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甜引狼來 經典激情

楊毅正自得於自己的擠車經驗老道,忽然鼻間湧入一股濃郁但不刺激的香氣。

這樣的車廂裡出現這樣的香味,反差極大,楊毅不禁順香望去。

那是一位打扮相當時尚的女郎,略染紅了的波浪捲發隨意的披在肩上。

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內著白色緊身高領小衫,身材高挑、秀麗。

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著一段包覆著白色絲襪的秀腿,足蹬一雙半高統靴子。

楊毅情不自禁地望向女郎的面龐,那女郎長得非常清秀:眉長、眼細、鼻樑高挺、櫻唇微翹,但奇怪的是楊毅覺得女郎臉上似有一股濃的化不開的媚態。

也許是因為眼下的小黑痔,也許是兩頰的腮紅,也許……

正當楊毅胡亂琢磨著,忽然不期接觸到了女郎的眼神。

那是種很真摯很親切的眼神,似乎眼中含著一股溫柔甜膩的笑意,聞著她的體香楊毅心裡一動。

出乎楊毅的意料,更絕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公車行經到了市體育館一站,由於此為人流大站,大量的上班一族湧進了車廂。

大家前擁後擠,嘴中嚷嚷:「前面的往裡」,「往裡進啊,後面人很多呢……」「往中間走啊……」

楊毅立刻感到了一股大力將他猛力往前推動,這時靠外邊的那位女郎也不由被人群擠了過來。

眼看著那些男人們藉著車內的擁擠都無恥而毫無顧忌的在她身上蹭著,她只能無奈的忍受著。

當她被擠到自己身邊時,楊毅出於一種護花使者的心理故意頂住後面的壓力側了身給她留了個空。

很顯然她感覺到了楊毅的好意,於是緊挨著站在他旁邊的空檔裡。

楊毅緊緊的貼著她的身體,頓時一個充滿誘惑的異性身軀充滿了他的所有神經。

於是他不能自主地貼在了前面那位女郎的身上,女郎微微皺了皺眉,似乎想往後退保持一段距離。

無奈在這樣的環境想自主行動無疑難比登天,女郎也馬上發現了這點,惟有將頭略略偏轉--盡量不至和楊毅臉孔相對,減少無謂的尷尬。

然而事與願違正是現實生活的最大特性!

擁擠的車內和她單薄的衣服給了楊毅很好的機會,他完全感覺這小妞身體的每一處曲線變化。

在擁擠的車內她似乎身不由己卻又好像任由擺佈的身體讓楊毅興奮起來,身體的各部位變得敏感而飢渴,身體隨著車的搖擺而在她身上磨蹭著。

女郎艱難的抗拒著整個身體卻已經完全的貼在他的身上,楊毅能感覺到她那鼓鼓的乳房很有彈性的在自己的胸部擠壓。

女郎的身體相當性感誘人,雙峰高聳,堅鋌而飽滿,事實上楊毅已經不用靠視覺了,身體已經告訴他女郎的乳房非常具有彈性--因為此時的他們已經緊貼在一起了!

不斷上下的人群帶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力使楊毅的行為變得大膽放肆。

隨著車搖擺的節奏他慢慢的抱住了她的腰,但並沒有明顯的緊緊抱住,只是隨著人群的節奏攬著這難得的機會。

又到站了女郎卻沒有下車,蜂擁而上的人群又一次把她緊緊的推給了楊毅,趁這個機會楊毅用力抱緊了她。

這個充滿誘惑身軀在這個混亂的環境中完全的投入了自己的懷抱,楊毅整個身體的所有細胞都在感受著她溫暖而有彈性身體每一個信息:鼓鼓的乳房完全被自己有力的擠壓著,鼻息裡全是她身體上談談的清香,楊毅的慾望象波濤一樣湧了出來,

這女郎身材端地非常高佻,踩了高根的她幾乎只比楊毅大概低六七個公分,所以她的雙乳正好被緊抵在楊毅的胸口。

那兩隻豪乳似乎不堪重負,極力想頂開對方的壓迫但無疑螳臂當車,無奈地被壓成兩個扁圓的肉餅。

楊毅只覺胸前柔韌無比,更有一股軟綿綿的彈力蘊涵其中,令他感到遐意非常!

而女郎兩條修長的玉腿竟嵌入了自己襠部,被楊毅牢牢夾住,不能動彈。

楊毅大腿內側敏感的肌肉感覺出了女郎美腿的渾圓、流暢,而只著絲襪的部分更是肉感十足。

男人和女人大腿的關係,很自然就會使人浮想翩翩的。

這樣的妙腿很多男人都會喜歡的吧!

楊毅心裡這樣想道。

他這一想不打緊,女郎那邊瞬時感到了對方生理上起了變化,粉臉「騰」地的一下紅了起來。

楊毅也異常難堪,下身在此時此地勃起,實在是很不合適。

可人體是誠實而奇妙的,你越是想隱藏,克制,它發作的越快!

一剎那間,楊毅的生殖器已經全然勃起。

可能是異性身體的美麗,小弟弟較之平時獨自自慰時要粗壯了許多。

龜頭衝破了包皮的阻隔,直接頂在了內褲上,又酥又麻,而馬眼處更是滲出了少許液體。

幾秒鐘的時間,楊毅小弟弟便硬硬的使勁頂在她的下腹處,似乎急著要找個入口。

那女郎自然感覺到了楊毅腫脹的存在,氣息有點急促、臉微微的紅了--非但沒有抗拒的意思,似乎還有點依偎的意思。

車一直就這麼搖晃著,他們倆緊抱著感受著對方的身體。

楊毅開始在她的身體上下肆意的撫摸著,年輕的身軀在撫摸下滿滿的變得柔軟而溫柔逐漸的依偎在他的身上,而楊毅的手也已經開始出入在她的身體上了。

女郎帶點嗔怒地看了看楊毅,低聲道:「你注意一點啊!」

楊毅假裝不好意思地道:「對……對不……起啊!」

女郎看到楊毅的窘樣不禁撲哧笑出了聲,又急忙抿住嘴,惟恐失態。

楊毅眼見女郎一嗔一笑包含著萬種風情,心中歎道:好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啊!

心中如此想,楊毅口中竟也喃喃道:「您真漂亮啊!」

女郎俏臉一紅,柔聲道:「嗯!謝謝!」

楊毅張口還想說什麼,但緊接著的事情阻止了他,原來車已到了下一個站點。

站在女郎旁邊的一位中年男士似乎突然想起什麼,奮力擠向車門。

由於女郎雙腳是插在楊毅腿間的,重心當然不穩,大力之下一個踉蹌倒在了他的懷裡。

女郎情急之下抱住了楊毅,這可要命了:楊毅本已情難自禁,再加這麼一抱,他可忍不住了!

於是楊毅趁勢手臂一探緊緊摟住女郎的纖腰,女郎為之一驚,本能地掙了幾下。

最後見沒有效果,她居然沒有再動。

楊毅心中不禁一蕩,附在女郎耳邊說道:「我可以摸摸你嗎?」

還沒等女郎反應楊毅已經開始行動了,手迅速插入了女郎的上衣,置於女郎的腰肢上。

楊毅暗自驚歎道:好溫暖啊!

於是他輕輕地撫摸起女郎的背部,用指間觸碰著女郎的脊柱溝,並順著那流暢的凹陷徑直向下,到達了豐滿、上翹的美臀。

儘管手隔著一層的裙布,女郎臀部的曲線和手感仍然依稀可辨,但是楊毅沒有流連於此--因為再向下滑動便是女郎的秀腿了!

這裡可說是整個身體最為暴露的地方:雖說著有絲襪,但它的作用只是令大腿更有手感,柔順,滑膩到極至。

楊毅貪婪的攻向此地,掌心向內弧度與渾圓的大腿內側正好吻合。

手掌前後移動,上下輕撫,並不時地將指甲劃過絲襪,這一流的觸覺享受令楊毅激動不已!

而女郎竟然並沒有阻止楊毅的進襲,相反任其施為。

隨著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遊走看,漸漸那處有一陣快感傳到女郎的腦海。

楊毅一時更膽大了,手掌居然順著大腿的內側肌滑向了裙內,直奔那幽谷之地。

當楊毅的那隻手停在她的私房輕輕的觸摸那花房外邊時,一度電流的感覺即時的再次傳到女郎的大腦,快感令他不禁在車廂內低聲呻吟起來。

幸好公共汽車的馬達聲浪很大掩蓋了她的呻吟聲。

看見美宜的呻吟後的挑逗意味,使楊毅很想吻看她那肌渴的櫻唇,但卻欠了在眾目睽睽下的膽量。

楊毅的手不斷的擠壓手指逼迫女郎的私處,花房內不停的流出愛液弄濕了她的一太片裙擺。

女郎的臉上紅霞越來越濃,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滿座的公共汽車不停站的飛馳。

汗水不停的從她身上流出,半濕透的短裙就好像變得半透明的三點式泳衣,那嬌嫩的肉體就全約隱約現的振視於楊毅的色目前。

女郎一驚,她實在沒有料到剛才還羞澀稚嫩的楊毅在慾火的作用下,居然敢如此膽大妄為。

於是她急忙握住他已經進入短裙的手,想阻止楊毅的過分舉動。

可惜為時已晚,楊毅的指間已碰到了她的內核。

一股電麻之感由手指與內核接觸之處直傳女郎的脊背,並迅速傳遍全身,女郎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

楊毅明顯感到了女郎的顫抖,急忙傳力左手,將她更緊的抱住。

不過右手卻沒有絲毫停頓,以中指為器,上下拍動女郎的蜜道中間的細縫--食指,無名指不停顫動刺激著兩邊敏感的花壁。

女郎輕喘起來,微微道:「別……別……摸這裡……」

「哎喲……」

原來楊毅的手指居然探尋到了那顆要命的小肉塊,他急忙以食指、拇指作拿捻狀,輕輕揉搓起女郎的花核。

同時中指、無名指也不懈怠,對花壁兩側進行著感官刺激。

女郎被他這麼一弄,立刻酥麻無力、春情大動,閉眼咬唇、顫抖不已!

手臂卻緊緊環住楊毅,唯恐失去這個依靠會立時癱軟到地上,此時她的大腿是半分力氣也使用不出的。

楊毅心裡卻暗暗得意,平時看的那些日本的電車癡漢的A片動作居然在此時派上了用場。

沒有人注意這兩個人正進行著的一切,就算有看到也估摸著也是一對如膠似漆的情侶,對這樣的事早就見怪不怪了。

可誰又能料得到上車之前,雙方原是一對陌路人。

他們就這樣緊緊依偎了幾分鐘,忽然女郎身子一沉,幸好兩人緊摟在一起楊毅又及時托了一下,不然女郎真要跪倒在地了。

原來女郎在楊毅的調弄下居然已經洩了身子,一時全身乏力不堪,才要跪倒地上了。

與此同時,楊毅的右手感到一陣燙熱,女郎的溫熱的浪水全部噴濺到他的掌心。

少量的花液還順著手腕流進了袖口,楊毅立時滿手粘熱無比,而有趣的是女郎的蜜道之縫居然隨著瀉身的出現微微張開了。

楊毅的手指此時滿是花蜜淫液,甚是順滑、不帶半點阻滯,竟由著張開的細縫滑入了女郎的蜜道。

雖然只是指間,但楊毅也已經感到了女郎花蕾中的高溫和柔軟。

他開時緩慢的抽動起先,剛洩了身的女郎當時並沒什麼感覺。

可過了不久,女郎又顫抖起來,而且比之剛才更甚!

嘴中竟「嗚嗚」有聲,鼻息濃重、媚眼如絲,額頭的幾縷秀髮亦散落下來,遮出了半隻秀目。

一時妙態橫生,只看得楊毅是意亂情迷,目瞪口呆。

於是手中抽插的動作也更為賣力了,兩指忽深忽淺,並夾有旋轉的勁道,搗的鴻溝之內浪潮洶湧。

而他勾弄蜜道內壁手法更是絕妙消魂,直把女郎弄的個天昏地暗,頭暈目眩啊!

手腕轉動,指間撥插,旋轉搔摸,挺進後退間帶出春江之水無限……

每逢公共汽車在交通燈處停時,楊毅都停下抽送,休息一下。

隨著車速的加快,楊毅的抽送也加快。

當車轉彎時,那強烈的摩擦讓女郎的右左肉壁有無上的快感甚至高潮。

在車廂中大約抽送了十多分鐘,她已感到全身酥軟無力了。

正當楊毅樂此不疲之時,女郎猛然緊抓其肩胛,輕呼嬌喘聲中又達浪潮之頂。

而且居然又洩出蜜精一股,再次丟身……

楊毅藉著浪水還在動作,可虛軟無力的女郎卻再不敢讓他胡搞了,否則恐怕連下車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一時情急下低聲囈語道:「別……別……弄我……了……!我幫……幫你把……」

說完居然將纖纖玉手放在了楊毅的襠部,楊毅被女郎這一舉動一下搞暈了,頓時怔在了那裡。

只見那只雪白的柔夷靈巧地撫摩著自己的下襠,然後拉下了門襟上的拉鏈,探入褲內隔著內褲揉搓著他的小弟弟。

回過神的楊毅大著膽子沉聲道:「把它拿出來!」

說著像是威脅似的,手上又開始了對女郎蜜道的抽送。

女郎連忙呻吟道:「不……不要……我摸……摸……的……」

迅速掏出了楊毅的玉棒,以扣環狀上下套弄起來。

女郎一定是有過性經驗的,清楚每一部分的敏感程度--只見她忽而以拇指、食指輕輕揉搓棒頭,手掌虎口貼住冠狀溝,掌心向內緩緩轉動著男人的巨龍;忽而扯動下囊,手心向上以蓄水狀托捏睪丸……

楊毅一時之間被女郎耍的下體暴漲、玉莖悸動不止,急忙緊緊摟住女郎的蜂腰,埋首女郎肩頭粗喘起來。

女郎那邊卻感奇怪,心道:看他剛才的熟練手法,原應是個性愛老手,哪料我如此一耍他便忍不住了,莫非是個雛鳥不成?呵呵!剛才如此玩我,看我怎麼還以顏色。

心意已定,她竟將楊毅的老二拉出褲口之外,夾在了自己的腿間,屁股前後聳動起來……

想那大腿本就是青春女性最具活力、肉感之處!

再加上女郎著了絲絹的褲襪,柔膩無比,而楊毅小弟弟頭部的滑精,更令運動無絲毫阻隔。

雖無深入女體之內的暢快、暖熱,但卻別有一番風味!

女郎更調皮的柔聲細語:「嘿嘿,誰厲害呀……嘻嘻嘻嘻!」

楊毅正要回答,突然脊背一陣電麻,小弟弟跳動不止、頭腦暈旋非常。

於是趕忙深吸一口氣,夾緊臀部,生怕自己一洩千里。

但這那裡是正常的男人所自製得了的啊?!

女郎也感到了楊毅的異動,後悔自己玩過火了,但事到如今已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她只能把心一橫,猛夾雙腿,大力按住楊毅的屁股。

心中暗歎:切莫讓這小冤家將陽精射在他人身上才好!

楊毅被這麼一下子,更是火上淋油啊,哪還忍耐得住?

精囊一動,一顆燙球由輸精管向外化為一股陽熱之精,噴射而出!

也幸好是女郎及時夾進雙腿,不然如此力道,旁人絕難倖免!

女郎只覺大腿內側滾燙一片,知道對方已經完事了。

便埋怨道:「你看你……多髒的啊!……」

話是如此說,但她卻在心中慶幸自己今天穿了白色的絲襪,不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要是深色的,還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不久楊毅也清醒過來,慾火大洩之後,竟感萬分後怕:想不到自己會做如此妄舉,對方要是見怪就倒霉了!

想到此處就想抽身離開,殊不料女郎居然反客為主摟住楊毅,附耳低語道:「出了那麼許多……你現在走,味道都上來了呀……我……我累了,你抱住我吧。」

楊毅聽完,立刻緊緊抱住女郎,再不敢稍作動彈了。

公車雖然上客落客的行駛得很慢,但是一共路程那麼長,楊毅已經到了要下車的站了。

下一站就是市人民醫院了,那女流竟然也一直沒有下車,而3路公交車的終點站卻是市郊區的武安第一高級中學。

楊毅心裡直在琢磨:她會不會是個女教師?

很快就到了市人民醫院的一站,楊毅很不情願的把手從她衣服內拿出來,這就準備別過下車。

誰知這時那女郎搶先開口說道:「我要下車了,到站了。有機會再見吧!」

車廂裡出現這樣的香味,反差極大,楊毅不禁順香望去。

那是一位打扮相當時尚的女郎,略染紅了的波浪捲發隨意的披在肩上。

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內著白色緊身高領小衫,身材高挑、秀麗。

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著一段包覆著白色絲襪的秀腿,足蹬一雙半高統靴子。

楊毅情不自禁地望向女郎的面龐,那女郎長得非常清秀:眉長、眼細、鼻樑高挺、櫻唇微翹,但奇怪的是楊毅覺得女郎臉上似有一股濃的化不開的媚態。

也許是因為眼下的小黑痔,也許是兩頰的腮紅,也許……

正當楊毅胡亂琢磨著,忽然不期接觸到了女郎的眼神。

那是種很真摯很親切的眼神,似乎眼中含著一股溫柔甜膩的笑意,聞著她的體香楊毅心裡一動。

出乎楊毅的意料,更絕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公車行經到了市體育館一站,由於此為人流大站,大量的上班一族湧進了車廂。

大家前擁後擠,嘴中嚷嚷:「前面的往裡」,「往裡進啊,後面人很多呢……」「往中間走啊……」

楊毅立刻感到了一股大力將他猛力往前推動,這時靠外邊的那位女郎也不由被人群擠了過來。

眼看著那些男人們藉著車內的擁擠都無恥而毫無顧忌的在她身上蹭著,她只能無奈的忍受著。

當她被擠到自己身邊時,楊毅出於一種護花使者的心理故意頂住後面的壓力側了身給她留了個空。

很顯然她感覺到了楊毅的好意,於是緊挨著站在他旁邊的空檔裡。

楊毅緊緊的貼著她的身體,頓時一個充滿誘惑的異性身軀充滿了他的所有神經。

於是他不能自主地貼在了前面那位女郎的身上,女郎微微皺了皺眉,似乎想往後退保持一段距離。

無奈在這樣的環境想自主行動無疑難比登天,女郎也馬上發現了這點,惟有將頭略略偏轉--盡量不至和楊毅臉孔相對,減少無謂的尷尬。

然而事與願違正是現實生活的最大特性!

擁擠的車內和她單薄的衣服給了楊毅很好的機會,他完全感覺這小妞身體的每一處曲線變化。

在擁擠的車內她似乎身不由己卻又好像任由擺佈的身體讓楊毅興奮起來,身體的各部位變得敏感而飢渴,身體隨著車的搖擺而在她身上磨蹭著。

女郎艱難的抗拒著整個身體卻已經完全的貼在他的身上,楊毅能感覺到她那鼓鼓的乳房很有彈性的在自己的胸部擠壓。

女郎的身體相當性感誘人,雙峰高聳,堅鋌而飽滿,事實上楊毅已經不用靠視覺了,身體已經告訴他女郎的乳房非常具有彈性--因為此時的他們已經緊貼在一起了!

不斷上下的人群帶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力使楊毅的行為變得大膽放肆。

隨著車搖擺的節奏他慢慢的抱住了她的腰,但並沒有明顯的緊緊抱住,只是隨著人群的節奏攬著這難得的機會。

又到站了女郎卻沒有下車,蜂擁而上的人群又一次把她緊緊的推給了楊毅,趁這個機會楊毅用力抱緊了她。

這個充滿誘惑身軀在這個混亂的環境中完全的投入了自己的懷抱,楊毅整個身體的所有細胞都在感受著她溫暖而有彈性身體每一個信息:鼓鼓的乳房完全被自己有力的擠壓著,鼻息裡全是她身體上談談的清香,楊毅的慾望象波濤一樣湧了出來,

這女郎身材端地非常高佻,踩了高根的她幾乎只比楊毅大概低六七個公分,所以她的雙乳正好被緊抵在楊毅的胸口。

那兩隻豪乳似乎不堪重負,極力想頂開對方的壓迫但無疑螳臂當車,無奈地被壓成兩個扁圓的肉餅。

楊毅只覺胸前柔韌無比,更有一股軟綿綿的彈力蘊涵其中,令他感到遐意非常!

而女郎兩條修長的玉腿竟嵌入了自己襠部,被楊毅牢牢夾住,不能動彈。

楊毅大腿內側敏感的肌肉感覺出了女郎美腿的渾圓、流暢,而只著絲襪的部分更是肉感十足。

男人和女人大腿的關係,很自然就會使人浮想翩翩的。

這樣的妙腿很多男人都會喜歡的吧!

楊毅心裡這樣想道。

他這一想不打緊,女郎那邊瞬時感到了對方生理上起了變化,粉臉「騰」地的一下紅了起來。

楊毅也異常難堪,下身在此時此地勃起,實在是很不合適。

可人體是誠實而奇妙的,你越是想隱藏,克制,它發作的越快!

一剎那間,楊毅的生殖器已經全然勃起。

可能是異性身體的美麗,小弟弟較之平時獨自自慰時要粗壯了許多。

龜頭衝破了包皮的阻隔,直接頂在了內褲上,又酥又麻,而馬眼處更是滲出了少許液體。

幾秒鐘的時間,楊毅小弟弟便硬硬的使勁頂在她的下腹處,似乎急著要找個入口。

那女郎自然感覺到了楊毅腫脹的存在,氣息有點急促、臉微微的紅了--非但沒有抗拒的意思,似乎還有點依偎的意思。

車一直就這麼搖晃著,他們倆緊抱著感受著對方的身體。

楊毅開始在她的身體上下肆意的撫摸著,年輕的身軀在撫摸下滿滿的變得柔軟而溫柔逐漸的依偎在他的身上,而楊毅的手也已經開始出入在她的身體上了。

女郎帶點嗔怒地看了看楊毅,低聲道:「你注意一點啊!」

楊毅假裝不好意思地道:「對……對不……起啊!」

女郎看到楊毅的窘樣不禁撲哧笑出了聲,又急忙抿住嘴,惟恐失態。

楊毅眼見女郎一嗔一笑包含著萬種風情,心中歎道:好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啊!

心中如此想,楊毅口中竟也喃喃道:「您真漂亮啊!」

女郎俏臉一紅,柔聲道:「嗯!謝謝!」

楊毅張口還想說什麼,但緊接著的事情阻止了他,原來車已到了下一個站點。

站在女郎旁邊的一位中年男士似乎突然想起什麼,奮力擠向車門。

由於女郎雙腳是插在楊毅腿間的,重心當然不穩,大力之下一個踉蹌倒在了他的懷裡。

女郎情急之下抱住了楊毅,這可要命了:楊毅本已情難自禁,再加這麼一抱,他可忍不住了!

於是楊毅趁勢手臂一探緊緊摟住女郎的纖腰,女郎為之一驚,本能地掙了幾下。

最後見沒有效果,她居然沒有再動。

楊毅心中不禁一蕩,附在女郎耳邊說道:「我可以摸摸你嗎?」

還沒等女郎反應楊毅已經開始行動了,手迅速插入了女郎的上衣,置於女郎的腰肢上。

楊毅暗自驚歎道:好溫暖啊!

於是他輕輕地撫摸起女郎的背部,用指間觸碰著女郎的脊柱溝,並順著那流暢的凹陷徑直向下,到達了豐滿、上翹的美臀。

儘管手隔著一層的裙布,女郎臀部的曲線和手感仍然依稀可辨,但是楊毅沒有流連於此--因為再向下滑動便是女郎的秀腿了!

這裡可說是整個身體最為暴露的地方:雖說著有絲襪,但它的作用只是令大腿更有手感,柔順,滑膩到極至。

楊毅貪婪的攻向此地,掌心向內弧度與渾圓的大腿內側正好吻合。

手掌前後移動,上下輕撫,並不時地將指甲劃過絲襪,這一流的觸覺享受令楊毅激動不已!

而女郎竟然並沒有阻止楊毅的進襲,相反任其施為。

隨著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遊走看,漸漸那處有一陣快感傳到女郎的腦海。

楊毅一時更膽大了,手掌居然順著大腿的內側肌滑向了裙內,直奔那幽谷之地。

當楊毅的那隻手停在她的私房輕輕的觸摸那花房外邊時,一度電流的感覺即時的再次傳到女郎的大腦,快感令他不禁在車廂內低聲呻吟起來。

幸好公共汽車的馬達聲浪很大掩蓋了她的呻吟聲。

看見美宜的呻吟後的挑逗意味,使楊毅很想吻看她那肌渴的櫻唇,但卻欠了在眾目睽睽下的膽量。

楊毅的手不斷的擠壓手指逼迫女郎的私處,花房內不停的流出愛液弄濕了她的一太片裙擺。

女郎的臉上紅霞越來越濃,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滿座的公共汽車不停站的飛馳。

汗水不停的從她身上流出,半濕透的短裙就好像變得半透明的三點式泳衣,那嬌嫩的肉體就全約隱約現的振視於楊毅的色目前。

女郎一驚,她實在沒有料到剛才還羞澀稚嫩的楊毅在慾火的作用下,居然敢如此膽大妄為。

於是她急忙握住他已經進入短裙的手,想阻止楊毅的過分舉動。

可惜為時已晚,楊毅的指間已碰到了她的內核。

一股電麻之感由手指與內核接觸之處直傳女郎的脊背,並迅速傳遍全身,女郎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戰。

楊毅明顯感到了女郎的顫抖,急忙傳力左手,將她更緊的抱住。

不過右手卻沒有絲毫停頓,以中指為器,上下拍動女郎的蜜道中間的細縫--食指,無名指不停顫動刺激著兩邊敏感的花壁。

女郎輕喘起來,微微道:「別……別……摸這裡……」

「哎喲……」

原來楊毅的手指居然探尋到了那顆要命的小肉塊,他急忙以食指、拇指作拿捻狀,輕輕揉搓起女郎的花核。

同時中指、無名指也不懈怠,對花壁兩側進行著感官刺激。

女郎被他這麼一弄,立刻酥麻無力、春情大動,閉眼咬唇、顫抖不已!

手臂卻緊緊環住楊毅,唯恐失去這個依靠會立時癱軟到地上,此時她的大腿是半分力氣也使用不出的。

楊毅心裡卻暗暗得意,平時看的那些日本的電車癡漢的A片動作居然在此時派上了用場。

沒有人注意這兩個人正進行著的一切,就算有看到也估摸著也是一對如膠似漆的情侶,對這樣的事早就見怪不怪了。

可誰又能料得到上車之前,雙方原是一對陌路人。

他們就這樣緊緊依偎了幾分鐘,忽然女郎身子一沉,幸好兩人緊摟在一起楊毅又及時托了一下,不然女郎真要跪倒在地了。

原來女郎在楊毅的調弄下居然已經洩了身子,一時全身乏力不堪,才要跪倒地上了。

與此同時,楊毅的右手感到一陣燙熱,女郎的溫熱的浪水全部噴濺到他的掌心。

少量的花液還順著手腕流進了袖口,楊毅立時滿手粘熱無比,而有趣的是女郎的蜜道之縫居然隨著瀉身的出現微微張開了。

楊毅的手指此時滿是花蜜淫液,甚是順滑、不帶半點阻滯,竟由著張開的細縫滑入了女郎的蜜道。

雖然只是指間,但楊毅也已經感到了女郎花蕾中的高溫和柔軟。

他開時緩慢的抽動起先,剛洩了身的女郎當時並沒什麼感覺。

可過了不久,女郎又顫抖起來,而且比之剛才更甚!

嘴中竟「嗚嗚」有聲,鼻息濃重、媚眼如絲,額頭的幾縷秀髮亦散落下來,遮出了半隻秀目。

一時妙態橫生,只看得楊毅是意亂情迷,目瞪口呆。

於是手中抽插的動作也更為賣力了,兩指忽深忽淺,並夾有旋轉的勁道,搗的鴻溝之內浪潮洶湧。

而他勾弄蜜道內壁手法更是絕妙消魂,直把女郎弄的個天昏地暗,頭暈目眩啊!

手腕轉動,指間撥插,旋轉搔摸,挺進後退間帶出春江之水無限……

每逢公共汽車在交通燈處停時,楊毅都停下抽送,休息一下。

隨著車速的加快,楊毅的抽送也加快。

當車轉彎時,那強烈的摩擦讓女郎的右左肉壁有無上的快感甚至高潮。

在車廂中大約抽送了十多分鐘,她已感到全身酥軟無力了。

正當楊毅樂此不疲之時,女郎猛然緊抓其肩胛,輕呼嬌喘聲中又達浪潮之頂。

而且居然又洩出蜜精一股,再次丟身……

楊毅藉著浪水還在動作,可虛軟無力的女郎卻再不敢讓他胡搞了,否則恐怕連下車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一時情急下低聲囈語道:「別……別……弄我……了……!我幫……幫你把……」

說完居然將纖纖玉手放在了楊毅的襠部,楊毅被女郎這一舉動一下搞暈了,頓時怔在了那裡。

只見那只雪白的柔夷靈巧地撫摩著自己的下襠,然後拉下了門襟上的拉鏈,探入褲內隔著內褲揉搓著他的小弟弟。

回過神的楊毅大著膽子沉聲道:「把它拿出來!」

說著像是威脅似的,手上又開始了對女郎蜜道的抽送。

女郎連忙呻吟道:「不……不要……我摸……摸……的……」

迅速掏出了楊毅的玉棒,以扣環狀上下套弄起來。

女郎一定是有過性經驗的,清楚每一部分的敏感程度--只見她忽而以拇指、食指輕輕揉搓棒頭,手掌虎口貼住冠狀溝,掌心向內緩緩轉動著男人的巨龍;忽而扯動下囊,手心向上以蓄水狀托捏睪丸……

楊毅一時之間被女郎耍的下體暴漲、玉莖悸動不止,急忙緊緊摟住女郎的蜂腰,埋首女郎肩頭粗喘起來。

女郎那邊卻感奇怪,心道:看他剛才的熟練手法,原應是個性愛老手,哪料我如此一耍他便忍不住了,莫非是個雛鳥不成?呵呵!剛才如此玩我,看我怎麼還以顏色。

心意已定,她竟將楊毅的老二拉出褲口之外,夾在了自己的腿間,屁股前後聳動起來……

想那大腿本就是青春女性最具活力、肉感之處!

再加上女郎著了絲絹的褲襪,柔膩無比,而楊毅小弟弟頭部的滑精,更令運動無絲毫阻隔。

雖無深入女體之內的暢快、暖熱,但卻別有一番風味!

女郎更調皮的柔聲細語:「嘿嘿,誰厲害呀……嘻嘻嘻嘻!」

楊毅正要回答,突然脊背一陣電麻,小弟弟跳動不止、頭腦暈旋非常。

於是趕忙深吸一口氣,夾緊臀部,生怕自己一洩千里。

但這那裡是正常的男人所自製得了的啊?!

女郎也感到了楊毅的異動,後悔自己玩過火了,但事到如今已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她只能把心一橫,猛夾雙腿,大力按住楊毅的屁股。

心中暗歎:切莫讓這小冤家將陽精射在他人身上才好!

楊毅被這麼一下子,更是火上淋油啊,哪還忍耐得住?

精囊一動,一顆燙球由輸精管向外化為一股陽熱之精,噴射而出!

也幸好是女郎及時夾進雙腿,不然如此力道,旁人絕難倖免!

女郎只覺大腿內側滾燙一片,知道對方已經完事了。

便埋怨道:「你看你……多髒的啊!……」

話是如此說,但她卻在心中慶幸自己今天穿了白色的絲襪,不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要是深色的,還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不久楊毅也清醒過來,慾火大洩之後,竟感萬分後怕:想不到自己會做如此妄舉,對方要是見怪就倒霉了!

想到此處就想抽身離開,殊不料女郎居然反客為主摟住楊毅,附耳低語道:「出了那麼許多……你現在走,味道都上來了呀……我……我累了,你抱住我吧。」

楊毅聽完,立刻緊緊抱住女郎,再不敢稍作動彈了。

公車雖然上客落客的行駛得很慢,但是一共路程那麼長,楊毅已經到了要下車的站了。

下一站就是市人民醫院了,那女流竟然也一直沒有下車,而3路公交車的終點站卻是市郊區的武安第一高級中學。

楊毅心裡直在琢磨:她會不會是個女教師?

很快就到了市人民醫院的一站,楊毅很不情願的把手從她衣服內拿出來,這就準備別過下車。

誰知這時那女郎搶先開口說道:「我要下車了,到站了。有機會再見吧!」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暗夜中出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攪了一個怕事的熟女
冷傲的女教師
女教師與學生
丈母娘性奴
雪白的屁股
淫魔父子
悅虐女教師─美奈子
女教師的細心教育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