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禁斷的肉奸 家庭亂倫

(一)

「啊!媽媽!我快射了……」

十七歲的少年健一伏在同樣全身光溜溜的母親雪白的肉體上,母親柔軟潔白的雙腿盤纏在少年削瘦的臀部上,緊緊勾著已經猛力起伏了二十幾分鐘年輕的屁股。

她ㄧ直溫柔地注視著兒子如痴如醉漲紅的臉龐,ㄧ邊用毛巾輕拭他如黃豆大小般的汗珠。

「嗯!今天可以射進來!」她輕聲咬著兒子的耳朵說著。

兒子一听,更加奮力地向她深處猛戳。

「吧北!吧潮!」母子結合處發出淫肉與恥骨撞擊的聲音,以及淫肉摩擦的「啾!啾!」聲,混著兒子從喉嚨深處發出如野獸般的怒吼。

兒子用力咬吸母親挺起粗黑的奶頭,母乳竟然濺了出來噴灑在兒子臉上,母親感到ㄧ股性感將要排山倒海而來,兒子猛然加快動作。

「不行!現在不行射!」母親心中吶喊著,情急之下伸手往兒子臀上打去,「啪!啪!啪!啪!」連著重打四下,兒子一驚,果然停了動作,呆呆的望著母親。

「起泡了!」母親向下看著剃毛的女陰緊緊咬住兒子年輕但已有十五公分長的陽物,牝戶四周起了白色的泡泡。

「來了!來了!……」一股電流從陰道直上子宮,四十歲美艷的母親全身抽搐痙臠地大喊︰「啊!泄了!泄了!……」

挺起下身竟將跟自己一樣重的兒子都給舉起,她瘋狂地舉了數下,再重重地摔在床上,兒子的陽物立時滑出母親的陰戶。母親潮紅著臉望著兒子,看到兒子正目不轉楮地望著自己,如同在看一只野獸一般,趕緊伸手撫摩他的臉,柔聲地說︰「呼!乖兒!趕緊進來。」

伸手抓著兒子流著透明滑液的陽具,往紅通通兀自蠕動的陰洞塞入,母子又連結在一起了,兒子往下一沉,陽具立時沒入母親的肉穴。

「讓媽來你。」美婦人咬著兒子的耳朵柔聲地輕喚,伸出白縴的手在兒子屁股上探了探,將中指插入兒子的屁眼中。

(二)

「喔……媽媽……」知道媽咪要刺激自己的攝護腺,使射精時的快感得到最大,少年忍不住呻吟起來。

感到母親的縴指在肛門里摳弄、旋轉、進出,少年一邊大聲呻吟,一邊緩慢地將澎漲到極限的陽物在母親泛水的牝戶抽插。

等母親右手中指完全進入直腸,曲起來壓迫攝護腺時,少年反射式的全身抽搐,猛力一戳,硬將半個龜頭撐開母親的子宮頸。

「啊!射了……」少年怒吼著,年輕的精液如機關槍般地在母親的子宮里播射!

母親的手指不斷的刺激著兒子的攝護腺,那快感是如此地強烈,他覺得精液不斷狂噴,全身如快散了一般。雙手緊緊抓著母親的脊背,少年軟癱在母親的懷里,濕淋淋的頭埋在頸窩,再也不能動了。

房間里除了母子倆還急促的喘息聲外,是沒有其它的聲音了。

母子就這樣緊緊地抱在一起有十分鐘之久。

兒子抽身翻離母親汗濕的裸體,陽具牽著白色的情絲,母親的膣洞因為劇烈的性交,灌入不少空氣,瞬間發出如放屁般的聲音,母子倆一听都「噗吃」一聲笑了出來。

「看!這是建一君給媽咪的生日禮物!」雪白的母親起身一轉,在兒子頭上蹲著,流出兒子注入母親體內的汁液。

將童貞獻給母親不久的年輕兒子,目不轉楮的注視著。

母親臥房昏暗的燈光,照得她的牝戶濕亮亮的,一個兒子看著親生母親流出兒子的精液,是一幅人間至淫的景象。

「真好吃……」母親雪子一邊用手指沾著流出的精液往口里送,一邊還喃喃自語︰「流光可太可惜了……這是可愛的建一要給媽咪的……」

由于剃光了毛,成熟婦人的陰部反而潔白如幼女一般,兒子剛長毛的陰部竟顯得比母親的來的成熟。

健一的精液有些順著雪子雪白的手指流下,滴到他的上唇,他舔了舔,是混了母親蜜汁的精液味道,想不到十三年前自己被擠出來的地方,現在正流出他注入的子孫漿。

「那是鮭魚般的回潮呀!」健一突然想起最近生物學所教的鮭魚回溯。

自己有如公鮭魚一般,努力上游到出生的地方,釋放出大量的精液。

「美嗎?健一,這是你出生的地方呀!」雪子左手手指撥開紅腫的陰唇,露出汩汩流汁紅通通的陰洞,右手手指在陰蒂上又揉又摁,竟自手淫起來!

她不但用右手指飛快地搓弄陰核,左手食指和中指也在陰洞里快速的進出,大量的淫液濺到健一的臉上,母親的牝戶散發出一股微腥的味道。

「媽媽,好美……」健一贊嘆的說。

「啊!我是淫蕩的母親啊!在健一面前手淫了……」雪子呻吟地說。

想要快速的得到性感,雪子近乎瘋狂地折磨自己的陰戶。

在兒子的視奸下,帶著罪惡感的性感更為強烈,「啪!啪!」她用右手大力的拍打自己的陰戶,她扭轉著寬大的臀部。陰部下兒子的臉濕了,他也在搓弄著他再度勃起的年輕陽具。

「啪!啪!啪!」她向後用力拍打自己雪白豐滿的屁股︰「健一……打媽媽的屁股……用力的打……」

健一開始相信母親有被虐待狂的傾向,「啪!」輕輕地健一右手掌打在母親的左臀上。

「大力一點!」扭動熟透裸體的母親似乎在高潮的邊緣了!

「不要怕!健一,媽媽只會高興……打下去!不要怕……」

「是的,媽媽!」

「啪!啪!啪!」健一大力地拍響了母親的屁股!

緩緩地、但重重的落下,「啪!」先打右臀,「啪!」再打左臀。

臉色漲的通紅,汗如雨下,長長的美發散在顫顫的雪白豐乳上。

母親的牝戶每當兒子手掌打下時,就不自主地收縮,淫液一股一股地汩了出來。

美婦人美麗的雪白屁股現出一個一個交錯的五指形紅印!

母親右手伸向床頭櫃上,摸著了三個木制的衣夾,一只夾到如黑葡萄般大的左奶頭上,一只夾上右奶頭,最後一只夾在勃起腫脹的陰蒂上!

刺激過于強烈,母親的奶頭射出幾道細細的奶汁,都噴灑在兒子的臉上!

半年前為了使身體更豐滿好引誘兒子,開始服用的女性荷爾蒙,竟然使乳房開始分泌乳汁。這幾次的母子性交,只要受了強烈的刺激,粗黑的乳頭就會噴出奶液!

「啊……我要泄光了……啊……」

雪子左手扭轉著夾在陰核上的木夾子,右手食指中指在陰戶里猛挖;健一右手食指中指也加入了母親手指的行列,猛挖著母親的陰道。

一股潮水從母親的牝戶噴將出來,盡數淋澆在兒子的臉上!

雪子潮吹了!

陰核及陰道又痛又刺激的陣陣快感,使她達到最高潮,像一只發情的母獸狂亂的吼叫︰「泄……泄……」

上下左右不住亂晃的兩只豐乳,將泉涌出的奶液四面八方的揮灑!

雪子登時蹲坐在兒子的臉上,沾滿淫汁腫漲的陰唇壓在他的鼻上,鼻尖被陰唇咬住了,「不能呼吸了!媽咪……」兒子帶著鼻音微弱地抗議。

「啊!對不起……」全身顫抖過度而發軟的母親趕緊將牝戶往下移,沾滿淫液的陰唇和兒子的嘴唇對上了。

頭有些發暈地俯身癱在枕頭上,從深深的乳縫間,母親向下可以看到兒子的鼻尖將熱氣噴向自己白嫩的恥部,可以感到兒子嫩嫩的舌頭伸進了她的陰戶,嘴巴嘖嘖有聲地吸吮起來!

她無力阻止,只有由得兒子將她滿膣的淫液都吸入了口、吞入了肚。

過了許久,雪子才嘆了口氣,翻了個身靠著床頭坐著︰「來!讓媽咪把你身上擦乾……」

雪子抓了條毛巾,將還挺著發亮雞巴的兒子摟了過來,將兒子和自己身上都擦乾了。

兒子撒嬌地用臉龐在母親的奶房上揉擦,意猶未盡地吸吮起奶頭來,發出如幼兒吸奶的聲音,乳汁從他的嘴角溢出。

「看看你!嘴饞成這個樣子!」雪子一邊撫摩著兒子的頭發,一邊假裝叱責地說。

她想夜還未深,明天還是周末,望著兒子發亮又吐出透明絲液的龜頭,不禁痴了。

(三)

「媽……我回來了!」

少年健一帶著興奮的語氣,推了房門進來。

他剛從劍道社練習完,全身都濕透了。

「噢!回來了呀……」

雪子正在廚房忙著,稍微轉頭看了兒子一眼。

雪白的婦人全身上下只圍了條圍裙,烏黑的長發高高地髻著,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有著美麗線條的背脊、寬大多肉安產形的臀部和渾圓修長的雙腿都暴露在兒子的視奸下,敗德亂倫的牝戶被圍裙擋著,給跟兒子相奸的母親保留最後一份尊嚴,過份碩大而有些下垂的奶房也只露出一半的線條,這樣半裸的姿態反而使她添增了幾分性感。

知道兒子正盯著自己光裸的背後,她故意挪了挪踩著無後緣高跟鞋白皙的小腳,將重心從左腳移到右腳,白嫩的臀肉跟著抖動數下。

斜睨兒子一眼,看到他突出不久的喉結動了數下,明顯在吞咽口水。

兒子挨近她身邊,俯身調皮地在母親的裸臀上左右各啾啾地親了個響吻。

「要死嗎?那里可不是媽咪的臉呀!」

雪子用沾著肥皂沫的縴手在兒子頭上打了個爆栗,假裝生氣的說。

「還不快去把濕衣服脫了!全身臭死了!」

「是的,媽咪!」

兒子輕快的吻了母親右頰一下,還等不及走到浴室就迅速的剝光了衣服,年輕的陽具彈跳了出來,隨著脈搏在空中一跳一跳的。

雪子瞄了兒子勃舉的年輕性器一眼,抿著嘴輕笑了起來。

青少年對性無窮的好奇與興趣在她兒子身上展露無遺,從三個月前兒子生日的那個春天夜晚,在兒子床上分開她的大腿以來,母子交合已經超過二百次了!十三歲的兒子仍然索求無度地想將年輕的精液注入母親的孕房。

母子性交是解決同樣性饑渴的十三歲男孩和近四十歲母親肉體欲望最安全的方法,雖然和親生兒子交媾是社會倫常所禁止的!雪子出神的想著,但總比讓他到不知明的地方發泄的好。五年前和外遇的丈夫離異的單親母親有著比一般母親更多的焦慮。也不是不想再交男友,想到前夫對她的傷害,就讓她止步了,還是從自己身上出來的骨肉來得安心吧。

怕兒子年輕未發育成熟的身體受損,這幾個星期跟他約定只有周五和周六才能進行母子性交,連平常手淫也不許的!聰明的兒子十分懂事地接受了。

今晚又是周五的晚上了,母子倆心中都又興奮又期待,空氣中彷佛氣味都不一樣了!

雪子擦乾了手,右手伸進圍裙里,忍不住揉擦起自己的性器,在兒子回來以前已經手淫了二次了!蜜汁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現在又汩汩的流了出來!

想到自己跟母狗一般的常和親生的狗仔相干生子,忍不住低身下來,四肢著地,隨意地脫掉了高跟鞋,擺出如母狗一樣的姿勢,向上高高翹起圓圓雪白的屁股,左手伸入圍裙里捏擠已經硬起的奶頭,右手在無毛的牝戶上揉弄,為著兒子年輕堅挺的陽具的到來做準備。

「快來呀!我的狗仔兒子,母狗媽媽的牝戶在等著狗兒子的狗鞭呀!」雪子心中吶喊著,希望兒子現在就像野狗一般佔有自己!

「汪!汪!汪!」好似會讀母親的心般,削瘦年輕的兒子搖著龜頭發亮的性器爬了過來。一邊學著狗叫,一邊學像小狗一般在母親身上猛力嗅著。先聞了聞母親微微散發糞味的肛門,再嗅了嗅那潮濕的陰戶。母親右手食指和中指用力撥開陰唇,現出鮮紅的里內,想誘使兒子立即進入!

只見狗兒子東嗅西嗅,竟朝母親雪白的大腿移去,伸出舌頭舔起大腿內側,親吻著白嫩嫩可見青色血管腿肉,往下舔著濃縴合度白皙的小腿,許久嘴才停在有著一條條凹槽的腳根上,母親的腳背是壓著地的,腳底板現出一道道白嫩的皺紋,微微散出一股汗臭的腳味,狗兒子卻如對了味一般,濕津津地、一寸一寸地將那咸咸汗味舔入口中!

又癢又興奮,雪子扭身瞧著兒子熱戀著自己的小腳,卻不跟自己結合,心中不免有些著急,但是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從腳底傳來,不由的抬起緊縮腳趾的白腳,現出完美的弓形。

兒子雙手緊抓母親兩只縴細的腳根,贊嘆那兩只小腳美麗的線條,五又四分之一號的鞋號,大約是十八公分,照母親的身高來算是非常的小的,自從八、九歲開始對異性好奇以來,家里唯一的女性——母親,在還未對他露出陰戶之前,唯一赤裸裸展現在他眼前的就是這一雙美腳,尤其母親常常蹬著三寸高根鞋在家里「喀啦喀啦」地走來走去的,這雙美腳對年輕而對性一知半解的兒子來說,就是母親的性器。

想起第一次懂得手淫時,他的初精就是邊嗅著母親的舊高跟鞋、邊射入另一只鞋內,以後看到母親再穿上自己噴灑過精液的鞋子,就會興奮莫名。雪子不知道自己在很早以前就跟兒子的精液做了親密的接觸!

輪流嗅著母親起白皙縴嫩緊緊擠在一起的腳趾,鮮紅的蔻丹使白嫩的腳趾更加可口。狗兒子用力的吸吮起母親的腳趾頭,從大腳趾到小腳趾都沒錯過。

不一會母親的小腳就沾滿兒子濕亮亮的唾液,藉著唾液的潤滑,兒子抓著母親的雙足,用那腳底的嫩肉代替陰道肉激烈的搓弄起勃起到有些痛的陽具,用力將母親的雙足夾緊自己的老二,視線前就是母親黝黑菊花瓣形的肛門,及被撥開汩出透明蜜汁的牝戶。

一幅極盡邪美淫蕩的景像!

忍了一個星期色欲的少年,精關是不容易守住的,這樣用母親雙足套弄不到數十下就想射精了,雪子一直帶著有趣的表情看著兒子玩弄自己的小腳,一見兒子漲紅了臉,心知不好兒子快射精了,連忙使力抽回雙足,硬梆梆豎立的老二頓失依靠,在空中不住晃著。

雪子輕笑著,看了兒子一眼就往陽台爬去,拉開了紗門,手抓著鐵欄桿,裸蹲在窄窄的陽台上,將自己的裸體藏在及腰高的水泥牆內。

「琦麗呀……」雪子望著下降的夕陽贊嘆著!

外面的光線還甚亮,她不敢直站著,雖公寓在七樓,上面還有兩層,左右兩邊都有同層的鄰居,不相連的陽台是在一直線的。左右及前方近處都有高樓,高樓上的人斜斜看下還是可以看到她的裸體,害怕被人瞧見的緊張及想在天光下暴露與兒子相奸的肉體的欲望,讓她興奮得發抖起來。

不一會,兒子也晃著流著口水發亮的龜頭爬了出來,摟住她的腰,緊蹲在她後面,頭靠在母親白肩上,母子倆一起欣賞美麗的夏日夕陽!

「啊!掉下去了……」母子倆一同輕呼著,兒子也在落日消逝的同時用力一挺進入了母親的體內,母子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兒子操起進出母親身體的活塞動作,母子冒著被鄰居看見的危險,在光天化日下奸淫著。

頸後的兒子噴著熱熱的鼻息,雪子邊用眼不安的在左右掃著,邊用屁股迎合著兒子越來越快的動作。

天色逐漸暗去,許多人家已經點亮了燈火,不知被人看見的嚴重性,兒子激動的站直了身體,雪子也被兒子抬得站直了腿,但身子還是不敢直起。

「吧噠!吧噠!」兒子的大腿肉及小腹撞擊母親臀肉,發出了很響的聲音,白色的肉浪一股一股地從撞擊處往前送去。

想作手勢叫兒子蹲下來,但兒子搞母親搞得起勁,並未看見母親的動作,還輕輕的哼了起來,「吧噠!吧噠!」的響聲就這樣在雪子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持續了十分鐘或更多的時間。

閃著汗光、削瘦而結實的兒子,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咬著嘴唇,專心地注視著母子結合處,幾乎兩秒就要撞擊母親的臀肉一次!

母親腰間圍裙的系帶早被想看母親奶房的兒子解開了,只剩白頸上的系線將圍裙吊著,兒子大部份的時間是將手托持著母親的骨盆以便施力,偶爾會向前抓著如吊鍾般前後搖晃的母親乳房,近乎虐待般揉擠一番。

「不行這麼久!隔壁的木村家大概就要回來了……」雪子回頭望著兒子,他似乎還沒結束的意思,僅管下體傳來灼熱的感覺讓她的意識有些混亂,想想事情的嚴重性,還是該克制想讓人看見母子相奸淫戲的奇異欲望。

「該讓他趕快射出來!」雪子邊想著,邊用右手向分開的大腿中間伸去,在後頭不遠處找到了兒子的肉袋,小心地揉弄起那年輕的睪丸。左手也沒閑著,在自己的陰核上急速搓著,同時緊縮起陰道的肌肉,蠕動的陰肉一陣一陣地壓擠兒子年輕的性器,想將滾燙的精液從睪丸里榨出。

這樣弄了一會,似乎有一些效果,但兒子沒有馬上射精反而呻吟得更大聲。

左邊隔壁的燈突然亮了!木村家有人回來了!也似乎听見木村夫婦講話的聲音。

雪子幾乎要跳了起來,全身一緊,陰道狠狠箍住兒子的陽具,兒子哼的叫了一聲,似乎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了。

他雙腳腳尖著地,全身的勁力都集中在和母親交合的那一點,胯下抽送地飛快,不到一秒就戳入一次!

「吧噠!吧噠!」

雪子知道這是緊要關頭,眼楮害怕地望著左邊的木村家,直起上身,合起雪白的雙腿,兩腳並的攏攏的,將兒子堅硬的年輕陰睫緊緊地夾住。

兒子困難的抽動著,身高不到母親鼻尖的男孩,汗濕的臉貼在母親白嫩的背脊上,不住的喘息。抽手解開圍在母親頸上的系帶,讓圍裙滑了下去,瘦瘦的雙手向前抓著了母親柔軟的奶房拚命的擠壓,食指和大姆指還瘋狂的揉搓那兩只粗黑的奶頭!!

雪子輕呼了一聲!這樣子她是完全赤裸的站在陽台上和親生的兒子交媾,完全沒有遮蓋了,她可以看到街上往來的行人和車輛,路上的人快速地走著,他們哪會知道七層樓上的陽台正上演亂倫敗俗的母子相奸好戲!

「快一點呀!」雪子回頭無聲地暗示兒子,隔壁的木村家大概有人覺得外頭有奇怪的聲音,走近了陽台的落地窗,可能想開窗!

過份地緊張,雪子全身僵硬著,一股奇怪的性感竟沖向腦門,全身高潮的抖起來。

兒子年輕緊繃的屁股瞬間抽搐起來,向上在母親體內噴灑熱熱的精液!

雪子粗黑的奶頭也在那剎那間噴出白色的乳汁,幾道奶液飛濺出欄桿外,化成一絲一絲的奶雨,降到路上的行人頭上。

年輕的兒子還沒射完精,木村家的落地窗「刷」的一聲打開了!

雪子心想完了要被人看見了,只感到兒子攔腰將自己抱起,幾個飛步往後,兩人已在屋子里了。

往前一倒,雪子伏在地板上,高高翹起屁股,讓兒子像狗仔兒子干著母狗般舒爽地將剩餘的精液射入自己的孕房。

「噢……」

射完了精,兒子軟軟的伏在母親白皙的背上,由于剛才的刺激太大,兩人都大聲地喘息。

「奇怪!那是什麼怪聲音?」木村太太大聲地在陽台對屋內的木村先生說。

雪子跟兒子大氣也不敢喘一聲地面面相覷,等到木村太太走進了屋里,兩人才覺得剛才真是又驚險又刺激,「噗吃」一聲笑了出來。

「狗仔兒子!差一點就讓媽咪沒法做人了!」雪子推開壓在身上得兒子,有些生氣得說。

「對不起!媽咪……」兒子認真的道著歉,但不一會又調皮的笑了起來說︰「不過,剛才也是非常地刺激呢!」

「你噢……就只知道玩!」雪子又推了兒子一把,似乎同意了,不再抱怨,一時之間似乎又想回到陽台上。

「諾!媽咪還要煎牛排呢,不跟你玩了!」美婦人站直了身子,也不管兒子的精液正從陰戶里流出,擦也不擦地就向廚房走去。

雪子在廚房忙了一會才想起那條圍裙︰「乖兒!去把媽咪的圍裙找回來。」

雪子剛喊完,就見聰明的兒子已經笑著手拿著圍裙從陽台走來,年輕地雞巴又翹得老高了。

雪子心想,待會可能要一邊煎著牛排、一邊被兒子奸,下體又火熱潮濕了起來,不禁似笑非笑的望著兒子。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媽——兒子的綺想
再來吧,姑母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