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檔之春 經典激情

下午三點,天氣還比較炎熱,唐海庸懶的躺在店門口外的椅子上,由於太熱的緣故,唐海感覺這個難得的午後休息算是白費了,於是就不時的轉頭瞥向身邊的老闆娘阿嬌,此時她正俯在櫃檯上睡覺。透過玻璃,唐海看到了她雪白大腿間若隱若現的紅色內褲,鼓攘攘的,似乎包住些什麼。

唐海今年18歲,高中沒讀就從鄉下來到這只比鄉下大一點的縣城找事做。找了幾天,終於荷包裡的錢快空了,在這個大排擋吃完一碗回鍋肉飯後,口袋裡1塊2毛錢已經不夠付了。於是,大排擋老闆大邦在怒罵了訓斥了幾句後,還是讓他進來做個幫廚予以還錢,以每個月只有300塊的條件將唐海綁定了。

看著穿著T恤的老闆娘,唐海下腹不禁冒出一絲熱火,燒得有些難受。暗道:媽的!這阿嬌還真是個尤物,瞧那對椰子型的奶子,真他媽大啊,如果能捏上一把,真是死了也值得,大邦這小子還真有福氣,將阿嬌的身材滋潤的真好……想到這裡,唐海看了看四周沒什麼人,然後瞄向阿嬌的大腿間,隱約的看到了幾根黑毛不安分的從紅色蕾絲邊上冒出。

唐海頓時將手隔著褲子狠狠的搓了幾下雞巴,感覺還是不夠過癮,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沒有將手伸進自己的褲襠裡,原因是怕大邦隨時回來。

到了下午四點,唐海就開始洗菜,切菜,將晚上店裡要炒的菜及飯都準備好了。其間,他又要幫忙招呼客人,又要送外賣,最後一直忙到了晚上9點多。

此時,大排擋已經沒什麼客人了,三個人就坐在店裡看著電視,阿嬌看著三人都是大汗淋漓的,不禁說道:「我說邦子啊,以後這生意可要再招個人手,你看我累都累死了。」

大邦沒回頭,只是嘿嘿的笑了兩聲道:「瞧你那身段,也該纍纍了,晚上老子摸起來就像摸團麵粉一樣,也該減減肥了,嘿嘿!」

阿嬌似乎覺得外人在身旁有點不好意思,但又嚥不下氣,紅著臉說道:「怎樣?摸膩了,那就別摸了,今晚你就給我睡樓道!」說完後,眉毛一挑,白了兩人一眼,氣呼呼的去廚房整理雜物了。

大邦轉過頭來看著唐海,笑了笑道:「你看這婆娘,說她幾句就生氣了,我說小海呀!以後你找老婆可別學我這樣,累啊!」

聽著大邦說那個累字,唐海隱隱感覺好像一語雙關,另含它義,但又不好問他,只道:「老闆幾時認識老闆娘的呀?我看她對老闆還挺好的!」

大邦淫笑道:「她對我好?我可是每晚都對她非常好哈……」

大邦似乎感覺說得有點太露了,趕忙正容道:「阿嬌當年可是讓我花了多少心血追到的啊……」說到這裡,大邦就沒再說了,可能是覺得這些說給剛招進來唐海似乎不妥。

老闆大邦今年30多了,身板肥壯,標準的一個廚師外型,而老闆娘阿嬌也差不多有26了,但長的很不錯,只是身材略微豐盈了點,讓人覺得漂亮的地方就是她的奶子和五官,笑起來的時候,兩顆大奶子抖的厲害,嘴角上的一顆痣讓人覺得她眉目含春。唉,這對夫婦還真是配對。

大邦站起身來說:「好了,電視別看了,早點睡,明早還要起來弄包子。」

唐海用涼水死命的往身上衝,白天阿嬌那幾根毛一直在自己腦海裡轉,搞得現在自己慾火焚身,唉,真是命苦啊!

回到房間裡後,唐海靠著木壁牆坐在床上,隔壁就是老闆的屋子,在這裡已經住了有半個多月了,幾乎每晚都可以聽到阿嬌的哼哼聲了,呆會估計又要開始了!

果然,沒多久就聽大邦的聲音:「這幾天累,今天不弄了。」

唐海一聽這話就明白了,也難得大邦這些日子的辛苦,攤上這種婆娘還真的很辛苦。

大邦苦笑道:「我說你這婆娘,老子就算是鐵打的,也經不住你這樣折騰!要不我用手幫你吧……嘿嘿!」

聽到這裡,唐海腦海了不禁想到阿嬌雪白的肉體橫在床頭,大邦用那油膩肥厚的手指在那毛茸茸的洞穴裡來回穿梭的景象,就忍不住將手伸到自己的褲襠裡搗弄起來。

過了幾分鐘,就聽見阿嬌的哼哼聲傳了過來,聲音起初還是像小溪一樣的漸停漸起,到了後來,也不知道是否大邦速度快了起來,阿嬌居然叫了開來:「喔……啊……快點……扣死我了啊……死鬼……啊……」

大邦淫笑道:「嘿嘿,舒服吧!」

聽聲音,好像大邦又加緊了些力度及深度,就聽見阿嬌一段連綿的呻吟嬌喘聲:「啊……噢……舒服……啊……啊……」

昏暗的燈光下,唐海苦忍著自己的慾火,搓著自己已經硬的不行的雞巴,終於,還是忍不住跟著阿嬌的聲音使命套弄著龜頭,最後,阿嬌爽翻了,唐海也射了。

時間一恍就過了幾個月,唐海在這其間也拿著工資去嫖了幾次,但是每次都感覺索然無味。想想也是,那些姿色下等,身材粗糙的暗娼,操起來真沒意思,又鬆又垮的,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過,還是認為阿嬌比較正點,尤其是那叫聲,那奶子,這些暗娼還真無法比。

這天晚上,店裡的客人還是和以往一樣多,唐海洗著盤子,看著阿嬌端著飯菜,在客人間穿梭著,兩個椰子型的奶子抖來抖去,手中的盤子越發洗的狠,洗的白,甚至自己那一抹一擦的頻度跟那對奶子一起一落的頻率是一樣的。

打烊的時候,大邦把唐海叫了過來,說道:「小海,我和阿嬌商量過了,現在我這店越做越大,也該裝修一下,明天咱們就停業,那些老主顧我已經打過招呼了,你也可以休息陣子了。」

唐海心道:靠,這我早知道了,前兩天你操阿嬌的時候就已經說出來了。但還是回道:「好啊,老闆,有事你隨時叫我!」

大邦繼續道:「好了,明天我就去找那些裝潢公司,也順便將那些材料準備點,等店裝修好了,我再把春姐叫過來幫忙。」

大邦所說的春姐,其實就是大邦的姐姐春滿,唐海之前在店裡看過一次,一個40多歲的女人,長的很瘦弱,與大邦的肥壯簡直讓人不相信他們是一姐弟。

隔天下午,唐海下樓來到店裡,大邦正在招呼著那些裝修師傅,阿嬌也在旁邊端茶遞煙著,轉身看了看地上一大堆材料,還真是個大手筆,估計裝修完也要一個禮拜。

唐海看了看沒自己能幫忙的,就上樓回到住的地方看自己新買的龍虎榜,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睡到餓醒了,一看已經晚上12點了。趕緊爬起來,下樓去外面吃了點水煮,臨上樓的時候,才發現大邦還和那些裝修師傅在那忙東忙西,嘴裡還喊道:「各位兄弟,今晚多辛苦一下,幹到1點我們就去吃夜宵。」

看來大邦還是想盡早開業賺錢的,做老闆還是真辛苦!

回到房間,唐海猛的打了機靈,想到此時阿嬌正一個人睡著,如果現在自己摸黑把她上了,估計阿嬌也不會發現,大邦要到1點多才回來,此時不上,也許以後都沒機會了。

想到就要做到,只見唐海穿著背心和短褲,悄悄的走到阿嬌房間門口,輕手摁了一下鎖,還好,沒上鎖。

推開門,依稀接著門外的燈光,看見阿嬌叉一條紅色內褲,一雙玉腿正分開著,穿著一件白色背心,估計是大邦的,兩顆奶子受地心引力正左右傾斜著,旁邊的風扇一一的轉著,看她的樣子似乎睡得很死。

將門關上後,屋裡登時黑的看不清,唐海捏了捏手心,發現自己不光手掌流汗,冰涼的下巴上全是汗珠,心想:既然已經進來了,不幹也要幹。

於是,唐海走到床邊,學著平時大邦上床之前要打個哈欠,然後歎聲氣。

果然,阿嬌以為是大邦來了,嗚噥了一聲,將身子轉了過去。

唐海趕緊爬上床,躺上去,聞著阿嬌身上的香味,心裡竟感動起來,也是,唐海來店裡已經快半年了,多少次的打飛機幻想著阿嬌,如今卻是觸手可操了!

伸手過去,摸到的是阿嬌腰間的肥肉,冰涼涼的。捏了幾下,她沒有反應,於是,手繼續往下滑,到了阿嬌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下,真是生孩子的好身板呀!

阿嬌「嚶……」了一聲,沒有轉身,也沒有說話。

唐海就更加大膽了,圈腿坐在阿嬌身旁,一隻手環到她胸前,一隻手從她內褲裡竄進去了。

左手捏著奶子,右手捋著陰毛,雙手互搏不外如是!

就這樣摸了片刻,阿嬌還是閉著眼睛睡著。也許,平常大邦也經常這樣搞。

於是唐海一咬牙,欲將阿嬌的褲子扯下來,還沒扯到大腿上,阿嬌哼了幾聲:「今天……太累……了,困……」

就平常唐海所聽到的,大邦如果要操她,就算她不願意,大邦也不理會她的反應,本來阿嬌就好一口,睡著做與醒著做都無所謂。

果然,唐海用力一拉,褲子刺溜的脫掉了,阿嬌沒有說什麼。他內褲拿近一聞,一股濃濃的腥味,估計是平日裡淫水太多了,上面摸起來好像還有幾根毛。

唐海知道現在該上了,還是早點幹完妥當點。於是,掏出自己軟軟的雞巴,將龜頭頂在阿嬌雙腿間毛茸茸的地方,慢慢的磨著,繞著,轉著,一邊讓阿嬌出點水,一邊讓自己快點硬起來。

搞了不到一分鐘,唐海認為已經差不多了,自己的雞巴已像迫擊炮一樣隨時準備出動了,而阿嬌下面也出了水。於是伸手將阿嬌的身子一扳,讓她仰面睡,然後將她的雙腿舉起,自己調整好姿勢,俯身貼著她的下身,捏著雞巴慢慢的插進小穴。

起初進去到一半的時候,唐海就沒往前插了,因為他要感覺一下阿嬌肉壁包裹著自己龜頭的感覺,那是一種將手指插進生日蛋糕的感覺,暖暖的,實實的。

約莫停了有幾秒鐘,唐海一挺腰身,整個雞巴就完全進去了,這時候雞巴的感覺就和剛剛插一半的感覺不太一樣,就像整個人跳入溫泉一樣,頓時就熱起來了。

唐海微微的將腰開始聳動,起初還是小頻率的抽插,隨著阿嬌下面水慢慢的多了起來,漸漸的就完全抽出來,又整個插進去,同時自己的雙手還不閒著,使命的搓捏著那對奶子,就像平常自己搓麵團一樣的搓,就像平常自己洗盤子一樣的搓著。

阿嬌也漸漸的有了聲音:「啊…… 慢點……喔……恩……」

以前唐海是在隔壁聽這聲音,現在聽著阿嬌在自己胯下哼著,叫著,心中不免又是一熱,猛的一個前挺,直插到阿嬌的子宮壁上。

阿嬌似乎這下被插痛了哼道:「死鬼,輕點……」

唐海邊插邊喘著粗氣,用動作的猛烈來回應阿嬌的呻吟,漸漸的,自己有了想射的感覺,趕緊拔了出來,將阿嬌身子一翻,摁著她的屁股,又插了進去。

這次不一樣了,自己的小腹與阿嬌屁股的撞擊聲混合著阿嬌的呻吟聲,一撥一撥的唱著。

唐海來回抽插了幾百下,感覺自己已經征服了一匹野馬,終於,在自己的衝刺中,阿嬌的浪叫聲裡,狠狠的將滾燙的精液射在這個濕滑的洞穴裡。

唐海翻身躺了下來,呼呼的喘著氣,旁邊的阿嬌拿著衛生紙正擦拭著身體,黑暗中,老闆娘阿嬌依然沒有認出這個剛幹完他的男人居然是幫廚唐海。

阿嬌隨手將紙一扔,將枕頭上的內褲穿上後,困懶的說道:「去洗洗吧。」說完,翻身又睡去了。

唐海馬上起身走出門外,進了自己的房間,攤開手掌,竟是幾根彎曲的陰毛,原來剛剛唐海在衝刺的時候,偷偷的抓了一把那堆黑色絨毛,這可是好東西呀,可以做紀念呀!

將紀念品藏好後,唐海拍了拍自己的下身,那個舒服啊!總算沒有虧待自己的小弟弟!

看了看時鐘,已經1多了點了,大邦吃完夜宵已經要回來了,唐海心喜自己的時間把握還算不錯。

果然,過了不多久,大邦就上樓進房間了。

聽著大邦脫衣上床的聲音,然後就沒有聲音了,也對,大邦今天這麼辛苦,阿嬌又剛剛被幹了一炮,所以兩人就這樣安靜睡著了。

隔天清晨,唐海打著哈欠起來沖涼,摸了摸昨晚幹了阿嬌的雞巴,似乎到現在還是那麼堅硬。

冰涼的冷水沖到身上,一夜的臭汗與體液緩緩地流到地上。忽然一陣後怕,隱約覺得自己昨晚的偷香之舉有點問題,大邦幾乎每晚都要幹阿嬌,聽他們的聲音,應該是要蠻多種姿勢,自己昨天的表現,應該不會被阿嬌發現吧?想到這裡唐海光著身子蹲了下來,任由噴頭上的水灑在自己的身上。

心中警兆忽起,浴室門外逐漸傳來腳步聲。

一個嬌嗲的聲音響起:「阿海呀,是你在裡面嗎?」

是老闆娘阿嬌,唐海慌忙站了起來,回道:「是,是我!有什麼事嗎?」

阿嬌隔著木門說道:「大邦讓你這今天整理一下你左邊的小房間,等過幾天裝修完了,他姐要過來住那!」

聽著阿嬌柔透的聲音,唐海腦海中便想起昨晚阿嬌那白白的奶子及那些哼哼的呻吟聲,頓時雞巴肅立起來,不禁色心又起,伸出右手上下套弄著龜頭,同時問道:「我左邊的小房間?那能住嗎?那木板牆好像已經霉了,差不多都要擴散到我這房間!」

阿嬌輕笑一聲道:「所以讓你整理嘛,這幾天裝修不是有運一些木板來嗎?呆會你自己找幾塊釘上吧!對了,你怎麼會早上洗澡呀,這樣很容易感冒的呀,還是你們年輕人身體好,呵呵!」阿嬌帶著好字的重音,發出幾聲大有深意的笑聲。

此時唐海正背靠著浴室門,飛快地套弄著龜頭,伴隨著阿嬌的嬌笑聲,動作越發顯得急促生硬,感覺小腹漸漸有絲熱氣湧起,好像要射了,快感似乎蔓延到自己的嗓子,一時間竟無法回答阿嬌,只用喉嚨「嗯……嗯……」了幾聲表示聽到。

阿嬌聽到唐海沒有回答她的話,便問道:「你洗完了嗎?怎麼不說話了?」

幾聲滴答的聲音穿梭在冷水中,一束束的白色的精液射在地面的水中,靜靜地漂浮著,白色中帶著一絲絲獸慾,漸漸地隨著水流入下水道中。

可憐了我這些幾億精子。唐海歎了口氣,無力地回道:「洗完我就去!」

聽著阿嬌遠去的聲音,唐海從剛剛的對話中發現,阿嬌已經發現昨晚是自己幹了她,不然她剛才絕對不會笑得那麼曖昧,也不會將那個好字說得如此明白。

這時唐海已經從射精後的失落空虛中擺脫出來,想到阿嬌竟然沒有直接將事情翻出來,而是這樣的暗示自己,不禁興奮地捶了捶門,然後迅速地將衣服穿好整理房間去了。

晚上,大邦依然保持著高度的體力及精神,帶著幾個裝修人員爬上爬下,又是裝頂又是粉刷。唐海暗暗地讚了一聲:果然是當老闆的料,凡事身體力行,可惜阿嬌今晚就由我來負責了。

在聽完大邦關於明天的任務指示後,唐海雙腿生風地朝樓下走去,聽大邦說今天可能要做到晚上三點多,並且夜宵都已經訂好了。

看來今晚將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看了看時鐘,差不多已經十二點了,唐海依舊穿著短褲光著膀子,靜靜地站在老闆娘阿嬌的房門前,伸手輕輕一推,呀!居然鎖了,又加了加力一推,還是沒動。

唐海頓時便像洩了氣的公雞,看來美好的夜晚不屬於今晚啊!也許昨晚是最美好的!

回到自己房間的床上,仔細聽了聽阿嬌的聲音,好像沒什麼動靜,看來已經睡了,也許阿嬌正因為發現昨晚的被幹後,才會鎖門,不過還不錯,至少沒告訴大邦,要不非得被大邦拿著剔骨刀給卸成幾塊。

想著想著,唐海迷迷糊糊地睡了,過了不多久,唐海便夢見自己挺著雞巴把阿嬌摁在廚房裡的蒸籠上狂操,自己一邊插一邊還撕著饅頭吃著,漸漸地唐海便感覺自己的龜頭有點癢了,好像有螞蟻在上面爬著,又感覺像被熱毛巾敷在整個陰莖上,感覺暖暖的。

唐海慢慢睜開眼,發現自己的雞巴正被一個人影低頭含著,因為是剛剛從熟睡中醒來,感覺全身沒有力氣,又是在黑暗中,只能輕輕地伸出手過去撩拔著那人的臉龐。

手還沒挨到那人時,那黑影嘴上的動作更加的快了,力度也更加的深了,上下深喉時,竟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

唐海身體撐到此時,腦子一熱,睪丸處一冷,全身陡然處在一種在天空中飛翔的感覺,然後劇烈抽搐了幾下,便噴出了精液,黑暗中顯得格外的明亮,幾道閃閃的液體掛在那黑影的臉上,黑影緩緩地轉頭朝唐海看來,趁著精液上微弱的光芒(汗,精液有這麼亮嗎?),唐海看到那人的五官赫然是老闆娘阿嬌。

阿嬌將髮鬢攏了攏,幽幽歎道:「冤家啊!昨天操人操得那麼狠!呵呵,要不是你那玩意比邦子的長,我還真沒發現會是你呢!」

唐海微微起了起身,嘶啞道:「那今晚怎麼把門鎖了呢?我還以為老闆娘不歡喜我呢?」

阿嬌隨手拿起剛剛唐海被脫掉的三角褲,朝臉上抹了抹,擦拭乾淨後,然後將俏臉湊近唐海的耳旁,吐氣如蘭道:「冤家呀,人家怎會不歡喜你呢?大邦那小子別看他身子那麼彪壯,其實中看不中用,怎及得上你這種後生小子呢?!來吧,剛剛人家已經幫你爽了,你也讓人家也爽爽啊!」

唐海這輩子從沒在現實中聽到有人如此直接的挑逗,頓時剛剛熄火的大炮又重新聳立起來,正想將阿嬌雙腿掰開狂插,又聽到阿嬌輕聲道:「人家那還沒濕呢,要插也要水出來啊!幫人家舔舔那吧!」說完,將身子弓了起來,像一隻標準的母狗,正撅起那毛茸茸的肉洞,等待著唐海的吸食。

唐海深吸了一口,便埋頭下去,入鼻的是一股濃濃的騷味,但不屬於尿的味道,吸入肺中,燃起的是自己有種想吃雪糕的感覺,舌頭盡量伸出,然後用最大面積去覆蓋著她的陰蒂與陰唇,唐海機械似的來回舔著,聽著老闆娘的聲音由哼哼聲變為啊啊聲,心中擔心的是這聲音是否會傳到樓下去。

幸好此時,樓下的電鑽及釘模板的聲音響起,阿嬌也趁這情形將自己身體的感覺參合於這聲音中。

一陣電鑽聲,一輪錘子聲,一段淫叫聲,唐海發現從未有過如此般天籟的聲音,口中的唾液越發的多起來,同時間多起來的也有老闆娘肉洞裡的淫水。摻在一起來,唐海感覺嘴裡有點澀澀的,舌苔似乎有點麻的感覺,唐海似乎發現自己的唾液生起的速度遠比不上這毛茸茸洞中的潮水,有的居然噴在自己的鼻尖上,有的卻已經流到了鼻孔了,雖然是這樣子,但唐海還是賣力地伺候著,為著日後的幸福操屄生活,他現在更像是一個滿臉是泥的小孩子,只不過那泥已換成是粘粘的淫水了。

老闆娘死去活來後又欲仙欲死去,在狂嘶輕吼中終於噴出了今晚最後一股清溪流泉(呵呵,FYFY中的),然後脫力般的倒在床上。

唐海摸了摸嘴,心道:「完了,我新毛毯和床單要洗了……」

侍候完老闆娘後,唐海發現自己的下巴好像有點抽筋了,於是伸手在阿嬌奶子上重重地捏了一把,看來阿嬌今天的確是爽翻了,捏得這麼重也只聽她「嗯……」的一聲!

唐海輕輕地在阿嬌耳旁道:「該回你房間了!」

話音未落,阿嬌伸手環住唐海的脖子將嘴堵了上去,唐海原本麻木的舌頭被阿嬌靈蛇濕潤的舌頭給纏繞著,又是水與水的交融,只不過這次換成了口水與口水!

吻完後,阿嬌還是拿起唐海的內褲,擦了擦小腹和下身,隨手扔在唐海的小弟弟上,然後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來開門回房。

走到門口時,阿嬌回頭媚笑道:「我們明天再正式開始吧!」說完後帶起一陣香風進了自己的房間。

唐海慶幸著看來自己的技巧還不錯,居然把阿嬌弄到了高潮,也多虧平時自己喜歡吃螃蟹,練得一嘴好功夫!

樓下依然是聲音四起,而自己心情卻是一片平和,想到今後在這個大排擋又有的吃,又有的搞,真是幸福啊!

睡去的唐海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拖著沉重的身體,唐海從床上爬起來,身後的女人還躺在床上。

看著玉體橫臥的阿嬌,窗外的陽光照射進來,給阿嬌的肉體染上一層光華,雞頭肉般的乳頭,釉紅色的乳暈,就這麼波濤四散的傾斜在床單上,伸手捏去,感覺和剛出爐的饅頭一樣柔軟碩大。

阿嬌「嚶」了一聲,微睜雙目,抿嘴輕笑道:「冤家,還要嗎?」

若是平時,聽到此話,唐海定是立馬扛槍上陣,可惜經過一上午的奮戰,中午又未曾進食,感歎自己真是無法滿足阿嬌的需要。

唐海只有苦笑道:「先吃點東西吧,反正大邦今天要到下午5點才回來,我們還有幾個小時玩?」

阿嬌聽後慵懶著舒展了一下身子,那種嫵媚樣唐海一時間竟看呆了。

阿嬌白了他一眼,然後推了推啐道:「傻小子,看什麼看,起來穿衣服吃東西呀!」

兩人相互為對方穿好衣服,當然少不了箇中的扣來捏去,頓時唐海的小房間就像春色盎然,阿嬌的顰笑蹙罵響徹在這個無聊的下午中。

吃好飯後,已是下午3點,離大邦回來的時間只有2個小時左右,這次大排擋裝修完後,大邦照之前的約定,去縣城的鄉下將自己的姐姐接過來。

趁著這個空擋,阿嬌在送走大邦後,11點就摸入唐海的房間,讓唐海把她飢渴的洞穴給插得翻來覆去。

經過這次,阿嬌已經深深愛上唐海的小弟弟了,幹她之前,阿嬌就對唐海的雞巴愛不釋手,看她的表情就對比出大邦的短小。

唐海打了個飽嗝,心中數了數剛剛自己射了多次,被阿嬌用嘴吹了一次,然後用老漢推車這招射了一次,而後被阿嬌吹硬後,由她主動在上面運動著射了一次,接著自己實在硬不起來了,剛剛吃飯的時候,看著阿嬌吃著黃瓜,禁不住摁著她又吹了一次。

這時,阿嬌正拿著毛巾走來,喊道:「小海呀,在想什麼呢?」邊說邊用毛巾擦拭著自己的嘴角和奶子上的殘留的精液。

唐海露出白白的牙齒笑道:「在想嬌嬌的肉洞啊?」

阿嬌沒想到唐海也會如此直接的挑逗,臉上頓時一片緋色,嬌哼道:「臭小子,呆會看老娘怎麼夾死你!」說完後,就這麼坐在唐海的大腿上。

唐海順勢將阿嬌摟入懷中,尋上紅唇,重重的吻上去。

四片乾燥的嘴唇接觸後,伴隨著津液,頓時濕化柔和。

阿嬌的舌頭就像一條小蛇一樣扭來扭去,而唐海的舌頭就像老牛入水,厚重而實在,將小蛇逼在阿嬌的嘴腔中,鼓攘攘的,阿嬌不由的發出哼哼的聲音,右手直接插入唐海的小腹下面,狠狠的抓住他的陰囊。

唐海感到痛楚,直接起身摟著阿嬌磕磕絆絆的倒在廚房的菜櫃下方,然後一把將她的T恤往上一掀,露出兩個波濤洶湧的奶子,直接用嘴啜上去,還以顏色狠狠的猛力的吸咬著。

阿嬌輕喊幾聲痛後,唐海就站起身子,壞笑道:「來,該餵你吃油條了!」然後,將自己的短褲褪下,露出一根與油條無二的雞巴。

阿嬌雙目放光著,白白的牙齒咬著自己的嘴唇,浪叫道:「來吧,餵人家吃油條吧?」

唐海將雙腿跨了下去,直接蹲在阿嬌的脖子間,對著她的嘴,將龜頭輕輕送了進去。

阿嬌用嘴唇包裹著陰莖,然後裡面舌頭不停的在龜頭上點彈,同一時間,她的脖子有節奏般的上下聳動。

唐海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雞巴不停的被吞入吐去,那種快感伴著征服感痛快無比。想著自己上個月還蹲在這裡洗碗看著阿嬌的肥屁股,此時卻把她給自己口交,那種心情真是地獄到天堂。

雞巴硬到差不多了,唐海就把阿嬌拖起來,讓她雙手倚著蒸籠,然後屁股撅起,自己從後面插入。不錯,與之前自己夢境中的情形一樣,只不過少了饅頭而已。

做完後,兩人大汗淋漓的喘息著,唐海拍了拍阿嬌的屁股,然後無聲的穿上褲子,踉踉蹌蹌的朝樓上走去,留下阿嬌癱坐在瓷磚上收拾著殘物。

5點左右,唐海洗完澡躺在床上,聽著大邦與阿嬌談笑著,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女子的聲音,應該是大邦的姐姐。

看來,自己又要多一個鄰居了,以後恐怕和阿嬌偷情就更加困難了。想到這裡,不禁有點鬱悶起來。

大邦粗聲在門外響起:「阿海,還在睡啊,給我去樓下把行李搬上來!」

唐海利索的起身開門出去,門口正站著與自己雲雨不久的阿嬌,還有綠帽子大邦,旁邊的是一位身材瘦弱的中年女子,看其五官及上次的一面,一定就是大邦的春姐了。

大邦指著唐海笑道:「姐,這就是你上次見到的小海!來,小海,這是你老闆我的姐姐,你叫她春姐吧!」

春姐朝唐海笑了一笑,沒有說什麼話。

唐海也朝春姐點了點頭,也沒說什麼話,眼睛上下打量著她,春姐大概有四十多歲了,大大的眼睛旁隱約有著些魚尾紋,翹翹的鼻子,微微發肥的雙下巴,皮膚卻與其他農村婦女黝黑蒼老不一樣,有著白皙乾淨的皮膚,穿一身樸素的衣服,腳下還穿著一雙紅色平底塑膠鞋,上面還有些泥。

沒等唐海把她看清楚,大邦就催道:「還不去下面幫春姐把行李拿上來。」

唐海「嗯……」了一聲,然後從狹窄樓道站著的三人中穿過去,經過阿嬌的身旁時,藉著身體阻擋,唐海輕輕用肘部碰了碰阿嬌的豐腰,然後屁顛顛的下樓了。

提著行李,看來春姐東西並不是很多,只是簡單的一個彩條塑料包,就是平時超市中買的那種,用來裝被子及雜物的包。

上樓後,大邦三人已經進了那個為春姐準備的小房間,在這之前,唐海就已經將這個房間打掃過了,還將那發霉的木牆給重新裝訂了一番,不知道上次自己釘得夠不夠嚴實,生怕自己以後打手槍的樣子被這個新鄰居看到。不過唐海又認為自己已經遠離了雙手互搏的日子,因為有了阿嬌。

四個人中,阿嬌下樓去張羅晚飯了,唐海與大邦在幫忙整著木床,旁邊的春姐正將自己的衣物整理著。

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阿嬌就上來催促吃飯了,大邦因自己忙乎了一天,喊道:「你們先吃吧,我先沖個涼!」然後就進了對面的衛生間。

阿嬌對著另外兩人抿嘴一笑道:「那我們就先吃飯去吧!」

春姐一邊鋪著床單一邊回道:「你們先下去吧,我把這弄完再下去!」

阿嬌深深的看了唐海一眼,兩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同下樓。

走到拐角處,唐海從後面一把捏住阿嬌的雙乳,然後扳過阿嬌的頭,猴急的吻了上去,阿嬌掙扎了幾下,還是順從的回應著唐海的輕薄。

唇分,阿嬌就恨恨道:「小心啊,他們人在樓上,以後可不能這樣了,萬一發現了,我們可完了!」

唐海雙手還在她豪乳上遊走,同時笑道:「嘿嘿,以後我會注意了!」

待四個人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用餐的時候,大邦豪氣萬分的道:「現在我們這個大排擋越做越紅火,客人也越來越多!主要靠的是我們的勤快與優質的服務!」

說到這裡,唐海略有深意的看了看阿嬌,心中暗道:「估計別人是看到老闆娘這麼漂亮吧!」

大邦看了三人,繼續道:「現在春姐也過來幫忙了,按我的計劃,如果做到今年年底,我們可以再開一家新店了,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要為以後的計劃而努力,要具備更好的能力來應對未來的挑戰!」

說到這裡,春姐就說道:「小邦啊,放心好了,我對大家都有信心。雖然我今天才來,但看到小嬌和小海這麼勤快,你的計劃一定可以達到的!」

大邦點了點頭,轉頭看著阿嬌,然後說道:「阿嬌啊,老公我這幾天忙上忙下的,嘿嘿,你怎麼犒勞我啊!」

阿嬌一聽這話,白了大邦一眼,道:「回房再收拾你……」

聽到這裡,唐海心中頓時感到有種莫名的醋意,看到與自己大戰了不知道多少個回合的美嬌娘,又將躺在大邦粗壯的身體下面嬌吟輕喘,唐海就想要把大邦塞到蒸籠裡去!

就這樣四個人有的沒的開始聊天了,唐海也知道了春姐和大邦小時候其實很苦,春姐在十八歲的時候,大邦才只有五歲,在嫁人不到一年後,他們父母就因誤食了山裡蘑菇而去世了,隨後大邦就跟著春姐過。

可惜春姐在30歲的時候,他丈夫就得病死了,兩人連孩子都沒有。

但不知道為什麼春姐也沒改嫁,一直帶著大邦到了20歲,就讓大邦出來打工了。

還好大邦在十幾年的時間裡混得不錯,有了自己的事業。

這一點在春姐的臉顯得非常自豪,而大邦也對春姐十分溫和,也沒有平時的那種粗俗與猥瑣。

這在唐海看來,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吃完飯後,大邦告訴大家明天不準備開業,等桌椅及廚房物料到齊了,後天開店營業。

等唐海把碗筷洗完後,其他三人早已經回到房間了。

坐在床上,聞著床單上的香味,聽著隔壁阿嬌熟悉而噴火的聲音,唐海感覺自己快炸了,大邦依舊保持不了多久,接著還是用手指幫阿嬌達到了高潮!

唐海一邊慶幸著大邦的不行,一邊為自己的耐力而開心。

等一切都安靜下來後,唐海也漸漸的要睡去了!

就在此時,唐海忽然聽到隔壁春姐的房間傳來陣陣有節奏的撞擊聲。

伴隨著聲音的是一絲絲喘息聲。

唐海輕輕的下了床,將耳朵俯在木板上,黑暗中,那種聲音越發顯得撩人慾火,看來春姐做了這麼多年的寡婦,也有自己的解決之道。

唐海似乎想從牆壁上找一個當初釘木板時留下的空隙,可惜被自己嚴謹的工作被打敗了。

實在是太嚴密了,真想看看正經的春姐自慰時的淫蕩樣。

雖然春姐的聲音不停傳來,可惜唐海因為今日烽火連城,已無力再配合此時的美好時光。

只能握自己的老二,憾憾睡去。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麵攤老闆娘
全家樂
嫂子偷情
第一次和哥們的女友,完美體會口交和肛交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
淫蕩的護士炮友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公司制服
蕩婦美如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