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香水 強暴性虐

「嘵潔也失蹤了!!我們該怎麼辦啊???」女高中生秀雅聲音顫抖著對班長天天說。眼睛裡滿是恐懼和無助。

邊上的同學小婉和菊香同樣也是一臉的茫然和痛苦。

她們是同一個班級的女生。三天前一起結伴來九寨溝旅遊的。第一天進來的一共是八位女生。是班上最要好的朋友。

那天。她們剛踏進九寨溝的旅遊區。就都被茂密的原始森林和鬼斧神工的天然風光所迷住了。很快就陶醉在神奇的青山綠水之中。

第二天。經不住大山深處美景的刺激誘惑和獵奇的心裡。她們決定離開旅遊保護區。向山林的最深處進發。很快就沉浸在不停出現的奇異景色和絕美的自然萬物之中。一時如癡如醉。流連忘返。幾乎拍光了所有的膠卷。

等到夕陽西下。天色灰暗時。八個嬌滴滴的女孩子才發現已經迷路了。但這並沒有引起她們的害怕和恐慌。相反的是。她們還覺得有一種很快意的緊張和刺激。因為她們走到過別人沒有到過的地方。心裡很驕傲。也很自豪。

是的。給那些不可一世看不起她們女孩子的男生都見鬼去吧!!!!!!!!!!!!!!!沒有你們。我們照樣能玩得開心。玩得過癮。迷路怕什麼。大不了在樹林裡將就一夜。能體驗一下最原始。最浪漫的的月夜。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機會。

八個女孩子說笑著並沒有將這點小小的困境放在心上。再說。她們有八個人呢!!人多力量大。她們從沒懷疑過自己的能力。

天終於黑下來了。幾番討論後。班長天天決定將八個人分鐘成兩組。在兩棵巨大的樹下宿營。她們先找來了許多乾樹葉鋪在樹下。再將所有人身上的紙張雜誌撕開舖在上面。然後就一起躺下去。很舒服的享受著這天然的「席夢思」床。女孩子們又是一陣說笑。像是走進了天堂一樣的快活。

由於白天路途的勞累。這些城市裡的姣小姐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半夜時分鐘。曉潔給尿給憋醒了。她輕輕地爬起來。走到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後面小解。還沒來得及用手紙擦乾淨飛濺在腿根處的尿滴。陡然就聽見兩聲同伴的叫聲。儘管聲音不大。像是睡夢裡發出來的。但還是給她感覺到了異常。於是。她飛快的回到營地。吃驚地發現和她睡在一起的三個同伴不見了。

嘵潔輕輕叫了幾聲。開始以為她們在和她開玩笑。可連叫幾聲都無人應答。因為在通常情況下。總有個把女生會沉不住氣。預先笑著跑出來的。

不遠處有什麼東西低吼一下。曉潔馬上尖叫起來。班長天天和三個女孩子聽到叫喊。很快就跑來了。五個女生放開嗓門四處叫喊。回答她們的只是遠處山谷裡傳來的回音。

黑夜的山林像一張大嘴。阻止了她們四下去尋找的願望。五個女孩子喊累了。只得依偎在一起等待天明。開始並沒有感到害怕。都以為三個同學在和她們捉迷藏呢。因為轉眼間。三個大活人不可能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的。除非她們能像水滴一樣瞬間蒸發掉。

可是一直到太陽升起。她們三個同學依然不見蹤影。天天她們也是找不出絲毫的蛛絲馬跡。

「我們快報警吧!!!!!!!!!!!!!。」秀雅擔心的說。

「我剛才就想這樣作了。可一看。手機在這裡一點信號都沒有。怎麼打電話呀???」天天苦笑著說。

「我們不如趕快爬到前面的山上去。說不定那裡就有信號了。就算還沒信號。站在山頂上。總是能辨認出方向的。求救也方便。」小婉提議說。

「對!!我們站在山頂發信號。說不定就會有飛機路過。發現我們。」菊香也表示贊成。

五個人於是不再爭論。魚貫的向山邊進發。可是俗話說︰「望見青山。跑斷

馬腿。」眼看青山就在前面。要爬到山頂對這些嬌弱的女孩子來說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加上沿途茂盛的野草和荊棘更加限制了她們前進的速度。

最氣人的是。森林裡的蚊蟲特別多。白天也不怕人。似乎幾百年都沒遇上這麼嬌嫩的美味似的。不停的在這些女孩子的頭上飛舞。她們也就不停的拍打追趕。這給她們的行動更加遲緩。

給天天奇怪的是。嘵潔很少被可惡的蚊蟲叮咬。仔細嗅了嗅。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原來曉潔身上灑上了很名貴的法國香水。濃烈的香氣阻止了蚊蟲的進攻。天天本想請她拿出來分鐘享。可她知道那香水價值不菲。嘵潔平時愛如珍寶。要她與人分鐘享。實在是褲子人所難。就沒有開口。

臨近中午的時候。她們才抵達了山腳下。五個女孩子再也走不動了。相繼到倒草地上小歇。順便吃點東西。準備繼續行進。

嘵潔提出要去不遠的水塘邊洗個澡。去去汗味。班長天天知道她有潔癖。也就沒有阻攔。因為剛才她們已經在那個水塘裡喝飽了甘甜的山泉。還仔細的洗了手腳和臉。

「你們誰和我一起去啊???」曉潔的提議並沒有人響應。女孩子天生的矜持和羞澀抑制了她們的勇氣。雖然在這沒有人煙的荒郊野外。沒有被人偷看的危險。可真的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露體。她們可作不到。

嘵潔也不請求。只是笑了笑。很瀟灑的獨自走了。

天天她們等了一個多小時。卻不見曉潔回轉。叫喊幾聲也沒人應聲。剩下的四個女孩子就急了。立即跑到小水塘邊一看。那裡還有她的影子。只有她脫下的衣物在草地上隨風舞動著。

現在。四個女孩子真正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恐懼。當即決定。爬到山頂再說。嘵潔留下的那瓶香水現在終於給大家分鐘享了。雖然四個人沒有了蚊蟲的困擾。但上山的速度依然沒有加大。因為她們都累壞了。

在一個山坡上的樹下小歇時。體質最弱的秀雅躺下去就再不想起來。小婉和菊香也已經是精疲力竭。天天看她們實在走不動了。就說︰「我看這樣吧!!!!!!!!!!!!!。我先爬到山頂去看看。如果有信號就馬上報警。你們在這裡不要亂走。回頭再來找你們。」

「只好這樣了。」秀雅喃喃的說了一聲。就昏睡過去了。天天歎息一聲。就一個人轉身向山頂攀登。

好不容易到了山頂。可手機依然沒有信號。天天絕望的累倒在地。「別擔心。外面的人發現我們失蹤了。會想法營救我們的。」

這樣想著。天天就將身上的紅色襯衫脫下來。再用一根堅韌的籐蘿紮住。扣在山頂一棵樹的樹梢上。老遠看去。是那樣的醒目和燦爛。現在。天天的上身就只戴著胸罩。雖然不很雅觀。也顧不得許多了。

正準備下山和秀雅她們會合。就聽見她們所在的地方傳來尖利的喊叫聲。天天感覺又出事了。忙從原路向下急奔。可沒走多遠。卻聽見前面傳來了秀雅無助的呻吟。她正要叫喊。卻被眼前的情形給驚呆了。

只見一個足有兩米多高。膀大腰圓的怪物從山下快步的走了上來。怪物的身體黑得發亮。身上沾滿污泥和枯葉。頭上的毛毛象枯草即粗又硬。根根立起。兩隻眼睛如兩隻大銅鈴。散發出綠熒熒的凶光。一張大嘴大得能將一隻海碗完整的放進去。嘴裡的尖牙黃得發黑。給人毛毛骨悚然。

怪物的身子也是赤裸著的。和人的樣子沒有區別。只是出奇的巨大而已。褲子健的肌肉塊塊隆起。多毛毛的身子又髒有黑。一雙大黑腳足有一尺五長。兩腿間濃黑的野草似的長毛毛中間吊著一根足有大雞雞雞雞雞雞雞雞蛋粗細筷子長短的物事。表明了他的雄性特徵。

「啊!!野人!!」天天幾乎驚叫出聲。忙摀住自己的嘴躲進一棵大樹後面。眼看著那個雄性野人像老鷹抓小大雞雞雞雞雞雞雞雞似的將天天的同學秀雅和小婉輕鬆的夾在腰下。帶著兩個人在山坡上如履平地的飛快行走著。

小婉已經被嚇昏了過去。只有秀雅還在作無畏的呻吟。但那呻吟也是很微弱的。因為她已經被野人剝光了衣服。只留著腳上的小紅皮靴。

嫩白的身子被野人用籐蘿作成的繩子捆成一團。已經發育得很好的乳房被勒得誇張的突起。她的嘴裡被自己的乳罩塞得嚴嚴實實。只能嗚嗚的從鼻孔裡輕聲哼著。像一隻落在老虎嘴邊的小羊。

小婉也被同樣剝光了衣物。也被用同樣的手法捆綁著。兩個平時象天使一樣活蹦亂跳的少女此刻像折斷了翅膀似的被捆成兩個白嫩的肉球。

天天沒有看到菊香。估計她會像昨天半夜裡曉潔去小解一樣。正好避開了。稍微考慮了一下。她決定先跟蹤野人。找到他的安身之處。再回來找菊香想辦法。

少女天天輕身遠遠的跟在雄性野人後面走了沒多久。就將野人在一處陡峭的石壁前停了下來。將手裡的兩個少女向地上一扔。伸出兩隻蒲扇大多毛毛的黑手。

將石壁裡的一塊四尺見方足有千斤中的大石塊搬了出來。露出一個黑深深的山洞。接著野人的兩隻手分鐘別拎起躺在地上的兩個少女進了山洞。

慶幸的是。野人沒有將洞口堵上。使得天天很輕鬆地也跟著走進了山洞裡。山洞越走越大。終於到了一個足有籃球場大的石室中。天天隱身在一塊石頭後面驚奇地發現。山洞裡竟然有許多的石器。裡面石桌。石椅。石床。石凳。應有盡有。甚至還有石碗。石盆。

作工很是精細。石器上還刻著各種圖案。居然很有藝術感。石室的邊上有一個兩尺方圓斜著向上的洞口。直穿到另一邊的山坡外。太陽光就從洞口裡射進來。將裡面照的很是明亮。

實在是個天然的絕佳居所!!

給天天感到驚駭的是。石室裡還有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雄性野人。此刻。他正坐在一個大石桌邊。懷裡抱著一個被捆綁著的嬌小玲瓏的少女。

是曉潔!!

只見她早已被剝得赤條條的。連鞋襪都被脫去了。裸露出一雙白生生的靚麗玉足。而這雙精美的玉足被分鐘向兩邊。原因是她的一雙小腿被交錯重疊在一起。重疊的小腿被繩子緊緊捆在一起。並吊掛在他胸口乳溝間密集的繩子上。她的雙臂也被捆在背後。乳房上下和細嫩的脖子都被繩子纏繞在身後。使得飽滿的玉乳更加突出且充血。

天天正在奇怪野人為什麼將曉潔的一雙嫩腿吊掛在她的胸前。仔細一看。原來野人正將那只巨大的肉棍頂進曉潔的小穴裡正使勁的抽插著。只見小穴裡的血水隨著那根大黑棍的穿插不停的流在地上。這時嬌弱的女高中生曉潔已經被幹得奄奄一息了。可她卻不能叫喊。因為她的嘴被從自己身上撕下來的衣服勒住。並扣在腦後。

曉潔嬌小玲瓏一塵不染的白嫩玉體和野人巨大的黑碳似的骯髒身子形成了褲子烈反差。野人左手托著曉潔白嫩的小屁股。右手抓住少女曉潔的頭髮將她的頭拉偏在一旁。一邊伸出長長的黃色舌條在少女曉潔的脖子上舔吮。一邊將她的身子上下擺動。那粗大的肉棍便劇烈的在曉潔體內衝擊著。

更給天天驚駭的是。野人的邊上還懸掛著一具沒頭的屍體。顯然也是她同學的。屍體被捆住雙腳倒吊著。那雙優美的長腿給天天很快知道了她的主人。屍體的上半身同樣被繩子捆綁著。拖在地上。屍體的頭正滾在野人的腳邊。嘴巴和眼睛都大張著。充分鐘顯示著被割頭瞬間的恐怖妖艷表情。

天天看著流著淚的曉潔被褲子健的野人狠狠穿插的模樣。禁不住臉紅心跳起來。彷彿正被野人上下顛簸的不是曉潔。而是她自己。

更給少女天天感到恐怖的是。在石室的另一邊懸掛著好幾根繩子。繩子上是幾具沒有頭的白嫩屍體。並且都已經被砍去了手臂和雙腿。胸前的乳房顯示出都是她失蹤的同學們的屍體。其中兩個已經被剖開了肚子。一個被用繩子拴住恥骨到吊著。裡面的內臟已經不知去向。一個被一根長長的木棍穿刺著。她的人頭被木棍穿刺在她敞開的肚子裡。失神的眼睛大睜著。充滿了恐懼和絕望。

這時就見拎著秀雅和小婉進來的那個野人。將兩個靚麗的少女放在地上。解開了秀雅身上的繩子。天天正奇怪。就見野人將剛獲得自由的少女秀雅白嫩的玉體壓在巨大的身子下面。將她的雙手分鐘別拉向身下。並緊緊捆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這樣。少女秀雅的身子就朝前彎成了弓形。接著。野人從邊上拿出一根長長的圓木棍。將尖的一頭刺進秀雅翹起的屁股中間。從前面的陰道裡穿進去。少女嬌小的身子劇烈的掙扎著。嘴裡發出驚心動魄的慘叫。一鼓寒氣從天天的小穴升起。彷彿正被穿刺的不是秀雅。而是她自己。她處女的陰道裡馬上變得炙熱起來。

長木棍在野人大手的推動下。很快就貫穿了少女的身子。血紅的棍尖從秀雅的小嘴裡冒了出來。同時。棍的另一頭有一枝斜伸出的樹枝也刺進了秀雅的肛門裡。深入裡面近一尺多。野人才鬆開雙手。給秀雅趴倒在地上作垂死的掙扎。然後。野人開始對付依然暈眩的小婉。

同樣先解開原先的捆綁。再給少女小婉的潔白玉體伏在冰冷的地上。將她的一雙小手拉向身後。並緊緊的分鐘別捆在她柔嫩的美足上。少女小婉的玉體就被反彎成一個圓圈。飽滿的胸部和平坦的腹部都向前突出了。

接著。野人就將小婉反抱住給她正面坐到自己的腿上。由於少女肉體的滑嫩和細膩。野人的性慾很快就被調動起來。天天發現他身下的男性特徵一下子就暴漲兩倍。且黑得發亮。足有鴨蛋粗細。一尺多長。正極力向少女小婉的陰道裡挺進。按正常情況。此種巨棍要捅開處女小婉的陰部肯定不容易。可野人的肉棍就像是鐵鑄的一樣。幾乎沒費什麼勁就撕裂了少女的嫩穴。長驅直入。

同時。野人的一雙大手。伸到到小婉的胸前。巨大的手掌一直抓到小婉那對鮮活玉乳的根部。並牢牢抓緊那對飽滿玉乳。不停的將她的嬌小身子上下提著。一邊給那根粗大的物事。穿刺得更猛力些。不一會。少女小婉就被幹得連叫喊的力氣都沒有了。汗水和淚水不停的用出眼眶。微弱的呻吟就像她身下小穴裡的血水似的斷斷續續。在天天的眼睛和耳朵裡化作一種奇異的原始動物本能交配的畫面。

很快。天天驚奇地發現。野人那一尺多長的巨大肉棍幾乎全部象打樁一樣被頂進了少女小婉的體內。天天不用猜。也知道那根物事早已突破了小婉身下的幾道防線。進入了子宮的最深處。甚至已經將她那小巧的處女子宮頂到了她的胃部。說不頂貫穿了也可能。而少女的上半身也開始糟到野人的進攻。

只見他先是貪婪的將黑亮齷齪的鼻子在小婉的頭上和細長優美的脖子上使勁嗅著。如同在欣賞一頓色香味俱全的美餐。接著將張開血盆似的大嘴。一口咬住了少女的咽喉處。尖利的牙齒瞬間穿透了嬌嫩的巨乳。連吸幾大口鮮血後。再咬住用裡一扯。少女小婉發出一聲驚心動魄的慘叫。脖子上的一大塊皮肉就離開了她的身子。被野人咬在嘴裡大嚼。野人似乎遇上了從未有過的美味。幾口就將少女小婉的細長脖子咬得只剩下了幾節喉嚨骨。並向下面的漂亮的鎖骨進發。

被咬斷的喉嚨和血管將泛著氣泡的鮮血噴了野人一臉。給那張骯髒的黑臉變得更加可怖。緊接著。野人拿起地上的一塊鋒利的石片。沿著頸部中間劃開。通過乳溝。臍心。直劃到恥骨。少女的內臟便用出了體外。野人先是掏出那顆小巧的少女心臟。一口就吞下肚去。然後拉出腸胃等雜物。很內行的扯下頂在他那根肉棍上的少女子宮。連同兩邊一起被拉出來的卵巢一股腦的塞進大嘴裡。美美的品嚐著。

同時。野人的雙手也沒閒著。開始徹底將少女小婉胸前的肋骨掙開。再一手拎起她的頭髮。一手將石片伸進少女的脊椎。一邊劃。一邊她的喉骨連同脊椎骨一起拉離那副血肉模糊的鮮嫩軀體。

另一邊。天天看到的情景將她嚇得再也忍不住驚叫出聲。原來另一個正狂搞曉潔的野人。已經活吃了少女的一雙嫩手臂和她脖子上的鮮嫩肉。並早已剖開了曉潔的腹腔。掏空了她的腸胃。此刻正撫摸著自己穿過少女的陰道並從少女肚子裡伸出來的巨大肉棍。極度享受似的噴射出一鼓黃白色的濃精。

天天不由自主的驚叫聲。洩露了她的行蹤。再想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那個抱著曉潔軀體的野人立即大叫一聲跳起來。隨手扔掉少女曉潔的肉身。幾個起落就抓住了天天的長頭髮。毫不費力的將她拎進了石室中間。天天頃刻就被嚇暈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陰道裡一陣劇烈的疼痛給她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已經被野人剝得不著寸縷。一雙嫩臂被反捆在身後。乳房上下也被繩子緊緊勒住。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一雙長腿。被野人用繩子將大腿和小腿捆在一起。並分鐘向兩邊。騎坐在巨大野人坐著的腿上。而野人正將火熱得鐵鑄似的巨棍向自己的身子裡衝擊。

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伴隨著一陣充實的高潮高潮高潮快感。幾乎將天天插得飛上天去。

「啊--」天天驚呼一聲便再也發不出聲音。原來野人已經將他又臭又紅的血腥大嘴包住了她的口鼻。一種各中氣味混合在一起的怪味。噁心得給她再次昏死過去。

又不知過了多久。少女天天在劇烈的刺激中再次甦醒。原來野人已經將他巨大的肉棍頂進了天天的體內。並劇烈的上下運動著。給她奇怪的是。疼痛竟然減輕了許多。代之而來的是又癢又麻的陣陣高潮高潮高潮快感。野人正將她的那隻小巧玲瓏的嫩足整個的握在大手裡揉捏。動作居然很溫柔。

而野人長長的血紅舌頭。也不停的在她的頭上脖子上。尤其是那對被勒得越發挺拔的玉乳上舔吮。這就更激起了她的情慾。嘴裡不知覺的浪叫起來。鮮嫩獵物的浪叫。似乎也感染了野人的情緒。他越加賣力的動作著。很快將少女天天插到欲仙欲死的高潮。

野人的舌條。也更加迅速而溫柔的吮吸著她全身柔嫩的肌膚。嘴裡發出極度滿足的喘息和暢快淋漓的低吼。聰明的天天在最大的高潮高潮高潮快感中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原來是曉潔的香水味吸引了野人的鼻子。並一次次推動了野人的情慾。給她們落入了野人的魔爪下。斷送了年輕而燦爛的花季。可是。後悔已經晚了。

「還好。臨死前終於體驗了一下人生最美妙的激情。也算是不枉此聲了。如果有來生。這樣的死法未嘗不是一件絕妙的享受。一般人也許永遠都不會有麼好的機會呢!!從另一方面說。我們無償的貢獻了自己嬌嫩的肉體。也算是在為野生動的保護和人類的進化盡一點微薄之力呢!!絕對應該說的死得其所呢!!」

這樣想的時候。野人已經將一股熱精噴泉一樣的灌在了少女天天的肚子裡。而少女天天也大聲浪叫著進入了最後的高潮。也就在這極度的亢奮中。野人隨手抓起地上的一把鋒利的石斧一下砍去了少女天天的漂亮腦袋。然後猛喝她噴射的帶著馨香的熱血。

也就在這時。一個同樣高大的母野人將天天的最後一個同學菊香抓進洞來。等待她的自然是被活吃的命運。

至於菊香在臨死前能不能享受到天天那樣的高潮高潮高潮快感。就不得而知了。

後來。搜查隊在深山裡尋找了好幾天。始終一無所獲。

有關紅毛毛野人的傳說到是越說越奇。女孩子也是年年都有很多失蹤。有人猜測是被野人抓去為他們傳種接代了。

大概是真的吧!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性愛小護士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