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姐妹」的風流性事 人妻熟女

這「三姐妹」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同胞姐妹,而是三個互為好朋友關係的女人,這三人在同一個單位上班,都有家室子女,思想觀念和大多數女人一樣傳統,絕非蕩婦,但通過網絡,我認識了她們,並慢慢地在現實生活中陸續和她們發生了性關係。

(一)相識

我是一個商界小人物,三十出頭,開了一家小公司,業務不多,營利倒過得去,所以不是很忙,由於到現還沒女友,在學會了上網聊天後,就經常一個人躲在住處裡上網聊天,心想,最好能有什麼艷遇什麼的,呵(你也有吧?)因此,我就成了本地聊天室的常客,本地網友,見面方便。

一天中午,在聊天室裡告別了一位聊友後,無聊的我,在網友列表中無目標地看著女網友的名字,隨意間點了一位叫「曼玲」的女的,「你好,可以聊嗎?」

我打了一個招呼,對方回話也很及時,反正沒事幹,我就和她瞎聊了。問這問那的,感覺還不錯。我是一個誠聊者,在網上,我一般不習慣騙對方,當對方問我不方便回答的問題時,我就明確地告訴其我不想說或不便說。可能是我的誠懇,我發現自己在網上還是蠻受異性歡迎的,這一次也一樣,當曼玲說要下線的時候,我問她是否還願意繼續和我聊?她很爽快地說,願意。還告訴我,她對我感覺不錯。於是我們就約好明天同一時間到這兒繼續聊。往後的幾天,我們每天中午都相約聊天,聊天中,我知道她是一位老師,中年(比我長幾歲),每天只有中午時間能聊天。

更重要的是,我感覺我們開始網戀了,這一點,她也承認。於是網聊在天天繼續,我們之間在網上也越來越親熱了。

有一天,當我和曼玲正酣聊時,突然來了一個叫「冰山上的雪蓮」的女人主動問我:「帥哥!願意聊嗎?」此時的我,心裡哪裝得下別的女人呀,立馬回了一句:「對不起,我在忙!」對方就不說話了。沒幾分鐘,又來了一位叫「花雨」的女的,也主動找我聊,我同樣給予了婉拒。可是這還是減慢了我和曼玲的說話速度,曼玲有了感覺,問我是不是也和別人一起聊。我就如實告訴她,結果曼玲說:「你通過考驗了!」「怎麼回事?」

我很奇怪地問。原來,這兩個找我聊天的女的是曼玲的兩位女同事,她們三人關係很好,常一起玩,中午時間也常坐在各自辦公室裡互相聊天,因為我的出現,曼玲有有些日子沒怎麼和她們兩說話了,兩人就跑到曼玲的辦公室問她:「網戀了吧?」我和曼玲在聊天室說的話也被看了,曼玲只好承認。兩人就說自告奮勇,說幫她考察考察我是否真心和專一。於是才有了剛才的那一段插曲。這以後,曼玲更加放心地在網上向我坦露自己的情感,我和她的網上情思也與日俱增。同時,當我和雪蓮或花雨相遇時,我們也會互相說說話,當然,此時的我只當她們是普通網友。

二、曼玲

我知道我和曼玲在現實中見面的時機成熟了,於是在一次網聊時,我提議和她見面,曼玲沒有反對,於是我們就約好第二天中午到我的住處見面。第二天中午,我們按約先在網上接頭,說好我的位置等細節後,曼玲就下線了出發了。此刻的我,心裡真得激動地要死,不停地想像著她的樣子,不停地設計見面後自己的言行,心跳得特別的利害。終於在門外樓梯上響起了款款的腳步聲,越來越清脆,是一雙女人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響,正在我尋細是不是曼玲到了的時候,門鈴響了,到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門口,打開了門。

一位身穿深色絲質連衣裙、黑色細高跟,身材姣巧的中年女子站在我的面前,雖不算很標緻,但長相尚可,中年的她,顯得成熟而有姿色。我趕緊迎她進房,努力壓制住初見的拘謹,用老朋友的口氣說,請進!請坐!喝水嗎?等等。曼玲顯然也很拘束,面前的她,完全不像聊天室裡的戀人,畢竟身處一個陌生男人的家裡,帶著女人常有的害羞和膽怯。

我知道我喜歡上了這個女人,我也明顯地感覺到我想得到她的情感和肉體。我和她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沒話找話地和她聊,為了讓她放鬆,我拚命地講我和她在聊天室裡的情感交往過程,以幫她在現實的情感中也能較快地接納我。慢慢地,我開始試著抱她,她有點不能適應,身子不停地向後退。我哪裡捨得這送上門來的機會呀!一邊湊進她,一邊勸說她,可能是第一次見面,最終她還是拒絕了和我的身體接觸,說,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快到上班時間了,我送走了她。

網聊在繼續,我也繼續約她再來我家。第一次見面後的一個多月裡,她又來過我家二三回,同樣沒有完全答應和我的性要求,不過也有進展,我在她的半推半就中撩起她的上衣摸過她的奶子,在摸她奶子的時候,我注意到她並沒有收起笑容,只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知道,快有戲了。

在下一次的相處時,我同樣以半暴力半溫柔的方式向她的身體發動進攻,已到夏天,我說到臥室去吧,裡面有空調,她答應了,我抱起她放在床上,然後躺在她的邊上,我在抱吻她後,開始拉開她牛仔褲的拉鏈,她一開始不肯,我說,你穿著不熱了,脫了吧,一邊繼續拉她褲子的拉鏈,攻勢進行了好幾次後,終於她不再推開我的手了,我看準時機,一下子拉開了拉鏈,然後幫她把褲子褪了下來,哇,一條小小的半透明白色內褲呈現在我的面前,隱隱地可以看見裡面那一堆黑黑的毛團,接著,在我的熱吻中,我脫下了她的上衣和文胸。

我迫不及待地將整個人壓在了她的身上,不停地吻她,不停的撫摸她,她的口氣在我耳邊越來越重,越來越急。

我的唇離開了她的嘴,慢慢地往下吻,耳朵、下巴、脖子、胸、奶子、肚皮,然後隔著內褲用舌頭刺激她的陰部,此時,曼玲的內褲早已被淫水浸濕,散發著一股特有的氣味,我故意不長時間刺激她的陰部,轉而托起她裸露地性感大腿,在她私處周邊區域親吻,舌尖輕柔地在她的大腿內側一下一下地滑動,我感覺她在顫抖。我又將她的小腳丫放在嘴裡,按個地吸吮她的趾頭,當舌頭在她的趾縫中穿行時,曼玲發出了輕聲的呻吟。等我享受完了她的腳後,我這才回到她的私處,認真刺激她的外陰,淫水更多了,正對著陰道口的褲面已經近乎全透明,我輕輕地拉下她的內褲,然後繼續親吻她的私處,曼玲的手在不停地抓我,我知道,她已經慾火中燒了。

我將自己那漲硬得發紫的JJ插入了她的身體,開始慢慢抽動,裡面濕潤極了,雖然她已有生育史,但她的陰道並不大,JJ包在裡面還很有感覺,在曼玲的呻吟聲中,我終於無法自制,在她的體內來了一次狂噴。激情過後,我和她溫情地抱在了一起。

三、雪蓮

那一次靈與肉的融合後,我和曼玲成為了一對正真的情人,不能見面時,就在中午時間在網上說話,一有機會,她就會隔三差五地來我住處激情一番,那陣子,真的幸福死了。可是好景不長,幾個月後的一天,曼玲告訴我,因為孩子的原因,以後中午沒那麼有空了,包括上網,可能都不再有充足的時間。果然,往後曼玲每天中午到很晚才上線,上線後十多分種就上班了,有時乾脆不上線。我的心一下變得很空洞,還是每天不停地在網上空等,希望早點看到曼玲的名字。

在守候的日子裡,我倒是能經常看到雪蓮和花雨在聊天室出現,我和曼玲的戀情,她們都已知道,所以我常向她倆打聽曼玲是否已經到校。同時也和她們隨意地說說話。將近一年的時間,就這樣過了,這一年裡,我和曼玲沒有見過一次面,最多也只是在網上匆匆地說上幾句。她的這兩位姐妹,倒和我越來越熟了。

一天夜裡,我無聊地進入了聊天室,碰巧看到了雪蓮。我問她晚上怎麼上線了?她說,老公出去了,要很晚才回來,自己無事幹,就進來打發時間。我說,我也無聊,我們說說話吧。雪蓮答應了。可能是我多日沒有性生活了,那晚我有點性慾在身,我試探地問雪蓮,我們晚上可以放開聊嗎?雪蓮說可以啊。我又問,聊性話題願意嗎?她說可以。

我就問她性生活的頻率之類的話,她說自己性生活不多,質量也不高。原因是老公不行,有時進不去,有時進了又早洩,但大多是硬不起來,無法插入。我就說,此時你要幫幫他的。她說:「怎麼幫啊?」我就裝成自己很懂的樣子對她說:「你可以穿性感一點的內衣褲,在性生活前可以給他口交、手交呀」她說:「老夫老妻的,哪有這麼多花樣麼」我說花樣是很重要的,特別是老夫老妻,更要加點刺激。

我建議她如果沒有情趣內衣,那做之關就穿長桶絲襪,怎麼看上去會好看很多。聊天中,我還說了一個作愛的花樣,那些,全是我在H 片裡看來的。她聽我說了一通後,說「有道理」。我藉機說:「我看過好多H片,老外做愛特放得開,中國人應該學學他們」,又說:「要是你覺得合適的話,可以來我家,我放一些H 片給你啟發一下」,她說:「這,這合適嗎?」

我趕緊說:「我覺得合適,關鍵看你的想法了」最後她說,以後再看情況。那晚我們聊了幾個小時,聊得很投機,因為大部分都是說性話題,我下面一直漲漲的,聊完了,我還打了一次飛機。往後的一段時間裡,雪蓮成為我的固定聊友,我們在網上說了很多的話。終於在一個週五的晚上,我看時機成熟了,就在網上請她雙休日來有家見個面,隨便看看片子。她問了一下我的家庭情況,得知我一個人住,就同意了。我讓她來時穿上長桶絲襪,她也沒問為什麼就答應了。週六,我很早就醒了,哪睡得安穩呀,對吧?我到街上買了一些酒菜,還有一瓶紅酒,在家裡靜靜裡等雪蓮的到來。大約到上午十一點的光景,她按響了我家的門鈴。眼前的雪蓮和曼玲完全是兩種類型的女人,她身材較豐滿,兩個奶奶把胸漲得好大,一看便是性慾強烈的女人,我想,這樣的女人遇上個沒用的老公真的會餓得慌。

當然,我知道現在還不能急著去滿足她。我直接讓她坐到我的電腦桌前,放了一部較為經典的H 片請她先看著,自已到廚房做菜去了。午飯有點浪漫,我們倆個人享用著我精心準備的五菜一湯,在紅酒杯碰杯時候交換著眼神……吃完後,我說:「你來洗碗怎麼樣?今天我們做一對假夫妻吧!」她答應了。洗完碗,我讓她繼續看片子,我呢,坐在她的邊上靠後的位置,我注意到她真的穿著長桶絲襪,包著大腿,看上去很性感。

我說:女人穿絲襪的腿和腳就是好看。隨手開始摸她的腿,只幾秒鐘後,她就把腳移開了,笑笑說自己不習慣。過了一會兒,我起身站到她的身後,摸她的長髮,一邊聞她那頭髮的香味,見她沒什麼拒絕,我就繼續摸她的耳和脖子,然後,我很自然地把手放到了她的胸上,輕輕地捏揉她的大奶子,她一開始時把我的手移開,等她的手拿掉後,我又放回到她的胸上,幾次後,她就不再拒絕了。

我摸出性子來了,乾脆拉她離開座椅,從後面整個地抱住她,我發現她很有反應,氣息立刻就變得粗短起來,我繼續在肉體上刺激她,雙手在我夠得著的地方到處遊走,她的眼也慢慢地閉上了……就在我想拉她進臥室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接完電話,她充充地說自己要走了,原因是兒子在朋友家想她,在那邊哭著鬧著要媽媽。

這多讓人難受啊,要是沒這電話,幾分種後說不定她要會一絲不掛地躺在我的床上了呀,我趕緊要求她等幾分種再走,一邊更用力地抱她,親她,摸她,她嘴裡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得走了」卻沒有太利害的拒絕。我抓緊時間,抱起她往床上一扔,然後馬上壓在她的身上,從她的領口裡伸入乳罩撫摸她的乳房,她還在說不要,要回去。我只好加快進度,試圖讓她早點激起性慾,於是我就用自己的JJ重重地在她的外陰部位來回磨擦,沒多久,我突然感覺自己的快感上來了,而且越來越強烈,靠,沒多久,我竟然穿著褲子射精了。只好讓她走了。

我有點不安,心想頭一次見面我就對她這樣了,不知道她會不會反感我。

天晚上,我在聊天室裡遇到她,對白天的行為向她道歉,誰知她也向我道歉,說什麼:「實在是兒子那邊不行,否則不會怎麼急就走的,你不會怪我吧?」。

我看她對我的所作所為沒什麼反感,就問她以後還會不會再來我家?她說方便的時候會來的。我就試著請她明天再來,她說明天有事情,只有中午時間有幾個小時的空兒。

我說可以啊,中午也行的。她又答應了。午飯後,她來了。這一次,我省掉了一切的細枝末節,一進門就把她緊緊地抱住,又是親,又是摸,沒一分種,我就把拉進了臥室。又一波熱吻後,我迫不及待地脫去了她的上衣,也許是都有心理準備的緣故吧,她這次就像是為著做愛而來似的,全程對我配合有加,我先親遍了她的全身,然後她也把我的JJ放在嘴裡,忘情地吸、咬,舒服地要命,然後就直接以坐勢把我的JJ放在她的陰道裡了……完事後,我們都感覺很刺激,她依在我的懷裡躺著,我問:「有多久沒這麼刺激了?」

她苦笑著說:「這一年多來,一直沒有今天這樣歡暢過」,我說:「以後我們有機會多在一起些時間吧」,她點了點頭。我知道,現在的我在她眼裡,已是一個寶,她哪捨得就此放棄我呀!

要是把雪蓮和曼玲相對比,其實我更喜歡雪蓮。雖然雪蓮沒曼玲好看,但在性生活上,雪蓮更放得開,而曼玲每次做愛時都還帶有較濃的害羞,讓我無法在她身上盡情地施展。現在我和曼玲也長期失去了聯繫,只在網上偶然說上幾分鐘,平時她也沒時間來我這兒。我就感覺雪蓮的出現對於以性需求為主的我很有必要。

就這樣,我和雪蓮成了一對真正意義上的性伴侶,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做一次。

四、花雨

說實話,我和花雨沒什麼感覺,今天想來也是。

在網上老說不到一塊,我從沒對她有什麼企圖。但是事情總會變的。在我和雪蓮還保持關係的時間,有一段時間我和花雨常在聊天室遇到。在又一次網上吵架後,我就不理她了,她問我為什麼這樣,我就很直接地告訴她她的說話風格我不能適應,缺少一種真誠。她說她可以改改。還真的好多了,我們以後聊得還不錯。慢慢地也聊到了網戀,情人之類的話題,我也以玩笑的口吻說讓她當我的情人,她開始不答應,後來我說了很多的理由,告訴她有一個情人是有好處的,一生中只有一個性伴侶不虧得慌,她竟然有點動心了。

這樣的網上攻防戰打了不知幾天,不知幾個回合,我權當在逗一個女人玩,不成也沒關係。然後有一天,我們竟然聊到了要不要帶套做。呵呵,有戲是一定了的。我開始約她玩,她說自己只晚上有空,我就說今晚一起吧,她答應了。晚上,我開車在約好的地點接她來我家,三人中,她最大,不過長相、身材還算過得去,我告訴自己,這人只可初嘗,次數多了,肯定沒味。

但畢竟是自己未開發的處女地,身邊的花雨還是令我很有興趣。然後那晚她不讓我碰她,只願意坐我邊上說話。以後的聊天裡,我就不停地問她為什麼不答應我,還勸她想開點,她的理由是沒心理準備,雖然感覺我是她可以接納的男人,但一想到要做對不起老公的事,就覺得面前有一道難以迂越的坎。

這一點,我只能理解並尊重,女人的意識沒到位,男人猴急是沒用的。我就說,那以後我們多見幾次面,多說說話。就這樣,我一次一次地接她來我家,我也一次一次地試著動她的身體,她基本上都反對,不過,反對的程度在慢慢地減輕,我看到了希望。

又是一次在我家,我和她一起坐在長沙發上,一邊說話,一邊抱著她,用手撫摸她的背和胸,慢慢地,她不再拒絕,我又讓她躺倒地沙發上,開始輕輕地摸她的腿、腳、還有胸,我看到她慢慢閉上了眼睛,好像開始享受這份愛撫,我更大膽地解開了她的上衣扣子,露出一件粉紅的乳罩,她的奶子並不大,但位置還是蠻靠上,我隔著乳罩輕輕地抓揉她的一對奶子,還把手伸到裡面摸奶頭,她已沒了反對的念頭,只閉著她的眼晴任由我玩弄,我拉她坐起來,一邊和她接吻,一邊把已經解開扣子的上衣退了下來,一陣熱吻後,我一手托起她的背,一手托起她的兩腿把她整個地抱了起來,在她耳邊輕聲地說:我們到臥室去吧!

床上,她直直地躺著,仍是閉著眼,猶如一隻待人隨意擺佈的羔羊,這倒讓我放鬆了起來,我靜了靜心,坐在她的身邊,細細地打量起她的身體來,她比較苗條,但比曼玲要高,從只剩下乳罩的上身看,皮膚白白的,竟很少皺紋,看她的下身,一條黑色中包裙下,是一對穿著玉色長桶襪的美腿,腳也小,纖細的腳趾整齊地排著,不停地撩動著我的性慾。

我半壓在她的身上,繼續和她接吻,一隻手摸她的乳房,另一隻手開始脫掉她身上的穿戴……接下來發生的事,也就順理成章了,做完後,她仍一身不響地躺著,但我從她的眼神和表情裡看到了一絲悔意,她一定為剛才發生的事感覺到了負罪感。我胡亂地安慰了她幾句後,就不說話了,躺在她邊上,繼續抱著她,摸她的肉體……

幾天後,我和她在聊天室遇到,我問她有沒有後悔,她說,後悔,不過都已發生了,也沒用了。她說可以接納我,也願意繼續和我保持這種關係。可是在我們談到感情方面的問題時,發生了分歧。她希望感情優先,我卻不想和她怎麼地發展感情,因為我覺得感情深了以後人會很累。當她得知我的這一想法後,非常失望,聊天也進行不下去了。往後在網上也遇到幾回,她完全變了一個人,我知道她已放棄了繼續當我性伴侶的念頭,只把我和她的關係定位回普通網友的規格上。從此,我和花雨再無事發生。

、近況

就這樣,幾年的時間裡,我竟然陰差陽錯地和這三個本來就是朋友的女人發生了性關係。從認識她們三人開始,我確實沒有要征服她們三個的計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竟然嘗遍了她們三個,現在想來,還真的很覺得驚奇,也有一份成就感。

我知道,她們三人只知道自己和我有性關係,卻互相不知道其它兩人和我也有事,我經常想,要是有個機會,我把這三人約到一起,告訴她們我和她們全發生過性關係,那會是什麼樣的場景?是立馬變臉,還是尷尬異常,還是接受現實一起和我上床?

呵呵,當然,我不會怎麼幹,這也不現實。到了今天,曼玲和花雨早已退出我的生活,只有雪蓮,仍然保持著和我的交往,我們也早有了約定,以性為主,做一對性侶,不要刻意地去培養感情。但人和人就是這樣,在一起時間長了,特別是肉體交往多了,慢慢地就有了親情,現在當我和她赤身抱在一起時,我就像抱著自己的老婆一樣有一種濃濃的親情。

我們常一起交流性話題,互相告訴對方自己的性喜好,並主動去配合對方的喜好,我們的性生活質量很高,花樣也多,口交、腳交、異物插入、捆綁、肛交、吃精等等我們都嘗試過,兩人嘗到了在平時生活中很難體驗到的性刺激,他的老公仍然不怎麼行,家庭性生活成功的沒幾次,所以我們這樣高質量的性生活就更加成為她之所需,我也很欣慰能擁有她,雖然歲比我大,但她給我的這份激情,是很難從其它女人那兒獲得的,我也沒去想這樣的關係會一直延續多少年……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