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女人的厄運 強暴性虐

故事發生在某市著名的一個室外網球場上,一對男女正在快樂的打著網球。

不時還傳來陣陣歡笑,男的叫王健,是市公安局副局長兼輯毒大隊的大隊長,看上去27,28的樣子,長像很一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靠關係升上去的。

女的叫耿喜敏,25,26歲的左右,是本市某高速公路人事部的一名科員。

長的非常漂亮,1米70左右的身高,修長的雙腿,高聳的乳房,標準的美人胚子。

「王健,咱倆歇會吧,我有點累了」,「好啊,那就歇會吧,我也有點渴了,走喝點水去!」於是他們來到場邊的一個桌子的旁坐了下來。

「王健,下星期我結婚時你送我什麼禮物啊?」「呵呵,老同學你著什麼急啊,到時你不就知道了!」說完他用色瞇瞇的眼看了一下她的乳房又看了看她的美麗的大腿心想:「還用等到下星期,過2天老子就把我的大雞巴送你,哈哈,老子到時好好操……這個騷貨!」

2天後的一個下午,張剛是某公司的副經理,今年都快30了也算是事業有成吧。

他正開著單位配給他的車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於下個星期就和喜敏結婚了,所以最近幾天總是喜洋洋的。

這時,車開到了這條每天都必經的小道上,突然看到了前面有兩幫人在爭吵著什麼,張剛停下車想看看發生什麼事,這時發現他們竟然好像要打起來了,於是張剛下車,向他們走去想勸勸他們別打了,可2幫人見有人下車向他們走來,停止了爭吵,一起向來人走去。

張剛見他們不爭吵了也停住腳步說:「各位大哥,對不起啊!我要從這條道回家,請大哥們讓讓好嗎?謝謝了!」可2幫人好想沒聽到似的,什麼也沒說,一直朝他這邊走。

張剛好像覺得不對勁剛想轉身回到車上,可還沒到車前,這群人就來到他身旁,二話沒說上來就打,張剛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人就被打的趴在地上,這時有2人對了下眼,就一個向張剛走來,而另一個則向他的汽車走去,就在這時警笛響了,這群人一下都散開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了剛才對了一下眼的那2個流氓。

沒1分鐘警車就到了,2個流氓急忙上前扶起張剛,這時7,8個警察也來到他們身旁,那個帶頭的警察面無表情的說道:「都抓起來!小李,小劉,小胡,你們去搜他們的身,小吳,你去檢查一下車!」這時的張剛被剛才的2個流氓一邊一個的架著,經受了10多個流氓的暴打,張剛早已昏了過去。

搜張剛身的小李從張剛褲子口袋裡拿出了一小包密封好白粉,撕開後用小拇指沾了一點放到嘴裡一嘗急忙說道:「隊長,是海洛因!」與次同時小吳也從車裡拿出更大一包白粉,一嘗也確定是海洛因,王健冷冷的說道:「都帶回去!」

喜敏在家剛做完飯,就等著張剛回來一起吃了。

此時的她正坐在飯桌旁發呆:「下星期我和張剛就結婚了,非法同居的時代馬上就結束了!呵呵!一年後我一定給剛剛生個大胖娃娃!」想著想著不由臉就紅了:「剛剛真厲害啊,每次作愛都搞的我一次接一次的高潮簡直太厲害了!好有男人味哦!」想著那一幕幕的作愛經歷:「在床上,在沙發,在廁所,在陽台,在……….」不知不覺底下已經濕潤了。

就這時就聽「當,當…….」有人敲門。

「來了 !」喜敏急忙跑去開門。

門被打開了,近來的確不是張剛,而是5,6名持槍警察,帶頭的卻是王健 ,喜敏一看是王建,剛要開口說話,王建卻先說話了:「這是張剛家嗎?」喜敏還沒名白怎麼回事,王建又說:「這是搜查令,請讓開,我們要進行搜查!」然後就從包裡拿出搜查令拿在手裡讓正愣神的喜敏看了一下,最後又放回包裡面無表情的說:「搜!」「是!」後面的幾個穿制服的警察二話沒說就開始進行了搜查。

這時候臥室傳來一名警察的喊話:「隊長!找到了!可能有500克啊!!」說完捧著一個白色的小包裹跑了出來,打開一看一堆白色的粉末呈現在眾人才眼前,王建撕開包裹,小母指粘了一點放到嘴裡一嘗,點頭沒說話。

喜敏這時終於忍不住了:「王建!你帶幾名警察來我家搜什麼!那是什麼?」說完用手指了指那小包。

王建道:「這是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喜敏很迷惑心想:「她和張剛從來也沒見過這個小包,怎麼會出現在家裡呢?」於是說:「這是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說的我怎麼一句也沒聽懂啊 ?」王建對那幾名警察道:「你們先出去,我和她說幾句話!」「是!」幾名警察同時回答了一聲走出了喜敏的的家。

王建找了個雙人沙發坐了下來說到:「你老公販毒你知道嗎?」「啊!?不可能的,王建,到底怎麼回事?」說完坐到了王建的旁邊。

王建說道:「今天下午,我們接到舉報,說有人販毒,我們就馬上趕到現場,並抓獲了幾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就有你未來的老公張剛!」「啊!?王建,你也知道張剛是老實人,怎麼會販毒呢?」喜敏辯解道:「你們是不是弄錯了啊?」王建說道:「那你是不相信我了?」喜敏急忙道:「不是,王建,我相信你,可我現在該怎麼辦啊,我們下星期就結婚了啊 !王建求你救救張剛吧!」王建說道:「喜敏,咱們倆什麼關係,你有困難我怎麼能不幫呢?不過你的這個困難還真不好幫啊!」說完右手搭在喜敏肩上來回撫摸,左手也抓住喜敏的小手。

屋外,停在路邊的一個麵包車內幾個警察正在小聲議論著:「頭這次看上的這個小妞還挺正點的啊!哈哈!」「費話,費了這麼大勁能不正點嗎?鏡頭都裝好了嗎?可別讓頭到時著急啊!」「好了,都調出來了,哈哈,屏幕和聲音還真清晰啊!」只見車內左側有一個監控電視屏幕,屏幕裡一對男女出現在一個三人沙發上,男的是王建,女的赫然是耿喜敏。

只見王建把耿喜敏摟在懷裡,並把他的手放在喜敏的右乳上。

王建這時見喜敏屈服了,於是他也就大膽地將手伸進喜敏的衣服裡揉捏喜敏白嫩的乳房,手逐漸向上捏著喜敏粉紅的乳頭。

喜敏的乳頭逐漸變硬,呼吸有點急促了,這時,王建將喜敏抱到沙發上,喜敏順從的躺下了,王建抬起喜敏豐滿的大腿,把手伸進喜敏的短裙內,脫下了杏兒的白色蕾絲內褲,肥厚的大陰唇長滿陰毛,中間有一道紅嫩的肉縫,王建用手分開兩片長毛的大陰唇,兩片粉紅的小肉唇的合守在秘密的洞口前,喜敏將頭扭向一邊,雙手捂著自己赤裸的下體,這時,王建將杏兒的雙手拿開,將嘴湊上前,用手分開杏兒的大陰唇,王建伸出舌頭對著杏兒兩片花瓣猛舔,喜敏『啊』的叫了一聲,兩條白嫩結實的大腿緊緊地夾住王建的頭,王建一邊舔著,一邊解除喜敏身上的衣物,喜敏這時已雙面潮紅,一股粘稠液正從洞口溢出,王建將身上衣服脫光,挺著他的大雞巴對著喜敏的洞口,『滋』的一聲插進了喜敏的身體,『啊』喜敏叫了一聲,粗大有陰莖很容易就進入她緊小的陰道中。

大龜頭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杏兒的宮頸, 面對著呵氣如蘭的喜敏,就像一件自己費了好大的勁才虜獲到的戰利品,而現在正等待著自己去探索、享用。

每一次的抽動都是那麼地有力。

陰戶經過王建賣力地幹過一陣之後,喜敏秀美的雙目含春,將兩隻手輕搭在阿偉的雙肩,微睜著眼,享受著阿偉時快時慢的抽插所帶來的蝕骨的快感,腿也張揚了開來,勾在王建粗壯的腰上,再度興奮中,又分開,又勾住,豐滿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著王建的衝擊,而向上迎擊,王建趴在喜敏身上很起勁的抽送著,在別人家的沙發上玩別人漂亮的妻子,他像吃了興奮劑一樣興奮,王建把他的大雞巴從喜敏的陰道裡抽了出來,然後站在沙發旁,把喜敏豐滿的大腿架的肩上,用力前壓,將喜敏雙腿一直頂在胸前,王建用手把著自己翹勃的高高的陰莖,對著喜敏粉紅的洞口,用手分開喜敏兩片肉唇,在這種狀態下的喜敏,小陰唇向外微翻著,這次王建輕鬆的就把自己的大雞巴送進喜敏的身體,抽插的起伏也更大,兩隻腿的肌肉繃的緊緊,每插入一次都觸到喜敏的宮頸,喜敏也隨著王建的抽插而把頭髮搖來搖去,一隻手按在自己豐滿的胸部揉捏著,一隻手放在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王建每一次壓下來就會將喜敏的手指緊緊地壓在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喜敏白晰的屁股一陣緊縮,一下一下的,喜敏嘴裡呻吟著「老公,要“`,老公“要““」,王建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進喜敏陰道底深處的時候,都要很沉實的頓一下,然後臀部很勁的左右擰動一下,好讓喜敏陰道裡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在這次合理的進入他人妻子身體的活動中而膨脹到極點的陽物。

喜敏的話語更多了,開始迷迷糊糊的「啊“`啊““」了,屁股為迎合王建的衝擊而更加上挺了,腿也不再間或張合的分開,而是緊緊地纏著王建腰部,白嫩的大腿也開始隨著屁股肉的抖動而抖動並漸漸鬆開,王建一次比一次深的往喜敏身體深處送入,魂兒仍在半天幽游的喜敏,突然發現王建的呼吸變得十分急促,抽動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喜敏知道王建就要射精了,一時間,嚇得慾念全消,雙手急急地推著王建道:「王建,快抽出來,千萬別射在裡面,我會…!」 可惜,這話來得太遲了,達到高潮的王建根本顧不了那麼多,急於一洩為快的他,不但沒有因喜敏的話而停止動作,反而將喜敏抱得更緊,屁股的起落更加地劇烈。

突然,王建感到眼前一陣暈眩,龜頭漲到了極點,終於撲哧撲哧射進了喜敏整個子宮,受不了這致命的快感,喜敏幾乎昏死過去。

「好爽」王建摟著喜敏光溜溜的身體,不停地摸著兩個大乳房,喜敏兩條白嫩的大腿無力的垂在沙發上,雪白的小腹上還濺落一些白色的精液。

紅嫩的陰道口正有精液慢慢的溢出………

喜敏有個弟弟叫喜銳在某單位食堂做一名廚師。

喜銳今年24歲已經結婚已經3個多月了,他老婆叫小齊,今年23歲,人長的極漂亮,短頭髮,長著一雙娃娃臉,由於剛結婚,天天得到愛情的滋潤,所以身材特別棒,凹凸分明,屬於一笑起來就想讓人犯罪的那種美人胚子。

星期六清晨。

喜銳正騎在小齊身上瘋狂的挺動著。

今天太興奮了,不緊緊是因為作愛,更重要的是因為今天他們要創造出愛的結晶「孩子」。

「老婆,你說今天能成功嗎 ?」「哦 。。啊。。老公。。我想我們…一定能的…啊…哦…。」。

「呱嘰呱嘰」的淫聲充滿了整個房間。就在倆人達到性愛的高潮時,「鈴…。」床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操,誰啊,這麼不長眼,偏偏這時候打電話來」喜銳心理罵道,「喂?誰啊?」喜銳沒好氣的問道。

「我。姐姐,嗚…。」電話那邊傳來喜敏的哭聲。

「嗯?姐,哭什麼?出什麼事了?」喜銳就這麼一個姐姐,所以關心的問道。

「嗚…我在去你家的路上,一會到了在說,嗚…。」「姐姐,你先別著急,我在家等你,一會兒見」說完掛斷了電話。

當喜銳重新想抽插時,卻發現自己的陽具在小齊窄小的陰道早以軟了,於是及不情願的拔出了自己4寸的小科蚪來。

(有點小,呵呵!)「快起來吧,一會兒大姐來。」「哦!我還沒到高潮呢,哼,每回都有原因,哼,不理你了!討厭!」小齊齊氣憤的道,於是也穿起了衣服。

「當。當。。」傳來敲門聲。

「來了」小齊急忙打開了門,喜銳也急忙迎過去。

「喜銳,嗚…你姐夫讓警察抓了,警察說他販毒,嗚…。那怎麼可能啊,我們下星期就結婚了,怎麼辦啊,嗚…」喜敏哭訴道。

喜銳急忙道:「姐,別急,慢慢說。」於是喜敏將昨天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都告訴喜銳,此時小齊也在旁邊聽著。

當然被王建操的事卻一字未提。

可她卻萬萬沒想到,就是因為沒提王建對她姦淫,卻害了她自己弟弟老婆的一生。

喜銳道:「剛才聽姐這麼一說,好像王建能幫我們,他不是說叫你今天找他去嗎,那我們一起去吧。」「我也去,人多力量大嗎!」小齊一看沒有帶她去的意思急忙說道。

「好,那一起去吧!」喜銳不耐煩的說道。

他就這麼一個老姐,他可不想讓喜敏受到一點傷害。

於是三人一起出了門,向警察局走去。

今天是王建最得意的日子,因為昨天剛把喜敏搞到手,狠狠的操了她幾遍,直到陽具射出的都是水了這才放過喜敏。

回到警察局已經快4點了。

由於極度性奮只睡了4個多小時就醒了。

由於今天是他值班,局裡的沒什麼頭了,只有一幫他的手下陪他一起值班。

此時王建心想:「今天在操她幾便就放了她老公吧,省的到時出什麼事。」原來抓捕張剛和搜查他家都是王建一手策劃的。

就等喜敏來在操她幾便再和兄弟們一起玩一下群P就放了他們。

「鈴。鈴…」此時電話想了起來。

「喂?是王局嗎?外面有板有3個人找您。」耳邊傳來門衛的聲音。

王建道:「哦,讓她們近來吧!」「是!」沒等門衛回答完王建就撂下了電話,走到窗戶邊看向了大門口。

「我操,3人中的那的小妞是誰啊?上身穿黑色著緊身的襯衫,乳房足有38C吧,下身又穿著淺藍色的緊身牛仔褲,又圓又大的屁股,好性感啊,我一會兒一定要操她!我的得趕緊想個辦法,媽的,老二又硬了,好脹啊!」不到半分鐘,邪惡的淫笑出現在王建的臉上。

「 當。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王建急忙上前打開門,微笑著說:「來,快請進!」喜敏一見到王建,小臉一下就紅了。

「這個男人幾個小時前還在瘋狂的操著我」心理一想,小臉不由的更紅了。

「來,快進來啊!別在外面站著!」說完把3個人引到屋裡的沙發上。

王建的辦公室分裡外間,裡間是休息的地方,放著床和衣桂什麼的,而外間就是辦公用的設備了,一套老闆桌椅,一套沙發,一個茶機也就沒什麼了。

王建微笑的想喜敏問道:「這2位是?」「您好,這位是我姐姐。」隨後又指了指小齊道:「她是我愛人,叫小齊,請您多關照!」說完向王建又鞠了個恭道:「請您多幫幫我姐姐。

拜託您了」「呵呵,喜敏啊,你弟弟真會說話啊,我想不幫你都不行啊!哈哈,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哈哈」說完笑著看看3人最後眼神停留在小齊身上心道:「沒問題,沒問題,既然你這麼說,那一會兒我就關照你老婆!我一定會讓這小婊子爽到天上,哈哈!」想到這裡王建臉上有一次出現邪惡的淫笑,不過一閃而過,3人都沒注意。

「你們先坐會兒,我去安排一下。」說完王建走出自己的辦公室,來到後院叫來了自己的一個心腹,安排了一會兒,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向3人說道:「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的看守不是我的人,我說了半天,這個混蛋死活就讓2個人進去探視,他…的,別讓我抓住他的小辮子,不然我整死他!哼,敢不給我面子!」喜敏急忙說道:「王建你別生氣,就我和弟弟去吧,你也別太為難了」由於昨晚的纏綿,喜敏次刻心裡或多或少有點關心王建。

可她萬萬沒想到,這次卻撤撤底底的把小齊推進了萬章深淵。

「報告!」「近來」門外進來個25。

26歲的年輕警官,長的很帥氣,一臉正氣。

年輕警官道:「局長,我都安排完了,請指示!」「嗯!你帶她2去吧!」「是」喜敏一猜他肯定就是王建所說的那個警員,於是呀也沒說什麼客氣話,站起來和弟弟一起隨他走去。

到了後院的一間平房門口,警員停住腳步說:「你們一會兒進去有3小時探視時間,如果有什麼事,門口有的按鈕,按一下我回及時趕到,好了,你們進去吧!」喜敏想謝謝那個警員,但還是沒說出來,拉著弟弟的手走進了房間。

門「咣」的一聲關上了,隨後警員的臉上出現了邪邪的笑容

局長室。

「來人!」早也等在門外的另一個警察聽到局長叫自己馬上整了整衣服推門進來。

「去倒點水來,一點事都不懂!」王建訓斥道。

「是」說完警察急忙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就拿著個茶盒和暖壺回來,急忙從茶盒裡捏了點茶葉放到茶杯裡倒滿了水,放到小齊身邊說:「小姐,請喝茶。」小齊看著剛才這個警察滑稽的動作,「噗」的一聲笑出聲來警惕性也降到0點。

那個警察也裝做不好意思的用手撓撓頭,走了出去,門關上後那種邪邪的笑容又一次出現在這個警察的臉上:「小表子,你就笑吧,哈哈,一會兒老大操不死你,哈哈哈哈…」

王建微笑的對著小齊說到:「渴了吧,來喝點水,潤潤喉。」「謝謝!」小齊微笑的回答,隨後拿起了茶杯喝了起來。

小齊也的確渴了,根本望了警惕。

為了緩解室內的氣憤,王建笑道:「結婚多久了,看你們恩愛的樣子,一定生活的很融洽吧」「還行,我們結婚3個多月了,我決的很幸福!」小齊說道。

「哦,看你身材這麼好,怎麼保持的?能教教我嗎?要是我女朋友有你這麼性感就好了。」王建不動聲色慢慢挑逗的說道。

小齊臉一紅,沒說話。

王建卻趁熱打鐵的說道:「看你小腹很平,難道說你這3個月你們沒作過愛嗎?那怎麼行啊,你的小穴會幹枯的,不如哥哥我幫你澆點水吧,呵呵,怎麼樣?小妹妹?嗯?」「流氓!垃圾!敗類!蠢豬!哼,你說出這些話來簡直敗壞人民警察的形象,去死吧!」小齊此時氣壞了,站起來剛要走,只覺得眼前一暈,摔倒在沙法上,不省人事了。

王建一見小齊暈倒,破不急待的來到小齊身旁,抱起了昏睡不醒的小齊向臥室走去。

來到臥事把小齊仍到了自己的雙人床上,把本來要給喜敏拍攝4台攝像機那了出來,前後左右各放了一台。

然後按了按鈕。

王建走到自己床邊欣賞了一小會兒,這才真正開始了強姦。

(也可以說是「迷姦」)

首先王建的手摸向了小齊的乳房,閣著襯衫摸了一小會兒,然後一粒一粒的緩緩解開了小齊上衣的扣子,脫去了上衣,「哇,這騷貨還真騷啊,竟然穿了一件純黑色的乳罩,真是欠操啊,竟然這麼誘惑我!」於是用手一扯,自她的頭上扯了出來,一對大乳房就出現在王建眼前,「哇太美了,老天你真是對我不薄啊,把這樣的美女送到我面前來,哈哈,我一定會好好她的!」說完一隻手撫摸著小齊的乳房,而另一隻手卻滑向了小齊的褲子。

腰帶鬆開了,褲扣鬆開了,褲子的拉鏈也鬆開了。

王建急忙把小齊的褲子脫了下來。

看著小齊的黑色蕾絲內褲,王建竟然呆住了。

差點流處鼻血來,黑黑細細的一條內褲緊陷在雪白股溝中,形成美麗的景象,窄小的蕾絲內褲遮不住整個陰戶,兩邊陰唇都露出一些,兩旁儘是包掩不住的陰毛,宣示著主人的性感,微突的小腹隨呼吸起伏,身體像羔羊一樣雪白。

此時的王建老二快要撐爆了,在也故不上欣賞,急忙扯掉小齊的內褲,對著暴露的美穴,一根中指直接插近她的小穴中,濕熱的觸感迅速包裹王建的手指,王建緩緩抽送手指,並用姆指按壓她的陰核,一會兒時間,小齊的淫液潤滑了整個淫道。

王建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脫去了全身的衣服,抓著自己8寸長的,大陽具「嗤」的一聲,整個陽具插了進去。

「啊,好爽!她的小穴真緊啊,還帶著吸力,興好老子早有心理準備,好了,現在你這個小騷貨準備迎接老字的大肉棒吧!哈哈!!」王建把小齊的兩條美腿一邊一個扛到自己肩上,更進一步拉開陰戶迎合王建的插入,雙手揉捏著小齊那對美麗的乳房,奮力猛插起來。

王建每一次的撞擊都發出「拍拍」的聲音,雖然小齊是昏睡中,但身體卻是有感覺,不一小會兒的抽插快感,已經使小齊達到了6次高潮了,並且口中迷迷糊糊的發出愉快的呻吟:「哦…老公…哦…輕點…小穴快被操爛了…。哦…。用力操我…。哦…。老公要…要…爆了。。哦…。要丟了…哦 …」

可惜小齊卻萬萬沒想道,此時瘋狂操著她的卻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剛剛出言調戲她的王建。

由於小齊窄小而帶吸力小穴和模糊的呻吟聲,此時的王建也有點一射為快的意思了。

於是王建對著身下的小美人說道:「老子厲害吧,我的大雞巴可不是白長的,到現在能操出你6次高潮,老子很有滿足感,那麼現在就讓你這個小騷貨和老子一起高潮吧,哈哈!」說完王建兩腿一夾緊,開始最後衝刺了「啊…。受不了了…哦 …爽死了…啊,又丟了…。啊…」

隨著小齊最後一聲「啊」聲小齊又一次高潮了,與此同時,王建也把陽具深深的插進小齊的子宮噴出了他帶表著萬子千孫的精液……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初夜的故事
學姐喝了春藥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公車遇少婦
意外的一天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