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的羔羊 強暴性虐

盛夏夜晚,城市燈光燦爛,到處是歌舞昇平,一片繁榮景象。在這美麗夜晚的襯托下,俊男靚女們追逐著肉慾與歡樂,也有許多像我一樣的成熟女人投身這紙迷金醉的世界中,追逐著金錢,追逐著夢想。

我的夢想很簡單,上流社會。雖然我並沒有什麼文化,更沒出生在一個有權有勢的家庭,但我有能吸引男人的面容,豐滿的身材,成熟的風韻和美妙的床第功夫,再加上那麼一點點自信和毅力,我終於實現了夢想,過富裕人的生活,有體面,有風光。

燈紅酒綠的生活讓我沈迷其中難以自拔,我覺得這就是我的生活!我嚮往的生活!高級飯店,高級車,高級衣服,高級化妝品,高級首飾,高級住宅……連我寵愛的那條狗都是高級的,雖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別人給的,可現在卻是我在享受,這就夠了!足夠了!我才不在乎是用什麼換來的呢,我只是希望能多過一天,哪怕一天都好!

今天是個美妙的夜晚,星光燦爛,一切都那麼舒適,連風都是柔柔的。我坐在飛馳的轎車裡,在我的旁邊是一個成功的男人——陳總。陳總是我現在傍的人兒,也就是能給我一切我想要的人。

說起我和陳總的相識,還真有那麼一點點緣分呢。一年前,我不過還是個整天幻想著高檔生活的酒吧坐臺小姐,憑借我的長相,到是也和幾個有錢的男人們纏綿過幾夜,可沒有一個能帶我真正進入上流社會的,不過是玩過就算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碰見了陳總,憑他的穿著我就知道他不是那種出入這樣二流酒吧的人,肯定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所以我認定他是條大魚!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時候陳總剛剛和他的老婆離婚,他老婆把他們唯一的孩子帶到國外,一下子失去生活中兩個最重要的人,陳總那時候的確非常失落。也是湊巧,他來到那間酒吧並認識了我,經過幾夜的纏綿,我把壓箱底的功夫都用上了,陳總也從我身上得到了肉體上最大的快樂,從那時候起,我就出現在陳總的生活中。

為了能進一步實現我自己的夢想,我想盡一切辦法,甚至我不惜讓他把我作為禮物送給他生意上的客戶,我只想得到我想得到的,過上流社會的生活!哪怕這個夢終有一天會醒!

我看著正在開車的陳總,典型中年男人的一張臉,充滿了滄桑和睿智,黑色的頭髮背到了後面,真有點周潤發的形象,高級的西服,高級的領帶,高級的皮鞋,高級的手錶……這一切都體現出他的身份。

當然,我自然也不會讓自己看上去配不上他,今天一個下午我都是在美容院裡度過的,除了做美白和面膜,我還把長髮剪短一點,燙了一個具有懷舊感的大彎波浪,前面的頭髮稍微擋住額頭,這叫「半遮面」。

至於衣服,那就更挑剔了,最後我相中了一件大紅色的開領旗袍,紅色的底色上面用金線繡了朵朵的牡丹花,底邊也是用金線手工縫製的,是真正的蘇繡工藝,就是這件旗袍就整整1800元呢!還是陳總從上海回來的時候給我的,我一直很喜歡.至於絲襪,當然也是高級的日本貨,肉色的緊身絲光連褲絲襪配合著純白色的高跟鞋再加上閃閃奪目的耳環項鏈和鉆戒,這一切穿戴在我的身上,都顯得那麼合適,我真是感覺太好了!我覺得自己的虛榮心得到了最大的滿足!

「麗麗,今天晚上的客人是我的朋友,是市裡主抓國土資源的李主任,還有鴻運集團的老總常建和華盛集團的許老闆。除了李主任你都見過,不過今天主要的目標就是李主任,這個李主任挺那個的,不過沒了他還不成。」陳總說.我知道陳總說的「那個」是什麼意思,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笑著說:「我又不是花瓶,你就別囑咐我了,我都知道。」陳總扭頭看了看我,笑著說:「不愧是我身邊的人,聰明。」……轎車停在了京華大酒店門口,京華大酒店是這個城市中最高檔的酒店之一。

我跟著陳總直接到了二樓的貴賓雅間,一進門我就看見裡面坐著三個男人,正談得起勁。

我和陳總一進來,一個小胖子首先迎過來,一邊走一邊說:「好呀!老陳,你做東卻叫我們等,今天必須罰你酒!哈哈。」這個小胖子就是鴻運集團的老總常建,一身的名牌西裝,一副小眼鏡架在鼻樑上略顯滑稽,不過可別小瞧他,他的鴻運集團是市裡十大私企之一,單是他的身價就有上百萬呢!

陳總握著常建的手笑著說:「你個死胖子,你到來得早……」陳總還想說下去,一抬眼看見了李主任,急忙放開常建,走上去笑著說:「李主任,實在是不好意思,讓您也等著了。」說完,回頭向我介紹道:「麗麗,過來認識一下,這就是咱們市裡的李主任。」我走上前去,很有禮貌的笑著說:「李主任,您好。總聽陳總說起您,今天見到您真是高興. 」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李主任,大概有將近60歲的樣子,個頭適中卻顯得很結實,滿面紅光,只是頭髮都幾乎掉沒了,小眼睛,大鼻子,鼻頭很亮,也是一身的西服革履。

李主任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後點點頭,對陳總說:「老陳呀,你說你這是幹什麼,談事情嘛,何必到這裡來呢?」我心想:這個李主任不愧是當官的,一上來就打官腔。

陳總哈哈的笑著說:「李主任,我這可不是跟您談工作來了,我不過是請朋友吃飯,這個不能說我是行賄吧?哈哈……」陳總和李主任同時笑了起來,這時許老闆也走過來了,對我們說:「是呀,是呀,咱們可不談公事,談私事,談交情。」許老闆是陳總的生意夥伴,又和陳總是老同學,所以我對許老闆還是比較熟悉的。

許老闆個子比較高,身體瘦弱,滿臉都是麻子,所以背後有許多人叫他許麻子,可很少有人敢當面這麼叫他。

大家都入座以後,陳總吩咐上菜,我自然被安排在李主任身邊,我拿起酒,先為李主任滿滿的斟了一杯,然後又為其它人斟酒。陳總拿著酒杯站起來,對李主任說:「李主任,今天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我可真是榮幸之至呀,來我先敬您一杯。」陳總說完,常建和許老闆也站起來敬酒,李主任樂呵呵的拿起酒杯說:「大家既然都是朋友,我也不說見外的話了,我喝了。」說完,李主任一飲而盡.常建急忙說:「好!李主任!您真是爽快人!我常建就喜歡爽快人!」我也急忙陪笑著說:「李主任,我給您斟酒,您可要盡興呀。」說完,我向李主任拋了兩個媚眼兒,李主任多看了我兩眼,哈哈的笑了。

什麼事情都一樣,再生分的人,只要一到了酒桌上,灌了幾杯酒,轉眼就能變成「生死之交」,李主任也不例外,美酒入口,美女作陪,再加上常建,許老闆的胡吹爛捧,李主任馬上就放下官架子,一時間大家有說有笑,推杯換盞,氣氛熱烈了起來。

陳總一邊給李主任布菜,一邊笑著說:「主任,我聽說您以前當過兵?」李主任笑著說:「是呀,那可早了,我在西北呆了8年呢。」常建說:「我聽說主任您還立過功授過獎呢。」李主任笑著說:「哎呀,好漢不提當年勇,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許老闆笑到:「我一看,就知道,主任您肯定不是一般人,我許某平生最佩服軍人,可惜我沒參過軍,來,這杯我說什麼也要敬您。」我一邊給李主任倒酒,一邊靠近他說:「我呀最崇拜軍人了,從小就崇拜,李主任,您給我講講您當兵時候的故事好嗎?」李主任看了看我,眼睛裡帶著笑意,說:「好,好。」喝完酒,我一邊給李主任布菜,一邊表情認真的聽他講述著他當兵時候的故事。

男人都一樣,尤其是喝了酒的男人,有吹牛的機會絕對不會放過,打死一個敵人,他能說成打死十個,救了一個老鄉,他能說成救了一村人,反正誰也不知道,吹唄!

李主任這麼一說,又帶來了捧他的機會,陳總和常建還有許老闆抓住時機,狠狠的捧了他一頓,李主任也飄飄然的,好像自己成了董存瑞,活雷鋒.我也適時的問他一些略顯幼稚的話,不時逗得李主任哈哈大笑。

菜過五味,李主任略帶酒氣的對我說:「麗麗小姐,我早聽陳總說起過你,今天一見,麗麗小姐果然氣質非凡,唉!你們陳總真有福氣哦,名利雙得,還有佳人陪伴,不像我們這些人,哎呀。」陳總聽完,急忙笑著說:「主任,瞧您說的,像我們這些人,不過是為了吃口飯,您才是我們的領導,您就是政府,我姓陳的可不比別的人,您要是喜歡,從今兒個起,麗麗就是您的人了。」

李主任急忙說:「哎呦,這個我可不敢當,不敢當哦!」

停了一下,李主任看看我,又說:「只不過我想呢,我要是有這麼個乖巧伶俐的女兒就好了,哎呀,可惜沒這個福分呀。」

我聽出李主任話裡的意思,急忙抓住時機,站起來說:「主任,我也是無依無靠的人,您如果不嫌棄,我就做您的女兒,爹。」我這一聲膩膩的「爹」,直把這李主任喊得骨酥肉麻,李主任順口就答應了一聲:「哎!」陳總急忙站起來,舉起酒杯笑著說:「今天!真是個大喜的日子,李主任認麗麗小姐做乾女兒,我給您道喜了,李主任。」緊接著,常建和許老闆也站起來敬酒,李主任更加高興,我也急忙爹長爹短的叫著。

其實我心裡明白得很,什麼認女兒,第一次見面,剛聊了幾句話,他連我的全名都不知道呢,就認我做女兒,簡直就是胡鬧,只不過這個老色鬼心裡想的什麼我都清楚。

果然,李主任自然以長輩的身份拉近了距離,還說今天一定要我到他家去認認門兒。……這頓飯一直吃了將近兩個小時才算完,結束的時候,李主任拉著我的手鉆進了他的轎車,陳總也用眼神對我今天的表現表示讚賞. 我自然高興.上了轎車,李主任說:「麗麗,先到我的辦公室去看看好不好呀?」我笑著說:「爹,您說去哪我就跟您去哪。」李主任對司機說:「去我的辦公室,快點. 」轎車飛馳在公路上,李主任笑著說:「麗麗,你今年多大了?」一邊說,一邊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笑著說:「您猜猜?」李主任笑著說:「我看你不大,我就喜歡你們這些有朝氣的女孩子,讓人看了……嘿嘿。」我笑著說:「爹,您喜歡我嗎?」李主任笑著說:「當然!當然!我今天看見你的第一眼就喜歡!哎呀,你看看,細皮嫩肉的誰見了都喜歡!」說著,李主任把手從我旗袍的開衩裡伸進去,隔著絲襪摸著我大腿上的肉。

李主任的大手在我大腿上摸著,我自然的靠進他的懷裡,膩膩的說:「爹,我最喜歡當兵的男人,從小就喜歡,我覺得男人沒當過兵就不是真正的男人。」李主任一邊應和著,一邊用手使勁掏進我的褲襠裡摸了起來。

因為我在連褲絲襪的外面還穿著內褲,李主任摸得不爽,對我說:「把褲衩給我脫了!快點!」我急忙脫掉褲衩,連絲襪一起褪到腳上,李主任這時終於顯露出他的本色,一隻手在我的褲襠裡使勁的掏弄,粗糙的手指摳進我的屄裡快速的挖弄著,我咬著嘴唇輕輕的哼了起來……轎車一直停在了「國土資源辦公室」的外面,李主任急不可待的把我從轎車裡拉出來,我的絲襪和褲衩還在腳脖子上套著呢。

進了大門,李主任拉著我走進了黑乎乎的樓道裡,三拐兩拐進了辦公室。

一進門,連燈也沒開,李主任就迫不及待的把我按在了沙發上,撩起我的旗袍,解開褲子,一根早已經淫水直冒的粗大雞巴楞楞的彈了出來,我剛一哼,李主任就把雞巴「撲哧」一聲插進我的屄裡,一插到根!我和李主任同時「啊!」的叫了出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連串脆響,李主任硬硬的雞巴狠狠的在我的屄裡抽插著,粗大雞巴頭從屄裡帶出濃濃的黏液,更加潤滑了雞巴莖,同時,李主任的手指也插進我的屁眼兒裡摳了起來,我一聲聲的為他叫著淫:「啊!啊!哦!哦!啊!哦!啊!哦!……」李主任的兩個結實的大雞巴蛋子拍在我的屁股上,粗大雞巴充分享受到了我的關懷。

李主任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脫著衣服,脫光衣服以後,他三下兩下就把我扒得光溜溜的,藉著窗外的月光,李主任看見了我的身體,飽滿高挺的乳房,雪白的皮膚,肥碩的屁股,像個小饅頭似的長毛兒浪屄,當然,還有我那滿是皺褶的深色屁眼兒,這一切都激發起男人的性慾。

李主任趴在我後背上,雙手抓住我的乳房,屁股快速的前後晃動,一邊操,一邊喘著粗氣說:「哦!麗麗!……舒服!……爽!……哦!哦!我……好久…沒這麼爽了!……啊!……」我一邊叫著,一邊說:「哦!……爹!……啊!……使勁呀!……我快來了!……哦!……我愛你!……哦!啊!啊!」粗大的雞巴頭在我的屄裡刮弄著嫩嫩的敏感細肉,一股股熱流從小腹直衝大腦,我完全陷入了肉慾的海洋,浪浪的把一個肥大的屁股往後猛頂著,我只覺得越操越癢,屄裡的肉癢簡直讓我無法忍受了!我只想讓這根大雞巴永遠也不要軟下去,直到解癢為止!

我一邊回頭猛叫:「使勁操!使勁操!使勁操!……」一邊浪浪地把自己的屁股向後猛撞!

李主任也叫到:「我操!我操!我操!……」他也配合著我的動作把雞巴大力的插入,兩雙肉體的碰撞在空氣中迴響起「啪啪!」的響聲,在我臭不要臉的一陣浪叫聲中,李主任終於達到了高潮!

「啊!……」李主任狠狠的悶叫了一聲,死命抱住我的屁股,雞巴連蛋子兒幾乎是完全插進屄裡,我只覺得屄裡的雞巴瞬間暴漲幾倍!一股股火熱的精液噴射了出來!「滋!」,立時把我燙得渾身一哆嗦!我也忍不住「啊!」的叫了出來……幾下狠狠的射精以後,李主任拔出雞巴,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我也倒在他的腳下喘氣。

屄裡的精液還在往外流著的時候,我已經坐進了李主任的轎車裡,男人都是一個樣,想要的時候無論在哪都行,要完了就嫌你礙事了,李主任只是對我說:「這裡是辦公室,有許多機密文件,你不適合在這裡呆太長的時間. 」他把我的絲襪和褲衩塞進我的手裡,連推帶搡的把我塞進了大門外的轎車。

回到了家,陳總沒在,他並不是每天都到我這裡來的,只是偶爾,不過我本以為他今天晚上會來這裡,可他沒來。

我拿起電話,撥通了他的手機,陳總接了電話:「喂?」「是我,麗麗,陳總,我回家了。」我一邊用手裡的絲襪和褲衩擦著大腿上的精液,一邊說.「麗麗?你回家了?怎麼,李主任沒留你?」陳總有點意外。

「他把我帶到他的辦公室操了一頓就讓我回來了。」我說.「哦,是這樣。嘿嘿,我就知道……嘿嘿。」陳總幾乎是冷笑著說.停了一下,陳總又問:「那他沒讓你帶什麼話,或者給你什麼東西?」我心裡有點來氣,故意說:「給了,給了我好多東西呢。」「什麼東西?」陳總馬上問。

「一肚子的雞巴液!現在還往外流呢!你要不要呀?」我故意氣他,他也太不關心我了!就算我在他眼裡算不上什麼!可他到現在一句問我的話都沒有,我生氣了。

「哎呀,好了好了,麗麗,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這不都是為了生意嗎?你一直都很懂事的,我相信你。」陳總是多麼精明的人,他馬上聽出了我話中的意思。

放下電話,我覺得有點疲憊,洗了個澡,早早的睡下了。

又過了幾天,陳總突然打電話給我,對我說:「麗麗,今天下午兩點,你去趟李主任的辦公室,他有東西給你,你拿了東西,直接送到公司裡來。」我說:「知道了,我馬上去。」放下電話,我整理了一下,然後選了一身白色的休閑運動裝和一雙高級的真皮休閑運動鞋穿上,從公寓裡出來,打了輛出租車到了李主任的辦公室。

到李主任辦公室的時候正是剛吃完午飯休息的時間,樓道裡很安靜,我見李主任辦公室的門虛掩著,便推門進入。

李主任坐在辦公桌後面的真皮轉椅上,兩隻腳丫子放在辦公桌上,正拿著牙籤剔牙。

他看見我進來了,突然一楞,急忙放下腿站了起來,對我說:「麗麗?你,你怎麼來了?你是怎麼進來的?」我心裡冷笑,心想:做賊心虛!

我心裡這麼想,表面上可沒帶出來,笑著說:「怎麼?爹,我就不能來看看您?我想您了。」李主任急忙走到門口,先是開門看了看,見樓道裡沒人,這才把門關好,轉過身對著我假笑到:「哪裡,哪裡,寶貝女兒想我了,自然可以來,嘿嘿。」頓了一下,李主任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拍腦門,說:「哦!我想起來了!是不是陳總讓你來拿東西的?」我笑著點點頭.李主任知道了我來這裡的目的了,頓時放下心來,嘿嘿的笑著說:「哎呀,你怎麼不早說呢,嘿嘿。」

說著話,李主任走到辦公桌的後面,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密封的紙袋,他謹慎的把紙袋交給我,對我說:「麗麗,既然你們陳總讓你來拿,那你肯定沒問題,這個東西你拿好,一定要親手交給你們陳總,可千萬不要弄丟了。」我點點頭,笑著說:「您放心吧。」我拿起紙袋,對李主任說:「您要是沒什麼別的事了,那我就走了,乾爹,咱們改日再見吧。」說完,我就要走。

李主任急忙一把摟住了我,我沒什麼準備,「哎呀」一下,我們滾落到沙發上。

李主任一下子壓在我的身上,淫笑著說:「寶貝閨女,就這麼走了可不成!咱們可要好好親熱親熱。」我心裡好笑,嘴上說:「慢點!哎呀,人家今天不方便!別!」李主任根本不相信我說的,一下子扒開我的褲子,直到他看見我褲衩裡的衛生帶,才像洩氣的皮球似的站了起來,冷冷的對我說:「哦,真倒霉!你走吧,快走!」我看他那倒霉樣,心裡好笑,站起來對他說:「我說是嘛,您還不相信。」說完,我拿起紙袋走到門口,打開門,心想:老色鬼,還要氣氣你。

想到此,我一回頭,衝著李主任笑著說:「乾爹,其實呢,前面不行,還有小嘴和屁眼呢?您老不想試試?嘻嘻。好了,不跟您逗了,改天我再來陪您。」說完,也不等他說話,我急忙關門走了,房間裡只剩下生悶氣的李主任。

離開李主任的辦公室,我坐出租車到了陳總公司,陳總見我把東西拿來了,非常高興,對我說:「麗麗,送給你一個小禮物。」說完,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精緻的首飾盒,我打開一看,竟然是一顆鉆戒!

雖然他以前送給過我一顆鉆戒,可那個可比這個小得多了,這顆大鉆戒,少說也值兩萬呢!

我自然欣喜若狂!摟住陳總的脖子又親又啃,陳總也高興的摟著我的腰和我接吻。

親吻了一陣,陳總來了慾火,他把辦公室的門關好,急忙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把我按下去,我也跪在地上急急的解開他的褲鏈把他的雞巴釋放出來。

陳總挺著雞巴插進我的小嘴裡,他用手按住我的頭,用雞巴猛插我的嗓子,「哦!哦!哦!」我大大的張開小嘴,粗大的雞巴頭在嗓子眼裡杵來杵去,弄得我直想咳嗽,可又咳嗽不出來。

陳總插了一會兒,就把雞巴拔出來,一下子帶出了我好多唾液,一直流到地板上,陳總把我拉起來撅到辦公桌上,剛扒掉褲子,我急忙說:「陳總,不行,今天不方便,咱們還是來後面吧。」陳總也沒說話,急急的分開我的屁股把雞巴塞進屁眼裡,「撲……哧!」粗大的雞巴頭進入屁眼的一剎那,我一激動,竟然放了個屁!

只覺得一根火熱的大硬棒塞了進來,只把屁眼插得要裂開似的,陳總在後面使勁插了幾下,覺得屁眼裡太乾燥了,急忙拔出雞巴,一把拽住我的頭髮,把我從辦公桌上拉下來,大雞巴對準我的小嘴杵了進去,緊接著又是一陣嗓子眼。

直到我用黏糊糊的唾液把他的雞巴潤滑得油亮油亮的,他才重新將雞巴插進我的屁眼裡,「啪啪啪啪啪!」一連串兒乾脆的聲響,我緊咬牙關盡量不哼出聲來,肥嫩的屁股肉被粗大的雞巴插動得肥肉亂晃,細嫩的屁眼竟然被插弄得「吱吱」作響!

「哦!哦!哦!哦!」陳總舒服得把雞巴在我的屁眼裡亂杵著,我一開始覺得疼,可後來逐漸放鬆了,不但不覺得疼了,反而漸漸有了快感!只覺得屁眼兒裡也開始刺癢起來,如不用粗大的雞巴好好通通還真就不行!

我著急的往後盡量撅屁股,兩隻手也使勁的扒開屁眼兒,任由大雞巴抽插,陳總見我來了感覺,更加用力的操著,左三十,右五十,粗大雞巴一陣操動,陳總精關一開,竟然「突突突」的把精液盡數的射進屁眼兒裡!我也被射得哼了出來。……高潮後,陳總整理好衣服,對我說:「麗麗,李主任那裡你以後還要常去,他要是有什麼要求你就盡量滿足他,以後還有事情要他幫忙。」

我一邊用衛生紙擦屁股,一邊點點頭說:「陳總,您放心,我知道。」陳總走到我的面前,親了我一下,對我說:「麗麗,我知道委屈你了,不過我姓陳的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麗麗呀,以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兒,我都不會扔下你不管的,嘿嘿……」陳總睿智的眼神裡閃動著複雜的表情,他看著遠方,我總覺得他好像還有什麼話沒說出來,可我不敢問,也不想問,因為這樣的生活我已經滿足了。

我剛從陳總的公司出來,一輛小轎車就停在了我的跟前,從車裡探出一個圓圓的腦袋,我一看,竟然是常建。

我笑著說:「常總,是您呀?您來找陳總?」常建見了我,笑瞇瞇的說:「哎呦,我說我眼皮直跳呢,原來遇見貴人了,麗麗小姐,你好呀?」我笑著說:「常總,您要是找陳總,他就在公司,您進去吧。」常建打開車門,示意我上車,我上了他的車,常建笑著說:「我本來是想找他的,可現在碰到了麗麗小姐,天大的事情也要放一放,難得這麼好運哦……哈哈哈……」常建因為和陳總有生意上的往來,又是陳總的好朋友,自然也和我有一腿,陳總經常讓我去陪常建,常建也是個玩女人的老手了。

我剛一上車,常建馬上吩咐司機開車,他一邊和我說笑著,一邊把手伸進我的上衣裡揉弄起我的兩個乳房來,我膩膩的說:「哎呀,慢點兒,今天人家不方便,剛剛兒陳總想要,我都沒給,我真的不方便。」常建笑瞇瞇的說:「沒關係,來,麗麗,咱們抓緊時間,前面不行,還有後面呢!自從上次走了你後門,我可是夜夜思念哦!」說完,常建已經把褲子褪下來,露出已經硬硬的雞巴。

我笑著打了他一下,說:「就你主意多!」說完,我低下頭叼起他的雞巴頭猛唆起來,常建的雞巴屬於那種不大不小型的,硬度也夠,雞巴頭經我一舔,馬上油亮油亮的,從雞巴頭的裂縫中還流出黏糊糊的雞巴水兒呢!

我使勁的唑了兩口雞巴頭,然後一邊用手擼著,一邊鉆到他的褲襠裡舔著他的雞巴蛋子兒,常建舒服的哼哼起來,我一看差不多了,把褲子褪下來,彎著腰坐到他的大腿上,順勢將他的雞巴塞進屁眼兒裡,常建急忙摟住我的腰,屁股上上下下的快速運動著,我頭頂著車頂哼哼起來:「哦!哦!哦!慢點!不!快點!使勁!啊!啊!使勁!啊!啊!……」

常建一邊緊緊的摟住我的腰,一邊用力的操著屁眼兒,粗大的雞巴頂進屁眼裡,熱乎乎的挺舒服,我身體往前傾,然後使勁往後坐,只聽「噗吱!」一聲,用自己的屁眼深深的套弄一下常建的雞巴,常建馬上舒服的叫了出來,隨後我連續的幾下,常建渾身一哆嗦,急忙按住我的屁股開始射精了!「突突,突突突」火熱的精液彷彿機關鎗似的射進屁眼兒裡,我和常建都叫了出來……轎車再次回到陳總公司的門口,我從車上下來,常建對我笑著說:「麗麗,改天去我那裡玩?」我笑著說:「好呀,你來接我,我就去。」說完,我關上車門,叫了輛出租車回家了。

回到家,我洗了澡,坐在沙發上喝著飲料,心裡盤算著:雖然不知道陳總他們和李主任在搞什麼,但我總覺得不會是什麼好事情,雖然為了能過上上流社會的生活我可以不惜一切,但我知道,什麼好東西都要有命才能享受,如果連命都混丟了,那還談什麼生活。

想到這裡,我把這幾年積攢下來的錢算了算,除了房子以外,其它可以賣的東西加在一起也差不多有三、四十萬,有了這些錢,我心裡多少有了點底,我心想:但願我的想法是多餘的,但願是……又過了幾天,陳總給我打電話要我去李主任那裡,還告訴我,要打扮得漂亮點.整整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我好好打扮了一下,仍舊穿了那件旗袍,我來到李主任的辦公室。

今天是星期天,所有的工作人員都休息了,只有李主任還在辦公室裡,李主任見到我來了,急忙把我拉了進去。

關好門,李主任拉著我的手坐在了沙發上,房間裡滿是煙氣,看來他抽了不少的煙,煙碟裡也放著一大堆的煙頭. 李主任淫笑著對我說:「寶貝麗麗,可把我想死了!那天你還逗我,今天咱們可要把帳算一算哦?嘿嘿。」我也膩膩的說:「哎呀,乾爹!看您說的,我哪敢逗您呀,那天人家真的是不方便嘛,再說,您這這麼忙,人又這麼多,要是被別人撞見了,對您不好。」李主任也不說什麼了,急忙把我的旗袍撩開,見我裡面除了一雙連褲的肉色絲襪以外竟然什麼都沒穿,李主任激動的叫了一聲:「我的好閨女!」把嘴貼在我的屄上隔著絲襪使勁舔了起來。

我也哼哼著把旗袍脫掉,李主任搬起我的一條大腿,用手摸著光滑的絲襪,輕輕的把白色的高跟鞋脫了下來,當他看到套著絲襪的小腳,竟然變態的張嘴就舔,把我弄得癢癢的。

李主任近乎瘋狂的抱著我的一隻腳舔著,一邊舔,一邊聞,嘴裡還嘟嘟囔囔的說:「好香!好香!哦!……」我一邊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邊看著這個將近60歲的老變態老色鬼,心說:要不現在社會這麼亂呢,連這樣的老變態老色鬼都能當官了,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我都覺得真有點不可思議了。

李主任舔夠了我的臭腳,站起來,迅速的脫掉衣服,因為年紀的關係,他的肚子已經隆起,胳膊和手臂的肉也都下墜,我還從來沒見過這麼醜的裸體男人,心裡直噁心。

可是沒有辦法呀,誰讓我就是幹這個的呢?我還裝做喜歡的樣子,跪在他的腳下叼著他的雞巴頭吮了起來……

果然和陳總說的一樣,李主任還真是有點「那個」,而且我覺得他今天好像很「那個」,在我小嘴的精心照料下,李主任的雞巴很快就向我「致敬」了,漲得飽滿的雞巴頭從裂縫中流出黏糊糊的淫水,都被我捲進小嘴裡吃掉。李主任舒服得哼出了聲音,低頭對我說:「麗麗,哦!真舒服!哦!……嘶……哦……」李主任拉起我,他坐到沙發上,我分開大腿騎到他腿上,和他面對面的操,李主任把雞巴頭塞進我的屄裡,一口叼住一個乳頭大力的吸吮起來,我一邊上下的運動著,一邊浪浪的叫到:「哦!快!使勁!哦!……加油!……快!……」我們用力的動作把沙發搖晃得「吱吱」的響,只有那掛在我一條腿上的肉色絲襪在空氣中飄舞著。

李主任一口咬住了我的小嘴,兩隻手捏著我的乳房,大雞巴使勁的操著屄,洶湧而出的淫水讓我們的結合部非常的潤滑,隨著動作「滋滋」作響,隨後,李主任讓我躺在沙發上,他用力的分開我的雙腿,高高的用手舉起,粗大的雞巴再次進入。

「噗呲!噗呲!噗呲!……」一連串乾脆的響聲過後,李主任拔出了雞巴,然後他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臉拽到他的雞巴跟前,我「嚶嚀」一聲,小口一張,李主任順勢將雞巴塞進小嘴裡,「唔……」我含著他的雞巴猛舔,直到把他雞巴上的淫水完全吃掉,李主任這才再次操了起來。

他一邊動作著,一邊喘息著說:「哦!……寶貝!……真爽死了……哦……太……太浪了!……哦!……」突然,李主任一陣快速的動作,我知道他快要出來了,急忙裝作浪浪的叫了起來:「啊!啊!我要來了!啊!……快!……」李主任眼睛猛睜,渾身的肥肉亂顫!突然大大的叫了一聲:「啊!」巨大的屁股衝著我的褲襠裡使勁的撞了兩下,我只覺得屄裡一陣發熱,李主任射精了。……高潮過後,李主任肥碩的身體轟然倒在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圓鼓的大肚子一上一下的,我看著他的樣子,心裡只覺得噁心,心想:真糟蹋了自己這好身子,讓這麼個又噁心又醜的老東西上了!

可想歸想,我還要強裝笑顏的趴進他懷裡稱讚他的能力強,「哎呦,乾爹,您可真能幹呀!我可是好久沒這麼爽了!我真崇拜您哦!」我笑著說.「哎呀!不行嘍,老嘍!」李主任一邊喘息著一邊說,他拍了拍胸脯,滿臉神氣的說:「要是放在我當年,哼!一次下來,沒個一個鐘頭根本不成!當年我回家探親的時候,跟你乾媽一宿一宿的幹,最後把我乾媽都幹休克了!嘿嘿!那叫爽!」我心說:老王八!你就吹吧!你!

我笑著說:「我就知道您當年的神勇!現在還是寶刀不老呀!」李主任聽完「哈哈」的笑了起來。

我一邊和李主任說笑著,一邊用手擺弄他的雞巴,本以為他不行了,可擺弄了一會兒,那根老雞巴竟然又挺了起來,我真納悶,一個將近60歲的老男人竟然有這麼強的性慾!

李主任看著自己硬起來的雞巴,有點自得的說:「看來我這件寶貝不放過你哦!哈哈!」李主任把我按到沙發上,屁股高高的撅起,他分開我的屁股,看了看屁眼,高興的說:「麗麗,乾爹可要跟你算算上次的帳哦?」說完,雞巴一挺,瞬間消失在我的屁眼兒裡,我大聲的浪叫起來:「哦!哦!哦!」李主任索性趴到我的後背上,屁股使勁的頂著,嘴裡嘟囔道:「哦!真緊!爽!」「啪啪啪啪啪……」大腿拍打在我屁股上,李主任一下下實在的操著,柔嫩的屁眼兒被他的雞巴翻來覆去的抽插著。

李主任一使勁,連根插入,然後猛的拔了出來,他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臉拽到他的雞巴跟前,我立馬聞到一股臭味兒,李主任大聲的說:「來,把小嘴張開!」我剛想說話,一張嘴,李主任順勢將雞巴插進來,我被迫無奈的吸吮著剛從屁眼兒裡拔出來的雞巴,「吧唧!吧唧!吧唧!……」我一口口的舔著雞巴上的東西,李主任滿意的笑了。

直到他的雞巴被我舔得嶄新,李主任才再次將雞巴插入屁眼兒操了起來,就這麼操一會兒舔兩口,操一會兒,舔兩口,在這個盛夏的下午,一個美麗的女人被一個變態的老色鬼任意的玩弄著。

「撲哧!」李主任再次把雞巴從屁眼兒裡拔了出來,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一邊喘氣,一邊拉過我,我跪在了他的雙腿間,我一低頭,李主任把雞巴塞進小嘴裡,雙手按著我的腦袋使勁的動著,我用小嘴套弄著他的雞巴,李主任突然一顫抖,在我的小嘴裡發射了。……整理好衣服,我坐在沙發上,李主任點了一根煙,樂呵呵的抽著,對我說:「麗麗,回去告訴你們陳總,這次我可多謝他了,他的事情讓他放心,我都辦好了。」

我笑著看了看李主任說:「知道了,我一定把話傳到,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走了。」李主任點點頭,我起身告辭.離開他那裡,我首先給陳總打電話,把李主任告訴我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陳總聽完沉默了一會對我說:「麗麗,以後你要常去李主任那裡,多去幾次沒關係。」

我說:「我知道該怎麼做,只是你別扔下我不管就成。」陳總說:「麗麗,我不是那種人。」……近兩個月以來,我幾乎天天找李主任,幾乎成了他的私人用品,李主任也在我周到的服務下開始「減肥」起來。

眼看就要到重陽了,這天下午,我再次來找李主任,出租車剛到「國土資源部」門口,我一眼就看見一輛寫著「檢察」的警車停在門口,我心裡就是一動,沒下車,又重新坐回出租車裡,也就呆了10分鐘,我突然發現兩個警察正夾著李主任從辦公樓的門口出來,他們徑直走向警車!

我心想:壞了!出事情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我一邊吩咐司機馬上調頭開車,一邊拿出手機撥了陳總的電話,可除了蜂鳴聲以外根本沒人接聽,我心裡馬上涼了半截,急忙坐著出租車來到陳總的公司。

陳總公司所在的寫字樓裡一切還是一如既往,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儘管如此,我還是很小心,慢慢的走到陳總的公司所在的5樓,樓道裡靜悄悄的,好像沒人,我推了推幾個房間的門,果然被鎖上了,就在這時,突然從那邊傳來陣陣的腳步聲,我心裡害怕極了,急忙向樓下跑去……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車裡,腦子飛快的轉著,想著下一步的對策,看來是出大事情了!事情來得如此快!竟然在事先我一點先兆也沒發現!看來我必須馬上脫身,陳總看來是跑了,這個王八蛋!滿嘴義氣!剛出了一點事情比誰溜得都快!王八蛋!王八蛋!

車子停在公寓門口,我小心的前後左右的看了半天,沒有什麼陌生人和陌生的東西刺激我,我下了車。

到了家門口,我掏出鑰匙,打開門,然後飛速的關好,直奔臥室!

剛一進臥室,只聽裡面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你回來了,麗麗。」這個聲音真真把我嚇了個半死!我驚叫一聲癱軟在地毯上!男人急忙走過來攙扶起我,我一看,竟然是陳總!他沒跑!卻跑到我這裡來了!

陳總的表情很冷靜,甚至是面帶微笑,我驚魂未定,張口結巴起來,說道:「陳……陳總,李主任……他……他……」陳總用手摀住我的小嘴,靠近我的耳邊小聲的說:「麗麗,別說了,我都知道了,李主任完蛋了,我們也完蛋了,不過,李主任完蛋是被槍斃,我們完蛋是要開始新的生活,你現在不需要明白,我帶你走,馬上!」這一切來得太快,雖然我的腦子不笨,可也只想到個大概的輪廓,陳總通過我,用肉體和金錢買通了李主任,肯定做了什麼驚天的大事情,然後李主任犯案了,陳總要帶著我跑路!

我看著陳總,癡癡的說:「陳總,你真要帶著我走?」陳總很冷靜的點點頭,微笑著說:「麗麗,我早就說過我不會扔下你的。」說完,陳總低頭看了看腕子上的手錶,對我說:「麗麗,現在咱們必須馬上走!馬上!」我急忙說:「我還要整理東西,等等好嗎?」陳總一皺眉,對我說:「沒時間了,麗麗,快走吧,那邊我都安排好了,什麼都有,快走。」我雖然不知道陳總說的「那邊」是哪裡,但我知道,那裡肯定是個安全的地方,很遠的地方。

匆忙中,我只帶了兩樣東西,一是陳總送給我的那個大鉆戒,二是我特別喜歡的那件大紅色旗袍……一個小時後,我和陳總已經坐在了飛往馬來西亞的國際航班上,聽陳總說,我們到馬來西亞以後還要轉機,最終的目的地是加拿大!天呀!我坐在座位上只覺得眩暈!簡直不敢相信!

我一個小小的吧臺小姐,混來混去,竟然混出了國!雖然前途未卜,可這一切已經足夠了!

連我做夢都沒想到過的事情,現在竟然成為了現實!我心情簡直激動死了!

飛機準時起飛,第一次坐飛機的我,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緊張得簡直快叫了出來,多虧陳總抓住了我的手才使我安靜下來。

慢慢的,我從激動的心情中平靜了下來,忽然又想到了許多事情,父母、親戚、姐妹、朋友、小時候的家鄉、同學、老鄉……啊!我離開了,而且很可能是永遠的離開了!

想到這裡,我再也按奈不住,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陳總掏出手絹遞給我,對我說:「麗麗,我知道,這麼做很殘忍,讓你永遠的離開,但你要知道,你和我一樣,我不能看著你不管。」

我看著陳總的眼神,溫順的躺進他的懷裡,對他說:「我不後悔,我知道,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你。」陳總摸著我的頭髮,對我說:「麗麗,以後你就跟著我,我們將開始新的生活。」我點點頭. 隨後我又問他:「對了!許老闆呢?常建呢?他們會怎麼樣?」

陳總冷冷的笑了笑,說:「他們?麗麗,你沒聽說過嗎?生意場上沒有真朋友,所有的人都在利用別人,也都在被別人利用,他們利用我賺了不少黑心錢,可沒想到,我那是故意給他們點甜頭,他們,包括李主任,在我的計劃中不過是我的棋子,僅僅是一顆棋子,如果你真想知道他們的下場,我只告訴你一個字:死。」我無言的看了看陳總,扭頭看著眩窗外面的景色,恐怕已經出了國境了吧,這時,我想到:我又何嘗不是陳總的一顆棋子呢?陳總,陳總你又何嘗不是貪慾的一顆棋子呢?

我們都是棋子,貪慾的棋子……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意外的一天
校長吃肉,我喝湯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夜色中
姦淫俏媳婦
心中的艷遇
女友不穿內褲
真實的春天,我和小姨的13年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