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腰臀翹的岳母 家庭亂倫

夏天來了,熱得人不想出門。可是我還是坐上了飛機,而這次的出門全是家裡的兩個美人兒催促的結果。

「把你岳母接過來住幾天,她一個人怪寂寞的。」媽媽和我辦事時說。

「老公,讓我媽在這邊先住上幾天,等大哥他們回來再說,行不行啊?」小麗的嬌吟在耳邊迴響。

我左手摟著哈哈哈細腰、右手捏著小麗的大奶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兒們,誰和哥去一趟?」

「格格……」娘倆兒笑了,一個摟著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運動,另一個用奶子摩著我的後背。

「我們誰也不去。」媽媽咬著我的耳朵,算是回答。

我拍了拍她的圓屁股,哈哈哈身子擺動起來:「小倫,你知道現在舞廳需要……嗯,小畜生……嗯……」

「需要什麼?」我的手在哈哈哈屁眼揉起來。

「小……倫,別……亂動,媽……嗯……媽又癢了……」

小麗從後面攬住我和哈哈哈頭,浪聲浪氣的說:「需要你的兩個美人支撐,很多人都在等著我們。」

「……啊……」

坐在飛機上,想著兩個美人兒床上的樣子,心裡竟然湧動著一股慾火,我是越來越離不開她們了。

事先電話裡已經告訴了岳母到達的時間,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所以約定她舉個尋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見到岳母了,心裡竟有些緊張。

過了安檢,候機廳裡舉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張望著,一個女人靠過來,藉著她手裡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肉棒:「先生,喝杯茶好嗎?」

「請不要這樣,我有要緊的事。」一邊說,我一邊尋找著。

岳母可能是記錯時間了吧?我往出口處走去。

「大哥,價錢你說好啦!」女人跟著我往前走,胳膊緊挽著我,身子就勢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傳來陣陣香氣,身若無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

接機的人漸漸遠去,難道岳母真的忘了時間?

「大哥怎麼樣?」女人貼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經意的蹭著我的下面:「你的雞巴可在點頭了,格格……跟我來吧,嗯~~?」

在她的挑逗下,雞巴頻頻高舉。

岳母不知什麼時候會來,要不就先打一炮?

「多遠?」我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奶子上,又軟又挺,看來是真傢伙。

「不遠,我家就在前面,來吧大哥!」

飛機起降的時間一過,路上的車少了起來,等了半天也沒等到,迎面開來了一輛公車。

「大哥,咱們坐公車去吧,一會兒就到。」

「那好吧。」

我們來到車旁,剛要往裡上,「是小倫吧?」從車裡下來一個女人。

「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連衣裙,中等個子,看起來不像是我的岳母,因為她看起來只有四十歲。

「車誤點了。你……你們?」她指著我身旁的女人問道。

「大哥,快走吧!車快開了。」身旁的女人拉著我的手往上走。

「我不去了。」

「不去?」女人不高興了:「剛剛講好的。大姐,你可別搶我生意呀!」這個女人真是膽大,這話也能說出口。

「你說什麼?我是他媽!」岳母兩手叉腰,大聲的喊道。

「你……」女人還要說什麼,車子已經關門開走了。

「小倫,什麼時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著我,還好,她沒有提剛才的事。

「我到了半天了,剛才……」初見岳母竟是這個情況,真是讓人不好意思。

「沒事的,這種事常有的,先到家再說吧。」岳母帶著我走過公路,這回還算不錯,一會兒就來了輛公車。

由於的士很少,車上可是火爆,別說坐了,連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擠滿了人,好不容易給她找了個扶手的地方。

「小倫,你也扶著點兒吧,這條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個小地方,我用左手抓住欄杆,車真的一晃一晃的。

「媽,真是擠,您沒事兒吧?」她前面還站著一個小孩兒,手放在欄杆上,身子就成了一個弧度,翹起的臀部緊緊地貼在我的下身。

我的身子同樣前傾,整個身子幾乎都和她連在了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話,就好像是後背插入的姿勢了。

「劉姐,你去哪兒啊?」座位上有人和岳母說話。

「我接小麗的對象,你今天休假吧?」

真是女人的天性,都這麼擠了,還有聊天的興致。

「是休假,到南頭買點兒東西。唉,這個破路。」

車子重重的晃著,隨著波動,岳母的身子跟著擺動,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我的雞巴上,挑逗得它已經勃起了。

岳母的裙子很薄,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雞巴的頂端不時的進入到她的臀溝裡面,每進入一次,她的身體就擺動得大一點兒。

「啊,真擠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輕哼著,兩條大腿往兩邊稍微分開。

「媽你沒事吧?要不咱下車走得了。」我擺正了身體,雞巴隔著衣服深入到她的股間。

「噢……不用,一會兒就到了。」岳母的身體一抖,大腿往裡一併,雞巴被她夾了個正著。

「這小伙子還挺懂事,小麗可找了個好對象。」

「是不錯。小倫,你……扶著媽點兒,車太晃。」

扶?哪裡能放下我的手。想來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媽,這樣行嗎?」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頂得更緊了。

「比剛才好多了。老張啊,買到什麼好東西沒有?」

岳母默許了我的行動,我的手漸漸地下移,整個手掌貼在她的大腿上。

真是豐滿!雖然在公車上已做過多次實習,但這麼豐滿的大腿還是第一次摸到。

「買了些用的,沒想到今天這麼多人。」

「媽,還有多遠?」再這麼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車上。

「沒,沒多遠了,啊……」

「啊……」

車子一個急轉,全車的人大叫起來,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欄杆,手一鬆往我的身上靠來:「小倫……」

「媽!」我左手抓緊欄杆,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壓在她的乳房上。

「小……」岳母抖了起來,屁股一前一後的頂動,「媽……」雞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後,一下噴了出來。

「……」岳母回頭看了我一眼,她的臉紅紅的。等車平穩之後,她又自己扶著欄杆,大口的喘氣。

好不容易到了站,我們走下車來,我的褲子上濕了一塊,她的裙後也有一片印跡。

「小……倫。」她看了一眼我的褲子,把提袋遞過來:「你先用這個擋著點兒,到家後再換吧!」

「媽,你真好!」

「小壞蛋,到家再跟你算帳。」

我用提袋掩著褲子,和岳母並行著到了家。

岳母打開冷氣機,對我說:「小倫,你先坐會兒,我得換件裙子。」

「媽!真是對不起,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岳母的臉一紅,沒敢看我,用手拉著後面的裙子,雖經一路風乾,裙子的上面還是有一圈發白的印跡。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勻襯的小腿,她穿的是淺灰色的絲襪。

「小倫,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發覺我在偷看,不依的數說著。

「媽,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車子太擠了,再說……」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翹,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嗎?

「還說呢,這裙子非換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裡面換衣服。

我的褲子前面濕了一大塊,風乾後乾巴巴的,這個樣子若是被家裡的娘倆看到,一定會笑成一團,但要是讓她們知道是岳母的功勞,說不定老媽會掐死我。

正在胡思亂想,岳母從裡面出來,手裡拿著一件灰色的短褲,腰帶還是鬆緊型的,扔給我說:「小倫,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著。」

「媽,這……」這樣子要穿回去,說不定連飛機都上不去。

「這什麼,你的那地方都那樣了,快脫下來,一會兒我給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說的打開另一間臥室:「快點兒,看著都噁心。」

「那,媽今晚咱還走不走?」

「這樣子怎麼走?再說,你沒來過這兒,我明天帶你轉轉。」岳母替我關上了房門。

我把褲子脫下來,提上那條短褲,心裡舒服的做著計劃,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讓我……

推開房門,哪有她的蹤影?

「媽,我換好了。」

「……」沒有人回答,我大聲的叫道:「媽!媽!」

「我在洗手間。」岳母的聲音小小的,生怕別人聽到似的。

不知是在小解還是大……這樣想著,竟不覺的朝那邊走過去。

「小倫,你站在這兒幹什麼?」岳母拉開門,對著站在門口的我說。

「哦,沒什麼……」我擺弄著換下的褲子:「我想找地方洗洗它。」

褲子被她一把搶過:「不用了,你到客廳看會電視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對我的話表示懷疑。

「媽,我真的沒想做什麼。」

「你這孩子,啥想什麼?」岳母拿著褲子朝後面走去,她剛剛換上的是一條米色的筒裙,後面的開衩很高,走動間,裹著絲襪的小腿若隱若現,向上看去,屁股明顯的凸起,隨著前進的腳步,臀肉美妙的顫動。

「媽,我自己來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讓我洗,看看總行吧?

「不用,還是我自己洗好……」岳母打開洗衣機,裡面還有她那件裙子。

我只得自己回到客廳,看起了無聊的電視節目,媽媽打過電話來,問了問這邊的情況,岳母和媽媽說起我時,還特別的稱讚了幾句。

吃過晚飯,岳母帶著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格外的好,不時的問起媽媽和小麗,說著小麗小時候的事情。不知不覺,走到一家電影院門口,沒想到她還是一個電影迷,還說自從小麗大哥他們去俄羅斯後,就一直沒看。

「媽,那我們今天就看一場,我也很久沒看了。」反正在家也沒意思,看看電影可以打發時間,我拖著她到裡面買票。

「小倫,這裡很亂的,」岳母跟在我的身後:「平時都是你大哥帶我和你嫂子來。」

「亂也沒事的,咱們可買個包廂啊!」

「不是,買前面的票好一點兒。」

怎麼會?在包廂裡看電影又沒人干撓,亂也不怕啊。岳母沒有細說,我已搶到了前面。

看電影的人不是太多,很方便的就買到了票,看到我買的還是包廂,岳母有些不太情願:「小倫,你不知道,包廂裡才亂呢。」儘管這麼說,她還是和我在包廂裡坐下來。

電影還沒有開始,裡面也很安靜,「沒事啊,你看在咱們坐這兒看又沒人搗亂。」我不解的問她。

「現在不亂,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她的臉竟也發紅了,真讓人搞不懂。

坐下來沒多久,電影就開始了,從隔壁包廂裡傳出男女的對話聲:「大哥,吹出來兩百,要是打炮就得三百。」

嗯?還有這種事?我不解的看著岳母,她好似沒聽到一樣。那邊又傳來男人的聲音:「錢好商量,但我得先驗驗貨。」

「大哥,不會騙你的,你看……」接著又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脫衣服,這是什麼包廂,這麼輕的聲音都可聽到。我揚起手,想敲敲牆圍,卻被岳母一下抓住:「小倫,你別惹事。」

「媽,我想看看牆壁是什麼做的。」

「哪是什麼牆壁?只是薄薄的木板。」岳母小聲的告訴我:「他們的話能聽到,咱們的他們也聽得到的,這邊的人都狠,你可別惹人家。」

哦,原來是這樣,我又細細的打量這個包廂,又小又窄的,兩個人坐在沙發上面,就得擠著身子,真想不到還有人能在這裡打炮。

「確實是真的,還不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著,好像在說女人的奶子。

「就是嘛,現在做這行的太多,誰敢騙人啊,大哥,是吹還是打?」女人的聲音嬌滴滴的,跟著又傳來脫衣服的聲音。

「先吹後打,嘿嘿……」

隔壁的動作看來要開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銀幕,由於我們緊挨著身體,她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目光,輕聲的叱責道:「小倫,好好看電影。」

「媽,他們在幹什麼?」說著,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輕輕的攬住她的細腰。

「小倫,你別亂猜,不聽我的話麼,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岳母不敢扭頭,這麼近,一動身子倆人就能碰到一塊兒。

「媽,我真不知道這樣的。」說著,我的手又用了用力,只一攬,就差不多環過來了。

「咳!咳!」岳母乾咳了兩聲,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讓我拿開。

「大哥,你……你輕點兒,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吹上了,男人或許是在壓她的頭:「你也含深點兒嘛,老是在頭上親,不過癮的。」

「嘖……嘖……」

「這樣就好多了,再……含深點兒,哦……」男人粗聲的喘著氣。

聽到隔壁的聲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來,就勢壓在我手上,漸漸的抓緊。

「媽,他們真膽大啊!」我抓摸著岳母的小手,她的手心裡都有汗了。

摸了幾下後,她想抽出去,卻被我攥住,「小倫,你這麼用力幹啥?」岳母盯著銀幕,把另一隻手附在我的上面,她的身子也稍稍的靠過來,頭髮貼向我的臉。

「大哥,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邊喘氣,一邊向男人提著建議:「你雞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

「他媽的你還真騷啊,小穴兒水汪汪的,」男人想來是個幹家,出口都不尋常。

「小……倫……」岳母抓著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動。

「媽……」我兩手環抱住她的細腰,等著她說下一句。

「咱們,咱們……回去吧。」

「媽,電影剛到一半兒,還是看完了吧。」

「這兒……亂啊!」岳母掰著我的手,想要站起來。

「啊,大哥!你別壓我呀,你雞巴這麼粗,撐得發痛……」隔壁的女人大聲的叫嚷著。

「小……倫……」岳母好似受到了驚嚇,身子軟軟的向呵呵來,「媽,沒事的,有我呢。」說著,手一用力,她的整個上身就偎到我的懷中。一股淡淡的香氣傳過來,岳母還用了香水。

「小倫,別抱媽,我自己可以。」嘴上說著,可她的身子卻沒有反應。

「媽,這裡沒人看見的。」我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誰讓你慢吞吞的,竟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來有些火氣:「你要是不好好套的話,我可不給錢啊?」

「大哥,不是我不套啊,總得慢慢來吧。」女人的口氣軟了下來:「我自己來,你別往上頂……啊……啊……」

「這就對了嘛,你的夾那麼緊,是不是想讓我快點洩……」

「不是啊……是你傢伙大……啊……真是大雞巴……」

聽著隔壁幹穴的聲音,岳母在我懷裡安靜下來,兩眼盯著電影,小手卻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經意的一抬,把我的手壓在臀下。

「媽……電影不錯啊……」我湊近岳母的耳朵,小聲的和她說話,下面的手往上輕輕的頂了頂,她的身子微微一擺,然後屁股又用力的壓在我手上。

「嗯,小倫,你也看看電影嘛。」岳母沒反對我下面的進攻,用手拍著我的膝蓋:「這片拍的是不錯,嗯,嗯……」

「他們在這裡辦事,就沒人管嗎?」

「胡說什麼,我怎麼聽不到?」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繼續看她的電影。

「大哥,使勁兒,啊啊……好…舒服啊……」

「好,夾得大哥也爽,噢……他媽的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個高潮,叫聲伴隨著「啪!啪!」的撞擊聲傳了過來。

「媽,你真聽不到?」說著,下面的手跟著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溝處挑動,「小……倫……」岳母緊緊的並住大腿,把頭仰靠在我的肩上:「咱們還是回去吧!嗯……媽不想看了。」

「再一會兒就完了,還是看完後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襠上,短褲的料子很薄,她應該能明顯的感覺到狀態。

這次她沒有拒絕,在上面悄悄的一按,一下就抬了起來:「小倫,這裡太擠了。」岳母動了動,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媽,您要是累的話就靠在我身上好了。」一面說著,兩手一搬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掙扎半是配合的側坐在我的腿上:「媽,這樣是不是好一點兒?」

「嗯……」岳母的手輕輕的抓住雞巴,盯著前面說:「只是……」一面說,她的手竟跟著滑動。本就膨脹的雞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筆直的翹起來,把短褲頂成了一座小山。

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媽,只是什麼?」這麼好的機會豈能放過,我在下面捏住她一掇臀肉,岳母一面扭擺著,一面輕輕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倫,你不要使壞……」

隔壁的遊戲到了高潮,肉體的撞擊聲伴隨著男女的淫叫傳過來:「大哥……哦……加油……」

「好……騷,你真浪啊……再叫兩聲好聽的!」男人粗聲的叫嚷,然後是「啪!啪!」的拍打聲,可能是在打女人的屁股。

「啊……大哥,好大哥……啊……」

在這樣的環境下還看什麼電影?岳母側頭瞄向我的下身,我裝做沒看到似的用力挺了兩下,雞巴頂著短褲跳動。岳母發現了我的不軌:「小倫,你可要注意點兒。」

「媽,我怎麼啦?」

「你自己知道!」

「我真不知道,難道和岳母看電影也不對嗎?」

不知她是真生氣還是假的,又要掙脫出去。

「媽你別這樣,我有什麼不對您就直說嘛,我一定改!」我繼續環住她的細腰,任由她在懷裡扭動。

「你看看你的褲子,有你這樣的女婿嗎?」岳母指著我的下身,臉卻轉到前面:「你自己說,這樣對嗎?」

「這……我也不想這樣的,」我貼向她的耳邊,小聲的說:「誰讓他們那麼大聲,再說我岳母又……」說到這兒,偷偷的觀察她的反應,岳母注視著前面,好像根本就沒聽到我的話。

看來她是真生氣了,我從下面想抽出手來,岳母卻不動,柔軟的美臀故意往下壓,突的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麼啦?她礙著你了?」

「她沒礙著我,但是她有責任的。」我含住岳母的耳輪,用力的吸了兩下:「誰讓我岳母這麼迷人,又誘惑人、又吊人味口的……」

「小倫,你這壞孩子,看我不告訴小麗!」岳母不依的側過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輕輕的捻動,抿嘴笑著說:「你再壞,我就回家了。」

「媽,我說真的,你真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視著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讓步的瞪我,對視了有半分鐘,見我並不閃避,又哄我道:「小倫,摸歸摸,可不准亂想啊!」

岳母長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人不可侵犯,一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微微的上翹,眉眼間別有一番風情,看得我食指大動,左手用力一攬,照著她的臉蛋親過去。

「小倫!」岳母嬌聲的叫著,小手往臉上一蓋,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順著手背吻向手指:「媽,你手也很美。」

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來:「這是什麼女婿呀?連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

「誰讓你那麼誘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幾下後,又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傢伙上:「媽,你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給我找一個替身……」

「你敢!」岳母放下了架子,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訓我說:「你要找小姐的話,我就報公安抓你。」

「那我可不敢了,只要媽給我抓幾下就行。」

找不找小姐已經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懷裡偎著,小手在雞巴上磨擦,這樣的東北之行對我已經夠了,只希望能讓她摸上一夜。

隔壁的炮火悄然結束,電影也終於完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與欲之間掙扎,岳母拉著我站起身,朝著出口走去。

回到家裡,已經是十一點多了,關上房門,我從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邊要求:「媽,我受不了了。」

「快點兒放開我,哪有姑爺這麼對丈母娘的?」岳母大聲的喘氣,心裡想必也在掙扎。

「媽……真的不行麼?」

「小倫,摸也讓你摸了,射也讓你射過了,放過媽吧,我……」岳母掰開我的手,獨自跑到臥室裡。

「媽……」我跟著往裡走。

「小倫,你別……別進來……」岳母無力的躺在床上,紅著臉,求救似的說道。

看來是不可能了,我脫掉背心,走到浴室裡沖涼,心裡亂亂的,不知該怎麼辦好,她畢竟是我岳母啊,真要是讓她生氣,不僅得不到老婆,就連媽媽也會不滿。

我把水溫調低,用水沖洗著肉棒,想讓它快點冷靜下來,可卻無濟於事,腦子裡滿是岳母的倩影,回憶著在公車上的感覺……洗了有半個小時,岳母該睡了吧,我只穿上內褲,悄悄的從裡面出來,是該睡了。

拉開浴室的門,把我嚇了一跳,岳母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褲,站在門口。

「小……倫……」岳母喘著氣,凝視著我的眼睛。

「媽,您……」她總是忽冷忽熱的對我,讓人不敢亂來。

「抱……抱我到床上去……」

「媽……我明白了。」我奔向岳母,橫著把她抱起。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繼續說:「你不是想我嗎?那就快點兒……」

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騎到我身上來:「小倫,你這壞女婿,氣死媽了……」岳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讓我幫她解下來。

米黃的胸罩下面,一對渾圓的奶子呈現在眼前,隨著她的身子抖動,「媽,你的奶子真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著氣說:「小倫,你舔舔……」

我含住她的奶頭,舌尖圍著乳暈劃圈:「媽,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

岳母回手探到我內褲裡面,小手攥住雞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這壞姑爺害的,在車上就……射我……」

「媽你別怨我了,還不是你的屁股又圓又翹的,還老是夾我。」嘴裡含著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著她的絲質內褲頂在小穴上。

岳母扭動纖腰,小穴磨壓著我的手指,嘴裡卻不饒人:「還說呢,就是……再翹,你做女婿的也不應該,哦……小倫,你真是我的剋星……」

「媽,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嘛!」我用手拉下她的內褲,撫摸著她的屁股說:「媽,你這裡長得真誘人。」

岳母不依的扭動,把雞巴從內褲裡拽出來,小手在上面忙著套弄:「都是你這根東西惹人,在車上就敢幹丈母娘,讓我想躲都躲不開……」

「媽,說真的,剛看到你,我還以為你是小麗的嫂子呢!」

「胡說!我哪有那麼年輕!」岳母受用的脫下內褲,她那屁股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來一陣大摸,岳母笑著躲閃:「這是什麼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亂蹭什麼?」

「媽,你比小麗的還棒啊,再讓我摸摸……」

岳母板起臉來:「你要了我的女兒,還想上我?」

「我怎麼敢上您呢,您上我吧!」

「混蛋!再說,我打你啦!」岳母楊著手,就要打下來。

「那就打這兒好了。」我抓著她的手放在雞巴上。岳母拍了兩下,又板著臉說:「一會兒可不能太猛了,聽到沒有?」

「聽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爺的雞巴可硬了哦……」

「硬了倒不怕,」岳母分開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動:「可別剛進去就軟……格格……」

我的慾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馬的話,真可能讓她摸出來。我半坐起身,拖著她的手:「媽,軟不軟一會兒就知道了,你快點上來……」

「這麼快就忍不住?」岳母促狹的還想繼續玩弄,被我用力拽過,大雞巴頂在她傾著的小腹上,兩手緊緊的攬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著加快:「小……倫,你……輕點兒。」

「媽,再不……上來,我可要射了……」我貼住她的耳根,手在光滑的粉背上亂動。

「那,我自己來吧……」岳母垂著頭,用手扶正雞巴,身子往前一蹭,龜頭正抵在穴口上。

「小……倫!啊……小倫!」她閉著眼,兩手搭在我的肩上,卻不敢往下用力。

「媽,快點兒……快讓我插進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輕揉的捏弄。

「小倫,你可不要笑話……我……哦……」岳母睜開眼,深深的盯著我,屁股前後移動,龜頭撥開濕潤的陰唇,被她的小穴包圍住。

「哦……呼……小倫……脹得慌……」

岳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讓我找到了和哈哈哈感覺:「媽,你別怕,再……往下來……」我搬動著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顫抖著叫喊:「小……啊……慢一點兒……」隨著她的套坐,整根雞巴都刺到裡面。

「媽……哦……你真緊啊……」

「我有幾年……沒有過了,」適應後的岳母開始上下提拉:「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動……」岳母拿開我搬動的手:「讓……我自己來……哦……真舒服……」

「媽你這麼年輕,又性感……怎麼不再找……」

「又再胡說,我都快抱孫子了……哦哦……還找什麼找……哦……」

「媽……那以後我孝順您吧……嗯?」我捉住她的兩個奶子,在上面撫弄起來。

「嗯!嗯!小倫……哦……好小倫……快抱媽……」聽了我的話後,岳母雙手更用力的纏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好……小倫……媽的好姑爺……」

「媽,你也是我的好岳母…哦……夾得雞巴真爽……」配合著岳母的動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隨著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

「小倫,你……不嫌我老嗎?……」

「誰說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裡……哦……她又美又風騷……」

「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這大雞巴的姑爺真……會討人喜歡……」

岳母高興的更加賣力,不住的催促說:「媽的…好姑爺,用力操……哦……好姑爺……」

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了,聲音也變得嗲起來,這更刺激我的慾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遊走:「好丈母娘……你真會玩兒……倫兒的雞巴快爆了……」

「姑爺……哦……好小倫……你丈母娘還未夠……哦……」

「媽,你真能幹……」

「哦……小姑爺,等一下再從後面來……啊……」岳母騎跨在我身上,停止套動,輕輕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半帶嬌媚的說:「從後面來,好不……好?」

她發情的樣子和媽媽一樣誘人,我托住她的俏臉,回吻在她的鼻子上:「好啊,我可以一面幹,一面摸你的美屁股,嘿嘿……」

「臭姑爺……!」岳母嬌嗔著扭了一下我的鼻子,從我身上下來,轉到旁邊趴好,高高聳起的臀部下面,紅嫩的小穴微微張開,誘人的流著淫水。岳母見我看著不動,扭頭說道:「再不進來,我又生氣啦!」

……碰上這樣的岳母,除了大幹之外沒別的選擇,這一夜,也是我自從做愛以來最爽的一次。

本來是說好當天就回的,可這件事我和岳母誰也想不起提它,直到媽媽打了五次電話,我們才不得不坐上飛機。飛機上,我偷偷的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沒想到她竟抬起了屁股……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