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不由自主想起她 人妻熟女

她是我生命裡的第二個女人。第一個女人是我老婆。

結識

--如果見面,可以如你的意

認識她很偶然,在網絡上我看到了「咪咪」這個網名的時候,有些惡意地想,是不是個那種職業的女人啊,就帶著這種意識開始聯繫的。

忘記開始是怎麼聊天的了。她對我這個強盜(我的網名)似乎情有獨鍾,可能是我色色的又不是很露骨的調侃吧。她甚至為了我,專門買了一個攝像頭,還是在我的指導下安裝上的。於是我看到了她。視頻不是很清楚,沒看出她具體的年齡,反正瓜子臉很精神,不算很漂亮,但挺順眼。當然她也見到了我。強盜不是帥哥,但哥四方臉膛,看起來雄赳赳的(自我感覺挺好,哈哈)彼此沒什麼反感,於是就繼續經常有一搭沒一搭地聊。

有一天,我說:「看看你吧。」

她說:「你這不看著嗎?」

「看你,不看你的衣服。」

視頻裡她一看到這則消息,撲哧笑了,回復:「不行。」

但跟著來了一句:「不過,如果見面,倒可以如你的意。」

我笑了,估計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淫笑,敲:「知道強盜會做什麼吧?」伸出手,瞄向她的胸,一幅色迷迷的樣子。她沒氣憤,咯咯笑著,連續地敲字:「不行、不行。不行」

她要來

--警察一定會被強盜俘虜

日子鹹鹹淡淡地過著。

慢慢知道了一些她的信息,她做服裝生意,生意不大,現在經常到bj進貨。期間,還曾在一次看她穿睡衣坐在電腦前時,要她給強盜看,但她衝我一擠眼,不踩我。

農曆四月的一天,她突然問起從bj到我家怎麼走。我沒怎麼多想,以為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不過倒是比較詳細地介紹了。

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短信,要我聊天。上線後,見到了她。她告訴我她這兩天要到bj。進貨後把貨物托運回去,要來找我。我還沒認為是真的,調侃地問:「來抓強盜?」因為在剛開始聊天的時候,她讓我猜猜她的職業,我開玩笑說她大概是警察,看到強盜要追捕的。雖然以後知道了她不是,但還經常叫她女警官。

一個調皮的笑臉,後面是這樣一行字:「警察一定會被強盜俘虜!」接著清晰地敲打出她要來的日期和大約的鐘點,讓我到時候到車站接她!

天,真來啊?

說定的日子很快來了。那天下午,不斷地接到她的短信,內容只有兩個字:強盜。

看來她心裡很不一般地激盪著。

我的心臟那天跳動頻率不很正常。

第二天早晨從八點開始,她短信一條條到來:

我上車了。

我進sd界了。

我到jn了。

我坐上去你那的車了。到車站接我。

看得我精神有些模糊:不知道是振奮還是忐忑。

強盜雖然色色地跟人聊天。也看過一些網絡一夜故事。但一直沒認為自己會碰上。以前最扯的事情是在視頻裡看過女人的裸體。其中一個是個小姑娘,大約跟家裡鬧彆扭不知要怎麼報復家人,在網上露點,小小的乳剛發育,強盜勸她快做作業去,就關掉了;一個女人說自己剛洗完澡,要看強盜的弟弟她才肯露面,但那個時候還在上班時間,掏出弟弟是不可能的,所以錯過了;最後一個見過多次,但我後來懷疑她在給我放錄像,因為每次都是一樣的,雖然很配合地在網絡上打字哼哼,但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那個女人的摸樣,看到的只是一個胖乎乎的腹部,生過孩子的那個樣子,和一叢濃密的毛。因而這次甚至到11點的時候,我還有點懷疑:她是不是在開個玩笑。

不過我還是開著我的車去車站了。那個時候已經12點了。在車站,我慢慢地開著車找她,看著出站的人,一個個都不太像她。過了10幾分鐘了,我困惑著,掏出手機,剛想撥打電話,一回頭,發現路這邊一個女人,上身穿一件海魂衫,下身一條迷彩褲,頭上一個太陽帽,帶著眼鏡,小巧巧的,不正是在視頻上見到的她嗎?原來她早出來到馬路對面了,我還一直往車站看,怪不得找不到。她也正在焦急地到處踅摸著看呢,我把車開到了她身邊,搖下玻璃,問:「咪咪?」

她一看我,立馬打開了車門鑽了進來,後排坐下,說:「可看到強盜了。」順手摘掉了眼鏡,一幅「到家」似的安穩摸樣。

初度風情

--你老婆是長髮還是短髮

我回頭看她,她臉上與露在外面的小臂上的膚色有點深,應該是經常在外面跑的緣故。但近距離看這也是個耐看的女人,特別是那雙眼睛,雖然眼角有了些碎碎的細紋,但很明亮,看精神。後來知道,她兒子已經讀高三了,馬上要考大學,而我女兒才五年級。看來年齡比我大。但具體多少現在也沒知道。

本想拉她去找地方吃飯。但到一個飯店後發現人太多,想到老婆中午根本不會回家,孩子也不會,乾脆到家吧。嘿嘿,做點啥也方便。

車進了車庫,她下來,我輕輕地抱了她(擔心人家不樂意,但她沒有,很順從)。說:「你是我擁抱的第二個女人(後來想想,倒也沒說什麼謊話)。」她看來有些緊張,說:「是嗎?那我真榮幸。」

我先走,看看過道裡沒人,讓她跟著,但遠一點。她進了屋門,我馬上關門,先是一個長長的擁抱濕吻,她的舌尖細細的,吻的感覺真好。然後打開冰箱看有什麼吃的。發現了水餃,但沒拿出來,因為水餃是老婆星期天在家自己包的。她並不太喜歡吃,包了凍起來主要是為我吃。拿老婆辛辛苦苦包的水餃給別的女人--而且是準備對不住老婆的女人吃,實在感到良心不安。於是跟她說我給你下麵條吧,然後打鹵子。她笑嘻嘻地說:「傳說中的打滷麵啊。」她這點極好,從來不覺得哪裡虧了她,後來也一直是這樣。我做飯,安排她去洗澡。

水在爐子上燒著,聽到浴室裡水響,猜測著女人的裸體的摸樣,一邊盤算接下來該怎樣做。一會忽然聽她大喊:「強盜。」我趕忙進去,赤條條的她見了我不由自主地把胳膊盤到了胸前,臉通紅,當然多半是熱的。她說:「水太熱了!」看來她還不會調我這種太陽能熱水器的水溫,用的全熱,當然受不了,得60多度。我調節了水溫,然後顧不得水淋淋,把這個裸體的女人抱在了懷裡,使勁地勒了一把。不過這個時候小強盜竟然沒有配合,可能是因為外面還燒這鍋吧?

當她洗完澡出來的時候,正好我做好了飯,端上桌(女人洗澡都時間比較長)。我聽見她的動靜,轉過去的時候,她正在浴室門口,從自己帶的旅行包裡找出換洗衣服在穿。我過去抱住,說:「別穿了,就這樣跟我吃飯吧。」她探頭看了看兩面的窗口,堅決不肯答應。我於是去拉窗簾,回頭她已經穿好了。利利索索的迷彩裝,幹幹練練確實像個女警官或女軍人。她不喜歡穿襪子,光腳穿運動鞋。長髮濕漉漉甩在身後,小臉剛洗過,看起來分外水嫩,眼睛迷迷濛濛地望著我,張開雙臂,於是我們又抱在一起。分開後,她從包裡找出個海魂衫送我,說是送我的禮物。我沒好意思問多少錢,但穿起來很舒服,質量不錯,應該是從bj進的貨,現在那東西還在,有時候還穿穿。但我胖,橫紋的衣服不好看。穿的時候比較少。

吃了兩口麵條,熱。而且有個因為剛洗完澡氣息清爽的女人在面前,小弟已經躍躍欲出了,我看著她問:「我們先遊戲?」她抬起頭,欣然答應:「好啊。」看來女人也一樣想著。我「嘿」一聲我把她橫抱在懷裡,她一下用雙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抱她進了臥室,放在床上,她坐起來,正好被我脫下了半袖迷彩tx,她很配合地舉手(呵呵,確實是被強盜俘虜了)。裡面沒有乳罩,半截白皙的身子呈現了我面前。她皮膚白嫩嫩的,乳房有些下垂,有點乾癟,摸起來很柔軟。她臉上這時候通紅,但一點反對的意思都沒有。我彎腰脫掉了她的鞋,站起來,看著她一直紅著的臉,有些閃避的眼,開始解她的腰帶,她扭了一下,躺倒在床上,我慢慢地連內褲帶軍褲一起脫了下來,讓這個女體清清楚楚地呈現了我面前。是我喜歡的型:小巧、白嫩、皮膚細膩,她羞澀地把雙腿緊並,我則把手摸在她稀疏的陰毛上,她扭動著,由著我的雙手在她週身遊走,從小小的山丘,到幽幽的峽谷,她哼哼著,閉著眼,一幅享受的樣子。慢慢地分開了腿,毛髮下面的洞口周圍顏色有些暗,但看起來不髒。我雙手扶著她的雙膝,盯著看,她扭動了一下,輕輕地說:「強盜。」

我嘿嘿笑著--如果有相片的話,一定是色迷迷的摸樣,但沒有撲上去,從來沒給老婆口交過,也不想試,雖然想讓女人給我口交。總覺得有些變態。鬆開手,從床頭取出了個套--我老婆身體原因不能放環,我們一直用套套--剛要往上擄,「不要套。」她說。

我奇怪:「你不怕?」

她說:「沒事。」我倒有些擔心,畢竟這女人第一次使用,有沒有危險還不曉得。不過看著她的那裡雖然有些黑,但看起來沒什麼髒顏色。人家是良家,大約沒必要大老遠來傳染我毛病吧?呵呵小弟已經很硬了,那就不客氣了,我把她拖了一下,拖到床邊,把腿架在我肩膀上,手扶小弟找了找位置,「滋」一下就滑了進去,一衝到底!進入了老婆外的女人(哎,這個強盜不合格啊)。

裡面已經很濕潤了。她發出一聲長長的「哦」聲,閉上了眼。哦,好溫暖的所在啊,稍微有點燙的感覺,柔軟的陰道壁肉還一張一翕在蠕動,哈,真舒服。和老婆做的時候,往往沒怎麼仔細體味。強盜的手撫摸著小小的堪堪一握的乳,輕輕地抽動,她人小巧,那裡也緊,包裹著我的硬挺,真是舒服。抽了幾下,忽然想起善後問題,打眼一看,床上沒衛生紙。我剛說怎麼看不見紙呢。她說:「我包裡有。」於是起來,她剛站起來,我從後面抱住她的雙乳,腰一挺,從後面又插了進去,她身子只好向前傾著,走路很不得勁,乾脆手按到了地下,我就跟著她走,一直到取紙,到又回到臥室,我的小弟一直就那麼在溫暖的巢穴裡呆著,她是努力地配合,不讓出來。

頭一次這樣幹。老婆都沒這麼順從過。看她像小狗一樣的順從,那種感覺啊,真是爽。

回到臥室,我一下壓倒她身上,真軟。我160多斤,壓上她也不怕,看來老婆說的對,只要那東西進去了,女人就感受不到壓力了。當時,一種征服感充溢全身,她迷離著配合著,呻吟著:「強盜--強盜--強盜--」隨著抽插聳動著身體。弟弟在溫暖的泉中泡著爽著……感覺就要來了,這多糟糕!於是我停止了動作,讓小弟在裡面泡著。她睜開了眼睛,用眼神問我。我當時臉一定是紅的,累加上尷尬。你來上面?她翻身坐起,大約是也是怕我早結束。我舒舒服服地躺下,她跨在了我身上,連根也吃了下去,連連聳動,我伸手,摸著她的兩顆小小葡萄粒,她又閉上了眼睛,快活地哼著。然而時間不大,我重重地嗯了一聲,頓時一瀉千里。她感覺到了,沒表示什麼,在我身上趴了一陣,起來,溫柔地用衛生紙清理著,看著她潮紅的臉,真有些感動。總歸給了她也就10來分鐘。

興奮勁過去,我們吃飯。麵條已經涼了,好在熱天,不在乎,她看來確實餓了,吃得挺香。吃飯後,我處理了一下,她光著身子跟在我身後,感覺像個喜歡跟人的小女孩。哦,那種被依戀的雄感也不錯。

又躺在了床上。伸手撫摸著她,皮膚真細膩,和老婆的感覺不同。但也有些鬆弛的感覺了,反正軟得很。把女人抱在懷裡,她乖巧地依偎著。迷糊了一陣,時間已經到2點了。忽然想,怎麼安排下面?讓她馬上回家?人家可是千里迢迢跑來,辦完就打發回家。真他媽的混賬。於是我問:「你著急回家嗎?」

她說:「不忙。貨物托運回去,有人接,我說出來考察了。」

於是閒聊,她說她原來是個幼兒教師(怪不得腰肢很軟。不由想起了那個不肯嫁我的女教師,跟她一樣的小巧的女人,暗想:上帝在補償我?)她受不了約束,辭職下海。現在日子勞碌但自由,收入也比幼師強。

她還是公辦幼師。我最佩服有勇氣的人,對這女人不由加了點敬意。把她平放下,揉她,從上到下地撫摸。輕輕搓著她的陰。她閉著眼睛,氣息粗起來,哼哼著:「強盜,強盜……」

不知不覺中,她的臉滑到了我的腹部,我忽然褻促地想到個事,把她的頭往下按了按,她睜開了眼,看到了在她嘴邊的小蠶豆。看著我的眼神,她沒有說話,張嘴把這個小小的蠶豆粒一樣的分身含到了嘴裡,吸吮著舔舐著。小弟像吹了氣的皮帶蛇那樣倏地勃起,撐滿了她的口。大約是一下嗆著了,她吐出來,咳咳,瞪著眼看看我。我鬼笑著,看著她。她臉似乎紅了一下,低下頭,慢慢地輕輕地用舌尖揉搓著。我感覺麻嗖嗖的,渾身似乎沒有一點力氣了,天,真是暈了。

溫存一陣後,她忽然問:「你老婆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我說長髮,她說那沒事了。原來她替我擔心,怕床上留下的頭髮會引起疑心。呵呵,真替人考慮。當然,也是蠻有經驗的啊。

輕輕把這個女體攬入我的懷裡。

再度風雨

--我是你的放大鏡

雖然但願時間停滯,但還是起床了,我把她帶到了一個離車站不遠的旅館(不要認為強盜早熟悉,其實是第一次這麼做,難為強盜做得這麼井井有條)。價錢不貴,裡面還配有電視、電腦,還有一個花灑,挺不錯的。

那天下班後,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說今天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飯了。這是常事,不會引起懷疑。我驅車到了賓館。忘記了進門時老太太的眼神了。大約這位老太太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輕輕地敲門,她打開了門,兩個狗男女就擁抱了一起。忘記了當時說了什麼甜言蜜語,很快我就讓女人出現在我面前了。她很享受我的撫摸、摳挖,順從地由我脫去tx、迷彩褲。當時她裡面沒穿內衣!一對白白的小兔子跳躍著,我伸手上揉小兔,下探草叢,然後也脫去了衣服,肥肉多不太好看,自己嘲笑說胖了點,她說:「我不嫌你胖。」聽著很真誠哦,不知道當時她為什麼就對強盜那麼中意。她的身子是小巧的,抱起來感覺一點都不沉。於是我嘗試了一種新的方法。雙手托起他的屁股,她順從地把手環在我的脖子上,正好將小孔湊到了我的小弟旁邊。小弟順利地滑了進去。我說:「他一看你就大了。」她在耳邊輕輕地得意地講:「我是你的放大鏡!」

放大鏡?

哈哈哈,很新鮮的說法。於是晃動著放大鏡,真舒服。不過這種姿勢好費力氣,一會我就有點想的感覺。她似乎覺察到了,停了一下,把她平放在床上,把一雙軟弱的小白腿放到我肩膀上,手撫摸著她的小乳頭,看她閉著眼睛臉色潮紅雙臂攤在床上一副完全把自己交出的摸樣,雄心大發……一股快感湧上腦際,臨射之際,抽出來,一股白色粘稠的東西射到了她的小腹上。我站著閉上眼睛,感覺四肢無力,軟綿綿那麼舒服。不由翻身倒在她身邊。她那麼溫柔地坐起來,找出紙先給自己擦了一下,然後輕輕地給我擦拭著。

這次又太快了。我知道,作為一個熟女,她肯定是沒到頭的。

激情後,站起來穿上拖鞋,走到窗邊,拉開窗簾--說起來她很細心的,為了方便,算著我來之前就拉好了窗簾。透過玻璃看外面。太陽已經半截身子入山了,但視界還好。外面的人熙熙攘攘,這是在我的家鄉,離我居住的地方也就幾里地,可我看外面走過的人竟然沒發現一個認識的。她在我身後,抱著我的粗腰。兩個小乳頭揉著我的背。不由地想:這是什麼?這就是緣分嗎?我們遠隔千里,交流只有不到幾個月,她竟然跑到我家,由著我做。雖然她不是什麼美女(也許年輕的時候是。但估計現在已經四十以上了)。但身子柔軟白嫩的身子由著你,你付出什麼了?

天漸漸的黑了,我們下去吃飯,就在旅館邊的飯店,吃得很簡單。她不挑剔,說隨便我。我要了水餃,我最愛吃的,她是北方人,不反對。點了瓶可樂,我點啤酒,喝完。我們壓馬路。

我們這裡的發展還是很不錯的。路很寬,路邊簡直可以算作小公園,人行路高出車路,用小方磚鋪好的。再往兩邊,是綠化帶,當時路邊的各種小灌木綠茸茸的,不遠就有個木質連椅,方便行人休息。我和她溜躂著,誇耀著我的家的建設,她也說,走過好多地方,要說縣城的話,我們這裡是她看到的最好的。

說道了當天還是我的生日,農曆生日。她高興了,咬著我的耳朵輕輕地說:「那,我就是你的安琪兒。」

安琪兒?真不錯。

問她的情況,她很坦誠,說自己和老公AA,個人顧個人,他好像是個公務員還是個事業人員,並不怎麼賺錢,但花得很。在外面搞女人,她爭取過,但得來的只是更多的冷淡與隱瞞。她灰心了,於是也搞,最初當然是從周圍人開始,但她慢慢改變了策略,附近的不交,原來處過兩個朋友,都斷了聯繫,絕不往來了。當時沒怎麼想,後來明白了,她對某個男人的興趣不會保持太長。我想這是應該的,一種保護策略,女人保護自己總是沒錯的。

正說著,手機上傳來了短信的滴滴響聲。我摸出來看了看,是一個網友來的,那是個交流了多年的女性,小富婆,但很孤獨,當時她抽煙,還威脅過我,說見了我就讓我破戒抽煙。我這人吧,對待人還是蠻有耐心和有點誠意的,從沒騙她,雖然也說過一點色色的話,但不至於被反感。所以她一直和我聯繫,當時有段時間沒聯繫了,她竟然發來短信,讓我上網跟她聊天。

咪咪並沒探過頭來看我的手機,這點她做得特好,問:「你老婆?」

我說:「嗯。」

她說:「快回去吧。別引起疑問。」

送她回旅館。她自己上去,我開車回家。那個網友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當時聊的啥一點印象都沒有了。純粹屬於有一搭沒一搭。她悶了,於是找我,就這樣。

最後沉醉

--以後要是做夢喊強盜怎麼辦呢?

第二天上了班,我給她短信,讓她買點食物,我中午帶她出去爬山玩,看看我們家鄉的風景,也算旅遊。她同意。

說到我們這這座小山,那風景還真是不壞。小山不高,據說海拔180多米,從正面看,有左右兩峰,瞅瞅會讓人遐想,我們家鄉有位詩人把它叫做雙乳山。呵呵,詩人都有點色的。雖然沒什麼名廟貴跡,山上綠樹遮蔽,鳥聲啾啾,走在小路上,林風拂過,氣息清爽,也是很愜意的事。

11點的時候,我跟辦公室的主任打了個招呼,早出來了。這次是自行車,我把自行車放到山腳下一個熟人那裡,說要坐車出去,我在小山腳下等她。我已經告訴她怎麼走了。好找的很,反正出了旅館直接順著路走就可以了。我告訴她向西,可能有點不對,不知道她當時能不能辨認方向。

她來了,一路東張西望的。走到我身邊的時候,竟然沒停留,直接順路上行。

我趕上,奇怪地問:「不認得了?」

她說:「怕你遇到熟人。」

我笑了:「還好,應該沒問題。」

於是她一下挽住了我的胳膊。像個小姑娘(可能女人到多老,都喜歡被人當小姑娘看吧?),說:「這樣這對狗男女就可以走在一起了。」哈哈,的確是一對狗男女。一路上山,到了山腰,沒有順盤山路走,帶她走了條小路。那條路其實我都沒走過,雖然就在山邊生活。一路走一路談,說起她的家,她講,如果不是因為孩子,早就離婚了。曾經有一次,老公晚回家,她氣壞了,把門栓死。準備怎麼也不開門。但過了一陣,兒子,當時只有六七歲的兒子,竟然悄悄地爬起來,輕輕地把門栓拉開。她頓時明白了,兒子需要爸爸。從那以後,她就不再提離婚。

到了個沒有人的地方。這個地方我從來沒有來過,不過,我往前看了看,再不遠就是山的盤山路了。哎,就是一個小小的山,也不是每個地方都可以走到的。

這個地方樹很密,恰好平坦有些的有個地方有幾塊大石頭,光光滑滑,正好可以坐下來聊天我就讓她坐在這跟我聊天、吃飯。她吃了幾口,就不吃了,說飽了,也許她飯量就這樣。但一個勁勸我多吃。她買的是肉夾饃,喝她帶來的瓶裝水,想想強盜真是狗強盜,還讓人家買東西吃。她竟然也一點沒反感。

吃飽了,打個飽嗝。色心又起。其實在計劃(昨天晚上做的計劃)裡,今天打個野戰。望著她。她似乎明白。我伸手抱住了她。她不反對,但當我伸手解她衣扣的時候,她很堅決地阻止。我奇怪。她說,不。

僵持了一會,她忽然笑著說:「照個相吧。」

奶奶的,強盜當時竟然沒準備個相機。還是用的她帶來的相機。

她自己脫掉了外衣,只剩下三點。然後脫掉了鞋子,走到一棵松樹旁,讓我給她找了幾張相片。現在這相片還在我的電腦裡,從相片看,她身材是相當好。

照完像,她赤著腳,想回到我這裡石頭這裡,但很難的。我把鞋扔了過去。她還誇我:你真聰明。

呵呵,回到身邊,我擁住了她,又想解開她的乳罩扣,她還是那麼堅決地搖頭,說:「不在外面。」

我依了她。

時間不早了。大約1點了吧。我們回賓館。在路上我忍不住問了個問題:大哥(指她老公)是不是不經常滿足你?

她說:不,他很能幹。總是在她幾乎昏掉的時候,才射出來。看來不僅是體力的問題,還是個度的控制。

我好慚愧,至少是前兩次,都沒有滿足她。雖然她什麼都沒說。

到山下,騎車出來趕上了她,帶她。她還替我擔心:「不會遇到熟人吧?」

我說不怕。其實還是有點怕的,但一來這地方沒多少熟人,二來,讓人家走回去實在於心不忍。

到了賓館。她說已經跟老闆說好了,晚點都沒關係,可以休息下。我看了看表,哎,才一點半,還可以睡會,於是跟她進了賓館的房間。

我們都知道進了房間會發生點什麼。

進去後我一身的汗。爬山爬的。我說要洗洗澡,她說她不洗了,去之前已經洗過了。呵呵,要是我強一點的話,在外面野戰其實是沒問題的,她也準備了。但不是很情願而已。可能她真的不想。

我洗完,她已經鑽到了被子裡。毛巾被。我赤條條地不知廉恥地走了過去。她紅著臉看著我,好像看一個夢中情人。他媽的,我有那麼魅力嗎?也許女人眼也會出問題的,情人眼裡也有帥哥。

毛巾被被我一把掀掉。她竟然還衣服整齊。嘿,等著我來做吧。我盡量輕柔地脫掉了她渾身的障礙,讓她的自然體呈現了我面前。雖然已經看過兩次了,但一見之下還是分身勃起。但總結前兩次教訓,為了讓人家也享受一次。我還是緩緩地抱起了她。她柔柔地看著我,由我擺弄。當我進入的時候,她依然那麼興奮:「強盜,強盜……」

說實話,這次我沒那麼大勁頭的,一天兩次已經累了,勁頭還沒緩過來,這次完全是為了她。人家來了沒滿足一次實在是對不住。小弟這次敏感度不是很高。在她身上抽抽插插不知凡幾,反正搞得她張口大叫:強盜--。伸出雙手緊緊地抱住了我,小洞穴一個勁地抽動,把小強盜緊緊地夾在裡面,上面瞪著眼張著口,雙腿蹬直,一幅要昏掉的樣子,良久良久。似乎從僵硬狀態中甦醒一樣。「強盜」她又說。週身軟了下來。

伸手摸了摸,發現小強盜依然硬挺。她扶著強盜躺下,跪坐在我一邊,張開小口,用唇,用舌,纏繞著,刺激著我的小弟。但老實說,小弟現在就沒有射的意思。

我擁住了她,把這具女體壓在身下。用力地抽插了多少下,只感到疲憊,但沒有要噴發的感覺。

我略帶得意,說:哎,沒辦法。它現在金槍不倒。只為滿足咪咪。她嘿嘿笑了。

起來又用她的相機,給她拍了幾張,她閉著眼睛,不怎麼配合,不肯按我說的做動作,只是由著我翻過來、掉過去。後來這些相片她沒有給我,只發給我在山上拍的,她說刪除了,怕人看到。

我們相擁而眠,大約半小時後起來,退房。我帶她去車站。今天想起來強盜當時特吝嗇,沒有幫她買上車票。當時勸她去jn服裝城看看,但沒有想過要陪她去。最後也沒敢於來個擁抱,怕人多吧?

她到jn後,我給她發個短信問候。

她回:現在外面正下著雨,越發想念強盜。過了一會,還有這樣一條:要是以後在夢裡喊強盜怎麼辦啊?

想想頗覺感動。

後來不久,有一次去hb,給她發了個短信她回:要我去陪你嗎?

當然不現實。她當時說,她會來sd,會來找我。她後來說,孩子去了hn,路過時回來找我。但都沒有來。

以後在QQ上見了,視頻都不肯了。慢慢地淡了。我以後想,正如她以前的情人一樣。她不會長時間保持聯繫。而且,我做得太小氣了。再後來,我想加她為飛信好友,她不肯,我打個電話過去,她說:「我對你沒有興趣了。」最後直接把我從QQ中刪除了也許,正如她說,她是我生日的安琪兒。生命中的一度。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喝醉的姐姐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訕後直接上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