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的女檢察官 經典激情

過了良久,許婷才「嗯」的一聲幽幽轉醒過來。秦守仁這才拔出大雞巴。一股加雜著處女陰精和男人精液的白色物體從女檢察官的陰道內流了出來。被秦守仁淫邪萬般的盡情肏弄後的女檢察官仰面躺在床中,一玉腿輕輕抬起,似要掩蓋那歡液流洩的微腫的銷魂屄縫兒,淚痕未乾的艷臉上掛著兩片暈紅,那豐盈微喘的乳房上剛剛漲過的乳暈正慢慢地褪去。肌膚蕩漾著雲雨春情之後的酡紅。羞忿的神情並未能掩蓋住眉目間的艷光,任誰也看得出--這美艷貞潔的女檢察官剛被人肏過了。

而那飽嘗她那媚屄滋味的許婷的仇敵秦守仁躺在身側,心滿意足的看著自己盡情淫辱、享用過的肉體。許婷知道自己已經被這個曾經強姦過自己堂妹的仇敵強暴了,而且體內充滿了罪犯的精液!失潔遭淫,心中悲痛欲絕的她兀自細聲抽泣著,淚水順著臉頰流在床單上。

秦守仁知道自己剛剛肏了聞名本市的美女女檢察官,但他不能暴露身份,他盯著這還在抽泣著的美人兒,一手輕捏著她的一對高聳的美乳,一手用紙帕為她擦拭嬌嫩的小穴,大雞巴很快再次勃起。故意挖苦她道:「既然想加入我們性愛俱樂部,如何像個良家婦女般嬌羞。剛才你不是很過癮嗎?現在卻要裝做貞潔烈婦般高不可攀,純心吊人胃口,果然有些手段!呵呵!」

許婷並不答話,秦守仁一邊上下撫摩著嬌嫩滑膩的肌膚一邊問道:「剛才發現你還是處女,既然是處女怎麼會到這裡來?」

許婷心中一驚睜眼問道:「你強姦了人家,還不允許人家是處女嗎?」

秦守仁故意嚇她道:「這裡可從來沒有處女加入的。還有,你才得有幾分像我兩個月前玩過的一個叫許珊的女孩。」

許婷心中一震,只道他已起了疑心,應立即岔開話題不讓他追問下去。看著他再次一柱擎天的大雞巴,知道他還想幹自己,心想自己已經被他破了處女貞潔,玩也玩了、屄也肏了,再不可露馬腳害了自己未婚未周立文的性命,而且自己還肩負著查出整個性愛俱樂部團伙的使命。現在已經失貞了,只好將錯就錯,裝成來這裡渴求淫趣的蕩婦,讓他再次姦淫自己,犧牲自己的肉體來揭開該團伙的內幕。她假裝風情無限地用媚眼看著秦守仁,開口道:「什麼許珊嘛,我可不認識。我雖然是處女,但也想來當主持人掙點錢的,是人家害怕嘛,所以才把我哥哥也帶來了,本來是要他保護我的,沒想到還是被你這流氓強暴了。」

許婷一絲不掛地坐在秦守仁雙腿上,摟著他的脖子,嗔道:「雖然被你強暴了,但你剛才弄得人家好舒服哦。你是人家的第一個男人,能不能揭開你的人皮面具,人家想看看你廬山真面目嘛。」

秦守仁看著這個女檢察官為調查案件還在演戲,那一副風騷的樣子真是裝得好像,心中又好笑又衝動,他一頷首,復又淫笑著拉住許婷的手按在自己下身道:「剛才強姦你時未免急促了些,失去許多情趣,沒有好好玩弄你的大好肉體,現在你好好補償我一番。我滿意的話會讓你看到的。」

許婷壓住心頭的羞怒假裝嬌媚嗔道:「你這隻大色狼,強姦了我,還在損人家,我才不理你。」

一對迷人的妙目直勾勾的望著秦守仁,手中卻撫弄著那根剛剛肏了她貞潔美屄的大雞巴,嗔道:「它好強啊,又大了起來!人家可是第一次,那裡剛才被幹得好痛哦,不能再弄了啦。我用嘴給消消火好嗎?」

本想就此讓秦守仁放過自己。

秦守仁被她看得魂飄蕩的,色色地道:「嘴過會兒再享用吧,再在我還沒有玩夠你的處女小穴。黃小姐,今天我會給你一個終生難忘的處女夜。」

許婷羞道:「去你的,誰稀罕。」

心中卻想,這一夜真的是終生難忘的恥辱了。秦守仁聽著她的嗔語,看著她的艷體,對她那一身白肉兒實在是著迷。

一張臭嘴又開始頻頻吸吮著她的香頰,而想吻住她的唇,而一雙毛手,也不放鬆的大玩著她胸前一對大號肥美乳房。

「……嗯……,老闆,你別這樣嗎,……」

女檢察官無奈的媚吟著。

秦守仁卻嘻嘻淫笑道:「……寶貝……大寶貝兒,你長得太美……太媚人,尤其這一對大奶子……大白屁股,還有這個夾得緊緊的肉包子,本人玩過不少美女,你這如此可愛的大包子屄穴不比任何其她女人差……」

秦守仁愈說愈不像話,淫聲怪語中,一手抓著許婷的乳房,一手又偏不離她那支肥美騷穴……

許婷內心羞恨得幾乎抓死他,奈何身處險地,自已的性命倒沒什麼,可是自己的一舉一動都關係到周立文安危,唯有乾忍著被他玩弄,還要裝出淫蕩的樣子。只聽許婷浪嗔道:「好老闆……人家可是第一次,你抓奶的時候能不能輕點嘛……。」

秦守仁看著她含羞帶嗔的神情心中一癢,分開她的玉腿兒,細細端詳許婷胯間那個屄縫兒,真的是鮮嫩緊小、淫相畢露,由於剛被肏過,那屄縫兒微微向兩邊裂開,裡面充滿了自己剛剛注入的精液,秦守仁低低叫道:「好一支妙穴!」

心中真是愛到了極點。

「哎…討…討厭……怎…怎麼這樣…」

許婷被他弄成四腳朝天的姿式,胯間景色暴露無遺,心中羞憤無比卻不得不裝出風騷的樣子迎合他,白了他一眼道:「唉!老闆你好壞!這樣欺負人家!」。

秦守仁淫笑道:「誰叫心肝生得這般美艷,剛才只顧猛幹,沒有注意你胯間這個美屄,如今細看之下竟這般淫騷誘人。」

許婷臊得艷臉飛紅,羞嗔道:「去你的……,人家那裡淫騷了……人家今天是第一次呢,你看你那根大棒子上,全是人家的……人家的處女貞血。」

心裡想著自己大名鼎鼎的女檢察官如今躺在敵人加強姦自己堂妹的仇人禽獸王的懷裡婉轉逢迎、任人淫玩,做著和自己未婚夫也從沒做過的苟且動作,還被說得如此下流不堪,真是羞憤交加百感叢生,而且自己的未婚未就在隔壁,這種類似偷情的強姦讓許婷羞急地出了好多淫水。

秦守仁有意羞她,手指在那她那已被肏得兩邊裂開的屄縫中輕輕一挑,手指上沾滿了她剛剛受辱時被肏出的淫水,亮晶晶的移到許婷眼前,淫笑道:「不僅淫騷,浪水還多,心肝騷肉兒,第一次就流了這麼多水,還說不騷嗎?」。

「呀……你……你這下流鬼……」

許婷羞得以手遮面,說不出話來。秦守仁"哈哈「一陣大笑,盡情欣賞著許婷的羞態,胯下的雞巴又發硬漲大了起來,堅硬如鐵象長矛般頂在她瑩白的玉腹上。

許婷悄悄張開一雙俏目,盯著這根剛剛肏了她貞潔美屄的大雞巴,她以前幫未婚夫手淫時也看過他的雞巴,可現在這根大雞巴比起自己未婚夫周立文,真是大了好多啊!心裡即是羞恨又隱隱有點喜愛它的威猛,真是說不上是什麼滋味。

而此時淫性又起的秦守仁,起身抄起她兩條肥白的玉腿最大限度分開,然後重重壓在她的艷體之上。

許婷知他又想姦辱自己,急道:「老闆好急色,讓人休息一下嘛……」

淫性又起的秦守仁焉能放過她,淫笑道:「大寶貝,你這一身浪肉兒真是美,弄的人心癢癢的…尤其下面這個大包子騷屄,肉呼呼的,肏起來水流不止,簡直爽死個人!」

許婷被他說得面紅耳赤,恨聲嗔道:「去你的……你妹子的才是騷屄呢……回家肏你妹子去。「秦守仁看著她那風騷冶媚的艷態,雞巴都快炸了,邪聲道:「我妹子不好,屄沒你這麼騷。要肏就肏你這種騷屄娘們。」

說著飛快地分開許婷那雙豐滿玉腿,許婷紅潮滿面,待要掙扎,卻被他死死按住,沒奈何恨聲嗔道:「你這不說人話的死人,放開人家。」

秦守仁一邊強按著她,一邊把那膨脹堅硬的雞巴頭子酥酥癢癢地頂住她那個黑毛茸茸的少女屄縫兒上,淫笑道:「等肏過這個肥嘟嘟的騷屄兒,自然就放了你這騷屄娘們兒。」

秦守仁屁股略微抬高調整好體位,用力捧著她不斷扭動的大美屁股,那根粗壯的大雞巴抵著她那濕潤、滑膩的淫美屄縫兒,用力一挺,雞巴頭子抵著淫滑的屄肉就給她塞了進去,許婷被他死死固定住無法抗拒,只能滿面羞慚,再次含恨受辱。

而秦守仁則在陣陣肉緊奇爽中,再次肏了這假冒的黃心茹--女檢察官許婷。被迫再次受辱的『女檢察官』許婷,「呀……」

的一聲媚吟,胯間那個黑毛圍繞的貞潔美屄被肏了個盡根到底,一向淡薄性慾的她第一次做愛就遇到了肏得這麼深的大玩意兒,此時被秦守仁那特大號雞巴塞得一口大氣差一點喘不過來了,等到雞巴緩緩退後時,才啊嗯一聲浪叫起來了。

「哦……太……太大了……。」

雙腿抬高緊緊纏繞在他的腰間兩隻胳膊緊緊抱住他的脖子身體一陣顫動。

秦守仁看著許婷被自己肏得媚臉含春的冶媚相,邪笑道:「騷屄娘們,雞巴不大,能肏得你這般舒服嗎?」

許婷被秦守仁下流話說得艷臉通紅,自己堂堂的『女檢察官』竟被他叫成「騷屄娘們」

更是羞恨欲死。心中雖然恨死了這個強暴自己的罪犯,但是為了案子不得不裝出一付淫蕩的樣子投其所好,真是無可奈何。

秦守仁此時抱起她那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開始深深地塞肏她,由於這次清醒著挨肏,所以倍感羞辱。秦守仁的大雞巴真不是蓋的,下下肏到子宮口,下下直抵花心。

許婷被肏得玉胯直躲,「呀……不行……太大了……」

但正肏得肉緊的秦守仁卻死死地抓著她那肥白的大屁股,她躲到哪兒,大雞巴就根到哪兒,肏得她渾身亂顫,下下著肉地在她那身撩人艷肉兒裡抽弄,未曾遭受如此巨物的許婷,被那粗大無比的雞巴塞得玉體顫抖,雖心中恨得要死,但沒幾下就被肏得臉紅心跳,淫水潺潺了。

秦守仁感覺到了她的濕滑,抬起身來觀瞧,只見她嫩白無比的玉胯間,那黑毛下肉呼呼的騷屄兒,緊緊地咬著大雞巴一夾一夾的不斷吞吐收縮,他每肏一下,那水兒一沽一沽的流了出來。

許婷臊得媚臉通紅,羞叫著:「你這死人……不要看……」

秦守仁哈哈一陣大笑,眼著她胯間那淫美景象,嘲弄地道:「剛肏了幾下就騷成這樣,真是個騷屄娘們兒。」

「去你的……你這下流鬼……」

許婷紅著艷臉,已是羞說不出話來,陰差陽錯被人給肏了也就罷了,還被肏得那麼爽,一向貞潔自愛的她,真是羞慚得無地自容。

秦守仁卻扯過枕頭墊高她的頭部,使她能看到自己被肏的樣子,一這加快節奏肏得她渾身亂顫,一邊道:「我的騷屄美人兒,快看你的騷屄是怎麼挨肏的。」

許婷被被他玩得都快羞死了,臊和以手遮面羞叫道:「你…你這死人,……我不要看……「嘴上雖這樣說,心中卻是有點想看,她初嘗禁果,從沒想到這種事居然如此這般欲仙欲死。所以極想看看這下流無比的男人,是如何肏得她那個屄穴酸麻淫癢,快感連連。好奇心使忘記了羞慚和恥辱,偷偷透過指縫,向那正被劇烈淫肏的部位望去。

一看之下頓時移不開媚目,只見自己那黑毛圍繞的屄縫兒裡插著一根龐然巨物,來回地抽個不停。真的太大了,原來秦守仁那大雞巴在給她肏進去後,比剛才又足足大了一圈,許婷看得臉紅心跳,他還肏得那樣快、那樣狠。連自己那羞人的媚肉都被帶得翻了出來,要是周立文也有這樣一根雄偉的淫物那該有多快活,許婷心裡胡思亂想著。

突然,那雙遮羞的玉手被一下子移開,跟著便聽到秦守仁笑道:「要你看你不看,卻自己在這偷看,原來你是個悶騷型的蕩貨。」

許婷窘得艷臉通紅:「人家才沒工夫偷看你那下流東西。」

秦守仁哈哈大笑:「看了就看了,女人都喜歡看自己挨肏的樣子,幹嘛不承認呢,怎麼樣?本老闆的下流東西把你那騷屄肏得如何?」

說著大雞巴肏得更快更深更滿,許婷被他肏得渾身亂震「呀……」

一陣陣酸麻無比的滋味使她說不出話來。這時她已經放棄了自尊,心中想著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案子,兩條玉臂不顧羞恥的纏上秦守仁身體媚吟著,那底下的淫水卻流得更多了。她一雙媚目盯著身上這淫辱了自己的仇人,和正在她那濕滑淫美的騷美肉洞兒裡盡情塞肏、使自己無比快活的粗大雞巴,心裡真不知是愛是恨。

秦守仁用力狠肏著身下的美人兒,這大名鼎鼎的女檢察官,此時被肏得粉臉兒艷紅,媚眼兒含春,渾身上下充滿著一股動人的騷艷,緊緊地抱著他,含羞帶臊的任他肏弄。秦守仁看得極是肉緊,心裡暗道這娘們兒肏起來真是過癮,想起張玉倩、孫晴晴、東方鈴霖、蕭燕、王麗等美女,這幾個月來時常強暴這樣的娘們兒,真是神仙過的日子。

他那大雞巴更加有力在許婷美妙的玉體裡做著猛烈的運動,下下到底,記記重炮。肏得許婷魂都飛了,天哪!原先真不知道,這麼多重的攻勢,原來竟是這麼爽的!每一下似都打進了肉裡頭,許婷只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搗得要從咀裡跳出來似的,美妙處著實難擋,直探她還從沒被男人開發過的敏感深處,爽的她一陣曼妙騷吟著:「啊……太大了……人家還是第一次啊……處女小穴……呃……要被你杵死了……啊」

花心連連的顫抖晃悠,淫水不見停歇的朝肉洞外洩流著,此刻的她眉開眼媚、波光盈盈,雪白的冰肌玉膚儘是情慾艷色,比之平日那貞潔無比的少女樣兒,媚艷何只萬倍。

許婷淫浪的叫嚷聲,以及她那騷媚淫蕩的表情,都刺激得秦守仁雙手緊緊的抓住她那兩隻渾圓的小腿,用足了力氣,更加的狠狠的塞肏她,雞巴頭子就像雨點似的擊打在她的花心上,那咬著雞巴的屄縫兒,隨著雞巴的勇猛的肏幹,被肏得不停地翻出凹進。淫水的攪弄聲,許婷的嬌喘聲,浪叫聲,媚哼聲,彙集在了一起,交織成了一曲春之交響樂,好不悅耳動聽,扣人心弦。突然間,許婷子官內一陣痙攣,一股少女陰精極射出來,再次達到絕頂高潮。

秦守仁見許婷這般享受,一邊用力肏她一邊道:「浪肉兒,被肏得舒服嗎?」

許婷艷臉通紅羞道:「欺侮女人的本事,有什麼了不起。」

秦守仁不服氣地道:「媽的,好個騷屄娘們,騷成這樣,嘴還這麼硬。切看老子的手段。」

說著,雙手伸到她胸前抓揉著乳房,又白又嫩的美乳被揉搓的千變萬化,下身大力抽送,一連猛力抽插了百餘下,肏的許婷淫水流淌,雙手用力摟住他的腰,屁股不顧羞恥地篩動起來,陰戶開開闔闔湯湯水水汩汩湧出,腿股間一片狼籍。

一向端莊的女檢察官如何嘗過這般狠肏,直被肏得媚眼如絲,再也顧不得女人的面子,騷聲討饒道:「好老闆……本領高強的親哥哥……人家被你那大……大……肏得好舒服……慢點……搗死人了……呃……饒了妹兒吧「

秦守仁聽著她的騷叫,大起征服之感,放慢速度道:「媽的,真他媽欠肏,早說不就完了嗎。浪肉兒,你說大什麼肏得你好舒服。」

許婷--這名滿a市的美女檢察官,被他這一頓狠肏,肏得意識都有點模糊了,什麼尊嚴都忘了,聞言紅著艷臉媚目白著他:「是你這死人的大雞巴。」

說出這樣羞人的話兒,女檢察官萬分羞慚,但雪白的玉體卻享受無比的迎合著秦守仁的每一次的塞肏,比方才被肏時更是妖冶騷媚。

秦守仁卻仍不放過她,邪聲道:「大雞巴肏得你那裡好舒服?」

許婷被問得媚臉通紅:「去你的,你這下流鬼,人家才不說呢!」

因那『騷屄』二字特別辱及女人,一向端莊的她如何能說出口呢。忽的屄裡一空,秦守仁竟把雞巴從她身子裡抽了出來。

許婷正他肏得徘徊在飄飄欲仙的仙境裡,見他忽然罷工,如何受得了,只覺屄內空虛淫癢,急需大雞巴用力肏弄,不由急道:「你這死鬼,拔出來幹什麼?快給人家插進來。「

秦守仁笑嘻嘻道:「你說不說,你不說,親老公可就不肏了。」

許婷--這自詡貞潔的女檢察官實在被逗得急了,耐不住屄內的空虛淫癢,用手捂著通紅的媚臉地羞叫道:「你這死鬼,這麼整人家,人家說就是了,是你的大大雞巴肏得人家騷屄好舒服,快點給人家……好老公!」

連老公都叫了,這貞潔的女檢察官此時羞得恨不能有個地縫鑽進去,自己真正的未來老公就在隔壁啊!一方面內心的確希望大雞巴和自己盡情交歡,別一方面為了這個案子,自己一定要不顧一切地把這個禽獸服侍的很舒服,這樣他才能失去戒心。

秦守仁被她的騷叫弄得心癢癢的,再看她胯間那個淫屄一夾一夾的好像要咬人似的,又像似在向他的大雞巴發出邀請:快來吧,我癢死了,快來肏我吧。

而此時女檢察官卻癢得用她那雙美腿直勾他,不顧羞恥地道:「都讓你肏了,還看什麼,快點肏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雞巴肏人家,肏人家的騷屄、淫屄、浪屄。」

秦守仁被她的騷聲艷語弄得雞巴都快炸了,抓著她那雙玉腳把她扯到床沿,讓她圓圓翹翹的玉臀半懸在床外,許婷這女檢察官那雙美麗的玉腳被男人舉在肩上,胯間那個騷屄整個挺了出來,就這樣被秦守仁深深的肏了進去,那粗壯的淫棍插得她『呀』的一聲騷吟,強烈的充實感使她的四肢緊緊地纏著身上的男人。

秦守仁大雞巴『沽滋』一下給她肏到底兒,一邊飛快地肏她,一邊嘴裡還不忘糗她:「浪肉兒,終於露出來本來面目了吧,連這種下流話都說得出口,真是個騷娘們。」

許婷被他糗得艷臉通紅,但隨著秦守仁那大雞巴有力的肏入,添滿了她空虛幽穴,便再也顧不上羞恥,一雙艷臂緊摟著死敵秦守仁的身體,玉胯搖扭磨溱,口中更是騷媚地道:「大雞巴哥哥……快點兒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騷屄娘們……快些用力肏人家的騷屄……屄裡癢死……「內心卻在想,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案子,就委屈一下自己的人格吧。

那風騷無比的艷態和那滿口的騷吟,那裡還看得出一絲貞潔女檢察官的影子,如果她未婚夫周立文看到他美艷貞潔的未婚老婆,如此風騷蝕骨的淫蕩樣子,只怕眼珠子都會掉出來。

這回是秦守仁受不了了,看著她粉臉上透出的那股子令人發炸的冶媚勁,淫興狂發,挺著大雞巴頭子一邊『沽滋』『沽滋』地狠肏她,一邊道:「好浪肉兒……想不到你肏起來這般有趣……看我肏死你這個騷屄娘們……」

他用足了自己的力量,直起直落,狠出狠入,大雞巴幾乎全部肏進了屄洞深處,這樣子一次次肏到底的滋味,直讓許婷美到了心田的深處,一陣陣的浪水直流狂瀉,屄穴火燙燙的濕滋滋的。

許婷被秦守仁抽肏得依依唔唔叫嚷聲越來越大了,兩條玉腿緊緊夾著他,半睜著一雙嫵媚的雙眼騷吟著:「大雞巴……大雞巴老公……我愛死你了……騷屄娘們被你肏得爽死了……騷屄讓你肏漏了……呀……不行了……我又丟了。」

皎潔的雪白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著,一股股少女陰精沿著兩人的交合處不斷的狂洩而出。

女檢察官一雙俏目羞媚地注視著身上這肏得自己欲仙欲死的敵人,這時她才深深的體會到,為什麼大多數的女人部喜歡大雞巴的男人,原來理由在此!

當大雞巴塞進屄裡,許婷感覺從頭到腳每一寸肌膚都被男人充滿了,肏起來那滋味兒之美真是難以言傳。現在她已經放開了,也只有這樣,才使她不到一苗熱茶的時間,就被肏得連洩了四次,洩得身子都輕飄飄的。

秦守仁把許婷抱起站起身來,身高1米70的許婷比秦守仁還高,為了防止摔倒,許婷一雙玉腿只好盤在秦守仁的屁股上。秦守仁在房間內四處走動,大雞巴插在小穴裡隨著走動進進出出,直把許婷插得呃呃直叫,陰戶生煙,許婷情不自禁兩手抱緊男人的頭部,屁股上下套動大雞巴,豐滿堅挺的少女乳房緊貼著男人的胸膛上下要命地磨擦,許婷高聲呻叫著,「呃……好舒服……啊……你太能幹了……搞……搞得妹兒舒服死了」

一頭秀美的長髮隨著屁股的聳動上下左右飛舞,幹得許婷一身香汗淋漓。秦守仁一邊走一邊吮吸著少女美妙的粉紅乳頭,許婷雙手把秦守仁的頭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主動抬起屁股讓陰道與男人的大雞巴允分磨擦。

房間內,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女郎一絲不掛緊抱在一起,正在進行著完美的交合。而這個中年男人正是這個女郎要找的死敵—禽獸人。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12點。屋內兩個人的交歡卻越幹越激烈,秦守仁抱著美女走到客房門口,放下女檢察官,讓她轉身雙手支撐在門上,彎腰整個身體成90度趴著,屁股高高翹起,從背後插入小穴,盡情姦弄著。這是他最喜歡的性交姿勢。陽具劃開薄唇,滑溜的鑽了進去,白素雲只覺下體無比充實,舒服得簡直受不了。

侵入體內的肉棒,火熱、粗大、堅硬、刁鑽,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發號施令,自個就蠢動了起來。探路的龜頭尋覓到敏感的花心,它緊抵旋轉挨擦,使得花心也起了顫慄共鳴。許婷沒想到這種從背後像狗一樣幹的姿勢是如次舒服,雞巴比其它姿勢都要深入陰道得多,幾乎擠進了子宮裡!她咬著一簇秀髮,強忍著越來越快的快感,一時間房間內「啪啪」

地抽插聲大作,秦守仁雙手狠揉女檢察官的少女豐乳,陰囊不斷地撞擊著許婷白嫩的少女美臀,而許婷雙手則用力支撐在門上,咬著牙挺著屁股向後迎合著男人的攻擊,口中發出陣陣高昂的淫呼聲。「呃……好大……啊……進得好深啊……太舒服了!……啊……好老公……你乾妹兒吧……妹兒隨你怎麼辦都行……。」

下體飽脹已無迂迴空間,許婷不知如何是好;她咬牙切齒,頻頻噓氣,只等秦守仁佈施甘霖。秦守仁御女無數,深知許婷目前飢渴欲狂,根本也用不著「九淺一深」

這種慢功細磨的法門,她需要的是立竿見影,快速強勁的衝刺,唯有衝刺、衝刺、再衝刺;狠插、狠插、狠命插,才能及時滿足眼前的這位初嘗性事的少女的性慾。秦守仁快速抽插,陽具次次到底,愈發火熱粗大;不過百來下,許婷原本的淫聲浪叫,已化作哭喊連連;她那股舒爽的浪勁,直似癲狂。不一會,除抽插所發出的「噗嗤、噗嗤」

淫聲外,再無其他聲響。許婷迷離恍惚,星目朦朧,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她已進入極樂的無聲境界。

淫水不斷順著大腿流在地上。就這樣交配了十多分鐘,兩人的交歡已經白熱化,許婷只感道陰道內越來越酥熱麻癢,一波高潮又要來了,少女香汗淋漓,被插得一頭長髮不停甩動,忍不住張口玉嘴象鯉魚一樣大口大口地喘著香氣,拚命屁股向後挺動。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只聽一個醉昏昏的聲音說道:「心茹啊,快開門,是我。」

天啦!是隔壁的未婚夫周立文來找我了!許婷這才想起12點到了,已經被這個淫棍幹了一個半小時!想到未婚夫就在門外,她緊張地張大著口,粉臉漲得通紅,子官一陣痙攣,穴兒突地緊縮,陽具彷彿和肉穴已焊成一體,一股又濃又熱的陰精從子官內噴了出來,淋漓痛快地打在秦守仁的龜頭上,竟然達到了高潮!美女檢察官支撐著房門休息了好一會兒,這才想起是自己叫他12點來商量下一步行動計劃的,可是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如果事情暴露,你我性命難保。而此刻自己正被頂在門上象狗一樣被敵人姦淫,門外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周立文,要是讓他知道了自己可怎麼活啊。

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而秦守仁也怕周立文看到未婚妻被姦淫和自己拚命。兩人同時秉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聽周立文又在敲門。大雞巴這時還插在許婷的陰道內,秦守仁保持這樣的姿勢,一邊從後面抱著許婷的屁股不停的抽插,一邊從貓眼中向外看了下後,在許婷耳邊低聲道:「他醉了,你快讓他回去。」

許婷羞紅著臉開口說道:「這麼晚了,這天就不再商量了。明天我們還有事做。」

周立文說道:「我擔心你出事,想來看你一下。老闆他今晚來找你了嗎,你要小心啊,他肯定會來找你的。」

許婷雙手支撐著門,緊張地回過頭低聲問秦守仁說道:「你教我怎麼說啊。」

秦守仁不斷挺動著仍插在陰道內的大雞巴低聲道:「你自己想辦法啊。」

許婷羞紅著臉忙對未婚夫說道:「他來過了,但很快又走了。我沒事,你放心吧,你醉了,快回去睡,我也困了。明天我們還有工作。」

周立文卻道:「不,我放心不下,想看看你。」

這時秦守仁還在身後不斷地抽插著,許婷感到陰道內急劇騷癢,真是又羞又急又氣,女檢察官只想讓周立文盡快離開,她雙手支撐住房門,屁股向後挺動著迎合男人的攻勢,羞急地怒道:「你……你平時最聽我的話了,今天……今天怎麼這麼討惡,你快回去呀,我……我沒事,你忘記我們的工作了嗎,快……快走了啦。再……再不走,我生氣了……」

周立文只道許婷是指明天繼續調查,只好說:「那我過去了。」

聽道周立文回房的腳步聲,兩個一絲不掛緊插在一起的男女都長蘇了一口長氣,許婷自己都感到陰道在說話時流了好多淫水,她轉過身,撲入男人的懷中,雙手捶打著秦守仁嗔道:「你壞,你好壞!說話時還在搞人家!」

秦守仁抱起許婷的嬌軀,雙手托著美女的屁股說道:「他是你哥哥,又不是你老公,你怕什麼,他知道了又怎麼樣。今晚我才是你真正的老公!」

許婷感到男人的大雞巴正在磨擦自己的股溝,,雙手捶打著男人的肩,羞嗔道:「討惡,誰認你做老公了。」

秦守仁淫笑道:「瞧你這一身的香汗,不是你老公搞得還是誰搞的?快叫老公!」

許婷羞紅著臉道:「老公!老公!!老公!!!這下你滿意了吧?」

秦守仁高興得把她抱到床邊,放在床上讓她像狗一樣趴著,說道:「我們繼續玩呀!這次我不動,你自己向後挺動屁股!」

說完站在床邊從背後插入美女的小穴中。今天的經歷讓許婷徹底放棄了尊嚴,她主動地扭動著屁股,迎合著男人的抽插,子宮一次次和龜頭碰撞,高潮一波又一波,被男人又插了三百多下。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