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之亂創人生 職業制服

酒!

酒這個東西,到底是好是壞?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難分清楚。雖然一般的來說,搞建築的人都是很能喝的,但是我卻從來不沾這個東西,這可能和我的遺傳有關吧!

可是,因為那件事情,讓我認識了它,也瞭解了它,是它改變了我的一生,讓我重新有了生活的目標。到底是什麼事情?往下看就知道了,事情的原末是這樣的:

她是我的女朋友,具體的名字,我不能說出來,大家可以叫她小張吧。我們同屬一個公司,她是一個比我大6歲的女孩(也可以稱之為女人,因為她不是處女),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和她走到了一起。

她是一個性格開朗,溫柔的女孩,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對她如此著迷。和她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

但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在和她一起以前,她曾經對我說過,她的過去。她曾經被一個男人騙過感情,騙過身體,騙過錢財,騙過所有的一切,對於這樣一個可以坦誠告知的人,我很感動,很想照顧她,不會再讓她被騙了,這是我的內心的想法。但是結果,在她沒有被騙的情況下,被騙的人變成了我。

和她大概相處了有一年的時候,忽然從公司裡面傳出,她和經理有一腿,是經理的姘頭。當然大家是不會讓我知道的,可是,「空穴來風,必有因」啊。

那個時候,她正在上課,是屬於高自考的形式,晚上上學。以前,每天下了課都會及時的回來,可是近來一段時間,她總是晚,要不然就是打電話,說是去她的同學家了。如果沒有傳出來她和經理有一腿的話,我想我不會太在意的,可是現在不同了,因為每個男人,都無法忍受這個理由。所以,我就偷偷的跟上了她。

果不其然,經過我跟的幾天,每天下課後,經理都會去接她,然後陪她一起吃飯,我曾經問過她,但是她不承認,我心裡想,如果你們沒有什麼就算了,我看緊點就好了。

但是那天,我跟蹤她的時候,在她剛剛下課的時候,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問她:「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她回答今天不回去了,要去同學家。我的心裡,就開始莫名其妙的發慌,緊張,心痛。其實我就在她下學的門口,一個比較背影的地方藏著。

不一會兒,就看見她出來了,東張西望了一下,好像在尋覓什麼!好似已經發現我在跟蹤她似的。

看見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就順著馬路走,到了一個比較小的黑胡同裡,上了車。我沒有往前緊跟著,怕被發現了。不一會兒,車倒了出來,我一看正是經理的車,不知道她們去哪裡,我就趕緊打了個車,跟在後面,

後來,發現經理的車一直開到了一個酒店前,然後停完車,經理和她走了出來,並且走出來的時候,經理的右手正抱著她,一起往酒店走去。

看她們說笑的情況,的確和公司的傳言一致,我的心裡好痛,我好想上去攔住她們,但事實上,我根本無法移動我的腳步。在他們快到酒店門口時,我親眼看到經理的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並且拍了一拍,而小張也沒有反對,往經理懷裡一靠,感覺好親密。而當時我的心情,想必大家都能夠瞭解。

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看著,我站在酒店的門口等她們出來,就這樣,我在那裡從晚上9:36分一直等到了11:20分,他們都沒有出來,這時我徹底明白了,她們在幹些什麼。

這個時候,我的心裡倒是出奇的平靜,我拿出手機,給她打了個電話,但是已經關機了,我現在頭很暈,不知道該幹些什麼,在這裡等的結果,終究是一樣的。我走到路邊,一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說了一句「滾石」!

「滾石」--北京比較有名的迪廳,我曾經來過幾次,不過那都是還在朝陽公園那時,等我到了「滾石」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滾石」已經搬到了三里屯。以前來迪廳,我都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起來,他們喝酒我喝飲料,因為他們都知道我不喝酒,所以也不勉強我。

進了「滾石」,這個時候人已經很多了,我找了個地方,要了罐飲料,往那裡一坐,心裡想著剛才的事情,越想心越痛,不知道她們在幹什麼呢?是不是兩個人正在床上翻來覆去,經理的雞巴正在小張的小穴裡面進進出出?

還是,小張坐在經理的身上,使勁的搖擺著自己的屁股,讓經理的雞巴更能夠大大的刺激她的感觀?經理的手,是不是放在她的屁股上還是乳房上用力的搓揉?暈!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頭好痛,好暈,心裡好痛,好難受。

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走過來一位小姐,問我:「大哥,可以坐一坐嗎?能請我喝一杯嗎?」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在「滾石」這裡上班的一位小姐,看她年紀不但不大,而且好小。看她的年齡好像只有17~18的樣子。其實,以前來的時候,同事們都找小姐陪著,但是我從來沒有找過,因為那時我的心裡面只有小張,找小姐是什麼感覺?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這裡的行規,就是小姐陪聊、陪跳、陪喝每個小時是100元,要是想出去過夜的話,公價是1000元。

如果今天,沒有發生那個事情的話,我想我也不會,做下來的事情。我算了算兜裡的錢,大概還有5000多塊錢,這本來是打算給小張買禮物用的,看來現在用不上了。忘了一切吧,今夜讓我也為我的青春瘋狂一次吧!

我看了看她,請她坐下,問她喝些什麼?

她看了看我說:「大哥,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喝點酒,也許會好點的!」

「哦?是嗎?」沒等她說話,我把服務員叫了過來,讓他拿過來六瓶啤酒,一共是180元,要是在平常,打死我也不會花這個冤枉錢,但是今天根本就沒有那個心疼的感覺。

「大哥,是不是太多了?」

「有嗎?呵!你說的對,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也不用幹什麼,陪我喝喝酒,聊聊天就可以,你的錢,我不會少給你的!幫幫忙,找個安靜點的地方,我現在只想找個人說說話!」

她沒有說什麼,就帶我到了「滾石」裡面的表演廳,那裡面相對而言比較安靜,是個表演的地方,我和她進去後,找了個包間坐下,慢慢的和她聊起來。

原本,我沒有喝過酒,而她也沒有喝過。這是我們聊天的時候才知道的。但是我們兩個不但把6瓶啤酒全喝了,而且又要了4瓶。一點沒剩下全都給喝了。在以前,我從來沒有這麼和一個女孩聊過天,今天,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無話不說,就連今天所發生的事情都和她說了,而她,也對我說了很多。

楊夢芸--是她的名字。四川女孩,今年上大一,是從四川考過來的,家裡比較困難,父親現在又病了,還住了醫院,她是個很孝順的女孩,家裡的困難她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爸爸病了,就給家裡打電話說,自己在北京挺好的,學習之餘還當了家教,而且也在打工,交了一個有錢的男朋友,對她很好,讓家裡人放心,自己不會耽誤學習的,並且每個月都往家裡面寄錢。

其實說到這裡,我已經很明白了,問了問她是不是休學了,她沒有說,只是說:自己沒有交男朋友,打工的錢也無法寄到家裡讓父親看病,自己來做這個是迫不得已的。

和她聊了這麼多,我們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不知不覺中,表演已經結束了,這裡面的人已經走光了,都到外面去蹦迪了。我和她也喝的暈暈乎乎的,往外走去。

暈暈乎乎中,我和她不知道怎麼到了一個房間裡面,因為我和她都喝多了,到了那裡我們就躺在了床上。

而她更加不勝酒力,自己在做些什麼根本就不知道,只見她閉著雙眼,慢慢的把衣服解開,開始在我的面前脫起了衣服。

不一會兒,她的身上就剩下一個乳罩和一塊遮羞的白色三角褲了。可能她真的沒有喝過酒,竟然在我這麼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不但脫光了衣服,而且還打開了雙腿。她下面黑色的陰部已經透過了白色的內褲,並且有那麼稀稀的幾根陰毛從內褲的兩邊跑了出來。

看起來是如此的誘惑!

其實,我喝的也不少,但是我畢竟是個男人,相對而言要比她好的多了。我不是個色狼,更不是個對小 女 孩亂來的畜生,但是我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我也不比她大多少,看到這種情景,我實在是無法控制我的反應,因為,我胯下的雞巴已經硬了起來,雞巴變大了,龜頭頂在褲子上,生疼的很。好像它已經看見了它久違的小 妹 妹。看著她,我不自覺的把手放到了雞巴上,

隔著褲子輕輕撫弄著,眼睛裡看著躺在床上的她,已經把乳罩脫了下來,約束在胸罩裡面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來,給我的內心一個重重的打擊。

和她聊了那麼久,我很同情她,甚至已經把她當成了朋友,如果你沒有這樣的話,我想我們會做個很好的朋友,但是你脫成這樣,加上我今天的心情很差,我對不起你了,我需要發洩,不然,我會給憋死,會瘋掉的。對於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幫助你的。

想到這裡,我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給脫了個精光。一下子撲到了她的身上,就這樣她還是沒有醒來。

我雙手抓住她36D的奶子,用力的揉了起來。

「嗯……嗯!……」在我揉她乳房的時候,她是有感覺的,但是就是沒有睜開眼。

我一邊揉,一邊把她右面的奶頭含到了嘴裡,不一會兒,紅色的奶頭就立了起來,而且好大,看來她是屬於非常敏感的那種女人了。慢慢的,我的手往下滑了下去,轉眼就到了她的陰部,我把手放在她那隆起來的肉包上,輕輕的撫弄,中指順著她的陰部中間那條縫隙往下滑,不一會兒就感覺到,那裡已經濕了,因為已經從白色內褲上反應出來了,在白色的內褲上留下了一條濕濕的痕跡。

我無法控制我的手,猛的把手從她的腹部,穿過她的內褲,直接放到了她的小穴上,撫摸起來,那裡已經好濕了,我把手放到她的陰蒂上,輕輕揉起來,不一會兒她的那個小豆豆,就變得和我的雞巴一樣硬了起來。而她的雙腿也在不自覺的張開合併,張開又合併。

看到她的反應,我心裡想,你還真的好敏感啊!這時候,我的頭腦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道德了,我把手拿了出來,雙手放到她的屁股下面,抓住她的內褲便往下拉,她似乎有感覺,就是閉上兩腿,不讓我脫,可是我現在正在慾火中燒,不管她怎麼樣,我還是把她的內褲給扒下來了。這是她的身上已經一無所有了,整個陰部暴露在我的眼前。粉紅色的,像處女一樣。

「嗯……哼……嗯……」不知道她怎麼了,感覺像是在哭,又像是在哽咽,還像在笑,反正表情很複雜,可是我現在哪裡能顧得了那麼多,我上了床,把她的雙腿分開,右手握住自己的雞巴,向她的小穴頂去。

雞巴頂在她的小穴上,本想一下子操進去,可是就是弄不進去,她那裡還是很乾,沒有辦法,只有拿龜頭在她的陰唇上

蹭來蹭去,慢慢的她的淫水多了起來,我再也控制不住,把龜頭頂住她的小穴口,慢慢的插了進去。

「他媽的,怎麼這麼緊啊,淫水明明已經很多了?暈!」我暗自罵道。我又稍稍的用了一點力量終於把龜頭頂了進去。

「不……不!……」一聲大叫,她醒了過來。

原來女人都是這樣,再如何的醉倒,只有你的東西進入她那裡,她還是會馬上清醒的。可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了,如果現在讓我退出,還不如殺了我。

「你在幹什麼?啊……疼……你快出來……你下來……疼啊!」她哭著,用雙手捶打著我的胸膛。

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我雙手緊緊的箍住她的腰,臀部一用力,雞巴又插進去點,頂在了一個軟軟的東西上,我心裡咯噔一下子,心想:「哈哈哈,不會是處女吧?」

因為我的女朋友不是處女,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處女膜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要啊……不要……好疼……疼啊……!」

我在想,進去嗎?這個時候我竟然還在考慮這個問題?暈!

轉念一想,不會的,在「滾石」裡面當小姐的,哪裡還有是處女的,再說我現在已經進去了,要是能夠再控制住,我還是男人嗎?明知道她還在疼,明知道眼淚已經從她的眼淚流了出來,可是這時我憐香惜玉的念頭一點也不存在了,臀部一用力,雞巴整個操了進去。

「啊……疼……!」說完,她就昏了過去。

我暈!怎麼會這樣呢?難不成……

本來想就此罷手的,可是就算是處女我已經給破了,我和小張已經不會再有可能了,如果你真的是處女,我就好好的待你。

想到這裡,我沒有在繼續往下想,因為我的雞巴已經開始不聽我的使喚了,一下一下的向她的小穴撞去,慢慢的她在我的撞擊下,醒了過來。

「你……啊……你……你流氓……啊……」她流著淚,雙手在我的胸口打擊著,在我強而有力的撞擊下,連說話都無法說順了,

我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一邊幹著她,一邊想一會兒完事了怎麼辦啊?呵呵!這時候了,我還想它?不管了,先發洩出來再說吧。

也許有可能是心裡的不平衡,在我幹著她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想著,經理是不是也在像我一樣幹著小張,小張在我的胯下,從來就沒有叫過,是不是在經理的胯下,就叫個不停呢?他的雞巴難道比我大嗎?操你丫的!我心裡的不平衡,導致我沒有顧及楊夢芸的感受,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楊夢芸的反擊越來越弱,慢慢的變成了呻吟,臀部也有節奏的配合起來。

看著她這樣的反應,我的頭腦從那裡轉了過來,慢慢的加快速度,衝擊她的小穴。而她……

「啊……別……別……啊……用力點……啊……使勁……啊……」

每當我用力操她一下,她就「啊」一聲,聽的我真的好興奮,原來女人叫起來這麼誘人啊?也許我好久沒有做這事情了,龜頭感覺好敏感,好像快要到了。不自覺中,臀部加快了速度,猛烈的向她的小穴撞去。

「不行了……啊……啊……我……快……不行了……啊……到了……啊……人家丟了……啊……!」說完,我感覺從她的小穴裡面衝出一股熱熱的東西,直接澆到了我的龜頭上,經過這一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了了,粗暴的向她的小穴撞擊了十多下,龜頭一麻,攢足了好久的兒子一下從馬眼中衝了出來,一下子澆到她的田心上。

「啊……啊……!」

我一股出來,她叫一聲,一共出來了7、8股,她叫了七八聲。最後一股出來的時候,她大叫一聲,就暈了過去,想必她的第二次高潮來了,沒有想到她好敏感啊!望著她,我不知道想了些什麼!不知不覺中趴在了她的身上睡著了!

天涯蒼蒼,情最難忘,人海茫茫,愛你最狂。

一段擁有的真感情,是否就可以很容易的去忘掉?我想我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事情,當你做出了,你就必須去承擔,因為這是個責任的問題,尤其對於男人來說,是不可推卸的責任。

也許,是酒醉的厲害,再加上這一次的瘋狂做愛,我們都沉沉的睡去了。

朦朧之中,我感覺到有股光在刺激著眼睛,不禁睜開了眼睛,原來天已經亮了。

「暈!NND,頭還疼啊,咦?這是哪裡啊?」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突然想起了昨天我所做的事情,趕快把被子掀起一看,只見床單上還留有斑斑血跡。

我的天啊,昨天我幹了什麼啊?昨天那個女孩哪裡去了?這裡是她的家嗎?在胡思亂想中,我穿上了衣服,心裡本來想,還是逃走算了,可是回頭一想,如果我走了,我還有人性嗎?小張,可以對不起我,但是我不能像她一樣對待昨天那個女孩!哦,想起來了,她叫楊夢芸。不然我還算是男人嗎?

把房間收拾了一下,我走出臥室,正看見楊夢芸自己穿著睡衣,坐在客廳裡面發愣。從側面看,我知道她哭過了,因為她的眼角正有一滴淚水在往下流。我看的心裡像針紮了一樣的痛。

楊夢芸昨天的打扮,真的像個小姐,但是從現在看來,她真的好溫柔,好讓人憐惜。

我考慮了一下,應該如何去說,才能讓她原諒我。思索了一下後,我向她走過去,說:「夢芸,我們聊聊好嗎?」我不知道怎麼把她的名字叫的是那麼的親切。

也許夢芸想的太過入神了,連我走過來她都不知道。直到我對她說話,她才反應過來,轉過頭來看我。我一看她的臉,真的好讓人心疼,眼睛已經哭的紅腫了。

看見我過來後,她趕緊把眼淚擦了一下,對我笑了一下,說:「你……你醒了?」看著她,感覺她說話的口氣,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夢芸,對於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

在我還沒有說完,她打斷了我的話說道:「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的,你也有需要嘛,而且我也是幹這個的。」

我知道她說的話根本不是那個意思,但是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她就那麼的看著我,看我沒有說話,她失望的低下了頭,看著她,我心裡一股衝動,想要對她說,我會照顧你的,可是還沒有說話,她就抬起頭來,對我笑了一下說:「好了,你醒了,也該走了,不過要把錢給我哦!看你比較順眼,這樣吧,算你3000塊好了!」

她笑的好勉強,我也知道她的困難,也想幫助她,可是我說不出來什麼。

聽著她所說的,我真的氣我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明知她不是那個意思,是想讓我說出來她想聽到的

那些話,但是最終我還是沒有說出來。

「夢芸,我們做個朋友好嗎?這裡是5000塊錢,雖然不是很多,但是能幫你解決一下困難。」說著我從衣服裡掏出5000塊錢,遞給她。

她盯著我的臉,看我在想些什麼,但是我被她盯著發虛,轉過頭沒有看她,她失望至極,從我手裡接過錢,說道:「謝謝你了,我說了算你3000好了,這兩千還給你。」說完,又還給了我兩千。

我的心一詫異。看著她高興的數著錢,我的心好痛,當然痛心不是為了那3000塊錢,而是她的表情,她的心裡,她的感覺。

到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小張,不知道她回沒有回公司,對於我這個人來說,真的心裡好亂,不知道心裡現在到底有誰。我恨她,恨她對我的欺騙。不由的我想走了,畢竟我心裡還是愛著小張的,如果她可以說出來,誠實的向我說出來,我想我還是會和她在一起的,當然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了。

我把思緒回過來,看了夢芸一下,說:「夢芸,我們做個朋友,我要走了,對於昨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這是我的電話,有事你就給我打電話,我一定幫你。」

夢芸聽到我說要走,她的身體顫了一下,好像要哭出來,但是終究沒有哭出來,說:「好的,我知道了,有事會給你打電話的,我會纏著你哦!」

我沒有再說些什麼,把電話留下後,我就往門口走去,當我剛要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聽到夢芸說:「等等!」

我回過頭,看見她腳下有些蹣跚的跑了過來。她一下抱住我,在我的耳邊對我說:「昨天你弄的我好舒服,能不能在你走之前再給我一次?」

她說的這些話讓我很吃驚,但是我突然發現,她的聲音是哽塞的,而且她又哭了,因為她所流下的眼淚已經濕透了我的襯衫。我想把她推開,但是她抱的更緊了,不一會兒就鬆開了我,看來她是在擦眼淚。

原本發生了這個事情,我根本就沒有心思再去幹她了,而且她楚楚動人的樣子,讓我無法在下黑手了。但是她的舉動卻讓我無法在控制住了。

只見她抓起我的一隻手,放在她那驕傲的乳房上邊,一隻手伸到我的下面,輕輕撫弄。我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和她已經有過關係了,雖然心裡面極其的不想,但是身體上的反應讓我無話可說。

「夢芸,算了吧,你的身體還不好,而且我也不想,我……!」

「還說,你看你的東西都有反應了!」

正當這時,她的手已經把我的褲鏈拉開了,穿過內褲一下子抓住了我漲大的雞巴。我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一下子抱起她來走進了臥室。到了臥室,我把她放在床上,吻上了她的嘴,我們相互熱吻著,然後瘋狂的給對方脫掉衣服。我的手,像她的下面摸了一下。那裡已經很濕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一下撲在她的身上,將底下的雞巴放在她的小穴口處,慢慢的操了進去。

也許我的慾望太強了,根本沒有在意她的感受,絲毫沒有注意她那裡很痛,而且也沒有注意到,她的眼裡流出了淚水,不一樣的淚水。而我卻一心的在挺動臀部用力的向她的小穴進行著瘋狂的侵略。我們的交合之處,發出了水漬般「啪啪」的聲音。

這次,她沒有像昨夜那樣狂叫,只是喘著粗氣,口中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她真的是好敏感的人啊,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她已經來了高潮,因為她那裡很緊,我無法控制我的速度,不由得一會兒就要快來了。

她好像知道我快要來了,忽然用力一扭屁股,我的雞巴從她的小穴裡面滑了出來,我一愣,只見她,一把把我壓了下來,坐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扶著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後開始在我身上扭動。

也許這樣可能更深的刺激到女人的敏感點,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她又來了一次高潮,胸前的雙乳在我的眼前跳躍,我控制不住的雙手不由的抓住了它們,讓它們在我的手掌下變成各種形狀。

「啊!」終於聽到她今天的第一次喊叫了。不過一聲「啊」之後,就累吁吁的趴在了我的胸膛上,喘著粗氣,而我卻雞巴硬硬的操在她的小穴裡面。

於是我猛的一翻身,把她再次壓在了身下,用力的操起了她。不一會兒,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股陽精終於從馬眼裡面發射了出來,猛烈的打在了她的花心上,她又大叫的暈了過去。

當我們各自清醒後,相互尷尬的笑了一下,然後我被夢芸推出去洗澡了,等我洗完後,夢芸已經又穿上衣服,然後把衣服遞給我讓我穿上。

我們沒有說什麼,等一切就緒後,我向她告別了,當我走出門口的時候,忽然聽到她說:「謝謝你,再給我這一次。」

說完就關上了門,但是我知道她說的這話不是這個意思!

走出了夢芸住的地方,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離滾石不是很遠的一個小區,也不知道昨天是怎麼來的。

出了這個小區後,我的心裡忽然放了下來,在她的面前真的不想傷害她,可是當我離開她的時候,她似乎沒有那麼的重要了。

忽然,我想起了小張,她真的是實在太令我失望了。但是感情的問題有誰能夠說的清楚?雖然昨天的那一幕還不停的在我眼前晃悠,但是我寧可相信,那是我做了一場夢。

風馳電掣般,我回到了公司,看見小張正在弄她的資料,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看到這裡我的心裡好難受,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問她,越想越窩火,心中的火也越來越大,我趕緊的走了出去,以免控制不住自己。

就這樣,小張並不知道我回來了,一天沒有見到我,也沒有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看來我在她的心裡真的什麼也算不上了。在忍受過衝動之後,我發現我自己突然的冷靜了下來,似乎看待什麼都很清楚了,做什麼心裡都有所準備了。

天黑的可真早啊!我回到了宿舍,坐在床邊,靜靜的等待小張的回來,並思考著一些問題。想辦法問出來,她到底是什麼想法?

我和她住的很近,不一會兒我就從窗子看見她回來了,縷縷自己的心緒,我向她的宿舍走了過去。

推門進去後,她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哪兒玩去了?連班都不上了?爽了吧?」

本來我剛縷好自己的心情,讓她這麼一說,把我內心的火一下就勾起來了。

「誰說我沒上班啊?只是你沒有看見我而已。」

「哦?是嗎?我看你一點也不累啊?」她說話的口氣真的是讓我無法再忍受了。

「是啊,沒錯。累死我多好啊,你就可以爽了是吧?」

她聽到我說的話,端著洗手盆走了過來,說:「你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你死了,我就爽了?」

「你昨天上哪裡了?」

在我問她這句話的時候,我緊緊的盯著她,果然在我問她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色突然的變了一下。

「沒……沒和你說嗎?我去同學家了,她老公今天不回來,讓我陪她去,你幹什麼總是問我這個?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也許她沒有辦法說出來,但是她的表情卻出賣了她,她絲毫沒有悔改意思。我的火一下就上來了,本來馬上就要發作出來,但是突然考慮到周圍都是宿舍,這要是傳出去,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平靜一下自己的心情,感覺平穩後,我抬頭對她說:「小張,我對你如何?你心裡明白,可是你不能玩弄我的感情,你昨天下了課,和咱們經理去了『五洲大酒店』,從幾點就進去了?我在外面等了你幾個小時!你們都沒有出來,你的朋友的家是酒店嗎?」

當我說到這裡的時候,她慌張的把手上的盆子給掉在了地上,看著我要說什麼,但是我沒有給她張嘴的機會,我接著說道:「你說我不相信你,要怎麼才能相信你?不是我跟蹤你,而是你現在的表現和我們剛相處的時候,截然不同了,你做了什麼事情,我也不多說,不過你真的令我好失望,好了,想必昨天你也累了一晚上,白天又上了一天班,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說完,我站起身,推開她,大步的走出她的宿舍,留下她自己呆呆的在那裡發愣。

當我說出這些話時,我的心裡輕鬆了許多,我知道我剛才根本就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她一定會找我的,所以就把手機給關了,走出宿舍區,找了個小飯館坐下。

人不是不喝酒,我也是。雖然我不能喝,但是有的時候你喝了酒,就會暫時忘掉一切的,我現在就是,我現在就想忘掉一切,哪怕是醒來仍然記得,我也要喝。

心裡有事情的時候,酒很容易多喝的,而且會很能喝。不知道我喝了多久,只知道在我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深夜12點多了。我躺在床上就睡了過去。

也許是我喝多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讓尿給我憋醒了,不得不起來去了一次廁所,排泄出去後,讓風吹了一下,感覺頭清醒了很多,星星也不少嘛?我自嘲了一下。回到宿舍想看看幾點了,才發現手機關了,便把手機打開了,不一會兒就來了十多條短信息。都是小張給我發的。

雖然我已經知道她將會說什麼了,但還是控制不住把她發的信息看了一遍,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唉!我不想去想,可是躺在床上又由不得我不去想,想著想著,我想到了夢芸,不知道她怎麼樣了?我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些什麼,是不是和我一樣,還是又去了滾石,還是在睡覺,還是……

正當我還在想的時候,手機響了,我看了一眼原來是小張打過來的,我猜她一定是把信息回復開開了,不然我怎麼剛開手機,她就打了過來,我在想是接還是不接,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接了她的電話。

「你去哪裡了?」

「我哪裡也沒有去,就在宿舍呢!」

「我想和你談談好嗎?」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聽著呢!」

「可以來我的屋裡嗎?我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我思索了一下,答應了她。我想知道她到底會說什麼?不一會兒來到了她的宿舍,一推門,門是開著的,我走了進去,她把檯燈打開,我看著她,知道她哭了好久,因為她的眼睛都已經紅腫了。

「我想我應該和你說件事情。」

「你說吧,我聽著呢!」我回答道。

等她說完了,我才知道,原來她和經理早就好上了,是在她第一次被人騙了之後的事情,看來我還是第三個她的男人。她知道經理是有家室的人,但是經理在那個時候幫了很多的忙,不由得心裡面很感激經理,

終於在一次吃飯後,和她一起去玩,發生了那件事情,但是自從遇到了我,她真的愛上我了,但是有些時候她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既然我什麼都知道了,她向我保證一定不會再有了,希望我能夠原諒她。

說真的,我真的好愛她,如果她真的可以做到,我想我會原諒她的,但是我是一個男人,我……

當我正在猶豫的時候,她似乎看了出來,一把把我拉到床上,抱住我,說:「你相信我,我真不會了。」

聽著耳邊的輕聲細語,我的心開始搖動了,不由得把手放到她的背後抱住了她。似乎感到我的心在變化,她把手放到了我的胯下,用手撫摸著我的雞巴,我也不由得硬了起來。

「你想要嗎?不要嫌棄我好嗎?我真的好愛你!」

當時,我不知道是自己的報復心理還是因為我的慾望存在,不由得把她抱在懷裡,她很激動的用手撫弄著我,我也一樣摸著她,不一會兒,我們便赤身裸體了。她抓住我的雞巴,一下把我壓到在床上,正當我要把她壓到在身下時,忽然感覺我的雞巴進入了一個溫暖的地方,原來她已經把我的雞巴給吃進了嘴裡面。

和她相處時間不短了,做愛的次數也不少了,但是像這樣的時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雞巴在她的嘴裡面含來含去,讓我更加的變大變硬了,快要控制不住了,她的下面在我的手撫弄下,也變的濕淋淋的了,我無法在控制住自己,一下把她拉了起來,然後壓到身下,把雞巴對準她的小穴,一下子猛的插了進去。

「嗯……慢點……!」

我當時的心裡真的存在一些報復的想法,根本就沒有考慮她的感受,把雞巴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操了進去。

「啊……啊……你慢點……啊……啊……慢點……!」

終於,我第一次聽到她在我的身下叫了出來,我想是不是她同樣在經理的雞巴操動下,也這麼叫,我他媽的的!我不再考慮其他的了,就知道自己猛烈的攻擊她。

「好……爽……啊……好舒……服……啊,在……用力點……啊……啊!」

「爽不爽,我幹……幹的你爽不爽啊?」

「爽……你幹的我好爽……啊……啊……!」

「喜歡呵呵你嗎?」

「喜歡……啊……我……啊……喜歡……啊……喜歡你……操……操我……啊……!」

「告訴我,我和他比誰操的你更舒服!」

「別……啊……別問我……啊……好嗎?」

我猛的一用力操了一下,接著問:「說,告訴我。到底誰操的你更舒服!」

「你,是你……啊……你比他操的……啊……舒服!」

「呵呵死你這個騷貨!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背著我去和別人幹……」

「我……不敢了……啊……在也……啊……不敢了,你……饒了我吧……不行了……我……!」

我這時候,正在緊要關頭上,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是不要了,但是我不能夠停下來。

「好了……啊……我……我……啊……我的高潮……來了……啊!!!」

只見她一聲尖叫,身體一陣不由得顫抖,身體內的深處流出一股熱流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的龜頭一麻,再也控制不住,用力的操了幾下,一股股的陽精從馬眼噴射了出來,直接打到她的深處。身子一軟,壓到在她身上,和她睡了過去。

也許一次的做愛,就可以讓一個男人原諒她。我可能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這一次的做愛,我就真的原諒了她,雖然心裡看見經理和她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是為了尊重她的建議,讓她跟著把這個工程幹完,就辭職不幹了。並且也向我保證了,再也不會背叛我了。我真的就這麼的相信她了。

五一到了,她要回老家。她的老家在河北,因為7天的假期,加上趕上週六日,有了將近10天的假期,所以她決定回家。我也欣然同意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