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肉枕營業 校園學生

  「所以,我認為能夠以學園偶像的方式,提升我校知名度,從而提高收生率!」

  偌大的會議室中,坐在寥寥可數的數名學生會成員。她們,就是新一屆、也是暫時唯一一屆的學生會成員,因為她們正是這所新校的第一屆學生會。

  而這第一屆學生會的首次會議,議題就是如何提升下屆收生率。如果下年度的收生情況,也像這年一樣慘淡的話,估計這學生會,甚至這所名為「一人學堂」的學院,也就沒有第二屆了……

  在一眾提案之中,由學生會的智囊,滿久兒同學所提出的學園偶像方案,最終獲得一致通過。

  「為了我們一人學堂的未來,山田同學,拜託妳了!」滿久兒同學纖手一揮,旁邊那個被點名後一臉迷糊的女孩,往後的命運就這樣被決定下來。

  數天後,迷糊女孩跟隨滿久兒同學,來到一所大型偶像事務所門前。

  「真的……真的要進去嗎?」對於要成為學園偶像一事還未能完全接受,女孩弱弱的問話還帶著顫音,緊張的表情直接寫在臉上。

  「山田同學,學校能否繼續辦下去,就看妳了。」滿久兒同學的表現卻截然相反,望向女孩的目光十分堅定。

  「嗚……其實滿久兒同學不也是偶像嗎?怎麼還要人家來當這個?」一直抱持的疑問,直到這個最後時刻,女孩才終於忍不住提起。

  滿久兒同學--滿久兒詩彌,除了是學生會一員以外,還是眼前這大型事務所旗下,未出道的正式偶像。

  「這是行不通的,我簽下的合約,訂明要在訓練充足之後,才能正式升格為專業偶像正式出道。但是學校已經等不及了,學校需要一個可以即時出道,而且是以學院名義出道的學園偶像,來挽救下屆收生率。」滿久兒同學緊緊握住女孩雙手,明亮的大眼睛甚至隱約閃現淚光:「時間只剩下不到一年,對偶像活動來說實在不多。而且人氣不足的初出道新人,很多時候甚至連演出機會也沒有,所以我們只能走這捷徑,希望事務所可以支持山田同學的學園偶像活動了。」

  說到這裏,滿久兒同學放開女孩雙手,默默後退兩步,然後作出一個十分正式的九十度鞠躬:「山田同學,拜託妳!」

  「不要這樣!」被滿久兒同學近乎請求的態度嚇到,慌忙扶起對方的女孩,只能硬著頭皮答應:「我……我會努力的!」

  「放心吧,我已經跟事務所的人說過,一定沒有問題的!」仍然帶著淚痕的臉上泛起微笑,滿久兒同學輕輕揮手:「那麼我要先離開了,預祝山田同學一切順利喔。」

  「咦!滿久兒同學不是一起進去嗎?」

  「不,我還有事情要做。放心吧,山田同學一定可以的。」微笑著的滿久兒同學,跟女孩一同走進事務所,然後才轉向別處通道。

  也對,滿久兒同學本來就是事務所的偶像研究生,估計是要來去訓練了吧……

  只是不知道為甚麼,女孩總覺得,剛才滿久兒同學的笑容,好像帶著那麼一點點的……哀傷?

  「好!既然答應了!就要打起精神,努力!」雙手一拍臉頓,迷糊的表情換上堅定的目光,下定決心的女孩,走向眼前的通道,走向通往學園偶像的道路。

  以學園偶像身分出道,三個月後,女孩已逐漸習慣在課餘時段進行偶像活動的生活。

  當初意外簡單地通過面試,成功得到大型事務所的支持,讓女孩得到各種各樣的便利。

  例如演出機會、活動場地等等,在大型事務所的協助下,幾乎垂手可得。當然,並非專業偶像,所謂的活動也只是一些規模十分有限的地區小表演,但是以業餘的學園偶像來說,僅僅三個月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算是大大成功。

  而且事務所還曾經兩度在真正的偶像業務中,略為提及她這一個全國人氣近乎於零的地區性學園偶像,更是讓她在這小地區中,一舉從默默無聞的平凡學生,搖身一變成為小有名氣的偶像女孩。

  「山田小妹幹得不錯喔,叔叔下次也會再來捧場的。」商店街的大叔成為了她的支持者。

  「山田同學,請給我簽名吧!」課間休息時,竟然還有陌生同學請求簽名。

  「山田同學,我的妹妹說明年也想升讀這裏,學校以後就全靠妳了。」同為學生會一員的紫川同學,也對她抱有期待。

  「大家……」備受民眾注目的興奮,還有承載同學夢想的責任感,讓出道沒多久的偶像女孩脫離迷惘,感受到身為偶像的自覺。

  「心,就說了不用等我,我今天也要到事務所去。」而且常常一起進出事務所,女孩跟滿久兒同學,也漸漸成為互相直呼名字的好朋友。

  「詩彌,今天也很努力呢。」看到事務所派來迎接詩彌放學的專車,女孩注意到,作為未正式升格的研究生,在當地的社區知名度甚至還比不上她的詩彌,近日進出事務所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比她這個業餘卻是現役的學園偶像更為忙碌。

  沒多久,在她還沉醉於成為偶像的感覺的時候,詩彌累倒了。

  從保健室攙扶著虛弱的詩彌出來,女孩不禁勸解:「看看妳,都累成這樣子了,今天的訓練,還是向事務所請假吧。」

  「不……不可以……今天的活動……很重要……」雖然是被攙扶的一方,詩彌卻還是努力向著停泊在校外的事務所專車前進。

  下課後,女孩趕到保健室探望詩彌,卻沒想到詩彌得知已經下課,立即堅持要回事務所。

  從保健室到校門的路上,類似的對話已經重複無數次,女孩卻始終無法動搖詩彌的決意。

  不過女孩其實也不太擔心,在她看來,詩彌這一副病厭厭的樣子,事務所的職員看到,估計也不會讓她繼續訓練。

  結果,來迎接的職員就像看不見詩彌的樣子似的,不但沒有阻止詩彌,還主動為她開啟車門。

  「只有今天……不可以不去……為了阿心……為了學校的……大家……」反倒是詩彌,才剛爬上車子就立即倒下,直接昏倒在座位上。

  「真是傷腦筋呢。」直到詩彌看似昏過去,職員才略為煩惱的抓了抓頭。

  「怎麼這樣?詩彌只是還在訓練的研究生吧,又不是演出,稍微請假應該也沒問題才對。」見狀之下,女孩不禁疑惑起來:「你也看見,詩彌已經累倒了!」

  「好吧,我聯絡事務所看看。」看見職員掏出手提電話,女孩才鬆一口氣,卻正好聽見那職員好像咕嚕了一句:「詩彌會這樣還不是因為妳……」

  女孩不禁留心起來。

  「制作人……對……接到了,可是詩彌累倒了……看樣子今天是沒法……換個人不行嗎?……對了,那個山田小姐也在這裏……好,好的。」聽到職員提起自己,女孩有點愕然,而讓女孩更愕然的,是接下來職員竟然把電話遞給她了:「制作人想直接跟妳說。」

  「找我?」雖然疑惑,女孩還是接過電話來了。

  「是山田小姐嗎?」電話中傳來的聲音,女孩認得,那是當日給她面試的制作人,好像還是詩彌現階段的直屬負責人。

  「山田小姐如果可以頂替的話,讓詩彌休息一天,應該沒問題的。」

  「頂替?」

  接下來,專車直接把詩彌送到診所,女孩則是留在專車中,向事務所出發。

  眉頭深鎖的女孩並沒有發現,本應累倒的詩彌,在她返回專車的那一刻,已經睜開眼睛。意味深長的目光,目送專車離開。

  車上的女孩,腦海裏不斷重複著,剛才詩彌的制作人,在電話中所說的話。

  詩彌今天不是來訓練,是有活動……

  對,詩彌是未出道,所以只是內部活動……

  難道山田小姐妳就沒想過,詩彌不過是未出道的研究生,為甚麼卻可以為妳拿到珍貴的宣傳機會嗎?那可是很多人也在努力爭取的喔……

  還不明白?好吧,我直說好了,聽過「枕營業」沒有……

  枕營業!

  竟然是枕營業!

  女孩從沒有想過,原來詩彌為了她,為了學院,付出的竟然是……

  而且今天,還會有一名廣告商參與,雖然不是甚麼大品牌,卻也是全國性的廣告。正是為了讓女孩得到出演廣告的機會,詩彌才會堅持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參加事務所的「內部活動」,也就是「枕營業」!

  而且,「枕營業」雖然不至於很常有,可是在業界也不算罕見,為求成名而不擇手段的女生可不在少數,所以這次能夠得到這個「枕營業」的機會,其實也是詩彌努力在「內部活動」中爭取回來的。

  這也是詩彌近日活動頻繁,並最終累倒的原因……

  「詩彌……對不起……」想通這一切,女孩不禁暗暗落淚。

  女孩仍然在車上,正是因為不想辜負詩彌的努力。

  隨車前往事務所,女孩決定代替詩彌參加這一次「內部活動」,代替詩彌進行「枕營業」!

  可是當女孩來到事務所門前的時候,還是不禁猶豫了。

  並非臨陣退縮,只是……只是一想到要在這裏,被陌生人奪去身為女性最寶貴的純潔,即使決心再堅定,這一步,女孩還是踏不出去。

  幸好,駕車的職員一直陪伴著女孩,女孩停下了,職員卻沒停下。事務所的大門被推開,在職員「請進」手勢的示意下,女孩只好硬著頭皮,走進這一條曾經改變她的命運、現在又要把她的命運再改變一次的通道。

  緊張,緊張得連思考也停頓了。一直跟著職員走,直到職員推開一扇開,卻沒有走進去,女孩才愕然發現,她已經走到目的地了。

  那位制作人,已經等在房間裏。

  木然地走到制作人坐著的沙發前,木然地坐下,女孩很清楚自己為做甚麼而來,卻又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

  「啊!」制作人的手臂從後環抱肩膀,緊張的女孩即時驚呼起來。

  只是驚呼,沒有掙扎。

  任由制作人把她一把擁到身旁,不往顫抖的嬌軀,緊挨在制作人身上。

  「哈,妳也太緊張了吧。」女孩的反應,制作人沒有不滿,反而感到有點啼笑皆非。

  以制作人的身分,可不缺主動獻身的女性,臨場表現緊張的也不罕見,但是女孩這種緊張得渾身硬直顫抖的,他還真的才第一次看見。

  是難得的新奇感覺。

  所以制作人不打算硬上,反正他也有預計過,還是處子的女孩很有可能突然反悔,所以早有準備。

  此時正好用來打破僵局。

  「反正還有時間,先給妳看些『好東西』吧。」抱著女孩肩膀的手掌,隔著制服不規矩地撫摸起來,制作人另一手摸到控遙一按。

  「嗚……」兩聲壓抑的悲鳴先後響起。

  第一聲,來自於被開啟的大電視。

  第二聲,來自於被電視畫面深深震撼的女孩。

  女孩的聲音顯得壓抑,是因為眼前難以置信的畫面,讓她驚訝得雙手掩著嘴巴地驚呼。

  電視傳出的聲音顯得壓抑,是因為畫面中的少女,嘴巴被堵住了。

  被一根大肉棒堵住了!

  圍困在或肥碩或高壯的男性中,映襯出稚齡女體的纖細。

  精緻的小足踝被胖乎乎的大手牢牢抓住,包裹著可愛膝上襪的修長雙腿,被迫高高舉起大大分開,擺成羞恥的體勢。

  制服風的格紋短裙仍然圍在腰上,也只是圍在腰上。飾有蕾絲邊的裙擺,本應垂下掩蓋腿間,但是在躺姿之下,卻只能無力地披掛在纖巧腰肢上,任由腿間風光肆意展露。

  作為女孩子的最後防線,跟裙子同款式的格紋蕾絲邊小內褲,已經被移離守護陣地,褪到一邊大腿上,掛在膝上襪同樣式的蕾絲邊處。原來被小內褲嚴密守護的私密之處,徹底裸露在攝影鏡頭中。

  而且畫面中那一處女孩子最重要的地方,不只是徹底曝露,還正被徹底侵犯!

  少女的雙腿之間,理應緊緊閉合的幼嫩性器,竟然被一根黝黑猙獰的老練大肉棒狠狠貫穿!

  從襪子裏猛然弓起的腳丫、以及緊緊抓握的足趾、甚至不斷顫抖的小腿,也可以看出受侵犯的少女,正承受著莫大刺激。可是可憐的少女卻連哭喊宣洩也做不到,因為她的嘴巴,同樣被另一根大肉棒狠狠貫穿!

  一雙大手挾制著少女的臉蛋,迫使躺臥的少女仰起頭來,以嘴巴迎合那一根噁心的排尿器官。

  少女身上的白色襯衫早已完全敞開,領口上的格紋領帶鬆散,胸口上的格紋胸罩同樣鬆脫開來。發育中的嬌嫩乳丘,被一旁的男性肆意揉搓,就連乳丘頂端的粉嫩乳豆,也被不斷拈摘撩撥。

  畫面中慘遭眾男蹂躪的少女,上半邊臉蛋雖然完全被埋在侵犯嘴巴的大肉棒下方,可是那套格紋制服,正在觀看影片的女孩早已見過。

  那時候,詩彌還歡欣地穿著這套學院風的格紋制服,向她展示可愛的偶像造型……

  「詩彌……」被眼前的可怕影像深深震撼,女孩都沒發現緊挨在制作人身上的她,原本緊張僵硬的身體,已經在深深的震驚中發軟,甚至還像是尋求庇護似的,更緊密地主動依偎到制作人身上。

  畫面中的少女,當然聽不到女孩的呼喚。

  可是少女仍然像是回應女孩似的,從喉頭傳出被堵塞的悶哼。

  因為抓住少女雙腿的胖男,正在陣陣低吼之中狠狠挺腰,跨間猛力撞擊在少女的小屁股上!

  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女孩無法想像。可是隨著胖男退開,從少女體內抽出來的那一根仍然硬挺的凶惡巨物,還是讓女孩倒抽一口涼氣。

  即使沒有經驗,女孩也早已從學校的保健教育上,大概知道男性性器官的模樣。可是畫面中這一根實物,不但比教科書上的繪圖要真實得多,而且近距離跟畫面中少女的私密處互相比較,更映襯出那種不合比例的巨大落差。

  目測比自己的手腕還要粗壯的巨棒,棒身上還盤纏著一根根擬似血管的筋絡,頂著那一顆略呈錐型的傘狀大龜頭,更是比棒身還要粗大兩圈,猶如手腕上的拳頭似的。沾滿其上的不明黏液,正好證明這一根可怕凶棒,剛才真的像是拳頭一般,狠狠擊打少女最脆弱的體內!

  反觀另一邊的女性器官,卻是一片淒慘。

  發展途中的初熟性器,兩片幼小肉唇卻被暴力擠開,即使巨棒已經拔出,雙唇仍然微張,展露出飽經蹂躪的稚嫩穴口。緊緊閉合的穴口,仍然在可憐地抽動著,而且還在一抽一抽中,不斷吐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濁黏液,證明穴內本應純潔的腔道,甚至那本應還未能使用的、女性最重要的育嬰器宮,也已經被邪惡精漿殘酷灌滿!

  不忍的目光從慘烈的案發地點移開,穴口周圍那一大團在激烈磨擦中形成的白沫,床上那沿著股間滴落再匯聚起來的白濁漿池,以至被胖男放下卻仍然顫抖不已的雙腿……滿目瘡痍的下半身,像是在向女孩哭訴少女的苦難一般。

  然而,少女的苦難還未結束,遠遠還未結束。

  「嗚嗚嗚!」悽然的悶哼再次傳出,迫使女孩再次注視少女的上半身。

  那一根深深插在少女口中的凶棒,竟然抽插起來!

  並非輕輕抽送,而是就像剛才在少女股間射精的凶棒一般,把少女的小嘴當成性器來狂抽猛插!

  跟剛才那一根同等級的粗壯巨棒,每次也近乎整根抽出,再狠狠地盡根沒入。可怕的長度,完成足以貫穿少女的咽喉,殘酷地侵犯食道!

  股間還說得過去,畢竟那裏本來就是用作承受男根的,可是食道……

  女孩根本無法想像,食道被這麼一根可怕的東西強行侵入,是一種怎樣的折磨。

  可是可憐的少女,剛才卻是被整整兩根可怕巨棒,給前後貫穿!

  「喂喂喂,還未到休息時間喔。」就像嫌女孩還未夠震撼似的,畫面中再傳來一道男聲,然後另一名男子入鏡,竟然再次提起少女雙腿。

  這時女孩才想到,少女股間那一大團白漿,顯然不只是一人的份量……

  「怎麼可以……太過分了……」畫面外,女孩難以置信地喃喃自語,畫面中,男子卻已經提起少女雙腿,又一根可怕的凶棒,迫近少女股間。

  而且,畫面上的男人,那一群不知道已經射出多少次,以及不知道還要再射出多少次的男人,可不只是這兩三個……

  「停下來……拜託停下來……詩彌會受不了的……」早已淚流滿臉的女孩,不禁向著畫面哀求起來。

  回應她的,是凶棒又一次的無情插入,少女又一次的異常抽搐,以及又一聲被堵塞的悽愴悶哼。

  「別傻了,詩彌剛才不是還完好地站在妳面前嗎?」影片收到預期效果,在巨大的震撼中,女孩甚至沒有發覺,制作人搭在她肩頭上的手掌,早已滑落到她的胸口上。輕揉掌中軟肉,制作人這時才出言提示,這可是早已錄影起來的過去影像。

  「完好?」回想詩彌剛才的模樣,再聯想影片中的慘劇,女孩不禁掩面痛哭:「怎麼可能完好,詩彌都已經……都已經……」

  「我說,別把詩彌說得像是掛掉了一樣好不好?剛才診所已經打電話來,詩彌只是休息不足過勞而已,只要好好休養幾天就可以。而且,這影片可不是詩彌上一次『活動』時拍的。」

  聽到詩彌身體沒有大礙,女孩略鬆一口氣。可是制作人的後半句,卻又讓女孩聽出可怕的含意。

  不是上一次「活動」,那是上多少次?詩彌到底被這樣欺負多少次了?

  「求求你們,不要再做這種事了,這種……這種暴行……怎麼可以……」可怕的猜想,讓女孩幾近崩潰,而她唯一可以做的,卻只是抓住身旁制作人的衣角,哀求對方停止。

  「等一下,山田小姐妳是不是誤會甚麼了?」制作人卻冷笑一聲,平靜地反問:「誰說是我們迫詩彌的了?詩彌可是為了爭取機會才主動要求的,而且這影片可是交換條件啊。」

  「交換……條件?」

  「跟業內不同,業外人士可不一定相信這些外表清純的少女偶像,竟然會為了一個演出機會,就做出這種事情。而且妳要知道,這種事情一旦暴露,遭殃的可是我們這些有名譽有地位的成年人喔。」

  「所以為了爭取這次出演機會,當然要給對方一點證明。但是這種事情又不可能簽訂合約,於是就只能以這種原始的方式,給對方一份足以讓他相信,願意進行枕營業的少女,絕對不會以此作為要脅的證明。」

  「證明……那麼說……這影片……」女孩還沒來得及反駁制作人那種把私慾暴行說成冒險恩賜的扭曲描述,就被下一句話給震住了。

  「對,已經送到對方手上去了。」

  這種影片,竟然流傳到不知名的陌生人手上!

  「太……太過分了……」難以置信的業內規則,女孩根本反應不過來……

  女孩的呆然痛哭,一時半會顯然是止不住的了,但是制作人當然不會就這樣放棄到嘴的餌食。

  覆蓋在胸口上的手掌,動作突然粗暴抓握,引起女孩的注意。

  「不……不要!」本能的驚呼出來,然後想到剛才影片中的慘劇,女孩頓時渾身一顫:「那種事情,我做不到!」

  「吶?不是說好了,山田小姐要來代替詩彌的嗎?還是說,山田小姐退縮了,要讓詩彌現在回來,完成這次『活動』呢?」

  「怎麼可以?詩彌她現在……」

  「山田小姐,妳以為現在是在玩耍嗎?」提高音調打斷女孩的話,制作人的語氣也嚴肅起來:「客人待會就要來,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準備了,所以我只說一次。這工作本來就是詩彌要求的,給妳頂替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讓步。那麼,妳現在就給我決定,是妳頂上,還是讓詩彌回來!」

  兩邊也是不能接受的選項……

  迷惘。

  可是……詩彌剛才的態度,如果制作人通知詩彌,詩彌一定會不顧一切地趕回來,儘管她的身體已經受不了……

  憂慮。

  但是……真的不想在這種地方失去純潔……

  不甘。

  然而……這機會,可是詩彌作出那種「犧牲」才換回來的……

  動搖。

  一旦在這裏放棄,詩彌的付出,就白白浪費了……

  責任。

  而且……為了學校的大家……

  「為了學校的……大家……」詩彌昏倒前,最後一句話。

  暗暗咬牙,作出影響一生的決定!

  女孩默默地把制作人那退回肩膀上的手掌,再次拉到胸口的位置。

  「這才像樣嘛。」制作人臉上的嚴肅表情即時瓦解,感受著手掌傳來的柔軟感觸,還畫蛇添足地解釋起來:「而且臨時換人,對方也會感到不安,一旦被發現竟然睡了個處女,恐怕還會嚇到,所以山田小姐的處女只好由我收下了,還可以順便指導一下山田小姐的『待客技巧』……」

  當然制作人不會說出,奪取處女,其實是他的興趣……

  合上眼睛,女孩只覺得,耳邊那虛無縹緲的話語,已經不再重要……

  早已因為好朋友的遭遇而佈滿淚痕的眼角,再滑下一顆,為自己而流的淚珠……

  數天的靜心休養,詩彌重新煥發耀眼的光輝。

  接下來的日子,詩彌仍然繼續那本來就繁重得足以讓人累倒的偶像練習。與此同時,女孩進出事務所的次數也明顯增多。

  「傻孩子……那種事,只要我一個人就好,反正我已經……」

  「怎可以,這種事情,怎能讓詩彌獨自承受。」

  當初面對詩彌略顯激動的提問,女孩只是微笑面對。

  雖然女孩也知道,她那個微笑,那一個勉強裝出來的微笑,恐怕比哭更難看……

  但是女孩知道,她的意思,詩彌明白了。

  已經回不去,她們兩人都已經回不去……純潔的過去……

  那麼只好,一起墮落下去……

  事實上,那個廣告客戶的枕營業,遠比女孩想像中簡單,不過就是被睡一下而已。雖然身體的純潔,被制作人無情奪取,可是滿心不願意的女孩,卻在經驗豐富的制作人那細膩動作中,初體驗就被迫登上女體的極樂,讓接下來的枕營業簡單得多。

  雖然還是有點痛,但是在制作人的指導下,女孩還是成功在客戶大叔直來直往的單調抽送中,找到身體的情慾感覺。然後只要按照身體的指示,誠實反映出她那種還未習慣快感的羞澀反應,已經令客戶大叔十分滿足。

  結果女孩成功得到出演全國性廣告的機會。

  那是一個農產品的廣告,在短短的片段中,女孩以清純、甚至有點鄉土色彩的打扮,在園野中挖挖土豆、割割玉米的。不再純潔的身體,卻被營造出純潔的形象,最後以從土中拔出一根大大的白蘿蔔的畫面作結。

  就為了這個一天不到的拍攝工作,女孩犧牲了她的純潔。

  而且,不止一次。

  為了保持人氣,也為了不讓詩彌的付出白費,以前由詩彌默默承受的事務所「內部活動」,現在女孩也正式參與了。

  不同於廣告客戶,由業內人士主催的活動,花樣可謂多姿多彩。

  已經習慣枕營業,並不滿足於單純的抽送行為,這些業內人士玩弄女性的手段,更是層出不窮。

  從跳蛋到按摩棒、從口交到肛交、從捆綁到灌腸、甚至在學校的休息時間中,躲到廁所去直播自慰秀、以至在公開演出中,被迫在內褲裏塞著搖控跳蛋……

  從一開始的抗拒忍受,到後來的無奈承受,再慢慢演變成羞恥、卻有一點點享受……

  然後,廣告終於推出,而且還得到出乎意料的大迴響。捧著大蘿蔔的女孩,盡展清純形象,甚至讓她被冠上蘿蔔的暱稱,在地區性的學園偶像中人氣高企。

  終於理解詩彌為何要這麼拼命地為她爭取一個全國廣告的機會,以及那早已潛藏心中默默發芽的一絲悸動,讓女孩主動向制作人提出,想要再一次出演全國廣告。

  當然,以全國範圍來說,完全算不上知名偶像的女孩,要取得出演機會,只能使用同樣手段。

  身處那一間曾經從影片中看到過的房間,女孩的心情十分複雜。

  然而現場的情況,可容不得她多想。那一大堆怒沖沖地直指向她的硬挺大肉棒,己經饑渴難耐了。

  詩彌那時候,也是這樣嗎……

  穿著跟詩彌同款式的制服,被眾男包圍的女孩,感到猶如跟詩彌重合在一起似的。

  因為影片的用途,女孩不可以像往常一樣被動。勉強展露微笑,雙手輕輕捧上最靠近的那一根大肉棒,再以淡櫻色的嘴唇,輕輕吻下去。

  詩彌那時候……

  吐出稚嫩的小小舌頭,舔去龜頭上腥臭的透明黏液,奇異的味道在口中化開。已經熟識奉仕的技巧,雙手開始輕輕套弄,同時張開嘴巴吸吮起來。

  不再拒抗肉棒異味的身體,股間傳來溫熱的感觸。飽經開發的初熟女體,在濃厚的男性氣息中,顯現動情反應。

  詩彌……

  女孩的動作就像訊號似的,在她張嘴奉仕大肉棒的同時,其他的男人也紛紛行動。

  上衣的鈕扣被解開,裙子的下擺被掀開,同款式的胸罩被推開,內褲也被褪開。

  女孩也是要求穿上這套制服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原本的制服並不包含內衣褲。這配套的格紋蕾絲邊胸罩內褲,完全是為枕營業而設。

  跟詩彌一樣的……

  粉嫩的乳豆被摘起,粗糙的指頭侵佔股間肉唇。嘴巴在奉仕男性的同時,身體也受到男性的挑逗。

  不再純潔的身體,也作出相對的淫靡反應。吸著大肉棒的喉頭輕抖,哼出嬌柔的顫音,胸口上的乳豆充血抬頭,股間小肉縫也吐出貪婪的黏液。

  詩彌……詩彌……

  賣力地把大肉棒深深吞進食道,手指不忘輕揉棒下肉袋。

  確認股間已經濕透,小巧的屁股被抬起,擺成跪趴的體勢。

  前方的男人已經情不自禁地扶著女孩可愛的臉蛋擺腰抽送,後方的男人也扶著大肉棒對準仍然羞澀地緊閉、卻又焦急地吐出淫液的魅惑肉穴。

  「嗚嗚嗚!」被堵塞的悶哼聲中,可憐的女孩,慘被兩根大肉棒毫不容赦地前後貫穿!

  跟詩彌那時候……一樣了……

  粗大的手掌緊扼纖巧的腰肢,粗壯的大肉棒在纖細的膣道中,展開粗暴的抽插!

  強弱懸殊的對拼,柔弱的女孩瞬間敗下陣來,嬌弱的身體在粗野的蹂躪下只能無助地顫抖。

  可惜「活動」已經展開,眾男不再猶豫,開始盡情玩弄這一具他們平日可玩不到的優質女體。

  跟詩彌……一起……

  初熟的身體早已被完全開發,大肉棒強行撐開狹小的膣道,激烈磨擦脆弱的肉壁,狠狠輾壓敏感的G點,猛力轟擊嬌嫩的宮頸!

  最私密的弱點慘遭全面侵襲,意識漸漸遠去,女孩已經連舌頭的奉仕也顧不上,只能任由口中大肉棒徑自加速抽插口穴。

  詩彌!

  盛大的抖動,標示女孩的身體,被推上首波高潮!

  同時也表示,淫宴也進入高潮階段!

  脹硬的乳豆被咬上掛著鉛墜的夾子,剝開護衛嫩皮的小肉芽被劇然震盪的按摩器緊壓,由一顆顆大圓球組成的串珠棒,更是無預警地暴力入侵無防備的緊縮肛穴!

  「嗚!」

  在高潮中被迫追加爆發的深度高潮,把女孩的思緒徹底撕碎!

  無意識的猛力吸吮,讓喉中大肉棒也到達極限,大股精液在食道中激射而出,直接湧進胃袋。

  「啊啊啊!啊……嗚!」伴隨著大肉棒的抽出,是一聲悽厲的悲鳴,可是第二聲哀叫還沒來得及吐出,可憐的小嘴已經被另一根大肉棒再度堵塞。

  在高潮中連失神的自由也被剝奪,女孩的意識徹底迷失。

  可是身體的本體反應,卻被完整地拍攝下來。

  突然的加速狠插,嬌小的女孩被刺激得就連腳趾也緊抓起來!

  又快又狠的最後衝刺,以數次猛力撞擊作為終結。宮頸慘遭白濁激流衝擊,女孩驟然瞪大的大眼睛湧出無數淚珠,腰肢猛地反弓起來!

  令人憐惜的可憐抖動並沒有換來饒恕,誘人犯罪的柔弱輕顫更引來進一步侵犯。

  大肉棒從幼小膣穴抽出,同時帶出一大股倒流精漿。脫力的小屁股軟軟地側倒,同樣脫力的雙腿卻被大大分開。另一根大肉棒,就這樣毫不停竭地,狠狠插進仍然在高潮中抽搐抖動的可憐稚穴!

  已經被本能支配的女孩,只能從被堵塞的喉頭再度哼出悶響。場中眾男任何一人也可以輕鬆制服的纖細肢體,在連鎖高潮的脫力時刻慘遭兩男夾攻,女孩根本沒有任何反抗掙扎的能力。

  插入膣穴的大肉棒並沒有立即展開抽插。這名渾身肌肉的壯漢,放下女孩包裹在可愛膝上襪裏的小美腿,雙手扣住女孩腰肢,轉身一倒變換體勢,輕盈的女孩頓時被抱到壯漢身上,變成坐套大肉棒的騎乘體位。

  高潮根本沒有完結的機會,口中大肉棒在連番動作中脫出,哀怨的嬌吟再度響起。

  「啊……不要……那邊……」還來不及宣洩情緒,女孩急忙地求饒起來,因為背後傳來的感觸,實在太可怕。

  肛穴中的串珠棒被猛力抽出,換上另一根火燙的東西,抵在高潮痙攣的狹小肛穴上。

  曾經被獨立開發的肛穴,立即辨別出,那是一根大肉棒!

  「兩邊一起……會壞掉……絕對會壞掉的……」兩穴也曾被獨立開發,卻從未體驗群姦的女孩,完全無法想像以此刻高潮中的敏感狀態,一旦兩穴再被同時插入,會帶來怎麼可怕的刺激。

  「啊啊啊!」

  無法想像,卻被迫體驗!

  失控的腰肢和小腳丫同時扭曲反弓,渾身抽搐中握緊小拳頭,尖叫的同時口水從嘴角溢出,同樣不斷滑下淚珠的大眼睛甚至抖動翻白,股間更在痙攣噴潮的同時爆發另一道水柱,直接在無限制的過酷高潮中失禁放尿!

  女孩明顯過度的高潮反應,讓暴虐情緒再度升溫。

  侵襲兩穴的大肉棒,不但沒有等女孩緩一口氣,更在兩穴失控抽搐的最敏感時刻,同時展開狂暴的猛攻!

  女孩卻連尖叫的唯一宣洩方式也被剝奪,從口中脫離的大肉棒,再次追上大口喘息中的嘴巴,毫不猶豫地盡根插入,無情地強行侵犯食道!

  前後夾擊、上下夾攻的三穴暴姦同時,左右兩邊又有兩人迫近。就連雙手也被迫套弄奉仕兩根大肉棒,發育途中的嬌嫩乳丘也落入男人掌中被肆意把玩!

  唯一自由的,就只剩下早已脫力卻仍然抽搐蹦緊的小腳丫。被迫承受全方位的無盡虐姦,女孩只能在反覆爆發的過酷高潮中,無助地任由眾多大肉棒接力蹂躪。

  身體早已失去控制,就連意識也徹底迷失。被過量的快感訊號擠滿,腦袋中只剩下高潮和高潮,枕營業甚麼的、廣告商甚麼的,已經甚麼也不知道了……

  詩……彌……

  數天後,女孩如願以償,得到再一次的枕營業機會。

  「詩彌,今天也要努力!」放學後結伴前往事務所,在通道前揮手分別時,女孩向前往練習室的詩彌打氣。

  「心,那個……」深知女孩這次的工作,詩彌卻不知道應否同樣為女孩打氣……

  「不要緊的,只要是跟詩彌一起。」滿臉的微笑並非假裝,揮手告別詩彌,女孩大踏步前往那處熟識的房間。

  預定的客人,已經在房間內等著。

  「請多多指教。」在緊張之中略顯緊蹦的臉上,努力泛起微笑,女孩盡力表現出來的待客態度,反而展示出青澀的純真。

  「呵呵呵,我知道妳,是那個蘿蔔廣告的山田心是吧。真人好像比廣告中更清純呢。」

  告別女孩後,詩彌卻沒有前往練習室,反而來到那一處、女孩首次被制作人狎玩的房間。

  「還在看這個?難道制作人不滿意阿心嗎?」房中大電視正在播放的片段,正是當初制作人給女孩放映的影片。

  「怎會,我可滿意得很。只是突然想回味一下,這段『詩彌』的影片而已。」影片中正在口交的男子,終於在少女口中射出,隨著大肉棒的抽出,女臉沾滿濁液的臉蛋,終於呈現在畫面上。

  「喔?那效果怎樣?迷上那個『詩彌』了嗎?要丟掉我這個詩彌了?」畫面中,身形酷似詩彌的少女,卻長著另一張完全不同的臉孔。

  那少女,原來根本不是詩彌!

  「怎麼可能?我還等著詩彌主動獻身呢?」在搖控上隨手一按,畫面轉換,轉為放映山田被眾男包圍,在無盡輪姦中一再失神昏倒,然後又被強行插醒的暴行影像。

  「我說,你不覺得這次安排得有點超過嗎?」

  「我看倒是剛剛好,看著一個甚麼也不懂的女孩被活生生地姦成小碧池,詩彌不覺得很帶感嗎?」就像回應制作人似的,畫面中被兩男抱起,體重幾乎全壓在盡根沒入股間兩穴的大肉棒之上,抬頭哀號的女孩,又一次在過度高潮之中抽搐失禁。

  「嗯……」皺眉沉思一會,詩彌臉上泛起跟稚氣臉蛋完全不相稱的妖艷笑容:「還真的挺帶感……」

  「那麼詩彌也要試試看嗎?」順著說話,制作人的手臂攬向詩彌的纖細肩膀:「雖然這小妞的事,我答應給妳升格畢業,但是公演的中位嘛……」

  「中位嗎?」詩彌卻像是早有準備似的,自然地迴避制作人的攬抱,並從書包中拿出一部相冊:「這位紫川同學怎麼樣,保證處女喔。聽說她還有個妹妹,打算下年入學呢。」

  「姊妹丼……」看著相冊中的少女,制作人笑了:「成交!」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六年級女生浴室
迷倫亂常
我和妹妹的錯愛
飛機上的小妹妹
小阿姨的絲襪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大學裡的五朵淫花
丈母娘性奴
媽媽的陽光沙灘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