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江機器廠女工的命運 職業制服

上半年,被兼併重組的老國營企業-錦江機器廠剛改組了廠領導班子,新的領導班子提出減員增效的口號。面臨下崗失業的危險,普通職工都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這幾天新任命的人事科科長的辦公室內人影晃動,不時爆發出激烈的爭吵甚至打鬥,進去的人都是臉色慘白忐忑不安,隨後就是激烈的爭論,爭吵,然後迅速升級……最後,有頭破血流出來的;有臉紅脖子粗嘴裡罵罵咧咧出來的;也有一副不肖神色走路連腿都不打彎出來的;有雙目呆滯,步履蹣跚,踉踉蹌蹌出來的;更多的是帶著失望,憤怒表情出來的……。原本2000多人的企業,一下走了一大半人,諾大的國營老廠,幾天之內冷清了不少。

許姨慢慢吞吞的爬著通往頂層6 樓人事科的樓梯,並沒有多少台階的樓梯她走了差不多10分鐘,今年53歲許姨是錦江機器廠的工會幹部兼宣傳幹事,還差2年就可正式退休,由於工廠長期處於半開工階段,許姨和廠裡大多數人一樣沒事可做,長期呆在家裡,不是打麻將就是看電視,反正每個月還是可以拿300 塊的工資,普通的職工只能拿到她的一半不到。昨天接到廠裡人事科讓她今天來報到的電話,一晚上沒怎麼合眼,第二天一覺醒來右眼皮直跳。早聽新來的人事科科長是一個剛畢業不到1 年的大學生,也不知道新來的總經理怎麼想的,會讓一個乳臭未乾22歲的半大小子坐上這個重要的位置。

「肯定是當官的兒子」,許姨心道。

不過她為了給這個素未謀面的科長留下好的印象,還是起了個大早,沖涼後拿出久違的化妝盒打扮起來,撲粉,描眉毛,畫眼線,勾嘴唇,噴香水……忙的是不亦樂乎,最後打開衣櫃試試這件不合身,試試那件也瘦了,原來這大半年的賦閒在家,體重增加到140 斤,很多衣服都不合身了,這下可急壞了她,趕忙打電話叫女兒把衣服借來,差不多把女兒衣櫃都給騰空,好在母女倆身段體重也差不多,衣服很快就選好了。

「就是新旗袍領口開口過低,下擺開口又過高,都到大腿根兒了,哎……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湊合著穿吧,也算青春一把,沒想到媽上了年紀還這麼有味道」,女兒歎了口氣。許姨看著穿衣鏡裡的自己,幾乎有些不認識了,輕輕扭了扭環了好幾圈贅肉的腰部,又撅了撅屁股,在女兒的改良旗袍緊緊的包裹下許姨肥大的屁股被勾勒出迷人的曲線。「媽,這年月,露得越多越性感,您這麼漂亮,準保這個新來的小科長眼睛都掉出來」,女兒半開玩笑道。「臭丫頭,你把老娘往火坑裡送啊,是不是太……暴露了……?」許姨疑惑道。

一邊撩開旗袍的下擺,往上拉了拉le bourget牌超薄全透明防滑連褲襪,總算把後面下墜的屁股蛋子蹦得硬了些,然後又挺了挺胸,雙手往上又正了正ginabenotti 牌白色特大碼無鋼托無襯墊文胸,忙了個把小時總算打扮停當許姨就告別女兒和癱瘓在床的老伴,急急忙忙的趕到廠裡,廠區路上遇到好幾個老姐妹,一見面大家幾乎認不出來她來,原本個頭就170 公分的許姨腳蹬著女兒那14公分高的意大利款尖頭露跟高跟鞋,鶴立雞群的感覺,大家圍在一起閒聊了一會兒,老女人們都嘰嘰喳喳個不停,幾個黃臉婆帶著女人特有的挑剔摸摸她身上這兒,捏捏那裡,都說許姨越來越性感時尚了,弄得原本就比較保守傳統的許姨也挺不好意思的。

得知認識的人一個個都落得個這樣的下場,許姨塗抹得猩紅的薄嘴唇到後來都變成了o 字型,匆匆告別之後許姨慢慢踱上樓。

「自己好歹也是個幹部啊……但是也說不准」,「要是下崗回家就麻煩了,可怎麼過啊……老伴癱瘓,女兒離異後還拖著個一歲多的外孫女。」想到這里許姨心裡七上八下的。轉眼已經來到了人事科辦公室門口,許姨深吸一口氣敲了下門走了進去。「您好,是陳科長嗎?」許姨夾了夾緊喉嚨,細聲細氣的問道。

寬敞的紅木辦公桌後面,黑瘦矮小的青年正是新的人事科科長陳一兵,本市市長公子,這個傢伙大學時代就是校園一霸,整天逃課不說,今天聚眾賭博,明兒就找雞,要不就是強泡校花,經常為爭奪女人大打出手。

4年大學生涯是劣跡斑斑,書本沒啃多少,學校附近一個市政府扶助的民營企業的10來個打工妹的肚子倒紛紛被他搞大了,弄得這老闆啞巴吃黃連,認倒霉自己出錢給打工妹做人流,給營養費,休息期間工資還照發。好不容易混畢業到了這個廠裡,又仗著總經理姐夫的身份找了幾個打手坐鎮辦公室,找職工「懇談」,不是今天辭退這個,就是明兒開除這個,稍有言語衝突就招呼打手給工人們「招呼」上了,弄得工人們敢怒不敢言,雞犬不寧的。

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a 片,這傢伙剛才還在大班椅上打盹兒,聽見有人叫他,好不容易撐開眼皮,這一瞅不得了「騰」一下立馬從座位上彈了起來。

「這老婆娘真他媽的騷啊,簡直是人間少有的尤物」,陳一兵那雙眼睛瞪得老大,螃蟹似得幾乎跳出眼眶,一下子睡意全無。

「玩了這麼多女人,都他媽的是mm,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風騷的老東西啊」,他呱嘰一下吞了下口水。

眼前這個老婦華貴雍容,白皙潔淨的鵝蛋臉上一雙妙目,眼角幾縷魚尾紋掩飾不了歲月的滄桑,一頭時髦的大波浪捲發中間夾雜不少銀絲,月白色的時裝旗袍恰到好處的勾勒出成熟豐滿的身材,41寸的巨乳更因乳罩襯墊的作用而極度誇張得向前突兀。久經沙場的老女人許姨一看科長這表情就知道對方想的什麼,老臉不由得有點潮紅,越發的神采奕奕。

「沒想到我都半截入土的人了,這小屁孩竟然也想入非非」,許姨不禁又有些得意。「看來今天這身打扮是到位啦」。

「對,我是陳一軍。您……是……許……姨吧」?陳一兵有些結巴,猴顛屁股一樣貼了過來。

他努力站直因駝背而不到150 公分的身子,也只能到許姨肩膀的高度,腦袋正好對著許姨高高聳立的一對豪乳,老鼠眼睛目不轉睛的上下打量,毫無顧忌的「視姦」許姨。因為倆人距離實在太近,這傢伙剛才一張嘴,許姨還以為陳一兵要咬自己的大奶子,處於女人的本能退了一小步,望著眼前這個色狼令人作嘔的齷齪相貌,和撲面而來的陣陣濃烈的口臭,許姨幾乎暈倒。

「對,我是許麗華」。許姨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廠裡很多人都叫我許姨」。

「那我也叫你許姨吧……許姨,快請坐」。

陳科長忙不迭的招呼她坐下,大家便開始寒暄起來,談話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陳一軍始終不發一言坐在那裡聽許姨喋喋不休說起自己從怎麼下鄉,怎麼回城參加工作……一直到現在的經歷,那一雙眼睛就沒離開過許姨身上,看得許姨有點不自在,不時的在椅子上轉動肥臀來躲避對面那個人色迷迷的的目光。說到廠裡很多老姐妹紛紛下崗,許姨不禁眼眶發紅,正要打開小提包,陳一軍隔著桌子遞過來一張手帕。

「謝謝!科長,您真好!」許姨誇道,一面使勁擠出2 滴眼淚,用手帕擦了擦眼角。

「不客氣,說實話許姨,我一見到你,我就覺得我們很有緣分」,陳一軍一張嘴,口水淌了下來,剛才他根本沒聽全許姨說的什麼,心裡一直在琢磨怎麼才能佔有許姨成熟豐滿的肉體,胯下這根24年的雞巴還從來沒有吃過50多歲婦人的老穴。今天是一定要拿許姨的老穴開刀不可。

「許姨,你以後就叫我一軍吧?這樣親切一些。」

一聽說「以後」,許姨心裡一鬆,「看來有門,我還能在廠裡呆下去直到退休」。

「好啊,您這樣說,那我就這樣稱呼您了,一軍,」

「哎,這就對了嘛」,陳一軍拉了拉還並不成熟的官腔,一面不失時機的拉過椅子坐到許姨旁邊,還嫌不夠近便又湊了湊,膝蓋碰到了許姨的膝蓋。一面不懷好意用自己右手的猴爪子捏住許姨潔白細長的手指,假猩猩故作關切的用手帕擦乾許姨眼角的淚痕。「幹嗎傷心啊,工作慢慢談嘛」,陳一軍淫蕩的看著許姨,左手已經從後面把住了她的香肩。

許姨心裡暗叫不妙,出於本能的反映她輕輕掙脫了肩膀上的手。「一軍,別這樣」。一面不安的看著他的臉色。陳一軍有些惱怒,但沒有立即發作,反而鎮定下來。話題重新又回到工作,工廠改制,人事制度改革,人員變動,這次口氣轉了個180 度,話鋒明顯變硬。許姨越聽心裡越害怕。一雙絲襪腳在高跟鞋裡微微出汗。

「許姨啊,你也是廠裡老職工了,應該有些覺悟,現在廠裡困難……你是不是就……」陳一軍故意拖長話音。許姨心裡暗暗叫苦,她知道從剛才科長的眼神和行為已經知道這個年輕人想幹什麼了,也明白先前自己不冷靜的舉動已經觸怒了科長,這下找來他的刁難。

「那……我……?」許姨心裡撲騰一下,滿臉祈求的神色。

「還是接受廠裡的決定,拿遣散費回家享享清福吧」,陳一軍面不改色道。

「那怎麼行」,許姨聲音變了形,祈求道:「我家裡負擔重啊」。

「沒辦法啊,這是廠裡的決定,你是知道的,裁員目標是80%,比你年輕的都裁掉了」。這話不假。

「求求你了,科長,我還有2 年就正式退休了,讓我再多呆2 年吧,幹什麼都行啊」,許姨略帶哭腔道。

陳一軍這時候來到許姨身邊坐下,「真的嗎?幹什麼都行」?滿臉獰笑著,手冷不防伸進許姨開衩的旗袍裡面,粗暴的在許姨圓潤豐腴的大腿深處探索著。

「啊,別……陳科長」,許姨滿臉頓時通紅,一把推掉陳一軍的手站了起來,但是想到下崗,她又坐了回去。

「剛才叫我什麼?」,陳一軍一把抱住快要上鉤的成熟婦人,臭嘴一下貼在許姨臉蛋上毫無廉恥的求歡:「許姨,你一進門我就喜歡上你了,現在好想和你做愛」。

許姨一面驚慌的扭頭躲閃,一面結結巴巴的哀求道:「陳科長……哦,不,一軍……別這樣,我都53歲的人了……太老了……」。

「我就喜歡你這樣的老騷貨」,陳一軍拚命墊著腳尖,雞啄米似的在許姨浮起一片紅雲的臉上和高聳的胸部狂吻。

雙手也不失時機的在許姨的大奶子和陰部拚命摸索著,彷彿是考古隊員驚喜的發掘什麼出土文物。許姨心想:完了,53歲的晚節看來今朝不保。突然腦子一暈,天旋地轉,幾秒鐘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倒在辦公室裡那張寬大的沙發上,猴急的陳一軍一個掃堂腿就把許姨撩倒在沙發上之後,一下撲到許姨身上瘋狂的一把撕開旗袍,露出許姨的胴體,高聳挺拔的乳峰毫無遮掩的袒露在陳一軍的面前,「一軍……求你了,我都可以做你媽媽了」,許姨哭叫道,不停得晃動手臂阻擋這個粗野的年輕人對自己肉體進一步的侵犯。

陳一軍稍微停頓,帶有征服者的眼光慢慢掠過身下獵物,然後他一口叼住式樣老氣的棉布大號奶罩,許姨還沒回過神,突然覺得胸口一涼,奶罩已經飛到牆角,一對陳一軍從未見過的豪乳突然釋放出來,在許姨略顯肥胖的肉體上來回跳動著。

「啊……別,不要……」,許姨一聲驚叫,連忙用手擋在裸露的胸前,可是她的乳房實在太大,一條條靜脈血管佈滿異常白皙的大奶子。許姨驚慌的推搡著陳一軍湊向自己葡萄般大小的奶頭的臭嘴,可許姨沒想到自己如此高大健壯竟然無法抵擋個頭矮小的陳一軍野性勃發的蠻力,許姨腦子裡飛快的轉動,一直糾纏在對下崗的擔憂和女性維護貞操的激烈思想鬥爭中,無形之間已經削弱了自己的抵抗。終於酸疼的雙臂被陳一軍死死的壓在沙發上動彈不得,眼睜睜得只好任由這個比自己女兒還小5 歲的小青年貪婪的吮吸舔弄著自己紫紅色的奶頭,許姨怎麼也沒想到短短幾分鐘時間就發生了這樣震驚的事,彷彿惡夢一樣,「要是自己失去貞操……」,許姨簡直想都不敢往下想。

「……啊……陳科長……別咬……痛……」,許姨現在只能做無助的苦苦哀求。

碩大的乳房在陳一軍猛烈的親吻下,像新發的麵團一樣忽圓忽扁,一會兒又被他的嘴吸得老長,許姨橫躺沙發上,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像看看陳一軍現在表情,於是她費力的抬了抬頭看看爬在自己身上的這個人,陳一軍醜陋的面孔在許姨的2 個乳房之間忽隱忽現,惡狠狠地啄一下這之乳房之後,又不甘心地叼起另外一隻大奶子,彷彿不敢確定應該到底選擇哪一隻乳房。在室內日光燈的照耀下,沾滿了這個男人臭烘烘的口水乳房顯得亮晶晶的。自從10年前老伴癱瘓之後,許姨就再沒有經歷過性生活,此刻許姨只覺得全身火熱,奶頭被這個壞傢伙吮吸得樹立起來。乾涸許久的陰道深處不爭氣得分泌出一些淫水,內褲陰道口部位被打濕了一片。

「許姨,你的身體還是那麼滑嫩,真不像50多歲的人。」陳一軍扶著許姨坐起來,雙手不停得撫弄許姨的一對大奶子,長時間的挑逗使得許姨的奶頭變硬充血,像兩粒飽滿的大桑椹。許姨這個風騷成熟的婦人凸起一圈贅肉的腰部不情願的扭動著,可陳一軍怎麼能輕易放過這塊到嘴邊的肥肉,這個看著乾瘦的傢伙左臂托著許姨半歪著的裸露上身,另外一隻手熟練的分開了有些語無倫次的許姨的大腿,手指不住的扣弄許姨陰部的連褲襪。

「陳……科長……別,不要……」,可那已經10多年沒有經歷過性行為的老穴在這時候偏偏不爭氣得分泌出一汪淫水,弄得內褲和連褲襪頓時濕了一片。

「許姨,你看你,淫水都出來了,還說不要,別裝了,讓我滿足你吧」。許姨羞臊的恨不得鑽進地縫,「把你的工夫施展出來,好好伺候老子,待會兒完事了,我就跟上面招呼一聲,明天你就來廠裡上班,怎麼樣?」陳一軍一面許諾,一面把臭烘烘的嘴貼上了許姨的香唇。

許姨聽了這話心中一動,原本緊閉的牙關一鬆,香舌已被陳一軍的粗糙舌頭捲住不停的吮吸,一股令人作嘔的口水也湧過來,讓她差點窒息。兩人就這樣吻了很久,室內嘖嘖唇舌攪動的聲音不絕於耳。許姨的表情由初時的驚詫變得平靜,臉色慢慢轉紅,倫理道德的防線在生理需求的原始需求和現實生活的客觀原因面前正一點點崩潰。

「…嘖嘖…許姨……我來了…嘖嘖…」

「……嗯嗯…嘖嘖…陳…科,你好壞……」,許姨半瞇著雙眼被陳一軍瘋狂得濕吻得有些神志不清。

不知道什麼時候陳一軍已經自己脫得精光,一根與自己瘦小身材及其不符的粗大雞巴斗志昂揚的聳立著,足足25公分的長度和1 斤3 兩的份量而在空氣中微微顫動,醜惡無比的馬眼突兀在拳頭大小的龜頭上,隨時準備衝進許姨的淫賤老穴狠狠咬上幾口。

「…陳…科…嘖嘖……那明兒我到哪兒報到…嘖嘖……」?,許姨乳房下面做阻攔狀的手臂軟了下來,兩人貼得更緊了。陳一軍粗大的陰莖順著許姨的絲襪大腿緩緩向屄推進,從馬眼分泌出來的淫水在許姨光潔的絲襪上留下一道發光的痕跡,最後頂在許姨的屄上陷進去一個小窩。

「…嘖嘖…放心…老美人兒…嘖嘖…,群工部總經理怎麼樣」?

「真的?…嘖嘖…你說話可得…算數啊…?」許姨的手有點不太自然的搭在陳一軍的背上,心裡撲通普通的。心想:這下自己的生計就有著落了。

陳一軍放過許姨的雙唇,低下頭勾住了她的腰,右手抓住許姨襠部的絲襪,許姨暗叫「不好」,還沒來得及阻攔,「撕拉」一下,連褲絲襪已經被陳一軍粗暴的撕開了一個大洞,露出黑色的蕾絲底褲,用手指挑開內褲的蕾絲邊緣,摸著許姨豐腴肥白的屁股,手指再順著內褲的蕾絲邊緣內裡,由後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住了真好隆起的肥美陰阜,許姨自知今天不能倖免,不由得一聲輕呼:「…陳科長…別這樣……」。

陳一軍手掌接觸著許姨柔細濃密的絨絨陰毛,中指往裡摳去……那曾經經歷過無數性行為的老穴早已早已濕滑不堪。又是一聲低低的驚呼,許姨下身只覺得一涼,還是第一次穿的蕾絲內褲已經被陳科長無情的扒到膝蓋下面,隨著許姨一聲「啊」的嬌哧,屄頓時無遮無掩的呈現在陳一軍的面前。

「哇……許姨,你的屄好美」,陳一軍讚歎到,不錯,雖然許姨年過50,可展現在眼前的那女性最隱秘的寶物卻一點也不遜色於陳一軍玩弄過的那10多個年輕的打工妹。只見許姨烏黑發亮的陰毛密密麻麻的沿著屄周圍伸展開來,早已被陰道深處分泌物沁潤的黑紫發亮的肥厚陰唇像蚌殼般似開似合,神秘柔嫩的細縫向任何飢渴的男人發出性的召喚。許姨沒想到他這麼大膽這麼快就直搗自己聖潔私處,久未接受甘露滋潤的老穴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趐骨酸癢,強壓已久的淫念強烈反撲。

但許姨畢竟還是屬於傳統女性,本能的夾緊了雙腿。剛才聽到陳一軍的讚歎,許姨難為情的轉過頭去,一串渾濁的淚珠滑落到耳邊,「讓這個小自己20多歲的小男人又是濕吻,又是摸穴,又是啃奶…,今後還怎麼見人啊」,許姨的臉龐滾燙滾燙的,木然的任由陳一軍玩弄自己的碩大的乳房和濃密的陰毛,論個頭,要是許姨真反抗起來,矮自己一個半腦袋的陳一軍恐怕佔不到什麼便宜,可為了生活,許姨又動搖了,轉念記掛起家中老實巴交的老伴,心裡的罪惡感油然而生,「老梁,我對不起你啊……」許姨的眼眶再次濕潤起來,陳一軍看著身下這個年介5旬的老婦嬌羞無比的樣子,陳一軍有種變態淫蕩的成就感。

陳一軍用挑釁的眼神審視著許姨,在她眼前把自己的大雞巴甩來甩去,然後坐在沙發上,洋洋得意的把許姨向後一推,讓她仰躺著,兩手摟著她雙腿使勁向兩邊分開,一個又肥又厚的大騷屄誇張的裸露出來,「好嚇人的雞巴」,許姨心裡蹦蹦直跳,「會日爛屄的」,接下來的要發生什麼令許姨害怕的趕忙夾緊了雙腿,慌亂的後悔道:「一軍,阿姨年紀這麼大了,放過我吧」

陳一軍望了眼許姨碩大下垂雙乳嚥了嚥口水,「許姨,其實你也想要,幹嘛欺騙自己,讓我徹底佔有你這個成熟女人的肉體吧」,話音剛落就急不可耐的趴上許姨一絲不掛的身體,粗硬的大雞巴熱火朝天的在許姨的屄上尋找入口,「…不要…不要…」
看到陳一軍過激的舉動許姨突然有點反悔,一面奮力抬起略顯發福的肚子想把陳一軍顛下去,一面緊閉雙腿不讓陳一軍的雞巴順利插入,雙手不停的在陳一軍赤裸的後背錘打著。已經半瘋狂的陳一軍哪裡能善罷甘休,上下夾攻,拚命張開獅口大口吮吸許姨的肥乳的同時雙手盡可能地向兩邊分開許姨的大腿,終於把半個龜頭塞進許姨的陰唇中,這下許姨徹底放棄了希望,因為她知道一定會發生什麼了,腦海裡霎那間奇怪的浮現當年和老伴梁永華新婚之夜的情景,那時候她和老梁都是風華正茂的年紀,也是在那決定性的瞬間,老梁年輕的陰莖嵌入她的陰唇中,接下來,伴有處女膜撕裂的陣陣疼痛,許姨從懵懂少女轉變成了少婦,可那是一個多麼幸福的過程啊……。許姨想到這裡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量,突然令她彷彿尚報有一線希望的努力抬高下身妄圖拒絕陳一軍的插入。

可是晚了,「芝麻,開門吧……嘿…嘿!」陳一軍短促的喝道,下身猛的一沉,許姨撕心裂肺哀嚎一聲:「…不要…啊…啊…啊……」,粗大的陰莖以雷霆萬鈞的力道無情的分開許姨緊閉的陰唇捅了進去直達花心深處。

等到許姨悠悠醒來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陳一軍仍然在上面三淺一深的奮力抽插,許姨的大屄被操得咧開了一個大洞,騷水不住地往外流,漲鼓鼓的大奶子在陳一軍有節奏的撞擊下來回晃動,「…老梁…」,許姨的淚水無聲的淌了下來……「…許姨…你的騷屄…好帶勁…」,陳一軍往後猛的甩了甩頭,放浪的嚷道,雞巴進進出出的沒有停的意思,整個房間裡充斥著淫靡的氣氛,生殖器相互撞擊發出的「噗哧噗哧」的聲音不絕於耳。晚節不保的許姨腦海裡一片空白,起初還跟死人一樣被陳一軍壓在身下任意折騰,慢慢渾身開始燥熱起來,鬆弛的陰道被陳一軍異於常人的大吊塞得慢慢的,一種從未領略過的充實感讓許姨的騷屄不爭氣的噴發出一股一股的陰精,豐腴的肉體在無恥之徒肉棒的驅使下輕輕顫動。

「…啊…啊,一軍…」許姨雖然盡力忍耐可是仍然控制不住叫出了聲,「什麼……」,陳一軍停了一下,用嘴封住許姨的香唇,倆人的嘴裡同時發出了「嘖嘖」接吻聲。

「許姨…你的老屄……好緊啊!……包得我好舒服……啊……啊……」,陳一軍又猛的抽插幾下。「……木已成舟……」許姨皺著眉頭,絕望的閉上眼睛,極力控制自己的聲調:「…一軍…慢點…我熱…」,破罐子破摔的許姨開始興奮起來,雙腿翹起來環過陳一軍的腰際,努力再張開屄迎接這個小男人的一次次沖擊,又是幾百下的抽插倆人通紅的皮膚上滲滿了密密的汗珠,「…啊……啊……我操…我操…你這個老騷貨……」,陳一軍怒吼著發瘋一樣狠狠擺動臀部,或是旋轉,或是一桿到底,許姨終於忍不住浪叫起來,極度興奮的老臉張揚著痛苦的表情,一張猩紅的大嘴變成o 字形,往外不停的喘息。「……哼……哼……哼……」許姨被插得喘不過氣來。「……許姨……我幹死你……」

「……軍……你的好強……」「……爽吧?……」

「嗯」,許姨忙不迭的點頭承認到,除了丈夫,從來沒有另外一個男人的陰莖如此在自己的陰道裡這般橫衝直撞,何況又是這麼巨大。「……你的……好大」許姨有點語無倫次,陳一軍被這個老婦欲仙欲死的騷模樣感染下,一憋氣,陰莖又陡長了幾分,毫無憐憫的肆意的在許姨的陰道深處衝殺著,「今天……總算嘗……了你這種老女人…的…肉味……」陳一軍滿足的狂吼起來「……啊……啊……你好討厭……」,許姨掐了他一把,紅著臉說嗚咽道,同時感到陰道深處一陣痙攣,連忙又把陰部挺上來緊緊湊合著。

陳一軍頂著沉重的喘息道,「……幹你……幹你……嘿…嘿…嘿!」「……啊…啊…啊……一軍……你頂得好深……」許姨略帶哭腔道,心裡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輩子,今天倒讓這個20出頭的小子幹得死去活來,陰唇被他的陰莖插得翻進翻出的。陰道口,陰毛,陰莖上都沾滿了污濁的泡沫狀的東西,沙發上滿是兩人流出的淫水……過了幾十下,許姨便露出了崩潰的樣子,又是連續一串強攻後,許姨媽在一聲尖叫之後,穴心湧出了滾燙的陰精,而最深處的花心如同吸盤一般,讓陳一軍的龜頭一陣酥麻,「…1234……2234……3234……」陳一軍喊著號子也做著最後的衝擊,「別……別射進來……」,許姨慌張道,「…你應該……絕經了吧?……」

「……啊……沒……沒有……啊……插得好難……受……」「怎麼可能」?

陳一軍有些疑惑,「……啊……啊……我……長期服用……太太口服液……別……啊……」,許姨斷斷續續的從牙縫迸出這句之後不堪忍受的閉上雙眼,持續2 個小時的高強度性交讓她後半段完全處於顛狂狀態,「……我每月都來月經,不騙你……別……啊……啊……別射進來,會懷孕的……啊……」

許姨一聲長叫,噴出一股陰精後徹底散架,一堆白肉癱在沙發上不停的顫動,陳一軍咬住牙關喝喝幾下也把持不住,精關一鬆,濃稠的精液激射而出,統統在許姨的子宮深處迸發了。倆人如卸重負一般相擁在一起,大汗淋漓的肉體還散發著陣陣熱氣,鬆弛的陰莖從許姨的陰道口緩緩滑了出來,帶出一大股體液精液的混合物,二人四目想望,突然,許姨嚶的一聲雙手捧住臉低聲哭了起來。「怎麼了,親愛的?」

陳一軍帶著滿足的表情欣賞著從許姨陰道流出的精液等物,一邊搓她的大奶子關切的問道,「你我既然已有夫妻之實,就不要多想了」,陳一軍老道的勸慰道,這種事情顯然他見的多了。「可…我都這把年紀了還……還被你……今後可怎麼見人啊?」許姨肩膀不停的抽搐,「……要是懷孕……」許姨驚恐的想到這裡,一拍大腿嚎起來:「我就不活啦」……「怎麼會,要是懷上了,咱們就要…嘿嘿,男孩姓陳,女孩跟母親姓許……呵呵」,陳一軍奸笑道,心裡自豪的暗想:要把你這個老蕩婦的肚子搞大,那我爽啦。許姨聽他這麼一說,又是難過又是擔憂的哭天喊地的嚎起來……陳一軍連忙摟住許姨輕言細語的勸起來,人事科辦公室漸漸安靜下來……。

第二天,廠裡下達了紅頭文件,正式任命許姨為群工部總經理,並且給她配置了專車和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秘書,許姨雖然心裡帶著一絲不安和羞慚走馬上任了。熟悉許姨的同時漸漸發現許姨身上起了一些變化,出手闊綽,穿金戴銀,天天換著不同的時裝,每隔幾天必去一次美容院……經常出入人事科,並且一進去就老半天,大白天的都緊閉辦公室門,出來的時候,常常神色不定,法際散亂,面色桃紅……幾周過去了,細心的秘書小李好幾次上廁所解手,發現許姨突然慌慌張張的衝進來,一頭趴在池邊劇烈的嘔吐……胃口也變得突然好起來……臉也更圓了……偶爾又會在廠區發現她同陳科長的身影,倆人竊竊私語,或者小聲的爭吵什麼……雖然倆人都盡量壓低聲音,可爭吵還是比較激烈的。

又是一個月,群公部工作不到2 個月的新來的秘書小李意外的因莫須有的原因被解聘了。當小李抱著自己的私人物品走出廠區大門,從後面追上來的傳達室的周姐叫住了她。

周姐是個沒事喜歡嘮嘮叨叨的人,大家聊了幾句,問到小李被辭退的原因,小李支了支厚厚的眼睛片一臉茫然,憤憤不平的說自己的工作向來積極,昨天抽空去婦幼保健醫院開了調劑最近月經不調的藥方,可沒想到意外遇到了人事科陳科長正攙扶著臉色煞白步履蹣跚的總經理許姨從樓上下來,倆人在過道遇見小李都有些神色不定,問他們來這裡瞧什麼病,陳科長搶先說不時來看病,而是來看看一個在這裡當醫生的朋友,可他手裡明明提了一大包藥,言語之間也有點言不由衷……當時也沒敢多問,許姨更是有氣無力的樣子,最後上車都顯得很吃力。

可沒想到今天一早就被陳科長叫去解聘,說是廠長的意思。說罷這些,小李匆匆道別走了。周姐望著小李遠去的背影,似乎明白點了什麼……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