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美人也風騷 絕色美女

我和我的女友安琪在一起前後有四年的時間,她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是從大一開始到大四畢業,在大三要升大四的那年暑假,我就陪她到她家去見她的阿姨,安琪國小五年級時,父母在一場嚴重車禍中雙亡,此後就由她母親那邊一位遠房親戚的阿姨扶養長大。

她家住在南投埔裡附近的郊區,安琪的阿姨是住家附近一所小學的老師,姨丈是一家台資企業的工程師,在幾年前被公司派到的大陸深圳去了,她們婚後一直沒有子女,就把安琪視如已出,當成自已的女兒般細心照顧。

一到她家,我發現她阿姨很熱情也很樸素,大約四十歲的年紀,可能因為平時勤於保養的關係,看起來只有三十來歲,臉蛋與安琪一樣漂亮精緻,稱得上美人,留著短髮,穿著素雅,乾淨大方,皮膚白皙,身材修長,可能年紀稍長的關係,看起來比安琪稍微豐腴些,是個秀外慧中的讀書人。

安琪回到家沒其他事,就是和她那些中學同學聊天,聚會。但是我不太喜歡外出,通常就留在家看看書或是看看電視,就這樣我和阿姨常常有聊天的機會,我們聊著世界大事、婚姻、家庭、社會焦點,我們好像有很多共通的話題,觀念幾乎是一致的,一聊常會聊不完,常常是安琪回來打斷我們的談天,我們還意猶未盡。

有一次,我問阿姨關於姨丈的情況,她略顯不高興,猶豫了一會後才簡短的說:「他在大陸深圳上班,目前很好呀,家裡頭的開銷他都有寄錢回來的。」我似乎看出她們的婚姻有點問題,但又不敢多言,我們都沉默了很久。

有一天,我發現在陽台的衣架上曬著一套花色的女內褲和乳罩!隨著微風輕輕飄蕩……是蕾絲網狀鏤空的。我知道這不是安琪的,她的衣服和內衣都是我陪她去買的。這一定是阿姨的!她一個樸素的女人,穿這麼性感給誰看呀?

就在短短的幾天裡,阿姨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本來有些憂鬱的她,臉上有了些光彩了,安琪說她看得出來,阿姨非常喜歡我,我們的事阿姨不會反對。在阿姨看我的時候的眼神竟和安琪的一樣,身上的香水也用安琪的。她的確有一種我說不出的美,我有幾次竟出神的看著她,她發現後臉上有了一絲緋紅。我的下身有了潛意識的反應。

一天早晨,我只穿著一件白色小三角褲,很薄,緊緊地包著我的陰莖,很性感。當我聽見阿姨起床,要走出臥房的聲音後,我也大聲的伸了一下懶腰,頓時老二快從我褲頭裡衝出來了。

阿姨她扭頭看了一眼,愣住了。過了幾秒鐘,她過來給我蓋上毛巾被,嘴裡還故意說:「這孩子,要感冒了怎麼辦?」

我從眼縫裡發現她站在我的床前,目光在我的老二上停留了很久。我看見她穿著安琪的睡衣,心生一計,我揉了揉眼,一把抱住阿姨,雙手在她胸前亂摸起來,嘴裡喊著:「安琪!安琪……」她那兩顆奶子的確比安琪的豐滿有肉多了,雖然有些微下垂,但手感更好,搓揉起來QQ的頗富彈性。

可是此時她卻嬌羞的掙脫開了,我瞪大著眼說:「對不起!阿姨。我以為是安琪。」

「哦!沒什麼。安琪的幾件衣服說是過時了或是舊了,就不穿,送給我了,我看看覺得還好嘛,就將它穿上了,害你認錯了人。」她慌亂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說:「我是來給你蓋被子的,小心著了涼。」說完頭也沒回就走了。

吃早飯的時候,大家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這天,安琪要和她的同學去梨山玩兩天,我借故說我肚子這幾天老不舒服,我不去了。安琪有些不高興,阿姨幫忙著解釋說:「小郭可能是水土不服,你們就別去了。」

但是安琪的個性是固執的,凡是答應朋友的事,一定會做到,所以安琪堅持要去。阿姨就對安琪說:「那你和你的同學們去吧,我在家照顧小郭好了。」

安琪這一走,我的機會就來了。中午時分,阿姨藉故天氣炎熱,也就刻意穿著較為清涼性感,似乎想誘惑我,她上身穿的是一件我曾經送給安琪的絲質米白色吊帶的背心,襯托出她那對傲人的雙峰更加飽滿高聳,背心的少許布料,根本掩蓋不了她胸前兩顆碩大的圓球,我可以看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是外露的奶子,尤其是奶子的兩側,基本上是全露了出來,渾圓的曲線畢露無遺,胸前兩粒小花生米似的激凸特別明顯,肯定背心裡面沒穿胸罩,走路時兩顆大奶子不時的搖晃跳動,讓人看得暈眩不已。

她穿的裙子也超短,讓我不必刻意低頭,就可以看見粉紅色的蕾絲細邊透明三角內褲,有時走路張開大腿,還可以一覽無遺地看見兩片腿內側的雪白肌膚,偶而可見少許小黑毛從底褲兩邊竄出,粉桃色的膝蓋與白皙的大腿相互輝映,很是好看,三角內褲中間的深凹處,有片暗褐色的陰影,我想那片陰影應該就是叢毛遍佈的神秘洞穴了,真讓人想入非非。

不久阿姨轉身走進浴室,準備沖涼,但是浴室的門卻沒有關,好像故意要引誘我偷看似的,我當然是不會放過的。只見阿姨脫光衣服後,一絲不掛的站在浴缸前,讓我飽覽景緻,她渾身上下冰肌玉膚、晶瑩剔透、雪白無瑕,還有那下體陰毛叢生、烏黑茂密的神秘屄洞,全身上中下黑白分明,看得我血脈賁張,慾火難耐,小弟弟更是迅速勃起,瞬間暴漲,差一點就把小內褲頂破了。

我沒想到她會從一個樸素無華的中年婦女變成一個妖艷風騷的性感尤物。

這時她卻不急不徐,始終保持中年婦女特有的矜持而不作聲。最後反而是我看到受不了了,我鼓起了勇氣衝進浴室,抱住了她,她沒有反抗,靜靜地讓我的雙唇印上她的雙唇,我將我的舌尖伸到她的唇裡,輕輕的扣啟她的齒隙。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張開了口,伸出舌頭輕碰了我一下,卻又急忙縮回口中。

我把舌尖伸入她口中,搜尋著她濕軟滑溜的舌頭,但她卻有著少女的矜持,調皮地任她的軟舌如泥鰍般的在我舌尖滑過。

我追逐著她的舌尖許久,直到捉住它,將她舌頭壓住,用力地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體抖然一顫,將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凸的乳尖傳來一股熱流。

我知道她想要了,我抱著她走回臥室,我更狂熱地吻著她微顫的雙唇,我一隻左手圈著她的頸子,讓右手慢慢往下游移,輕輕的握住她的奶子,用食指和大拇指搓揉奶頭,讓它由柔軟慢慢變硬。

我將頭移下,擁吻著她細嫩雪白的耳垂和頸部,右手更用力地握弄她的兩顆大奶和奶頭,她雙眼微閉,齒間開始發出低低的呻吟,她的手伸進我的內褲裡套弄我的小弟弟,並用嘴唇親吻著我的胸膛。

「你不要誤會喔!阿姨不是壞女人,這些年姨丈不在家,阿姨始終是循規蹈距、謹守婦道,很多男人在背後給阿姨取個外號叫什麼『冰山美人』,意思是指阿姨對週遭的男人是嚴肅正經、不假詞色的,今天阿姨會這樣和你袒裎相擁,不是阿姨不要臉,是因為阿姨非常喜歡你,因為你像極了阿姨當年的初戀情人,不但年紀相彷,講話的神情和舉手投足都是那麼的像他,阿姨從第一眼看現你,阿姨的心就好像被電到一般,回到了年輕時談戀愛的時代。」

我瞭解她說的話,迫不及待地脫下了自已的內褲,讓早已充脹到微痛的陰莖恣意挺出,她見狀微微一驚,笑著說:「這是一根特大號的喔!」

此時她右手握著我的陰莖,左手扶著睪丸,蹲下身低下頭,張開她的櫻桃小嘴,含住龜頭,不斷地吸吮,讓我的陰莖非常的舒爽。不久她起身,她的雙腿很自然的張了開來迎向我,我輕輕的愛撫她全身,讓她下體漸漸發熱,同時吻著她的唇,讓雙手一邊一個的逗弄她的大奶,不斷地搓揉撫捏,我準備慢慢地進入她的身體了。

她的屄洞有點緊,而且此時似乎愛液不夠多,有點澀,她的呻吟聲也夾雜著哀痛,我看到她美麗的臉龐似乎都扭曲了,便慢慢退出她的身體,湊著她耳邊問說:「阿姨,下面痛嗎?」

「還好,沒關係的。你哪個有些太大了!」她細聲的回答。

「我會輕輕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訴我。」我體貼的說。

「嗯,等下我就會適應的。」她回答。

我的手指繼續向下游移,停在裂縫的上端,也就是陰核的位置。

當我的指尖接觸到阿姨的陰蒂,她全身像觸電一般的顫抖起來,嘴裡輕微的呻吟著,我開始吻她的唇、她的頸,再吻遍脹紅的雙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傳來。

我用指尖輕撫著她大腿內側,她濃密的陰毛就像一座慾望的探險叢林等我去嚐鮮,我用舌尖輕挑著她的私處,她突然發狂似的大聲嗯哼起來,我將舌頭伸入深處探幽,她更是全身激烈的顫抖、嬌喘狂吼,兩眼翻白,嘴角淌出口水,達到極度的興奮,顯然她的秘洞已多年沒有男根光顧了,一畝良田荒蕪太久,現在是久旱逢甘霖了。

我張開口貪婪地吸吮著濃濃的愛液,那愛液就像決堤的黃河狂湧而出,將整個屄洞沾得黏黏滑滑的。我知道是時候了,便挺起身子,將龜頭對準屄洞再次插入,「噗滋」一聲,這次很順利地整根盡入了,溫熱濕滑的肉璧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興奮刺激的感覺不斷地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地來回抽動,她的臉漲成通紅,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裡,呼吸急促,嬌喘連連,櫻口大開,一聲聲不斷地浪叫,我增快了抽插的節奏,她的叫聲更是一聲一聲的升高,翻山越嶺,直到了高高的山頂,我放慢速度,那聲音又幽幽然的降低,再度衝刺抽插,那叫聲又逐漸上揚。

從開始輕抽慢插,逐漸變成狂抽猛插,從開始的九淺一深,逐漸變成九深一淺,週而復始,我就像交響樂的指揮,帶領著性慾交響樂團,讓激情的樂音在性愛的領空裡盡情奔放,樂音時而高亢,時而低吟,但這卻是我一生中聽過最動聽的交響曲。

她的表情顯然酥麻難擋、騷癢難耐,她的身體不斷地上下左右扭動搖擺,也帶動她胸前那兩顆飽滿渾圓的大奶子,不斷地上下左右跳動晃蕩,晃得我眼花繚亂、神魂顛倒呀!

「小冤家……用力點……不要停……我好舒服呀……」阿姨語無倫次的浪叫著,身子越扭越快,且不自禁的收縮小屄肉,將我的龜頭緊緊吸住,好像怕我會將陰莖抽出她的身體,那她的高潮也會隨之而止。

香汗淋淋的她一直拼命地上下左右快速扭動著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隨著快速扭動的身軀而四散飛揚。

「舒服嗎?」我明知故問。

「我舒服極了。」她回答。

「那就叫我哥哥,叫哥哥插你。」我調皮的想捉弄她。

她有點難為情,猶豫了好一會,我就趁機加大力道抽插,讓她屈服。

果然,「小冤家哥哥……來……插我……用力插我……哥哥……我的下面好癢……哥哥好棒……對……就是這樣……喔……哥哥……哥哥……喔……」她極度興奮的浪叫聲和我陰莖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淫水聲相互交織著,譜成悅耳動聽的天籟之音,使我更加的興奮和剌激,我覺得龜頭被屄肉緊緊地夾著又舔又吸,使我全身不斷地顫抖。

這時我感到下體傳來一陣陣顫慄的酥麻,沿著背部脊椎直衝上腦門,我更加用力地抽動陰莖,讓下體肌肉盡情縮放,她的叫聲也隨之更加迂迴蕩漾、衝上雲霄。

「哥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喔……哥哥……喔……喔……」緊接著夾著我倆大口的喘氣,濃濃熱熱的精液傾巢蜂湧而射出、射出、再射出。

靜靜地裸裎相擁,溫存片刻後,疲軟的她慢慢地翻起身,張開雙腿,自下體拔出我的陰莖,俯首張口,含著龜頭,不斷地吸吮著龜頭內未射完的剩餘精液。

「小冤家的這根寶貝雖是害人精,但是阿姨喜歡。」她邊欣賞邊伸出舌頭將陰莖及睪丸上沾有精液的地方仔細舔呧乾淨,甚至連屁屁口也未放過,一併的舔得乾乾淨淨。然後起身去拿了條濕毛巾,將我的身體上上下下全部擦拭一遍,再蓋上毛巾被讓我休息。

此刻,我目不轉睛地欣賞著如藝術品般潔白無瑕、光溜溜的美麗胴體,我享受著熟女人妻的細心伺候,真是三生有幸,帝王級的服務確實不同凡響,熱情貼心又善解人意。

她轉身臨走前說道:「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阿姨要借用杜甫的詩句來表達今日的心情寫照。今日若非遇到了你這小冤家,阿姨這一生豈能嚐到加此美妙舒暢的性愛滋味?阿姨真要謝謝你!」

我說:「阿姨,說真的,我從一開始見到你,就被你的美麗、純樸和善良,深深的吸引。我才該謝謝你。」

今年的暑假真是美妙、神奇、令人難忘呀!

開學之後,阿姨她有去學校看了幾次安琪,我們也暗渡陳倉的偷偷的渡過了幾次銷魂而浪漫的夜晚,每次都是花前月下、纏綿緋惻、激情非常。

但是我和安琪在大學畢業後沒多久,因為安琪的脾氣不好,難以伺候,常會為小事而發生激烈爭執,再加上我們兩人個性不和、價值觀不同、無法相處就分手了。從此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見面或聯絡,因為畢業後我曾出國唸書兩年,回國後就進了一家外商公司任職至今,每天忙碌,難得有空。

現在算一算,阿姨也已五十歲了,不知還否風采依舊?唉!風雨故人,很是懷念,她姣好的容顏,魔鬼的身材,總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尤其夜深人靜、午夜夢迴時。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學美術的悠悠
我和妹妹的錯愛
校長吃肉,我喝湯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