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按摩女郎之間的故事 人妻熟女

今年8月下旬,幾個好友一起到南奧島玩了一天,回到汕頭天已黑。我們都很累,於是找了一家三星級賓館住下。大家沖完涼後感覺沒事做,於是在下面走了一陣子。幾個大男人走在大街上更沒什麼意思,於是往回走。走到大堂是看見一個廣告牌,上面寫著第11與12樓有漂亮MM按摩,二個鐘收68元,不收小費。於是大家覺得有意思,就直奔11樓而去。

剛才出電梯,一個男人迎上來,問:「幾位先生是來按摩嗎?」感覺到有點廢話,不按摩我們走上來幹嗎,總不能上來散步吧。我們沒有理他。他看到我們沒說話,也可能感覺到剛才的話是多餘的,於是,領我們到旁邊的一個沖涼房,說:「那就請各位先沖個涼,再換個衣服。」

「可我們是剛沖完就上來的。」

「對不起,這是這裡的規矩。」既然這樣,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沖就沖唄。於是,大家都把自己脫得光光的,在旁邊的花灑下衝了一陣子。,然後換上那裡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鎖好。領班又問:「大家有沒有認識的?」

真煩人,我對他說:「你幫我們叫幾個不就得了嘛。」

「對不起,那就請各位先入房間吧,我去幫各位去叫。」見他這樣的禮貌,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各自找了個房間進去。房間很小,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張按摩床,燈光很暗,有一個小小的壁燈,門是玻璃做的,只把上半部分留出來,其餘的貼上了畫。

我剛坐下不久,一個女郎進來,各自打了個招呼後,她問:「先生,你對我還滿意嗎」?

「為什麼這麼問?」我很奇怪,又不是選老婆,只要不太難看就可以了。何況她還算標誌,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跟我差不多高。聲音也很好聽。

「你若不滿意我可以叫領班再換一個,」她笑著回答說。

「滿意,就你來吧。」

「那好,請你先躺下吧。」

我按她的要求躺好,她坐在我的頭旁邊,雙手按我的額頭。她的手熱熱的,有點香味。我問她:「你的手怎麼那麼熱,還是我的額頭太涼了?」

「你又沒感冒,怎麼會額頭涼呢,是我的手熱。平常都這樣。」她輕聲回答我,總是笑呵呵的說話。我突然感覺,跟她說話特別輕鬆。她話說時口氣會不時的吐在我臉上,有時頭髮也會輕輕掃掃我的臉龐,發出淡淡的香味。

「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我按得不舒服?」她見我沒有跟著她的話題,於是問。

「別多心,你按得很好,我只是在嗅你的香味。你這種味道很好聞。」

「呵呵,只要你感覺好就好。」

我的把抓住她的一些頭髮,把頭向上抬了抬,問她:「你們這裡兩個鐘頭都有哪些節目呀,是中式的,還是泰式的?」

「先生你想中式的還是泰式的?」

「我就是問你了。一般吧我們那兒二個鐘都泰式的,中式的不用一個鐘。我們不會就這樣一相聊天吧。」我問她,看她這樣好玩,於是就調戲調戲她。誰知我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呀,她是誰呀,一個按摩女郎,什麼風浪沒見過,結果自己反倒被她吃了一把。不過,我也確實爽了一把。

「先生,你是哪兒的?」她沒有接著我的話題,突然問這個問題。雖然這樣的問題以前去按摩時總會被問到。

我說我是其它地方的人,今天來這裡玩,在下面六樓還開有房間。

她說:「你早說下面有房間,我可以到你房間去按的。費用就多三十元。」

「我怎麼知道你這裡有這樣的規定,不過也不方便,我是和一個朋友住一起的。等下次我就單獨開一間,再叫你下去了」,我說,「那去我房間按跟這裡按有什麼不一樣嗎?」在這樣的女人面前我就喜歡裝傻。

「呵呵,你是真不知還是要我說出來。」她感到很好笑,居然這樣的男人都有的。

「我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可是今天才來,可是剛見你才十來分鐘哩。」我笑著反擊。

「在這兒不准做的。」她停了一下,才輕聲說。剛說完,她坐到了我腰旁邊,按起了我的手臂。這時,我可以近距離看她。頭髮直直的,自然垂下來,臉蛋還算得上漂亮,胸前一對波鼓鼓的。身上穿一套白色的運動服。

「下到了下面是不是就可以做?」我想這樣問也是夠無恥的了。她可能沒想到我還這樣問,也可能這樣的問題不好答,雖然是出來做的,但真的要面對面一個陌生男人說,倒還會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她沒有直接回答我,只說了句:「討厭!」

我承認她的這兩個字說出來,我的心裡是很好的感受。突然想到以前女朋友也曾無數次的這樣對我說,突然,她在我心裡一下子又迷人了許多。為什麼不用漂亮呢,我總是覺得做這行的為了錢連身體和靈魂都可以賣,即使有再美的容顏都不可以用漂亮來形容。因為我的骨子裡看不起這一類人。

我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臂,輕輕摸了摸,問:「這兩個鍾怎麼過呀,都還有哪些節目,你向我介紹介紹嘛。」

「討厭,」她又笑罵我說,「你怎麼那麼猴急呀,是不是對我有好感?」

我「呵呵」一聲,一下子把她拉下來,緊緊抱住,然後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她機警的抓住我的手,不讓我得逞。只好,我把手放在她背上,用力抱住她,問:「怎麼才可以?」

我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聲有點急,也許可能是故意引我上勾的,但她的整個上半身都壓在我身上,胸前那兩團肉緊緊壓在我的胸前,感覺很舒服。

她沒有緊接著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讓兩個人靜靜的呆一塊。其實她是做出一付引我上勾的景象。先給我點甜頭,要想再有其它動作,是明擺著要小費了。但我不知道象打波要多少,做愛又是多少,我必須先搞清楚,否則會吃虧的。她不說,我也沒再接著問,只把手放在她的腰上,滑進衣服,撫摸著她的腰,她的背,感受她的呼吸,感受她的肉體帶給我粗略的激情。她見我也沒有再問她,突然吻了我臉龐一下,這下我好像受了點啟發,於是摟過她的頭,問她:「告訴我嘛,都還有哪些項目,怎麼才可以?」

「這裡還有打飛機,打波的。」她小聲說。我感覺她不去當演員太可惜了,明明希望我這麼做,卻做出一付很是害羞的模樣。我也不管她,我知道對她做什麼都可以,只是錢多少的問題。

「那打飛機要多少,打波又是多少?」

「都是一百。」

「不會吧,我那裡可是打飛機就包含打波的,而且加起來還不用一百。」我故作誇張的取笑她。

「我們這兒裡這樣的」,她還是小聲說,「包你舒服的。」

「我不想打飛機,只想做愛。」

「這兒不可以做的,要做的話去你房間裡做。」

「那要多少?」我親了她一下,問她。

「那要等你真想去做時再告訴你。打飛機吧,包你舒服的。」

「那兩項一起一百,怎麼樣?」我說,「這是我的底線。」

她稍稍抬起頭,看了我一直,說:「你好狡猾呵,就依你,但你要先把這個小費拿給我。這也是我的底線。」

「你還怕我跑掉呀,」我奇怪問。

「不是怕你跑,你先去拿給我,我再安心的幫你按,那樣不是咱們都好,又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去嘛,給我以後,我包你舒服的。」

我於是起身,去拿了一張紅牛給她。她收好後,把我的褲子脫掉,回為天氣較熱,我把上衣也脫了。我對她說:「你把上衣也脫掉吧。」

她只拉下拉鏈,解開乳罩。她的乳房很大,起碼比我的夫人大多了。我雙手迎上去,慢慢揉搓著那兩團肉。她用一隻手在我身上亂摸,一隻手抓住我的陰莖,上下輕輕套弄著。那種感覺真的很好,我歷來很喜歡讓女人的手去摸我的小二哥,那種從心裡益出來的激情加上摸乳房的感受,真的讓我不能用言語去說出來。感覺真妙。不自覺中我加大了摸乳的力氣。她可能受不了,說:「不要那麼大力。」

「呵呵,你也不要那麼大力。」她還是在慢慢的撫摸著我的陰莖,不時還用頭髮去弄弄,感覺真的是爽。看得出她很有一套,不像我們這裡的,只想快快的打出來好完事。她是把我的感受放到了首位,當然是在拿到了錢以後。我很快不滿足以摸乳房了,於是,我慢慢往下摸。「不可以摸下面的」她可能明白了我的意圖。奇怪,你叫我不摸我就不摸,我可是付了錢的,這麼聽話我不成了傻B一號?我以一個快動作,直接把一個手掌插到她陰部。

「啊!」她沒想到我這麼快,這麼堅決,趕緊用手來制止。

可我的手掌已穩穩控制住她的下體,哪能像剛才那樣被制止的。我用手指在她的陰道口周圍滑動。很快,我就感覺到有一股熱熱的液體從她的肉洞裡流出。「你的手不要在那裡亂摸呀,」她顯得很無助的樣子,一邊想用手來擋住我,一邊用力夾緊雙腿。這時,我用另一隻手摟過她的腰,去親好,甚至於親她的嘴唇,還把舌頭伸到她嘴裡邊。一邊親,一邊用手在她陰門口那裡活動。很奇怪,我一親她,反而她把腿打開了少許。我明白,她也是動情了。因為她也用手在此的身上遊走。

我不假思索地做了突破性的動作,把手指伸進肉洞裡,起初是一個,在進進出出的同時,其餘四個在洞門口也沒停著。我能感覺到她陰道裡流出的水更多了,很快,我又把第二個手指也插進去,這下,裡邊熱鬧了,兩個手指都在那肉洞裡挖來挖去,那熱熱的肉壁,和著流出的淫液,發出一些微小的聲音。隨著我的深度挖掘,她漸漸的坍塌下來,半身依附在我的身上,終於不再阻止我的動作。她沒有再套弄我的陰莖了,嘴巴略微粗粗的喘氣。

還是那一句,感覺爽呀,這樣一個女人,可以被我盡情的為所欲為,還能夠不爽?我也不再客氣,把她的褲子拉下了少許,那樣搞起來更方便。我把另一隻手放到她的屁股上,沿著股溝往下摸。她此時完全沒有了力氣,只靜靜的壓著我,雙手摟著我的頭,不住的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不時大口大口的換氣。一切都依著我的動作,好像就像是我的女人一樣全憑著我。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做過:用兩隻手分別從女人前後插到她的陰部,一隻手重點在陰蒂和陰唇,另一隻重點在屁眼和陰道口。若兩隻手同時亂動,她的感受就可想而知了。一下子她受不了了,上身支起少許,說:「求求你,別挖了,我受不了。把手拿出來吧。」

她說這話時顯得若即若離,我可不想成為傻B一號。這麼難得的機會,怎麼可以不好好享受享受。其實我想這樣子享受可不比做愛差。她開始用下體扭動著,但她這樣配合著我的挖動,定會更受不了的。我還是兩手齊動,把她的淫水流到我滿手掌都是,她的下體早就沾滿了那種液體,這樣的情況下摸起來更加爽快。你想,若是在陰道口摸了半天還沒水出來的話,心裡還會有激情嗎?「不要這樣欺負我,不可以。。。。」

她用那樣一種心無力氣的語調對我說。

「那你幫我吹吧,我就不挖了。」說這話時我把手指深深的插進她的肉洞裡。

「我不吹的,你放過我吧。」

「那就做愛吧,我也受不了了。」

「我不做的。」

「不做?」,說著我把兩手指分開,在裡邊亂搞。這樣她更受不了了,「真的不做,是嗎?」

「這裡不能做的,被領班的發現我就麻煩大了。要做去你房間做吧。」

「可我房間裡還有一位我的朋友哩,好主意,兩個一起上,好久沒玩過這種遊戲了。」說明一下,我可從來沒玩過3P的。不過,我這樣一說,她還是被我震住了。

「我知道3P你是不肯的了,給我吹吹吧。」說著我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脖子。

「我是不吹的,不要逼我好嗎,你把手拿出來吧,求求你了。」其實她也知道我不可能照她那樣做,我也感覺到她也是很配合我的動作。看來這一百元還真值。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說:「我幫你吹可要另加小費呵。」我心中一喜,「那要加多少錢?」「一百。」

原來這麼簡單呀,能夠享受按摩妹的口活,太好了。於是我趕緊對她說:「好吧。」「那你得先把手抽出來,我才能夠幫你吹呀。」

我一想也是,這樣怎麼吹呀,甚至我心裡還想來個69式,一邊挖,一邊享受女人的口活。於是,我把兩隻手抽同來,她同時也伸直了身子,拿來一些紙巾給我擦手。她真的很細心,至少給我的感覺一直都很好。當然正想著享受她的嘴巴的時候,她卻把褲子穿上,坐到了我的腳那一邊,只用手套在陰莖上,一隻輕輕的撫摸著我的下體。「怎麼不吹了?」看來我是上她的當了。她露出狡捷的笑容:「我早就對你說過我是不吹的。你忘了?」

我一下坐起來,一把摟過她的身子,用力在乳房上摸著,用怪怪的聲音說:「你騙我!快說,怎麼彌補我?」

「你先躺下,我幫你打飛機先。」她笑著說。

「我要打波」

「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剛才可被你佔夠了便宜了。」

「相信我,我不會再像剛才那樣了,咱們互相摸才有味嘛。」

她還是坐過來,我還是想脫她上衣,她不肯,因為剛才已說過了。我沒有強來,只是認真的享受那一對乳房和她那雙手給我的激情。這個過程中,我也遵守了我的諾言,沒有再把手伸到她的下面。不知為什麼,這次我這麼聽話。我們都沒有說話,她在很是認真的弄著我的陰莖,她的動作很細膩,一點都不會讓我感到不舒服。

看得出她的技術很好,此時我相信了她剛進來不久說過的話:來這兒找她的,基本上都多付了小費。確實很舒服。但不管怎麼樣好,我總感覺不如做愛爽。這跟我的思想有關。若手都能夠代替陰道的話,還要陰道幹什麼呢?

只不過在這個性病高發時期,人們想到的另一種釋放激情,認真的說是釋放精液的方法罷了。聽說現在委多在方還流行用乳房推,用大腿推。呵呵,太多花樣了,但我只喜歡做愛,用肉洞推,但我又害怕得性病。所以,只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去適應潮流了。隨著她的手上下動作,隨著我的手在那兩團肉上面做任意方向的運動,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直我都閉著雙眼。

突然感覺要射了,於是我只用手捻住上面那兩個小紅點點,她也感覺到我要射了,一手拿過紙巾鋪在陰莖周圍,很快,在她雙手的努力下射了出來。她很是專業的清理掉落下為的精液。然後把我的褲子穿好。做完這一切後,她去洗了一次手。回來後,直接躺在了我旁邊,兩個人摟在一起,親吻,我繼續摸她的雙乳。她調皮地問我:「舒服不舒服呀?」

「若是你能幫我吹或者是做愛的話就更舒服了。」

「我不是對你說過,這裡不准做愛的嘛。而且我也不習慣幫男人吹,多噁心呀。」

我摟緊她,很認真的親她,沒有考慮到她有沒人傳染病,只象對女朋友一樣,很認真的親她,我們都張大嘴巴,好好的享受彼此接觸帶來的激情。說真的,她可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個這樣親吻的女人,雖然她還是一個按摩女,但我們都很投入。是真的,我能感覺到她也是很投入。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我付了錢的活已做完了,她還是一如繼往的細心為我付出。

「我們在這裡偷偷做一次吧,領班不會察覺的。」

「你真的想跟我做?」現在辦到她裝傻了。

「你是除了我女朋友外第一個讓我心動的女孩。」當然是屁話,雖然我說得跟真的一樣。

「是嗎,呵呵,」她顯然是很受用。看來書上真說絕了,女人是靠哄的,哪怕是假話也好,中聽就行。她還是做出一副很純的模樣,但我看來,卻早已沒有以前對這類人的想法了。心中湧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念頭。

也許,她現在肯跟我做愛的話,多少錢我都會答應她的,當然不能超出我的口袋裡的錢。我來一個側身,讓她正躺著,換成我在她旁邊半側著。我一邊在她脖子上,臉上,嘴唇上親著,一邊用手輕輕撫摸著那對肉球。摸著摸著,她又有點動情了,慢慢伸出手,繞在我的脖子上,極力配合著我的親吻。些時的她,就如我女朋友一般。這時,我來一個大翻身,壓在她身上,除了親吻,除了全身撫摸,除了把下體緊緊逼在她下邊外,我不知還能夠做什麼。

但她就是下邊緊緊防著我,但上邊卻可以任我所為。我想,這一百元,值了,雖然不能做愛,卻能夠享受到這般待遇,已滿足了。就這樣,一會兒是她壓我,一會兒是我壓她,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做一些小動作。偶爾她也允許我隔著褲子摸她的下體。有時候摸得她呵呵直笑。就這樣直到最後到鐘。我們才依依不捨地分開。我們來了個深情的擁抱和吻別。最後她說:「你是一個比較可愛的男人。」

「怎麼可愛法?」我笑著問她。

「不知道,但我對別人就沒有這般,唯有對你卻不一樣。這兩個鍾過得真舒服。」

「那我明天就不回去了,叫我朋友先回去,我單獨開個房間,我們來個百團大戰?」

「好的」

「到時你可不能什麼都拒絕我,」我把手伸到她胸罩裡摸了摸乳房。

「討厭」又來一句。

在經歷了最後一吻後我們離開了房間,我直走向樓梯口,搭電梯下去了。第二天我沒有留下來,而是跟朋友們一起回去了。幾個月以來,那一晚的感受總不斷的在我心海裡浮起,讓我很清晰的感受那晚的激情。

到現在我仍然搞不懂她那麼深情付出是為了啥,也許是想第二天要和我做愛,想想不大可能。不過,她的出現可是改變了許多以前對這一類女人的看法。希望以後還能碰見她,繼續我和她未完成的故事。同時也希望她經以後的生活中過得好。跳舞時我向前跨在她兩腿之間腿令她非常的刺激興奮。我知道,她有點想入非非了。雖然我年輕氣盛,血氣方剛,但我終於抑制住自己,作為處男,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這樣,我們又單獨跳了幾次舞。內心的衝動越來越激烈。

終於有一次,我們又在跳舞,由於是夏天,那天她穿著長裙很薄,胸口很低。我預感會發生什麼。我們抱的很緊,我的下身也緊緊的貼著她,我很激動,小弟弟漲的很厲害,隨著舞步輕輕的在她的身上摩擦。

我想她一定能感覺到。那天,我們在黑暗中接吻了,我有點陶醉了,放在背後的雙手開始不安分起來,開始在衣服外面摸她的胸部,她也很自然的微微側過身來讓我摸。我又開始摸她的臀部,她說這樣不舒服,鬆開手,不知什麼的動了一下,我以為她不高興,就把手縮了回來,結果,她拉著我放在她背部的手,又放在了她的臀部。令人想不到的是,我摸到的竟然是光光的屁股。我不由得輕輕的發出「啊」。

原來她覺得隔著裙子摸不帶勁,竟然自己掀起了裙子,露出了整個屁股讓我摸。不用擔心別人會看見,因為燈光實在太暗了,又是穿著長裙,我手伸進去後,裙子掛下來是很難看到我們在做什麼的。這令我血脈甭漲。

我激動的摸著她的臀部,感覺到挺大,但有點鬆弛,很光滑,嫩嫩的。穿著的內褲很小,深深的陷進了屁溝,整個臀部都露在外面。我摸著她的屁股,手指時不時的深入到屁溝。我們的很激動,明顯感覺到對方的呼吸變粗,心跳加快。她竟然更進一步,主動用手來摸我的小弟弟。本來已經很漲的小弟弟就更吃不消了,想要爆炸一樣。不知她是不是瞭解我的苦處,就拉開我的拉鏈,從內褲裡掏出了我的小弟弟。並開始套弄起來。我也就不客氣了,空出另外一隻手摸她的陰部。

她的身體在扭動。她的陰毛不多,陰部濕濕,真的有很多水,她還在套弄我的陰莖。我用食指慢慢的深入她的陰道,她夾了一下腿,又很快的分開了

。裡面就更濕了,有點粘液感。很光滑,進去很容易。這種刺激是像我這樣一個沒有和女人做愛過的年輕男人難以忍受的。我感覺不到周圍的人,也體會不到對方的感受,只有一種急於釋放的感覺。很快,我射精了。我想叫又不能叫,只好把這種快感壓在心裡。

她很體貼的握著我的龜頭,讓我的精液全部射到她的手裡,然後又把它甩在角落的地上,用腳蹭了幾下。這用不來多久,就會被人群的舞步擦乾淨。我覺得很累,腳發軟,一動也不想動的。我鬆開了放在她陰道裡的手,她也把我發軟的陰莖放回褲內。

我們互相攙扶著提前結束了跳舞回到了座位上。我斜靠在她的身上,逐漸的才回過神來。我們只是會心的笑了笑,什麼也沒說,依舊在回味剛才的激情衝動。

二天下午,是個週末,我們約好了去跳下午場。這次我下定決心準備要做些什麼。那家舞廳正好是開在一家賓館裡。

一到舞廳後,看得出來,她也有點心神不寧的。坐在座位上,就沒有了以前的客氣了。在昏暗的燈光下,利用長裙的遮擋,我伸手從她的大腿旁邊鑽到了她的兩腿之間,她也微微的分開了腿,我輕輕的撫摸她的陰部。我們都很激動,我提出要去開房間,她答應了。

但由於沒經驗,兩人都忘了帶身份證,但她還是要求我去總台問問看,能不能不用身份證開鐘點房,結果是不答應。

我們都顯得很失望,無聊的跳著舞。終於,又到了貼面舞時間。我們又下去跳舞了,我當時就想和昨天一樣吧。剛開始跳,我們就不客氣的開始摸著對方,我覺得她是有準備,她的內褲很小,很薄,中間很窄的那種,就包著一點點,我估計是半透明的,很性感,我摸她就更方便了,不要拉下內褲就能很好的摸陰部。我們很後悔不帶身份證,誤了機會。

她考慮了一下,對我說,我們就在這裡試試。怎麼試?我不明白。她把我拉到舞池的旁邊角落,靠著牆,分開腿,掀起自己的裙子前面,也沒脫內褲,只是將內褲想旁邊拉開,把我的小弟弟掏出來,讓我蹲下來一點,她一手分開自己的陰道,另一隻手拿著我早已筆直的陰莖,指引我插入她的陰道。由於經驗不足,插了幾次插不進去。她讓我在蹲下去一點,站在她的兩腿之間,她很努力的在嘗試。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機械的按著她的要求做。我的陰莖被她扳的有點痛,也不知怎麼的,聽到她說,好了,我問,進去了。

她說是的,因為我從來就沒進去過女人的陰道,不知道什麼感覺,就在問了一句,在裡面了。她肯定的嗯了一聲。

我才相信,我真的已經插入了女人的陰道。談不是什麼感覺,覺得有點痛,可能時位置的關係。那是我很激動,心跳很快,也沒多想,只是傻傻的站在那裡緊緊的抱著她。她聳動了幾下腰部,提示我動一動,我也試著抽動了幾下,很爽,感覺到陰莖感覺到陰莖的摩擦的快感。

也許是第一次的關係,很快我就射了,我毫無顧忌的痛快的狂射在她的陰道了。我覺得很累,氣喘吁吁,全身出了很多汗,濕濕的。

我們一動不動的擁抱著。過了一會兒,我發軟的陰莖從她的陰道裡滑落了出來。我看她用手在陰部擦了一下,說了一句,哇,很多。我們回到座位上,只見她拿了幾張面巾紙,偷偷的在陰部擦拭著我留在她體內的精液。激情過後,我慢慢的回過神來,仔細體味這剛才的激情歷程,這才漸漸清晰起來,我知道,我已經失去了童子之身了,竟然是和一位大我十多歲的中年女子,竟然是在這樣的場合裡失去的。我的心情很複雜,直到現在我還在想,這究竟是該高興,還是是悲哀。

次舞會後,由於心情的矛盾,我好幾天沒去見她,她找了我幾次,都被我以各種理由婉拒了。事情過了半個月後,她打電話找我,對我說,由於業務的關係,她老公要她到外的去管業務了,過幾天就走,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道,想見我一面。我終於答應了,約好第二天到一家賓館見面。第二天上午,我獨自來到賓館,在大廳裡看到了她,什麼話也沒說,我只是跟著她走進了電梯,就直接去了房間。原來她早就已經定好了房間。

房間裡空調開得很足,窗簾拉的嚴嚴呢,比較黑。剛關上門,她就迫不及待的轉身抱著我,我們抱的很緊,熱烈的親吻著,我的手在她的身上亂摸,摸她的胸部和陰部。她叫我把她的衣服脫掉,我就開始脫她的衣服,在她的配合下,把她脫的只剩內褲了。她的身體不停的扭動著,下身在我的身體上不停的摩擦,並慢慢的領我倒在了床上。我也很快的脫掉了衣服,小弟弟翹的很高,我有點粗暴的拉下她的內褲,終於我很清楚的看到了它的陰部。雖然摸過好多次,但從來沒仔細的看過。她的小腹比較飽滿,皮膚略有點鬆弛,沒有贅肉。

陰毛不是太多,但比較長,整個陰部黑黑的,顯得有點肥。我用手指分開她的陰唇,裡面紅紅的,很濕,我把手指掏進她的陰道,開始抽插。她的身體不停的扭動,發出叫床聲。我受不了了,我端起陰莖想插,可有點摸不著門的感覺。她抬起雙腿,陰道就暴露的很完全了,並握著我的陰莖,很順利的插進了她的陰道。我趴在她的身上不停聳動著,動作顯得不太協調,我能感覺到龜頭在陰道裡摩擦傳來的陣陣快感。很快,我大叫一聲,我射精了,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不停的顫抖。我趴在她的身上一動不動的,覺得很累。

慢慢的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裡滑了出來。我也從她的身上滑了下來。她拿了幾張紙又在擦拭著陰部,並把幾張紙夾在陰道外面。

我才知道,精液會流出來的。她對我說她還沒高興,我說我很累實在不想動了,要麼就等一下吧。她說沒事的。她又問我以前真的沒和女人做愛過,我說真的,你不信拉到吧。她說這並不重要。她是不重要,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這就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和一個女人做愛。

過不久,在她的挑逗下,我又開始和她做愛了,第二次就沒有那麼激動了,也沒那麼快就結束。終於使她達到了高潮,反應很激烈。我這才知道,原來女人發起騷來也是很可怕的。那天一直到晚上,我們做了五次,並嘗試了幾種花樣。現在回想起來,那時沒讓她給我口交顯得有點遺憾。她特別的投入,說要讓我對今天的經歷永生難忘,以後都會記得她。

過了幾天,她打電話給我,她要走了,說會很想念我的,如果以後回來的話,會再來找我的。也是可能就定居在外面了,可能就再也不會來了。我也很悲傷,很捨不得,但又能怎麼樣呢?只好說希望以後回來的時候來看看我。就這樣,直到今天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面,也不知道對方的情況。雖然現在我也已經娶妻生子,享受天倫之樂。但確實有時候忘不了她。畢竟她是第一個和我做愛的女人。對我一個初涉人道的年輕人來說,是終身難忘的。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中年女性,喜歡她們的成熟。或許和那次經歷有關。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在KTV插同班女生
公寓管理員
賤女友先被別人開苞後被內射
超淫的兩姊妹
情傾天資國色兩母女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