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服從 校園學生

這一天,全省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民生報》上註銷了一則啟事,內容如下:

啟事

本人現在省藝術學院上二年級,家父不幸患上尿毒症,換腎急需二十萬人民幣,後期醫療費也花費巨大,由於家境貧寒,無力支付巨額醫療費,本人現願意與能夠提供所需資金的單位或個人簽訂就職合同,在畢業後用工資及各種收入償還所欠債務,望各位好心人伸出援手,拯救我父,我不勝感激。李靜雯,聯繫電話: 22252265。

天明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張天明在流覽報紙的時候看見了這條啟事,突然來了興趣。天明集團公司是一家綜合性的企業,業務涵蓋外貿、鋼材、製造、通訊等行業,固定資產10餘個億,張天明也年輕能幹,今年才35歲。商場得志,意氣風發。他拿起電話,給人力資源部劉部長打了個電話:

「劉部長,今天的《民生報》你看了沒有?」

「還沒有,張總。」

「上面有個啟事,你看一下,說是有個女孩子父親有病,找單位要錢,你去核實一下情況,看否是真的,記得給病人和女孩都拍個照片回來。」

「是,張總。」

到了下午,劉部長來到張總的辦公室,拿出了幾張照片,對張天明說:

「張總,按照您的安排,我去了趟醫院,見到了病人和這個女孩,報紙上說的和女孩的情況是真實的,病人家在一個偏遠的山區,家內很窮,只有父女二人,李靜雯從小喪母,由父親種幾畝薄田把她養大,這女孩有舞蹈天賦,能到藝術學院上學,家內已經是傾家蕩產了,現在得了尿毒症,需要換腎,這筆錢對他們來說就是個天文數字,如果不能換腎,老頭只能等死了。李靜雯功課很好,沒有辦法,只能出此一招,提前預支工資,為父親看病,這是照片。」

張天明看著劉部長送來的照片,一個老頭躺在病床上,兩眼沒有一點神采。一個女孩坐在病床前,一臉憂鬱,但是這個女孩長的非常漂亮,張天明雖然漂亮的女人見得多了,仍然感到心怦怦直跳,他說:

「劉部長,你給這女孩打個電話,讓她拿一份簡歷,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是。」

第二天早上,張天明長在辦公室看報紙,秘書用她那甜美的聲音打來了電話:

「張總,有一個就李靜雯的小姐說你要見她,在門口等候。」

「請他進來吧。」

過了幾分鐘,辦公室的門有人在輕輕地敲。

「進來。」

門開了一個不大的縫,進來了一個文靜的女孩,女孩顯然是被張天明的辦公室給震懾住了:寬大的辦公室大約有七八十個平方,高檔的實木地板?明佤亮,一塵不染,中間放著幾對義大利進口的沙發,古樸中又透著現代,周圍的博古架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工藝品,一看就是價值非凡,一個巨大的辦公桌,大概有兩米多長,辦公桌後坐著一個精幹的年輕人,這就是公司的董事長張天明。

女孩怯怯地說:「張總,您好,我是李靜雯。」

張天明靜靜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只見她175左右的個頭,白白的皮膚,不長不短的碎發,身材一流,柳葉眉,鴨蛋臉,圓花大眼,雙眼皮,三圍非常標準,的確是不愧學舞蹈的,身材確實沒地說。雖然一身廉價的衣服,但超級可愛的白色的短套裙,白色的運動鞋,尤其是那雙白色的泡泡襪。顯露出一種清純,天真,青春,時尚的風格。心內不由得感歎一聲:天生尤物啊。

「你父親的情況好不好?」張天明問

「不好。」李靜雯文輕輕地搖搖頭

張天明說:「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了,我們很同情你的遭遇,手術大概需要多少錢?」

李靜雯沒有想到張天明這麼直接,她猶豫了一下說:「醫生說了大概有20萬左右。」

張天明說:「這樣吧我們先往醫院的帳上打上20萬元,讓他們先開始手術。」

李靜雯說:「那我們之間的手續怎麼辦?」

「這樣吧,」張天明說:「你先打個借條,這樣財務上才可以走賬,至於手續的問題,等做完手術後再說。」

李靜雯感動得熱淚盈眶,想不到天底下還有這麼好的人,自己真是遇見好人了,對於自己來說像天文數字的這麼多的錢,對方一張口就全部給了自己,她站起來向張天明說:「張總,那我先走了,大恩不言謝,我會報答你的。」

由於資金到位,李靜雯的父親很快地安排了手術,手術比較成功,手術後她的父親在逐漸地康復中,李靜雯每天奔波在醫院和學校之間,既要照顧父親的身體,又要參加學校的正常訓練和課程安排,非常辛苦。她很能幹,雖然這樣非常辛苦,但是父親終於得救了,心裡非常高興。

一個星期六,在父親的一再催促下,他給張天明打了個電話:

「張總,你好,我是李靜雯,今天你在辦公室麼,我想過來看你一下。」

張天明說:「我在,你過來吧。」

李靜雯跳上公車來到高新開發區的天明大廈,在秘書的安排下來到了12樓的張天明的辦公室。

「張總,我來了。」李靜雯進門後輕輕地說。

「哦,來了,快坐下。」張天明熱情地說,他還是那麼英俊瀟灑。

李靜雯說:「張總,我父親的病多虧了你,沒有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張天明說:「我這個人就是熱心腸,喜歡幫助人。你這次只正好碰上了我,我看你的情況那麼糟糕,我就想盡量地幫助你。」

李靜雯說:「張總,你借給我這麼多錢,我願意畢業後在你們單位工作,用我的薪水來償還。」

張天明說:「我們的單位效益不錯,大學畢業後想到我們單位工作的人很多,我們需要進行選擇,不是想來就能來的,何況你的專業是舞蹈,你在我們這樣能幹什麼呢?幾年以後的事到時候會是個什麼樣子還很難說。」

李靜雯說:「張總,我想問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是你願意資助我們?」

張天明說:「最近我們做了幾單大的生意,效益很好,再加上你的情況和別人不一樣,家裡得很困難,我要不幫助你們你父親很可能只能等死。」

李靜雯知道張天明說的是實話,現在已經欠下了張天明一個天大的人情,只能在以後慢慢地還了,到底怎麼還自己也不知道。

接著他們兩個又談起了別的話題,文學、詩詞、風景以至於李靜雯的專業舞蹈,張天明都有自己的見解,在討論的過程中李靜雯感覺到張天明學識淵博,是個難得的人才。心內對他暗暗產生了好感,又有學問,人又長得帥,擁有那麼多的資產,這個人確實是許多少女心中的偶像,她暗暗地在想,如果我自己以後能找到這麼一個人作為終生伴侶那該多好。

談到最後,張天明告訴她這個病花費很多,雖然現在手術完成了,但是今後的治療還需要很多的錢,如果需要的時候可以再來找他。

李靜雯含淚點了點頭。

張天明說:「正好今天我有時間,送送你吧。」

他們兩個一起來到樓下,張天明開過來自己的賓士500汽車,讓李靜雯坐上,李靜雯以前只在街上看見過這種車,從來沒有坐過,坐到車內,看到車內豪華的裝飾,舒服的座椅,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激動。到了醫院,她眼含熱淚跟張天明揮手告別。

果然不出張天明的所料,在以後的日子裡每個月光醫療費的花費都需要10,000多元,這對李靜雯來說根本無力承擔,但是不用這麼多的錢,手術後的可以反應沒有辦法抑制,腎臟很快就會死壞,父親的病也維持不了多久,沒有辦法,李靜雯只好多次找張天明,張天明都一一的給他解決了。下來又花了20多萬元,這樣李靜雯父親的病才逐漸穩定下來。

為了治好李靜雯父親的病,張天明先後花費了50多萬元,50多萬元對於這樣一個貧窮的家庭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李靜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感謝張天明。

兩個月後,李靜雯的父親終於出院了,雖然看起來身體還有一些單薄,但是終究從死亡的邊緣把他拉了回來,氣色上有了紅潤,現在他準備回去了。

這一天,李靜雯打電話給張天明說:「張總,今天我父親出院了,準備回去,他和我一起到你們公司,向你表示感謝。」

張天明說:「你們不要過來了,你們過來不方便,這樣吧,我讓司機過去把你們接過來,然後咱們中午在一起吃飯,好不好?」

李靜雯過意不去地說:「又要讓你破費了。」

張天明說:「病治好了,大家高興。」

中午,張天明招待他們父女吃飯,在飯桌上,他們說不盡的感激之情。

張天明又拿出五萬元交給李靜雯的父親,說:「你這個病回去不能用力,就回去好好休息吧。做過小生意能夠養家餬口就行了,以後節假日李靜雯就在我們公司打工,收入就夠他的學費了,你就不用操心了。」

在農村邊遠的山區,一個家庭每年的收入也就千兒八百塊錢,5萬塊錢相當於它們幾十年的收入,李靜雯的父親激動地要跪下來給張天明磕頭,被張天明攔住了,他說:「以後李靜雯在公司打工掙學費,可能節假日回去的機會比較少了,你要多保重身體。」

然後讓司機開車把李靜雯和他的父親送回老家,讓李靜雯以後再坐車回來了。

李靜雯和張天明的司機把父親送回家,兩天以後回到了省城,來到天明公司向張天明道謝。

回來後見到了張天明,張天明說:「今天下午我請客,給你接風。」

這個時候李靜雯已經再不好意思說什麼。

她坐在張天明的辦公室等張天明,看著張天明忙碌地工作,心裡邊充滿了敬意。現在欠了張天明這麼大一筆人情,看來這一輩子都難以償還,就是以後上班了掙了工資,但是要*工資來償還這將近60萬元談何容易。

張天明說:「李靜雯,你的膽子也很大,敢在報紙上刊登啟事。」

李靜雯不好意思地說:

「當時我也是沒有辦法。」

張天明說:「那麼你刊登的啟示還算數不算數?」

李靜雯說:「當然算數了。」

張天明說:「那好哇,完了你和我們公司簽訂合同,以後你就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了,現在我們還是朋友,簽完合同以後你就是我的手下了。」

李靜雯說:「是。」

張天明說:「既然你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不能穿得太寒酸了,影響我們公司的形象,我們到商店去給你換一換衣服。」

李靜雯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也沒有辦法拒絕,既然是公司的員工,當然要服從領導的指揮。

李靜雯跟著張天明來到省城裡最高檔的商場白金王朝,商城內在張天明的授意下,售貨員精心地為李靜雯挑選了幾套法國進口的高檔時裝,人靠衣服馬靠鞍,本來就非常漂亮的李靜雯在名牌衣服的襯托下顯得更加高貴典雅,加上她經過專業訓練的舞蹈步伐和高雅氣質,讓商場內都亮了起來,在場男士的眼睛都被李靜雯吸引過去了,大家都看呆了,真是天女下凡來了,張天明自己也看得目瞪口呆,他沒有想到李靜雯打扮起來是這麼的美,看來自己的一番心血沒有白費。

從商場出來,他們來到本市最豪華的餐館南方鮑翅酒樓,在豪華的情侶間,張天明點了幾個菜,要一點紅酒,兩個人一邊吃一邊聊。

張天明問:「李靜雯,談談你以後的打算。」

「我能有什麼打算,現在你們這兒打工,等畢業後到你們公司上班,為你們公司效力,償還我借你們公司的錢。」

「你是搞舞蹈的,有沒有想過在舞蹈事業上有所發展?」

「當然想過了,但是既然和你們公司簽了合約,我就要按合約辦事。何況我算過了,我借你們的錢要是算上利息,我這一輩子恐怕都還不完。」

張天明說:「你現在節假日到我們公司來做我的私人秘書,每個月工資4,000元,發給你2,000元,剩下的2,000元算是還賬。反正在公司裡面你也幹不了其他的,然後你再好好上學,等你畢業了,我們公司出錢給你好好包裝一下,把你捧紅,讓你出名,讓你變成大腕,到時候你可不要說不認識我了」。

李靜雯聽懂了,張天明的意思是讓她現在做張天明的小秘,以後再由張天明捧紅她。李靜雯正覺得沒有辦法報答張天明,張天明不但給父親治好了的,而且也為自己的今後做好了打算,她心裡真是非常感激。如果說這是傍大款,她自己心甘情願地做張天明的小秘,把自己美好的一切獻給張天明。

想到這裡,李靜雯羞澀地低下了頭,輕輕地說:「張總,我願意做你的私人秘書。」

張天明說:「今天是星期五,學校裡面也沒有事,就不回去了吧。」

李靜雯點了點頭,滿臉緋紅,用像蚊子一樣小的聲音說:「好。」

吃完了飯,他們驅車來到天明大廈,大廈的10樓上,張天明有一個休息時,張天明帶著李靜雯來到了他的房間。

一進門,李靜雯就被這豪華的房間震懾了,客廳足有60平方米,鋪著猩紅的高級羊毛地毯,擺設極盡華麗。有兩個房間,可能是臥室,張天明帶她過去一看,將近40平方米的臥室,擺放著一張非常高級的床,空間也非常大。

張天明說:「你去洗澡吧。」

李靜雯點了點頭,進了衛生間。

一邊洗澡,一邊摸著自己光滑的皮膚,心內既是渴望,又是害怕,想不到自己的處女之身,就要在這裡完結了。

從明天起,自己將要完結自己的少女時代,變成一個婦女了。

洗完澡,張天明已經將她放在門口的衣服拿走,放了兩件衣服在那裡,她拿起衣服一看,立即羞紅了臉,原來這是一身情趣內衣。上衣其實像中國古代的紅肚兜,但是質料是真絲的,兩條帶子綁在一起,組成一個圓圈,掛在脖子上,兩條帶子往身後一綁就算把衣服穿上了,前面的布很短,露出了肚臍,最要命的是布的中上部留了兩個窟窿,上面縫了三條帶子,像電扇葉子一樣,但是帶子非常窄,兩個乳房剛剛暴露出來,太淫蕩了。

下身的衣服更簡單了,有一個短裙子,說實話,簡直不能叫裙子,因為長度不超過10厘米,比稍寬一點皮帶略為長一點,下面是一個短褲,說是短褲,其實也不能叫短褲,是一個用三條皮繩連接成的短褲形狀,穿上後下體除了斜著上去的三條皮帶子外,再什麼都沒有,濃密的陰毛一覽無餘。由於在沒有別的東西可穿,李靜雯只好穿著這樣衣服除了浴室。

「真漂亮!」張天明驚歎道。

李靜雯立即羞紅了臉,只見她穿著露出神秘部位的情趣裝,剛剛洗過澡,由於熱氣的原因,雪白的臉龐透著紅潤,全身皮膚潔白,由於長期專業訓練,皮膚緊張,富有彈性,胳膊、大腿修長,乳房圓潤,雖然不是很大,但是與身材配合得天衣無縫。粉紅的乳頭,只有玉米粒一樣大小,翹在乳房的尖上,太吸引人了。兩個屁股小小的,但翹得很高,非常性感,由於職業的原因,腋毛剃得很光,因此皮膚顯得非常光潔,陰阜隆起,上面長著濃密的陰毛,彎彎曲曲,真是好看。

張天明遞上一杯水,說:「你先喝一點水,我也去洗一個澡。」

看著李靜雯把水喝完,張天明進去洗澡。

李靜雯等著張天明洗澡,坐在床邊看電視,其實也看不進去,正在拿著遙控器亂壓的時候,忽然覺得一陣熱氣從小腹中升起,向全身散開,緊接著感覺到全身發熱,咦,身上的衣服不多,怎麼這麼熱?感覺到皮膚的敏感性好像比平常高了許多,特別是陰部感覺到發熱、發癢,禁不住想用手去摳,用手一摸,發現下面已經是淫水氾濫,自己雖然平時偶爾有手淫的經歷,但是從來沒有今天這樣強烈。

正當李靜雯慾火難耐的時候,張天明已經從浴室內出來了,他穿了一個大褲頭子,走到李靜雯跟前,說:「你先站起來。」

李靜雯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站了起來,張天明往床上一看說:「呀,都濕成這樣了。」

李靜雯往床上一看,剛才坐的地方淫水已經流濕了一大片,不禁臉羞得通紅。

「張總,不要取笑我了,今天我是第一次,你可要疼我。」

「你還是個處女?」張天明太興奮了。「那必須留個紀念。」

張天明從櫃子內拿出數碼相機。

「張總,不要照了,要是讓人看見多不好意思?」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的話就是聖旨,必須聽,聽見了沒有?」

「是。」李靜雯小聲說。

張天明讓李靜雯擺好姿勢,在那不停的按快門,擺個姿勢對於演員來說,是小菜一碟,但張天明要李靜雯擺出了一些淫蕩的姿勢,李靜雯覺得很不好意思,

張天明說:「這算什麼,好要擺更好看的。」

張天明讓李靜雯脫掉情趣內衣,這時,李靜雯就像一條脫光的綿羊,任張天明擺佈,由光著身子照了好多淫蕩的照片,一邊照,一邊淫水直流。

張天明讓李靜雯躺到床上,說:「現在開始照肉穴。」

「這個地方還要照啊?」

「住嘴,不能發表自己的意見。」

張天明讓李靜雯把雙腿分開,陰部露出來不停地按快門,然後讓李靜雯用雙手把大陰唇掰開,照小陰唇,把小陰唇掰開,照處女膜,看來真是一個原裝貨。

照完了肉穴,張天明突然想到李靜雯是個舞蹈演員,怎麼把這個事忘了。這時,又變換了方式,讓李靜雯把腿伸直張開,一般人只能張開一定的角度,但是對於基本功紮實的李靜雯來說,張開180度只是相當於反著劈了個衩,太容易了,但是雙腿伸直後陰部就完全暴露在外,大陰唇張開,小陰唇微張,太誘人了,這個相不是蹈演員根本照不來,這樣又找了許多。

這時,李靖雯已經是在受不了了,張天明知道剛才混在水裡讓李靜雯喝了的法國進口強力催情藥已經把李靜雯給催得慾火焚身了,看著李靜雯渴望的神色,說:「說聲好的,我就滿足你。」

李靜雯實在受不了了,這時也顧不得許多了,顫聲哀求:「張總,快日我吧。」

張天明這才脫掉褲頭,他的大雞巴作已經昂首而立了。

由於燥熱,李靖雯的手不停在陰戶上自摸,張天明一看說:「從現在起,這個地方只能由我來摸,你自己絕對禁止摸,聽見了沒有?」

李靜雯顫聲說:「聽見了。」

「為了防止你自己摸,反過來,趴下。」

李靜雯不知張天明要幹什麼,忍著陰部劇烈的瘙癢,趴了下來。只覺得張天明把她的雙手拉到身後,感覺到手腕一涼,就不能動了,原來張天明不知從哪裡取出一支手銬,把她的雙手反銬起來了。只見張天明又拿出一個像是手銬又不是手銬的東西,不銹鋼的,兩個很寬的鋼圈之間直接連著,不像手銬中間還有個鏈子,鋼圈分為兩半,可以扣起來,李靖雯正琢摩這是個什麼東西,只覺得後背一涼,原來張天明把這個東西放在她的後背上,只覺得雙臂一緊,兩個上臂就被從後面緊緊地鎖在了一起,原來這是個臂銬。

現在李靜雯已經不能靈活運動了,張天明把她翻過來,由於雙臂、雙手被緊緊地銬在一起,不能像原先的那樣平躺著,只能屁股著床,頭部著床,胸部以及雙乳十分誇張的抬得很高。張天明十分滿意,拿了一條白浴巾放到李靜雯的屁股下面,讓她張開大腿,反身大劈叉,把外陰大大的張開,然後雙手就在李靜雯的雙乳上遊走起來。

在藥物的作用下,李靖雯已經是慾火焚身,張天明這一挑逗又是火上澆油,雙手被緊緊地銬在一起又不能自摸,李靖雯已經有點迷糊,只是不停地叫道:「快插吧。」

張天明的大雞巴對準李靜雯的陰戶直插進去,剛進了一點,遇到了較強的阻力,不好進了,張天明知道是碰到處女膜了,再加了一把勁,伴隨著李靜雯的一聲尖叫,進去了,李靖雯的處女生涯到此為止就結束了,從陰道中留出了一些鮮血,把屁股下面的白浴巾染的血紅。

張天明的大雞巴在李靜雯的肉穴中上下翻飛,刺激得李靜雯嬌喘噓噓,由於處女的陰道比較緊,穿插了幾十下,張天明就忍不住了,濁白的精液就射到了李靜雯的肉穴內,張天明隨後躺到了床上,李靜雯靜靜地躺著,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張天明拉開被子,摟著雙手雙臂被反銬著的李靜雯,開始睡覺。

夜裡,由於藥勁還未過去,過了時間不長,李靖雯又不行了,但是雙手不能動,只能央求張天明在插她,又大戰了兩次,兩人才睡覺了。

第二天早上,兩人都起得比較晚。李靜雯雙臂不能動,把頭埋在張天明的胳膊上,看著張天明,張天明坐起來,正色對李靜雯說:

「從今天開始,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必須絕對服從我,否則我就要你好看。以後你見我只能叫老爺,你對我要自稱奴婢,我就把你叫靜奴,聽見了沒有?」

李靜雯說:「聽見了,張…… 不,老爺。」

「既然是我的奴婢,你的一起都是我的,首先,你絕對沒有人身自由,必須按照我吩咐的去辦。其次,你的身體完全屬於我,一切要按我的要求去做。」

李靜雯到了這時已經沒有任何選擇,借了張天明一輩子都還不清的債,張天明又將父親安排的很好,又讓張天明破了身,而且自己的裸照和各種淫蕩的照片又在張天明手內,只好點了點頭,說:「知道了,一切聽從老爺吩咐。」

張天明說:「你知道,昨天本老爺說了,你的陰戶只能本老爺一人摸,你不准自己摸,你得肉穴只能由本老爺插,聽到了嗎?

「聽到了。」李靜雯答道,但想,陰戶只能老爺一個人插,這點倒沒有問題,但是你總不能限制我摸吧,你把手銬打開後,你不在的時候我悄悄地摸幾下,你怎能知道?

張天明說:「要洗臉了,我給你把手銬打開吧,」

李靜雯說:「好。」說完背過身體讓張天明給她開手銬和臂銬。

「別著急,這樣就打開,你不是就可以自摸了嗎?」說著從櫃子內取出一個明晃晃的不銹鋼製成的東西,是用柔軟的薄質不銹鋼製成的一條橫帶子,上面連一個Y字型帶子的一個東西,Y型帶子豎的一道上還有許多網格,下面分為兩岔,李靖雯不知道這是什麼,想問又不敢問,張天明把東西拿到李靜雯跟前,讓她站起來,分開腿,然後把這個不銹鋼的橫的帶子纏到腰上,把豎的一道從身後經過檔部拉倒前面,往上一提,前面的橫帶子上有一個小縫,豎帶子塞進去一按,只聽輕微的「啪」 的一聲,取不下來了,原來這橫帶子上面有個鎖,就像穿了一個不銹鋼製的褲頭,不過這褲頭是帶著鎖,脫不下來的。

「這……這是什麼?」李靜雯結巴著問,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東西。

「這叫貞操帶,專門鎖女人的陰戶的,鎖住以後,你得陰戶就不能自摸了,更不能讓別人插了。」張天明得意地說。

天哪,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東西,李靖雯這才明白張天明剛才的話。

張天明給李靖雯打開手銬,放李靜雯去洗澡,來到衛生間,李靖雯一邊放著水,一邊在鏡子中仔細地觀察著鎖在腰上的這個叫貞操帶的東西。

這個東西做工非常精細,橫在腰上的部分稜角、邊沿都磨得非常光滑,寬窄也正好合適,一點也不難受,腰的後面兩側分別由一條較細的不銹鋼帶經過屁股兩側匯合到檔部,檔部有連接著一段不銹鋼製成的網,很寬,兩側呈圓弧形,剛好與大腿的內側緊密結合,把檔部擋得嚴嚴實實,上邊連的不銹鋼帶子,正好鎖在位於肚臍下方的暗鎖上,後面是分叉的,剛好把肛門露到外面,大便一點都不影響,前面外陰的的位置恰好讓不銹鋼網蓋住,小便可以通過網孔排到外面,不受任何影響,但是由於隔著網,旁邊又很寬,緊貼在大腿根上,右手絕對是摸不著的,更不用說插入了。這個設計真是太絕了,看來沒有老爺的允許,真的是無法再摸了。

走出衛生間,李靖雯走到張天明跟前,說:

「老爺,我回來了。」

張天明瞇著眼睛看著站在面前的李靖雯,赤裸的身體上鎖的一個貞操帶,真好看,張天明就喜歡戴貞操帶的的女人。他問:

「靜奴,喜歡麼?」

李靖雯說:「喜歡。」

張天明說:「還有一個問題,現在要給你做標記,過來,我先給你除除草。」

李靖雯不知道做標記是怎麼回事,來到張天明跟前,跪下來,張天明伸手從身後拿出一個不銹鋼做的環,很粗,兩個半圓,一邊連著,一邊開著口,上面還有很多小環,李靖雯不知道這是什麼,又不敢問,張天明把這個環扣到李靖雯的脖子上,然後一合就鎖住了,原來這是一個帶鎖的頸環。張天明又拿出兩個手銬,這個手銬很特別,一頭大,一頭小,中間連著十多公分的鏈子。張天明把大的一頭銬住李靖雯的手腕,小的一頭鎖到頸環上的小環上,一個手銬銬一隻手,這樣李靖雯的雙手就被用鏈子鎖到頸環上,只能垂到胸口附近,活動範圍就很小了。

然後,張天明又拿出這樣兩隻銬,和前兩個的區別是大的一頭更大一點,鏈子長一點,張天明讓李靖雯躺到床上,用大的一頭銬在李靖雯的膝蓋上方的大腿上,鏈子的另一頭鎖在頸環上,另一個腿也同樣處理,這樣,李靖雯躺在床上,雙手鎖在胸前,雙腿吊起來,正好把陰戶暴露出來,樣子很淫蕩。

張天民說:「躺好,把腿張開,陰戶露大,不然的話弄壞了我可不管。」

李靖雯真的躺在那兒張開雙腿,挺著陰戶不敢動。

張天明拿出鑰匙,打開貞操帶上的鎖,李靖雯的陰戶暴露出來,昨天晚上因為處女膜被插破了,畢竟是處女的第一次,所以陰戶顯得有一點腫,濃密的陰毛,覆蓋在陰阜上,張天明從衛生間拿出剃鬚膏,塗在陰毛上,過了一會兒,又拿出剃鬚刀,從上到下緩緩地刮著,刮得非常仔細,一會兒,所有的陰毛被剃得乾乾淨淨,就像小女孩的外陰一樣,非常誘人,張天明拿出了相機,又照了一通。

張天明拿出筆記本電腦,坐到床邊,電腦上連著一個什麼儀器,通著電源,儀器上一個軟管,軟管的頭上是個圓形的東西。只見張天明在電腦上不停地敲打著,也不知道在幹什麼,過了一會兒,他把這個圓形的東西,放倒李靖雯的陰阜上,李靖雯只覺得陰阜發熱,感覺到有點刺痛,禁不住地喊起來,不到三分鐘,張天明把那圓形的東西拿了下來,另換了一個頭,是個方形的,很小,他掰開李靜雯的大陰唇,把這個方形的頭在大陰唇的內側按了一下,李靜雯又感到有些刺痛,很快,張天明把方頭拿下來,在另一側的大陰唇內側也按了一下,也覺得有點刺疼,但很快就完了。張天明收起軟管,然後他仔細地端詳著李靖雯的陰部,滿意地點了點頭。

李靖雯不知道張天明在搞什麼鬼,但又不敢問,還是張天明自己說:「現在你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的陰部了。」

然後他把李靖雯搬起來坐好,李靖雯的手和腿雖然在頸環上鎖著,但是坐著基本上不受影響,低頭一看,一下子羞得滿臉通紅,原來長著濃密陰毛的地方,現在被刮得乾乾淨淨,一根毛也沒有,陰阜的中間,有一個紅顏色的方章,中間有幾個字:「張氏專用」,方章上有兩行藍字:「終身為奴,永不反悔,第12號」,原來,張天明接在電腦上的圓形的東西是做這個的。張天明又掰開李靜雯的雙側大陰唇,讓她看,只見大陰唇的內側也有兩行字,一邊寫著:李靜雯福地,另一側寫著:張天明洞天。

張天明說:「這是進口的設備,叫做鐳射刺青器,非常先進,在電腦上排版,不但字跡特別清楚,圖案大小、顏色都可以調節,做出的皮膚刺青非常漂亮,也不會因為操作不當而刺壞,由於採用了鐳射,刺出的點不但均勻,還很細膩,三分鐘就刺好,身體不用恢復,不會感染,而且深淺掌握得很好。

傳統的刺青只能刺破表皮,如果應用一些現代的方法,就像治療性的鐳射照射,高速磨皮,就可以去掉,甚至在太陽下曬得時間長了也會退色。

但是鐳射刺青機這種東西,由於光速很細,所以可以刺得很深,不會影響旁邊的皮膚,剛才的深度剛好刺透表皮下面的真皮,深度是1厘米多,你看,刺這麼深,圖案、文字還是這麼清晰,這在以前是根本無法辦到的。現在,你身上最隱秘得地方已經簽上了我的私章和標記,而且這種技術,身上的字跡根本不可能去掉,你這一輩子,只能給我終生做性奴了,你這個樣子,不可能嫁出去,誰願意要一個陰部上刺著別人專用的女人給自己做妻子?

你好好跟我吧,我也不會虧待你的。你因為你的陰戶,得到了一大筆錢,下半輩子也有了保障,所以,你的肉穴就是你的福地,你是12號,也就是我的第12個性奴,你下面的洞洞對我來說別有洞天,所以在你的陰唇旁邊提上了這副對聯,這是我臨時動意,文采還不錯吧?這副對聯也只有我能看到,別人是看不到的,你下面的陰毛,本來我是要給你塗上絕毛液,這樣,你的陰毛就永遠也長不上來了,別的性奴都是這樣,你是個演員,對你特殊照顧,就先剃掉,過上一段時間毛就長上來了,可以把標記擋住,但是去不掉的。」

李靖雯想了想,確實是這麼一回事,看來,這一輩子只能給張天明作性奴了。

張天明又拿出一個小盒,裡面是一些軟膏,張天明很仔細地把這些軟膏塗在李靖雯的大陰唇、小陰唇以及外陰上,最後又把貞操帶鎖好,把大腿上的銬子拿下來,把大的一頭銬到李靖雯的腳腕上,鏈子的另一頭鎖在貞操帶後腰上的環上,這樣,李靜雯的小腿折疊在大腿上,只能跪著,要移動地方,只能是用雙膝行走,或者用被短鏈子鎖在胸前的雙手配合下,向前爬行。

張天明對李靖雯說:「靜奴,你是個舞蹈演員,戴上貞操帶,可能會影響跳舞,舞還是要好好練,我還要培養你當明星,現在穿上貞操帶先熟悉熟悉,戴習慣了你可能還離不開它,等你到學校去的時候我再給你改造。這兩天哪兒都不要去,就在這兒學習業務吧。」

「學什麼業務,老爺?」李靖雯問。

「學習怎麼能做做好一個性奴,我可警告你,你如果表現不好,我就會把你放回去,不要你了。」張天明說完把遙控器交給李靖雯,讓她自己看碟學習,然後鎖上門就出去了。

李靜雯一邊吃著桌子上的點心和水果,一邊打開電視機,開始學習《性奴教程》。初級教程中,講解著怎樣被插入,各種姿勢,各種技巧,以及口交的方法。看著電視中的男女大戰,不由得李靜雯也興奮起來,感覺到淫水直流,情不自禁地拿起了一根香蕉,當作陽具,練習起來。

不單覺得性慾亢進,也覺得陰部越來越熱,又有點麻癢癢的感覺,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真想用手去摳幾下,但是,手被鎖在胸前,一般人根本夠不著陰部,自己是個舞蹈演員,有著紮實的基本功,憑著柔功,勉強用手能夠著陰部,可陰部鎖著貞操帶,貞操帶鎖的非常緊,一點縫隙也沒有,手指伸不進去,在貞操帶的外面去摸,隔著一層不銹鋼網,接觸不上,陰部連一點感覺都沒有。真把人急得直想蹦,幾條鏈子鎖得人又無法動彈。李靜雯估計剛才老爺給自己塗的軟膏可能是催情藥,把自己催得像一條發了情的母狗,又無法滿足自己,手淫?碰不著,怎麼插?老爺不在,只有老爺才能插入,不禁她大聲呻吟,不停翻騰,度日如年,心內期盼著老爺趕快回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終於盼來了老爺的開門聲,只見李靜雯身下留了一大攤子淫水,她不停的翻騰著,雙眼迷離,跪到地上,顫聲說:「老爺,靜奴實在受不了了,快插插靜奴的小洞洞吧。」

張天明走到李靜雯跟前,李靜雯學著教程內的方法,趕緊給張天明解開褲子,掏出大雞巴,放到嘴內就開始吸允。由於是第一次做口交,動作很不熟練,但是做得很認真,但是又不敢舔得太厲害,如果老爺把精液射到嘴內,那就不可能插洞洞,只能舔得老爺很舒服時,老爺開恩給自己插插洞洞,解解慾火。最後張天明終於大發慈悲,打開了貞操帶,給李靜雯插了幾百下,把精液射到了肉穴內,這時,李靜雯像癱了一樣,臥在了床上。

李靜雯在一天內,把初級教程學了一遍,這才知道當一個性奴還真不簡單,不但要洞洞被插,還要戴手銬、腳鐐、貞操帶、被捆綁、灌腸,女人身上的三個開口,都是老爺的,必須隨時為老爺服務,除此之外,一個好的性奴還必須抓住一切機會,給老爺物色新的、更多的性奴。這天晚上,張天明說為了培養她快速成為一個合格的性奴,沒有讓她上床,在臥室的一個很小的鐵籠子內睡了一夜。

第二天是個星期天,下午李靜雯就要返校了,張天明直到快中午了,才把她從籠子內放了出來,解開腳上的銬子,讓她活動了活動,吃完飯,對李靜雯說:

「靜奴,今天下午你就要返校了,為了不影響你在學校的訓練,要把你的貞操帶改造一下。」

說完話,把李靜雯領到另一間房子,只見房子中間放著一個鐵床,鐵床的一頭兩邊各有一個架子,架子上有個圓弧形的鐵皮撐子,其實就是醫院內用的婦科檢查床。

李靜雯因為小,沒有看過婦科,沒有見過這個東西,只能聽張天明的吩咐,躺了上去,雙腿分開,架在架子上,把陰部完全暴露出來,張天明用皮帶把李靜雯的雙腿固定到架子上,把雙手以及上身固定到床上,李靜雯躺在那兒,一動也不能動。張天明拿出個眼罩,套在李靜雯的眼睛上,李靜雯什麼也看不見,只能任張天明來擺佈。

張天明拿出一個小氣瓶,上面有一個面罩,他把面罩扣到李靜雯的臉上,打開氣閥,李靜雯聞到後,光想笑,過了一會兒,就沒有了反應,昏睡過去了。原來這瓶子內裝的是一氧化氮,也就是俗稱的笑氣,人一聞,就想笑,臨床上作為麻醉劑,聞的時間一長,就把人麻醉了。現在,李靜雯實際上已經被麻醉了,本來張天明一般不用麻醉劑,他喜歡看女人不用麻醉劑的樣子,但是李靜雯是個演員,又是剛剛被破了身,因此上有些憐香惜玉,就破例用了麻醉劑。

張天明把雷射器拿來,雷射器是一個儀器,上面連了一根長長的軟管,前面帶一個非常小巧的頭,管子內面是光導纖維,無論把鐳射頭放到那兒,都不會影響鐳射的發射。鐳射有一個好處,就是傷口處不會感染,不會出血,非常方便。

張天明在李靜雯大陰唇的外側,用雷射器一邊打了六個小孔,從外陰開口的下方一直到上方,打得非常均勻,非常整齊,接著,又用鑷子夾起陰蒂,在陰蒂的正中間也打了一個孔,肛門旁邊一邊打了一個。本來這是敏感部位,雖然用的是鐳射,速度很快,但也比較痛,但因為李靜雯被麻醉了,一點感覺也沒有。

打好了孔,張天明拿出一個密封的塑膠袋,打開後,內面是一個個密封的小塑膠袋,每個塑膠袋內裝了一個消好毒的小環,這個小環是用鈦合金做的,強度非常高,而且因為是航太材料,永不生銹,是國外最新研製的。

小環的前面是一個較細的尖頭,上有倒勾,尾部是空心的,張天明取出一個小環,把尖頭從大陰唇旁打好的小孔中穿過,塞到環尾部的中空管腔中,使勁一捏,尖頭就穿到內面,倒勾卡在管腔內的機關上,再也拔不出來了,一個直徑1厘米左右的小環就非常輕鬆地穿在外陰上,無法去掉,由於採用了堅硬的鈦合金,用鋼絲鉗之類的剪切工具也不能剪短,你不能不佩服老外的聰明智慧和高超的製作工藝。張天明用嫻熟的手法,給外陰打好的每邊六個小孔上全部穿上了小環,陰蒂上的小孔上穿了一個略大的環,肛門上面穿了兩個。

粗看過去,李靜雯的外陰成了一片環的世界。

穿完了陰環,張天明拿出一個象鴨子嘴一樣的不銹鋼器械,這是一個窺陰器,張天明把像鴨嘴的部分插進李靜雯的陰道內,用手一捏,鴨嘴就張開了,陰道就被撐開,內面的風景完全暴露在眼前,窺陰器旁邊有一個螺絲,把螺絲往緊一上,窺陰器就被固定住,去掉手,照樣張在那兒不會合攏。從窺陰器朝裡看,周圍是粉紅的環形陰道皺壁,就是它來與雞巴摩擦,讓世界上每一個男人都不能抗拒。

內面的中間有一個小小的孔,這個就是子宮口。張天明取出一個30公分長的像鐵絲的一樣的東西,也是消好毒密封的,只是這個東西的一頭正中有一個縫,張天明又撕開一個密封袋,內面是一個用像塑膠一樣細細的白色物質編成的一個圈,袋上全是英文字母,有一個比較大的字是「7day」,中文的意思是7天。只見張天明把這個小環卡在鐵絲樣東西的前面的縫內,然後把鐵絲樣的東西往子宮口內塞進,塞進去一點,又抽了出來,這時,只剩下了這根鐵絲樣的東西,前面的小環不見了,應該是放到子宮內去了。

原來這個白色的小環是張天明從國外買回來的控制他的性奴的秘密武器,這個東西是用高分子材料製造的,樣子很像子宮內的節育環,只不過不是不銹鋼的,放置方法和放置宮內節育環的辦法一樣,把這個東西放在子宮內有兩個作用,一個是具有節育作用,子宮內放置了這個東西,就像放了節育環,隨便張天明怎麼插她們,性奴們絕對不會懷孕。另一個作用是高分子材料與催情藥物混合在一起製成,催情藥具有緩釋作用,袋子上的寫的「7天」,意思就是到七天時間,催情藥釋放經過蓄積達到催情量,這個時候,性奴必須要找人插入才能解決燃燒著的慾火,否則就會無法忍受,緩釋技術可以調節性奴的發情時間和週期,因為李靜雯還是在校的學生,故而張天明給她選擇了7天,下一個星期,不勞張天明操心,她就會自己找上門來求張天明插她,否則會難受得生不如死。

一個高分子環能持續釋放一年時間,到時候需要重新放入,有了這個法寶,張天明把他的連李靜雯在內的12個性奴控制得牢牢的。

上完了環,張天明又用鐳射在李靜雯的兩個乳頭上打了個眼,因為考慮到職業問題,兩個乳頭上沒有帶環,只是在打好的孔內放了兩個小鈦合金管,防止孔又長住了,接著又用雷射器在李靜雯的鼻子內的鼻中隔上打了個孔,這個地方比較隱秘,不說誰也不知道,到了這裡,打孔工作總算告一段落。

現在,張天明進行著他最喜歡的一項工作,他取出來一個奇怪的東西,只是他特地訂做的,一個長約10多公分,寬4、5公分長方形的不銹鋼片,四個角磨得非常圓滑,不銹鋼的中間朝下凹陷,在底部,有一個方形的小孔,大概有2公分寬,3公分長,小孔的另一側焊接著一個內粗外的不銹鋼短管,頭上的開口只有大約2公分長1公分寬,短管的長度只有1公分多,這個東西很像一個長方形的漏斗,只見張天明掰開李靜雯的大陰唇把兩個小陰唇歸攏好,把這個漏斗狀的東西扣在小陰唇上,由於是訂做的,大小十分合適,上至陰蒂,下到陰道口,全合到一起,拿出一個帶著像城牆垛子一樣小豁口的細鋼絲,這個鋼絲非常柔軟,就像繩子一樣,從下到上,就像穿鞋帶把大陰唇上的十二個陰環交叉穿起來,穿完以後,取出一個繩鎖,一拉,鎖子在小豁口上卡得死死的,李靜雯的陰部就被完全鎖起來了。

這時再看李靜雯的外陰,兩排整齊的的陰環,用細鋼絲穿織在一起,由繩鎖鎖著,兩個大陰唇之間偏前的位置,露出一個不銹鋼的小嘴,上沿與外陰平齊,如果穿上褲頭從外面是絕對看不出來的,原來這個漏斗形的東西叫做貞操器,把它夾在大陰唇之內,尿道、小陰唇、陰蒂這些敏感的部位全部被覆蓋起來了。

大陰唇用鋼絲繩穿好後鎖住,這個貞操器就被固定死了,動也不能動。鎖住了外陰,肉穴無法插入,性奴當然不能與主人之外的男人做愛,但是可以用手指從大陰唇的縫內撫摸陰蒂、小陰唇,甚至插入陰道自慰,現在戴上這個貞操器,要自慰完全沒有了可能,就是張天明對李靜雯所說的,她的陰部以後不能自己摸,現在就是讓她摸,除了兩個大陰唇之間的不銹鋼片,什麼也摸不著。雖然大陰唇在外面能摸著,但是大陰唇是越摸慾火越大,那是引火焚身。由於漏斗嘴的存在,排尿等都不受影響,如果沒有主人的參與,性奴自己絕對無法撲滅熊熊的慾火,到時候,她無論在哪裡,都只能跑到張天明跟前來,請求張天明給自己以滿足。

最後,張天明猶豫了一下,看是否要給李靜雯做完全的封鎖,由於時間短,李靜雯的肛門還沒有開發,原來準備以後再開發,料想李靜雯也不會讓別的男人用陽具從肛門中插入,但是想想為了全面培養李靜雯的奴性,不如現在給她把肛門貞節器也戴上算了。

張天明取出一個不銹鋼做的「〔」型的一個東西,所有的「〔」型不銹鋼片全是用摺扇一樣的東西連接起來,這也是國外最新發明成果。張天明把一個彎頭小心地插進李靜雯的肛門裡,用特製的鑰匙在露到外面彎頭上的鑰匙孔內一轉,「〔」型的不銹鋼片就散開了,形成了一個中間細,上下都是喇叭形的東西,外面的喇叭形使貞操器進不去,裡面的喇叭形使貞操器取不出來,剛好卡在肛門上,鎖住以後這個貞操器就把李靜雯的肛門牢牢的看管起來,更絕的是這個貞操器有兩檔,一檔是自由檔,因為中間較細的部分是用摺扇一樣結構組成,放在這一檔上,中間的管道可以隨著肛門的收縮擴大或者縮小,就像沒有裝上貞操器一樣活動自如,肛門上的異物感只要幾天習慣了,但是當管道張開後,折疊起來的刀片就會露出來,如果說這是要想在管道中插入東西如陽具之類,只能被刀片劃得遍體鱗傷,要不然怎能叫貞節器?另外一檔是固定檔,調到這一檔,管子收縮到管徑一公分左右就固定了,既不能收縮,也不能擴大,管子裡面的口是一個單向口,只能進不能出,

過了一會,李靜雯慢慢醒來了,張天明讓她自己察看陰部,李靜雯看到被剃光陰毛的外陰上除了原來刺上的印章和編號,現在又裝滿了陰環,又用鋼絲繩穿上鎖好,肛門上又安裝了一個裝置,羞紅了臉,聽著張天明對自己身上新增裝置的介紹(當然不會給她說節育環的秘密),心內也暗暗哀歎,知道自己這一輩子再也無法離開張天明,去追求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能作為張天明現在的十二名性奴之一,一輩子為張天明服務了。

張天明給李靜雯打開手銬,打開頸環,給她說:「靜奴,從現在開始,你從這兒到學校、從學校到這兒的途中,一律不許穿內褲,戴胸罩。每個星期五下午就到這兒來上班。

這是2000元錢,先給你預付這個月的工資」。取出了她的衣服讓穿上。李靜雯當然不敢戴胸罩,穿內褲,穿好了衣服,真沒想到,來的時候是一個純真的處女,走的時候已經變成了被全副武裝,沒有人身自由的性奴了,真是兩世為人啊,李靜雯懷著複雜的心情,拿著張天明預付個自己的工資,或者說賣身費,踏上了返校之路.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