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咖啡室 經典激情

小芳只是個普通的文員,月入才幾仟圓,但因緣際會,去年竟去了兩次日本旅行。

所以,當男友阿傑說趁新年假帶我到日本旅行的時候,我很自然地說了個『又』字。

阿傑看到我的反應,帶點不滿說:「怎麼一樣啦,以前你去的兩次我都沒陪你去……」

說起來,我真的沒和男友出遊過,我指責阿傑:「你也知道嗎?認識了你這麼久,都沒帶人家去玩過!」

阿傑立刻賣乖:「所以今次便和你一起去玩嘛,當是渡蜜月啦……」說著整個身子側過來,雙手還不守規則地撫摸我的胸部。

我面紅說:「誰跟你渡蜜月啦……」口雖如此,心卻是甜甜的。

事實上小芳亦十分喜歡到日本玩,因為小妹有暴露傾向,日本這種較性開放的地方實在十分適合小芳去玩,加上人在海外,膽子亦會份外大點。

不過男友在身邊,小芳又會不會放膽暴露呢?這可能是個考驗啦……

我問阿傑:「去日本,你有錢嗎?」

阿傑早有準備的說:「雖然我人工不太高,但和小芳渡蜜月的錢,還是有儲起來的。」

最近日圓不高,去日本又的確是好時機吧……

結果我和阿傑便踏上了這個初次一同出門的旅程,阿傑知小芳貪睡,所以特地參加了自由行的旅行團,行程自行安排,旅行社只包機票和酒店。

我們兩人一點日語都不會說,本來哥哥的日本女友明子小姐是最佳嚮導人選,但這段時間(舊歷新年)日本又不是假期,沒理由叫人特地告假陪我們去玩吧?

不過小芳也不是太擔心,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看名勝古跡,去買衣服才是我的最愛哩……(當然暴露亦是小芳的心頭好……)

但在偶然的情況下,我又把將會到日本玩的計劃告訴了赤司先生。

赤司先生是我公司的日本客戶,以前到日本公幹時曾見過一次,還幾乎把小芳上了,後來因為小芳負責他公司的產品,所以我們經常都有通電話。

赤司先生一聽到小芳會到日本玩立刻表現得十分熱情,還說一定會盡地主之宜,帶我倆去玩,當然我覺得他這樣好是因為小芳可愛啦……(笑)雖然曾一度猶疑會否被阿傑知道我們的關係,但想想最後我們也沒發生過什麼,也就不怕了。

(這一段是暴露自己AV初體驗的情節,但對不起,小芳還沒寫)加上赤司先生挺帥的,對小芳又好,我也很想見見他。

小芳本身是個性子急的人,在飛機上安坐三個多小時已經是我的極限,所以我想我還是去不了歐美等地。因為根本受不了長途機。

到達日本後我倆乘火車到酒店checkin,洗過面後阿傑問我:「芳,想去那兒玩啦?」

都已經晚上六點多,還可以去那兒玩,只有四處逛逛吧。

這時我突然想起赤司先生的話:「到了日本立刻給我電話吧,我帶你們去吃地道日本菜!」

但又不知怎樣與阿傑說,始終一下機便去找別的男人,很容易誤會我們有什麼關係的啦……(雖然的確幾乎有)

想了一會,結果還是忍不住,以試探式的口吻跟阿傑說:「我有一個日本客戶,說要帶我們去吃飯,去不去?」

阿傑問我:「是男是女?」

我想不到他會直問,一時不知如何回答,結果強說:「當然是女的啦,你以為我在日本有男朋友嗎?」還一臉生氣的樣子。

阿傑頓時怕起來:「我只是隨便問問,不是這個意思啦,你喜歡便去吧……」

還說:「今天你朋友請客,明天你哥哥女友請客,省回不少飯錢啦……」

哎……虧你會這樣想。

得到阿傑的同意,我立刻致電赤司先生,他也十分高興,約好八時到酒店接我們。在談話時我背向男友,小聲說:「我男友和我一起,你也帶女朋友來吧……」赤司先生明白我的意思,笑說:「沒問題……」

在酒店休息了一會,我倆便到大堂等他們。剛好八時赤司先生和女朋友便來到了,十分守時。最令小芳開心的是赤司先生囑付她的女朋友先與小芳打招呼及握手,這樣看來,小芳就真的好像與他的女朋友是認識的了,果然是個很細心的人。

說起來赤司先生人又英俊,又溫柔,又有錢(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啦……),真是一個頗完美的男人。

阿傑看到這個情況一點都沒懷疑,並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不但看過自己女友的裸體,還幾乎成了小芳的情人赤司先生帶我們去吃了一頓上好的剌身,結帳居然是五仟多港幣,是小芳半個月的薪金啦……我真是極不好意思,不斷說多謝,但赤司先生笑說沒關係。之後還問我們想去哪裡玩?

已經是十點了,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去玩?不會是說那種地方吧?

阿傑一聽,立刻表現得極有興趣:「日本晚上有什麼地方好玩呢?」我盯著他,以廣東話跟他說:你不是想去那種地方吧?女朋友在身邊,你都敢去花天酒地?

阿傑說:「當然不是,不過想去見識一下,去看一看艷舞也可以吧?」

赤司先生望著我,笑笑說:「一般的不好玩,我帶你們去玩一些特別的吧。」

他知道小芳有暴露傾向,這句話明顯是衝著小芳說的。

喂,你想怎樣啦……

最後我們一行四人登上赤司先生的車子,向著他所說的特別遊戲出發。

會是什麼呢?沿途小芳的心不斷撲撲跳,又怕卻又期待。

坐了半個小時,赤司先生便把車子泊在路旁,看來是到了。他帶我們登上一所大廈的四樓,這兒下面只有一個小牌,又是寫日語的,我和阿傑完全不知是怎樣一回事。

我小聲問:「這兒是什麼地方啦?」

赤司先生笑說:「等會便知道囉……小芳你一定喜歡的!」

嘩……這種說法,阿傑一定知道我們的關係啦,我側頭望望男友,幸好他完全沒注意到。

升降機的門打開,是一間類似咖啡室的店子,赤司先生和門口的侍應說了兩句,我們便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

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再次問:「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啦?」

赤司先生的女朋友笑笑說:「這兒是情侶咖啡室,是給情侶談情的地方。」

談情?那有什麼好玩?

等了一會,侍應便出來帶我們進去。

店內的佈置真的很像一間咖啡室,燈光暗暗的,店內共有6排卓子,每行大概有8張沙發,不過最特別的是沙發不是一般咖啡室的背對背,而且是向外面的,坐在沙發上可以看到對面一排座位的客人。

不過最令我倆吃驚的不是佈置,而是沙發上的情侶,他們都不是在喝咖啡,而是在談情那當然不是一般的談談情話,而是在親熱。有接吻的,有口交的,甚至在做!

赤司先生伸向我耳,小聲說:「一般情侶咖啡室是不能真做的,不過這兒較偏僻,所以可以。」還向我微微一笑。

小芳雖然是喜歡暴露,但今天是和阿傑一起啊,難道當眾表演嗎?

我倆真是呆了,只是跟隨侍應的引路,後來到了其中一張沙發便坐下。最過份的是赤司先生兩人竟正好坐在我們對面,分明是有心安排的。(大概是進來時跟侍應要求的吧)

甫一坐下,我們已經被四周的淫聲浪語弄得面紅耳熱。我向阿傑說:「怎麼辦啦……」

阿傑雖然色色的,但顯然也甚為尷尬:「先看看再說吧。」

赤司先生大概也知我們不好意思,於是身體力行,開始和女朋友接吻,還隔著衣服撫摸女友的胸部。他們完全旁若無人,仿如在家中親熱般,每個動作都非常自然。

吻了一會,赤司先生甚至把女友的衣服拉起,然後把她的胸罩拉高,一雙豐滿的乳房便跳了出來。

阿傑這時看到呆了,大概沒想到剛才還一起吃飯的女孩子竟會露出波波給自己看。不過我也沒怪他,因為連小芳都看得入神。

赤司先生的眼突然瞄向我們,還得意地笑了一笑。我的眼神和他甫一接觸,立刻感到羞得不得了,急忙把視線投向別處,誰知看到的景像更嚇人,一個女孩正替她的男朋友口交。小嘴不斷吞吐粗粗的陽具,叫人怕羞卻又不捨得不看。

唉……小芳一直以為自己喜歡暴露身體,是時代的先驅者,想不到日本連這種公然做愛的地方都有了,我真是太渺小啦。

在看得入神的時候,小芳突然覺得胸部癢癢的,原來是阿傑在撫摸我的乳房。

我驚慌說:「你在幹什麼啦?」

阿傑回答:「你看,周圍的人都在看我們了,來到這兒什麼都不做,不是很奇怪嗎?等會人家以為我們是故意來偷窺的,不是更糟?」

被阿傑一說,我看看周圍的人又的確在望著我們,好像在說:「你們怎麼還不開始?」般。

看到這種情形,我也沒反對阿傑的動作,其實小芳都是很想的啦。阿傑愈摸愈興奮,索性把手伸進我的衣服內,把胸罩拉高,手指直接玩弄我的乳頭。阿傑在我耳邊說:「芳,你好硬哦……」

其實小芳老早都硬了啦。摸了幾下,阿傑又小聲說:「芳,要不要給人看看你的波波?」

小芳本來就喜歡給人看的,不過在男友身旁,還是羞羞的說不要。

阿傑也沒理我,一手把我的衣服拉高,而我又不自覺地舉高雙手來配合他,哎……在不知不覺間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啦。

衣服和胸罩脫下,我的胸部便完全暴露出來,雖然小芳的暴露經驗不少,但在男友面前這麼名正言順地袒露胸房,則還是第一次。阿傑脫下我的上衣後,雙手便不斷撫弄我的奶子,還在我耳邊說:「芳,你看,大家都望著你了……」

剛脫衣服,大家當然是好奇地望望啦,有什麼好奇怪?

我睜眼一看,發現赤司先生的女朋友已經跪在地上,他的褲子則脫了一半,她的女朋友在替他口交!

由於女孩子的頭阻著,我看不到赤司先生的陽具,不過都覺得很興奮了,而他的眼亦盯著我的乳房,眼神好像有一點點妒忌。

哎……在幾乎成為情人的男人前被男友撫摸乳房的複雜心情,小芳終於感受到了。

阿傑亦留意到赤司先生的眼神,在我耳邊說:「你朋友的男友好像很喜歡看你的波波嘛。」

我嬌嗔一聲:「怎麼會,人家的女朋友身材比我好多啦……」

阿傑卻說:「但形狀不及你嘛。」

倒算你會逗人家啦。

在這兒的情侶雖然十分大膽,但都只是脫去衣服的一部份,把整件上衣脫下讓上身光脫脫的,小芳是唯一一個。

頓了一頓,阿傑又對我說:「芳,看看那邊,那個男人的弟弟好大哦……」

被阿傑一說,我的眼睛也反射地望向對面左方,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從後上他的女伴,一出一入時露出來的陽具的確是十分粗大。

看到真人表演做愛,我的面紅得要死,以怪責的語氣說:「你好變態哎……要自己女朋友看其他男人的那兒……」阿傑輕鬆地說:「只是看看嘛,小芳芳喜歡,不要說看,就是和別人做我也不會生氣!」

好哇……是你說的哎……

這明明是和暴露自己一式一樣嘛,為什麼又改新題目?故弄玄虛,原來是為了騙回應……(最近的回應好少哦……大家都不愛小芳芳了……)

我露出不悅表情,怪責阿傑怎麼說這種話,阿傑亦知自己說錯話,不敢再提,只是賣力地吻著我的頸項,雙手繼續撫摸我的胸部。哎……可以說是捏弄吧,因為他是相當大力的,把我的乳房都捏得有一點點變形,雖然我的乳房不是太大,但肉倒是不少的,所以手感方面我想不是太差吧。

捏弄了一會,阿傑用食指的第3節 托在乳頭之下向上挑動,令我的乳頭一跳一跳的,搞了幾下,兩顆小豆豆便比剛才更硬了。

平時他都不會這樣用心搞我的乳房的,今天情況較特別,加上阿傑的賣力,小芳興奮的情緒相當高漲。我的肩膀不自覺地左右郁動,喉嚨也「唔……唔……」

的發出聲音。

阿傑在我耳邊笑說:「芳你今天好敏感哦……是不是被人看到覺得好興奮?」

我滿面脹紅,也不想答他,望望對面的一對,兩人己經幹了起來,赤司先生的女朋友坐在他的身上大力搖動屁股,由於是背向我們,我看不到女孩的表情。

倒是赤司先生的頭側了起來,間中望向我們。

事到如今,我也大膽起來了,沒再逃避他的眼神,在昏暗的燈光下,他大概不會看到我那紅透的臉吧。

在我分心注視對面人目光的同時,阿傑已經換了姿勢,在吻我的乳頭,雖然我倆做愛的次數不計其數,對大家的身體都很熟悉了,但今天在這種情況下,竟又是一陣新鮮。我感到乳頭一陣熱烘烘的快感。好……好像……是別的男人在吻我一般。

哎……應該怎樣說呢……雖然阿傑才是小芳的正印男友,但我畢竟對面前的赤司先生有點點好感,這樣在他的面前被褻玩,居然有一種偷人的感覺。而這種偷情的感覺又帶來未曾有的快感。

我是不是錯亂了啦……

「唔……唔……呀……呀……喔喔……唔唔……」隨著阿傑的舔弄,我感到一陣陣舒服,不自覺發出小聲呻吟,傑笑笑在我耳邊說:「舒服便大聲一點嘛,你看看你的朋友。」

這時候赤司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在沙發上以小狗式幹起來,他捉住女友的屁股,用勁地推動,而每一下進出女孩都誇張地「呀……呀……」呻吟,活像A片中的女星,一對垂下的大奶子亦一晃一晃的前後擺動,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小芳以前亦有看過赤司先生挺起的陽具,也不是太大嘛,不用叫得那麼誇張吧……還是日本的女孩子做愛時都是這樣子的呢?這時不禁令我聯想到明子小姐的叫床聲。

其實這種吟呻聲根本就一直在場內沒有停過,在這種淫穢的氣氛下,小芳亦愈來愈興奮,我主動將手放在阿傑的褲上,摸摸他的陽具,都己經是完全硬起的了。

我肉緊地隔著西褲摸他的陽具,好像在探索陽具的長度,其實這是小芳一早都知道的啦,不過這時候卻不知怎麼的,好想瞭解一下這小東西。

阿傑被我摸了一會,也忍不住了,主動拉開褲鏈,把整支硬起的陽具暴露出來。我看到這熟悉的傢伙居然感到一陣陣心跳,好像小女孩第一次看到男孩的那話兒般。

好……好可愛哦……

我一面喘氣,一面把包皮拉下,看到龜頭流出一些透明液體,知道阿傑都是很興奮的了,於是握著莖身,以拇指抹走透明液液,再在龜頭上打轉,令整個龜頭都充滿液液,閃閃生光。之後手掌用力從莖根向上一推,龜頭的小縫又迫出一點液液來,我再次用拇指替這小生命按摩。左手則輕撫龜頭底部的邊緣。

阿傑舒服得受不了,問我:「芳,你那裡學來這玩兒?」

我小聲說:「你不喜歡嗎?」

阿傑忙答:「喜歡……喜歡……」

哼……男人就是這樣,女友不跟你玩又不滿,玩得放一點又懷疑人家偷吃,真的很討厭……阿傑看小芳弄得他舒服,也來報答一番,他把我的裙子拉高,手放在小褲褲上面,輕輕掃著裡面的陰毛。

喔……這種感覺好棒喔,隔著小褲褲掃,陰毛下的肌膚有一種癢癢的感覺,毛孔都好像站了起來。

我覺得下體有一陣好熱好熱的感覺,剛剛被摸胸部的時候下體便開始濕了,現在……更是氾濫成災吧。

阿傑右手中指向褲褲中間的小凹陷進攻,一摸便大叫起來:「嘩……芳你好濕啊……隔著內褲都這樣子……」

嘩……羞死啦……剛才進來時一直沒人注意到我們不是日本人,現在阿傑大聲說廣東話,周圍的人都望過來了……彷彿在欣賞外族我用力地捏了他的陽具一下,阿傑亦知我生氣,不說什麼。他拉開我的小褲褲小許,把右手伸了進去,在陰毛上摸了兩下,便直接接觸我那濕透了的陰戶。

阿傑的中指在小穴口亂搞了兩下,便把手伸出來,將我的愛液抹在我的右邊乳頭,好像在向我說「看……這麼多……」一般。

哎……人家的小穴被他一碰,舒服得不得了,他竟這麼快便把手指拿開,真的氣死我了,我搖曳肩膀,小聲說:「還要喔……」

阿傑笑說:「你先替我含一下……」

要我在赤司先生面前給你口交嗎?小芳寧可死……

我堅決不肯,阿傑也沒辦法,只在乖乖的把手放進我的小褲褲內,再次用手指取悅我。

阿傑的中指不斷在我的小穴進出,而食指則按摩上面的小豆豆,喔……真的太……太好了……這種感覺……特別是小豆豆被摸,好像有一種顫抖的感覺,我也不顧得在人前的失態,放鬆全身躺在阿傑的身上,雙腿伸直,成『大』字形,屁股也配合他手指插入的節奏扭動起來,甚至有一點點抽搐。

阿傑在耳邊說:「怎樣?舒不舒服?」

基本上我的反應己經告訴了他答案,我捉住他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波波也要……」

阿傑笑了一笑,左手也就在我的左乳上使勁地撫弄,舌頭不斷舔我的耳珠。

哎……實在太舒服了,我全身感覺最強烈的地方同時被搞,口不禁發出呼聲:「好……舒……服……哎……嗄……嗄……嗄……」

全身好像虛脫了一般,唯獨是雙腳肉緊地向前伸直,所有力都集中在腳踝之上。

我……我的神經好像比平時敏感了很多很多似的,每一個動作的感覺都是那麼強烈……那麼……那麼……動人。

我微微張開眼睛,看到赤司先生將女友放在沙發上,背著我倆,褲子脫了一半,屁股一挺一挺地幹著女友。

我看到他結實的屁股肌肉一下一下的向前衝刺,覺得十分性感。可惜的是他背著我倆,看不到小芳滿面紅霞的性感模樣,有一點點失望。

我的手反射的在阿傑的陽具上亂摸,除了陽具外連蛋蛋都不放過,貪婪的摸索當中的真實。

阿傑忍受不了,一面發出沉重的呼吸聲,說:「芳,你好濕哦……插你好嗎?」

哎……的確我的小穴感到麻癢非常,想陽具插進來填塞那陣陣空虛,但我竟有一種邪惡的想法:我想赤司先生看著我做……

看到對面的激烈動作,我想他們都差不多了,我……我……竟然想待他們做完才來……哎……我在想什麼呢?

還是一點激情都表達不出來……要多學習了……

回應太慘淡,都沒心機寫了。

這篇寫得比較草率,請不要見怪……

我手捉著阿傑的陽具,溫柔的說:「你不是想我用口的嗎?我……我給你來一下吧。」

阿傑大概沒想到我會突然改變主意,還以為是我動情了,其實……我只是想拖延時間,待赤司先生兩人完事。

我捉著阿傑挺起的陽具,想也不想便一口吞起那堅硬的龜頭,為什麼要這樣像強迫自己一般呢?原因是我實在怕陽具發出那陣氣味。以前即使清潔過後都不喜歡的了,今日卻還要連洗都沒洗便來了,真是一件苦差啦……

我屏住氣息(因為怕聞到那陣氣味),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嗚……一陣鹹鹹的味道……雖然說阿傑是我最愛的人,但仍覺得有點難受。

阿傑一面享受,一面向我說:「芳……你愈來愈濕了……是不是很喜歡吞哎……」

才不哩……難受死了……不過每次替阿傑口交時下體總會不自覺地流出大量愛液,明明是沒有興奮感覺的嘛,為什麼會這樣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我口不斷舔著阿傑的性器,但其實雙眼一直留意前面的春宮戲,赤司先生肌肉結實的屁股的確令我有性衝動的感覺,哎……我這時真是很想要的了,但又要拚命忍著,為的是自己那不可理喻的暴露心態。

終於我看到赤司先生活動的速度愈來愈快,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我也加快嘴吧吞吐的速度,左手還自己摸下面的小豆豆。

唔……唔……我……我有一陣像海浪湧過來的快感從下體漂過來,忍不住把陽具吐出,發出陣陣呻吟聲。

「哎……呀……阿……阿傑……我……我要哎……」右手肉緊地握著他的陽具上下搖動。

阿傑大概亦忍了很久,一聽我這樣說,立刻站起來把褲子拉下,將我按在沙發上,想也不想一口勁插進我的小穴。

「哎……好充實的感覺哎……」我好像等了這刻好像好一般,淫聲大作地享受被插的愉悅。(好奇怪的描寫呢……)

阿傑似乎因為氣氛感染的關係,動作比平時的用勁得多,每一下都用力插到最盡頭,發出啪啪的碰撞聲。我的大腿被他雙手粗暴地打開,幾乎打橫成了個一字般。

雖……雖然我亦十分舒服,但,但因為是躺著的,我根本看不到對面兩人,這不是失去了原意嗎?我捉著阿傑的腰,以近乎呻吟的聲音說:「呀……呀……阿……阿傑……我……我要坐上來……」哎……平時我是很想要求坐上去的,阿傑有一點點奇怪:「怎……怎麼了……想……想給人看到你被幹時的樣子嗎?」我也不怕直說了:「是……是哎……我……我要給人看我的……我的波波……」阿傑笑了一笑,把陽具離開我的身體,坐在沙發上。

我站起來,看到對面兩人果然己經做完了,正坐著欣賞我倆,我背著阿傑,雙腳蹲在沙發上,像一隻小青蛙般,接著便把陽具放進自己的陰戶。

哎……意識到兩人(其實是更多人吧……)的注視,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陰戶慢慢將阿傑的陽具吞噬,然後又吐出。

因為燈光昏暗,赤司先生兩人看不我的小穴,加上裙子沒有脫下,甚至是陰毛都可能看不到,但仍可以看到筆直的陽具在我的陰戶消失然後又出現,看到兩人目不轉睛的,我愈來愈興奮,屁股一上一下的動作亦加快了。

「好……好舒服哎……呀……呀……阿傑……好舒服哎……」

「芳……你……你今天好好插哎……」

這個過程我一直望著對面兩人,只見赤司先生的女朋友開始撫弄他的陽具,弄了幾下,便又挺起來了。

好挺哎……有一點點久別重逢哎……(笑)

突然我看到赤司先生竟然站起來,走向我們的沙發。

不是吧……你要幹什麼啦……阿傑在呀……

他好像什麼都不理的樣子,走到我的前面,吻向我的嘴。

我……我竟然沒有拒絕,和他接起吻來……

天哎……我在幹什麼啦……阿傑就在我背後哎……

最過份的是他捉著我的右手,放在自己的陽具上,我居然順勢套弄著,他的雙手則貪婪地撫摸我的乳房。

雖然阿傑被我的背脊擋著視線,但都肯定是知道自己女朋友正在被另一個男人玩奶子的了,不知道感受如何呢?

「好硬哎……赤司先生的……的那兒……」我右手快速地活動,雖然同是一支男性的性器,但感覺和男朋友的竟然像兩種不同的事物。

赤司先生小聲在我耳邊說:「芳……下次我一定要幹你……」

我……我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你……你現在都……可以幹我哎……」

他搖頭笑笑:「你男朋友在喔,不要為一時的衝動破壞了自己的幸福。」

哎……好好人哎……我聽了這話更想和他做了……

赤司先生摸了我的乳房一會,便回到自己的沙發上,和自己女朋友親吻。

這個姿勢久了我的雙腿有點累,於是再次換回男上女下的姿勢,雙臂緊緊捉著阿傑的肩膀,在他耳邊說:「……哎……老公……好舒服哎……」手指還輕弄他的乳頭。

阿傑被我搞得忍不住了,說:「芳……我……我要射啦……」

我閉起眼,嗯了兩聲,享受高潮的來臨。

「嗯……嗯……嗯……啊……嗯……」

哎……小芳高潮的次數不多,這可以說是較激烈的一次吧……我陰道裡感到一陣陣熱燙燙的感覺,阿傑射了在我的陰道裡……我覺得下體好像一陣陣劇烈的抽搐,上半身抱在阿傑的懷裡,享受高潮後被愛護的感覺。

兩人不知安靜了多久,阿傑才緩緩起來,笑說:「芳,這麼多人看著,是不是特別興奮?」

「才不哩……沒你變態……」我嘟起嘴說,其實剛才的表現都證明我是很興奮的了,又怎騙得到他?

我坐起來,發現赤司先生兩人都不見了,大概是怕我們尷尬,預先出外面等我們。

我面紅紅的穿回上衣,急急離開這個妖獸都市,沿路看到一對對情侶旁若無人般大膽做愛,想起剛才自己的模樣,不禁難為情起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