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要思危 家庭亂倫

彩嵐最近正為了自己的哥哥--俊傑感到很煩惱。

自從那天她在哥哥電腦看到裡面的A片資料夾跟禁書目標之後,她發現自己很難再正視俊傑。

一想起那些東西全都跟妹妹有關,她就覺得身子一寒。

雖然俊傑平常看起來傻呆呆的,但彩嵐仍然覺得很不安。

到底何時開始這樣覺得,她也不太清楚,只記得是在借用電腦之後就忽然很不安了;彩嵐記得自己當時好像是想拿個新的螢幕保護程式……

比起那個五彩繽紛,閃閃亮亮的小玩意,她對在那台該死的電腦中找到的東西更具印象。

那些什麼淫妹、義妹人偶、血緣姦、睡妹姦之類的八成不是好東西。

一想到俊傑很可能把自己代入那些女角色,彩嵐就覺得汗毛都要倒豎了。

從那天開始,她也盡可能不跟俊傑作太多接觸,盡量找藉口不留在家中以免跟他獨處。

苦惱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彩嵐終於得出了結論:逃避不是辦法。

預防往往勝於治療,很多事情只要在意外發生前好好的處理就不會出現;既然她已經知道俊傑的性癖,那麼自己就不是束手無策。

不知道的,可以瞭解;瞭解了之後,就能夠更好的對應潛在的危機。

彩嵐對自己有著那麼敏銳的危機意識感到慶幸。

不過,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怪怪的……也許是自己關心則亂,想太多了吧。

想定了方案之後,她就開始了行動。

趁著某日俊傑不在家時,彩嵐偷偷溜進他的房間把那些色情收藏品都拷貝了一份。

之後有好一段時間,她都在看那些色色的影片,玩著色色的遊戲,有點害羞卻很認真地研究俊傑在這方面的喜好。

知道俊傑喜歡短裙之後,她很安心地發現衣櫃大半都是牛仔褲;看到不少影片也是貧胸系時,她有點不安地摸了一下小小的尖挺鴿乳;在遊戲中看到妹妹被夜襲後,她每天晚上都不會忘記鎖門。

每次看完影片之後,彩嵐也對身體發燙的自己感到羞恥;從那些遊戲中看到到兄妹間的熱烈感情時,她在感動過後更是感到不安;在研究完俊傑的精選珍藏之後,她更是沒辦法正視自己那個又笨又呆的老哥。

久而久之,彩嵐自問已經大約瞭解俊傑的性趣,卻是未能安心;她的危機意識彷彿在告訴自己應該要更主動些。

微妙的感覺被彩嵐心中的不安壓下。

即使帶有色情成份,資訊也是日新月異;因此,彩嵐開始自行在在網絡上找尋更多相關的遊戲跟影片,務求完全理解俊傑的性癖。

從那時候開始,彩嵐的生活習慣多了一些變化。

她把更多的空餘時間拿去觀賞跟亂倫有關的影片,攻略研究妹屬性的各種游戲,更開始使用豐乳用品以及作健胸運動。

畢竟有備無患,她才不想一時缺乏危機意識而被俊傑有機可乘。

這份緊張感直到她發現胸脯已經大了足足兩個罩杯後,才稍為舒緩。

但是,彩嵐仍然不敢鬆懈;因為她仍然感受到那份盤據在心底的違和感。

所以她開始趁俊傑不在家時,在他的房間內翻箱側櫃。

經過了一段日子的查探,彩嵐已經很清楚俊傑的A書到底放在哪裡,更不用說他的私人物品。

她連俊傑每星期會打幾次手槍都一清二楚。

有一天,她在垃圾桶附近發現了黏糊糊的紙巾團;那陣陣讓人不想觸碰的臭味跟黏濕感讓她久久不敢碰。

可是一想到自己哪天可能會需要面對這種氣味跟體液,彩嵐還是把那個紙團拿走,認真的研究了老半天。

後來,她還覺得只是看看並不足夠,開始把那些精液偷偷拿到自己的房間研究,時而嗅嗅時而碰碰。

那是彩嵐第一次實際用手觸摸跟嗅過男性的精液。

那天她洗了三次手。

經過好一段時間,終於習慣了那陣臭味的彩嵐鼓起勇氣嘗了一口。

那天晚上她刷了三次牙。

雖然感覺很噁心,但她仍然堅持每天偷偷收集俊傑自慰後留下的紙團,努力地習慣精液的一切。

最初她還會感到非常的噁心跟不舒服,可是時間一長彩嵐就發現其實精液也就只是多了一些黏性跟臭腥味,就算吃進口裡也只是難受一下子而已;只要不是特地吃下去的話,她自問還能夠適應。

她相信預防勝於治療;只要先習慣那該死的精液的話,就算被襲擊也不會容易陷入慌亂吧。

雖然彩嵐總會覺得怪怪的,但她相信這只是自己過度緊張而已。

要不是為了保護自己,她才不會碰這種鬼東西。

在那次之後,彩嵐開始頻繁地進出俊傑的房間;也許是沒有留意到彩嵐的行為,俊傑倒也沒什麼反應。

而這段日子,彩嵐的苦行也終於得到了成績。

即使是意外被俊傑的手摸到大腿跟胸側,彩嵐現在也已經不會在意,日常的肢體接觸自是不在話下;雖然現在還是有些羞人,但是她也習慣每天都欣賞兄妹亂倫的色情影片。

但是彩嵐並沒有因此滿足;畢竟男人獸性大發的話可是很危險的事。

所以她開始利用俊傑留下的精液來自慰,讓自己不會那麼容易失去冷靜;雖然自己也感到有點怪怪的,但是她相信應該很有效才對。

經過了一段日子,彩嵐對精液的抗拒感漸漸消失,也習慣了邊嗅著俊傑的精液邊自慰。

有好幾次,她還因為情慾高漲而很自然地舔掉了精液。

這可是一大進步呢!她心想。

雖然味充真的很糟糕,但是為了預防日後可能出現的危險,她仍然堅信這點犧牲應該是值得的。

時間一長,她再也不對自己縮在俊傑床上,嗅著他的精液來自慰這件事感受到任何疑惑跟不安。

畢竟現在她連俊傑回家的時間也大致掌握了,俊傑也呆呆的不會注意到床單有異,所以基本上沒啥問題;好歹是預防的一環,對方的體臭彩嵐自然也列入了考慮中。

不過這份安全感在數星期之後又變回了不安。

前兩天俊傑摔倒時碰到她的身體,而且幾乎把整隻手掌摸在她的胸脯上。

知道那只是意外的她並沒有生氣,但是卻感到意外的不安。

這件事讓她想起一個問題:俊傑如果獸性大發真的動手襲擊,她就算再習慣也是無補於事。

苦惱起來的彩嵐只能再次思考怎樣處理未曾發生的問題。

她需要一個更有效的預防措施。

夜深之時,彩嵐靜悄悄的潛進了哥哥的房間。

任由彩嵐公然走進房間的俊傑毫無反應,看起來睡得相當沉。

深吸了一口氣,她小心翼翼地開始脫去他下半身的短褲。

經過悠長的試探之後,彩嵐已經不對自己預防被侵犯這個想法感到任何疑惑了;而現在她就要進行更進一步的行動,嘗試疏導俊傑的獸性。

力氣小的她一旦被施暴自然無法反抗,但是反過來想的話,讓對方不會主動侵犯自己就好。

所以彩嵐決定暗地裡替俊傑把性慾給全部舒解出來。

好好宣洩掉邪火的話人也會正氣一點……畢竟堵不如疏嘛。

決定了方針之後,彩嵐果斷地刪去大部份色情資訊,只留下一小部份影片作日後的參考;虛擬的東西不能再給予她更多幫助。

輕輕摸上了那第一次接觸的輕垂陰莖,彩嵐有點緊張又有點害羞地開始把玩肉棒。

又燙又硬的觸感讓彩嵐心如鹿撞,有點不知所措。

影片跟遊戲可沒告訴她肉棒堅挺起來是那麼具質感的啊。

忍住害羞,彩嵐小心翼翼地上下套弄著那不知多長的肉棒;昏暗無光的環境加上貌似自己在主動襲擊兄長似的變態行為,讓她感到無法適從。

但是一想到自己不去做就有可能被侵犯,她也只好忍耐下去。

心底傳來的陣陣悸動讓彩嵐無法冷靜。

每當肉棒傳來脈動時,她總會自然地聯想到那些珍藏物的兄妹熱戀內容而滿臉通紅;在手指輕捏肉棒時,她總會因為那火燙的堅挺柔軟而感到錯愕與不知所措。

套弄的速度加快,呼吸有點混濁起來的彩嵐把目光釘在高昂的肉棒上面,腦子滿滿的一片亂,連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胸中火燙的悸動加劇,讓她不自覺地加快套弄著肉棒,嘴唇吐出的熱氣幾乎都打在龜頭上面。

感受到飛濺到臉上那份異樣的火熱之後,她才從恍神狀態中清醒過來。

睡得死死的俊傑射精了,還把大半精液都射到了她的臉上;那份帶著酸臭的甘栗味讓她不自覺地抖了抖。

也許是因為房間不通風的關係吧,她總覺得身體火燙得很。

帶著幾分慌亂,彩嵐把那根該死的肉棒塞回俊傑的褲子裡面之後,逃也似的離開了房間。

隔天早上,彩嵐只覺得自己很難集中精神。

她感到不自在的原因並不止是想起了昨晚根本忘記處理那些還在俊傑下半身的精液;讓彩嵐無法冷靜下來的,還有那粗壯的大肉棒。

肉棒的堅挺,肉棒的火燙,肉棒的氣味,甚至是精液打在臉上的感覺……種種桃色的記錄好像刻在彩嵐腦中一樣來回浮現。

她彷彿還感到自己推住肉棒套弄時那份不明的刺激;那份不明的衝動正在誘惑著著她繼續回憶昨晚的場景。

低頭吃飯,彩嵐努力地不看向應該在發呆的俊傑。

她依稀知道自己做的事有點不對勁;沒事去刺激男性的性慾是玩火一樣的行為,萬一弄巧成拙的話俊傑將會對她作出自己最不想看到的行為。

但是,就是忍不住。

感到臉頰冒起一陣陣火燙,彩嵐有點不自然的大口大口喝著熱湯。

她感到俊傑正在瞄著自己,所以才更不敢看向對方。

還好那個笨蛋老哥並沒有發現她的異常反應。

她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害怕的事情感到興奮;那份不尋常的背德感不止帶來羞恥心,卻也帶來了刺激感。

隔了一個晚上,彩嵐再次潛進了俊傑的房間,把手伸去熟睡中的他。

彩嵐告訴自己這都是為了預防意外而作的事,並非自己在期待什麼。

脫下子彈內褲的同時,那暴漲豎起的大肉棒猛力彈起。

幾乎要甩在她臉上的陽具微微掠過皮膚,讓彩嵐忍不住再次臉紅起來。

好不容易把羞恥心壓抑下去,她才繼續研究那根鬼東西。

彩嵐真的很難弄懂男生的肉棒為什麼在主人熟睡之後會那麼堅挺,被摸的時候居然還會很可愛的顫抖起來。

再次用手掌握住燙熱的肉棒套弄,彩嵐很認真地觀察著肉棒的反應。

她也搞不懂為什麼會對這根早晚可能傷害自己的肉棒那麼感興趣;一想到在昏暗沉默的環境中偷偷摸摸地套弄著哥哥的肉棒,她就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連耳根子都有點火燙起來的彩嵐忍不住用手指把玩那飽滿的玉袋。

或者是房間不夠通風,也可能是別的原因,她只覺得身體開始火燙起來,摸在肉棒上面的手也無意識地加快套弄。

彷彿無意識地想到自己在幹的行為,她的手忍不住加速套弄肉棒,空閒的左手也不住刺激玉袋。

性奮起來的肉棒猛烈地跳動,讓她差點以為手裡的肉棒要爆炸似的。

可是在緊張的背後,有種不能言喻的刺激在推動著她。

對俊傑隨時會醒來的不安,跟對肉棒射精的微妙期待混雜起來。

幾乎忘記了本來的目的,她現在只想看到精液快點射出來。

無光的斗室內,只有手指套弄陽具的肉帛觸碰聲,跟那隱隱約約的黏液蠕動聲在彩嵐的耳中響起。

被那份背德的興奮吹跑了理性,彩嵐有點忘我地刺激著肉棒的各個部位,並在陽具傳來更猛烈的抖動時,很自然地將臉哄過去。

白濁色的汁液再一次射在彩嵐的臉上。

在精液的氣味跟黏稠感觸傳到大腦之後,她才回過神來;有些恍神的她在把俊傑的精液都清理掉之後才離開房間。

臉上陣陣濃烈的異香跟嘴中的怪味讓她無法集中精神。

恍惚之中,她慶幸自己總算記得把精液給處理掉了。

如是者,又經過了一段時間。

晚上,俊傑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小心翼翼地轉動門把,彩嵐偷偷摸摸地竄到俊傑身邊。

熟練地把俊傑的褲子卸下,彩嵐很自然地張開嘴巴含住了怒漲的大肉棒。

一次變成兩次,兩次變成三次,三次之後就變成每天好幾次。

不知不覺,彩嵐在這段時間已經習慣在晚上都替俊傑發散性慾;從一開始用手套弄,到後來加上舌頭嘴巴吸吮,甚至連胸脯都使用起來。

而且,她現在被俊傑碰到身體,也會很自然地回想起晚上的事;每一次她都會覺得身體火燙得很,也總會讓她聯想到性方面的事。

更奇異的是,彩嵐現在已經對被他觸摸到什麼地方都不在意。

幾乎每天,俊傑都會不小心摸到她的胸脯跟臀部;但是彩嵐也發現自己已經對這些意外沒有感到憤怒跟不安,只有害羞。

她還記得俊傑的收藏品裡面,很多女性角色在被侵犯或是屈服之前都有這種變化。

而這種變化越來得頻密,她也在晚上替俊傑打手槍時更加賣力。

而每當自己越主動就會越來越興奮。

畢竟預防勝於治療,彩嵐每晚都讓自己的哥哥射精幾次,並把精液都飲掉或是舔掉,煙滅證據。

為了預防問題的出現,這些事都很合理。

彩嵐這樣子告訴自己。

但是她依稀覺得,這些都不是預防被侵犯該作的事。

隱隱約約……或者該說分明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經跟本來的動機沒有關系,她仍然用著相同的理由忽略掉心底那一絲疑問。

或者說,她無意識地把自己正在幫俊傑自慰這件事給忽視了。

那份久違的違和感再次浮現。

然而到了現在,那份違和感已經無法阻止她的身體。

手指時而把玩時而揉弄兩個肉袋,彩嵐不斷吞吐粗壯的肉棒同時也不停用舌尖輕戳馬眼的裂口,給予最直接有力的刺激。

每感受到肉棒直接傳來的躁動,她就要把精液全部吞下去似的,用力吸吮肉棒。

這樣做的原因,這樣做之後的結果,她有點記不起來。

現在,彩嵐只知道這行為帶給自己很多很多的刺激……混雜在不安跟緊張裡的期待,正一步步點燃著她深處的慾火。

沒有多想,彩嵐順從地張嘴,盡可能地讓肉棒刺進自己的喉嚨深處;雖然嘴巴被肉棒抽插著,但是那份刺激感卻是進一步讓她感到興奮。

不久,她就感受到肉棒傳來的脈動。

怒漲的大肉棒將新鮮的精液射出,流進自己的口裡。

幾乎被大坨大坨的精漿嗆到,彩嵐忍住不適感將濃稠的精液塊吞下;帶著強烈腥臭,比往常還多上不少的黏汁讓她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完全吞下去。

吐出仍然硬挺的肉棒,彩嵐那被白濁色淫汁弄成空白的腦袋卻是無法思考。

看著高昂的陽具,她覺得有必要再做些什麼。

……比如說,進一步的行為。

被身體裡那份火熱的不滿足感給迷亂掉,彩嵐有點遲鈍地開始脫去身上的衣物;除了實際性交之外,她也想不出有什麼進一步的前戲了。

--她想,率先把俊傑的精液給搾乾應該能夠預防自己被侵犯吧。

總比自己被暴力侵犯要好。最少現在自己可以控制力度跟節奏。

嗯,一定是這樣。

思考糊成一塊的彩嵐已經想不出其他理由,所以乾脆選擇相信自己。

用膝蓋跟左手撐住身體,身無寸縷的彩嵐用手指微微掰開下半身的肉縫,一點一點的讓身體下降。

雖然無法看到,但是她很清晰地感受到有一根火熱的肉柱正粗暴地擦過陰道內壁,緩慢卻實在地入侵著她的身體。

用力朝下方一坐,她任由俊傑的肉棒把自己的花徑給填滿,混雜著紅色血絲的淫水亦隨著這動作被擠出。

這過程沒有彩嵐想像中那麼痛;也許是因為淫水很多,減輕了插入時的痛楚吧。

不過,那份痛楚卻讓她腦中的疑問再次浮現。

她最初這樣子做的理由,好像是為了在性癖異常的好色哥哥手上保住自己的處女。

可是她現在卻親自將處女膜給刺破了--而且,是用哥哥的肉棒。

……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才這樣子想著,彩嵐馬上感到刺穿了胯間的肉棒開始猛烈地挺進。

剛浮起的疑問被片片電流似的快感打散,很快就在她的腦海中消失。

雙手不自覺地按在床上,她很自然就開始配合著肉棒抽插進出的節奏擺弄腰枝,讓自己能夠得到更多快感。

那緩慢但有力的猛插彷彿導火線一樣,完全點燃了彩嵐心中隱藏起來的渴求跟衝動;挺動臀部讓肉棒刺入更深處,她已經無法思考到底這件事是對是錯。

身體好熱,好舒服,好想得到更多。

幾乎放任身體動作不去思考,現在的她只想盡情讓胸口那份燥熱感隨著強烈急速的抽插發洩掉。

也許是因為身處這份毫無阻隔的全面接觸,她甚至感覺到肉棒的脈動跟火熱比平常遠來得激烈與實在。

咬住下唇,彩嵐努力地忍住快感跟叫聲,不讓嘴邊的呻吟響起。

那硬繃繃的肉塊每一次進出都在輕挖著陰道,刺激她的全身;插入時的飽滿感跟幸福感讓她迷醉,抽離時卻又讓她急躁地扭動身軀。

本來在自由地搖晃的乳肉也在不知不覺之間被一對大手給抓住;時而揉搓時而戳捏,把彩嵐的胸脯當成玩具一樣把弄,既癢又痛卻為她帶來了快感。

已經無法再忍耐下去,彩嵐的嘴角終於漏出了一絲低吟。

如同共鳴一樣,俊傑的肉棒在她體內抽送的節奏跟力度再次提高,彷彿想要狠狠撞在她心頭似的。

低吟漸漸失控,最後猶如缺堤一樣,隨著俊傑猛烈的射精引爆開來。

最後的理性也被那白濁色的慾火吹跑,她終於將所有思想都拋諸腦後,放任自己享受這份未曾幻想過的性愛快感。

要不是她把嘴巴整個貼在俊傑的嘴唇上面,只怕她的呻吟聲會傳到房間外面了吧。

在無聲的激烈性愛停竭後,小小的房間回歸沉默。

即使已經射出第二團精漿,俊傑的肉棒仍然直挺無比,留在彩嵐的陰道中。

有點沉重的呼吸聲從自己口中響起,彩嵐馬上感到剛散下不久的燥熱又再浮現起來了。

夜還長著。

--也許,還需要再做好幾次的預防行動才會安全吧。

給予自己充份正當卻又有點不對勁的理由作藉口,彩嵐再次讓身體順從本能動作,散發那份不散的情熱。

隔天。

一個人躲在房間內的彩嵐滿臉通紅。

經過了昨晚那種瘋狂得讓她羞死的事情之後,她根本沒可能正視俊傑;連剛才吃早餐時俊傑摸到她的乳頭,她也不敢作什麼反應。

那份感覺到現在,她還記得很清楚。

可是,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做出那麼衝動的事情呢?那樣子不經大腦的行動可一點都不像她啊。

更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弄到那麼激烈,俊傑居然好像毫不知情一樣。

太奇怪了。

這樣子想著,彩嵐視線不經意的移到了閃閃發亮的屏幕上面。

螢光幕裡正在展示著一個變來變去,色彩繽紛的屏幕保護程式。

說起來,這個程式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借回來的呢,怎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想著想著,腦子亂成一片的她發現這個程式好像滿耐看的--

回過神來,她這才發現已經快到下午了。

發現自己走神了一下,彩嵐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昨天晚上她只是為了使自己習慣性交,讓哪天被強暴時可以更有效地保護自己而已。

而這也是預防的一環,所以是很合理的。

彩嵐這樣子跟自己說,並開始思考明天晚上要怎樣訓練自己。

最少要讓俊傑在她高潮之前射精個兩三次才行。

畢竟預防勝於治療,不是嗎?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媽——兒子的綺想
再來吧,姑母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