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桑蘭 強暴性虐

我是一個住在紐約的物理治療師,剛好在某間醫療所找到工作,桑蘭訓練受傷的事件便發生了。她被送往這裡接受治療的時後,由於我的中、英語都十分流利,醫療所方面便請我跟一個名叫泰隆的黑人和一個名叫喬治的白人物理治療師們合作,專門照顧桑蘭。

物理治療的過程十分艱苦,桑蘭的病況也不例外,我們通常都把她放在隔聲室內,再跟她進行治療,以免騷擾到其它病人。

有一天,我和泰隆一起替桑蘭進行治療。我到洗手間走了一趟,當我回到隔聲室時,竟發現泰隆正用他那約有二百磅的身軀壓在床上桑蘭正在尖叫的身上。初時我還以為他在施展一種特別的醫療技巧,但立即發現他的雙手正隔著桑蘭的衣服亂摸,面上淫態盡露。

我立刻叫了起來:『你在幹什麼?』

泰隆這時才知道我的存在,但他卻出乎意料之外地奸笑了起來:『不要裝傻了,你舞弄著桑蘭的腿時那副急色的樣子早給我看出來了。』

我只覺口乾唇燥,全身不停發抖。泰隆說得一點也不錯!當我替桑蘭活動她的雙腿時,我的陽具都常常會忍不住勃了起來,讓我感到無地自容。我還以為本已掩飾過去,卻原來全給泰隆瞧進眼內了。

泰隆從桑蘭的身上爬了下來,道:『你還猶豫什麼?你看她的水雞是多嬌嫩的。』說罷便把桑蘭的運動褲跟內褲一起扯下了少許,讓她只有稀疏黑毛的陰戶露了出來。可憐桑蘭下身完全癱瘓,雙手同樣乏力,只好哭著任由泰隆擺佈。她聽不懂泰隆和我的對答,轉頭用乞憐的表情望著我。

『請……請你救救我啊!~~』她斷斷續續的哭叫著,滿以為我這個中華同胞會拔刀相助。

可是,當我看到她的陰戶時,我的雞巴早已硬透了。我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伸手插進了桑蘭的雙腿之間,泰隆很合作地把她的褲子完全脫掉了,一隻手在她兩條白嫩又結實的美腿上摸索。當我在肆意地調弄著桑蘭柔軟的小穴時,我突然看到她清純的面上那絕望的表情,竟使我良心發現。

『我究竟在幹什麼?』我心想:『我竟在強暴一個半身癱瘓的女孩!』

可是,當我想到『半身不遂』這件事,一陣罪惡感卻使我加倍興奮起來。我竟然想要把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病人強姦!更可惡的是,她是一個曾經為國爭光的運動員!全世界的人都在為她祈禱,但我卻在無恥地玩弄著她的陰戶!雖然桑蘭姿色還算過得去,但我知道我全是因為那份罪惡感才會做出這樣變態的事的。

當我心中還在交戰時,泰隆已經把他那黑色巨大的囊中物掏了出來,像鞭子般往桑蘭的面上揪打,桑蘭拚命地想把她的頭轉過去,但卻被泰隆抓住了一把頭發而閃避不了。

『叫她張開嘴,不要用牙咬,否則我把她的眼睛挖了出來。』

我照著泰隆的吩咐,把他的話翻譯了,桑蘭好像沒有聽到,但當泰隆把他的陰莖塞進她的嘴唇時,她只是哭得更吵,沒有作出任何反抗。可是泰隆的雞巴實在太大了,說什麼也塞不進桑蘭的口內,泰隆一怒之下,把她的鼻子捏在兩指之間,在桑蘭拚命吸氣的時後把雞巴迫至她的食道內。可憐桑蘭的喉頭不由自主地痙攣起來,痛苦的眼淚不斷從她緊閉的眼簾下湧出。

泰隆這一面卻連聲叫爽:『啊~~你這個可愛的中國女孩!對,把我的大雞巴吃下去!』

他一面在桑蘭的嘴裡抽插,一面用手透著上衣搓揉著她細小的乳房。我亦同時把我的褲子脫掉了,跟著爬到了床上,把桑蘭的雙腿分開,將我硬得要命的雞巴對準她未經人事的嫩穴。

泰隆見我像發了瘋的樣子,更出言鼓勵我去幹這滅絕人性的事:『你還等什麼,快把這塊嫩肉強姦了!』

在魔鬼的誘惑之下,我的人性終於崩潰了。我先把龜頭擠進桑蘭小穴的裂縫中,再抓緊她的下盤,然後腰部往前大力一送!在桑蘭被掩沒了的尖叫聲下,我粗暴地把這個半身不遂的女孩寶貴的貞操強行奪去了!

那種罪惡感和勝利感實在是沒法形容的,由其是剛剛因強姦而被破了處女膜的小穴,死命想吐出我雞巴時的那種感覺,根本沒有其它東西可以比它更爽、更刺激!我就這樣在那裡享受了半刻的滿足感,跟著便開始往桑蘭的陰戶內瘋狂地抽插起來。

泰隆見我把桑蘭姦得如此起勁,再也忍耐不住,狂哮了一聲,把滿囊精液射進了她的嘴裡。

『小賤人,快把我的漿糊吃下去!啊~~你這個可愛的小母狗,我要射在你的面上了!』

話音剛落,泰隆便把他雀躍的雞巴抽了出來,把一道道又濃又污穢的精液射在桑蘭天真純潔的顏面上。射畢,更利用桑蘭的面和頭髮去清理自已的陰莖。

我看到這出辣戲在眼前演出,哪裡還支持得了,拚命地抽插了幾下,把龜頭壓在桑蘭的子宮口上,只覺得後脊一陣酸麻,子孫漿往她的深處狂噴不息。我一面射精,一面對自己說:我正在半身不遂的桑蘭的子宮裡噴漿,騎著那份罪惡感往升極樂,直至高潮漸退,我的腦子才回到一片空白。桑蘭終於被我們強姦了!

泰隆卻還像意猶未盡的把我推了下來,把一個已被我們姦得呆透了的桑蘭在床上反轉,『你奪了她的貞操,也該爽夠了,讓我來試試她的肛門又是什麼的一番滋味!』說罷,泰隆便把桑蘭給雞姦了。

不久,喬治也到隔音室來了,他看到我們兩人正在強暴桑蘭的模樣,更不打話,脫了褲子便一起加入了我們的小小滅絕人性的強姦派對,看來這不是他們的第一次了。

後來,一些其他的物理治療師亦魚貫地走進來,不是利用桑蘭的小嘴發洩,便是把雞巴塞入她的小穴裡狂插一番,再不是便把她當作一隻小母狗一樣,從後面強暴她的尻穴,弄得她全身都沾滿了濃稠的精液。最後,他們便好像訓練有素地用攝像機拍下了桑蘭被姦透了的模樣,說會利用這東西把她和她父母的嘴都堵住!

而我嘛,則獲得一張桑蘭大字形般躺在床上的照片作為留念,照片中還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被姦透了的小穴裡,還正在流出被射進去的精液呢!現在當我每晚對著那張照片自瀆時,我都會想:她有沒有被我們姦出一個小雜種呢?……

事情發生後,我跟泰龍整理完現場順便幫×蘭清理了一下身體的穢物,整個過程中桑×不停地哭泣,而泰龍則是用言語不斷地調笑×蘭,清理完之後,我們各自回家了。

回家後,我一夜沒睡,我在想:我還是人嗎?多年來以君子自居的我竟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我決定明天跟桑×道歉並且跟警察自首。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趕到診所,我想跟桑×懺悔,但走到門外時我卻鼓不起勇氣進去,因為我實在沒臉見她。正在猶豫之時,泰龍又來了,他淫笑的對我說:『You are animal。』這個黑鬼實在太下流了,我氣得全身發抖,沒想到泰龍誤以為我想再來一次,大笑著推我進去了。

×蘭看到我們進來時,嚇得全身發抖,哭叫著:『滾開,救命啊!』可惜的是不論她叫得多大聲,始終沒用,泰龍爬上床,用他那只黑手開始撫摸著桑×因極度驚恐而發抖的身體。他一邊撫摸,一邊解開×蘭的衣服,讓白嫩的椒乳露出來,看著一隻粗糙的黑手在雪白的肌膚手遊走,讓我又再性奮了。

這時候桑×的表情變了,沒有繼續哭叫了。泰龍愛撫之餘,還在×蘭的耳邊輕語:『You are a little chinese doll,I’m gona fuck you。』×蘭雖然聽不懂,但顯然泰龍的語氣讓她很受用。

這時候泰龍的手摸到肉縫了,摳著摳著,桑×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接著下體的分泌液流了出來,這顯然激勵了泰龍,他大笑著抱起桑×,把那只黑狗鞭對準穴口乾了進去,隨即開始抽插起來了。

可能是怕×蘭的穴太小,泰龍緩慢的抽動著,但即使如此,桑×還是露出痛苦的表情,只不過看得出來她應該是滿享受的。

望著這種刺激的場面,我的雞巴又硬了,我脫下褲子,爬上去讓×蘭替我口交,由於昨天的經歷,她變得很有經驗,小嘴含著我的龜頭,開始啜起來了。過了一會,在底下的泰龍明顯地加快了節奏,桑×受到感染,舌頭頂著我的龜頭下端也加緊的吞吐起來。這實在太讓我吃不消了,龜頭被她舔得越來越麻,終於鼠蹊一陣抽搐,我把精液全射到×蘭臉上跟胸部上。唉!真不中用。

此時泰龍也進入狀況了,開始進行激烈的抽插動作,桑×被幹得大叫:『黑哥哥,您好猛啊……人家吃不消了……饒了我吧……』可能是×蘭的穴太緊了,一向持久的泰龍終於還是把精液射在桑×的穴裡。

看著×蘭可愛的臉上沾滿了我的精液、下體滲滿了泰龍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這種妖艷的場面令到我的老二又再勃起了,我走向桑×,心裡想著:還是明天再自首好了。

桑蘭被我們這群禽獸如此連番污辱,幸好她在傳媒面前只裝出一副可憐相,看來她還是提不起勇氣去揭發我們的罪行。可是,她的雙親日後便要抵達美國,害我整日提心吊膽的。物理治療部的主任--也就是主張拍下桑蘭被姦過程作為勒索條件的人,卻叫我不用驚慌,且讓他來對付桑蘭的父母。

果然,就在桑蘭父母到了醫療所那一晚,他們闖進了主任室找我們理論。當我走進主任室時,桑父正對著主任破口大罵,桑母則靜靜地坐在一旁抹拭眼淚。主任卻若無其事的攤著手,示意聽不懂他的話。

桑父見我進來,立刻抓住我的手,要我替他翻譯,『你跟這個王八蛋說,我一定要替小蘭討個公道!』他憤怒地說。

主任突然把一片錄影帶在我們面前晃了一晃,跟著走到旁邊錄像機前,把帶子放了進去:『你叫他少出聲,看過影片再說。』

我跟桑父說了一遍,確認房門關好後,主任便把錄影帶放出來給大家看。

影片一開始便見桑蘭好好的坐在輪椅裡,一張臉卻呆呆的,眼角猶帶淚痕。突然一個下身赤裸的黑人走進鏡頭,一手粗暴的抓著桑蘭的頭髮,一手拿著約有九寸長的巨大陰莖往她的小嘴裡塞,桑蘭乖乖的張開雙唇,把黑狗鞭緩緩吞進口中。看到這裡,桑母已支持不住,一聲不響的暈了過去。一旁的桑父亦同樣啞口無言,在激怒之下額角青筋暴現。

在螢光幕上的桑蘭此時已開始哭了起來,純潔可愛的臉孔被大男人污穢的雞巴無情地姦淫著,頭腦清醒卻又無從掙扎,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當那黑人的手插進了桑蘭的褲子裡去調弄她的小穴時,另一個半裸的人又走進了鏡頭內,抓著她一隻柔軟乏力的手放在硬透了的老二上,利用她嫩滑的手在她的面前手淫。

不久,那黑人便用泰隆的聲音不斷地調笑著桑蘭,滿口下流的英語不是在稱讚她吹蕭吹得比妓女更好,便是在形容他想如何把這個弱小的中國女孩勁幹。幸好桑父聽不懂英語,否則他一定會被氣得鮮血直冒!

片中那個黑人當然就是泰隆了,而另外的人則是喬治。兩人輪流享用桑蘭的小嘴,黑白二棒不停地在她蒼白的唇間作活塞運動。過了不久,他們同時把老二對著她的臉擠去,利用桑蘭自己的一雙手去套弄肉棒,再先後在她俏面上爆出大量濃稠的精液。兩人一面淫笑著,一面把沾滿了精液和唾沫的陽具往桑蘭的短髮裡抹拭,卻不把她髒亂的臉加以清理。

看到這裡,主任把錄像機關掉了,對著呆透了的桑父笑了一笑,說道:『不想親生女兒的羞事被宣揚出去,就別要去報警。我跟你說,這東西在網上傳得蠻快的。嘿嘿!試問是你女兒、你國家的名譽重要呢,還是你的所為公道重要?』

桑父恨恨的瞪著我們,握成拳頭的手顛抖不已。我看著他悲怒的表情,不禁擔憂起來,心想他會否不顧一切把這件事揭發?

這個僵局維持了良久,卻見桑父眼眶一紅,慢步走到剛剛醒轉的妻子身邊,把她扶起,一同走到主任室門前。夫妻二人臨走之時,『我們走著瞧!』桑父臨走時說:『上天不會饒恕你們的!』

門被猛力關上時嚇了我一跳,可是我終於可以舒出一口氣了。主任在我身後奸笑了一聲,拍了拍我的肩,道:『你看,他沒膽子把我們告上法庭的。還有好戲在後頭呢!』

我示意不懂他在說什麼。主任哈哈大笑的道:『你沒留意他看片子時的反應麼?那個老淫蟲的褲子裡還隆起了他媽的一大團呢!』

我真不敢相信,桑父竟會有如此出乎意外的反應!

主任又道:『今後我們必須緊緊監視著他們,看桑先生的下一步會怎樣。』

原來主任為了監視被強暴過的病人,醫療所的病房裡都安裝了針孔鏡頭及偷聽器。幸好桑家三口不願引起事端,暫時還沒有打算遷離病院。可是,由於傳媒連日來不斷要求跟桑蘭一家做訪問,我們一群急色的淫獸只好一邊看著影片打手熗,一邊等待適當時機再把我們可愛的小玩偶好好玩上一場。

數日後,這麼一個機會來了。當天早上,我剛上班便被主任叫到他的辦公室去。我連忙趕到主任室去,進去時只見主任、泰隆及喬治三人津津有味的盯著螢光幕,幕上正播放著令我有點吃驚的場面!只見模糊的針孔鏡頭裡裡,竟是桑父正在病床上幹著親生女兒騷屄的情景!

『呵,你終於到了。』主任道:『來,我把片子重新放給你看。』其他二人也沒有異議。

好容易才捲好錄影帶,我們都心急如焚,尤其是我,心想:到底是什麼令到桑父幹出這般獸行的呢?桑母又在何處?

答案很快便出來了,原來這片段是昨夜錄下的,當晚桑母身體不適,先回房間去了,留下桑父一個人照顧桑蘭。錄影帶剛好捲到桑父替女兒洗澡一幕,只見他把桑蘭推進了浴室,放了一缸水,脫光了她的衣服,將她白嫩的身軀抱進浴缸去。看到全身裸露的桑蘭,我又忍不住想起那回事了,老二登時勃了起來。

桑父好像猶豫了片刻才開始用海綿替桑蘭擦身,遇到女兒敏感地帶卻草草了事。洗了一會,桑父拿起肥皂,想要把它往女兒的身上擦去,怎料雙手不停地發抖,說什麼也定不下來。剛要沾上皮膚,桑父突然一個不小心,肥皂脫手而出,鬼使神推的正好滑落在桑蘭胯間。

『來了,來了!』主任說:『老淫蟲快露出真面目了。』

浴室的鏡頭是安裝在浴缸頂的一角,居高臨下,清清楚楚可以看見桑父的褲子外已有性興奮的跡像。他緩緩把左手伸到水中,小心奕奕地撿起肥皂,卻因為肥皂在水裡變得極滑而再次從手指間滑出。在這尷尬的情況下,桑蘭忽然哭了起來,卻是桑父一個不慎,手指直接地碰到了她的陰戶,桑父只好用顛抖著的右手輕撫著女兒的頭髮,柔聲道:『小蘭不要怕,是爸爸啊。』桑蘭卻只有哭得更厲害。細看之下,我發現桑父竟已把左手插在桑蘭雙腿之間,正急色地調弄著親生女兒的嫩穴!

『嗚……』桑蘭哭叫著:『爸爸……嗚……不要啊……』

桑父一面用手侵犯著女兒,一面吻著她那張痛苦不堪的臉:『小蘭,沒關係嘛,是爸爸啊,難道爸爸你都不相信?』他的語氣漸漸變得很激動。

『爸爸,放過我啊……嗚……嗚……求求你……』

桑蘭在浴缸中拚命地掙扎,奈何卻力不從心,只好在父親禽獸般的凌辱下痛泣。他從陰戶摸索至大腿之上,跟著又將手放在桑蘭的胸部上,把女兒細小而有彈性的一對椒乳在掌中搓揉。

『小蘭,你真美……』桑父讚歎的道。摸了不久,桑父便忍不住把褲子脫掉了,露出一條頗大的陽具:『小蘭,老爸多年來為了你辛勞不少,你也該替老爸做一點小事哪!來,給爸爸消消火。』說著在浴缸邊沿坐下,把桑蘭的頭放在大腿上,把老二撥到她們嘴前。

可憐的桑蘭被親父強迫為他吹簫,想不到竟有一天會含著自已爸爸骯髒的的老二,為他進行性服務。

桑父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粗暴地把雞巴幹進女兒的口中。可能是他實在太興奮了吧,插了不久後便把陽具抽了出來,用手匆匆把它套弄了一下,仰首沉聲一哼,就在親女兒的面上劇烈地射精,噴得她滿頭滿臉都是濃稠的淫液。

看桑父已近中年,射了這麼多精液陰莖卻仍未軟化,說不定是強暴親生女兒的刺激感吧!只見他用陰莖把積在桑蘭面上的淫漿全部擠進她的嘴裡,替她稍作清理後,再將她的身體抹乾,跟著把她移到病房的床上,錄影帶上的鏡頭亦從浴室跳到房內。

剛吸啜過父親陰莖、慘受顏面爆漿的桑蘭被扔在床上,沒有在父親的擺佈之下作出反抗,一對哭得紅腫不堪的眼只是呆呆望著天花板。桑父爬到床上把女兒的雙腿張開,以飢渴的眼神盯著桑蘭黑中透紅的花蕾。我見他胯間的陽具硬梆梆的,以心比心,定是想起那幼嫩的小穴連日來被一群淫獸輪姦污辱,以及無數丑陋的陌生大屌在裡面作樂、抽插、射精,必覺妒火中燒,弄至不洩不快的地步。

此刻的桑父像一頭虎視著獵物的野獸,伏在桑蘭身上,一面哄著女兒,一面用手在她瘦小而健美的身上肆意地摸索、貪婪地舔吻,從雙乳至腰部至下盤玩了下去,終於回到那引人犯罪的嫩穴。他不再遲疑,把雞巴對準親生女兒的陰戶便是一插,在完全缺乏潤滑劑的狀況下把肉棒操進了桑蘭的花蕾深處。

真想不到,這個獸父竟然肆無忌憚的抓著女兒的雙腿,在醫院床上狠狠幹著半身不遂的女兒!反觀桑蘭,她卻好像一個早已洩光了氣的皮球般,乖乖的躺在那裡,身體隨著父親的碰撞而劇烈地擺動。

『啊……小蘭的那裡真窄……』桑父喘著說:『爸爸的龜……龜頭撞得你子宮爽快嗎……』

桑蘭熟練地扮演著她洩慾玩偶的角色,沒有說什麼。

桑父又說了些無恥的話,差點連我也聽不入耳。火辣辣的活塞運動持續了大約兩三分鐘,桑父再次因為強姦親生女兒而達到高潮,只見他突然抱著桑蘭的身體,口中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哮叫,下身一挺,把大屌插到女兒的子宮口上後便狂噴精液。

『小蘭……爸爸射到你的子宮去了……』

他壓在桑蘭身上發抖,最後好像還有些意猶未盡,再把軟了下來的老二抽插了一會,終於虛脫地滾在一旁。桑史盛竟然把他積藏已久的精液全射在半身不遂的親女兒陰道深處!

主任看到桑蘭大字型張開了的腿間,從那再次被辱的小穴裡流出來的白液,拍案而起,把錄像機關掉了:『嘿嘿!有了這張王牌,我們可以盡情享受那個中國小玩偶了。這樣吧,我們看片子看得這麼起勁,不如現在就去幹了她!』

你說,我們會反對嗎?

我們走到桑蘭所住的病房,門也不敲便走了進去。桑蘭的父母卻早已在房間內匆匆收拾,好像即日便要籬開這裡。桑蘭坐在窗旁的輪椅裡,面容愁悴的她正呆呆地望著藍天。

『這麼快便要走了?』我替主任向桑父笑問,跟著順手把門關上。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桑父憤然道:『我已跟陳護士說好,馬上便要遷院了!』陳護士乃院中兩位懂得國語的護士中的一位。

『唉喲!真對不起,你還不能走,我們還要借你可愛的女兒用一用啊!』主任大膽的言語令我翻譯時也有點遲疑。

『你說什麼?!』桑父正想上前動拳,卻給主任手中突然出現的錄影帶震住了,『你……你這算是什麼?』桑父顛聲問道。

主任把錄影帶揚了一揚:『哈哈哈!昨晚發生的事,都已記錄在這片帶子上了!』

桑父像耳邊響起一記晴天霹靂一樣,登時全身發抖,若不是靠著床架的話,早已軟倒在地。桑母見狀,本來不想跟我們交涉的她只好走過來問個究竟。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跟我到辦公室走一趟便知道了。』

桑父強忍驚怒交集之情,向妻子吩咐:『你照顧著小蘭,我很快便回來。』

主任卻道:『不不不!桑女士也要去,否則她如何可以知道事實的真相?把桑蘭也帶去吧!我想你們也不願把她一個人留在這兒。』

在妻子的主張之下,桑父只好帶同一家三口到主任室來。可是我們的目的地卻不是主任室,而是充滿罪惡、發生過無數次少女被辱事件的隔音室。

桑家發覺被騙時,斷後的喬治已把門鎖上,只見房間裡早有五個當天在場的物理治療師等候著。他們看到呆坐於輪椅之中的桑蘭,十對飢渴的眼睛立時便瞟著了她。

『你……你把我們帶到這裡幹什麼?』桑蘭父母同聲怒問。

『你很快便會知道了!』主任說著把帶子放進了剛移進來的錄像機裡。桑父突然衝到錄像機前,像是要把帶子毀了,我們急忙把他制止。在三條大漢的抑制下,拚命掙扎的桑父像是發了狂一般的亂哮:『不要看!不要看!』

但可怕的事實卻已在瑩光幕上重演,只見桑父騎在親生女兒赤裸的身上,滿口淫言穢語,正在肆意地抽插著桑蘭的嫩穴。桑母像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樣,走到電視之前輕輕撫摸著瑩光幕。

『秀鳳!』桑父嘶叫著:『快把帶子打碎了!』

桑母轉過頭來,用哀怨的眼神望著丈夫,冷冷的道:『這是真的嗎?』

『假的!假的!快把它毀掉了!』奈何儘管桑父揭力否認他的罪行,桑母好像已被影片說服,坐倒在一旁的椅子裡掩面痛哭。

一個名叫米高、樣貌猥褻的同僚看了片子,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走到桑蘭身旁便把手插進了她的衣衫裡,毫不客氣地擠揉著那一對富有彈性的小乳房。桑父見狀,又是一陣亂叫。桑母聽女兒忽然哭了起來,張眼見到米高侵犯著桑蘭,也叫道:『別碰我女兒!』

泰隆『哈哈』大笑,走到桑母面前,伸手在她的臉上摸了一把:『你在叫什麼啊?說起來……嘿嘿,想不到母親和女兒都一樣那麼性感!』他絲毫不把桑母的極力反抗瞧在眼裡,在桑父的詛咒聲下撲身亂吻他妻子的面龐。

『你們這群狗養的禽獸!』他不停怒叫。

我也忍不住要出聲了:『誰是禽獸?你看清楚究竟是誰在自己親生女兒的陰道內射精的?』我指著瑩光幕說。桑父不理,只是叫罵著。

這時,把桑父制住的喬治、彼得及史蒂芬遜三人,利用早已準備好的繩索將他捆綁於椅子之上,跟著一同走到桑蘭旁邊,和米高一起凌辱那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女孩。剩下的我、主任、及一個名叫莊遜的人也都走到桑母那處,合力抓起了她,讓她站著給我們調戲。

桑蘭那邊的四人已把她的上衣脫掉。『嘿!』史蒂芬遜笑道:『中國女孩真的不錯,可惜還是老了一點點。』

『你這個有戀童癖的混蛋!』彼得笑罵:『她的胸這麼小還說老?我倒希望她的奶子大一點。不過,她那張可愛的臉真的很適合顏面爆漿!』

『嘿嘿,想起她那又滑又結實的屁股,我又忍不住想把她肛姦了。體操運動員果然與別不同!』這卻是喬治所說的。

『就這麼幹!』史蒂芬遜說:『把她翻過來,就在輪椅裡把她幹了!』

『在輪椅裡強姦半身不遂的女孩,真有你的。』彼得搖頭說道。

他們把桑蘭翻轉過來,讓她的頭掛在椅背上,再把她的褲子給剝了。喬治貼著桑蘭的臀部站在桑蘭的雙腿之間,以免她的身體從輪椅上滑下來,他把一雙粗糙的熊掌按在桑蘭雪白的屁股上,用拇指把兩片嫩肉分開,讓她緊閉的後庭花蕾呈現於眼前,下方不遠處則是瞇成一線的迷人陰戶。

桑蘭雖然只微微感覺到喬治的侵犯,但慘遭連番淫辱的她早已對肌膚上的接觸十分敏感,昏睡中的腦子登時清醒過來,『不……不要!』她立刻叫了起來:『爸媽,救我啊!~~』

『天啊,真是令人血脈賁張的叫聲!』史蒂芬遜歎道:『來來,讓我來嘗嘗這片櫻桃小嘴貼在我龜頭上的滋味!』

說罷站在一張矮凳子上,褪下褲頭後再把已經完全充血的陽具往桑蘭的臉龐塞去。桑蘭的頭靠在椅背上避無可避,下顎更被史蒂芬遜的手強行撬開,只好哭喪著臉讓他把雞巴逼進嘴裡。我心想:桑蘭的口被塞滿了無恥的臭屌,身與心都一定十分難受。

喬治此時也已下身裸露,在掌中吐了一口唾液後在自己雞巴上抹了抹,他把龜頭對準了桑蘭的屁眼,長叫了一聲,道:『我的中國甜心,老爹又來雞姦你的屎眼了!』說著硬生生把巨屌大力插進了桑蘭的屁眼裡。要不是桑蘭下半身早已失去知覺,她一定會在那一陣痛楚中暈了過去的!

饒是如此,若果史蒂芬遜的雞巴不是已經插到了桑蘭的喉頭內,她必會在劇痛下把上下顎緊緊合上的,只見熱淚從她緊閉的眼中如泉急湧,純潔的臉龐在羞辱和痛苦中脹得通紅。彼得、米高見到這麼妖艷的情景,分別抓著桑蘭的一隻手放到自己的陰莖上,同時利用她一對暖滑的小手替他們打槍。四個下流無恥的物理治療師,不斷對桑蘭說著淫穢的言語,就這樣強姦著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殘障女孩。

在這邊的桑母,苦於自身難保,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女兒受辱。泰隆聽見桑蘭的叫喊,立即把桑母按倒在地,讓她跪在身前,再拿起像馬鞭般大小的臭屌往她的面上鞭打,在桑母的五官上留下了不少淫液。他把陰囊掛在桑母的唇上,充滿侮辱性的道:『你這條性感的中國母狗,快來給老子舔卵蛋!』

桑母哪裡懂得他的命令,最後還是由我來出言恐嚇,她才乖乖地把舌頭伸出來,輕輕舔舐著泰隆的陰囊,我又叫她用手來服務我和主任二人。

一旁的莊遜又好氣、又好笑,佯怨道:『你們口手都佔了,還有什麼剩下給我幹?』

泰隆哈哈大笑的道:『你過來,我們一起幹這騷貨的臉。』

『好主意!』莊遜走到泰隆身邊,把他那根包皮過長的肉棒也擠在桑母的臉上。桑母被兩條不屬於丈夫的雞巴在面上肆意舞弄著,又被迫舔舐污穢的卵袋,只羞得滿面通紅的她不停地啜泣,泰隆和米高又輪流把舔得光滑的性器官放到桑母的嘴裡抽插。

突然,其中一個強姦著桑蘭的人大叫了一聲:『要射了!要他媽的射了!要射在你可愛的面上了!』原來史蒂芬遜已經忍耐不住,把陽具抽了出來,對準桑蘭的臉便噴了起來。一道道灼熱的精液灑在桑蘭的面上,又再為這個可憐的女孩添上一層厚厚的屈辱。

在兩旁被桑蘭手淫著的彼得和米高亦不約而同地進入高潮,兩人濃稠的精液噴得桑蘭滿身都是。

喬治看見桑蘭全身被淫液覆蓋著,好像被那種妖艷的情景迷惑著似的,也是大吼一聲,在精門劇烈的痙攣下,把熔岩般的精液噴進了桑蘭的直腸深處。

『啊~~』他邊噴邊叫道:『你的肛門把我啜死了!我要射死你,射死你這個小淫娃!』

泰隆看著桑蘭被姦看得興起,一把抓著桑母的頭髮,向我們道:『快,把她扔到床上,我們跟她來真的!』

我們合力把再次掙扎著的桑母抬到病床上,剝光了她的衣服,四對手不斷地在她的身上摸索。上了年紀的婦人,乳房已失去了部份的彈性,腰間也添了一些多餘的脂肪,可是,這些缺點卻掩蓋不了她的那份成熟美,而那一股誘人的氣息只把我們都迷惑了,比強暴她年輕的女兒又是另一番滋味。

我和莊遜、主任三人分別控制著她的手腳,好讓泰隆爬到她的胯間,把她密密長著陰毛的水雞用手指亂耍。桑母不住求饒,也向被綁著的丈夫求救,但泰隆只是連聲淫笑地繼續把她的陰戶調弄。

他們剛好背對著桑父,一場妻子被辱的情景全給他看在眼裡。泰隆好像知道桑父正瞟著自已似的,也不管他聽不懂英語,轉頭望向桑父道:『你好好地看著吧,我要把你漂亮的妻子幹翻了!』說著把他那黑黝黝的大雞巴壓在桑母的陰唇上,腰部一挺,半根陽具立時闖了進去。

『好痛!~~不要,把它抽出來啊!求求你……』桑母感覺到下體被壓在身上的黑猿侵入,比剛才喊得更響了。

『禽獸,快把我的妻子放開!』桑父怒道。

泰隆聽了桑母和她女兒的慘叫聲,眼中似在閃爍著一種無名的興奮,他把整條肉棒強行塞進了比我還要矮小數寸的桑母體內,無情地像打樁機般用大肉鼓槌往她的肉穴裡亂敲。桑父從後面看到的,則是泰隆的雞巴不斷地輪番露出和消失在妻子陰戶內、巨大的卵袋不停碰撞在妻子屁眼上的淫褻模樣。

桑母在丈夫面前被幹得痛不欲生,耳邊更響起女兒被強姦污辱的聲音,痛哭之餘亦不斷掙扎,那種慘叫聲對只聽得我這個強姦犯罪者有說不出的受用。

果然泰隆也不例外,插了不久便氣敗急壞的喘道:『真爽,爽死了!要射出來了!』

桑母好像知道泰隆快要高潮似的,瘋狂地搖著頭,叫道:『不要!不能射進去的!不要啊~~』

只見泰隆的五官扭曲一團,口中『呵呵』嘶叫,把雞巴插到桑母的陰道深處便射起精來,把淫漿直噴進她的子宮裡去。他在桑母體內射了足足三十秒,而陰道也因盛載不了那麼多的精液,從漸漸軟下來的陽具和陰唇間的空隙把多餘的白液吐了出來。

桑母被陌生人在子宮內留下了大量淫精,終於停止了掙扎,躺在病床上只是痛哭。泰隆爽過了後,由主任繼續邪惡的淫宴。莊遜等不了他的機會,便對著桑母的臉手淫,在她的面上、胸上射了不少精液。而我則耐心地等待上桑蘭的親媽媽,說什麼也要嘗一嘗孕育過她的陰道緊緊勒著我雞巴的滋味。

我在百忙中望了桑蘭一眼,竟見這時正用狗交方式幹著她的不是別人,卻是桑父!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在幹桑蘭的那四人輪流把她姦過了後,見桑父目睹妻女被辱卻看得陽具勃起,便把他放了,迫他跟自己的女兒性交。桑父此時已墮進罪惡深淵,微一遲疑後便跟親生女兒再次鬼混起來。只見他在眾人的鼓舞下,把陽具連番幹進女兒的肛門裡,最後把精液射在她的臀部上。可憐的桑蘭從頭至腳都沾上了精液,有一些卻是她的老爹雞姦了自己後射出來的。

我們就這樣子把桑蘭和她的母親凌辱了一整天,必要時只讓她們在便盆中辦事,肚子餓了便派一兩個人偷偷把食物弄進來。隔聲室裡變成了桑蘭及桑母的地獄,而我們這群魔鬼則在她們身上、體內射了無法衡量的精液,把母女二人弄得一塌糊塗。

可惜,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桑家三口也在隔天後遷離了醫療所,幸而我們也沒有受到任何法律的懲誡。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在桑蘭回國不久後,我便收到一封她親手寫給我的信,信裡還夾著一些照片,竟都是桑蘭妖艷地同時服務著一些大漢的雞巴。只見她天真純潔的臉貼著粗大的陽具,那風騷的眼神再加上沾滿了精液的淫笑,看得我忍不住便在辦公室裡對著相片打起手槍來。

原來,桑家三口在那次事件後,竟變得絲毫不顧羞恥,每晚以雲雨作樂,不幹不快。桑父更把女兒在家裡出賣於鄰居及街上的陌生人,桑蘭竟是求之不得,索性拿性服務作為新的興趣。她在信裡說,當她每一次看到男人被她『殺敗』後的醜態,都會感到無比驕傲,尤其是那些佯作把她強姦的顧客!她還說,要是我有機會到浙江省走一趟,務必要到桑府上作客數日呢!

我在桑蘭的一張寫真照上射精後,搖頭笑了一笑,心想:這過女孩變得如此變態,看來全都是我們的過錯呢!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訕後直接上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妹妹的錯愛
媽媽真好,她讓我體會到性愛的快感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淫蕩的酒店領班
噢……哥哥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