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個外甥女與1個遠房侄女 家庭亂倫

小時候家住在西北的一個農村,那是個偏遠的地方,教育條件十分落後,人們的生活也很清貧。如果誰家的孩子讀書讀得好,那誰家的孩子就會成為眾目所囑,連父母都會在人前腰板硬朗起來。慶幸的就是我從小就一直是好學生,不要說在當時我們那個村的小學,就是在整個鄉,每次聯考也總是無一例外的第一名,然後是縣裡的重點初中的前兩名,最後到高中的差不多每次年組統考的第一名,再後來就上了一所著名的大學。

因為一直受寵的原因,所以從小的時候起,就有很多女孩子喜歡圍繞在我的周圍,例如,因為兩個長得相對好看的女孩總是纏著我打鬧而引得高年級的男孩子不開心而與我大打出手;還有總是有女孩子說放學後可不可以到我家裡問我作業題目等。而在我們家鄉那裡,風俗十分保守,尤其是我的父母。我的家裡是不允許陌生的女孩子隨便出入的,但如果是親戚就例外。當時一個表姐家有四個孩子,前三個都是女兒,大女兒應該小我4、5歲,在我讀初中的時候她讀小學,二女兒和三女兒似乎都是每隔一年就出生的,總之在當時感覺差不了多少;我自己也有個親姐姐,大我很多,大概15歲左右吧,姐姐家也有一個女兒,比我小6、7歲,自小就喜歡粘著我;我嫂子娘家有個侄女,應該和我自己姐姐家的女兒差不多年齡,也喜歡常到我家裡去玩。今天我要講的就是我和這麼多女孩:4個外甥女、1個侄女的故事。盡管這其中只有一個是我的親外甥女。

表姐家的大女兒小麗比我小不了多少,所以我和她之間是最容易生故事的。前面說過,我的家鄉十分閉塞,我們這些在鄉村長大的孩子與城裡長大的孩子相比對女性大都有著相對較長時期的青春期異動:既渴望又逃避。比如我十分想看一看女孩子的下體或者胸部,但每每在女孩子面前卻靦腆得不敢說話,甚至不敢對視。但女孩子可能成熟比較早吧,似乎比男孩子要放得開。我在讀初二的時候,表姐家的大女兒應該是讀小學四年級。

她那個時候總來我家問我一些小學的題目,我自然對這些隨手而解,從來不費半點躊躇。我能覺察到她崇拜我的目光。她也常常喜歡和我玩一些疊紙飛機、砸杏核、鑽板紙之類的游戲,輸了就鬧著打我、掐我,其實也不是真打真掐了,主要是女孩家撒嬌,有時緊緊靠著我撓我的癢癢,那時我是既享受又慌亂的,想躲又想更緊地擁抱的。後來,大概是半年後的一個夏季,還有兩外幾個小孩,包括她的兩個妹妹還有鄰居的其他小孩在我家玩捉迷藏。

就是將電燈拉滅,人藏起來後,再將電燈打開,然後大家去找藏起來的人。玩過幾次後該輪到我藏了,我拉滅電燈,迅鑽進家裡的糧倉,然後喊一生:可以找了!孩子們拉開電燈,屋前屋後的開始找了。我卻獨自躲在糧倉裡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心態在看著孩子們奔跑著、叫喊,正自得意間,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人的喘息聲,我吃了一驚,剛要開始問,卻被一只小手擋住了,借著微弱的光線,我看清了,原來是小麗不知什麼時候也躲在這裡,按理她應該是找我的才對。

她馬上靠過來,抓住我的胳膊,小聲而神秘的說:我抓住你了哦。我立刻下意識的將她抱在懷裡,告誡她:不許說話。說完了才意識到怎麼將她抱在懷裡了?就在我想要松開她的時候,哪裡想到小麗卻更緊地抱住我了,于是大腦裡出現了空白。

我們就這樣緊緊地摟抱著、摟抱著,慢慢的,小麗揚起嘴巴,閉上眼睛,這是在等待哦,我笨拙的用我的嘴唇壓了上去。這可是我的處男吻啊,也是第一次、第一次的摟抱一個女孩。而且是帶有性意識的摟抱一個女孩。我當時的感覺是幸福得快眩暈了,下面小弟弟膨脹了起來,已經開始觸碰小麗的小腹了,我正在慌亂地想著是不是應該將那個硬起來的家夥躲起來的時候,小麗卻用她的下腹勇敢地迎著我,鼓勵著我,以至于我後來已經開始感覺到她的小腹壓迫得我疼痛了。

可是那個年代那個時候的我們,是不敢也不會去想立即脫對方的衣服的,更不敢想性交這些現在已經司空見慣的事情的。我們就這樣摟抱著,我甚至不敢去摸她的屁股,不敢去觸碰她的胸部,那個時候的她胸部還剛剛有點隆起吧,摟抱的時候並沒有太明顯的感覺。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孩子因為找不到我而靜下來了,甚至有兩個孩子已經回家了。我們才想起來該對孩子們有個交代了,因為小麗的兩個妹妹還在外面啊。我戀戀不舍的松開她,迅整理一下情緒,告訴小麗等會再出去,我主動走出來,大聲叫道:哈哈,你們找不到我吧,我贏了。

孩子們已經找得不耐煩了,我的出現似乎也沒有調動起她們再玩的熱情,于是我將小麗的兩個妹妹引開,再一會,小麗也從某個不經意的地方出現了。在兩個妹妹埋怨她的聲音中,她帶著兩個妹妹回家了。那一夜,我失眠了,眼前總是晃動著我們摟抱著的感覺,感覺那個熱乎乎的嘴唇。再後來,我們又有過數不清的摟摟抱抱,纏纏綿綿,雖然也摸過小麗的陰部,也尋找她那剛剛育的小乳頭,她也摸過我的硬邦邦的陰莖,但我們始終沒有越過那最後的一步。我也問過那晚為什麼跟我躲進糧倉,她笑著說,因為看到我鑽進去了,她想也沒想就跟進去了。呵呵。

和小麗離走到性交的邊緣應該是我已經上了高中的時候,那一年小麗已經讀到了初二,人也育得有模有樣了。也是暑假,恰逢表姐和姐夫出門辦事,晚上不能回來。我白天就在表姐家裡玩了很長時間,鑒于兩個更小的外甥女在,我乾著急卻不能和小麗親昵。當時表姐家還有一排側房,在出門時已經委托表哥一家人過來住,以幫著照看幾個孩子。白天就在焦急地等待中過去了。到了晚上,我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一直到12點多仍然如此。于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形成了。

我輕手輕腳的爬起來,生怕驚醒熟睡的父親和母親,出了自己家的院子,趁著夜色,一路走到表姐家,其實表姐家就在我家房子100米范圍內,路上也驚動了幾戶人家的狗叫,但我一點沒有害怕的意思,相反被一種憧憬和期待所鼓舞著。先在表姐家的後窗戶向屋裡看了看,接著月光,好像小麗自己占一間屋,中間用半截內牆隔開的另一間屋住著另外兩個小外甥女。側房從後面是看不到的,但我高興的是表哥一家人沒在正屋睡。悄悄地挪到前門,看得到側房靜悄悄的,伸手拉前門,拉不動,看著門邊的窗戶開著,手伸入輕輕一撥,門開了。

這扇門我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興奮的摸進屋,果然看到最門邊的這間只有小麗一個人,睡得正酣,另一間看也沒看,我悄悄地爬上床,脫下自己的長褲和襯衫,只著一件短褲,掀開本就沒有蓋嚴的被子,能看到見小麗穿著大件的上衣和一條寬松的短褲,我興奮得看了足足五分鐘,能聽得到自己那怦怦的心跳,開始了那緩緩地撫摸,並一下一下的親著小麗的額頭和嘴唇,經過我這麼一折騰,小麗醒過來了,好像早有預感似的,她睜開眼睛,沒有吃驚,看到我立刻緊緊地抱著我的裸露的上身,熱烈的開始吻我。

我們都沒有說話,我脫下了她的那件長長的上衣,小麗那已經育了乳房跳出來了,雖然還不算大,但握起來已經盈盈在手,感覺是那樣的綿軟而有彈性,那時候還不懂得親吻乳頭,只是就那樣來回撫摸著,搓揉著,小麗將手伸進我的內褲,也搓揉著我那根早就直挺挺的陰莖,我立刻脫下我的短褲,並開始試著脫小麗的褲頭,盡管遭到了她一點點的阻隔,但還是脫下來了,手伸進她的下身,摸到了那稀疏的陰毛,再往下竟是熱乎乎的水汪汪的一片。我翻身而上,小麗滑滑的下體立刻就浸潤了我的陰莖,竟興奮得我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顫,就在笨拙的尋找入口的時候。

我身下的小麗突然小聲叫了一聲:“不好,下屋燈亮了,舅舅可能看到你了”。我立時驚出了一身冷汗,一抬頭果然側房的燈打開了,裡面已經有人在起床了。不好,我被現了!這個念頭促使我立時起身穿衣,倉皇逃出表姐家。但奇怪的是,沒有人追來。逃回家,那顆心仍然怦怦亂跳,早就嚇得軟下來了。不時向外望望,生怕有人追來門來。再後來也就睡著了,一夜無話。

第二天,問小麗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告訴我,是下屋有很多老鼠,弄得表哥一家人睡不著,最後只好都搬過正屋來住,根本不知道有人潛進家來。唉,看來天意如此,是老鼠保全了表外甥女的處女之身!從此我們再無這樣的機緣。不久,小麗連初中尚沒有讀完就去了沈陽親戚家打工去了,再不久我就上了大學,從此再也沒有見到我這位最大的外甥女。小黑人長得有點黑,從小就非常霸道,是表姐家幾個孩子中最厲害的孩子,外表有點像唱歌的韋唯。

因為我母親對孩子非常好,自小也願意長在我家裡,對這個小黑,我只有過兩次不良接觸。第一次是有一天她來我家裡做作業,家裡只有我和她兩個人,做完作業她纏著我講故事給她聽,並靠著我。

記得她應該也讀小學5年級了吧,我講著講著,突然起了個壞心思,把她抱在懷裡,她似乎很高興我抱她,慢慢的,我手滑到了她的褲頭裡,摸上了她的光禿禿陰埠。小黑居然笑著颳我的鼻頭,說:小舅壞。說完了還摸我的下身。呵呵,原來小姑娘也什麼都懂的。後來有人進我家院子,她比我反映還快,立刻脫離我的懷抱,挪到課桌邊裝摸作樣做起作業來。另外一次是在什麼環境下已經不記得了,但我摸她陰埠的時候手指插入了她的陰道,小黑直說疼,我也就很快拿出了我的手指,但願那次沒有扣破她的處女膜。後來小黑也步她姐姐的後塵,去了沈陽。

小麗的三妹就叫小三,應該說我和她並沒有什麼過分的地方。只是記得我在高三時,每次一回家鄉度寒暑假,她看到我就一定要我抱,那時她剛小學一年級吧,並在我抱她的時候一定要親我的嘴。我們那裡的風俗是大人可以親小孩的臉,但親吻嘴唇是絕對不允許的。我猜想小三是看電視看多了,而那個時候她又是懵懵懂懂不知道把握分寸,每次粘在我身上必要和我親嘴,否則不讓。後來就在沒有其他人在的時候,我索性也就和她好好的親吻嘴唇,小家夥似乎在學電視的鏡頭,不斷的將舌頭向我嘴裡伸。同時,也每次故意坐在我的襠部,而只要我陰莖一硬,她還使勁在上面用她的胯部來摩擦,好幾次弄得我好疼啊。這小家夥,假若好好調教,必定很快成為我的女人。但畢竟年紀相差懸殊,我沒有心情真的這麼做。
嫂子娘家和我家是一個村,她的哥哥就住在我們家後面,有個二女兒,天生麗質,且活潑好動。也是到我家裡玩的常客。在我讀初中時,她、小麗、小黑、小三還有隔壁的二鐵都常常在我家裡玩捉迷藏的游戲。那個時候我們分組游戲,在我和小文一組時,我便和她一起藏,不管那個時候藏到哪兒,我總是讓她在我的身前,我則爬在她的身後,就像狗交配那樣蜷縮在一起,每到那個時節,我的肯定是硬硬的,就那樣頂著她的屁股,她從來都是不躲不動,也有一次我將手伸入她的褲頭,摸了她的陰埠並把玩了她的陰唇。她仍舊是很配合,但她沒敢摸過我的。

再後來我就上高中了,似乎幾年光景再沒機會玩那樣的游戲了。待我上大一那年,小文已經初三,人出落得越來越標致水靈,應該有160的身高了,是全村裡的美人。雖然我們沒有機會再肌膚相親,但我分明感覺到,小文那種情竇初開時對我這個小有名氣的男孩子的渴望。

正趕上一年的暑假期間,我晚上到鄰居家看電視,因為我們那個時候村裡只有有限的三四戶人家有電視,我家裡沒有。我記得那一晚鄰居家同樣是高鄰滿座,可電視都是些亂七八糟的節目,我看著看著覺得很無趣,于是就打算到哥哥家去玩,哥哥家就在小文家隔壁。我走出來,外面沒有星光,很黑。很快我感覺到有個人也隨同我走出來,並很快趕上我,走近了才能分辨出是小文,一身白色的裙子在夜色中很顯眼,問我:小叔去哪裡?我說電視不好看,去哥哥家。

她說:我也覺得不好看,走吧,我也去姑姑家看看我嫂子是她的姑姑,就這樣我們一起來到哥哥家,一進院子,窗子裡沒有燈,已經知道哥嫂都不在家,肯定也是去別人家看電視去了。那個時候鄉下很少有人家鎖門,我們就自己打開門直接進了哥哥家。進了屋裡,我們都沒有開燈的意思,有話沒話的閑聊了幾句,我們都分明感覺到了那種黑暗的曖昧,我主動的牽起了她的手,沒想到這一牽,小文整個人都緊緊地靠了過來。我一下子抱她入懷,這個小美人坯子,我已經對她動心了許久了啊,現在已經在我的懷抱裡了。

我捧起她的臉,熱烈的吻她,我的手探索著她曲線分明的後備,纖細的腰身,鼓脹脹的屁股,她的乳房已經育得相當好了,鼓鼓的兩團肉球緊緊的靠在我的胸膛,摩挲得我春心昂動,我手伸入她的胸衣,那個時候農村女孩子還沒有胸罩,但一般都穿一件短短的緊身小衣,我已經摸到了那兩個美妙的半球體了。軟軟的,肉乎乎的,還有一點汗漬出來。我的陰莖幾乎可以撐破我的褲子裡,小文似受不了他的硬度,伸手透過我的腰帶進入裡面將彎曲向下藏進我的內褲,但只有片刻的作用,待小文手一出來,小弟弟立馬又硬生生的平衡支撐起內褲來。小文笑了:你的這個怎麼這麼不聽話啊。我說我怎麼知道,他見了你就這樣的。

調笑中,我手仍不忘滑進她的內褲,那裡已經有毛了,高高的像小饅頭,不像幾年前那種光禿禿的感覺了,下面同樣水漬漬的滑手。我扣摸著,感覺異常衝動,有種蓬勃欲出的感覺。我試探著想要拉下她的內褲,她這次很堅決地阻止我,說不能給我。她將來還得和別人結婚呢,但是她非常喜歡我,時常想小時候和我在一起的感覺,除了不要她這個地方別的她都能接受。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做愛的經歷了,但做愛的對象可沒有小文這般標致可人。因此對于沒有和她突破底線,我至今耿耿于懷。而且,我們是絲毫沒有血緣關系的人。

再後來,我們一有機會便互相摸弄,每次都搞得她水汪汪的媚眼如斯,而我卻每次忍受著那種火山口煎熬般的被緊緊束縛著的衝動。後來終于被我哥哥知曉我和她的關系,但哥哥並沒有揭穿我們,甚至在默許我們。

很遺憾在我們那個年代的鄉下,根本不知道什麼“口交”、“乳交”、“肛交”這類的除了陰交之外的有趣的玩意,否則,即使不破她的瓜,那麼這其它的東東肯定都要在這個小美人身上試驗的,這個小美人的臉啊,皮膚啊,乳啊,腰啊,屁股啊,陰毛啊,陰唇啊都是上品。她的身體除了我沒有插入之外,其她的都一一仔細的做了研讀,甚至當年一閉眼她就以赤裸裸的身體出現在我的內心深處。

再後來,我畢業分配在南國的一個城市,結婚生子之後想找個保姆,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她,詢問過家鄉之後,我哥嫂堅決不同意。說小文已經和本村一個小夥子談了戀愛,如果離開家鄉,勢必讓那小夥子的家人感覺是我們家拆散了她們。但後來我聽說小文是很想出來到我家做保姆的,為此還和我哥嫂鬧過矛盾。也許我哥哥是對的,如果小文真的出來到我家做事,勢必很快就成為我的小情人,也許從此我的家會再無寧日

一個在我的家鄉3-5年都難得出現的一個小美人,就這樣嫁給了一個地道的農村郎。多年之後,當我再見到她的時候,那原本貨色生香的我心中的小文已經被鄉間歲月的風風雨雨磨練成一個地道的農村婦人。唉,造化弄人啊。我們的關系就這樣徹徹底底的斷掉了
前面已有表述,我姐姐大我很多,有一女兒小潔大的和一男孩小剛小的。姐姐家在另外一個鄰縣的村裡,姐夫是小學老師,離我家大約有30華裡左右。那個時候騎自行車2個小時內即可到達。因為姐姐和姐夫平時沒時間照看孩子,小潔小的時候一年有半年的時間在我家生活,由母親照看。我在小學二、三年級起就時常替母親照看小潔,其實我比她只大6、7歲,那個時候所謂的看護是找個樹蔭處,鋪上一個墊子,將她放上去自己玩,而我爬爬樹、打打鳥什麼的。小潔小的時候非常乖,也很好看,大家都很喜歡她。就這樣我慢慢長大了,小潔也在慢慢長大

記得是初中三年級的時候,小潔也已經上了小學二、三年級。暑假我到姐姐家去玩,因為姐姐家有臭蟲和跳騷,我夜裡無法睡覺,我從小就招各種蚊蟲叮咬。恰好鄰居家有一間空房說沒有這些咬人的蟲子,于是姐姐便安排我到鄰居家去睡,晚上怕我孤單,又叫我的這個外甥女來陪我睡。我想這也是姐姐的失誤吧,她應該叫我的外甥過來陪我啊!晚上睡覺的時候,外甥女很快就睡著了,鄰居家的這間空房沒有床,是靠一面牆的那種大通炕,可以同時容納很多人睡覺。我看著身邊熟睡的外甥女,

自己卻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因為這個時候的我性意識已經非常強烈了,但平時苦于風俗的壓力,又沒有真正可以消除飢渴的夥伴。于是暫時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我這個小外女身上,看著月色下她那翕動的鼻翼,忽然有了想要看看她的下面的衝動,于是慢慢的脫掉了小女孩的小褲頭,小孩子睡覺是很沉的,在睡著時即使你推她喊她也會醒的。我放心的擺弄著她,在月光下我看到了那一絲毛也沒長出來的光嫩嫩的小穴,兩條突起的嫩肉夾成一條縫,這就是所謂的陰唇麼?用手掰開那兩瓣肉,再中間似乎有個小洞,很淺,難道這就是陰道口?那個時候的女孩子應該還沒有育完全的大小陰唇之分吧。仔細研究了很久,我的陰莖也腫脹了許久,最後在一片朦朧的意識中睡著了。這是我第一次從觀感上侵犯我的外甥女,一夜無話。

第二天,父親來幫姐姐家伺弄莊稼來了,早晨,父親一到便和姐姐、姐夫下地乾活去了。晚上,父親便也和我一道住宿在鄰居家,小外女也吵鬧著要仍舊和我們同住。

那個時候農村的被子有限,晚上我和父親蓋一床被子,小潔蓋一個小毛巾被。父親因為累了一天,不一會便鼾聲大作了。而我仍舊睡不著,我不知道小潔是不是睡覺了,只是既定的認為她一定也和父親一樣,熟睡了。就在我試探著將手伸出我和父親的被子,滑向小潔的被子時,奇跡出現了:小潔的一只小手居然也向我摸了過來!我立刻呆住了,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夢游中,但那只小手並沒有停留,伸進我的被子,手觸摸到我的肚皮上。我亢奮起來了,于是盡力向外挺我的肚子,向上挺我的小腹,好讓那只小手能滑向我的下身。果然,那只小手在向下游移,慢漫的游移……

我在用自己的身體語言鼓勵我這個小外甥女的勇敢的行動,以最大的限度來向外並向上挺我的身體,但我又不能有太大的動作,以免弄醒了父親。終于,那只小手停留在我那已經分外茂盛的陰毛上了,只有片刻的凝滯,便又向下握住了我的陰莖。噢,老天,只感覺我那個時候血脈噴張,時間停滯,世界不復存在了。居然有個小女孩自己握住了我的陰莖!而且那是我的親外甥女!

那只小手仍舊摩挲著我的長長的,挺挺的陰莖,同時,又有新的奇跡出現了,她慢慢挪動自己的身體,居然鑽進了我和爸爸的被窩,我簡直要沸騰了!而這還遠沒有結束,就在我連呼吸都覺得凝滯的時候,那只小手又在引導我的陰莖滑向她自己的陰部!這是我有生以來真正的第一次將我的陰莖抵入一個女孩子的陰部哦。小女孩正在努力的試圖將我的粗粗的陰莖塞入她自己的陰道,可是那個時候我除了自我萌的性意識,並不知道如何進入一個女孩子啊。

況且我又是在和爸爸一個被窩的情況下,哪裡敢有所動作!就這樣,我的陰莖始終停留在我的小潔的陰部,任憑小女孩如何努力,仍舊還是停留在她陰道的外面。即使如此,一種巨大的,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使得我幾乎是徹夜未眠。我和我的小潔不時地笨拙的親吻著,身體緊緊的接觸著,不知道已經是幾點了,父親動了動,停止了鼾聲,我嚇得趕緊將小潔推出我的被窩,後來證明我的這個推的動作用的恰到好處。因為就在我剛推出小潔不久,父親起來上廁所了。作為男孩和男人,這一夜是我生命中的重要的轉折點。我一直認為是這一夜使我從男孩變成了男人,而促成這個轉變的就是我的親外甥女。

過後問她那天哪來的那麼大的膽子?她笑著問我:“那你哪來的那麼大的膽子前一天脫了我的褲頭,還摸弄我的下面,連我的褲頭都忘記給我穿上了啊?”呵呵,一切都明白了,小孩子是不可小瞧的啊

父親乾了兩天活就回去了,而我仍舊賴在姐姐家不走,就在兩天後的晚上,我真真正正進入了我的小外甥女的身體。奇怪的是,我進去了,卻沒有聽到外甥女喊一聲疼,事後問起她來,她也說沒有感覺到疼啊,也許小女孩的處女膜很薄很嫩的緣故吧。我們那個時候也不知道要檢查處女紅的。可笑的那個時候的我,居然不知道抽動,連續兩個晚就知道直挺挺的插進她的小穴,然後動也不動的趴在她的身上,只是不停的和她接吻,然後問她:我進去了嗎?我真正進去了麼?每次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復。

那種陰莖包裹在軟肉中的感覺非常刺激,因為不懂得抽動導致小弟弟整整膨脹了兩個晚上,也使得我一上去我的小外甥女的身體就不想下來。兩天後的一天早晨,在我整夜這樣膨脹後,在小潔的身體內下意識的動了幾下後,終于一股白色的漿液噴涌而出,這便是我的第一次射精。從此便知道性交原來需要抽動,才體驗到原來世界上還有射精時那種人間最極致的、人的語言無法描述的、生死交界般的感受。

和小外甥女的幾天使我從一個男孩完美的轉變成一個男人,那幾天我們不斷的交歡,我不知道外甥女那個年齡的感受,她可能除了新奇就是對我無以復加的崇拜,我想她的身體還沒有育到真正體會出男歡女愛的那種美妙的感受。

自此以後,每個寒暑假我都會找機會和我的外甥女在一起交歡。我印象中她第一次有了女人般的感受時應該是在她上小學六年級時,在我家的倉房裡,在我肆意的抽插她的下體的時候,她有了痙攣般的回應,那是和著我的進出的節奏而一同奏響的男歡女愛的音樂,那是一種原始的純性的陶醉和舒緩。她第一次有了女人的呻吟。也就是說,在我的外甥女讀小學6年級的時候,也已經完成了從一個女孩到女人的轉變。

後來在小潔來了月經後,在我也慢慢的懂得了男女做愛會懷孕這個簡單的道理後,我再和她做愛就要心存很多顧忌了,尤其是在那個年代,避孕套、避孕藥等還是受禁的,只有帶證的成年人才可以買到這些我們少年也同樣渴求的藥品和用品。

我和她甚至用塑料捲成筒狀,然後用細線綁在陰莖上模擬避孕套,這種塑料做成的東西是很粗糙的,插入時會引起巨大的疼痛,可憐了我的那個寶貝外甥女,即便在我插入時很痛,也會不吭一聲的忍受。而且這畢竟不是避孕套那種帶有伸縮性的軟膠製品,只要抽插幾下,就很容易破裂。總之我們那個時候的性愛,受到了太多的禁錮。今天回想起那個年代的事來,似乎有太多的不可思議的地方。

在她的整個初中年代,我們做過太多的饒有性趣的事情:比方說我經常在假期騎著自行車帶著她到處游玩,而每次她坐在後座上必是一手抱著我的腰部,一手握著我那根總是軟不下來的陰莖;在游玩的過程中,看到有山清水秀、人跡罕至的地方,我會跳下自行車來,將她放到在草地上,脫掉褲子一陣激情熱烈的狂插,而為了避孕不敢射入她的身體,在拔出來的那一刻,精液常常無法控制的射到草地上、射到衣服上,弄得事後清潔工作很困難;還有一次在暑天,我們光光的在一條小河邊洗澡,動情處就在清清溪水中,抱著她的頭部以浮出水平,而我們的私處就在水中熱烈的交合,直到水中漂浮出黃白色的液體……

後來她讀大專了,結婚了,生了小孩。即便如此,我們仍然保持著這種理不清的亂倫關系。只要有機會,我們很容易煥出當年那永不止歇的熱情。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外甥女是我的第一個女人還是說來自于亂倫的那種自然的刺激。2000年姐姐全家到我在南方的家去旅游,那已經是我和小潔有6年沒見面了。

就在我家裡的那幾天,我和她乘早上出去乘涼的機會,在我家的樓頂上,在我們報復般的擁吻當中,我摸著她的圓鼓鼓的小屁股,反轉她的身體,掏出自己那根見到小潔就不安分的家夥,挺動著刺入她的身體,在她的呻吟當中,在她的允許下,我盡數的射進了她的身體,那真是酣暢淋漓的交合啊;早上也乘帶她出去兜風的機會,將我的車子停在一處稍微僻靜的路邊,在後座中,盡管那狹小的空間妨礙我們輾轉騰挪,但那仍然無法遏制我們極度交歡的渴望,偶爾看到一兩輛車子從我們旁邊經過,我們車子的振動好像也引來了司機的側目,但非但沒有叫我們停止,反倒刺激了我們更為猛烈的插入,插入……;

2006年的夏天,在我已經三年沒回家鄉的探親假裡,也找到了和小潔單獨相處的片刻,那是在哥哥家哥哥家已經搬遷到一座地級城市,小潔也在這個城市工作,因為我多年不回家鄉,哥哥已經請了假全程陪我,恰好就在那一天的下午哥哥單位來電話要他去處理一件事情,就在哥哥剛走,小潔來了,說是請假早下班一會,過來給我做菜。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我立即將她抱住,在她確認家裡已經沒有其他人後,便熱烈的投入到我的懷抱中,我們都知道哥哥也許10分鐘後就會回來,于是就抓住這寶貴的時間,相擁著進入沐浴間,退下她的牛仔褲,露出她那仍舊是圓滾滾的小屁股,淫水已經泛濫成災,我退下自己的短褲,屁股一挺,已經盡根而沒。

小潔舒服得歡叫著:“哦,小舅,我親愛的小舅,只有你的東西才會能讓我如此快樂哦”。“我何嘗不是呢,沒看我一見我親愛的外甥女,我就淫心大動麼”?我一邊盡情挺動著,一邊解開她胸罩的扣子,兩手前探,搓揉著她的依舊挺翹的乳房,捏掐著她的兩顆飽滿的乳頭,那叫一個爽啊。在她的“不要射”的懇求中,我依舊無法遏制的射出來了,大量的精液統統灌入了我
的可愛的小潔的陰道深處,那一刻,陰道收縮了,痙攣了,夾得我的射出了一波又一波……,而就在她剛剛提上褲子沒多久,我哥哥就真的回來了,那個時候我的兩腿依舊突突亂顫,還沒有從射精時的短暫的缺氧狀態中恢復過來。

也許,在我的後續的生命歷程中,我和我的外甥女5、6年都再難得一次機會,但,只要有機會,至少是現在看來,激情依舊,如初戀般長盛不衰。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裸睡的女兒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