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另一面 人妻熟女

不知從何時開始一直幻想著,想看婆被別的男人幹的樣子膀膍膆臧,好說歹說,終於答應我從按摩開始。看了報紙分類小廣告蜛製褔裻,約好了地點就這樣開始,讓我發現不一樣的老婆。

在一家汽車旅館裡翥翞翣翠,婆緊張的說:「老公把燈關掉好不好?」婆的第一次,我怕嚇著她,就沒有反對,並說好只按摩而已。

一會師傅來了,我告訴師傅:「只要有本事,沒有底限。」我故意說著就去洗澡,這樣可減少婆第一次的壓力。

「嗯……嗯……哦……」不到十分鐘,床上傳來婆的聲音,靠著窗簾透過來的一點光線,我看見婆已被脫得一絲不掛,閉著眼睛在享受一生中的第一次。頭一次,我心裡又酸又刺激,不知不覺硬了起來。

隨著時間過去,婆的反應也越來越大:「哦……好癢……輕點……不行……我老公在……」我聽了熱血沸騰。婆看看浴室,我沒出聲,她回頭抱緊了男師,「滋滋」聲舌吻起來。

看著男師向下移動的雙唇,婆挺起臀部:「啊……好舒服!快……快……我受不了了……停……停一下……拜託好嗎?」

「來幫我摸摸老二。」男師說。

老婆始終不敢看他:「哇!好大啊!」

「比起妳老公的如何?來,快含進去。」

「呃……呃……」此時婆幾乎忘了我的存在:「太大了!比我老公大!」

「想要嗎?」

「不要……」

「別裝了,床單都濕透了!」

「討厭!嗯……呃……輕點……嗯……嗯……哎喲!好大!脹得滿滿的……別動,別動,嗯……可以了!哦……到底了……快!快!用……力……用力……好舒服……」

「哪裡舒服?」

「討厭啦!」

「不告訴我哪裡舒服,那休息一下吧!」

「不要,不要,人家的雞掰舒服……快啊!雞掰受不了了!」

「快說誰的雞掰受不了?」

「媚妹的雞掰受不了了……」

「啪!」

「哎喲!」

「不行!要說賤雞掰。」

「呃……賤雞掰……賤雞掰……好賤好賤……」

「喜不喜歡被幹?被很多人幹?」

「喜……喜歡……快幹我……好癢……好癢……」

「下次還要不要我幹你?」

「要……要……你要常幹我的賤穴……」(我要男師帶動,越肉麻越好。第一次看到老婆的另一面,心裡五味雜陳,唉!已經踏出去了。)

「啊……好棒!我要出來了!快……快……快……啊……好哥哥!好老公!幹死我了!快快射給我,大肉棒射給我……哇!喔……喔……」

看了一場活春宮,主角竟是自己的老婆,而我肉棒竟然硬到不行。男師走了後,我如餓虎撲羊般撲上床,提起肉棒就直接插入婆的肉洞。婆還沒清洗過,濕滑的肉洞一插到底,狠狠地幹著,比平時勇猛數倍。

想著剛抱著別的男人的老婆,想著剛被幹過的臭屄,我就越肏越猛,婆整個變了一個人。從此以後,婆不斷地配合我玩各種遊戲,我們的感情越來越好,口味越來越重……

第一次發表自身經歷,剛學習,請多指教!我們玩了十多年,我想讓大家分享我們的一切,如蒙不棄,我會繼續學習。淫妻的心路歷程作者:淫妻一族2010/10/20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在院內寫了這麼多篇的文章,其中有些口味蠻重的,其實這些內容有七成以上是真實的。我的淫妻心態已經快到了無可救藥的變態,或許是潛意識的報復心理吧!

話說當年,剛跟婆結婚沒多久,家中環境並不好,小兩口懷著滿腹的理想北上找工作,那個年代,只要肯做,白手起家的人很多。

婆在一家電子公司當作業員,我則租了一部計程車,日以繼夜的拼命賺錢,目標是趕快買個棲身小窩,日子就在這樣雖平凡、但有目標的過下去。

直到有一天,我一大早接了一趟包車旅遊,要兩天後才會回來,剛好是星期六、日兩天。那時還沒週休二日,星期六是上半天班,不巧客人臨時有事,先付了我車資,行程保留,等他跟車行聯絡。

我想到婆今天上半天班,便興沖沖的趕回家裡,想要給她一個驚喜。當我悄悄地打開家們時,發現地板上怎麼有雙陌生的男鞋?於是便躡手躡腳地往房間走去,越靠近房間心裡越難過、憤怒,房內那熟悉的呻吟聲,不是我疼愛的老婆還有誰?一時衝動的想碰門而入,但我實在太愛老婆了,心裡又好奇:敢在我床上幹我老婆的,到底是誰?

於是我偷偷的從沒關好的窗戶看了進去,一看之下全身熱血沸騰,只見婆雪白的身體躺在床上,兩腿大開勾著那個男人的腰,兩手緊抱著那個男人,老二在雞掰內不斷地進出,婆的淫水也佈滿了床單,聲聲浪語,句句挑動我的神經。

由於他們的姿勢剛好面對我的方向,我看不到婆的表情,但看到的是,那原本屬於我的雞掰,正被另一個男人幹著。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雖然生氣、傷心,但老二卻不聽話的翹了起來,而且比平時更硬。心想著怎麼會這樣呢?想到這裡時,婆逐漸加大了喘息聲,我知道她高潮快來臨了,男的也加快速度用力猛插著婆的穴,「快!快!一起出來!」多熟悉的聲音啊!每次婆要高潮時都這樣對我喊著,可是現在插她的卻是別人。

快結束了,我心裡也作了一個決定,於是又悄悄的離開家裡,無心跑車,漫無目的在街上閒晃,說也奇怪,老二到現在還是硬梆梆的。遶了約兩三個鐘頭,想想,那個人也該離開了吧!於是我又轉回家裡,開門時故意弄出聲音。只見婆很不自然的從房間衝了出來,問我怎麼突然回來:「不是要去兩天嗎?」我酸酸的回答婆說:「不喜歡嗎?我可是想著妳耶!」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著婆就要往房間走,婆知道我想幹她,但反常的在客廳就開始對我撒嬌,掏出老二幫我吹了起來,但我還是執意要去房間,婆看拿我沒辦法,就搶先一步進房把燈關掉。

我摸到濕濕的床單,才知道下午的戰場還沒清理,我也沒道破。婆看我好像沒發現床單濕濕的樣子,便起身說要去沖一下澡,我一把抱住婆說:「不用了,我又沒嫌妳。」婆反常的採取主動,盡量不讓我摸她的雞掰,我裝傻到底,看著婆奇怪的舉動,我是又心疼又好笑。

折騰了一會兒,我突然一頭鑽進婆的胯下,婆措手不及,我的嘴巴已含住雞掰了。一股不難聞的腥味,夾雜著熟悉的騷味,在我口中化開,原來婆的雞掰也還沒清洗過。

我問婆說:「今天味道怎麼怪怪的,跟平常不一樣。」婆嚇得不敢回答。我越想到她剛被別人幹過,就越興奮,也不再多問,爬上婆的身上,就直接狠狠地插了進去,婆也比平常更賣力地迎合我。

我報復性的瘋狂抽插,婆越抱越緊,前所未有的叫床聲。突然感覺下體一片濕熱,我以為婆被我幹得尿失禁,多年後才知道那是潮吹。

從那時開始,我就不再憐香惜玉,只要一想到她的穴被別人插過,我就想幹她,用盡各種方式,狂野、粗暴地凌辱她。婆或許是對我歉疚吧,剛開始對我百依百順,到後來自己竟樂在其中,這造就了我多年以後的淫妻癖好。

這樣的日子過了五、六年,這期間婆也常外出,而且有時很頻繁,我忙著跑車賺錢,婆幫我買了台新車,說是標會來的錢,我也沒多問。

有一天婆突然說要去看房子,我納悶,哪來的錢?因數目實在太大,我不斷地逼問,婆才老實的跟我說,如果光靠我們這樣,要起碼二十年才能擁有一棟房子,所以她偷偷的去做應召女郎,她的犧牲也是為了這個家,不忍看我賺得那麼辛苦。那晚我抱著老婆,含著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她,尤其是第一次家裡的那個男人。

婆告訴我,能有今天,不管是好是壞都要感謝那個男人,原來他是婆上班時的主管,見婆的姿色不錯,就想盡辦法用錢誘惑婆,每次都給婆錢,後來知道婆急著想賺錢,便把婆介紹給更高階主管,於是婆就變成了幾個主管的洩慾工具,但每個月都有十幾萬元的固定收入。

婆發現躺著比較好賺後,便辭掉工作,但基本上跟那些主管還保持聯絡,畢竟他們是基本客戶,而且不斷地幫婆介紹客人。那時台灣經濟正在起飛,飯局特別多,大部份是外國人,飯後老外們都會帶婆上床,花的都是美金。那段時間我跑車之外,自己也搞外遇,三天兩頭不回家,婆也不管那麼多,賺錢要緊。

這樣過了數年,婆的積蓄竟然達到八位數,當然其間認識了上市公司老闆,在股市也賺了一些。

買了房子後,我開始用婆的錢投資做生意,上天疼惜,也賺了些錢。有一天跟婆閒聊時,婆告訴我,她那幾年做的事,被我最要好的朋友發現,我那朋友竟然威脅她,要隨時讓他幹,否則他要告訴我。婆怕我知道,就這樣白白的讓他幹到現在,雖然我都已知道了,但婆怕被張揚,對我不好,所以還保持現狀。

我聽了後非常生氣,那麼好的朋友,怎麼可以這樣?別人都可以,就是他不行,更何況落井下石。沒想到婆笑了笑:「你可以報仇啊!」婆這樣跟我說,我還傻傻的問:「怎麼報?」

恍然大悟後,就由婆的安排下,把朋友的老婆幹得天翻地覆,四、五個人輪著幹,當然婆也有參與。後來和那朋友大家都攤開來,就開始了換妻、雜交,口味越來越重,我心理上起了變化,變得開始喜歡凌辱老婆,而老婆也變得喜歡被凌辱、虐待。

我呢?每天工作忙完後就會挖空心思想些花樣來玩老婆,老婆也偶而會帶姐妹淘來讓我玩,雖然都是熟女,但我非常喜歡。

在寫這篇文章時,婆正在房間三匹,而我的老二,正被婆的朋友含著,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看到老婆變態偷情作者:愛玩妻2009/09/1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聯誼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平常的事,看老婆被輪姦也嘗試過了,每次老婆讓別人肏時我都在旁邊,久而久之感覺好像公式化,不管多少人幹她始終都差不多。我除了帶老婆讓人幹外,自己私下也去參加一些聯誼,老婆都不知情,我是利用聯誼去找些猛男來讓老婆快樂。

一個悶熱的下午,桃園朋友來電通知傍晚有活動,夫妻、單男都可以參加,我看看時間還來得及回家載老婆,因為這個地方老婆沒去過。打電話給老婆,她說剛好有事,約了同學吃飯,我也沒想太多就掛斷電話,回電給我的朋友,說抱歉,婆剛好有事不能參加。因為我曾答應他要帶婆前往,不過臨時有變化,實在沒辦法。

朋友跟我說:「沒關係,你自己來吧!台北有一對男女要過來,聽說那女的是人妻,有老公的,出來偷吃。」我一聽興趣來了,老婆常被人幹,有機會也幹幹別人老婆。

就這樣我很快的去到了朋友家,他家是圈子內聯誼專用的地方,這時還沒人到,我跟朋友閒聊起來,越聽越興奮恨不得馬上開戰。沒多久樓下傳來電鈴聲,聽到一個女的在問:「這是哪裡呀?」我感覺好熟的聲音,心想不會吧……好奇地探頭看看,我整個人傻了。

原來那女人真的是我老婆!她不是要跟同學吃飯嗎?心中頓時五味雜陳:我都對你那麼好了,為什麼還要背著我出來玩?難道幹得不夠?不過此時心裡卻起了莫名的興奮,趕緊跟朋友說實話,請他幫忙我要躲起來看。

陸陸續續又來了兩個單男,他們好像都喝了酒,一看到婆就猴急的上下其手起來,沒兩下婆就被脫得精光,平常婆和我做愛都會要求把燈關暗,今天竟然沒意見。客廳中鋪著床墊,只見老婆主動地幫單男脫衣服,這時朋友也加入戰局,而我到現在還沒看到帶我老婆來的是誰。

只見老婆跪在床上,雙手各抓著老二輪流地含著,朋友蹲下一邊吸奶,一邊摸著婆的小穴,三個人輪流玩弄著我老婆,一些粗魯的動作婆竟沒拒絕。沒一會兒,婆想喝水,其中一個單男很快的說他去拿,剛好飲水機就在我視線內,只見他拿了顆藥丸放在開水裡,直接拿給婆喝。我是啞巴吃黃蓮,不知如何是好,反正事已至此,隨便吧!

可能是藥效的緣故,婆臉泛桃紅、眼帶騷態,張開雙腿要求舔穴,其中一個老二裝了珠珠的男人,雞巴長得跟玉米一樣,毫不憐香惜玉地抓著婆的頭髮把老二粗暴地往她嘴裡插;另一個更誇張,拿著小啤酒瓶往婆的雞掰裡塞。這幾乎是在性虐待,但看婆好像很享受的樣子,不斷地把雞掰往前頂,一副想整支插進去的樣子,我從沒看過婆這樣。

接著他們把婆抬起來,雙腳架在椅子上,輪流長驅直入的幹,婆噴得滿地的水,不知是尿還是所謂的潮吹;兩個奶都被抓得扭曲變形,還叫著「用力幹」。

沒多久,沒裝珠珠的男人抽出老二,急忙往婆的嘴裡插,射得婆滿嘴精液;接著裝珠珠的也受不了,要婆含著,射在嘴裡,還壓著婆的頭不准精液流出來;朋友好像見怪不怪,自顧自地趴著舔婆的雞掰,任憑他們肆意凌辱我老婆。

兩個單男玩完後先走了,接著看到一個老頭子從角落走出來,差點忘了他。我一看嚇了一跳,他可是婆的乾爹耶!七十幾歲了。他跟朋友好像很熟的樣子,他問婆說:「乖女兒,舒服嗎?」婆說:「乾爹,我要你玩死我!」我倒想看看他怎麼玩!

只見朋友拿著著一個籃子,裡面有黃瓜、玉米、茄子、香蕉。除了香蕉外,老頭子將每一種蔬菜都裝上保險套。好戲開始,老頭子拿起黃瓜用力地插進雞掰內,也不知是痛還是舒服,婆大叫一聲,緊緊地抓著朋友的老二套弄起來。

接著換玉米在穴內搗來搗去,我看起來好捨不得,雞掰幾乎要翻開來了,可是看婆好像樂在其中。老頭子越弄越有勁,嘴裡唸唸有詞,接著把茄子往屁眼裡插,看起來好像他們常玩(婆從不讓我碰那裡)。老頭子獨居,孩子都在國外,拜託婆照顧老人家,沒想到……

看婆淫賤地任人糟蹋,老頭子吃著從雞掰裡拿出來的香蕉、朋友則賣力地插穴,一下茄子、一下老二、一下黃瓜輪番上陣。老頭子把小小的老二讓婆含著,婆毫不拒絕的照單全收,一看就知藥力未退。

最後我朋友把精液射在婆的屁眼裡,老頭子說他也要射了,我睜大眼睛看過去,他竟然把尿射在婆的嘴裡!婆抱著老頭的屁股含著老二,任由尿液從嘴角流出,好一幅淫賤的畫面,看得我硬到不行……

婆離開後,那晚我隔天中午才回到家,婆好像沒事人般跟我瘋狂地愛愛,我想,我淫婆的嗜好又有更多花樣了。 淫妻賤婦作者:淫妻一族2010/07/2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自從讓張哥上了婆後,我不在的日子,婆倒是常到他家,最近婆的臀部越來越翹,且越來越風騷了。

這次我到大陸待了半個多月,提早回台灣,跟往常一樣,沒有通知婆。回到家,婆不在,我打電話給張哥,想問他,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刺激的事,說給我爽一下。

電話響了好久都沒人接,過了約五分鐘,張哥回電說大家在喝酒,沒聽到鈴聲。我告訴張哥,我提早回來了,他有沒有帶婆去玩?

張哥回我,婆在他家,已被灌醉了。我一聽之下,立刻跟張哥說:「我馬上到,偷偷幫我開門,別驚動他們。」

我飛快地趕到張哥家,悄悄的上了樓,客廳一片狼藉。我直接進入隔間,張哥的房間有留個暗窗,我常在這裡偷看他幹婆。

張哥陪我進入房間後,表情有點怪怪的跟我說:「我不知道你那麼快回國,所以事先沒知會你,真不好意思。」我說:「沒關係,只要婆願意就好。」

拉開窗簾是一面單向的黑玻璃,但隔間沒到頂,所以隔壁的聲音可聽得一清二楚。放眼看去,我才明瞭,為何張哥會對我不好意思。

看婆的樣子大概有八分醉,裡面有三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婆戴著眼罩,躺在床上四腳朝天,兩隻腳硬被壓著往頭部方向,屁股墊得高高的,整個雞掰跟屁眼全凸了出來,看來婆今天是豁出去了。

張哥怕他們找不倒他,會問東問西的,因他們想玩又怕穿幫,特地拜託張哥介紹敢玩的熟女,他們願意付錢,尤其是有夫之婦,他們願意加倍,只要玩得安全、盡興。

我曾經跟張哥說過,一直想讓老婆偶而做雞客串妓女,一定很刺激。可是我始終不敢開口,要知道玩歸玩,做雞就不一樣了,做妓女是必須投客人所好,逆來順受,付錢的人根本不管你爽不爽。沒想到張哥不知怎麼跟婆說的,婆竟然答應要讓這些老頭子玩,不過先決條件是不能讓我知道。

張哥回到隔壁後,其中一個老頭問道:「真的沒問題吧?」看看蒙著眼睛的婆。

「今天第一次下海,幫妳介紹三個恩客大鍋炒,喜不喜歡?」張哥問婆說。

「嗯!喜歡。但眼睛看不到,好奇怪哦!都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妳是妓女,老子花了錢,要怎麼玩妳是我們的事,不過一定會讓妳爽就是了。」

「好啦!隨便你們了。再給我一杯酒好嗎?」

「如果妳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們的老婆跟媽媽正被別人當妓女在玩,不知有多刺激!」

這幾個老人家年紀雖大,但養尊處優,保養得很好,每個人的老二都硬梆梆的。幾個人一面說,手也沒閒著,拿了罐KY及一瓶類似催情劑的東西,塗滿了婆的雞掰跟屁眼;張哥則拿了支按摩棒,慢慢地插入婆的屁眼裡。

由於潤滑劑的關係加上塗了催情劑,婆的雞掰穴眼大開,幾乎整個拳頭都可塞入,淫水如湧泉般的冒出,雙腳弓起撐開,把陰蒂整個都凸了出來。老頭子們不避諱地輪流吸著陰蒂,有的把老二送到婆的嘴裡抽插,有時狠狠地捏著奶子,極盡凌辱之能事。婆眼睛看不到,左一下右一下的,被整得驚叫連連。

「可以把眼罩拿掉嗎?」婆哀求著。

「幹!才剛開始而已,好戲在後頭呢!」

屁眼裡插著按摩棒,越插越深,婆也只能無助地搖著屁股。接著張哥提了桶水,拿出一支大針筒,加了瓶不知啥東西,把婆的腳再撐開一點,叫老頭拿著針筒吸滿水,緩緩地往雞掰注射進去。接連注了四針,婆的肚子慢慢地鼓了起來,陰蒂更加凸出,他們趴著又咬又吸,弄得婆開始發浪,直喊著:「好漲啊!受不了,要尿出來了!」

他們聽婆越叫就越變態,反正是別人的老婆,拿出一顆大棉球硬塞住穴口,不讓水流出來,然後將婆大翻身,趴在床沿,翹起屁股,把按摩棒抽了出來,拿著針筒開始往屁眼注射,一面用力地拍打著屁股。

「臭雞掰!爛女人!欠幹的賤人!妳們都會討客兄。幹!幹!」

拿起高粱酒,趁婆看不見,猛灌了一杯,婆冷不防的整口吞了下去,「哇!好辣!」停了一會兒,等酒精重新發作,繼續又將水不斷地注入屁眼。

婆從哀求到哀嚎,雞掰灌滿水,屁眼裡也灌滿水,互相壓迫。在婆的求饒聲中我不但沒心疼,老二反而出奇的硬。

屁眼被緊緊地塞住,翻過身,肚子大得像懷胎十月一樣,陰蒂也漲得像龍眼般大。這些老頭子像有虐待狂似的,拿著震動器去刺激敏感的陰蒂,奶頭是用扯的,嘴裡含著酒,一口一口的餵著婆,用各種方式分散婆的注意力,忘記雞掰跟屁眼的痛苦,剛好婆也有被虐的傾向,而且越來越嚴重。

在不斷的搓揉中,婆開始陷入歇斯里底的狀態:「肚子好痛!求求你們,我要尿尿!」

「尿出來呀!快尿給我們喝。」

其實他們知道,婆是要噴水,不是尿尿,所以不但沒停下來,反而越揉越快越用力。婆慘叫一聲:「我要尿出來了~~」說完,一柱水箭急射而出,揉陰蒂的老頭子俯身張嘴對著水箭喝個滿口,四個人包括老張,一面揉陰蒂、一面輪流喝著噴出的淫液。

高潮過後,雞掰跟屁眼又開始作怪,加上酒的催化,婆幾乎陷入瘋狂:「來吧!反正我夠賤了,你們愛怎麼搞就怎麼搞。」

「好,這可是妳自願的。再忍耐一下,不能怪我們喔!」說完拿出了幾顆藥丸,用酒化開,然後五個人每個人喝了一口,沒隔幾分鐘,每個人都滿臉通紅。婆的眼罩也被拿掉,眼裡散發著獸性的光芒,不止是婆這樣,張哥跟那幾個老頭子也一下子變得怪怪的。

婆的肚子大到跟座小山丘一樣,已無法再忍耐了,幾個人用扶的把婆帶到廁所,手還幫婆壓著雞掰跟屁眼。進入廁所往馬桶一坐,屁眼鬆開一瀉如注,婆如釋重負,自己用手把雞掰內的圓球也拿了出來。前後同時釋放,一股怪異的味道從肛門傳來,他們卻沒什麼感覺,拿起針筒又一次打入屁眼,這樣反覆了幾次,把髒東西都洗淨了,回到了床上。

婆軟趴趴的,茫茫的躺在那裡,兩腳開開,被四個男人拿著各種情趣用品毫不憐惜的糟蹋。婆在他們輪番凌虐下又慢慢了有了反應,主動地抱著老頭子含著他們的老二,他們的凌辱反而讓婆樂在其中。

「快幹我好嗎?我好癢欸!」

「啪!」一巴掌打在屁股上:「哪裡癢?幹妳哪裡?」

「雞掰好癢,全身都癢……」

「來,上來,妳這爛妓女,自己爬上來!」

婆立刻爬到一個老頭身上,抓著老二對準穴口坐了下去,不斷地上下幹著。張哥的老二在嘴巴快速的抽插,婆趴著,屁股翹得老高,另一根老二對準婆的小穴用力幹了進去,兩根老二同時插一個洞,還有一個拿起按摩棒插進婆的屁眼,三洞齊插。

我這個做老公的,看了既興奮又刺激,恨不得加入戰局。但是婆不知道我回來,又不讓我知道她在做雞,加上花錢的人是以幹別人老婆為樂,所以我打消了念頭。

四男一女不斷地變換姿勢,雞掰跟屁眼隨時都插著肉棒,嘴巴也被幹得沒法說話,只能哼哼哈哈的,偶而有空檔就大聲的叫著。幾個人吃了藥的原故,好像都不會累似的。

婆真是做雞的料,前前後後、上上下下,任他們怎麼折騰都能應付自如,還很享受的樣子。看婆屁眼被插得都快翻出來了,還拼命地搖,屁股一直往後頂,尤其張哥在幹她屁眼時,婆眼中露出的那種迷濛的眼神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張兄躺在下面,婆將老二插入屁眼,面朝上,雞掰門戶向上大開,一根老二立即插了進去,朝上的嘴巴也塞了根老二。另一個也沒閒著,趴在雞掰跟屁眼交會處,舔得津津有味。婆全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嘴不能叫,只能雙手死力地抱著幹她的人。

這樣持續了約半個鐘頭,插嘴巴的老頭加快了速度,喊著:「我要射了!別再吸了,受不了!受不了……」抬起屁股就要拔出來,沒想到婆兩手緊抱著他的屁股不讓他離開,抬起頭上下搖動更用力地吸著老二。

老頭子叫著:「快放開我,我會射在妳嘴裡!」婆根本就不想讓他拔出來。老頭子叫完後屁股抖了幾下抽出老二,整個人就攤在旁邊。

「第一次有女人肯吃我的東西,自己的老婆死都不願意吃。」射完精的老頭在喃喃自語。

旁邊的兩個老頭也很訝異地看著婆,快七十歲的人了,他們的年代是比較保守,幾個好朋友想同時玩一個女人,想了一輩子,到今天才達成願望,而且還是有夫之婦,他們的興奮可想而知。

婆還沒醉醒,要張哥起來幹她的雞掰。張哥的老二實在有夠大,龜頭跟個鴨蛋般粗,又夠長,每次她讓張哥肏屄時,我都是用偷窺的,婆都以為我不知道。(婆的屁眼也是張哥開發出來的,以前要幹屁眼一定要把婆灌醉後她才願意,現在自己會主動把老二插進屁眼。)

婆還是面朝上,起身後緩緩地抬起屁股,讓張哥的老二抽出來,轉過身對準了穴口把整隻老二吞了進去,臉上一副既滿足又淫蕩的表情。我看了雖然刺激,但心裡五味雜陳,老婆現在跟張哥肏屄的次數比我還多。

趴在張哥身上,剛拔出老二的屁眼,洞口還開開的,婆回頭拉了旁邊老頭一下,要他從後面幹屁眼。三明治的姿勢,動作奇大地猛肏著婆,屁眼讓兩個老頭輪流肏著。他們第一次這樣玩,所以幹得特別賣力,尤其是肏屁眼跟口爆,對男人來講是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做雞的妓女,她們也不見得肯這樣。

一番大戰後,兩個老頭子已忍不住要射精了,他們要求射在婆的嘴裡,婆沒表示什麼,直接張開嘴巴,兩個老頭就在婆的嘴邊打起手槍,要射出來時再讓婆含著。等兩個都射完精後,還幫他們舔乾淨,他們哪經過這種陣仗,又驚又喜的直說好棒、好舒服,希望過兩天再來玩。

解決了三個後只剩下張哥,那麼多人肏是比較刺激,但沒辦法專心地享受高潮。婆就是這類型的人,尤其婆讓張哥肏多了,要怎樣能讓婆高潮已駕輕就熟。婆是屬於吃重鹹的,張哥把大老二插入婆的雞掰後就卯足了勁,抬起婆的腿,下下到底,狂抽猛幹。

婆緊抱著張哥努力地迎合:「哥,好舒服……跟你做愛真的舒服……用力幹我……你的東西又大又長,每下都插到花心,我喜歡你肏我……」

「妳不怕老公吃醋?」

「老公希望我淫蕩、下賤,我就做給他看。」

「做妓女習慣嗎?」

「反正都被那麼多人幹過了,無所謂了。我被調教得也喜歡刺激,尤其是碰到你後,花樣那麼多。」(我很想問問張哥,他是怎麼調教我婆的。)

淫聲浪語,也不管旁邊有人在觀戰,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婆又叫著:「來了!來了!快出來了……」屁股往上挺,張哥往下插,配合得天衣無縫。

只見婆兩眼發白,渾身顫抖,下面不斷地冒出水來,張哥受到這樣的鼓舞,幹得更加賣力,在一陣衝刺後大吼一聲,狂洩而出。

看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自己打了手槍暫時解決一下。

張哥送走了他們,婆在昏昏沉沉中睡著了,兩腳大開,雞掰黏糊糊的精水一直流到屁眼,那是張哥的傑作。看樣子今天是不回家了,婆反正認為老公不在。

張哥過來問我說:「怎麼辦?」我反問張哥:「我不在時,婆是不是常住你家?」

「嗯!有時你打電話回來時,她都是在我這裡接的。真不好意思,是她說別讓你知道,她會自己告訴你。」

「沒關係,看什麼時候有空,我要你告訴我,我不在場時,你們是怎麼玩各種花樣的。今晚我也睡在這裡,明天再搞些花樣玩給我看,但別讓婆知道我回來了。」

張哥聽我這麼一說,如釋重負,回到婆的旁邊幫婆把雞掰清理了一下,婆還撒嬌的抱著張哥,低頭含著他的老二相擁而眠,我這做老公的倒像是局外人了。哈哈……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