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機小姐-唐薇 人妻熟女

又到了唐薇上夜班的時候了。

唐薇和公司總機室其他同事不一樣,她喜歡上夜班。丈夫忙於生意,結婚一年多來晚上很少回家,唐薇不願意獨守空房。

快零點了,「不會有電話了吧?」唐薇想。上夜班有個好處,一般零點以後就可以休息了。

唐薇正準備到裡屋睡覺,電話鈴突然響起。

「喂,您好。這裡是吉兆公司客戶服務部。」唐薇的聲音十分悅耳動聽。

「是唐小姐嗎?」一個低沉的男聲。

「是我。」唐薇略感奇怪,客氣地說,「請問您需要我什麼服務?」

「我想要你,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氣地說。

唐薇臉一紅,她從未接過這種電話,又怕是客戶開玩笑或自己聽錯了,依然禮貌地說,「先生,您說清楚點。」

男人說:「我想要你的性服務。」

肯定是騷擾電話了,唐薇有些生氣,「先生,您放尊重點!」

「我很尊重你啊。」男人說,「我也好喜歡你,你的美貌讓我無法入睡。」

唐薇稍稍平靜,她對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願意聽到別人的讚許。

男人繼續說:「我真的很想你。從看到你的第一次,我就喜歡你。」

唐薇有些歡喜,「我有丈夫了,先生。」

男人說:「他怎麼配的上你,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唐薇有些氣惱,儘管丈夫忙於生意,婚後常常忽視自己,又性格內向,不會花言巧語,但唐薇依然很愛自己的丈夫。「請您不要這麼說。我……我很愛我的丈夫。」

男人有些詫異,「噢……他真是有福氣,能夠娶到你這樣的妻子。」

唐薇心裡又有些高興,丈夫從來沒說過這種話。

男人又說:「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唐薇平時就喜歡丈夫說這些,可惜,丈夫似乎從未注意自己的衣著。

「不過,黃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說。

唐薇穿的正是黃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藍色短裙,她自己也覺得不太合適。「看來,這個人比較懂穿著。」唐薇想,「他怎麼看到我的?」

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麼,說:「我早上見過你。你總是很迷人的。」

「哦。」唐薇想,「早上?他是誰呢?」她看了看對方的號碼,並未見過。

「你的皮膚多麼白,胸部多麼高,臀部多麼圓,大腿多麼性感……」

唐薇有些不自在,這麼直接的讚美還是第一次聽到。

「你知道我當時怎麼想嗎?」男人問。

「怎麼想?」唐薇脫口而出。

「我真想脫光你的衣服,吻你,撫摸你,啊……」

唐薇臉上有些發燒,「你不要亂講。」

「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從未讓你達到過高潮,我可以的,想不想試試?」

唐薇生氣了,掛斷電話,胸脯不斷起伏。「胡說,胡說!」她想。

唐薇來到裡屋,脫掉裙子只穿著內衣內褲躺下,卻久久不能入睡。

「高潮?」她想,「什麼是高潮?」她和丈夫的性生活並不多,雖然每次都很激動,但唐薇總覺得少點什麼。「難道我從未達到過高潮?」她胡思亂想著,覺得有些空虛……

「鈴--」電話又響了。唐薇猶豫了一下,還是起身接起電話。

「唐小姐。」還是那個男人,「我睡不著,你也睡不著吧?」

「我……」唐薇不知該如何回答。

「不如我們聊會兒?」男人說。

唐薇想,反正睡不著,和他聊聊天也沒什麼損失,「好吧,不過,你不要說那種話。」

男人高興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於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比如蔣莉。」

蔣莉也是話務員,性感潑辣,據說和老總有那種關係,工資比其他話務員高,唐薇最討厭她。

「嗯。」她說,心裡奇怪,「你認識蔣莉?」

「見過幾次,比你差百倍。」

唐薇心裡受用,對這個男人有了好感,「你是我們公司的?」

「不是。」男人說。「我是外地的,後天就回去了。」

唐薇心裡覺得安全許多。

男人又說:「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強壯的!不是我吹,我很帥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

唐微笑了,「你真是厚臉皮。」她逐漸放鬆,開起玩笑。

男人說:「真的!我不騙你。我騙你……天打雷劈。」

唐薇有些相信了,「也許他真的挺帥。」

男人繼續說:「我練過兩年健美,渾身是肌肉。」

唐薇移了移身子,她喜歡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

男人害怕唐薇不信,說:「我給你練練,你聽……」

話筒中果然傳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響聲。唐薇有了異樣的感覺,「好……好了,我信了。」

男人似乎放心了,「怎麼樣,我強壯吧?」

「嗯……」唐薇答應著,眼前似乎看到一個強壯的男子,正衝自己微笑。

「我不僅身體強壯,」男人壓低聲音說,「那裡也很強壯。」

唐薇一時未明白,「哪裡?」

男人說:「就是你們女人最喜歡的地方。」

唐薇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了,臉一紅,「又說下流話!」但也並未生氣。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

唐薇脫口而出,「你不怕撐破褲子。」隨即感到羞澀,「我怎麼也說這種話?」

好在男人似乎並未在意,說,「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辦法都未解決。」

唐薇心想,他有什麼辦法呢?

男人說:「後來,我只能裸睡。」

「哦……」唐薇舒了口氣,覺得下體有些不自在,就夾緊了雙腿。

男人又說:「有時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幹不了兩下就求饒。」

「你結婚了?」唐薇說,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啊,」男人說,「不過,我老婆比你差太遠了。黃臉婆不說,還特別凶。」

唐薇心中感到一絲安慰,「那你還娶她?」

「沒辦法,」男人說,「我們是鄰居,雙方父母定下的娃娃親。我父母身體不好,我不忍心看到他們不高興,唉……」

唐薇覺得他也挺可憐,又覺得他其實心眼也很好。

沉默了一會兒,男人說,「不過,我從不在外面亂搞女人。」

「你這樣做是對的。」唐薇讚許地說。

男人默默地說:「能讓我喜歡的女人太少了。」

唐薇又有些生氣,「你也太清高了。」

男人接著說:「直到遇見你。」

唐薇心中突突亂跳。

「我這幾天每天都到你公司門外,就是想偷偷看看你。」

唐薇心亂如麻,又有一絲感激和自豪,心想,「畢竟我還是與眾不同的。」

男人說:「我知道,你有了丈夫。我們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唐薇說。

「你能……」男人猶豫地說,「能滿足我一次嗎?就一次。」

「不行。」唐薇堅定地說,「我有丈夫的!」

男人說:「我知道,我不讓你背叛丈夫。」

「那怎麼辦?」唐薇覺得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們可以通過電話。」男人說。

唐薇不置可否。

男人說:「我們又不見面,只是聊聊。」

唐薇有些心動。

男人說:「滿足我的心願,好不好?」

男人說:「我們又不見面,只是聊聊。」

唐薇有些心動。

男人說:「滿足我的心願,好不好?」

唐薇想,反正不見面,就說:「聊什麼?」

男人高興了,「我先脫衣服了。」

話筒中傳來脫衣服的聲音,唐薇不知該不該阻止。

「我脫光了!」男人說,「你也脫光,好不好?」

唐薇臉又紅了,「不行。」她果斷地說。

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說:「我不勉強你。」

唐薇舒了口氣。

「能告訴我你穿著什麼嗎?」男人問。

「我……」唐薇有些為難,她只穿著內衣內褲。

男人說:「我猜猜,嗯……哈,你沒穿衣服,像我一樣光著身子!」

唐薇沒想到他這樣說,怒道:「你胡說,我還穿著內衣內褲呢!」隨即感到不妥,怎麼能告訴一個男人這些?

男人又問:「你的內衣什麼顏色?」

唐薇猶豫著。

「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

「不是。」唐薇趕忙否認,「是……是桔紅色的。」

「哇!」男人一聲驚歎,「你真有眼光,桔紅色,好漂亮啊!」

唐薇感到一絲得意,她一直喜歡這種顏色的內衣,但丈夫居然說難看。

「你的皮膚白不白?」男人又問。

「你不是見過我嗎?」唐薇不悅地說,她對自己的肌膚也很自信。

「你穿著衣服呢,我看不到。」男人笑道。

唐薇也笑了,他肯定沒見過,於是說:「我……我很白的。」

男人又問:「你胸圍多大?」

「這……」唐薇想,該不該告訴他。

男人失望地說:「看來不夠豐滿,如果是這樣就別說了,不要破壞我的好印象。」

「嘁!」唐薇不滿地說,「你怎麼知道我不豐滿?我不僅白皙而且豐滿。」

「這麼說,你胸部很大了?」

唐薇只得說:「當然了。」

「那……你丈夫一定喜歡得了不得,天天撫摸了?」

「嗯……」唐薇底氣不足,丈夫結婚前倒是喜歡撫摸,但婚後就……

「能把胸罩脫掉嗎?」男人悄悄說。

「不!」唐薇說。

「哈哈--」男人笑道,「露餡了吧!不敢脫,說明不好看。」

唐薇生氣了,「你怎麼知道不好看?」隨手解下胸衣,一對豐滿挺拔的乳房露了出來。

男人似乎聽到了脫衣的聲音,「哇!真的很美啊!」

唐薇本來有些後悔,聽到讚美聲後又有些高興,隨即又想,反正他在電話裡又看不到。

男人又說:「把內褲也脫掉好不好?」

唐薇猶豫著,透過窗戶四下看了看,公司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總機室還亮著微弱的燈光。「公司沒有人了。」她想。內褲已經濕了,既有汗水也有自己不經意間分泌的愛液,貼在身上很難受。於是站起來,輕輕褪下內褲。

唐薇重新回到話筒前,坐下,「我……我已經脫了。」

男人興奮地說:「我看到了!」

唐薇嚇了一跳,正想站起來重新穿上。

男人說:「你已經把內褲脫到膝蓋了!」

唐薇心中一笑,知道他並未真的看到,因為自己的內褲已經扔到身後的沙發上了。

唐薇放心了,重新坐好,只聽那男人說,「你脫到腳腕了,你的大腿太美了!」

唐薇笑著,晃了晃自己的大腿,夾緊。

男人說:「你把臀部翹一翹,我看看美不美?」

唐薇沒動,騙他說:「我翹起來了。」

男人立即驚喜地說:「哇!這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美的臀部。」

唐薇暗笑他是個呆子,又覺得挺有趣,就逗他 說:「你還要我怎麼樣?」

「把腿叉開好不好?」

唐薇依然未動,卻說:「我照做了。」

男人說:「我看到你的毛毛了。」

唐薇有些不好意思,生氣地說:「你胡說!」

男人說:「真的!我能離你近些看看嗎?」

唐薇說:「好啊,你過來吧。」

男人說:「我站到你的身前了,我抱住你了。」

唐薇臉上發燒,畢竟都赤裸著,下意識地說:「你別碰我呀!」

男人說:「我忍不住了,這樣的美女讓我怎麼忍得住。」

唐薇心中歡喜,「你只能抱一會兒,規矩點兒啊。」

男人說:「我感覺到你光滑的肌膚,還有你的體溫呢。你有什麼感受?」

「我……」唐薇不知該說什麼。

「是不是感到我的前胸特別結實、寬闊?」

「嗯……」唐薇心中一動。

「這裡是你安全舒適的港灣。」男人溫柔地說。

「哦……」唐薇真覺得有些溫暖,這正是自己渴望的感受。

「我能親親你嗎?」男人問。

「嗯……」唐薇有些迷茫。

「我的熾熱的雙唇吻上你的小嘴兒,我的舌尖撬開你的牙齒,伸入你的口中,我吸允著你的舌頭……」

唐薇的舌頭薇薇顫動,感到一絲甜蜜。

「我的雙手開始撫摸你的柔軟的胸部……」

唐薇把雙手護在胸前,她要保護自己。

「閉上眼睛,靜靜感受我的愛撫吧……」

唐薇聽話地閉上雙眼,雙手卻禁不住開始撫摸。

「我的手開始用力,啊……你發出快樂的叫聲……」

唐薇真的呻吟了一聲。

「我撫摸到你的乳頭,你的乳頭翹起來……」

唐薇的乳頭真的變硬。

「我揉捏著,揉捏著……」

唐薇的雙手動著,感到無比舒服。她輕輕靠在椅子背上,頭向後仰……

「我的雙手向下滑去,摸到你的小腹……」

唐薇雙手按到自己的小腹上。

「我輕輕撫摸……向下撫摸……輕輕的,輕輕的……」

唐薇按照他的話去做,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需要自己的雙手。

「摸到毛毛……再向下……對,就是這樣……手指呢,用手指……放進去……放進去會很舒服的……再往裡放……對……拿出來,再放進去……快一點,可以快一點……對,就是這樣……」

唐薇進入激情狀態,下體蜜汁滾滾,口中發出迷人的呻吟。

「舒服嗎?」男人問。

唐薇猛然驚醒,羞得無地自容。「啪」的一聲掛斷電話……

唐薇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那男人沒有再來電話。

「我做了什麼?」唐薇想,她感到臉上發熱,同時她感到下體也在發熱。她把手放在陰戶上,這裡還濕潤著……

唐薇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那男人沒有再來電話。

「我做了什麼?」唐薇想,她感到臉上發熱,同時她感到下體也在發熱。她把手放在陰戶上,這裡還濕潤著……

第二天,唐薇在家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天,夢中都是那男人溫柔的話語和白馬王子般的形象。

晚上來到公司值班,八點一過,唐薇的心就開始怦怦直跳,她有些害怕,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然而,十點一過,電話就再沒響過。

「他回家了嗎?」唐薇想,那男人曾經說後天就走。

「他是不是生氣了?我昨天掛斷了電話。」

「他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唐薇突然感到一絲酸楚。

這個夜晚在平靜或不平靜中度過。

第三天晚上,零點快到了,唐薇又有了一絲期待。

「叮--」電話!唐薇一驚。

「叮--」又響了一次,唐薇不再猶豫,接上話筒。

「唐小姐嗎?」

果然是他。唐薇有些生氣,沒有說話。

男人說:「實在對不起,我昨天請客,太晚了,怕耽誤你休息,就沒打電話。」

唐薇心中平靜了一下,怒氣頓消,但仍不客氣地說:「我才不稀罕你的電話,你好壞。」

男人笑了,「我想你想得不得了,你想不想我?」

「誰想你啊!」唐薇說,心中卻感到一絲甜蜜。

「一點都不想嗎?」男人失望地說。

「我……」唐薇也有些感動,「嗯。」

「嗯--就是也想我了?」

唐薇沒否認。

「我們做個新遊戲好不好?」男人說。

「不好!」唐薇知道他的遊戲肯定讓人臉紅,但又想知道是什麼遊戲。

「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不知何時再來。」

「哦。」唐薇有些失落,「明天就走嗎?」

「是的。」男人也戀戀不捨地說。

沉默了一會兒,唐薇問:「你……你又有什麼壞主意?」

男人高興了,「先告訴我你今天穿了什麼?」

唐薇說:「黃色上衣,黑色短裙。」

「哇!正是那天我說的搭配。肯定漂亮極了!」

唐薇十分歡喜。

男人又說:「把這身衣服送給我吧,我要留個永久的紀念。」

唐薇感到溫暖,「我怎麼送給你?」

「你脫下來放到身後,就算送給我了。」

唐薇沒有猶豫,脫掉放到身後的沙發上,說:「我脫掉了。」

男人很高興,「今天穿什麼內衣?」

唐薇說:「是大紅色的。」

「那件桔紅色的呢?」

唐薇臉一紅,那套內衣那天濕透了,已經洗掉。

男人又說:「大紅的也很好看。脫下來讓我看看,好不好?」

唐薇知道他想讓自己脫衣服,不忍拒絕,就站起來全脫光,反正沒人看見。然後問:「你呢?」

「我根本沒穿!」男人說。

唐薇笑道:「你在大街上嗎?」

男人也笑道:「是啊,好多人在看我。」隨後又說:「我在賓館的床上。你能過來嗎?」

唐薇有些生氣,「不行!」

「別生氣!」男人說,「我們空中也可以做愛。」

唐薇沒說話。

「我再抱抱你,行嗎?請蒙上眼睛。」

「嗯……」唐薇不知是答應還是拒絕,但還是找了條毛巾把眼睛蒙上。

「我緊緊擁抱著你,撫摸著你的後背……」

唐薇心潮澎湃,對這個遊戲有些期待。

「我的手滑過你的腰,摸到你的臀部,輕輕撫摸……」

唐薇靜靜享受。

「我的大肉棒頂到你的小腹……」

唐薇動了動,似乎要躲避。

「你躲不掉的,我抱起你向床上走去……」

「不……」唐薇想要拒絕。

「我分開你的雙腿……」

唐薇把雙手擋在私處,她本來要拒絕,但卻把手指摸了上去。

「我的肉棒好大……」

唐薇感到恐懼和驚奇。

「我輕輕的,輕輕的……插了進去……」

「啊!」唐薇驚呼,「別放進去……你不可以這樣……」

「我輕輕的抽插……我的肉棒進出你的下體……」

唐薇感到下體被塞滿,十分舒服,分泌出滾滾蜜汁。

「我用力一頂……」

「啊!」唐薇更加舒服,情不自禁發出低吟。

「我開始用力插你……」

唐薇似乎感到一個強壯的男人壓在自己身上,她分開雙腿迎接他的插入。

「你的小穴緊緊包住我的肉棒……」男人的話越來越下流。唐薇卻感到越來越舒服。

「把雙腿分開,抬起來,放到我的腰上……」

唐薇不知不覺地把雙腿抬起,放到桌子上,極力分開。

「我頂到最裡面了,噢……」

「哦……」唐薇也叫了一聲。

「我插到你的花心了……噢……你舒服嗎?」

「嗯……」唐薇進入夢幻,「舒服……」

「我連插十下……」

「用力……」唐薇模模糊糊地說。

「用力幹什麼?」男人問。

「用力……插我……哦……」唐薇呻吟著,她感覺下體還有些空虛,希望男人再用力些。

「插你哪裡?」

「插我的下面……」

「什麼地方?」

「是我那裡……」

「那裡是哪裡?」

「那裡是……是我的小穴……」

「你的小穴長在哪裡?」

「長在……我的大腿根……我的陰道裡……」

「我用什麼操你?」

「用你的……大肉棒……操我……」

「願不願意讓我真操你一次?」

「願意,你快來吧……」

「我就在你身邊!」男人的聲音十分清晰。

「哦……」唐薇呻吟著,猛然一驚,感覺自己的雙腿正被人抬起。她趕忙撕下眼上的毛巾,朦朧中發現一個裸體男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唐薇嚇得花容失色,立即驚醒,仔細一看,那男人正是自己公司看門的老頭--年近六十的劉子華。

劉子華笑得滿臉皺紋,瞇著小眼欣賞著眼前迷人的肉體。

唐薇險些暈倒,「你怎麼進來的?」

劉子華拿出一把鑰匙,「我有這個,我進來很久了。」他突然壓低聲音說:「我就在你身邊,讓我操你一次吧!」

「是你!」唐薇大驚,原來自己夢中的王子,就是這個一直對自己存有非分之想的老頭子。劉子華是公司出名的老色狼,不少女孩子都毀在他的手中,唐薇時時小心,總算沒有吃虧。沒有想到,這次還是落入圈套。

唐薇羞憤交加,正要掙扎著起來。

劉子華恢復原來的聲調,說:「你看看這是什麼?」拿過一打照片。

唐薇一看,正是自己前天晚上脫光衣服的情景,還有幾張手指伸進陰道的特寫。照片是用數碼相機透過窗戶拍的。劉子華又打開一個小型錄音機,裡面傳出唐薇銷魂的聲音「用你的……大肉棒……操我……」

看來劉子華早有預謀。

「要不要給公司全體員工看看聽聽啊?」劉子華威脅著。

「不,不要!」唐薇痛苦地搖頭,全身酥軟。

劉子華抱起她,向裡屋走去。唐薇知道,今後自己面臨的將是無休止地姦淫……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熱門小說:
親愛的一家亂倫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