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書工作 職業制服

早上8點,我來到公司,陳總把我叫到辦公室,我進門的時候輕輕把門關好,陳總問:「過來吧,吃早點。」

我應了一聲,走到陳總的面前跪了下去,拉開陳總的褲鏈,將他的大雞巴掏了出來,紅紅的雞巴頭已經微微的有些硬了,陳總先從我的職業裝裡掏弄著我的乳房,然後對我說:「吃吧」

我忙的用小嘴把雞巴含住,然後來回的搖動,在我溫潤的小嘴攻勢下,陳總的雞巴漸漸的變粗變長,直到我的小嘴含不下,我用細嫩的小手輕輕的擼著雞巴,紅通通的大龜頭從尿道口中分泌出一絲絲的淫液粘糊糊的,我輕輕的伸出又軟又香的舌頭把黏液舔掉,然後盡量張大嘴,勉強把雞巴頭含住,這時,陳總已經拿起桌子上的一疊文件翻看著,十分悠閒。

每天我都要吃這樣的『早點』即便是上午陳總有重要的會議,在開會之前也要把我叫去請我吃『早點』,其實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習以為常了,雖然我是正規大學畢業的高才生,可在陳總的眼裡,除了我美麗的外表,迷人的身條,我的學歷和一張廢紙差不多,他需要的,是一個能讓他洩慾的工具,不是一個秘書。當然,我也是衝他給我的高薪而來的,在北京,一個剛剛畢業的女大學生一年能掙到30萬,這個數字實在太吸引我了。

我認真的一口口吃著雞巴,陳總從來不洗雞巴頭,因為雞巴頭要用我的嘴來洗,所以,每天我舔雞巴的時候,都能聞到一股尿騷味兒,一開始還不太適應,漸漸的也就習慣了。我將大雞巴頭舔的亮亮的,上面粘滿我的香唾,然後故意的用嘴親吻尿道口,並發出「滋」「滋」的聲音,陳總將文件放到桌子上,然後閉上眼睛,舒服的享受著我的服務,我再次將雞巴含進嘴裡,然後快速的上下擺動,陳總的尿道口分泌的淫液更多了,鹹鹹的,我必須把它嚥下肚,因為這是陳總的要求之一。

忽然,陳總從皮椅上站了起來,一隻手用力的抓住我的長髮,另一隻手向下,狠狠的揉弄著我的乳房,然後命令我說:「抱著我的屁股!」我知道陳總快要出來了,忙的伸出雙手抱緊陳總的屁股,陳總開始了,他讓我盡量張大嘴,然後按著我的頭用雞巴快速的操著我的嘴,每一次都深深的頂在嗓子眼裡,每一次的進出,都會帶出大量的唾液,弄的我前胸都有點濕了,陳總越來越快,我連哼的時間都沒有,只是拚命的張大嘴巴,讓雞巴在嘴裡進出,最後,我感覺呼吸都困難起來,開始翻白眼,陳總一直看著我的表情,一看到我翻白眼,陳總再也忍不住,雙手狠狠的抱著我的頭,大力的挺動幾下,突然將大雞巴使勁插入我的嗓子眼然後開始射精!陳總的精液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裡,根本不用我吞嚥。

約莫有一分鐘,陳總才將已經變小的雞巴從我的嘴裡抽出來,然後像是完成了一件偉大的任務的一樣,重重的坐在皮椅上,我輕輕的翻開陳總雞巴的包皮,然後用嘴將包皮裡剩餘的精液舔乾淨,然後把雞巴放進褲兜裡,拉上拉鎖。

我整理了一下,站起來對陳總小聲的說:「陳總,我出去了。」

陳總只用手揮了揮,我便走了出去。

一個上午,我都是在寂靜中度過,看著忙忙碌碌的同事發呆,我心裡想著這個月的薪水該怎麼花,昨天從國貿回來的時候看到一身很合我意的春季套裝,價格不菲,要價是8000,我很喜歡,想買下它。

心裡正盤算著,桌子上的通話器響了,是陳總在叫我,我馬上走進陳總的辦公室,一進門,陳總就微笑的看著我,對我小聲說:「下午有幾個公司重要的客戶要來和我洽談生意,必要的時候我會讓你作陪,你有個準備。」

我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中午吃過午飯,大家有的趴在辦公室裡午睡,有的聊天,靜悄悄的。

我剛剛回來,就看見陳總帶了三個衣裝筆挺的人走進了辦公室,一邊走,還一邊說笑著,陳總有意無意的看了看我,我忙低下了頭。

直到下午3點,陳總還在辦公室裡和那三個人談生意,我心想,可能今天用不著了,我盼望著下班。

3點半的時候,突然通話器響了起來,我心裡一沉,心想:唉,該來的還是要來。果然是陳總要我進去。我偷偷的從皮包裡拿出三個避孕套,整理了一下衣服,走進了陳總辦公室。

屋子裡都是煙味兒,很嗆,在陳總對面的長沙發上坐著三個人,一個胖胖的,約莫50多歲,滿臉的笑容,頭頂已經沒了頭髮,看見我走過來,兩隻小眼睛瞇成一個逢,好像在打量一件衣服一樣。

另一個坐在他的旁邊,是個瘦子,30多歲的樣子,很精幹。

最後一個是個年輕人,留著新潮的髮型,色咪咪的眼睛不懷好意。

我稍微打量了一下,對陳總說:「陳總,您叫我?」

陳總推了推金絲邊眼睛,笑著說:「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北京也是華北地區最大的板材進出口公司,也就是京華公司的董事長,雷曾慶雷先生。」

我忙的向雷先生打了個招呼,雷先生只是微微的欠了下身,衝我笑了笑。陳總繼續介紹說:「這位是京華公司的執行經理,李眾賢李先生,旁邊那位,是京華公司的業務部的主管,劉家浩,劉先生。」我也和他們分別打過招呼。陳總繼續說:「你好好陪陪三位先生,可要伺候好呦!」

我點了點頭,眼淚在眼圈裡一轉,忙的側過身快速的擦乾,心裡歎了口氣。

我走到三個人的面前,小聲的問:「哪位先生先來?」李眾賢忙說:「當然是我們的董事長了。」

我走到雷曾慶面前,小聲的說:「雷先生,我給您口交吧。」說完,我蹲下身,想拉他的褲鏈。

雷先生卻將我的手挪開,對陳總冷笑的說:「我說老陳,你剛才誇了這麼半天,原來就是這麼個貨色!我到外面找個雞,都比她好,哼!」

陳總忙賠笑說:「您別生氣,她伺候我伺候習慣了,見識還短,您別生氣嘛。」

說完衝我把臉一繃,嚴厲的說:「你以為自己是什麼?還口交口交的,你往這上生理課來了!你以為自己有個金屄(bi)呀!雷總就喜歡聽黃話,你給我說!」

我把眼淚往肚子裡流,一邊還要裝出笑臉,輕聲的在雷總面前說:「雷總,您別生氣,我不懂事,我這就改。雷總,我想叼您的雞巴。」雷總看了看我,對我說:「你叼我雞巴幹什麼?」我想了想,回答:「讓您爽,把您的雞巴叼硬了,好操屄,您操了我的浪屄,一敗了火,您就高興了。」雷總這才有了笑臉,說:

「你那麼想叼我雞巴?」我說:「想。」雷總一拍大腿說了聲:「好!今天我就成全你,來吧,給我好好叼叼!」我蹲下身,雷總又說:「跪下,跪下。」

我忙又跪下,然後把雷總的褲鏈拉開,輕輕的掏出雞巴,雷總的雞巴又斷又粗,我把包皮翻開,把軟軟的小龜頭含在嘴裡,用舌頭逗弄著,一會的工夫,雷總的雞巴就挺起來了,因為雞巴又短又粗,所以我可以毫不費力的把整根雞巴吃進去,雷總瞇縫著小眼,看著我,開始激動起來,我又叼了十幾分鐘,雷總忍不住了,忙讓我停下,我看著雷總說:「操屄嗎?」雷總忙說:「操,操。」

我把職業裝的裙子翻開,把連褲襪和內褲褪了下來,然後背對著雷總,將雞巴插進屄裡,然後上下運動著,陳總坐在辦公桌後面看的興致勃勃,另外兩個人也瞪大眼睛仔細的看著。

操了一會,我才想起還沒給他戴避孕套,我回頭對雷總說:「雷總,我給您把避孕套帶上吧。」雷總一邊喘息著,一邊說:「不……不用了,下次再說……」

說完從後面用雙手狠狠的揉著我的乳房。

我想:不帶就不帶吧,我又能怎麼樣呢?

又動了一會,我覺得屄裡的雞巴一陣的抖動,而且粗大了許多,果然雷總叫了一聲,洩精了,滾燙的精液射的我全身直哆嗦,雷總喘息著說:「你……叼叼。」

我忙褪下身,跪在雷總的腿間,只見雞巴上都是淫液,還有精液,我忍著騷味兒把雞巴含進嘴裡,將雞巴上殘留的精液和我的淫液都吃掉。

雷總微笑的看著我,然後對陳總說:「老陳,衝你這麼夠意思,你的合同我簽字了!」

陳總一聽,眼睛頓時一亮,高興的說:「好!咱們就這麼定了,小周,你在給雷總舒服舒服。」我一聽,忙的將雷總的雞巴又掏了出來,正要往嘴裡塞,雷總卻說:「你先讓我們的李經理操操吧,唉,我老了,一時間還緩不過來。」我聽完,回頭看了看陳總陳總一瞪眼說:「愣著幹什麼?」

我心裡一陣委屈,眼淚好玄沒掉下來,我蹭到李經理的身邊,剛要跪下,只聽李經理說:「不必了,你不必跪下了。」我聽完,心裡總算好受了一點,可李經理馬上又說:「來,過來,你躺在地毯上。」我一聽,心說:我還以為他是個好人,原來,唉!

我沒的選擇,乖乖的躺下。只聽李經理諂媚的笑著對雷總說:「老總,今天我玩個花樣給您看看?」雷總哈哈一笑,說:「你呀,最喜歡玩花活了,也好,讓陳總也看看。」然後轉過頭對陳總說:「老陳,我們這個經理每次和我出去玩,都是喜歡別出心裁,你可別見笑啊?哈哈哈……」陳總忙說:「我正想開開眼界,李經理,您就痛痛快快玩。」

李經理聽完,笑著說:「我這個花活叫『俯臥撐』。」說完,李經理站起來脫下褲子,然後又脫了褲衩,露出一根雞巴,我躺在地毯上,偷眼一看,只見李經理瘦細的腿間噹啷著一根細長的雞巴,雞巴頭已經變成了深紅色,可見他經常操屄。李經理的雞巴還沒挺起來,所以他用手不停的擼著,一會,雞巴漸漸的硬了起來,李經理又擼了一會見從雞巴頭的尿道口中已經分泌出淫液,這才笑了笑,然後走到我的跟前,雙腳橫跨我的身體,將雞巴對準我的嘴,然後說:「你盡量把嘴張開。」

我麻木的張大嘴,李經理先是把雞巴在我的臉上蹭了蹭,然後把雞巴頭放進我的嘴裡,最後伸展身體,雙手撐著地毯,這樣,李經理在地毯上擺出一副做『俯臥撐』的樣子,我則躺在他的跨下,嘴裡含著他的雞巴。

李經理一看都準備好了,笑著對雷總說:「老總,您看,我做『俯臥撐』了!」

說完,便開始做『俯臥撐』,只見,隨著李經理上下上下的撐地,他下體的雞巴在我的嘴裡快速的進出,長長的雞巴直插到我的嗓子眼裡,我覺得呼吸困難,下意識的用小手扶著雞巴,雷總發現後馬上說:「喂!別動手呀!你自己把手壓在身子下面!快點!」

我聽完,忙的按照他的話去做,把手自動壓在身體下面,盡量張大嘴,雞巴從我的嘴裡帶出大量的唾液,每一次的進出都連根插到底,李經理又開始用『三淺一深』的玩法,先輕輕的插三下,然後重重的一插到底!覺得還不夠深,又使勁的用雞巴插了幾下,我幾乎背過氣。約莫有十來分鐘,李經理逐漸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從我的嘴裡帶出更多的唾液,混合著他的淫液,弄的我滿臉都是,忽然,李經理急促的對我說:「給我使勁叼住了!」我知道他快射精了,忙把小嘴緊緊的收縮起來,感覺口中的雞巴忽然粗大了許多,緊接著,聽到李經理:「啊!……啊!……」的叫了幾聲,然後把雞巴狠狠的一插到底,在我的嘴裡射精了!!

我只好大口大口的吞嚥著,李經理的精液很稀而且量也很大,像尿尿一樣,我拚命的吞嚥著又腥又騷的精液,但還是有一點精液從我的嘴裡流了出來,好一會,李經理才大大的喘了口氣,然後從我臉上翻身下來,看著我原本清秀美麗的臉被淫液、精液和唾液弄的一塌糊塗,李經理笑了。

陳總和雷總看完這場淫戲兩個人的褲兜裡都支起了『帳篷』。

我站起身,用脫下的絲襪和內褲把臉擦了擦,然後走到那個年輕的劉先生面前,劉先生早就把褲子脫了,用手擼著自己的大雞巴,看到我,兩眼冒著光,聲音顫抖的對我說:「你……你快趴……」我把身子轉過去,把肥美的大屁股對著他,然後趴在地毯上,高高的翹著屁股,讓自己的下體充分的暴露在他的面前,劉先生再也無法忍受我對他的挑逗了,猛的站起來,激動的將硬挺的大雞巴『撲哧!』的一下子塞進我的屄裡,然後馬上做深度的抽插!

雷總笑著看著這一切,對陳總說:「年輕人就是和我們不一樣,衝勁十足!」

陳總也笑著說:「毛躁的,玩女人就要講究花活,那樣才有意思,玩起來才過癮,也有淫興,像他這樣玩,一會就『交槍』了,像這麼漂亮的女人,這麼玩就糟蹋了,必須要越淫越好,讓她自己都後悔自己為什麼是個女的!那樣玩起來才有意思!哈哈!」

雷總仔細的聽著陳總的『玩女人經』點頭稱好,李經理也諂媚的迎合說:

「還是陳總有經驗呀,不愧為花道的高手!您說的太對了,像這種上上等的貨色,要是放在我哪,我能讓她徹頭徹尾的變成條母狗!」說完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陳總聽完以後忙的說:「老弟,借你們玩玩是可以的,可把我這個小寶貝讓給你,那可不行!」李經理也笑著說:「我跟您開玩笑呢?我那敢奪您的專美呀?」

三個人發出了陣陣的淫笑。

這邊,我和劉先生的肉體大戰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劉先生粗大的雞巴拚命的抽插著,我一邊小聲的哼哼著,一邊隨著他晃動,兩個大卵袋拍在我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劉先生一邊快速的挺動下身操屄,一邊從後面用雙手掏出我的乳房大力的揉搓著,大雞巴一進一出,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而且還用粗大的龜頭從屄裡帶出大量的淫液,弄的我下體黏糊糊的。

突然,我感覺屄裡的雞巴一陣陣的發熱,隨著變粗,只聽劉先生嗷的叫了一聲,狠狠的把雞巴一插到底,撲哧的一下射精了,又濃又燙的精液射的我渾身顫抖,我也感覺下體一陣麻木『啊!』的長長叫了一聲,射出自己的陰精!我高潮了!

劉先生重重的喘了口氣,重重的坐在了沙發上。我也疲憊的坐在地毯上。

從陳總的辦公室裡出來,已經是5點多了,我覺得疲憊極了,腰象折了一樣,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發呆,大家已經陸續都下班回家,冷冷清清的,只有陳總的辦公室裡還隱約傳出幾個男人的淫笑聲,我再也不敢多呆了,收拾了一下就離開了公司,下樓的時候一掏口袋,發現那三支避孕套還好好的裝著,我真怕自己會懷孕。

我回到自己在西單買下的高級公寓裡,發瘋的洗澡,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噩夢!

轉天,我還是早上8點到的公司,陳總還是照例請我吃了『早點』。我真納悶,40多歲的陳總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精液!有那麼大的淫興!我恨死這個人!!!

可我沒辦法,我需要錢,我不想讓人看不起,我想穿高級的衣服,使用高級的化妝品,開高級的轎車,住高級的房子,賺別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吃別人連聽都沒聽過的美食。為了這一切的一切,我只能這樣,至少現在只能這樣。

過了兩天,陳總帶我出差到海南談生意,順便也旅遊一下。

上了飛機,陳總小聲的對我說:「一會去洗手間。」我點了點頭。

我起身到了洗手間,輕輕掩上門,然後坐在馬桶上,不一會,陳總便溜了進來,像個小偷一樣,我們誰也沒說話,陳總把褲子褪下來,然後我張著嘴,讓他把雞巴操進來。

因為洗手間的地方很小,所以陳總只好讓我動,我前後的伸縮著頭,用嘴套弄雞巴,還舔他的卵袋,發出『滋滋』的聲音,陳總一陣激動,忙小聲急促的對我說:「快,快叼住雞巴頭!」我忙用嘴含著雞巴頭,陳總輕輕的哼了一聲就把精液射了出來,然後,由我把精液吃掉。我幫助陳總清理了一下,兩個人先後走了出去。可不巧,正好迎面碰上一個空姐!她驚訝的看著我們從同一個洗手間裡出來,我頓時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到了海南,天氣熱的讓人發慌,我呆在房間裡不想出去,陳總沒辦法,只好把我留下。

晚上,陳總帶著一身酒氣回來,一進門,就嘮叨說:「他XX我大老遠從北京來,本來以為他們有誠意,可幾天下來,除了吃飯喝酒,連句正題都沒談!」

陳總是MBA的碩士出身,從來都不罵街,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罵人。我扶著他睡下,看了一會電視,覺得沒意思,也睡下了。

深夜,我迷迷糊糊的覺得有一雙手在揉弄我的乳房,忽然想起今天不方便,忙小聲對陳總說:「陳總,今天我假例,我給您用嘴弄出來好嗎?」陳總酒勁未醒的說:「我想操屄!」說完就要上來,我忙的掙扎說:「不行呀,今天我來假例,您還是讓我用嘴吧!陳總……」陳總有些惱怒的說:「什麼假例不假例的!

我想操屄!你聽不懂中國話呀!!」我小聲的說:「陳總,明天行嗎?明天一定讓您操個夠,今天實在不行呀!」

陳總把我摟到懷裡,說:「我才不管!我就今天操!」說完,把硬挺挺的雞巴掏出來頂著我的屁股。我急中生智,忙說:「好好好,我給您操,我幫您弄,您別動呀。」

陳總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動了,我摸著黑從枕頭底下掏出一瓶美國高級潤滑劑,倒了一點出來,小心的抹在陳總的雞巴上,滑溜溜的,然後背對著他,把他的雞巴塞進自己的屁眼裡,其實陳總早就操過我的屁眼了,那次也是因為來假例,陳總惱怒之下讓我的屁眼開了花,我無法忘記第一次肛交時候自己的叫聲都走了形,已經不是女人的聲音了。

從那次以後,陳總就沒在操屁眼,這次我知道陳總心情不好,如果違背他,恐怕也不行我想:用一次屁眼吧。

因為雞巴上已經塗上潤滑劑,所以很容易的就插進了屁眼裡,我感覺好像有一根燒紅的鐵棒插了進來。陳總好像並沒發覺走錯了門,或許是他的酒勁還沒醒,也許是房間裡很黑,總之,陳總象操屄一樣操了起來,他把我摟在懷裡,用手大力的揉搓著我的乳房,下體快速的挺動著,一下下的深入,不像往常那樣使用花樣。我緊緊的咬著下嘴唇,盡量放鬆肛門,在潤滑劑的作用下,雞巴進出屁眼時發出了輕微的『噗』『噗』聲,我覺得好像已經插到我的肚子裡了,粗大的雞巴頭在退出的時候因為肛門口的窄小而被卡住,所以雞巴還沒徹底拔出來就又進去了,陳總一邊舒服的哼哼著,一邊小聲的自言自語:「真美,真緊。」

隨著時間的加長,我也漸漸有了點感覺,那是和操屄不一樣的感覺,很新奇,很刺激,又粗又熱的雞巴在屁眼裡來回的摩擦,讓我感到好像變態的快感,好像便便排出是的欣然感覺,再加上陳總溫熱的大手揉弄我的乳房,我也漸漸的哼了起來,陳總不遺餘力的快速的從後面頂著我,我放浪的把一個肥白的屁股向後頂,盡量把屁眼張開,讓大雞巴進進出出。漸漸的,陳總加快了速度,我也加大了哼聲,越叫越操,越操越叫……突然,我感覺屁眼裡的雞巴漲大了一倍有餘,知道他快射精了,我拚命的向後頂以讓雞巴能更深入的插進屁眼,陳總忽然翻了個身,把我牢牢的壓在下面,騎在我的屁股上像瘋了似的狠狠的抽插著!我已經叫不出來了,只能茫然的張著嘴,腦子裡一片空白。

終於,陳總在拚命的狠插了幾十下以後,大聲的叫了出來,我感覺屁眼裡的雞巴開始射精了!滾燙的精液射到我的肚子裡,燙的我也跟著他一起叫了起來。

『啊!……』『啊!……』『啊!……』……陳總每叫一聲,我就感覺有一股精液射進屁眼,我也跟著叫。我們都瘋了。

第二天早晨,我從夢中醒來,發現陳總還呼呼的睡著,我輕輕的把他的手從我的乳房上拿開,突然發現他的雞巴還插在我的屁眼裡,而且已經微微的硬了。

我忙用手把雞巴拔了出來,剛一拔出來,在我屁眼裡儲存了一夜的精液也流了出來,我趕忙用手堵住,然後下床去了衛生間,我洗了個澡,覺得屁眼有點疼,我對著更衣鏡把兩片臀肉扒開一看,只見小屁眼已經被操的擴大了。我歎了口氣,一陣傷心。

10點多,我和陳總吃過早點,陳總帶我去海南幾個有名的旅遊景點玩了,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都是如此,從北京出來到現在,我覺得這幾天是最開心的了,海南的氣候雖然熱了點,可是可口的海鮮和迷人的景色讓我流連忘返。

陳總的生意也有進展,聽說籤定了1000萬圓的塑鋼板的生意,陳總很是高興。

我們也是夜夜尋歡,每天他都把我搞的很疲憊。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喝醉的姐姐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訕後直接上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妹妹的錯愛
媽媽真好,她讓我體會到性愛的快感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