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的心聲 經典激情

[!這個…麻煩你一下!]

從小劉的手上接過了一束紅玫瑰花?然後我就傻楞楞看著手上的花問小劉說:

[幹嘛?……你要送我的哦?]

小劉笑著說:

[別逗了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幫個忙……你又不會少一塊肉!]

[做一個男人…就要有男人的志氣!她不收?…就用這花砸死她!]

我是說的義憤填膺的!可是……小劉卻笑著說:

[哎呀!你少找機會修理我了……快一點拿過去啦!]

我說:

[不要!…你的花你自己送去!]

就要將花還給小劉可是他卻死也不肯接?

[哎呀!……明天早上我請你吃涼面啦!]

[請我吃涼面?…你說的哦?…有沒有附湯啊?]

[別鬧了啦!]

小劉他為什麼不肯將花親自送去而要拜託我?其實這是有原因的……話說……自從有一次,好像是…小吳還是小蔡吧?

他親自的將花送到林慧鵑的面前,就準備要獻慇勤了說,而林慧鵑卻表情有點為難的對他說:

[謝謝你!這個…我不能收!]

他困惑又難堪的問說:

[這個…為什麼呢?]

林慧鵑說:

[收你的……我就不能不收別人的!這…我很困擾!所以……對不起!]

那時他就雙手捧著花楞在了那裡,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這?…我?…]

身為一個正義人士!在這個時候我當然就要出馬幫他解圍了!

[哎呀!…人家花都拿到了你的面前了……你也沒告訴大家說你不收啊?

–現在這個樣子……你也站在他的立場想一想嘛!?]

林慧鵑想了一下後就收下了。

[那…我收下好了!不過…下不為例!]

這時在他眼中就充滿了對我的感激!我也不以為意的就轉身離開回到我的桌位上去。

就在當天,公司裡的一堆想要追求林慧鵑的爛人們,也全都知道了這件事,隔天還是有一兩個不信邪的爛人,興沖沖的送小禮物和花給林慧鵑,然後就看到他們垂頭喪氣的拿著自己的禮物和花離開……當時大家都猜測說…林慧鵑她難道已經芳心有主了?

所以也就不接受其它人的所送的禮物和花?

既然林慧鵑不收公司裡面的人的花和禮物,那她的男朋友就一定是公司外面的人囉!

可是在隔個兩天,林慧鵑竟然連外面的人送來的花和禮物也都全都拒收?

這下子……大家就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了!也讓那一堆爛人傷了一段時間的腦筋……拿著卷宗給林慧鵑,同時半開玩笑的問她說:

[你是不是已經看破了紅塵……準備要遁入空門了啊?]

林慧鵑白了我一眼說:

[遁你的頭啦!…我只是想要清靜一下而已。]

我笑著說:

[ㄟ!…我那裡有菩薩心經和普門品,可以讓你更……]

我話都還沒說完呢!她手上的卷宗就向我飛了過來……林慧鵑她人長的很漂亮!氣質好!而且身材也是一級棒的,而且就坐在和我僅有一板之隔的隔壁。

{{我們這一邊剛好就靠著牆角,也只容得下我們這兩個桌位而已。}}

她剛進來公司的時候,剛好坐我隔壁的女同事因為結婚而在兩天前辭職了!

林慧鵑就接她的工作而坐在她的位子上……

當時在公司裡好多的色中餓鬼看得都好眼紅!

當然的我也是驚為天人的,就這鼓起了這一生中最大的勇氣!

在中午飯後時分,雙手謙誠的向她奉上了一朵黃色的玫瑰花,很誠摯的邀請她下班後一起去看個電影再喝個咖啡……她是沒有對我怎樣的嚴詞拒絕或著是不鳥不甩的,可是那樣訕笑的對我婉拒……我自己也覺得非常非常的難堪!

懺悔沉思了一夜後……我終於瞭解了!

以像我這樣的條件……別說是要擠進她的心裡,就算是要擠進她的眼裡……那也已經是很不可能的事情了!

其實這樣也好啦!看開了……人反而更自在!

我也不必再勉強自己去虛偽假裝,整天就想著要如何去爭取她的好感。

所以…我既然已經明白林慧鵑是不可能會喜歡上我的,當然我也就不必在乎她對我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因此我在公司裡就成了唯一對林慧鵑完全都不苟言笑的男人!

{{不要說我現實!大部份的男人絕對都是和我一個鳥樣!}}

大概是經過一個禮拜的時間吧?早上我才一踏進公司就被小張給拉住了?

[ㄟ!這個拜託你一下……]

小吳他手上正捧著一束紅玫瑰花對著我在傻笑著?

我疑惑的問說:

[你還來啊?…林慧鵑她不收……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吳笑著說:

[我猜想說…要是你拿過去的話…她應該就會收了。]

我問說:

[為什麼?]

小劉笑著說:

[她又沒有男朋友……就只是想清靜一下…當然就不願意當面收我們的花和禮物啦!]

{{這是他們跑來問我時,我跟他們說的。}}

我說:

[真是夠了!不是有別的同事幫你們送過嗎?還不是一樣被她給退貨!]

小吳說:

[所以啊!我們研究了一下子後,就覺得說……你是最好的人選!]

我問說:

[為什麼?]

小吳說:

[你和林慧鵑就像是仇人一樣!就算是她要退貨…你根本也不會甩她的嘛!]

我微笑的說:

[你們還真會替我著想啊?]

小吳笑著說:

[麻煩一下啦!…中午我請你吃搾醬面。]

聽到有免費的午餐?馬上的我的興致就來了。

[好!一言為定!不過……我可不保證她不會將花往垃圾桶丟哦!]

小吳笑著說:

[行了啦!…這個我瞭解啦!]

將花輕放在了林慧鵑的桌面上。

[你的花。]

林慧鵑納悶的看著我問說:

[你?…送我花?]

我連她的生日餐會都不參加了,她當然是不相信我會送花給她囉!

我微笑的說:

[不干我的事!我只是代勞的而已。]

林慧鵑搖搖頭說:

[我不收!請你拿回去。]

我還是微笑的說:

[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這花…你要怎麼處置?你就自己看著辦囉!]

林慧鵑問說:

[他給了你什麼好處?]

義正詞嚴的我說:

[沒有!哪有什麼好處?我像是那種會拿同事好處的人嗎?]

說完話我轉身就走了!結果林慧鵑她還真的就收下了?

下班後她就接受了小吳的邀約,去看了場電影和喝了杯咖啡。

{{那一些爛人都將邀約寫在夾在禮物或者是花束的小卡片裡。}}

由於我是不接受退貨的!所以我也成了唯一沒有被林慧鵑給退貨的人!

{{林慧鵑連女同事代人拿過去的花和禮物,她都是一樣的給退貨!}}

隔天上午消息就傳了開來,下午就有好幾個同事跑來找我要我幫忙?

可是我都予以回絕!我不想這麼快就把自己給搞爛!

早上一上班又是好幾個同事站在門口堵我?

我正在為難時,林慧鵑竟然走了過來對我說:

[你自己收…就自己去!]

大家都楞在了那裡!但我可是完全都無所謂!

等林慧鵑走開後,我就要他們猜拳決定,誰贏…我就幫誰!

不過好處還是要先談一下!而且一樣的不保證林慧鵑她不會將禮物或花丟進垃圾桶。

[小蔡送你的。]

林慧鵑看都不看我一眼。

[拿走!]

我哀求的說:

[別這樣嘛!我也是有替你在設想耶!你沒看到我在那裡也是很為難嗎?]

林慧鵑看著我問說:

[替我設想?我看是替你自己的好處設想吧?]

我心想:

「小吳這個傢伙…竟然給我撬牆腳?」

我問說:

[一碗搾醬面才多少錢?難道我的人格就值這這麼一碗麵而已?]

林慧鵑不屑的說:

[我看是差不多。]

心裡很不爽了!我說:

[算我拜託你啦!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轉身我就走開……我去狠狠的噱了小吳一頓!

再來一個禮拜的時間我是完全跟她都…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不嘻皮笑臉!

然後她就丟了一張紙條過來。

[好像…我說的是有一點過份…我道歉啦!]

我也丟了一張紙條過去。

[那……我還可以繼續幫他們嗎?]

林慧鵑又丟了一張紙條過來。

[隨便你!不過……你最好給我暫節一點!]

就這樣的我成了那一堆爛人,唯一的送花使者和代言人。

[ㄟ!你的花。]

林慧鵑看著我問說:

[誰的?]

我微笑的說:

[給你猜!]

將花往她桌面一放,轉身就回我自己的辦公桌了。

雖然說…我和林慧鵑的距離是如此的近,

只是…在無形的距離上……她離我離的實在是太遙遠了!

我是對林慧鵑徹底的死心不抱任何的幻想!

不過偶爾的我還是會偷瞄一下她那上衣裡飽滿的胸部,和略微緊繃的牛仔褲下所襯托出的臀部的曲線……{{不看白不看!誰叫她就坐在我的隔壁!

–有時候她要是穿那一種領口比較低一點的衣服的話……–呵!呵!我都看得到她衣服裡面的內衣和一些些的乳房哦!}}

林慧鵑來這公司快要一年了,也很習慣我對她那樣不鳥不甩的態度!

因此在有些時候,有很多的事情她都會主動的來問問我的意見和看法?

當然我也是很不假辭色的對她能說就說!想罵就罵!

{{機會難得嘛!雖然她可以算得上是才貌雙全……–可是在社會經驗和一些較檯面下的事物上……她可還是嫩得很呢!}}

而我也成了她在無聊心情不好的時候,捉弄和出悶氣的對象!

今天晚上有同事老張的結婚喜宴。

老張他和這位新娘子愛情長跑了十二年……竟然連個手都沒牽過?

他還說他們是純純的愛而且彼此尊重?

我們都笑他是個驢蛋!搞不好…他的女朋友早就跟別的男人有一腿了!

{{老張當然是很不高興!可是又說不過我們…所以他也都懶得理我們!}}

當他說他要結婚時?…我們還都當他是在開玩笑的哩!

一下班我們一公司的人,一窩蜂的就往這家辦喜宴的餐廳衝!

{{喜宴開始的時間是五點半,而我們公司下班時間是五點?

–我很懷疑老張他是在報老鼠冤!所以存心又故意的在折騰我們!}}

很正常也很平常的,林慧鵑她又將新娘子的風彩都給掩蓋過去了!

就看到一堆人直圍在她身旁四周在打轉著。

老張和新娘子就楞傻的站在那裡,活像是一對雕像一樣。

也不知道是誰安排的坐位,林慧鵑她竟然就坐在我的旁邊?

{{我猜想…可能是那一些爛人彼此擺不平?所以才將我安排坐在她的旁邊。}}

這對我來說當然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一來……坐在她的旁邊對我來說是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我也少了把妹妹的機會!

二來……那一些馬屁精會以損我來做為突顯他們優越的跳板!

喜宴一開始果然就如同我預期的一樣……

雖然我的心裡實在很不是滋味!但是我還是在強顏歡笑著,只是最後我終於還是忍耐不下去了!默默的起身就離開了餐廳,一個人郁卒的在附近的海產攤裡喝了起來……「搞什麼嘛?…有需要這樣嗎?唉!…算了!男人都是這樣!」

一杯接一杯慢慢的喝著,突然的我看到了在門口站了一個人?

{{這是在路邊的海產攤!從裡面往外看…看得到的都叫作門口!}}

「林慧鵑?…她站在那裡幹嘛?」

看了一下手錶?

「八點多?…宴會應該已經結束了吧?她怎麼?…」

照常理來說……林慧鵑她應該正被眾星拱月的去玩樂了啊?

{{類似團體活動的聚會,一般來講她都不會去拒絕的。}}

本來我是以為說…她可能是在等人吧?可是她卻一直的往我這裡在看?

看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起來了?

「好吧!那…我就出去瞭解一下好了!」

在海產攤的門口,我笑著問林慧鵑說:

[你在等人哦?]

林慧鵑對我微笑的搖了搖頭。

[那你是?]

[我可以和你一起喝一杯嗎?]

林慧鵑她竟然要和我一起喝酒?

不對!她的意思應該是說……喝果汁或者是飲料之類的。

[喔!當然可以!請進]

我是不想要和她坐的太靠近…但卻因為這地方實在是太小了!

而且在海產攤裡面的人也不少,林慧鵑為了離別人遠一點,結果就和我坐在一起了。

[你想喝什麼飲料?]

我微笑的問著林慧鵑…而她卻不加思索的說:

[跟你的一樣!]

[你要喝啤酒?]

我很詫異的望著林慧鵑?她卻眨著眼睛看著我問說:

[不可以嗎?]

被她這麼一問我反而楞住了?

[這?…哪有什麼可不可以的?老闆!再來一瓶啤酒和一個杯子!]

我們默默的喝著,除了偶爾互相的傻笑一下以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但是…生澀總是在三杯黃湯過後就蕩然無存了。

林慧鵑有一點醉眼惺忪的看著我問說。

[你好像…對我很有意見哦?]

楞楞的…我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答?

[怎麼會呢?你是那麼的…]

我話都還沒說完呢?林慧鵑就給我切了下去!

[夠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喔?好啦!我不說就是了……]

無趣的我只繼續默默的喝著,這樣沉悶的氣氛裡,林慧鵑一口接一口的喝著啤酒……實在很難想像林慧鵑她居然會這樣的喝酒?

[ㄟ!你這樣喝是會醉的……]

林慧鵑沒搭理我,就獨自低著頭輕聲喃喃自語著:

[為什麼?…你們這些男人都是一個樣?]

[是…怎麼樣了啊?]

我有一點小心翼翼的問……林慧鵑卻對我劈頭棒喝!

[你也一樣!]

我又楞住了!

「幹嘛啊?……ㄟ!她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哦?

–也許…我是應該來瞭解一下…她今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更小心翼翼的問說:

[你今晚怎麼沒有去…]

林慧鵑突然就轉過頭來,醉眼瞄著我問說:

[去哪裡?]

很尷尬的我笑著問說:

[怎麼沒有人邀請你去唱歌?看電影?喝咖啡?逛街?買東西啊?]

林慧鵑轉回了頭低聲的說:

[怎麼沒有!只是…]

我問說:

[怎樣?]

[才走出餐廳沒幾步……他就被他妹妹給叫回去了。]

我心想:

「原來是這樣哦?」

難怪林慧鵑會一個人站在海產攤門口,我猜想她應該是從來就沒有被放過鴿子!

所以在那一時之間…一個人也就變得彷徨而不知該何去何從。

{{這個海產攤的前方就是喜宴的餐廳。}}

我問說:

[你說的是誰啊?]

林慧鵑說:

[劉宗才啊!]

思索了一下我就怯生生的說:

[那個是……他的女朋友不是妹妹啦!]

林慧鵑驚訝的看著我問說:

[什麼?…女朋友?]

劉宗才也是我的同事,人長的很帥!口才又好家境也不錯。

就怕又去掃到颱風尾!所以我更是怯生生的說:

[劉宗才是長子…他們家就一對兄弟而已…他哪來的妹妹啊?

–她那個女朋友家裡好像很有錢哦!而且還是個一個獨生女耶!

–劉宗才是追了好久…才很不容易的追到手的……–ㄟ!你可不要跟他說…這是我跟你說的哦!]

林慧鵑眼睛看著杯子裡的啤酒輕聲的說:

[王八蛋!有女朋友了…還這樣……呵!我竟然還答應做他的女朋友…–ㄟ!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啊?]

林慧鵑這突如其來轉頭向我質問著,讓我感覺到很可怕?

更小聲的我說:

[你來這個公司也不過才一年的時間而已…很多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

–而且男人和男人之間,也都會在炫耀一些自己的事情……]

林慧鵑若有所思的說:

[我懂了!看來…我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

輕歎了一口氣我說:

[你就像是天界裡的仙女,是不……]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的話又被林慧鵑切斷了!

又沉默了一會,林慧鵑突然問說:

[你好像…沒有女朋友哦?]

我笑著說:

[自己一個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啊!……要女朋友做什麼?而且……我相信雙手絕對是萬能的!]

林慧鵑楞楞的看了我一下?然後微笑的向我問說:

[雙手萬能?那……你為什麼還想請我去看電影喝咖啡呢?]

[這個?…嗯?……啊?同事嘛!而且我們還是坐在隔壁的……]

真的沒想去過這個問題?我在心裡想說:

「也不過那麼一次而已…你記得這麼清楚做什麼啊?」

林慧鵑戲謔的看著我。

[是這樣的嗎?我感覺……好像不是哦?]

尷尬的我笑著說:

[哎呀!…都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了……你還提它幹嘛呢?]

林慧鵑醉眼微瞇,微笑的問說:

[不好意思囉?]

我傻笑著…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突然林慧鵑舉著杯子?

[來!今晚我們就喝它個非常……快樂!]

楞楞的我也舉起了酒杯。

[喔!……好!]

不知道我們到底喝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樣離開海產攤的?

早上一醒過來的時候,我卻傻楞楞的看著……睡在我旁邊的林慧鵑?

而且我們兩人的身上還都是一絲不掛的?

更誇張的是…我剛還在甦醒的時候…竟然還是和她緊抱在一起的耶!

趕緊坐了起來!然後我就腦袋一片空白,完全都不知所措了!

林慧鵑楞傻了的眼睛也直瞪著我在看著?

逃避著她那冷峻的目光,我趕緊在苦思著該要怎麼來解釋現在的狀況…林慧鵑卻突然冷冷的對著我問說:

[昨晚我們有沒有?……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有對不對?]

我楞傻的看著林慧鵑?

[啊?…嗯?…對!]

她下了床撿起了在地板上的內衣褲穿著,同時對我問說:

[我沒有在這裡過夜對不對?]

[啊?…對!]

穿好了衣褲後,林慧鵑更冷漠的看著我問說:

[我離開這裡後…就表示我也沒來過你這裡對不對?]

[啊?…對!]

然後她頭也不回的打開門就走了出去!

傻傻楞楞的我還坐在床上疑惑著說: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真的很莫名其妙耶?我怎麼可能……」

無意識的掀開了被子?

「啊?…這是?」

床單上竟然有紅紅和黃黃的一灘痕跡在?

「有嗎?…我怎麼都不記得了?可是這?……」

以床單上的痕跡來看…我們昨夜絕對是有做過愛的。

那黃黃的是我的精液沒錯!可是那紅紅的又是什麼呢?

{{我年輕時就常坐春夢,所以被單上的痕跡我是不會看錯的!}}

以剛才林慧鵑她那一副世故冷靜又老練的樣子來看……要說她是處女的話?就算是打死我!我也都不會去相信的!

而且她剛才在穿內衣褲的時候,還是面向著我在穿的耶!

「她根本就不在乎嘛!…動作也沒有任何的異樣啊?

–喔!她的皮膚好白?身材好棒?那乳房?那油亮亮的陰毛?

–天啊!…我竟然完全都想不起來昨晚我和她在……」

就感覺好懊惱!這真的是太沒有天理了!

「耶?我剛才是想到哪裡了?

–對哦!這紅紅的到底是什麼啊?…難道是……經血??」

突然就感覺好噁心?趕緊下了床拆下床單,隨手就往牆壁邊一丟!

[晚上下班回來,再把你給丟掉!]

匆匆的盥洗就準備出門上班時……

「耶?…昨天是禮拜六?那今天……就是禮拜天了啊?」

渾身無力的癱坐在床沿邊,看著那一坨偎牆壁邊的床單?

「啊?算了!就留你起來就做為我這難能可貴的一 夜情紀念吧!」

打開了皮夾子算了一下。

「嗯?少了兩千多?那…海產攤的錢應該是我付的沒錯!

–天啊!為什麼我就是想不起來……居然連一點點的印象也沒有?」

悶坐了一會後就覺得好無趣!打開了電視,搬出了PS,再接上電視,馬上我就忘記了煩憂,盡情的玩著騎腳踏車踹來踹去的遊戲。

{{我最喜歡這個遊戲了!因為它讓我有一種很卑鄙的快感!}}

中午過後我才出門去買了一床有星星月亮圖案的新的床單。

昨晚PS玩的太晚了!走路上班時還猛打著哈欠…一到公司的門口?

[ㄟ!這個麻煩你一下!]

小吳手上捧著一束紅玫瑰花的對我笑著說:。

[這個?…好啦!]

本來我是想要拒絕的,因為我突然就覺得…我對林慧鵑感到很厭惡!

以前我雖然對她是死心放棄!但是在心裡還是會有一絲絲的憧憬……現在我就覺得說…像昨天早上的那齣戲碼?林慧鵑她一定是時常的在巡迴演出著!

而對這種以美麗善良外表來掩飾醜陋淫穢內在的女人……一向都是我所最不齒的!

[你的花。]

將花往林慧鵑的桌面上一放!不屑的我就轉身回我的坐位坐下!

然後就有一束紅玫瑰花,從天而降的砸在我了的頭上?

楞楞的看著從我頭上掉到桌上的那束紅玫瑰花?

[ㄟ!你?]

很不爽的我站了起來!將頭越過隔板對林慧鵑興師問罪。

{{隔板的高度只到胸部左右而已。}}

[怎麼樣?不高興啊?來咬我啊!]

林慧鵑她居然比我還凶耶?而且臉上的表情也跟平常的不太一樣?

[你?算了!]

我認為林慧鵑她現在一定是因為不小心被我摸到了底,而心裡正在不爽著!

坐回到坐位上正想開始做事時,又有一個總匯三明治飛了過來?

這次是直接的掉在桌子上!我心想:

「連自己的早餐都丟?……也好!我肚子正在餓著呢!」

兩三口就將總匯三明治給啃了下去!卻感覺好像有一點給噎住了?

很習慣的我就站了起來,拿著杯子要向林慧鵑借點水來喝。

{{以前我喝的水都是跟她借的!不過我一向是很少在喝水的。}}

楞楞的看到了水迎我的面而來?然後就全都灑在我的臉上?

那一瞬間我都呆住了?我根本就忘了林慧鵑她現在正在不高興說……回過神時…卻發現我手上的杯子裡,竟然有半杯的水?

而林慧鵑就專心的在做她的事,根本就沒看我一眼?

呆滯的回到了坐位喝著水,我還搞不清楚…剛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中午吃過泡麵後就趴在辦公桌上睡著午覺,猛然的我就被一盒巧克力給砸醒了?

一手摸著頭我一手拿著巧克力在看著?

「奇怪哩?…怎麼會有這個?」

猛然的頓悟!馬上就站了起來對林慧鵑問說:

[ㄟ!你?]

林慧鵑冷漠的看著我說:

[上班了啦!還睡啊?…請你吃個巧克力還不好嗎?]

悻悻然的坐回到坐位上,一手摸著頭我就在心裡想說:

「真是惹熊惹虎…就是不要惹到瘋婆子!」

拆開了巧克力,我以洩憤的心情就把它給吃了!

下班後去買了幾片PS的台片,一片才八十塊…很便宜耶!

這樣晚上我又可以盡情的消磨時間了!

{{這是我為了多存一些錢,而所想出來的……

–晚上在家裡打電動是既快樂又省錢的最好方法!}}

早上一到公司門口又看到小劉手上拿著一個包裝很精緻的小禮物?

沒等他開口我就問他說:

[這是?]

我當然要問清楚囉!不然要是林慧鵑又拿著這玩意K我?那我要怎麼辦?

小劉笑著說:

[沒什麼啦!一個很可愛的小飾品而已啦!]

1

[喔?要我幫忙嗎?]

拿在手裡感覺輕輕的?所以我也就放心了!

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林慧鵑的身旁,將小劉的禮物往她桌上一放!

[小劉送你的。]

然後我趕緊轉身的就逃離開了。

在坐位上坐了下來,剛在想說…這個月大概可以存多少錢時?

「啊?好痛!」

我看到小劉的禮物,就從我的頭上掉到了桌子上?

一手揉著頭,我在心裡想說:

「你……怎麼都丟的這麼的准啊?」

火大了!兩三下就把小劉的禮物給拆了!

「原來是一個蠻可愛的陶瓷娃娃?…難怪會這麼痛!」

照樣的禮物我收下!寫著邀約的小卡片我就用飛的還給她!

接著的幾天下來林慧鵑還什麼都丟!就連要交給我的卷宗也是用飛的過來?

{{她還很細心的用細繩子將卷宗緊束著,以免裡面的東西掉出來。}}

我真的快要抓狂了!就想說:

「乾脆辭職不幹算了!」

可是…又靜心的想了一下:

「現在這個公司和我現在的這個工作……我都很滿意啊?

–沒有理由……我就為了這一點的小事情而辭職不幹吧?

–大不了……我以後就戴著安全帽來上班好了!」

一個禮拜過去了!情況也稍微的好轉了一點。

早上我剛在我的桌位坐下時,感覺有一點危險?……一伸手就接到了一個鮪魚三明治?

{{一個禮拜的磨練…我的身手可是矯健了許多。}}

心裡正在得意!就準備要將三明治的包裝拆開來時…「啊?…好痛!」

一個鋁箔包的牛奶,就從我的頭上掉到桌面上?

[ㄟ!你…]

[啊?…什麼事?]

林慧鵑她居然在吃著三明治和牛奶,還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心想:

「真是見鬼了……」

早上十點休息的時候,小陳跑來跟我問說:

[ㄟ!…我跟你換個坐位好不好?]

{{這坐位誰坐哪裡都是固定的,不過要換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經過課長的同意就可以換了。}}

我問說:

[為什麼?]

小陳說:

[我好想坐你這個位子耶!]

我瞭解小陳他的心裡在想什麼?

[嗯?…我考慮一下…應該是…]

[不可以換!]

我和小陳兩個人同時都呆傻的看著林慧鵑突然冒出來的頭?

小陳看到了林慧鵑她那很不平常的表情時也嚇了一跳!

[是!是!…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馬上的他就轉身溜之大吉了!

我心想:

「奇怪哩?…你這是在幹嘛啊?吃錯藥……還是?」

微笑的我問說:

[你是……不順嗎?]

林慧鵑瞪了我一眼沒理我的就縮回了頭,

可是馬上的一盒巧克力就飛了過來!而且還帶著一句話:

[不順你的頭!]

我心想:

「還好沒K到頭……呵!又賺到一盒巧克力了。」

兩天後在快要下班的時候,林慧鵑突然過來小聲的問我說:

[下班後你…可不可以陪我去買個東西…]

這要是在以前…她這樣的問我的話?我可是拼了命都會奉陪到底的!

可是現在……我微笑的說: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忙……你找別人吧!]

林慧鵑傻楞楞的看著我?

我想我大概是第一個拒絕她邀約的男人吧?

看到她那驚愕又不敢置信的表情……我心裡就覺得好爽!

早上上班一到我的桌位。

「咦?怎麼會有三明治和牛奶?」

一個鮪魚三明治和鋁箔包牛奶就擺在我的桌上?

「誰放的啊?……管它的先吃再說!」

半個月過去了!一切也又恢復的和往常一樣。

林慧鵑沒有再丟什麼東西過來,也沒有再來找我的麻煩。

我心裡想說:

「喔!…終於熬過來了!」

只是每個早上我的桌子上,都會擺著一個鮪魚三明治和鋁箔包牛奶?

雖然我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誰放的?可是三明治和牛奶一吃完之後我也給忘記了!

快要下班的時候,林慧鵑又走了過來小聲的對我問說:

[下班後…我可以跟你說幾句話嗎?]

跟我說話?…免了!現在我是能閃她多遠,就閃她多遠!

微笑的我說:

[不好意思!等一下我有節目…]

昨天才剛發薪水,今晚照例的我都會自己去喝一杯慶祝一下!

{{這個月我又加了很多天的班,薪水也就更多了一些,當然心裡就更高興囉!}}

一下班後我就跑去了海產攤,自己快樂的喝了起來。

{{這家海產攤下午就開始營業了,就在我公司的附近。}}

才喝沒幾杯……我又看到一個人?

「林慧鵑?…不會吧?…裝做沒看到!」

將頭壓的低低的默默的喝著我的啤酒……

[你好像很討厭我哦?]

傻楞的我抬起頭?看著一個很漠然的臉的人在我的旁邊坐了下來?

尷尬的我笑著問說:

[這個?…怎麼會呢?要…喝一杯嗎?]

[不用了!我是有一些話想要跟你談談。]

林慧鵑臉上那攝人的寒氣讓我差點就感冒了!

我心想:

「你好像……是非說不可的樣子哦?」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洗耳恭聽……]

我認為…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我憂慮恐懼的。

[我不想在這裡說。]

林慧鵑用著很冷漠又平淡的語氣說著。

微笑的我問說:

[那……你想要在哪裡說呢?]

林慧鵑冷漠的說:

[xx公園]

我心想:

「xx公園?」

xx公園算是個不會很小的小區公園,光線足!地方也乾淨清爽。

一杯啤酒一飲而盡。

[好啊!什麼時候?]

[現在?]

林慧鵑說:

[對!就是現在!老闆!買單!]

她怎麼這樣的專制獨裁啊?還替我買了單?

手裡拎了一瓶易拉罐啤酒。

{{我才喝沒幾杯就給她買了單……當然還想要喝啊!}}

我們一前一後的才剛走進了公園裡,天空卻開始飄下了毛毛的細雨?

喝了一口啤酒,我對林慧鵑說:

[下雨了!有什麼事……我們以後再談好不好?]

林慧鵑雙眼瞪著我說:

[就算是下了大雨……我也是要把話說完!]

愣楞的我在心裡想說:

「火氣這麼大幹什麼啊?」

總不能我自己先跑吧?大口的灌了一口啤酒我無奈的說:

[好吧!那你就說吧!]

林慧鵑突然的就低下了頭?然後輕聲的說著:

[我…懷孕了。]

一手托住了下巴,我驚嚇的看著林慧鵑?

「懷孕了?…你現在是想玩我?還是…要栽我贓?」

我笑著說:

[真是恭喜你啊!…喔!對了!你懷孕……跟我說…要幹嘛啊?]

林慧鵑猛然的抬起了頭!很生氣的看著我說:

[跟你說要幹嘛?…你。想。不。認。帳?]

我冷淡的問說:

[我要認什麼帳?……你懷孕…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林慧鵑聲音有一點激動了起來。

[這是你的小孩啊?…不跟你有關係…又跟誰有關係了?]

我還是一樣是很冷淡的語氣。

[你確定…一定就是我的小孩嗎?]

林慧鵑杏眼圓睜!怒不可遏的對著我問說: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微笑的我問說:

[我是說……你是不是記錯了?還是…忘記和誰就…]

[啪!]

我話還沒說完呢!林慧鵑她就狠狠的給了我五百塊!

摸著火辣的臉頰,我還是微笑的問說:

[我的意思是說……你會不會是弄錯了…還是…找錯人…]

[啪!啪!]

哇靠!林慧鵑她好狠好重的手勁?我兩邊的臉頰都感覺有一點在痛了耶?

這個時候雨竟然愈下愈大?簡直就可以用暴雨來形容了。

而我們兩個人就僵在了這公園裡,像是塑像一樣的任憑雨打澆淋。

楞楞的看著我手上的啤酒?

「這…還能喝嗎?」

隨手就將啤酒罐往樹叢裡一丟!我問說:

[雨下的這麼大…會感冒的!你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我們以後說。]

林慧鵑對著我怒吼著:

[我今天就要你的一個答案!]

我的眼睛都被雨水濺的快睜不開了。

[我哪有什麼答案啊?…你不是說……什麼都沒發生過嗎?

–你有那麼多的男朋友?……每天都有約不完的會?

–誰知道你肚子裡的小孩到底是誰的啊?…你幹嘛這樣死咬著我?還要我來概括承受?

–那幾天你還跟誰睡過覺…你就不能想清楚一點嗎?]

[啪!啪!]

林慧鵑又猛甩了我兩個耳光?同時還哭著對我說:

[跟誰睡覺?…和你一起的那一晚以前…我還是個處女耶!]

雨下的這麼大…我哪看得到她的眼淚啊?我是以聲音來判斷的。

[你是處女?…別說笑了!鬼才相信你呢!]

林慧鵑問說: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冷笑著說:

[你以為我是今天才出社會的啊?

–你那一天早上的哪一句話?…哪一個動作?…是像處女的?…你告訴我啊?]

林慧鵑答不出來了。

[我?我是…]

我說:

[夠了!我很瞭解你現在的心情!只是…你是欺騙不了我的。]

林慧鵑哭的更大聲的說:

[我哪有騙你?我沒有騙你啦!]

我冷笑的說:

[如果你不知道怎麼去拿小孩…那我可以幫你這個忙,帶你去!

–不要這樣死咬著我不放?沒有用的!…我先走了拜拜!]

話一說完我轉身就離開了公園,身後仍隱隱約約聽得到林慧鵑在哭泣的聲音:

[我恨你!嗚嗚我恨你…嗚嗚…]

走出了公園再走過了馬路,突然的我的心就軟了下來?

「ㄟ!如果是真的是我的小孩的話?……就算不是…也不用弄得這麼僵嘛!

–再說……ㄟ!要是…林慧鵑她突然想不開?」

這一股莫名突然的恐懼?讓我不得不趕緊的拔腿狂奔!

喘著氣的跑進了公園裡,就看到林慧鵑仍然蹲在地上哭泣著。

「喔!還好!」

走了過去輕拉著她的手說:

[會感冒的…走啦!]

林慧鵑哭著的甩開了我的手說:

[你走開啦!不要管我!]

我蹲了下去,看著林慧鵑輕聲的說:

[那……我陪你在這裡一起淋雨好了!

–然後…我們就一起得重感冒!接著就引發急性肺炎!最後就是兩屍三命!]

林慧鵑楞楞的看了我一下後就問我說:

[你承不承認……我肚子裡的小孩是你的?]

我說:

[是不是我的…現在並不重要嘛!我們先去躲雨再說啦!]

林慧鵑非常堅持的說:

[不!你不承認…我就不離開這裡!]

我心想:

「咬定我囉?好啦!先敷衍一下,免得到時候真的兩屍三命。」

我說:

[我承認小孩是我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林慧鵑說:

[你沒說是我肚子裡的小孩。]

我心想:

「你還真執著耶?」

[好啦!你肚子裡的小孩是我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林慧鵑問說:

[那……我們要去哪裡躲雨啊?]

我說:

[你跟我走就是了啦!]

林慧鵑溫馴的緊挽著我的手臂緊緊的跟我走著。

{{從我租屋的地方到公司走路要十五分鐘,到這xx公園則六,七分鐘左右。}}

進到了我的住處後,我拿了一套我從來就沒穿過的睡衣給林慧鵑。

[你先去洗一個熱水澡!免得感冒了。]

{{我本來就沒有穿睡衣睡覺的習慣,

–會買這套睡衣,是我看電視裡人家穿著睡衣很好看?所以我才去買的。

–買回來之後…又沒興趣穿它!所以就一直的擱在衣櫥裡。}}

林慧鵑進去浴室洗澡時,我自己就脫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拿著毛巾快速的擦了身體一下後,再趕緊穿上乾淨的衣褲,搬出了PS接上電視後,再打開了電視玩著騎腳踏車的遊戲。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就是平靜不下來?玩這遊戲也是一直的在失誤?

林慧鵑穿著我那套睡衣從浴室走了出來,我將眼睛瞄了她一下?

「哇?不會吧?」

林慧鵑她…竟然沒有穿內衣褲耶!

她身體上的那三點…隱約的隔著睡衣都還看得到耶?

我冷漠的說:

[洗衣機在後面,你先去將衣服脫個水晾起來!明天早上就可以穿了。]

林慧鵑再回到房間的時候,我還是一樣冷淡的對她說著:

[你先睡吧!]

無言的坐在床沿邊,林慧鵑默默的看了我一會。

[你玩的這個是什麼遊戲啊?…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嗎?]

我說:

[可以啊?]

林慧鵑靠了過來,我將另一個遊戲手把給了她。

[這個按鈕是控制那個…這個是…]

向她講解了所有按鈕的功能後,遊戲就重新開始了!

一開始林慧鵑一直的在出錯,我還故意的等著她…然後再踹她一腳!

一會後林慧鵑終於抓到要領了!就換她在偷踹我?

[ㄟ!你怎麼可以這麼卑鄙啊?]

林慧鵑笑著說:

[你自己踹輸我…就不要在那裡鬼叫!]

很不滿的我對著林慧鵑說:

[這是你說的……我們走著瞧!]

還真的玩不過她?既踹輸她也卑鄙不贏她?

不過我們玩這遊戲,還真的玩的很快樂也很開心!

突然的林慧鵑就對著我輕聲的說:

[我覺得有一點在困……我們睡覺好不好?]

楞楞的我在心裡想說:

「找我睡覺?…難道是?」

該不會林慧鵑她的心裡已經有了什麼打算了吧?

這太可怕了!我根本就不想和她再有什麼不必要的關係發生!

沒看她一眼的我說:

[你先去睡啦!我等一下睡沙發就好了。]

林慧鵑突然一手就拉著我的衣袖問說:

[你為什麼要睡沙發?…你就那麼的討厭我嗎?]

很尷尬又無奈的我笑著說:

[我沒有討厭你啦!]

林慧鵑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

[那又是什麼呢?]

又是什麼?…我怎麼能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呢?

[是?哎呀!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

林慧鵑直瞪著我的雙眼,讓我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你是不是還在介意著…我那一天早上的所說的話?]

眼睛盯著電視,我不想回答!也不要再說什麼了。

林慧鵑默默的看著我一會後。

[我懂了!你根本就不屑於我!對不對?]

轉過頭我趕緊解釋的說:

[我哪有?]

林慧鵑直瞪著我問說:

[沒有?…那你現在又是怎樣了?]

放下了遊戲手把,索性的把電視和PS關掉,低著頭我問說:

[你是不可能會喜歡我的對不對?]

林慧鵑冷冷的說:

[是又怎樣?]

我問說:

[就算你肚子裡的小孩是我的!那是不是說……你就一定要嫁給我?

–就算你肯嫁給我?…你的心裡真的就會在乎我了嗎?]

林慧鵑冷笑的說: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在乎你?]

抬起了頭我看著林慧鵑問說:

[如果只是因為你肚子裡的小孩……我們這樣的關係?對你對我來說……公平嗎?]

林慧鵑更冷的語氣問我說:

[你的意思是…對你不公平?]

我解釋的說: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有必要為了你肚子裡的小孩,而放棄了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嗎?]

林慧鵑冷眼看著我問說:

[如果我願意呢?]

我說:

[不!我認為…你這只是一時的情緒而已。]

林慧鵑問說:

[你就是這樣認為的嗎?]

再度低下了頭我說:

[不是嗎?在我們之間…有什麼平等的基礎可言呢?]

林慧鵑忽然輕聲的問說:

[你…喜不喜歡我?]

我怯懦又小聲的說:

[當然!不過…我不敢也不想高攀。]

沉默了一下子,林慧鵑語氣有一些激動的說:

[原來……總歸一句話……你就是在討厭我!]

我說:

[我沒有!]

一手勾起我的下巴,林慧鵑雙眼直瞪著我。

[你還敢說沒有?]

立即的就甩開了她的手!她一手拉著我的衣袖。

[我想…我們是需要好好的談一談。]

要談就談!拉我的衣袖幹嘛?

[這裡說就好了嘛!]

林慧鵑冷冷的說:

[不跟我到床上……你就是在討厭我!]

我問說:

[為什麼要一起上床?我們又沒有…]

林慧鵑斜眼瞄著我問說:

[還說沒有?……那我肚子裡的小孩是誰的?]

我有氣無力的低下了頭說:

[那天晚上……我真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好不好?]

林慧鵑驚訝的問說:

[你不知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抬起頭一臉茫然的看著林慧鵑?我問說:

[我對你做了什麼?]

林慧鵑冷冷的說:

[好!…我就從頭到尾的說給你聽。]

她坐在了床沿看著我。

[那一天晚上…我們都喝了好多的酒…尤其是你!…醉的根本就是一蹋糊塗!

–買完單後你就緊拉著我的手,說要帶我回來唱卡拉OK?…我本來是不想理你的!

–可是我看你走路都很不穩了?就怕你出事!所以才跟著你回來。]

我問說:

[你的酒量好像很不錯哦!]

林慧鵑低下了頭說:

[我本來就很少喝酒也不想喝酒,那一天是我發覺我竟然會被劉宗才給騙的團團轉?

–當然…我的心情就很惡劣!所以……我才會那樣喝酒的。]

我問說:

[那你也喝了不少啊?…為什麼你沒醉?]

林慧鵑抬起了頭看著我說:

[我是一口又一口……又不像你一杯接一杯的就像在跟啤酒過不去?

–到後來…根本就你一個人自己在那裡猛灌著啤酒!我又沒喝…–當然我也是喝了不少,所以…你才會有機會強暴我……]

傻楞又驚訝的我看著林慧鵑?很不可置信的問說:

[我。強。暴。你。?]

林慧鵑雙眼直瞪著我。

[廢話!…你還以為是我自動獻身的哦?

–一進來這屋子後我就要回去了!可是你卻突然的緊抱著我,不讓我走!

–還對著我說了一些很肉麻的話…]

楞楞的我心想著:

「這怎麼可能嘛?……我會說肉麻的話?」

[我說了什麼啊?]

林慧鵑微笑的看著我說:

[你說…你好喜歡我!每一天都好想我…每一個晚上都夢到我…]

我?…光是聽我就想要吐了!我會說那樣噁心的話?

[不會吧?…你會不會是記錯了?]

林慧鵑笑的更詭譎了。

[然後…你就流著眼淚對我說…你好愛我!可是我都不理你……]

我聽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這…怎麼可能嘛!

[我還說了什麼?]

這回她笑的很陰險。

[然後……你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我心想:

「喔!還好!」

[然後……你就動手要脫我的衣服……]

[啊?…我?]

林慧鵑看著目瞪口呆的我喃喃地說:

[你不但在我的身上亂摸亂抓的……還強吻我……]

我會這樣嗎?我是那種酒後會亂性的人嗎?我?…[你為什麼不反抗呢?]

林慧鵑看著我說:

[我有啊!可是你的力氣那麼的大……]

[那……你也可以罵我!咬我!拿東西K我!砸我啊?]

低下了頭林慧鵑輕聲又很無奈的說:

[我是很想啊!可是你卻突然的在我耳邊唱著歌……]

我心想:

「我還…唱歌?」

就想要問我是唱個什麼鳥歌時,林慧鵑卻唱了起來……[山盟海誓 濫倆人有詛咒 為怎樣你偏偏來變掛我想不曉 你那會這虛華 放棄了我刺激到我石頭會爛 請你要相信我 最後的結局也是沒咖抓凝心不怕酒厚 狠狠一嘴喝給乾 最好醉死麥擱活我無醉 我無醉 無醉 請你不免同情我 酒若入喉痛入心肝傷心的傷心的我 心情無人會知影 只有燒酒瞭解我]

聽得我都呆了?

「我還唱…」酒後的心聲「?…有沒有搞錯啊?」

林慧鵑抬起了頭看著我說:

[你唱完後就放開了我,然後就流著淚一直的向我道歉……–我看著你那好像曾經受過很重的傷的樣子?

–突然的我的心也軟了……沒有生你的氣…還想著說要怎麼安慰你……]

傻楞的我問說:

[那…然後呢?]

林慧鵑說:

[然後你又突然的抱住了我!還把我壓倒在床上……]

我緊張了!這實在是太懸疑了!

[你有沒有反抗?]

林慧鵑又低下了頭,輕聲的說:

[我有啊!我奮力的掙扎著……你卻又在我的耳邊唱了起來……]

我還唱?真是越聽林慧鵑說……我越是迷惑自己到底是什麼性格了?

就想問問我又是唱了什麼歌時,林慧鵑又輕聲緩緩的唱了起來:

[不該想你 這麼難分難離

不該想愁有幾分長 一分長一分難

想來憑添惆悵 那淚眼望斷幾個秋

不該想你 怎麼為難為自己

不該想天有幾分藍 一分難一分長

歸來白髮如霜 那鴻雁哭得人斷腸

一年長一年難 偏偏相思來糾纏

分不清晨露還是淚 一生情一生還

將此生都為你 看歲月把我相思訴盡

一年長一年難 偏偏相思來糾纏

分不清晨露還是淚 一生情一生還

將此生都為你 看歲月把我相思訴盡]

這回我聽得是又呆又傻又楞……硬是說不出半句話來……林慧鵑抬起頭眼睛看著我輕聲的說:

[你那感性又深情的歌聲,讓我陷入了不知該怎麼對你的迷惘……–感覺……你好像愛得我好深?…愛得我好苦?…愛得好無奈?…–而且我的奮力掙扎…也讓整個酒精氣湧了上來!

–我的頭好暈!……渾身也使不出什麼力氣……]

我焦急的問說:

[然後呢?…我在幹嘛?]

林慧鵑看著我說:

[本來我是不穿洋裝的!那一天為了參加喜宴,我才穿那一套洋裝…可是卻便宜了你!

–你一下子就把我的衣服給脫光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驚嚇的看著林慧鵑我結巴的說:

[我?…我怎麼不知道…我有這個能力啊?]

林慧鵑低下了頭羞怯的說:

[你一直的吻著我……從我的額頭開始……到我的腳趾頭……]

[啊?…我?]

這叫我怎麼相信嘛!

[而且連我那裡……你都一直的……]

[啊?]

我已經呆滯了!

[雖然我是有想要抗拒…但是那個感覺……我自己都沒辦法抵擋…你再抱著我的時候……你也已經把你自己的衣褲脫光了…]

雙眼無神,張口結舌的我在想著:

「為什麼?……我都不知道我有這麼的……厲害?」

[你一直就很溫柔的吻著我…很輕柔的撫摸著我那裡……然後…]

我自己猜想……然後就一定是上馬了嘛!

[然後呢?]

林慧鵑抬起頭來,粉紅著臉看著我說:

[你就壓著我開始做……]

有一點疑惑的我問說:

[你不是處女嗎?…怎麼你都不覺得痛?…也不反抗?]

林慧鵑羞紅著臉說:

[我不知道啦!……可能是我的感覺神經已經被酒精麻痺了吧?

–而且…你還一次又一次的…]

我瞪著困惑的雙眼。

[一次…又一次?]

林慧鵑低下了頭嬌羞的說:

[我不知道你的體力會什麼會那麼的好?而且還一直對我說……我好美我好美你好愛我!]

忽然感覺我的眼眶有一點濕潤?我真的好想哭……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我傻楞又茫然的看著林慧鵑……她卻羞紅的臉龐,閃爍星光的雙眸看著我…[你就一直的……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睡著的……]

我問說:

[我剛醒的時候,你怎麼也…抱著我?]

林慧鵑說:

[半夜我就醒過來了!可是我被你緊抱著…又掙不開…]

怎麼可能會掙不開呢?我是睡著了…又不是死掉了!

[不可能吧?…你怎麼會掙不開呢?]

林慧鵑羞怯的說:

[人家是想要推開你…可是我忽然的就有一種很溫暖又很安全的感覺?所以我就……]

[所以你也抱著我?那你早上怎麼又?]

林慧鵑說:

[早上我被你突然的推開?……那一時之間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為什麼我會對你說那一些的話?…我自己也不知道!

–離開你這裡回到了我家,我的腦海都還是一片的空白……–也許……我只是不想讓你認為我是一個很隨便的女人…–可是……好像你對我的誤解…卻是更深更重……]

我說:

[是這樣啊?那……你幹嘛拿花K我?]

林慧鵑說:

[誰叫你用那樣的態度對我!]

我說:

[那你也不用一直的丟我啊?]

林慧鵑說:

[本來我是想要把這件事給忘掉!…就當作沒發生過!

–可是你卻用那樣的態度對我?我當然就很生氣嘛!

–所以我就越丟越順手!越丟越快樂!

–一個禮拜過去後,我卻開始不太想要丟你,

–但是一看到你那一副搞不清楚模樣?我就又忍不住…–後來人家每個早上不是都買早餐給你吃!]

原來…鮪魚三明治和牛奶是林慧鵑買的?

[那個是你買的哦?]

林慧鵑看著我不滿的說:

[廢話!…難道還會從天上掉下來哦?]

我有一點疑惑的問說:

[那……ㄟ!你為什麼丟我的頭…都丟的那麼的准啊?]

林慧鵑說:

[你?…就是這樣傻不楞凳的!我們得距離那麼近!我隨便抓一下就可以丟的很準了!

—我是在想說……試試看能不能把你給敲醒!]

驚訝的我問說:

[把我敲醒?]

林慧鵑說:

[對啊!老是傻里傻氣的……每個早上我都買早餐給你吃!你卻還搞不清楚我的意思?]

我說:

[我哪裡知道你是什麼意思啊?]

林慧鵑看著我說:

[你?…我為什麼要找你去公園?還淋著大雨?…還非要你承認不可?]

苦思了一下,我說:

[嗯?…我不知道耶?]

林慧鵑說:

[你這個笨蛋!難怪到現在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

我有一點不滿的說:

[誰說我沒有女朋友?]

林慧鵑的臉色馬上就變了。

[誰?…你的女朋友是誰?]

我說:

[你這麼凶做什麼嘛?你的男朋友還不是一堆?]

林慧鵑看著我陰笑的問說:

[最近…你有看到誰送我東西了嗎?]

思索了一下我說:

[ㄟ!…好像沒有耶?好奇怪……]

林慧鵑說:

[沒什麼好奇怪的!我已經跟他們說我有男朋友了。]

我好驚訝?

[你有男朋友?…誰?]

林慧鵑白著眼看著我說:

[你這個笨蛋!…你啦!還有誰?]

我笑著說:

[我?…別逗了啦!]

林慧鵑說:

[我的肚子裡都已經有你的小孩了…你還這個樣子?說!…你的女朋友是誰?]

我說:

[這?我是說以前啦!你不要這麼凶嘛!]

林慧鵑笑得更邪惡。

[是嗎?…最好是這樣!否則…]

感覺林慧鵑好可怕?我不幹示弱的說:

[ㄟ!比我條件好的男人多的是……你為什麼就一定要?]

林慧鵑說:

[我不知道!也許是緣份…也許是宿命…我真的不知道!

–或許是我被劉宗才那個王八蛋欺騙了之後,才有這樣的心情……–他竟然還甜言蜜語的來找我?要約我去約會?

–還跟我說…那一天晚上是他妹妹的生日他不回去不行!

–劉宗才他不但是神態自若,還完全的都面不改色?

–我私底下有找別的人問他的事……果然就和你說的一樣。]

我說:

[不是每個男人都跟他一樣吧?]

林慧鵑陰笑了一下說:

[呵!是不一樣!不過目的卻都是一樣的!

–與其……追求自己喜歡?不如……尋求自己心安!]

我問說:

[什麼意思?]

林慧鵑說:

[我的意思是說……追尋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不如找一個讓自己安心的男人。]

我說:

[是這樣啊?]

林慧鵑突然的問說:

[你對你未來的老婆……有什麼的要求啊?]

愣愣的我說:

[我哦?…人家說漂亮的老婆難照顧!而且…都會有紅杏出牆的危險!

–所以我絕對不會……ㄟ!你在做什麼啊?]

林慧鵑就正要用她雙手的指甲刮她的臉?

[我醜一點……你就沒有任何意見了吧?]

我說:

[別鬧了啦!]

林慧鵑靠了過來,一手拉著我的手。

[老公]

呆傻的看著林慧鵑?

[我?]

林慧鵑撒嬌的說:

[對啊!你是我肚皮裡小baby的爸爸…當然就是我的老公囉!]

我有一點不知所措的傻在那裡。

[這?]

林慧鵑似乎不太高興的問說:

[你有意見哦?]

我趕緊的解釋說:

[沒有!我沒有任何的意見。]

林慧鵑將身體輕輕依偎著我問說:

[那…我是你的誰?]

楞楞的我說:

[這個?…嗯?…老婆?]

林慧鵑驕笑的捏了我的手一下說:

[聰明!]

我就好像是石頭雕像一樣的僵在那裡。

[老公!抱我]

林慧鵑撒嬌的輕推著,不加思索的我說:

[不要啦!…好啦!]

林慧鵑雙眼那攝人的寒光,讓我非常的畏懼…

我是在逃避!我是在抗拒!

可是一抱住了林慧鵑,也同時的被她抱著時……我的堅韌的決心在瞬間就溶化了!

緊擁著林慧鵑也享受著她嘴裡的香露……

慢慢的移動到了床上,彼此側躺擁抱著……

心情有一些悸動…卻又靜默的凝視著林慧鵑她那天使般的面孔…感受著她真實溫暖的身體……這曾我是多麼的渴望和祈盼的這一刻?

現在……卻因為我自己主觀的改變而猶豫退卻……[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你]

林慧鵑真的是一個非常有智慧而聰明的女人!一眼就看出了我在內心裡的掙扎……她一面喃喃的說,一面的就想要把我推開?

我迷惑了!我甚至不知道我現在應該要怎麼樣?

只有用著雙臂緊緊的鉗住她的嬌體!將臉頰輕靠著她的臉頰的來思索著…[你還是在…在意著我那一天早上的言行舉止嗎?]

林慧鵑輕柔細語讓我猛然的驚醒了!……沒錯!我確實是非常的在意!

[你為什麼不想一想…我為什麼要這麼樣的對你低聲下氣,委曲求全?]

我確實是不值得林慧鵑她對我這般的對待。

「也許…是我錯了…不!這真的是我的錯!」

鼻頭輕觸著她的鼻尖,懺悔的雙眼凝視著她無奈的雙眸…[對不起!是我的不對!我不該這樣的懷疑你…]

林慧鵑突然星光閃爍的雙眼,完全不眨一下的直瞪著我?

[你願意相信我了嗎?]

不必回答!我也不想回答!

顫抖的嘴唇緊貼著她的雙唇時,林慧鵑就已經知道我的答案了!

她就忽然瘋狂的緊抱著我!飢渴又激動的吮吸我的唇!我被她那興奮的嬌喘聲給迷惑了?

不由自主的手已經搭上了她的胸部在盡情揉搓撫摸著……一會後林慧鵑的嘴就掙脫了我的雙唇在我的耳旁細細呢喃…[老公愛我!愛。我…]

雙手輕巧又緩慢的解開了她睡衣上的每顆紐扣,再慢慢了掀開睡衣…多少的晨昏我遐想窺伺的林慧鵑這細嫩飽滿的乳房…現在就在我的眼前?

不再克制自己了!馬上的就手與雙唇和舌尖三雄並下的盡情的佔用與凌虐!

[嗯。嗯。嗯嗯。嗯喔!。嗯。嗯嗯]

雖然驕哼不斷,很顯然的林慧鵑也是正在壓抑著自己的感覺?

或許她是在耽心我…又會對她產生了什麼誤解了吧?

林慧鵑側著頭,閉著雙眼自動的抬起臀部讓我拉下了她的睡褲。

靜靜的看著她那雙皎潔無暇的雙腿和恥丘上油亮微卷的陰毛…不曾想過!也不敢奢望會有這麼的一天…它就在我的眼前準備讓我為所欲為…{{我喝醉的那一晚不算!那晚…我根本就是一個活死人!}}

一手輕撫著她的細嫩的肌膚,探頭下去鼻尖輕觸著她那迷人的陰毛…「啊?淡淡的幽香…」

我陶醉了!忍不住的舌尖就在她兩腿緊閉的夾縫上輕輕的鑽著…[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都還在大門外,林慧鵑就已經這樣的在輕哼著?雙手就準備要扳開她的雙腿時…[不要!]

突然的林慧鵑阻止了我?

[為什麼?]

我疑惑的問著?林慧鵑微笑的拉著我到她的旁邊躺下?

[我不習慣也不喜歡!]

[可是?]

我急著想解釋這是一種愛撫!是一種前奏!那一晚…我不也是這樣的嗎?

林慧鵑卻將她的雙唇緊貼著我的嘴!飢渴的我吸吮我的舌尖…然後她爬了起來,雙手開始脫我身上的衣褲…將我扒光後,整個身體就壓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覺到她的乳房所給我胸膛的壓力?

光是她這樣對我親蜜又溫柔的擁吻…我的小弟弟就已經按捺不住了!

翻過身來將她壓在下面,林慧鵑自動的分開了雙腿讓我的雙腿擠了進去。

一邊親吻著她,一手揉握捏抓的她那柔軟飽滿的乳房,龜頭輕頂著陰部…就希望光是這樣,就能頂進陰道裡……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是想扳開她的雙腿,手抓著陰莖看著龜頭進入她的陰道裡!可是…林慧鵑不願意?

沒辦法!就只好抹一些口水在陰道口和龜頭上,再將龜頭頂在陰道口…和林慧鵑緊抱著再將龜頭慢慢的擠了進去陰道裡!

[嗯嗯嗯啊!嗯嗯嗯]

龜頭往陰道裡擠的時候,林慧鵑也在輕聲呻吟著。

[會痛嗎?]

我憐惜的問,林慧鵑卻對我搖了搖頭。

我很瞭解道每個女人身體的特質都不一樣!所以這個「痛」的定義…就很難有個一定的標準!

緩緩的抽動著陰莖,感覺得到龜頭正摩擦著她那濕潤火熱的陰道壁…這神奇又舒爽的感覺…讓我不由自主的開始加快了屁股挺動的速度!

[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林慧鵑緊抱著我,眉頭微鎖,雙目微閉的輕哼著。

感覺是沒辦法去控制的!它要來的時候…誰也沒有辦法去阻擋!

緊擁著林慧鵑的身體,龜頭就在她的陰道裡衝刺!同時看著她那正在驕吟的模樣?

很快的…我就忍耐不住了!龜頭不停的在陰道裡加速衝刺著!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

林慧鵑加快的哼喘聲?對我來說…就更像是在火上加油一樣?

[啊!嗯嗯]

射精了!也疲軟的癱在林慧鵑的身上,她雙手輕撫著我的背問說:

[老公你…出來了嗎?]

有一點感到愧疚的我說:

[對不起!我…]

林慧鵑雙唇緊貼著我的嘴唇不讓我再說下去。

擁吻纏綿了一會,我感覺到…好像我的小弟弟又復活了?嘗試的抽動一下?

「ㄟ!還真的呢!」

再次的挺動陰莖時,林慧鵑就用著很驚訝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她就閉上了眼睛,緊抱著我開始呻吟著……[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

這次我不耽心在丟男人的臉了!因為才剛射精過…現在再怎麼說…也可以再多撐個幾下!

龜頭猛烈又毫不留情的在陰道裡衝刺著!撞擊的力道也繼續的加強著…[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林慧鵑的眉頭鎖的更緊了!雙頰也泛起了一片桃紅…我要更結實的撞擊!所以雙手就勾起了她的雙腿,林慧鵑居然沒有反對?

[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老公!。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次又一次的猛頂!專心的在埋頭苦幹著!卻被她這一句「老公」給破解了?

[啊?…喔!…]

林慧鵑她忽然緊縮又火熱的陰道,讓龜頭毫無招架之力的就吐出了精液。

我們緊擁著,彼此靜靜的感受著的對方的心跳和悸動……這樣溫馨又暖和的氣氛裡,也讓我們很快的就進入了夢鄉……[老公!…我那個來了?]

睜開了矇矓的睡眼,望著從廁所裡衝了出來,雙手猛搖著我的林慧鵑?

坐了起來,我疑惑的問說:

[啊?哪個?…啊?你不是說…你懷孕了嗎?]

林慧鵑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

[對啊?…我還自己去藥房買驗孕器回去驗的耶!]

我微笑的說:

[那…怎麼可能嘛!]

林慧鵑說:

[老公!…是真的啦!而且…還有血塊耶?]

若有若悟的我想了起來?

[血塊?…喔!我知道了!]

林慧鵑問說:

[怎樣?]

我微笑的說:

[那就是…你。流。產。了…]

林慧鵑驚訝的看著我說:

[什麼?…流產?]

我說:

[可能是我們昨晚太激烈了…所以]

林慧鵑完全都不相信的說:

[啊?這?這怎麼可能呢?]

我說:

[對啦!我聽我朋友說過這樣的事情啦!

–他說他和她女朋友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墮胎的…不過成功的機率不會很高就是了。]

林慧鵑楞楞的說:

[那?…我?]

又忽然的頓悟?…我微笑的說:

[我們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你沒有在我這裡過夜!

–你離開這裡後也表示說…你從來就沒有來過我這裡!]

林慧鵑傻楞的問我說:

[老公!你這意思是?]

我歎了一口氣說:

[沒小孩啦!也就是說…這一切也都沒發生過…]

林慧鵑突然驚醒的看著我說:

[你休想!…我的便宜都被你佔光了!你竟然敢想要不認帳?]

楞楞的我問說:

[那你的意思是?]

林慧鵑雙眼冒著火花的看著我問說:

[你昨晚叫我什麼?]

傻楞了一下?我怯生生的問說:

[這?…難道在公司…也要老婆!老婆!這樣的稱呼你嗎?]

林慧鵑火花四射的雙眼直瞪著我說:

[廢話!]

我有一點為難的說:

[不要啦!你想想…這樣一來,你所有的鮮花禮物和約會…不就都沒有了嗎?]

林慧鵑看著我不屑的說:

[少來了!我知道你的心裡在想什麼。]

我問說:

[我在想什麼?]

林慧鵑斜眼瞄著我說:

[你想要我繼續的去約會,然後我就會移情別戀了對不對?]

一臉無辜的我說:

[我沒有這樣的想法啦!]

林慧鵑又是激光並射的說:

[你發誓!]

怯懦又寒蟬的我小聲的說:

[我?…我…我喜歡你!]

林慧鵑陰柔險笑的問說:

[我。是。你。的。誰。啊。?]

怎麼又來了?我楞楞的說:

[啊?這個…老婆!]

林慧鵑微笑的說:

[你最好就不要忘記…下午陪我去逛個街。]

傻傻的看著林慧鵑?我屈服的說:

[啊?…喔!好!]

爬上了床林慧鵑躺了下去對我嬌聲的呼喚著。

[老公…]

感覺我的人生已經是黑白的了!我的頭正在痛呢!背對著她很不耐煩的問說:

[什麼事啦?]

林慧鵑輕聲的說:

[我們再來睡覺…]

我說:

[不要啦!]

手臂突然被林慧鵑一手拉著?我一回頭,就看到雙眼冷光攝人的她?

[好啦!…睡覺就睡覺嘛!]

被林慧鵑給緊擁著,而且她還好像有一點在蠢蠢欲動?

[你不是說要睡覺嗎?…為什麼還?]

正抗拒著她對我的性騷擾?因為…我昨晚已經射了兩次了!現在感覺是蠻虛的…[你不愛我了對不對?…已經對我厭倦了對不對?]

楞楞的看著林慧鵑對我的發飆?我真是有苦說不出!

[沒有啦!…我是最愛老婆你了!]

林慧鵑不高興的說:

[少來了!…你根本就是在敷衍我!]

突然的想到?

[你那個不是來了嗎?這樣…很容易受傷的。]

林慧鵑說:

[少來!]

我說:

[真的啦!女人那個來的時候…那裡都是在充血著的耶!]

林慧鵑說:

[你在騙我哦?]

我說:

[沒有啦!你可以去問醫生就知道了嘛!]

林慧鵑問說:

[真的?]

我說:

[真的啦!…ㄟ!老婆!我唱一首歌給你聽好不好?]

林慧鵑微笑的說:

[好啊!]

[你笑我笨! 我承認! 做愛我沒天份!

但你應該知道我會為你鍛煉體能。

也許我不像別的男人可以支持很久時間?

但你應該明白我的大傢伙到底有幾公分!

請別再隱藏你的渴望,暗夜漫長。

有人整夜無休默默盯著你身上!

不論你躺在什麼地方?受多大的「棒」!

有個人願意為你分擔。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舒服!

讓我全心全意為你打造一個爽的國度。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舒服!

讓我變成你性的全部。

你笑我笨! 我承認! 不懂得撫慰女人?

可是我會小心翼翼的珍惜你的皮膚。

雖然追求你的那些男人個個技術老練,

但是我想上你的決心絕對不會少幾分!

請別再隱藏你的渴望,盡量的講!

有我全年無休隨時為你上戰場。

不論你趴在什麼地方?受多大的「棒」!

有個人願意為你分擔。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舒服!

讓我全心全意為你打造一個爽的國度!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舒服!

讓我變成你性的全部!]

林慧鵑笑著罵說:

[你要死了啊!唱這是什麼歪歌啊?]

我很委屈的說:

[你都罵我笨嘛!這首歌就叫做「笨」啊?]

林慧鵑笑著說:

[少來了!你以為我沒聽過這首歌哦?]

我說:

[喔!…你聽過哦?]

林慧鵑又將我緊擁著說:

[老公…]

我問說:

[怎樣?]

林慧鵑吻了我一下!溫柔的問說:

[我…再懷一個baby好不好?]

[不要!]

我怎麼可能再重蹈覆轍嘛!

林慧鵑死纏爛打的說:

[我要!我要!我要嘛!]

默默的掙脫了她的懷抱,身體攤在床上,四肢張開,咬著嘴角,眼眶泛著淚光……[來吧!…你可以任意的蹂躪我……啊?好痛!]

林慧鵑她居然咬我?

[你咬我幹嘛啊?]

林慧鵑瞪著我笑著說:

[你再繼續啊?]

很委屈又很無奈又不干心的我輕聲的唱著:

[若。要。知。影…變。這。款…當。初。不。如。賣。熟。悉……–如。今…啊?好痛!…!好啦!都聽你的就是了嘛!]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