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大學生敬老院慰問反被輪奸 校園學生

    林琳、婷婷和蜜兒是護士學校的同班同學,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歲的她們正處在花樣的年華,苗條的身材更使她們成爲男生心目中的大衆情人。今年暑假她們班要搞一個社會實踐活動,主題是到敬老院慰問孤寡老人。活動的任務自然又交到了林琳她們這三個女生身上,理由當然還是她們能歌善舞,長的漂亮,身材又好等等—-

學校的團委書記好不容易聯系到一個敬老院,對方本來婉言謝絕,說是年紀大了不想被很多人騷擾,當聽說只有三個女生來表演幾個節目並只住一晚時,對方的口氣立刻轉了個大彎,一口答應了。林琳她們幾個頓時興奮起來,聽團委的李書記介紹,那個敬老院離城區很遠,大約住有20多個老人。去慰問的時間就定在這個周末,李書記還叮囑她們一定要準備好節目。

星期六的上午,林琳、婷婷、蜜兒和李書記一起搭上了開往敬老院的長途客車,整整顛簸了7個鍾頭,又下車走了1個多小時才來到一個山腳下,隱約看見山坡上,樹林深處有幾棟兩層的樓房,這時天都快黑了。

蜜兒抱怨道:這麽遠啊,腳都走疼了,這是什麽鬼地方呀?

李書記忙說:等會進去了,這種話可千萬不能說!聽見了沒有!你們可代表了我們學校的形象!

說著一行四人來到了敬老院門口,看門的老頭一看見是她們,連忙打開門讓她們進來,隨后厚重的鐵門在婷婷她們身后重重的關上,林琳她們卻想不到從看門的老大爺眼里射出一道淫邪的光,在她們苗條的背影上掃描,最終停留在她們被緊身牛仔褲包裹的格外渾圓的屁股上。

她們被領到一間大房子里,里面已經擠了大概20個老頭,有的看起來50多,有的只怕60開外。李書記先說了一番大話,接著敬老院的三個代表把簡單情況介紹了一下,這個敬老院共有老人20名,除了這個大活動室,還有三棟二層的宿舍,樓長分別叫狼哥、虎哥、豹哥,據說這是他們鄉下人起的小名。

第一個節目是三個女生的現代舞,她們穿著緊身的白上衣和緊繃的牛仔長褲,在20個老頭面前舞動自己年輕性感的身體,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燈,在蜜兒她們高聳的乳房,細細的小蠻腰和圓滑上翹的屁股上掃描著。節目結束了,這三個女生也累的嬌喘籲籲。

李書記有事連夜回去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林琳她們一定要待人熱情,有禮貌。林琳她們隨后來到安排好的小房間里吃晚飯。

林琳想到什麽似的,吃吃的笑了起來,眼睛盯住婷婷的胸部,婷婷臉立刻羞紅了:討厭!–你笑什麽呀??林琳笑道:你剛才跳舞的時候沒發現,那些老頭的眼睛專盯著你的兩個大奶,好像想要咬兩口一樣!呵呵—婷婷紅著臉,嗔道:瞎說!–他們都一大把年紀了,哪會像你說的那樣啊!–你壞死了!蜜兒在旁邊幫腔:林琳你還說別人!–明明是他們都盯著你的屁股看。誰叫你的屁股長的這麽翹!嘻嘻—三個女生頓時笑成一團。

笑了一會,她們各自換好了衣服,準備晚上各自到那三棟宿舍樓里的個人節目。林琳換上了一件薄薄的無袖緊身上衣,里面胸罩的形狀都看得清清楚楚,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長褲,把她圓滑的臀部襯托的更加豐滿上翹,連里面小三角褲的輪廓都看的見。

婷婷笑著說:林琳你穿的這麽薄呀,里面的—-都看見了!

林琳撲過來要掐她的嘴:你們兩個穿這麽短的裙子,大腿都露著,還說我!

三個女生鬧了一會,各自來到那三棟宿舍樓門前,宿舍的大鐵門在她們身后立刻關上,還上了一把大鎖。林琳的心突然狂跳起來,隨后她又安慰自己:怎麽這麽膽小??他們都是孤寡老人,我怕什麽呀?想到這里,才定睛看清屋里的情景,一樓的房間很小,中間放了一張大床,旁邊有又一張桌子,屋里簡直沒有活動的地方了,何況里面還有8個老頭,其中一個林琳剛見過,是這棟的樓長,叫什麽狼哥的,好像50多歲。這老頭長的不高,看起來卻很肥胖有力。

林琳甜甜的自我介紹:爺爺好!我叫林琳,今年20歲。我今天給大家跳個舞吧!

幾個老家夥立刻叫好,狼哥淫笑著說:就把上午那個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吧,哈哈!

林琳聽他這麽說,臉立刻羞的發燒,可又不能發作,只有硬著頭皮,開始扭動自己的細腰肥臀。這次林琳穿的更薄更透,兩座挺拔的乳峰雖有乳罩的緊緊束縛,卻還是在林琳舞動的過程中上下晃動,林琳也感到這些老頭的眼光好像真的只盯著自己的胸部和臀部在看,她頓時一陣慌亂。好不容易跳完了,狼哥淫亵的說:小姑娘,給你提個意見成不?你總是這樣跳,多單調呀,換一換形式嘛!

林琳連忙說:爺爺你說呀!怎麽換?我馬上改!

狼哥嘿嘿的說:跳一會,脫一件衣服!反正你穿的少,跳完就脫光了!哈哈!—其他7個老家夥頓時哄笑起來。

林琳的臉漲得通紅:不!—不行!—-你—-你們!–林琳氣的話都說不出,這時一直開著的電視里報道了這樣一則新聞:據公安機關的調查,最近發現25年前發生在某某省的多起殺人案的20名罪犯,已經潛逃到了我省,據可靠消息,他們僞裝成無家可歸的老人,躲藏在敬老院已經多年,等等——林琳突然看到這樣一個新聞,頓時嚇的心中一陣狂跳,看著這幾個老頭淫邪的盯著自己,林琳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知道今天自己一定在劫難逃了。

狼哥狠狠的說: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份,還不快脫!—讓老子爽夠了就放了你!—-不然!-哼哼!—–

軟弱的林琳終于屈服了,在8個老色狼的注視下,林琳慢慢的脫下了自己的無袖上衣,露出迷人的香肩,和被白色文胸束縛的高聳入云的雙峰。房間里男人的喘氣聲越來越粗重,林琳在他們的威逼之下,用發抖的雙手緩緩褪下自己緊身的長褲,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光滑如玉的雙腿,和腿間被小三角褲遮蓋的少女神秘的陰部。林琳本能的用手擋在下身前面,發抖的問:還要—還要–脫嗎?狼哥淫笑著:不用脫了!—哈哈—老子親自來!

說著走近林琳,林琳本能的后退,可后面是牆,再也退不了了!狼哥把他肥胖的身體緊緊貼在林琳半裸的身上,兩只長滿老繭的大手緊緊按在了林琳堅挺的乳峰上,雖然隔著文胸,林琳還是感到一陣熱力從他手掌傳到乳房上,林琳禁不住叫了起來:不要!—-求求你!—-別這樣!—-嗯—-不要!—不—-

林琳嬌柔無力的求饒聲,讓狼哥越發的興奮,他熟練的解下林琳的乳罩,扔在地上,林琳飽滿的一對玉乳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這8個老色狼的眼前。沒有了文胸,林琳的兩個奶子依舊性感的挺起,乳峰的頂端那兩個小乳頭仿佛兩粒紅嫩的葡萄,等待男人來吮吸。狼哥用他粗糙的手掌緊緊握住了林琳這對高聳的奶子,開始像揉搓兩團白面一樣抓、捏—

一邊狠揉林琳的肥乳,一邊用他興奮的發抖的聲音叫著:小騷貨!—奶子這麽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過了!—小賤貨!—-叫啊!—再大點聲!—嘿嘿!–

不要!—-啊!—好疼!—–求你了!—-別再揉了!—–啊!—輕—-輕一點!—-林琳眉頭緊皺,極力想忍住來自乳房的性刺激,可狼哥太用力了,好像想把自己的乳房揉爛似的。好容易狼哥松開了手,可乳頭突然又是一熱,林琳低頭一看,狼哥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頭,林琳覺得自己敏感的乳頭被一條靈活的舌頭快速的舔弄,一陣陣快感竟然從乳頭傳遍全身,自己那兩個不爭氣的乳頭已經脹的硬硬的了。狼哥松開了口,把林琳的乳頭從嘴里吐出來,林琳的嫩紅的乳頭已經變大了一倍,狼哥粘乎乎的口水正從乳頭上滴下來。

小騷貨!—他媽的奶子這麽敏感!—這麽快就硬了!–哈哈!–狼哥得意的笑著,其中夾雜著兩外幾個老頭淫亵的笑聲。在他們的怪笑聲里,狼哥突然抓住林琳薄薄的三角褲,用力一扯,只聽嘶的一聲,林琳的神秘的少女下體完全暴露在了老頭們的眼前。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濃密的黑毛,一直從陰埠向下延伸到林琳緊緊夾住的大腿間,狼哥蹲下身子,把他那張臭烘烘的嘴貼在了林琳的陰埠上,來回的用舌頭舔著,林琳本能的夾緊大腿,不讓他的舌頭進到里面。狼哥不耐煩的吼叫起來:老二!–把這個騷貨的大腿拉起來!快點!另一個60多歲的老頭連忙走過來,用力拉起林琳的左腿,抱在自己腰間。林琳只有一條腿站立著,背靠著牆,下體完全顯露在狼哥眼前。狼哥淫笑著抱著林琳的屁股,舌頭開始在林琳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上遊走,慢慢的伸到那道肉縫中間。

林琳瘋狂的擺動屁股,想躲開他的舌頭對自己私處的攻擊,可狼哥卻不依不饒的的用他溫熱的舌頭不停的舔弄她最神秘的處女地,林琳突然覺得陰道一陣酸麻,一點熱熱的水向外流出—–林琳心中低呼不要!,可那半透明的幾縷淫水卻從肉縫里滲出—–狼哥淫惡的浪笑:小賤貨!—這麽快就流水了!—-讓他們幾個也好好看看你的騷穴!說著,猛地抱起林琳曲線玲珑的裸體,放大旁邊的大桌子上,林琳剛想並攏雙腿,卻感到自己的腳踝被兩個老頭握住,用力的向兩邊拉的八字大開!林琳覺得自己很像是一塊砧板上的肥肉,任由屠夫們宰割。

林琳仰面躺在桌子上,兩條大腿張的大開,牆上強烈的燈光把林琳神秘的陰部完全暴露在這群老色狼面前。8個老頭都圍在桌子旁邊,貪婪的欣賞著桌上這個美女的下身。林琳倒三角形的濃密陰毛從陰埠一直延伸到大陰唇兩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只有一點亮晶晶粘液從里面滲出來。

林琳還是頭一次被人這樣看自己的陰部,她都能感覺到幾個人喘的熱乎乎的氣噴在自己兩片陰唇上。狼哥把自己的一只手按在林琳的陰唇上,中指正好放在林琳兩片肥厚的蚌肉中間,來回的摩擦,很快他就感覺手掌里面濕乎乎的一片,松手一看,從大陰唇的縫里面流出越來越多的白色粘液,林琳叫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淫蕩了:啊—–不要!—-嗯——輕輕—-輕一點!—-好癢——-嗯!—–好難過!—–

他還發現林琳一個生理上的細微變化—原本緊緊關閉著的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在他粗糙的手掌的搓揉下,本能的充血脹大,開始向兩邊微微分開,露出了里面紅嫩的兩片小陰唇,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也暴露在這些老色狼面前!

狼哥捏住林琳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用力向兩邊拉開,林琳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這樣粗暴的玩弄和分開,露出了被陰毛和大陰唇遮掩的處女地。他們貪婪的看著林琳紅紅的小陰唇和更深處的尿道口、陰道口,狼哥忍不住把他粗糙的食指伸了進去—-

只見桌上一個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張著白玉般的雙腿,兩腿間的女性器官被一個老年男人死命的向兩邊扒開,女生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再也不能擋住什麽,少女鮮紅的小陰唇都快露出在體外,整個房間里充斥著女生嬌媚的哼叫。林琳無力的在桌上扭動著,忍受著來自陰道里面的性攻擊。

隨著林琳的叫聲越來越大,從她的肉縫里滲出的白色粘液也越來越多,順著陰唇流到肛門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桌上。

狼哥粗糙的手指越來越放肆和大膽,開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變成了電鑽似的快速轉動,他長滿老繭的手指在林琳柔嫩的陰道深處摳挖著,林琳只覺得陰道口一陣陣的酥麻,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他卻大力的扳開林琳的兩條大腿,看著林琳原本緊閉的兩片大陰唇被他玩的向兩邊分的大開,白漿一股股的從陰道口湧出來—–

狼哥再也忍不住了,脫掉了自己的三角褲,他的粗大陽具和他矮胖的身材極不相稱。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莖在林琳的下體前晃動著,好像在示威似的!林琳低頭一看,嚇的幾乎暈去,狼哥的雞巴足有20公分,因爲過度的興奮陰莖表面布滿了血管,這哪里象是一個人的生殖器,倒象是一頭狼的陽物。林琳嚇的心中狂跳,哀求道:求求你!—–饒了我!—不要!—–請你們!—放過我吧!–嗚嗚——

可狼哥已經獸性發作,把自己的大龜頭緊緊貼在了林琳的兩片肥嫩的蚌肉里,開始沿著林琳的肉縫上下摩擦,從尿道口到陰道口再向下到肛門 ,往返了幾遍之后,他鐵硬的龜頭上已經沾滿了林琳流出的滑膩淫水。這一次他把龜頭移到林琳的陰道口上,沒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沈,龜頭整個被林琳小小的陰道口包住了。林琳猝不及防,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尖聲慘叫著拼命擺動細腰和屁股,想擺脫他雞巴的侵犯。狼哥低頭看著在桌上痛苦掙扎的林琳,視線從她高聳的雙乳移到她蚌殼大開的下體,自己那根老油雞巴只插進去一小半,插進去的那一小半只覺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進去了!他惡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這次20厘米的粗大雞巴全都戳了進去。林琳疼的直叫:哎喲!—–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

狼哥閉上眼停了幾秒鍾,靜靜享受起雞巴給予他的奸淫這個年輕美女的快樂。他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幾秒鍾,他感覺從林琳下體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潤滑液,他這才開始三淺一深的前后抽動,林琳的叫床聲則隨著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斷變化,他聽的更是血脈噴張,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野,說的話更是汙言穢語不斷:小騷貨!—-你的小騷逼里好多水呀!—–媽的操的真爽!—小婊子!—-小爛逼好緊!—–噢!—–戳爛你的逼!——戳死你個小婊子!—–噢!—-我操!—操死你!–

因爲林琳躺的這張桌子比較高,狼哥矮胖的身體每抽插一次都不是很順利,于是他抽出雞巴,對林琳說:小騷貨!下來!—–手撐著桌子!—–快!—把屁股對著我!—。林琳剛擺好這個姿勢,他就又迫不及待的把雞巴挺進林琳的體內!

圍觀的那幾個老頭都色咪咪的看著,一個身材苗條的年輕女孩,正在他們眼前被迫擺出最能激起男人野性的性交姿勢,她胸前兩只飽滿的乳方向下垂著,隨著屁股后面的猛烈沖擊而前后晃動。這個姑娘的屁股是那麽渾圓上翹,而她白嫩的屁股正被他們的老大—狼哥用手緊緊掐住,白嫩的臀部肥肉都從他肮髒的指縫間冒出來,而狼哥好像還嫌不夠用力似的抓著,以至于這個女孩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條條他抓的紅紅指痕。

狼哥自己也低頭不斷欣賞,看著自己的粗大肉莖在怎麽樣奸淫這個城里來的年輕姑娘,他越看越興奮,戳進去的力度和深度也越來越大!終于他的龜頭一陣麻癢,滾熱的精液從他的陽具里射出,從他的雞巴和林琳陰道口的結合處流出一大灘白漿,順著林琳光滑的大腿內側流下來。狼哥的吼叫聲終于停息了下來,已經半死不活的林琳被他扔到床上,白白的屁股上是十條紅色的指痕,大腿內側沾滿了混濁的精液。

老二你到是快上呀!—他媽的發什麽呆呀!—快點!—讓俺們看看你怎麽操爛這個小騷逼!—–哈哈!狼哥殘忍的笑著,老二看了這麽久,早就忍不住了,沒有老大的命令哪里敢上,現在他急忽忽的爬到床上,抱起林琳的屁股,讓林琳保持馬后炮的姿勢,然后脫掉了內褲,露出他黑乎乎的陽具!

林琳突然聽到其他幾個老頭發出的怪笑,想回頭看看自己身后到底發生了什麽,一側頭卻看見床邊的大衣櫃上有一面鏡子,正好映出自己手撐著床,屁股翹著的淫蕩姿勢,突然她看見在自己屁股后面正跪著一個60多歲的老頭,他的胯間挺起了一根怪物,黝黑發亮,又粗又長象是一根手電筒!林琳尖叫一聲想逃,可自己的腰卻被身后的老家夥緊緊抱住,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的從鏡子里看著那個老色狼把那根黑色的手電筒頂在了自己的陰道口上,隨后陰道口一陣撕裂般的痛,林琳禁不住慘叫起來:哎呀!—-疼死了!—-不要!——求求你!—嗚嗚—-不要!—-啊!—-撐裂了!—-可身后這個老頭卻興奮的喘著氣,把他那根老雞巴一節一節的慢慢戳了進去。林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陰道里可以容的下這麽粗長的巨物。那幾個老流氓都圍在床邊,死命的盯著林琳的屁股,看老二的雞巴怎麽樣在一緊一退的奸淫著這個曲線玲珑的女孩,生怕漏過一個細節。

女生趴在床上,男人從背后插入的姿勢最容易激起男性的獸性,何況趴在床上的還是像林琳這樣的美女,老二已經顧不得什麽幾淺幾深的插,他幾乎每一下都用盡全力,直到龜頭頂到林琳的子宮口。林琳被他的蠻力頂的全身一前一后的不停搖聳,林琳只覺得屁股被他抓的好疼,陰道里更是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向下垂著的兩只乳房不聽使喚的跟著前后晃

動,扯得她乳根好疼。

林琳情不自禁的呻吟,叫喊起來:不要了!—–嗚嗚!—-人家受不了了!—-饒了我!—求你了!—–快!快停下——-嗚嗚!——好疼!——饒—-饒了我!—-嗚嗚

小騷貨!—-你叫啊!—–老子戳死你!—–噢!—-噢!——–我戳!—–我戳!—–老二在林琳屁股后面興奮的吼叫,一點不像60多的老人。林琳的下體完全被他操翻了,兩片大陰唇紅腫脹大,向外翻開,紅嫩的小陰唇則緊緊含住了老二粗黑的肉棍。老二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雞巴抽插發出的淫聲也越來越大!

老二這樣的猛戳了大概半個鍾頭,一陣快意從他的龜頭傳出來,他再用力的戳了幾下,終于精門大開,濃濃的精液灌進了林琳的陰道里。林琳覺得陰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開始劇烈的抽搐、抖動,熱乎乎的液體流進了自己陰道的深處,隨之像灘爛泥似的倒在床上。

狼哥和老二已經玩過了林琳,剩下的六個老頭早就忍耐不住,一起撲在林琳的裸體上,林琳軟弱無力的躺在床上,只有任由著六個可以做自己爺爺的老頭,在身上亂揉、舔咬自己紅腫脹大的乳房,扒開自己的大小陰唇向深處窺看,最后林琳無力的任由他們擺成各種姿勢,一根根鐵硬的雞巴在自己的陰道里瘋狂的抽動、射精!

一直持續到半夜,這幫老流氓才暫時從林琳身上的到了滿足,可憐的林琳身上到處是男人射出的髒臭穢物,尤其是她嬌嫩的性器官更是慘遭蹂躏。兩只白嫩的乳房上到處是男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張的雙腿間本來緊閉的兩片肉蚌因爲充血多度變得紅腫,向外大翻著,陰道口微張,從里面還在源源不斷的吐出混濁不堪的男性髒物。

狼哥看著癱軟在床的林琳,淫笑著說:這小騷貨的逼可真滑!—干的老子好爽!—-可惜她的逼已經被人先操過—-媽的!—-是個二手貨!騷婊子!老二卻在一旁邪邪的淫笑著:她的賤逼是被人先干過!—可俺敢擔保—這小騷貨有個地方保證是原裝的!—就看老大你願不願意操?!—哈哈!狼哥恨恨的罵道:放你娘的屁!–老子連她的嘴都插了!—她媽的還有哪個地方沒有操?!老二連忙賠笑:老大你別生氣!—我說的那地方就在這小婊子的大腿間。狼哥罵道:大腿間不就是她的爛逼!—-你還要我操她撒尿的洞不成?!這個小騷貨除了撒尿,她還要—-不知道大哥你願不願意操那個洞?老二壞壞的邪笑著。這時屋里的其他幾個老家夥都聽明白了,頓時嘿嘿的淫笑起來。

林琳恐懼的睜大眼睛,看著這8個五六十歲的老頭,他們的粗醜陽具又一根根的突然暴起!可是林琳實在是累的沒有一點力氣,當狼哥從背后抱住自己的屁股時,林琳沒有一點掙扎,她的陰道除了疼已經沒有了什麽感覺,狼哥粗硬的雞巴還是和剛才一樣在自己的下體上摩擦,從尿道口移到陰道口再到屁眼,一遍遍這樣,可這次狼哥的龜頭停在了肛門上而不是陰道口。林琳突然覺得自己的屁眼一陣脹痛,他難道想要從自己的屁眼里插進去??林琳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可那根粗硬的陽具卻在一寸寸的插進自己緊小的屁眼里,林琳用盡最后一點力氣扭動自己豐滿的臀部,可那根滾燙的肉莖卻緊緊插在肛門里怎麽也甩不掉,相反那根雞巴插的力氣越來越大了!

林琳的屁眼在狼哥眼前脹的有雞蛋大,狼哥的雞巴從來沒有進過這麽緊小的洞穴中,噢!—-她媽的真爽!——好緊啊!—-噢!—–狼哥舒服的吼叫著,這次只戳了不到五分鍾,他就在林琳的肛門里狂噴而出,林琳的雪白的屁股上頓時被他射滿了滑膩膩的精液。

其他幾個老流氓再一次一個個的輪流而上,在林琳緊小的屁眼里發泄著他們的獸欲,等他們輪完一遍,林琳的屁眼已經又紅又腫,肛門上更是糊滿了老頭們射出的白色濃精。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兔子只能吃窩邊草
男友和他妹妹曖昧上床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