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屁股上的紅印章 校園學生

這是發生在前年冬天的事情。那時女友少霞讀大四,我已經出來做事,我們就經常在週末外游,遊山玩水和租住民宿就成了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我們冒著寒冷的天氣在東部的某些漁村附近遊玩,我和女友還是要穿著棉襖來抵禦寒冷的海風。

我當然不喜歡女友穿棉襖,厚厚的衣服把她可愛曲線的胴體掩飾了。只是寒冷的天氣使她臉蛋更加雪白,和紅唇互相襯托起來,就顯得更加俏麗。我們拿著地圖和旅遊指南沿著小路向著漁村走去,沿途能欣賞美麗的海岸線和小山丘綠色美景。

吃了午飯之後,走了兩個小時,好像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涼。地圖和旅遊指南只是大致寫出位置,到了實地遊玩的時候,這些小路彎涎曲折,分叉路很多,指南針也派不出用場,媽的,可能是走錯路了!

我和女友都是年輕力壯,平時也做不少運動,本來多走些冤枉路沒什麼問題,只不過在這又陌生又偏僻的地方走著,可能會有危險呢,尤其我還帶著這麼漂亮的女友,如果碰到歹徒,那就不只是劫財了事,大有可能會垂涎我女友的美色,嘿嘿,他們會不會就在我面前姦淫我女友呢?幹,我就是有點發神經,明明剛才還擔心危險,但心底裡卻幻想著女友在自己面前被歹徒輪姦的情景,雞巴突然發脹起來。當然囉,這只能是幻想好了,在這種冬天,如果女友真的被男人脫光光姦淫,一定會感冒。我雖然喜歡凌辱女友,但可不希望她病倒。

我們商量之後,決定往回走,走了半小時,突然看到一個男人背著旅行包在前面走著,我們就三步並成兩步走,追上去向他問路。這個男人三十多歲快要四十歲的樣子,單眼皮,笑起起有點傻氣,卻給人一種很敦厚的感覺,笑瞇瞇很有耐性地給我們指示方向,看我們還有點不明白,於是很客氣地說:「反正我也是來附近玩,就帶你們去吧。」真是求之不得。我女友最喜歡以貌取人,看這個男人笑起來忠忠厚厚的,連名字也叫阿忠,就一邊說「不好意思」,但又同時說「謝謝」,就拉著我跟著那個男人一起走。

既然是一起走一起遊玩,我們就和阿忠聊天,才知道他是個旅遊迷,從高中開始就經常一個人背著旅行包四處走,他說整個寶島南部地區全都去過,現在就專門走東部的地方。

阿忠雖然說話不算流俐,但卻很喜歡高談他的旅行經驗。說著說著,就說起各個旅遊點禁忌的事情,他說以前海盜入侵時通常是從這東岸進入,所以這裡以前死了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女的更是被先姦後殺,所以陰魂特別多。阿忠說得很詳細,好像是親歷其境,我和女友平時算是大膽,但這時也聽得發毛,她還被嚇得緊緊抓著我的手臂。

阿忠見到我女友害怕時那種又漂亮又可憐兮兮的樣子,覺得很好笑,越講越高興,開始講起住民宿的禁忌,說什麼鬼魂喜歡在三更來五更走,進了屋子就會貼牆爬,爬到天花板就會看到有人仰臥睡覺,就會撲下來壓人或鑽進那人的體內,鞋子要反轉,不然半夜會被鬼魂拿來穿,過了十二點就不要照鏡,因為鏡子裡那個影子其實是鬼魂裝出來的,晚上睡覺時聽到咯咯聲,就要屏住呼吸,否則鬼魂會來吸氣……我是個壞孩子,我應該去死!,說得似是而非,顛黑倒白,還講一些真實經歷(幹,誰知道是真是假),講得栩栩如生。我們兩個都給他嚇得臉都白了。

傍晚,我們來到了漁村,這個漁村不小,也是個旅遊勝地,有不少民宿可以租住。阿忠笑著說要找一家日本式的民宿,原因是,如果真的有日本鬼魂出現,他們不懂台員話,我們就不用害怕了。他一定是故意這麼說的,真氣人,給他這麼一說,我女友就更害怕了。

我們找到一家日式民宿,小小的,看來最多只有四、五間房子出租,我們進去的時候只剩下一間房子。阿忠說:「我們三個就住一間房子吧,反正整間房子都是榻榻米,四、五個人也能擠在一起睡,這樣可以省點錢,也就不用怕鬼……」我女友本來還有點為難地用眼神徵求我的意見,聽到阿忠又說到鬼物,就拉拉我的手,暗示我要同意。她可能真的被阿忠講的鬼事嚇破膽了,以為三個人一起睡會比較安全吧?

阿忠看我們還有點猶豫就說:「是不是怕我妨礙你們親熱嗎?」「不是、不是。」女友臉皮太薄,被人家說是跟我親熱,就連忙辨解。她其實我交往好幾年,朋友都知道我們有性愛關係,但她總是覺得被人家知道這種親密關係,就會羞人答答。

女友搖搖我的手臂,算是徵求我的意見。我當然是同意了,因為心底隱藏著喜歡凌辱女友那種心理,現在有個男生想跟我們兩人一起睡,會不會變成3P?媽的,想起3P這種東西我就特別興奮。

我看阿忠這個人還是老實巴交的,一點也不好色,不像其它男生見到我女友那樣會把身子黏過來。不過,即使是這樣,我今晚還是可以故意挑逗女友,她身體很敏感,很容易被我點燃慾火,我們就偷偷在阿忠這男生身邊做愛,嘿嘿,把女友脫光光做愛給別人看,這也算是3P嘛。

哇塞,想起來也使人雞巴硬呢!就這樣,我們租下這間大約二十平方米和式的小套房,除了門口位置、一間小浴室,整個房子就是只高過地面一尺的榻榻米,榻榻米上面有張小茶几,只要把小茶几移開一點點,放上兩張被子,還是很寬鬆的。這裡還真不錯,屋裡有暖氣,榻榻米下面還有暖水管,再加上被子,外面再冷的天氣也和我們沒有關係了。

我們梳洗之後,就換上日式睡袍就去吃晚飯。晚飯就在這家民宿裡吃,頗有和式風味,阿忠還叫來清酒,說是喝酒可以定驚,晚上不用怕鬼。幹他娘的,還是說鬼,害我女友真的喝了幾小杯。

我當然也跟阿忠喝了不少,但我知道清酒這種東西,初初喝起來容易入口,就容易不知不覺喝醉。我才不想喝醉,別忘記我今晚還想要跟女友做愛給阿忠看呢,所以我自己不能喝醉,也不要灌醉阿忠,否則沒好戲看了。於是我就裝喝醉酒,這樣這餐晚宴就可以收場了。

我搖搖晃晃被阿忠和我女友兩人扶進房裡。沒想到我原想裝醉,但倒在榻榻米上不到五分鐘,已經不知天南地北了。可能是白天不停走路太累,再加上剛才喝了酒,就醉迷迷地昏睡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身邊有一陣子騷動,使我從醉夢中幽幽醒來。原來是女友從的左邊爬到右邊去睡。我微微睜開一線眼睛,房子裡的燈全熄了,只有窗外不知那來的光線,使眼睛還能隱隱約約辨別房子裡東西的輪廓。

我慢慢明白,本來女友是睡在我的左手邊,靠牆裡面睡,而阿忠是睡在外頭,我剛好隔在他們中間,現在女友爬過來我右手邊睡,她就睡在中間了。當然囉,我和女友是蓋一張被子,阿忠是蓋另一張被子,兩張被子之間還是有距離的。

我聽到女友半嬌柔半埋怨的聲音說:「阿忠哥,你真的不要再講鬼,嚇得我都不敢睡了……」大概是剛才阿忠繼續講鬼,可能又是說鬼會沿著牆壁爬來爬去,所以女友不敢靠牆睡在裡面,她爬到我右手邊,這樣她左邊有我、右邊有阿忠,會感到比較安心吧?

阿忠的聲音說:「我也不想嚇你,但鬼魂這種東西是千真萬確的。」他頓了頓說,「你看天花板上那個影子,你看怪不怪?看起像是樹影,其實可能是鬼魅的化身,你看還伸出兩條手臂跟我們打招呼呢。」阿忠說完還嘿嘿乾笑兩聲,看來他真的故意在嚇我女友。

我女友轉過身來,把頭埋在我的肩上,緊緊地把身體都貼在我的手臂上。她身上穿著和式睡服,大概也像平常那樣,睡覺的時候沒穿乳罩,所以她左邊那個又酥又圓的肉球在我手臂上擠弄著,嘿嘿,我倒是很受用、很舒爽。難怪平時大家都喜歡帶女友去看恐布電影,原來會有這種奧妙。

阿忠知道她害怕,就好像更高興地說:「你躲在男友身邊也沒用,你看你男友醉得迷迷糊糊,他不能保護你了。嘿嘿,鬼怪最喜歡找像你這樣的長髮美女,還會躲在你頭髮裡面,等三更半夜的時候,就會爬出來……」他說著,就伸手過來,輕輕在我女友秀美的長髮上撩撥著,嚇得我女友忙抱著自己的頭髮說:「阿忠哥,求你不要再講了,我……我快給你嚇破膽了~~」說到後面幾個字還有點像哭泣的聲音。

豈有此理,這個阿忠,怎麼可以真的把我女友嚇哭了!我正想要起來罵這傢伙幾句,這時他卻從他的被窩裡鑽進我們的被窩裡,還把我女友溫柔地抱住,輕聲細語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Vivian,我故意跟你開玩笑嘛,沒想到會把你嚇哭了。」女友扭一下身子說:「人家那裡有哭,人家只是害怕嘛。」阿忠就趁機把她摟得更緊說:「來,別哭、別哭,不要害怕,我來保護你。我最怕女生哭哭啼啼,你男友醒來會以為我欺負你呢。」在黑暗中我沒看到女友的神色,不過我知道她是嘟起小嘴說:「你就是欺負我嘛,明明知道我怕那種東西,就一直講一直講。我明天就告訴阿非,說你趁他睡覺時就欺負我這個小女子,看他怎麼對付你,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從我睡覺的角度,阿忠是貼在我女友的身後,我只能矇矓地感覺到他仍然抱著她不放,輕聲說:「講鬼不算是欺負,這樣才算是欺負……」話沒說完,我就感覺到他的手在被子裡不安份地摸著我女友的身體。媽的!終於露出狼相了!我在白天還真的以為他是那種忠忠厚厚的傢伙!

「嗯,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女友輕輕地掙扎起來,她不想把我弄醒,在被窩裡推開阿忠不規舉的粗手,但好像不太成功,我感覺到她雙腿不規則地扭動著,大概是他的手從她的和服睡袍底下摸上了她的美腿,弄得她還發出一陣陣誘人奇怪的聲音,「哦……不要摸……不要碰我……」哇塞!我聽到女友被其它男生弄出這種聲音,心裡竟然很興奮,雞巴就硬了起來,在寬敞的和式睡服裡直勾勾地挺立起來。幹!我本來就最喜歡其它男生凌辱我女友,這不就比我原本計劃的3P更加美妙嗎!哈哈!我也來幫他一把吧!我就悄悄伸手把女友腰間的布綁帶拉著,壓在我身下。

果然阿忠的動作也在我意料之內,把我女友的身子扳過去,我女友還想抗拒,但力氣根本比不上生得粗頭大馬的阿忠,只能扭了兩下身子,就被他扳了過去,她腰間那條布帶因為被我扯住一頭,這樣一翻身,活結立刻自動解開。這種和式睡服是兩邊互迭式的,全靠腰間那條布帶,布帶一解,中門就大開了。

「呵呵,還裝什麼,連腰帶都沒綁!」阿忠的手就在我女友的身上大肆搜掠起來,然後就她正面摟抱過去,在她臉上嘴巴亂吻起來,媽的,真想不到這個生得一臉厚道樣子的阿忠,竟然又好色又放肆,難道他不怕我女友叫醒了我,他就沒地方可逃嗎?不過,這可能是他先下手為強的謀略,先要把我女友征服再說。

我女友抵抗著說:「不要嘛!」阿忠嘿嘿淫笑著說:「你真的想把你男友吵醒,玩兩皇一後的遊戲嗎?」哼,還威脅她呢,真卑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我女友給他這麼一說,愣了一下,阿忠就趁機再次親吻她的小嘴巴。幹我是個壞孩子,我應該去死!,他真是色膽包天呢,我女友剛才才抱著我的手臂,現在給他把她正面扳翻過去,其實也只離我十幾公分的位置,她的長髮還有些蓋在我的肩上和上臂,這個阿忠竟然敢在這麼近的距離強吻我這可愛的女友!他把我女友吻著嘖嘖有聲,粗大的舌頭硬把她的小嘴巴撬開,猛烈地在她嘴巴裡逗弄著,還用嘴巴順序地把她的上唇下唇親著吃著。

媽的,這種蛇吻,連我跟女友親吻時也沒這麼巧妙,我想女友一定不能敵過阿忠這種高超的技巧。果然我女友被他吻得氣息紊亂,只能從鼻子滲出「嗯嗯」 的聲音。阿忠看到我女友已經被他征服了一大半,就把雙手伸進被子裡,放肆起撫摸著她的身體,我感到女友在我身邊扭著細腰,但這種扭動根本算不上是掙扎,反而使阿忠玩弄得更加有趣。

被子裡一陣子紛亂,女友的睡服就向兩邊解開了,她的左半邊睡服還蓋在我身上!幹!我也覺得自己太過烏龜了!明明是自己心愛的女友,卻甘願這樣讓其它男生把她的睡服剝開,還蓋在自己身上!我女友還想要用雙手來保護自己高挺的胸脯,但卻被阿忠的雙手抓住,還把她雙手拉高按在她的頭頂上,她的手臂還差一點碰到我的鼻子上,雖然四周黑濛濛,但我還能感受女友那美妙滑嫩的肌膚在我很近的地方遊走。

阿忠的嘴巴就從她的小嘴巴上向下吻了下來,我知道女友很敏感,她的脖子和胸脯被吻的時候,就已經會全身發顫,當阿忠那條靈活的舌頭向下滑走的時候,她那裡還敵得過他?當阿忠的頭縮進被子裡,被子裡傳出嘖嘖嘖親吻的聲音,女友就只能「嗯……嗯……」作為響應,還輕輕扭著細腰,把自己的胸部也挺高起來。

「啊……不要……不要再弄人家……不要再吸人家那裡……啊嗯……」女友發出可憐的聲音,但那種聲音卻不知道是拒絕還是迎合。

阿忠在被子裡忙碌了好一會兒,就把被子掀起來,又是蓋在我身上。幹,他們不用蓋被嗎?看來還真的不用,房子裡有暖氣,榻榻米下面有暖管,他們兩個還玩得熱火朝天,那裡需要被子呢。可憐的倒是我,我看到女友被玩弄,也興奮得全身熱烘烘的,但阿忠卻多把一重被子蓋在我身上,要熱死我嗎?不過這樣也好,我就能看得更清楚。

我半瞇著眼睛看到阿忠這時已經敞開睡服,裡面赤條條的,一根大肉棒掛在他胯間,他半伏的姿勢使我覺得他像一匹雄馬那樣。

女友這時睡服已經向兩邊敞開,現在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小小三角內褲,這件是我買給她的,是薄絲質繡花縷空的,現在卻給阿忠享用!我看到阿忠的大頭又伏在我女友的胸脯上來來回回吸吮著她的兩個奶子,我女友兩個奶子本來就又大又翹的,他就在她翹起的奶頭上貪婪地含吮著,弄得她全身像青竹蛇那般扭動起來,「啊……不要吸人家……人家不行了……啊」女友發出像囈語般的呻吟聲,雙手扯在阿忠的頭髮上,但好像不是要推開她,反而像抱著他的頭往自己酥柔的胸脯上壓,還自己挺起胸脯,讓阿忠含吮得更加爽快。媽的,阿忠這傢伙還真行,竟然把我女友挑逗成這個樣子。

阿忠的手這時已經又向下侵犯我女友的身體,整只右手手掌就蓋在她的小內褲上,在她的胯間又揉又摸,把她摸得發出「啊啊嗯哦」的聲音。

「不要……不要再弄人家……這樣下去不行……啊……人家男友會看見……啊……不要在這裡……嗯……」女友要推開他的手,但卻軟弱無力的。

「嘿嘿,我就最喜歡在女生的男友面前玩弄她!」阿忠淫淫地笑起來,一點也不像白天他那種敦厚的形像,「你看你男友醉得像死豬一樣,連自己女友被人家玩弄也不知道!」幹!這個阿忠不僅僅是個色狼,而且是個超級變態的色狼!他竟然有這個變態的愛好,真的不怕女生的男友醒來會打死他嗎?不過,剛好這次遇到我這種人(也是變態嗎?),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受,配合得恰到好處。

「啊……你不要這樣……說人家男友……啊……」女友像要掙扎,但只是扭了幾下纖腰,又軟了下來。

「嘿嘿,看你已經流出這麼多淫水,想不到白天一本正經,其實是個又騷又蕩的小淫娃!」媽的,這個變態色狼不但要玩弄我女友,還說她是個小淫娃,真是氣死人了,但卻壓抑不了內心的興奮。

「啊……別這樣說人家……人家不是……不是小淫娃……啊……」我女友喘著嬌氣抗議著。

阿忠的粗手在她小內褲上面摸著說:「還說不是小淫娃,穿著這麼性感的小內褲,是不是要來勾引我?」「不是……不是……是人家男友送……啊……別再摸了……」「嘻嘻,你男友這樣才有情調嘛,這種小內褲摸起來又貼肉又舒爽,剛好可以給我爽爽,我最喜歡跟別人的女友爽爽,哈哈。」阿忠淫話還真不少,手一直在我女友兩腿之間摸著,把她弄得迷迷失失,所有防禦都崩潰了,連本來緊閉的雙腿也慢慢鬆開。

阿忠這時就壓在她的身上,媽的,太靠近我了吧,沒想到會這麼近距離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被一個今天才相識的男人玩弄。他雙手就在她那兩個又圓又嫩的奶子上玩弄著,屁股和粗腰一起沉了下去。我心頭也開始撲通撲通地亂跳起來:媽的,沒脫我女友的小內褲,怎麼能幹她呢?難道他是性無能的,只想在她外面揉揉搓搓就算了?

「啊……求你不要……太過份了……啊……會給阿非發現……啊……」我女友又是扭著纖腰,緊張地夾著雙腿。

但是阿忠用膝蓋硬把我女友兩腿分開,然後伸出右手把她左腿的腿彎勾起來,我女友有點驚慌失措,亂扭著身子,卻剛好讓自己的奶子去摩擦那傢伙的胸肌,幹,爽死他吧!阿忠這時已經一不做二不休,另一隻手也摸了下去,我想是把她小內褲向一邊撥開,然後整個身體猛力向下壓去。

「撲滋~~」「啊……唔……唔……」我女友忍不住叫了出來,這種短促而強勁的淫叫聲,我實在是太熟悉了,每次我把雞巴幹進女友的小穴裡,她都會發出這個聲音,不過這次她的小穴是被這個今天才認識的變態色魔插進去,她自己卻連忙捂著自己的嘴巴,害怕叫得太大聲會把我吵醒,所以後面的聲音變成「唔唔……呃呃……」。

阿忠興奮得要命,看到第一下得手,立即挺起屁股,然後又狠狠地沉了下去,看他的樣子好像要把我女友壓扁了,他那根像雄馬般的大雞巴一定是直捅到我女友的花心上去,說不定會把她的子宮口也捅開,希望別把她的小穴幹破才好。

「唔……唔……嗯……哦……唔……」我女友被他弄得呻吟起來。

「嘿嘿嘿,小淫娃,是不是很舒服?」阿忠連幹了我女友十幾下,幹得她全身乏力,然後就故意問她。

「唔……啊……不要……人家有男朋友……不能說……不要這樣說……啊……」女友在他身上扭著,這時大腿已經任由阿忠勾著在空中無力地搖晃著。

「還說什麼男朋友,你看看,你男朋友還醉熏熏,連自己女友被人姦淫了都不知道,哈哈!」阿忠說著,還故意把我女友推得更貼近我,好像希望我好好看著自己又心愛又漂亮的女友現在卻是被他姦淫著,「像這種男生有什麼屁用,連自己女友都守不住,被我姦得啊啊聲都不知道。」媽的,這傢伙還真變態,一邊在幹我女友,一邊還要侮辱我,我如果生氣起來,一個拳頭就把他打進醫院!不過,我竟然覺得他這樣侮辱我,使我更加興奮。

「啊……夠了……會弄醒阿非……啊……」「夠了嗎?」阿忠聽我女友這麼說,就停了下來。

「啊嗯……不要……不要……不要停下來……啊……」我女友見他停下來,就扭著纖腰,還主動抱著他?闊結實的背部說,「再來……我不行了……阿忠哥……不要停下來……啊……」什麼!女友還真的變成淫娃蕩婦了?我想起來,她今晚也喝了不少清酒,剛才給阿忠這個識途老色魔挑逗得慾火焚身,所以就變得和平時不同。

「呵呵呵,剛才你還怕鬼,現在給我這個色鬼玩弄,卻不怕了?」阿忠說著,搖著強壯的粗腰,狠命在地抽插著我的女友。

媽的,像我女友這麼漂亮的女生,又可以免費享用,這種機會很難得,當然是很賣命地姦淫她。

「呃嗯……啊……你不是色鬼……是色狼……把人家弄死了……啊……」我女友被他插弄得淫蕩起來,這時主動地抱著他,雙腿也夾在他的粗腰上,任由他那根大雞巴在她小穴裡裡外外地抽插著。

「平時你跟男友做愛,會叫他什麼?」阿忠從一輪粗暴的進攻之後,緩和下來,就又用淫話在逗弄我女友。突然他就壓在她身上,停止抽插的動作,「你平時和男友做愛怎樣叫他,你就同樣叫我,這樣我們做起來才親嘛。」媽的,阿忠真卑鄙,竟然這樣來威脅她。

「啊……好……豬公……快點繼續……繼續弄我……啊……」我女友被他逗得忍不住扭動著胴體,連跟我平時親親密密的暱稱也告訴了這個傢伙!

阿忠這時才滿意地繼續抽插起來,弄得整個小房間都是嘖嘖撲滋撲滋的聲音,他把我女友又狠狠幹了好一陣子,才緩慢抽動說:「哈哈,原來你平時是叫你男友豬公,那你就是豬母了?」「嗯……啊……人家是豬母……給豬公幹的豬母……啊……」我女友看來已經被他幹得迷迷糊糊,說話也迷迷糊糊。

「嘿嘿,像你這麼漂亮的豬母還真少見,一定很多豬公想要跟你交配,等我明天帶你去農場,那裡很多豬公等著幹你,哈哈……」阿忠一邊騎著她,一邊用語言侮辱她。

我女友這時被他幹全身都通爽,完全顧不了什麼事情,昏昏沉沉地發出呻吟囈語:「啊……不要……不要……農場豬公太多……人家會被他們輪姦……啊……」「那好,我不帶你去農場,我疼你,我疼你,叫我老公吧。」「啊……老……老公……啊……」想不到女友竟然聽話地叫他做老公,那我算是什麼?

「啊……好老公……再大力插進來……啊……把人家的雞邁插破……啊……我不行了……快死了……親老公……再插深點……啊……我要不行了……人家小雞邁快破了……我快不行了……啊……來了……人家要你幹死了……啊……」從女友的聲調,我知道她高潮來了,而且洩了身,但阿忠卻沒放過她,還繼續操幹著她,我黑暗中看到他雙手差一點把她兩個奶子捏破,果然在他強勁的蹂躝下,女友不久又被他幹得興奮起來。

「來,給你男友看看,給他親眼看他女友怎麼被我玩弄。」阿忠把我女友扶起來,我女友這時已經被他幹得全身軟泡泡,只好任他擺佈,他就把她翻轉過來,趴伏在我身邊,然後阿忠就從後面把雞巴插進她小穴裡,這種姿勢給我在黑暗中也能看到女友被阿忠操幹的時候,她兩個大奶子前後晃動那種淫靡的情形。

「啊……羞死人……給男友知道……就羞死……他會不要我……啊……」女友口裡雖然這麼說,但身體卻是自覺的前後晃動著,好像是自己要獻身給這個大色狼,而不像是被強姦。

「他不要你,還有我要你,你就做我女友吧!」阿忠繼續蹂躝著我女友。

幹,這麼說起來倒是有道理,如果我真的和女友反臉了,一定還有很多男生喜歡她,我可是得不償失啊。所以說,大家要學學我,像我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男生,不論女友怎麼樣,我都不會離開她,她也就永遠做你的女友,下半生還會做你的太太呢。

我自己的雞巴其實已經脹得很大,再加上剛才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友被阿忠這匹色狼幹得淫水直流,還高潮起來,我早就有點忍不住,現在看女友又再次被他挑逗起來,還半主動地去迎合阿忠的姦淫,我就更加興奮,就在這個時候,我忍不住挪動了一下身子,想把雞巴夾住,搓弄搓弄才能爽嘛。想不到我這麼一動,卻給我女友看見了。

「啊……不行……我男友醒了……啊……不要再弄我……真的會給他知道……啊……人家還是他女友……啊……插太深了……啊……不要……」我女友這次倒是真的要推開阿忠,兩人扭來扭去,結果阿忠更加興奮地操著雞巴在她小穴上亂插起來,毫無規律,插得她全身直抖。

「啊……求你……阿忠哥……請你……啊……」女友哀求著,但說話卻斷斷續續,一邊呻吟一邊哀求他,「啊……請你……把我綁起來……啊……用布帶綁起來……啊……」什麼!女友要阿忠把她綁起來???

「啊……綁起來才幹我……啊……我就給你強姦……啊……我男友看見……是你強姦我……就不會罵我……啊……」原來是這樣!

阿忠聽她這麼一說,也就不客氣,把她睡服的布腰帶拿來,把她的雙手捆起來,又把她推倒在榻榻米上,然後狠狠地把她的小三角褲撕破,幹!把我送給女友那件小內褲撕破!那件還是新的,我還沒爽過幾次!阿忠這次真的像色魔強姦少女那樣,把我女友的屁股抱起來,雞巴就狠狠地插進她小穴裡攪弄。「啊…… 啊……」我女友被他強姦得發出淫亂的聲音。

我就故意翻翻身子,好像發出夢話說:「霞……霞……」阿忠聽到我的聲音反而更加興奮,抽插得越起勁,我女友卻是連忙叫著,「非……救我……啊……非……阿忠強姦我……啊……」我本來想「醒來」,但覺得如果真的「醒來」,那後面的情況就很難收拾了,看到女友被阿忠強姦,那我又要安慰女友,又要把阿忠趕走,多麼頭疼的結局。算了吧,我就繼續當作酒醉,裝睡吧。

女友見到我沒醒過來,終於又忍不住發出呻吟聲:「啊……忠哥……幹我……強姦我……啊……」阿忠這次像是發了狠,屁股一浮一沉飛快地抽送著,把我女友幹得爽乎乎的呻吟起來,「啊……我今晚真給你幹死……幹破雞邁……啊……大力幹我……啊……」我女友可能是流了很多浪水,所以阿忠幹她的時候會發出「唧唧唧」的聲音,過了不久已經又是欲生欲死,呻吟不斷,阿忠也興奮得抽插不停,突然我女友先是全身顫抖,阿忠也立即把雞巴深深地插在她的小穴裡不動。

媽的,這傢伙在我女友的小穴裡射精!但他那根雞巴那麼又大又長,如果是插到她子宮口射精,把精液都射進她的子宮裡,會不會把她姦出一個雜種來?阿忠這傢伙卻好像喜歡顏射,很快把雞巴抽出來,急急地把雞巴放在我女友的臉上,把剩餘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和嘴巴上,應該也有些射到她的頭髮上。

第二天清早,我醒來的時候,女友還是甜甜地睡在我的身邊,看她那麼純潔那麼漂亮,真不能想像昨天晚上她被阿忠操幹得淫蕩起來。或許是我昨晚真的喝太多清酒,醉了之後發夢而已。可能因為我潛意識裡喜歡凌辱女友,所以也會經常夢見女友被其它男生淫弄。

不過我卻發現女友近臉蛋的秀髮上卻有幾點白斑斑,我知是精液遺留下來的痕跡,媽的,這麼說昨晚我在黑暗中看到的淫事都是真的。想到這裡,本來早上已經勃起的雞巴就挺得更高了。我們離開那漁村時,就跟阿忠道別了,他好像有點捨不得我女友,想跟我們交換電話,我不肯給他電話。

這種外貌忠厚,真實卻是好色的男人,比那些表面色迷迷的男生更可怕。他這麼懂得勾引女生,跟他交往,他就會勾引我女友,把她勾去淫弄蹂躝,弄個不好,說不定還會把她賣去紅燈區,我才不想女友變成可以讓男人隨便玩弄的妓女。

不過阿忠卻堅持寫電話給我,我拿電話薄給他,他寫了電話,還拿出一顆四方形的原子印,在我電話薄上蓋個印,好一個粗框紅色的「忠」字印。他這傢伙還真懂得給我留個印象,要是他那時就Byebye的話,我可能過了幾個月就忘了他,就是這個紅色印子,使我到現在還記得他。

那天晚上,我送女友回去宿舍,她的室友會星期一早上才回來,所以我就忍不住跟女友在房間裡纏綿起來,昨晚我是看著女友被阿忠舒爽,我的性慾還沒得到發洩呢,今晚一定要補回來!我們做愛時換了幾次姿勢,到我把女友倒伏在床上,我從後面進攻她的時候,才發現女友白嫩嫩的屁股靠近恥處的地方,大刺刺地被蓋了兩個四方形粗框紅色的「忠」字印!可能是防水油墨,所以沒被洗掉,當然我女友卻一點也不知情。

幹他娘的阿忠,他真是變態到極點,不但昨晚把我女友淫弄得不成樣子,還要在她屁股上偷偷蓋上印子,好像是向我這個男友說:嘿嘿,我的雞巴昨晚到此一遊,留個記念吧!哇塞,我看到這個紅印,立即想起阿忠那根大雞巴在我女友小穴裡插進抽出的情形,也就興奮得雞巴粗壯,那晚把女友連續操弄兩次,每次都是炮火連天,女友也大為讚賞。

她不知道是她屁股上那兩個印子發揮的功效。可惜,這兩個紅印只維持了兩三個星期,就褪色了。但我心裡,卻好像被阿忠蓋上不會褪色的印子,一直記得那年冬天發生的淫事。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