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與她的繼母 家庭亂倫

美茵,多好聽的名字呀!她是我表姐的繼母。本來我應該喊她舅媽的,但還是稱表姐的繼母好,否則就太彆扭啦。

那是幾年前發生的事了。平常我都是規規矩矩的,對女生從來不多看一眼,因此被哥們認為是性冷淡,那玩樣兒不行,其實他們背地裡都羨慕我,他們知道我是深深地喜歡我的表姐的。

她的皮膚並不白皙,但她的身材很好,從臉到腳,都給人一種健美的感覺。表姐十三歲的時候舅媽就得病死了,這些年都是跟舅舅一起過來的,舅媽死後第四年,舅舅又娶了一位年輕美貌的女子,她就是美茵啦。嘿嘿,一聽到這名字我渾身直癢癢,有時還很害怕。

美茵比舅舅小十六歲,嫁過來的時候已經懷了舅舅的孩子,當然這些外人看不出來,我是仔細觀察後得出的結論。再說舅舅跟美茵來往也只不過幾個月,這麼快就要結婚,肯定是利用肚子關係讓舅舅就範。

舅舅是個機關幹部,後來下海做生意,賺了不少的錢,家裡買了小洋房、汽車,還雇上了傭人打理房間,唯一缺的就是女主人了。我這個舅舅是個死心眼,非要找個跟死去舅媽的人長得像的人不可,所以他買的這座大洋房裡邊就是沒有女主人。當然啦,小女主人還是有的,表姐特早熟,十五歲時就挺著一對美乳在洋房裡走著,還不時地對請來的傭人發號施令。我們在一個中學讀書,所以經常碰面。我的一些同學經常問我那個跟你打招呼的人是誰,我總是對他們說那是我的女朋友,我生怕我說她是我表姐,他們就會不顧一切地去追她。

表姐一年四季最喜歡穿的是露背的背心,雖然有時冬天很冷,但她一回到溫暖的洋房,立刻會把身上的衣服脫掉,只穿一件背心,她說這樣舒服些。要是在夏天那就更不用說了。

表姐十七歲時的那年夏天,我來她家複習功課,因為成績差,所以整個夏季要把功課補上。但是我們家沒安空調,我們那個城市天氣又太熱,只好到表姐家避避暑。

我剛進門,就覺得一股涼氣襲來。

「張媽,我表姐在嗎?」我問那個女傭。

「在啊!你是來複習功課的吧?孫先生昨晚說你要來,要我替你給收拾個房間,你先把東西放到那裡吧。」說完,張媽領我來到客廳後邊,上了樓梯,來到二樓靠近走廊的一個小房間。

「嘿,這裡真不錯。」我差點叫出來,這個房間好像專門為我設計的,牆上貼了好多張美女圖片。

「張媽,這些個圖片都是哪來的?」

「孫先生的一個朋友來這兒住了幾次,大概是那人貼上的。」

「是個男的吧?」

「是個女的。對了,我要替小姐準備午飯,你還沒吃吧?」

我點了點頭,心裡卻在想著︰「是個女的,該不會是老舅舅的秘書或者情人吧?」

我把自己的背包放在椅子上,把自己帶來的排球往床下一塞,出了房門。假期還長著呢,反正剛來第一天,先休息一下吧,我是這麼想的。

走廊邊有一戶小門,直通二樓陽台,我想看看外面的風景,所以就推門走到陽台。

這個陽台挺大,而且這裡的景緻是不錯,尤其是能夠看到對面江邊的燈塔,我從小就喜歡當個水手的呀。不對,我是要當船長的。總之,一出陽台門我就被這燈塔吸引住了,要是在晚上,那會更美,到那時它便會成為黑暗中的光明,點綴著江上的夜空。

當我正在欣賞外面美景的時候,只聽右側傳來一句話︰「怎麼,小水手,剛來就不同我打招呼?」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表姐,她正躺在一張白色的臥椅上,戴著一副太陽鏡,穿著她一直喜歡的那種露背比基尼,享受著日光浴呢。表姐的身材真是無話可說,勻稱的身體、修長的雙腿、纖細的腰身、豐滿的胸部,特別是今天穿的是黃色的,在陽光照耀下顯得特別性感,尤其是她的胸脯,在衣料的包圍下顯示出非常清晰輪廓線條,尖尖的乳頭像是要刺破件比基尼了。

「哇,你怎麼在這兒?」我實在沒話可說。

「你過來。」表姐叫道。

我走上前,問道︰「什麼事?」

「你來我家真的是學習,還是想遛出來玩的?」

「當然是學習要緊。」

「哼,你老實點,姑媽說要管著你,免得你又要留級。」

「我什麼時候留級了?偏偏加個『又』字。」我反駁道。

「怎麼,你不聽我的?這裡可是我家,不是學校。」表姐拉高了嗓門,把太陽鏡摘了。

這時候我眼睛直盯著她看,雖然這些天她的臉上的雀斑好像又有些增加了,但她 縫著眼的瓜子臉十分地可愛。

「真的是學習嘛。」我的眼睛還是盯著她看,但視線卻落在了她的胸脯上,大概剛才她說話帶了勁,這回胸脯呼吸有力,在比基尼的包圍下那對豐乳正有力地彈動著。當然,我沒看多久,我是生怕表姐一發現我在吐口水,她要趕我走,再說要是看久了,自己下邊這個東西要是挺起來會很難堪的。

「你都在學校裡做什麼呀?該不會天天圍著女同學轉,把功課忘了吧?」表姐笑著問。

我有點急了,脫口說了一句︰「沒有沒有,除了表……」我終於忍住了,我本來想說「除了表姐的」,但那樣不就全露餡了嗎?好險。

「除了什麼,你說呀,表什麼?」表姐追問著。

「沒有表什麼啦,就是表示我不喜歡早戀。」

「哦!」表姐遲疑了一下,把太陽鏡又戴上了。

我趁勢說自己要去學習了,瞟了一下她的胸脯,走出陽台。

兩點多鐘,我們開始進午餐。表姐沒換衣服,坐在我對面。我們那裡中午吃得很隨便,再說又是夏天,吃多了會覺得熱的。表姐家的冷櫃裡藏了許多的椰子汁,我最愛喝啦,於是就要了好幾罐那到餐桌上。

表姐開始說話了︰「你這麼喝,小心得病喔!」

我挺納悶的,這些東西喝多了也會得病?肯定是表姐也愛喝這玩樣兒,捨不得都讓我包了。

我站起身來,拿著一罐椰子汁走到她面前說︰「給你。」

「嗯,這還差不多。」表姐微微一笑。

她在低頭吃著糖醋魚,我站在她身邊,眼睛朝下正好能從她的乳溝看見裡面跳動的東西。不對,是我的心臟在猛烈跳動。

「你老是站在我身邊幹嗎?這是張媽專門做給我吃的糖醋魚,你也想分一點嗎?」我隨便地點了點頭,表姐笑著說︰「看來男孩都愛吃腥啊!」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難道表姐知道我剛才在看她的裡面嗎?我坐回原位,低頭扒飯,一口飯一口椰子汁,很快把它們吃完喝完了。

這裡真是不錯呀,有個女傭,飯有人做,吃完了還有人替你清桌洗碗。我暗想︰早知這樣,早搬來就好了,不用天天被媽媽催著洗碗。看看我的手,都是讓那些該死的冒牌洗潔精給洗壞了,粗粗糙糙的,後來練就了一隻手洗碗,這才使左手倖免於難。這也是我不願跟女孩子握手的原因吧,那手太粗糙了,女孩子縮回去那多尷尬呀,除非她伸出左手跟我握。

表姐吃完了躺在沙發上,她的皮膚已經曬得很黑了,就是有時候會露出那些被衣服包著的部份,還是很白的呀。其實我不喜歡兩色皮膚,看起來不太自然。在夏季的海濱經常看見有人把胸罩脫了,露出白白的奶子,這些人好像平時不常脫掉,圓圓的奶子都變成三角的了,所以特難看。

表姐見我在看她,笑著問︰「怎麼,在學校裡還看不夠啊?」

「那時都穿著校服啊,怎麼能看得全面呢?」

「小鬼,什麼時候也學著這麼下流啦!」

「不小了,都十五了。」

「是嗎?看不出來。」表姐諂媚地笑道。

我不由地看了看自己,發現下邊有點挺起。我的媽呀,真出醜。

「你還不去學習嗎?」

「我這就去。」我見表姐給了我個台階下,便趁勢溜走了。要是再遲那麼十幾秒種,那東西肯定要挺得高高的頂著褲子,到時候走起來既難看又不方便。

回到自己的房間,真是很涼爽的一間屋子,我躺在床上,眼睛看著周圍貼著的美女圖片。這些圖片都還很新,除了幾張照片沒露臉外,其餘的都是同一個人的照片。這個女人大概是個模特兒吧,看她的身材也挺高的,大概跟自己差不多高。嗯,現在的女孩都挺高的,表姐就一米七,這個女人比她還高,就是比表姐要成熟。我不是指身材喔,表姐的身材早已豐滿,只是臉蛋還是孩子樣。

這個女人會是誰呢?那天晚上我一直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所以睡不著。該死,本來好好的一間房子,被貼上些圖片,弄得我學習都無心,還是到陽台上看看燈塔吧。

這裡的夜景真比白天更迷人。江上的行駛著的輪船已很少了,一些個小漁船停靠在岸邊,船艙內點著等火,船隨著水浪輕輕顛簸,燈火時明時暗,像是在演奏燈光夜曲。我想,要是能在船上唱些個歌,或著彈彈曲子,那該是挺美的一件事。最好就是圍著一群煙花女子,飲酒賞月,那就能體會到蘇大詩人的風流了。

想到這兒,我有點渴了。這時表姐從我身後走來,說道︰「怎麼,在這裡看星星呢!」

我回過頭來,見她穿著輕薄的睡衣,頭髮鬆散的樣子,就問︰「怎麼,你也睡不著?」

「隔壁太吵了,怎麼睡啊!」

「哪裡?我都沒聽見。」

表姐答道︰「你當然聽不見了,你的房間在走廊的另一邊嘛!」

我問︰「是什麼聲音那麼吵?」

「也不是很吵啦,只是聽著受不了。」

我更好奇了,在我的追問下,表姐把我領到了陽台的另一角,向一處指去︰「就是那兒。」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一看,原來是一排窗戶,窗簾已經拉上,裡邊燈還開著,從窗簾上可以看到兩個人影在有序地做著一些動作。

「那兩個人是誰?在舅舅的房間裡做什麼?」我問道。

「你是裝作不知道還是就是不知道?那是我爸在跟一賤女人玩遊戲呢!」

「啊,舅舅找到新舅媽了?」我差點叫出聲來。

表姐說道︰「哼,不要說早了,我非把讓這事搞砸了不可。」

「那為什麼?」我問。

「為我媽,她死了五年都不到,我爸成天跟女人來往。」

我正想說男人都需要女人的,可還是改口說︰「舅舅不是一直不娶嗎?這還不是思念著舅媽。」

「嗯,這倒是真的,我爸就這點好,不過他跟這個女人好像分不開了,以前有過三個,都是交往幾次就吹了,這個已經好幾個月了,我怕要出事。」

我心想︰原來舅舅還是玩過不少女人啊!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問她。

表姐搖搖頭,低聲道︰「眼下還沒好辦法。」說完,表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早了,早點睡吧。」

表姐離開的時候我又看了看那排窗戶,燈已經熄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比較早,在樓下客廳看到了舅舅和那個女人。當時我吃驚不小,原來我房間的照片都是她的。我不敢正面地看她。

舅舅先同我打招呼了︰「昨天太晚了,所以沒跟你打個招呼。」舅舅還是那麼客氣。大概他看出我有點疑惑,沒等我開口,就接著說︰「這是吳阿姨。」

本來初次見面總是要握握手的,但是我的手太粗糙,不敢去碰阿姨的手,所以我就鞠了一躬,說了聲︰「阿姨好。」

那個女人笑了︰「嗯,是阿華(我的小名)吧?孫先生說你長得很帥,果然不假。」

我聽她在誇我,很是高興,這表姐就沒這麼誇我,於是我對眼前這位阿姨頓時產生了好感。吃早餐時,我一直偷偷地望著這位阿姨,我發覺她比那些照片上來得自然、美麗。當我把目光轉回來的時候,我突然看見表姐在盯著我看,這時真的是四目相對,各自臉紅。這少男少女之間恐怕就是這麼回事。

舅舅跟那位阿姨都上班了,大房子裡又只剩下三人,我回房複習功課了。大概兩個小時後,我出去解手,完後剛想離開,發現隔壁浴室有水的聲響,會不會是有人忘了關水龍頭了?不會,是有人在沖涼,而且門並沒有關嚴,露出一條小縫來。

我從門縫裡往裡一瞧,那是張媽,全身赤裸,一手搭著脖子,一手用海棉在擦身子呢!張媽雖然快五十了,但身子還是繃得緊緊的,只是她的奶子並不大,所以不十分好看。我在外頭一聲不響,只等她把身子轉過來,看看她的下身怎麼個樣子。

正當張媽要轉身的時候,我的耳朵痛得利害,但我還是忍住沒叫出聲來。抓住我耳朵的正是我表姐,她穿著一身健美裝,只是下邊沒有穿長褲。她就這樣把我一直從樓下拉到樓上,從走廊拉到陽台。

「說,你剛才在做什麼?」表姐露出她的兩個兔牙問道。

「沒有啊!我什麼也沒看見。」我想狡辯。

「你是沒看見,我都看見了,要不要我去告訴張媽?」表姐奸笑道。

「別別,我求你了,要是這個夏天再不把功課補上,我就全完了。」我實在有點著急了。

表姐「咯咯」地笑了︰「那好吧,我暫時替你保密,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就一個?」我問,因為女人就愛得寸進尺。

「放心,就一個。」

「那你說吧。」

「我要你聽我的。」

「這就是你的條件?」

「怎麼樣?」

「沒怎麼樣。」我答道,心裡卻想著︰這個女人真狡猾,她這一個條件就是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但不管怎樣,先度過這個暑假再說。

她終於把手放了,「來來,替我搓搓背吧。」表姐嬌聲喊。

「好的。」我捂了捂自己的耳朵,然後看了看趴在涼椅上的她,給她按摩起來。

表姐的皮膚真是很有彈性,我的手一捏,鬆開的時候皮膚馬上復原。

「表姐,聽說你參加了校健身體操隊,是不是真的?」

「有這麼回事,今秋十月藝術節還要上台表演呢!」

「要到十月份才能看到。」我歎了一口氣。

「怎麼,你想早點看到嗎?」

「那當然了。」

「那我就給你表演幾招。」

表姐從椅子上爬下,穿著拖鞋,先是在陽台上來回走動著。突然她來了個原地根鬥,把我嚇了一跳,而後我鼓掌道︰「好!」

表姐看這我這麼捧場,當然動作越來越有風姿,越來越妖媚了。只見她扭動著小肥臀,細腰帶著上身來回搖擺,還不時地做著彈跳動做。我見椅子旁邊正好有台收錄機,便打開它,裡邊頓時傳出快節奏的迪士科音樂。在它的伴奏下,表姐的動作更有勁,她的雙乳更是此起彼伏,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下。我呢,早已半躺在涼椅上,手捧著旁邊表姐還未喝完的椰子汁,邊喝邊看,盡情享受。

漸漸地,我的眼睛閉上了,只有耳朵還開著。

大概就這麼持續了三十秒鐘,音樂突然停止了。


喜歡就讚一下!!!
6 3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姦淫俏媳婦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