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愛自白 人妻熟女

當QQ聊天風靡神州大地之際,我居然對這個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竅不通。那個時候,我還整天捧著電大的課本苦苦攻讀註冊會計師。

我的性經驗不多,結婚前只和一個男人有過肉體上的關係,他是我的初戀男友。

我是個比較保守的女孩,開始時我只同意男友親嘴、摸奶,對於男人們最急於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個神秘器官,我一直是執意固守,最多只是讓他隔著我的褲子摸摸。女人其實是最好哄騙的,先是答應他隔著褲子摸我的屄,然後又答應他伸進褲子隔著三角褲衩摸我的屄,而當男友掏出他那毛茸茸的大陰莖誘惑我時,我的最後防線潰敗了,他順利地把手伸了進來,他不但摸了,而且摳了,最後,就像所有的單純女孩一樣,我乖乖地被他扒下了褲衩,接受了他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雞巴的插入。我被男人操了!!

我天真地以為,既然他操了我的屄,我們就是永遠的夫妻了。於是,我一次又一次地讓他操,半年時間裡,他足足操了我一百次!!他並沒有因為操了我就娶了我,當他操膩了、玩夠了,他把我甩了。

一年以後,在我現在的單位,我結識了現在的丈夫。他是單位裡一個業務科長,他被我的美艷俘虜了。當我告訴他我已經不是處女,曾經被男人實實在在地幹過時,他堅定地表示不在乎,他說他愛我的人!於是我嫁給了他。

我們婚後的生活還算是完美的,尤其是我倆的性生活非常和諧。每天晚上,我都施出萬種風姿,用我的身體去滿足我的丈夫。雖然我對性技巧不怎麼在行,但畢竟我曾經有過近百次被前男友操的經驗,伺候起我那沒有性經驗的丈夫來說還是綽綽有餘的。每一次性交,都是在我丈夫愉快的呻吟中結束。

第二年,我生下了一個胖胖的兒子。安逸的工作和舒適的家庭,使得我有了這輩子作一個賢妻良母的保守念頭。

我由一個標準的良家少婦蛻變成一個典型的淫蕩女人,還是起緣於目前依然強勁流行的網絡聊天。

我在單位作財務工作,除了我,科裡還有三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姐妹。我在單位沒有什麼靠山,完全是憑自己的才能得到這份令人羨慕的工作的。天生要強的我決心不辜負領導們對我的賞識,整天埋案俯首,勤懇工作。

幾個姐妹們則一有空閒就坐到了科裡的電腦前,看她們聚精會神的樣子,我開始還以為她們是在製作什麼表格一類的,後來才知道,她們都是在和網友聊天。從她們那裡,我知道了那叫QQ.

聊天?我對她們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就那樣你一句我一句,有什麼意思呀?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嘛!

姐妹們勸說我也上網聊天,說和陌生的男人聊天很上癮、很刺激的。我拒絕了她們的好意。我實在想像不出來和陌生人聊天有什麼癮頭和刺激!

有一次,其中的小娜一連請了三天假。第四天上班的時候,小娜臉上蕩漾著喜悅之情。麗麗和阿嬌迫不及待地圍住了她:「快說說,怎麼樣?」「看樣子幹上了?」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們在搞什麼。

雖然我沒有和她們一樣聊天,但我們四個人依然非常友好,她們有什麼事情也不避諱我。「你們猜猜!」小娜故意作出一付神秘的樣子。「哎呀,我們又沒藏在你們床底下,誰知道你們是怎樣的過程呀?」「好妹妹,你就別讒我們了,告訴我們吧。」小娜向四周望了望,確認財務科內沒有外人,然後帶著幾分得意地神態說道:「別急,我慢慢說給你們聽。

他遠比我想像的要帥多了,高高的個子,非常有風度。我下車時,他早就等候在車站了。「此時,我已經明白了:這個瘋丫頭肯定是去會網友了。我感到好奇,放下手裡的活計,也湊了過來。」他帶我去了一家豪華的旅館,原來他早就訂好了房間。

「」你們一進屋,他是不是就動手了?「阿嬌問道。」沒有,初次見面,剛進屋就來脫女人的褲子,豈不是太沒風度了?我倆聊了很久,他才靠到我身邊坐下了。「」那你沒看見他褲襠硬起來沒有?「性急的阿嬌絲毫不覺得問的粗俗。」開始他坐在沙發上,我坐在床邊,他又沒有摸到我,他怎麼硬呀?「」他坐到你身邊肯定是要摟你了。「麗麗說。」嗯!他先是摟著我的腰,然後就扳過我的臉,開始親我。「哇」,你太幸福了,快接著講。「」後來就不用說了,你們都都想象的到嘛。「」不行,我們都講給你聽了,你也必須詳細告訴我們。「阿嬌和麗麗都不依不饒。

小娜頓了頓,只好娓娓道來:「他一面親我,一面把我伸到了我的胸前,隔著衣服撫摸我的乳房,然後,她把我的衣襟撩了起來,掀起了我的乳罩,把我的兩個乳房全部暴露出來。他溫柔地揉著我的奶子,撥弄我的奶頭,嘴裡不住地誇讚我的乳房豐滿。」「他咂沒咂你奶頭?」阿嬌眼睛閃爍著情慾的光芒。「別插嘴,叫小娜慢慢說嘛。」麗麗白了阿嬌一眼。本來我只想簡單聽幾句就去工作的,但此時我卻挪不動步子了,我扯過椅子也坐了下來。「男人還有不咂女人奶頭的?他當然咂了。他把我扳倒在床上,趴到我身子上又咂又舔的,簡直把我咂酥了。我感覺褲襠熱辣辣的,淫水早就流出來了。

咂了一陣子,他開始把手伸進了我的褲衩裡摸屄。他太會擺弄女人了,手指頭不斷地在我屄裡進進出出,直搞的我幾乎大叫「親哥哥,我受不了了,快來操我吧!」他扒光了我全部衣服,然後自己也開始脫光了衣服。天啊,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雞巴,足有平常男人一個半大。他拿起我的手按在了他的雞巴上,他的雞巴熱的燙手。他也非常興奮,我摸了沒幾下,就有白湯從雞巴眼裡流了出來,弄得我手指縫裡都是。

後來,他就趴到我身上,把他的大雞巴操了進來。他非常能幹,連續操了我近一個小時才射精。「」他的精液多不多?「此時的麗麗也急不可耐了。」多,他射的真是多,足足能有三羹匙。他是我見過射的最多的男人。「聽著小娜訴說這香艷的故事,我感到渾身發熱,褲襠裡面熱熱的。」

那後來怎麼樣了?「我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阿嬌哈哈大笑:「呀,我們的文娟也受不了了?你不是不喜歡聊天嗎?」「不喜歡聊天就等於不愛聽黃色故事?臭丫頭!」我反駁道。「你要知道,這個故事可是因為聊天才發生的呀。」「別鬧了,快叫小娜講完。」麗麗制止了我和阿嬌的鬥嘴。小娜喝了一口水,接著說下去。「操完了,我們就摟在一堆兒說些親熱的話。歇了半來小時,他提出再上來操。我答應了,其實我也非常想再叫他操我。

到天黑時,我們一連操了三次,才下樓去餐廳吃飯。我們倆要了一瓶XO,都喝的有點多。因為酒精和性慾的興奮作用,那一夜我倆根本沒有睡覺,盡情地歡樂。他真厲害,晚上又操了我五次,而且次次都有很濃的精液射出來。第二天,我們在那個城市到處玩了一天,他很大方,給我買了很多化妝品。如果不是要在三天內趕回來,我還會再讓他摟一宿。

太過癮了,他是我見過這些網友中最能操、最會操的。「」什麼?小娜,你不止和一個網友那個過?「我感到吃驚。」呦,文娟,你都是過來人了,幹嘛這個那個的,直說我和很多網友操過不就得了?是呀,我不止和一個網友幹過,大概有六、七個吧。「小娜好像故意讒我似的。」文娟,這都什麼年代了,還這樣保守?我們女人最寶貴的青春能有幾年呀?這年頭,就興男人在外面十個八個地操野屄,就不興我們女人也嘗嘗野屌?女人沒情夫,不如老母豬!誰還像你這樣整天夾著一個男人的雞巴還覺得很知足的?「阿嬌露骨地開導起我來。」是啊,文娟,實話對你說吧,加上網友,我已經和十一個男人幹過了,過兩天,我還要和新認識的網友幹呢!憑你這樣漂亮,什麼樣的男人玩不到?何苦來糟蹋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啊!「表面相對文靜的麗麗開起口來也是叫我臉紅。

「文娟姐,我們知道你對姐夫有感情,可家庭美滿也表現的不在這上呀?你給他生孩子、洗衣服、燒火做飯作家務,晚上還要給他瀉慾火,也算對得起他了。

怎麼,玩幾個男人就是沒感情了?封建!!你看人家美國、意大利,老公還陪著老婆去操屄,事後還當著別的男人面用衛生紙給老婆擦屄!青春不挨操,老了沒人要!等你人老珠黃時,就是你自己扒了褲子讓男人幹,怕是也難啊!」小娜比我年齡小,一向喊我姐姐。

「其實我們女人天生就是生來給男人操的,文娟,你別再傻了,趁著現在年輕有魅力,多找幾個好男人玩玩,過過雞巴癮。

現在還有什麼令我們女人快樂的?不就是撅著屁股叫男人操最舒服嗎?整天就叫自己丈夫操,那還有什麼樂趣呀?現在的女人,大凡有點姿色,哪個不被五七六個、十個八個男人操過?「」文娟,你現在想得開還來的及,只要你點頭,我們給你聯繫男人,高的矮的、粗的長的,隨你挑。保證個個比你老公會操!「」對,咱給文娟姐也申請個QQ號碼,叫她沒事也到網上釣男人。別看她現在扭扭捏捏,只要是她聊上合意的,出去被網友操上一次,怕我們讓她回頭都難了。「她們三個七嘴八舌、唧唧喳喳,說的這些話就是我和老公看過的黃色影碟裡也沒有出現過。要不是有人進來報銷,還不知道她們能說出什麼來呢。

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當我坐下來時,感到褲衩襠部涼涼的,天,我流出水了。

那天,我沒有心思去完成手裡的工作,腦海裡翻騰著姐妹們說過的每一句話。是啊,她們說的對,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青春是非常短暫的。女人的快樂是什麼?不就是她們說的被男人操嗎?過去我被前男友操時,我感覺到了快感;結婚後,當老公操我時,我同樣感到了快感。這不正說明女人被男人操是舒服的嗎?我真的就是本性保守嗎?那為什麼我屄裡流出水來了?我是聽著別的男人的性事而流出水來的。當小娜述說她和網友性交的故事時,我曾幻想那個被網友操了一宿的是我!!看來,我也是個有情有欲的正常女人,我也渴望被其他的男人來操,我也渴望這輩子能夾上十根,不,是二十根、三十根男人的粗雞巴!!

我動了春心,我的屄裡又流出來黏糊糊的淫水。我改變了以往的思想,我決定也嘗試一下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操的快感。

那天晚上,當丈夫像往常一樣趴到我身上時,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奮。並不是我丈夫的雞巴刺激了我,因為他的雞巴對我來說其實沒有什麼新鮮感,過去我每次被他操得來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女人嘛,在沒有別的男人雞巴玩時,丈夫的雞巴也能夠暫時滿足一下的。今天晚上,我的亢奮是我把趴在身上的丈夫幻想成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事後,丈夫摟著我問:「老婆,今晚你怎麼流了這麼多的淫水啊?」我不會告訴他真正的原因:「怎麼,流的多你不喜歡嗎?還用問,你把我操舒服了呀?」過去。丈夫經常叫我說一些「操」「屄」「雞巴」等淫穢的字眼來刺激他,我都感到難以啟齒。今天晚上,我竟然說這個「操」字如此順口。丈夫一聽我說了操字,興奮的不得了,軟綿綿的雞巴立馬又硬了起來,接著趴到我身上又狠狠地操了我一次。

丈夫打著甜蜜的鼾聲睡著了。我起身來到衛生間,蹲在地上,用水洗淨了丈夫的精液。我養成了習慣,每次幹完都要把精液洗出來,否則我就感到不舒服。

對著衛生間牆壁上的鏡子,我欣賞著自己那散發著青春活力的美麗胴體:如同兩個剛出籠的發面大饅頭一樣豐滿的雙乳,沉甸甸、顫巍巍,兩顆圓潤嬌艷的奶頭就像熟透了的櫻桃,光潔平坦的小腹沒有一點贅肉,肥碩渾圓的美臀如同兩座高聳的山峰,深凹的臀溝就像一條大峽谷引人暇思,微微隆起的陰阜上,覆蓋著幾縷纖細、黑亮的陰毛,兩道粉紅色的肉唇在雪白的大腿間若隱若現。太美了,怪不得丈夫總是欣賞不夠我的胴體,玩不膩我身上的每一處溝壑、峰谷。

如此美艷的肉體,難道我這輩子真的就只把它交給自己的丈夫玩弄嗎?記得我丈夫常說:「老婆,我太幸福了,你知道你的這身白肉是多麼的令人陶醉嗎?

要是別的男人見到了你的肉體,不知道要如何瘋狂呢?」是啊,老天偏袒我,有了這樣一副令無數女人羨慕的好身材。既然老天給了我如此美艷的東西,難道就叫我用它來滿足我的丈夫嗎?不,姐妹說的對,女人的身體是給男人玩的,讓更多的男人來操進我們的屄,令他們獲得蝕骨消婚的快樂,這才是我們女人的天職!這個世界需要男人們去創造,而我們女人就是要用我們的乳房、大腿、屁股和騷屄去伺候這些創造世界的男人!!

我再也不能虛度年華了,我要像姐妹們一樣,開放我的思想,釋放我的慾望,我要向眾多的男人敞開我的肉體,讓他們來摸我的乳房、咂我的奶頭、舔我的屁股、操我的嫩屄!趁著我的肉體還令男人們嚮往,我要叫他們把精液噴灑在我的屄裡、我的肛門裡、我的嘴巴裡,我身上的每一處都要用男人的精液沐浴。

阿嬌給我申請了QQ號碼,並幫我取了個名子:女人香。這是個令男人想入非非的名子,我很滿意。由於我有電腦基礎,所以很快就熟練了QQ聊天。開始幾次,我是在姐妹們眼皮底下聊天的,因為她們要指導我。雖然有幾個男網友主動找我聊,但都是一些客套話。有幾個網友有深聊的意思,她們在旁邊看著,我感覺不自然,就婉言謝絕了對方。

阿嬌見我沒有突破,著急了:「我說你呀,叫你聊天不是叫你聊什麼理想、生活,那都是開始鋪路的前奏,如果你老是這樣雞呀狗的,男人就都跑了。」「那我聊什麼呀?」「聊性呀。男人和你聊天,目的就一個:刺激。先是獲得我們語言上的刺激,最後的目的當然是把我們弄到床上操我們了。你看,那天那個男人問你乳房有多大,你幹嘛不告訴他呀?」「那多難為情呀。」

我說。「咳,你們又沒有面對面,有什麼難為情的?他敢問,你就不敢回答?你就把網友當成自己丈夫,有什麼就說。別說問你乳房有多大,就是問你屄有多緊也無所謂。勇敢點嘛,那樣會特別刺激的。」阿嬌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玩藝可比談戀愛刺激多了,戀愛時倆人不好意思深說,網上聊天就不一樣了。別說男人想獲得刺激,我們女人不也想被男人刺激嗎?」「那你和網友都聊什麼呀?」我向阿嬌請教道。「就是我們身上那些東西唄。聊乳房、聊屁股、聊他們的雞巴、聊男人怎樣操女人,女人如何給男人操。每一次,我都聊到濕了褲衩才罷休。」

在姐妹的唆使下,我漸漸放開了。語言也越來越大膽,但還沒有突破她們那樣露骨的程度。

我接觸的這些網友們有一個共性:他們聊了不久就露出了色慾的本性,不是說想摸我乳房就是說想看我屁股,甚至有的沒聊幾回就說出了「咱倆見面操一下吧?」的猥褻話來。雖然男人的粗野能使我感到臉紅心跳,但卻難以叫我發生強烈的生理反應,我很少在聊天時濕了褲衩。我是一個需要慢慢挑逗的女人。他們的直白和急促,真的令我不太適應。或許是我回答的不令他們滿意、不夠刺激,一些網友慢慢離開了我。

看到網友越來越少,我很著急。我知道他們是沒有獲得充足的性刺激而對我失望了。我恨自己,為什麼這樣羞澀。不就是說下流話嗎?有什麼難的?我偷偷在心裡練習說網友們可能會問到的淫穢話,什麼「我樂意叫你操我。」「我喜歡又粗又大的雞巴。」等等。可是一到正八經時候,話到嘴邊,手指卻不聽使喚,打不出我想說出來的字來。我也恨這些網友們:你們為什麼如此性急?

難道你們就不懂得女人是要慢慢挑逗的嗎?像我這樣內向性格的女人,一旦被你們誘惑上了,別說是叫我回答你們下流的話,就是約我出去被你們操也是可能的呀。我也想叫你們聽得硬起來,但你們耐性太差了。凡事將就個緣分,既然你們等不及而離開我,那也叫別怪我不夠朋友了。我是不會主動去求他們回來的。

姐妹們知道我遭遇到了尷尬,都非常著急。她們都把自己的聊天記錄拿給我看,讓我學習一些實戰經驗。她們每人的聊天記錄都非常的淫穢,看的我心跳。她們的記錄確實叫我學會了很多。說實在的,我真覺得她們是在污辱自己。雖然說女人就是給男人玩的,但總不能在男人面前一點尊嚴沒有了呀。就像阿嬌和一個網友說的「我樂意給哥哥舔屁眼!」麗麗和網友說:「你過來我就給你咂雞巴,還把你的液吃下去!」

小娜更是過分:「哥,你把尿撒到我嘴巴裡吧,我要喝哥的尿!」現在,我也想和男網友性交,願意被他們翻來覆去地操,但我不能像她們這樣毫不保留。畢竟,他們是和我沒有深交的男人。我給男人操,只能說是我生理上需要,我得到了想要的快感。而像她們所說的那樣給男人舔屁眼、吃精液甚至喝男人尿,這種純粹是伺候男人舒服的行為,我認為這需要深厚感情才能做到。我有些瞧不起她們。不過,我還是非常感激她們,她們把如此私密的東西給我看,足以證實她們對我的真誠。我答應她們,一旦我和網友操上了,一定把全部細節講給她們聽。

不久,我在網上結識了一個新網友,他的網名叫牛郎。他比我大五歲,是另一個城市的,他是一家公司的業務員。

他和那些個猴急的網友不一樣,他非常的孺雅,談吐幽默,溫情脈脈。他非常懂得迎合女人的心理,幾乎每一句話都是我喜歡聽的、渴望聽的。他從來沒有問我一句色情的話,最過分的也是那句「你的皮膚一定很白、很細嫩。」我迷戀上了他。

牛郎的出現,讓我真正體味到了網絡的魔力。

以前聽人們說上網聊天有癮,我不相信。現在,我信了,而且不能自拔。我沒有見過牛郎的樣子,但根據我們聊天時的描繪,我知道他是一個令女人心醉的男人。我不再和任何男人聊天,我的QQ好友裡只有這個令我神魂顛倒的牛郎!!

我們每天都要在網上「見面」,每天都要聊上一兩個小時。我們聊家常、聊社會、聊生活,我也說不清,這樣嚴肅的話題和任何人都提不起興致,為什麼和他聊起來就這樣津津有味?我們也涉及到了感情,他說他喜歡我,但他的用語很文明,就像初戀的情人談情說愛時的語言。

我被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徹底迷惑了。如果一天不和他聯繫上,我就無精打采的,幹什麼都沒有心思。記得有一次,他忽然失蹤了,沒有按時上線。我整整等了他一天,他還是沒有出現。兩天、三天、四天,我幾乎要發瘋了,我不知道他出了什麼事情。那些天,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心情非常的沮喪。晚上丈夫和往常一樣要和我親熱玩玩時,我第一次拒絕了他。當不識趣的丈夫把手伸進我的褲衩摸我的屄時,我訓斥了他。

我每天都打開QQ等待他的出現,我什麼工作也不想做!!姐妹們看出我的消沉,當得知情況後,她們安慰我:「沒有事的,或許他有什麼特殊事情。過幾天他會上來的。」

「能有什麼事情,以前他有事不能上線都提前告訴我的。」我急得快要流出眼淚了。「你沒打電話聯繫他嗎?」姐妹們問我。她們這一問,我感到極為懊悔:我沒有他的電話號碼。牛郎曾經要過我的電話號碼,我覺得不太妥當,就用「以後再給你吧。」

推脫了,而他也沒好意思主動把號碼留給我。他說:「我不會勉強你任何事情的,等你感到合適的時候再把號碼給我。」我恨起自己來了,既然大家是朋友,為什麼連個電話號碼都怕給?姐妹們都埋怨我太過於小心謹慎:「文娟呀,你叫我們說你什麼好呀?你的電話號碼知道的人不計其數,怎麼單單對他就保密起來了呢?可能以後你連身體都會給了他,一個電話號碼你倒吝嗇起來了。」

我後悔莫及,我暗下決心,不用等牛郎再要,我一定主動把號碼告訴他。

第七天時,他終於上線了。當那個小企鵝閃爍時,我的心都要蹦出來了。原來,他患上了急性腸炎,一連住了六天院。我把我焦急的心情向他表露,我說再見不到你,我真的就要死了。他非常感動,他說他躺在病床上每天都思念我,知道我會著急的。所以一出院他就來到醫院旁邊的網吧聯繫我。原來他還沒有回家!!

我太激動了,沒想到他是這樣的牽掛著我。激動之餘,我主動說出了我們之間第一次熱辣的情話:「哥,我愛你!我要抱著你好好地親你!!」他也用熱烈的語言回答了我:「好妹妹,我也想親你的小嘴兒,做夢都想親到它!親你親你親你!!」「妹,把電話號碼告訴我吧,免得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沒等我開口,他先說話了。「好,哥,我給你,只要你想我,隨時給我打電話吧。」他把他的電話號碼也告訴了我。「妹,我不會亂打電話的,你是有家庭的人,工作環境又不清靜,會給你帶去麻煩的。不到萬不得一,我不掛電話,但我會發短信給你的。」他居然是如此的體貼入微啊!

我倆真正的進行網戀了。我倆很快就以「老公」「老婆」相稱了。

單位的電腦雖然能夠使用,但我已經不滿足於每次和牛郎一兩個小時的傾訴,何況,姐妹們還會來騷擾我。牛郎說他晚上非常地清閒,如果晚上能聊就好了。

為了晚上能夠和牛郎卿卿我我,我毫不猶豫地把電腦買回了家。丈夫感到不解:「單位有電腦,你幹什麼買回家一台?」我告訴他我在網上學習,白天在單位很不方便,只有晚上能不受干擾地學習。那時候,我正在自學會計師教材,丈夫深信不疑。

由於我和丈夫以前幾乎每晚都要性交,孩子雖然小但很礙事,我們就給他單獨弄了個小房間。於是,我把電腦裝在了小屋裡。

每天晚上,我都是急急忙忙地吃完飯,對丈夫說我要學習了,然後一頭扎進小屋裡,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腦,常常是牛郎早就等在那邊了。

丈夫並不知道我和一個男人談上了戀愛,他承擔了洗碗哄孩子的工作。

我和牛郎約定,白天如果彼此方便就聊一會兒,但礙於科裡人多眼雜,白天我們聊的很平淡。但晚上我們是必保兩到三個小時的親密敘談。

牛郎也是男人,他也有性的要求。漸漸地,我們不再難為情,開始步入性的神秘禁區。

有一次,丈夫出差了,要四五天才能回來。我把這個喜悅的消息通過手機短信告訴了牛郎,他也是欣喜若狂:「親愛的,這下我們可以徹夜長談了。」

那天晚上,我早早把孩子哄睡了,提著一袋餅乾、一瓶汽水就鑽進了小屋裡。我不想因為吃飯而耽誤了和他親呢的時間。

「今天晚上你能行嗎?不陪你老婆了?」我問他。提到他老婆,我心裡就有點酸溜溜的感覺。「我行的,我能陪你到天亮。有你陪著,我幹什麼要陪她呢?」「哥,你喜歡她嗎?」我問道。對方網友的老婆是每一個上網女人都關心的問題。「過去,我的確很喜歡她,自從結識了你,我就和她冷淡多了。」對他的回答,我感到很滿意,也深信他是真心話。

「妹,今晚我們放鬆些,盡情地聊聊好嗎?」「怎麼?我們過去不盡情嗎?」我感到莫名其妙。「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咱們能不能談點其他的?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些深層的問題?」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顯然,他想和我觸及性問題。我裝作不明白:「深層問題?什麼意思呀?」

「怎麼說好呢,我,我是想問你一些私密的東西。」「我腦子笨,你不要拐彎磨角的,直接說明白好嗎?我們都什麼關係了呀,你還這樣吞吞吐吐。」他停頓了一會兒,顯然是在考慮怎麼說。「我說出來怕你生氣。」「你呀,我生什麼氣呀。我愛你,你就像我的老公一樣,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我鼓勵他說。「我想問你性的問題。」他終於說了出來。我感到一陣的興奮。「你問吧,其實你有這個權力呀。你不是說我是你老婆嗎?」他非常高興。

「妹,你的乳房有多大?」「你猜猜看。」「我又沒見過,猜不出來。但我想一定很豐滿的。」我的心跳的厲害:「還算大吧,你的手肯定一把握不過來。」在姐妹們的調教下,我早就學會了如何在語言上挑逗男人。「我能摸摸就好了。我做夢都想摸你的乳房。」「我是你老婆,你想怎麼摸就怎麼摸。」「我現在幻想著你那一對豐滿的乳房,白花花、沉甸甸的。

我一隻一隻地摸,我要捏你的奶頭,把它們撥弄硬了。」我們很自然地進入了網上做愛的前戲。

老公呀,我的奶頭已經都硬了。「我漸漸放鬆了緊張心理。他是我的老公,我有責任令他獲得最大的滿足。」老婆,我們做個性愛遊戲好嗎?「」好,只要你喜歡,我做什麼都行。「」老婆,我們相隔幾百里,我不能在你身邊親手摸你的大乳房。這樣好嗎。你把你的手借給我用,現在就當它們是我的,你替我摸摸好嗎?「他的建議我曾經在一部三級片中看到過。

我感到很新奇,也很刺激:」好吧,我聽你的。就摸乳房嗎?「」不,哪能就摸乳房?我還要摸你的大腿、你的屁股、還有你那神秘的小騷屄!妹,我說小騷屄你能夠接受嗎?「他不再是那個溫文爾雅的牛郎了,男人好色的本質逐漸顯露出來。」能接受,你怎麼叫都可以的。「」

好,現在開始你聽我的指令。妹,你先把外衣脫了好嗎?只留下乳罩。「我脫下了外衣,只穿著那只蕾絲乳罩。」哥,我脫掉了。

「因為興奮我打字的手有些顫抖。」你的乳罩肯定是黑色蕾絲的,透明的,看得見你的小奶頭,對吧?「他蒙對了。」

好吧,你不用再打字了,就照著我的話去做。「」妹,把你的右手放在你的左乳房上面,輕輕地揉摸,摸呀摸呀。再放到你的右乳房上面,輕輕地揉,揉啊揉。「我禁閉雙眼,按照他的指令輕輕地揉摸著豐滿的乳房。」你用兩隻手同時把你的乳罩掀起來……多麼白嫩的大乳房啊……太美了,太美了,那是我今生看見的最美麗的乳房。來,一手一隻握住它們,從奶頭開始,慢慢地四周揉摸……好光滑、好柔軟。你的小奶頭硬起來了,紅紅的、圓圓的,看啊,你的小奶頭流出了白白的奶水了……「我正值哺乳期,真的有一絲的奶水在流出來。」

好厲害,他怎麼看得這麼清楚呀?「來,把你的右手慢慢地往肚子上面移動,慢慢地。慢慢地。你的小手滑到了圓圓的肚臍眼上,用你的食指在深深的肚臍眼裡旋轉、旋轉……接著往下面移動。你摸到那塊隆起的小肉丘了嗎?你摸到了小肉丘上稀疏的陰毛兒……好漂亮的屄毛兒呀,軟軟的、亮亮的,再往下伸,伸進你緊緊的小三角褲衩裡,輕輕地撫摸那溫熱的屄唇兒……淡淡的香氣從你的小褲衩裡散發出來,我陶醉了,啊,我的雞巴硬了,我的大雞巴硬了,頂的褲衩就要破了……」

我感到呼吸急促,我從來沒有這樣玩過,我渾身每一根敏感神經都被遠方的這個男人激發起來了。我燥熱的厲害,我感到口渴。「親愛的小寶貝,把你的手拿出來,放回你的鍵盤上,回答哥哥幾個問題。」我抽出了褲衩裡的右手。「妹呀,告訴我,我摸得你舒服嗎?」「哥,我舒服,你摸的我舒服。」我的手顫抖的厲害,好不容易打完了字並發了出去。「你想我嗎?是不是馬上就想我摟住你?」

我暗暗佩服這個男人的手段。他太會挑逗女人了,相隔著數百里,他仍然能把我搞得慾火焚身。我的前男友和我的丈夫那樣肉貼肉地親我、摸我、摳我,我都沒有這樣亢奮過。「想,我真的想你,想你馬上就來摟住我。」「你想不想摸我的雞巴?我的雞巴現在還是硬梆梆的。你知道嗎,我的雞巴絕對是大號的,又粗又長。」

「想摸,我想摸哥的大雞巴。哥,你的雞巴真的那麼大嗎?」「真的,你兩隻小手也未必能握滿它。你喜歡什麼樣的雞巴?」此時的我已經變成了一個語言放蕩的淫婦。

原來淫穢的語言也能如此令人興奮!怪不得我丈夫經常求我說一些淫蕩的話給他聽。「我喜歡哥這樣的雞巴,又大又粗又硬!」「好啊,哥哥的大雞巴馬上就給你。你給哥咂雞巴嗎?」

「我咂,只要哥舒服,我給哥使勁咂。」「那精液出來了怎麼辦呀?」「我給哥吃下去!」「你不嫌棄嗎?」「不嫌棄!」我肯定地回答。想不到,我這麼快就和阿嬌她們一樣了,我明白了她們為什麼那樣淫賤地取悅於網友。是雄雄燃燒的性慾之火燒得包括我在內的女人們,心甘情願地變成了男人們的玩物!!如果現在牛郎也問我是否願意舔他的肛門喝他的尿,我也會像阿嬌她們一樣回答:「願意,我十分願意!!」還好,牛郎沒有繼續問下去。「我們接著玩,我要開始操你了。願意嗎?」牛郎說。「我願意叫哥操我。

可是你怎麼樣來操呀?摸不到哥的雞巴,我會不會遭罪啊?」我很擔心看不見摸不到真雞巴而就這樣過嘴癮帶來的性慾折磨。熱辣辣的淫水已經從我的陰道裡向外流淌。「你放心吧,我肯定叫你爽,肯定叫你有高潮。」

「首先,你把褲子脫掉吧,省得一會兒再脫麻煩。」牛郎說。「脫光嗎?內褲也不留?」「不,把內褲留下。你的內褲也是蕾絲的吧?」「你怎麼知道這樣詳細呀?你是千里眼嗎?」

我開玩笑道。「我是猜的,像你這樣的白領麗人,都喜歡穿那種性感的褲衩。我好像看見你褲裡面的那個小東西了!」「你看見了什麼?」我挑逗他說。「紅紅的、肥肥的,當然是你的小騷屄了。我還看見你的屄縫裡正往外淌淫水呢!褲衩是不是都濕透了呀?」

我脫掉了長褲,全身只剩下一條窄小的三角褲衩。「接下來呢?我脫完了。」依舊我坐了下來。「像剛才一樣,你不用再回復我了,就照我的話去做。」我不知道他將怎麼來操我。「閉上眼睛,輕呼吸。想像我的雞巴。看到了嗎,我的雞巴就在你眼前晃動……」我的眼前真的出現了一個看不清面孔的男人,他赤身裸體,跨下一根像我手臂一般粗的雞巴直直地豎立在黑乎乎的屌毛叢中,他的雞巴在顫抖、在晃動。那個男人就是我的牛郎。

「我正慢慢地靠近你,我手裡握著你期待的大雞巴!我的雞巴頭在流淌著亮晶晶的精液。你聞到我雞巴的騷氣了嗎?」在他的提示下,我彷彿聞到了男人雞巴的特殊騷氣。前男友和丈夫的雞巴的氣味幾乎一樣,看來男人的雞巴都是那種氣味。「把你的大腿慢慢向兩邊分開,直到張不開為止……用你的右手食指在你腫脹的陰唇中間上下蠕動……向上,摸到你那小豆粒一樣的小陰蒂頭了嗎?它是你屄上最敏感的部分。

在你沒有男人在身邊的時候,撫摸它,你會獲得意想不到的美妙快感……摸到了嗎?輕輕地揉,對,就這樣……」我完全按照他的指示去做。我的淫水越來越多,已經淌到我的臀溝,濕潤了我的褲襠。「站起身來,慢慢地脫下你的小褲衩。

眼睛不要離開電腦,看著我的每一步指示……「我脫掉了身山這最後的遮羞布頭。就在我站起來的那一瞬間,臀溝裡面的淫水順勢淌到了大腿上。

幸好我喜歡的男人沒有和我面對面,否則,這麼洶湧的淫水會令我難為情的。」好,雙手扶在桌子上,慢慢伏下你的小腰,把你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來……想像著我就站在你的屁股後面,我握著大雞巴,等待著你擺好姿勢就來操你的小騷屄……「我慾火焚燒,陰道裡面就像有千萬隻螞蟻撕咬著,我渴望男人的陰莖趕快操進來。」把你的右手伸進你的大腿中間,輕輕分開你的陰唇……呀,你的屄裡流出好多騷水呀……你現在很渴望我的大雞巴是嗎?我的大雞巴就在你屁股縫邊上晃蕩,你把大屁股再撅一撅,它馬上就要觸及到你的屄口了……

「」我的親哥哥,你別這樣折磨我啦,快用大雞巴狠狠地操我吧!操我!我要大雞巴!「我情不自禁地開口呼喚他了。好在他並不能聽到我淫蕩的呼喚。」把你的食指慢慢地往屄裡捅……捅進去、抽出來,再捅進去、再抽出來……你的屄好燙、你的屄好緊……一個指頭是不是不夠粗呀,好,再把你的中指也插進去……噗哧!噗哧!我好像聽見你屄裡發出的聲音了……來,漸漸加快抽插的速度……快點兒,再快點兒……那不是你的手指,那是我又粗又硬的大雞巴,夾緊它,夾緊它……你的淫水濺出來了……你是個小騷貨!

「我用力地抽插著,我呻吟著。我扭動著腰肢,我晃動著屁股。我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鍵盤,一連串字母和數字混雜的亂碼傳到了牛郎那邊。細心的他看出是我高潮迭起而失手所致。」妹,騷妹妹,親親的老婆,你來高潮了是嗎?你來了,你肯定來了!我把你操的來了高潮!「我的陰道一陣痙攣,難以名狀的快感從我的陰道裡面向身體四方發射,我渾身就癱軟,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我的眼睛一陣模糊,看不清牛郎接下來又發過來什麼話。我喘息著、呻吟著……我從來沒有如此舒服過。他沒有真正用他的雞巴來操我,僅僅是用QQ這樣的方式挑逗我,就把我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快樂顛峰,他太厲害了,他就是世界玩弄女人的高手!!我被他徹底俘虜了!我願意成為他胯下的奴隸!!

一束暖暖的朝陽透過白紗窗簾映射到我赤裸的胴體,不知不覺中,我倆聊到了天亮。因為白天都要工作,我倆下線了。我們約定晚上繼續聊。

雖然熬了一宿,由於興奮,我居然沒有感到睏倦。那天,我完成的工作量也比平時多了一兩倍。「人逢喜事精神爽。」這話一點不假。

想起自己晚上和牛郎說過的那些淫穢的話,想到我那樣乖巧地按照他的指令,作出了那樣淫蕩的動作,我偷偷地紅了幾次臉。從這天起,我徹底背叛了我的丈夫。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