哀求道:「放過我吧,進軍!」

朱進軍獰笑道:「今晚我媽不在家,看我好好收拾你!」說罷,一邊狠咬劉玉暖的大玉趾,一邊朝她屄裡猛捅。劉玉暖疼得連聲慘叫。

在慘叫的同時,劉玉暖漸漸感到一種熟悉的崩潰的感覺,那是一種舒服的崩潰。她的叫聲漸漸變成一種淫叫。

在劉玉暖的淫叫聲中,看著劉玉暖雪白肉體的扭動,年輕的朱進軍再也憋不住了,他吼叫著,向劉玉暖的屄裡盡情噴射著熾熱的精液。

在劉玉暖身上休息了一會,這個女人雪白的肉體使得朱進軍很快恢復了對她的興趣。他把劉玉暖拉到他的臥室,推倒在床上。

然後,朱進軍打開34寸的電視,啟動了vcd機,電視屏幕裡出現了一個肉感的日本女人,一會,她就被男人折磨得發出痛苦的尖叫。

劉玉暖看著屏幕,看得發呆,以前她在家也看黃片,但這麼變態的她還沒看過。

朱進軍得意地說:「怎麼樣?好看吧?你也來試試吧!」說著將一絲不掛的劉玉暖兩條白腿掀過頭頂,迫使她屄眼朝天,並命她自己扒住分開的兩腿。

然後,朱進軍從枕頭下拿出他從日本帶回來的電棍,啟動開關,將那嗡嗡作響的電棍,捅入了劉玉暖的屄眼。頓時,劉玉暖發出淒厲的慘叫!

從劉玉暖的屄眼裡,源源不斷地流出白沫子。朱進軍用手蘸了,吃進嘴裡,淫笑道:「真好吃啊!」

劉玉暖的淫叫和電視裡日本女人的淫叫聲響成一片。

朱進軍不斷把電棍朝劉玉暖屄眼裡捅。到後來,他鬆開手,那電棍可以自動旋轉,劉玉暖又痛又癢,發出聲聲哀嚎。

朱進軍騰出手來,細細地摳弄著劉玉暖的屁眼。劉玉暖泣不成聲地叫道:「耀…耀軍……求…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姐了……啊…啊……難受死了……」

朱進軍看著劉玉暖那痛苦的表情,反而更覺刺激。

他上了床,來到床的裡邊,蹲在劉玉暖臉蛋旁邊,捉住劉玉暖舉過頭頂的白腳,細細地舔她那白嫩深彎而敏感的腳心,劉玉暖更是癢得受不了,連聲驚叫。

電棍還在劉玉暖屄眼裡轉動,她的白腳在被朱進軍那頭淫獸肆意玩弄。這個性感的下崗女工痛苦地哭叫著:「天哪……救救我……實在受不了呀……」

朱進軍惡狠狠道:「不許叫!」就把又長又硬的雞巴頂入了劉玉暖的嘴裡。

劉玉暖的嚎叫頓時變成了嗚咽。

朱進軍就這樣把雞巴頂入劉玉暖嘴裡,同時舔她的白腳,足足弄了一刻鐘。

朱進軍覺得快要射了,才趕緊把雞巴從劉玉暖嘴裡抽出來。

他穩了穩,等那射精的感覺過去了,才下了床。

他把電棍從劉玉暖的屄眼裡拔出,關了開關。然後壓在劉玉暖朝天的雪白屁股上,貪饞地舔著劉暖玉精緻的屁眼。

劉玉暖癢得小聲驚叫著。

舔了好一會,朱進軍才從劉玉暖屁股上起身。

他迫使劉玉暖翻過身,撅著屁股跪趴在床邊,屁股朝外。

劉玉暖已被折磨得無力支撐,只好臉貼著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撅起。

當她的屁眼被一個硬梆梆的傢伙頂入時,她才明白過來,立即叫了起來:「進軍……進軍……那兒不能插呀……」但她被死死按住,朱進軍又長又硬的雞巴緩慢而堅決地朝她精緻的屁眼裡插去。

劉玉暖原以為朱進軍要從後面插她屄眼,沒想到被插的是她的屁眼。劉玉暖的屁眼還從沒被男人插過呢,她哀求著:「進軍……求求你……放過那裡吧……那裡不能插呀……疼……疼啊……「

朱進軍獰笑道:「就是要你疼!我才痛快!」說著往裡狠頂了一下,劉玉暖覺得屁眼幾乎被撕裂了,疼得慘叫一聲。她屁眼的處女,在今夜被朱進軍這個公子哥給破了!

朱進軍的雞巴在劉玉暖精緻緊小溫暖的屁眼裡被夾得緊緊的,他感到舒服極了,使勁把雞巴朝劉玉暖屁眼裡頂。

屁眼幾乎撕裂的感覺使得劉玉暖疼痛難忍,她不停地哀哀哭叫著。

望著眼前這具雪白的肉體,聽著這個性感女人的痛苦哭叫,朱進軍的雞巴陣陣發癢。突然,他失去了控制,火熱的精液劇烈地噴射出來,全部射入下崗女工劉玉暖的屁眼深處。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姦淫俏媳婦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我和女友莉莉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狂插媳婦兒的小洞
愛穿絲襪的舅媽
熱門小說:
洗手間的激情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