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一次豔遇 經典激情

本人今年本命年24周歲。

廈門人,一個多月前的事了,就是年底,去了次內蒙,從內蒙坐火車至北京,再從北京坐飛機回到廈門,回來在北京機場候機,坐在候機廳裡。

拿著我新款MOTOE6在擺弄著聽著音樂。

前方對面坐了個女孩子,20歲左右,不經意間發現她在看著我,當我們兩個眼光相撞的時候,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移開(本人雖然不是超級帥,但是在公共場所被女人偷瞄也是經常的事),所以當時也沒在意,反正像這麽普通的女人到處都是。

嗯,終于等到登機了,找到了座位把行李放好,然後坐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巧合,或者是巧合,反正是很巧合,(也許大家現在有點懷疑我這文章的真實性了,但是事實如此),發現剛才那個在候機廳裡那個女孩子拖著一大堆行李正在看著我。

不過這次眼神不同,她走過來指了指我旁邊的位置對我說,我好像是這個位吧。

(因為我的位置是靠窗的),她說完又看了自己的票接著又對我說,能和你換個位置嗎?我這個朋友第一次坐飛機想看看風景。

(晚上天這麽黑也不知道她們想看什麽風景。

暈)我這時才注意到她後邊還跟了個女生,長得還可以,于是我便把我的男子氣度發揮的淋漓盡致,于是對她們說,好吧。

我坐外邊。

你們坐裡邊。

于是她們放好行李,就坐在了我旁邊。

嗯,因為感冒原因,剛才又經過登機這麽一擠,感覺有點頭痛,就拿出藥和水,吃了片康泰克,然後就等著飛機起飛。

飛機差不多起飛了,這時我才注意起邊上的兩件姑娘來,坐在我邊上的她,仔細端祥一下,感覺長得還可以,就是有點胖,挺可愛的,(也不知道是男人都這樣還是本人心術不正,看到女人的身材就會想起和她上床的感覺會如何,感覺自己像個壞人。

)于是便和她開始搭讪了。

起初當初她們只是敷衍我幾句,而頭一直對著窗戶邊上,然後她們兩個在用閩南話JJYY在談論外面的燈光啊,機場跑道啊什麽的,靠,天這麽黑也不知道她們能看到什麽,這時我開始偷窺她們的胸部了,還行,蠻挺的,兩個都差不多。

直到飛機起飛了,她們眼睛才從黑黑的窗戶外把頭給收了回來。

我問她們是不是第一次坐飛機。

來北京做什麽之類的,她們告訴我她們是泉州人來北京找朋友玩,來是坐火車來的,回去的時候才知道飛機票才600多。

感覺坐火車太冤枉了。

也想嘗嘗坐飛機是什麽滋味。

後來又問了她們叫什麽名字啊。

另一個女孩子我忘記她名字了,因為後來沒和她聯系,坐在我身邊也就是文章開頭說的那個叫莉莉。

好了,因為莉莉坐在我邊上。

所以我們聊得比較多。

後來才知道她也是感冒了,我便問她要不要吃個感冒藥,她說可以,于是我便拿出我的康泰克讓她吃了一個,又給了她一個。

讓她下飛機後再吃一個。

看來她覺得我不是壞人才敢吃我的藥。

之後我們又聊了一大堆無聊的話題,最後知道了她的手機,還有QQ。

因為得了重感冒,所以在飛機在高空中的時候,身體已經受不了了。

一直在流鼻涕,莉莉也是一樣,我們兩個同時得了同樣症狀的感冒。

很是難受。

(人在有病的情況下,對女色是一點也不會有興趣了事)于是在之後我們就很少聊什麽。

直到飛機落地了。

我就大快步的打了個的士回家。

吃了點藥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感冒好了一點。

試著發了條信息給莉莉,她回複了,我問她要不要來廈門玩,反正泉州到廈門不遠,才一個多小時車程。

她說好啊。

于是我說你什麽時候有空啊。

她說明天就有空。

我問她明天你如果要來。

就給我打電話,我開好酒店讓你住。

哈哈,有戲了,我已經布屬好怎麽樣可以搞她了,不過話說回來,她如果真的肯來的話,不怕搞不了她。

于是好不容易等到了等三天。

莉莉發了條信息給我說,她姐姐昨天結婚。

要不昨天就可以過來玩了,一會就過來。

要我在哪裡去接她。

我說。

我已經開好了酒店,你上車就給我打電話。

于是她後來又打了個電話給我,告訴我她上車了。

于是我便去附近四星級的酒店開了個房間,等著她來。

她後來又發信息問我,你開的房間是幾張床的,我回複她說當然是兩張床了,因為我不能把女生把家裡帶,讓你一個人住酒店又不放心。

她回信息說,這樣還好。

于是我便在酒店的房間裡想著怎麽樣和她XX的事了,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莉莉的電話把我吵醒了,說她到車站了,我就讓她打的士過來。

然後我在酒店門口接她。

嗯,在門口看到她了,下車一看,今天穿得不錯,因為在廈門12月也有20來度。

所以可以穿得比較少。

她穿得一件連衣裙,下邊一條黑色襪褲,有點性感,又有點可愛。

像卡通片裡的人物。

當然,沒這麽胖。

見面隨便說了兩句就帶她去了房間,然後告訴她哪張床是她的。

哪張床是我的,其實我當時裡就是一直在想著和她做愛,其它話也都忘記在講什麽了,慢慢我就從我的床爬到了她的床上,和她第一直單獨靠得這麽近。

她好像也有點緊張,故意說些別的話題,而我的小弟弟也是慢慢的硬了起來。

我告訴自己,慢慢來。

不要急,晚上時間長得很。

差不多晚飯時間了,我們就去外面吃飯了,吃了飯問她想去哪裡玩,她說隨便,于是我便叫了車載她到了一個酒吧門口,因為才晚上89點。

酒吧冷冷清清的。

一點也不好玩。

叫了兩瓶啤酒,她也喝了點。

看了一會酒吧的節目,她說太無聊了,還不如回去看電視呢。

我當時那高興啊。

正中我意,于是我們便又打了個的士就回去了。

到了酒店,她便躺在了床上,擺弄著電視的遙控。

而我也就慢慢的爬到了她的被窩裡,她問我想做什麽,靠,明知故問嘛。

我說我想和你一起看電視。

她也沒說什麽,我問她感冒有沒好,她說還有一點症狀,我就爬起來倒了杯水,拿了個感冒藥給她吃了,那個要是春藥該多好啊。

哈哈。

于是又爬進了她的被窩,慢慢我的手有點不安份了,故意把手放在她的胸口,她叫我拿開,我說沒關系啦,摟著你感冒才會好嘛。

她就繼續看就她的電視。

于是我就慢慢動起我的手了,在她的胸口上下的撫摸著,她好像開始有點反應了,喘氣聲音也大了,于是我便靠近她的耳根,對她耳朵輕輕的吹氣,對她輕輕的說,莉莉,我喜歡你。

她說,神經病。

到目前為止她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電視機,可能是緊張不敢看我的緣故吧,還是……管她呢。

手不能停。

慢慢手來到了下身的裙子上,裙子很短,我可以摸到襪褲上粗糙的感覺,手便靠在她在大腿內側慢慢的撫摸著,她把大腿夾得很緊,對我說,別吵啊。

我要看電視。

我說我沒吵啊。

只不過在摸而已啊。

她瞪了我一眼,我就對她說,我就喜歡你的眼睛,然後對著她的眼睛親了一下,最後我說你的嘴唇我也挺喜歡的,最近又把嘴湊過去想親她,她想避開,哪有這麽容易,一下就讓我按住。

吻住了她的唇,她嘴閉得很緊,舌頭伸不進去。

慢慢慢慢也就讓我把舌頭伸進去了,這時她的鼻息很重了,喘著氣,我知道她有感覺了,離開了她的唇,我說你穿這麽多衣服不熱嗎?伸手就要脫她的衣服,她說不要,我說哪有女人這麽髒的,穿著衣服睡覺。

然後她說她自己脫,于是背過身去把外衣給脫了,這下好了,我的手也不用這麽委屈老是讓她的衣服占便宜了。

她脫好了外套裡邊還有一件小背心,我說也脫了吧,這次她還是不依,我便強行給她扒了下來,哈哈。

粉紅色的BRA。

她又瞪了我一眼,包住了被子,眼睛又轉到電視上去了,現在她身上就剩下一件BRA和下身的襪褲和裡邊的小內內了了,心想,慢慢來。

不要急,一會就會一件一件讓你們去見地板了。

這時上身除了BRA這外其它地方就都是肉了,其實莉莉看起來有點胖,只是臉型圓點而已,身上其實不胖,我的手終于可以摸到肉了,好久沒吃葷了,哈哈。

慢慢手便在她肌膚是輕輕的撫摸著,時不時到了她的BRA旁邊也就是傳說中的乳房,手指開始往裡邊進軍,她轉過頭上,又以她那嫵媚的眼神看著我,說別吵啊,我說我還是沒吵啊。

手還是繼續著工作著,我說我想看你的咪咪,她當然不依了,你不依是你的事,我一下子就把BRA往上推,哇,終于看到了,這下她反應更大了,硬是推開我的手,把BRA拉好。

我哪裡肯,就用左手把另一只BRA也推了上去,現在兩個奶都跑出來了,哈哈。

好白哦,我說,還是全脫了吧。

這樣子看得我不過癮,于是伸手想把BRA繼續往上推,想把它整個脫下來,事實證明。

這樣是脫不下來了,她這時沒反抗了,可能覺得再反抗也是沒用,或者是自己也想要呢,她還是在看她的電視,我知道這時她絕對是看不進電視內容了,只不過不敢面對我而已,我就在研究BRA到底要怎麽脫才對,忽然發現BRA中間有一個扣子,原來機關在這裡。

哈,一下就給我解開了,這下子,兩個奶子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了,然後就順勢把BRA給整個脫了下來。

現在可以大展身手了,于是我便把手放在了乳頭上,慢慢的捏著,女人的的乳房是最敏感的,我看到她的眼睛慢慢的閉上了,我知道她在享受,而且也完全把自己交到了我的手上,我的嘴巴也沒閑著,吻上了右邊的乳頭,我感覺她下邊一定出水了,乳頭也硬也起來。

哈哈,就這樣子,我又換了一邊親著她的乳頭,空出的手隔著她的襪褲摸著她的下邊,好熱啊,下邊的溫度都可以煮雞蛋了,但是手感還是好粗糙,這什麽鳥褲子,不脫掉你還真不爽,于是鑽到被窩裡要脫她的褲子,她在做了幾下無謂的掙扎後讓我把襪褲給脫了下來,現在身上只剩下一條白色的小內內就別無他物了,于是我的頭又回到了她的咪咪,繼續吸吮著,仔細的看了一下她的奶頭,其實還算是很粉紅,一定沒做過幾次,畢竟才19歲的女孩子,另一只手也回到了內褲下邊。

這下內褲的手感好多了,隔著內褲上下的撫弄著,因為兩只腳夾得很緊的緣故,手能摸到的只是一片軟軟的肉,摸不到陰道在哪裡,看來不把內褲脫了也不行,于是就動手想脫她的內褲。

這時她反應大了,按住了我的手說,不要啊。

摸就好了,不要脫啊。

我說我就看下嘛,看下你那裡好不好看,她就不要,我說就看下嘛,看下你又不會死,于是在霸權主義下,我還是把她的內褲給脫了。

現在她已經全身一絲不挂了。

她這時把眼睛又閉上了,紅紅的臉在酒店昏暗的床頭燈的照射下顯得特別的動人。

好想乾她啊,這時小弟弟已經是硬得不能再硬了,可是還不行,手還沒摸夠呢,因為全身赤裸,她把被子裹得很緊。

我一邊吸著她的咪咪,一邊一只手探進被窩,這回可以摸到陰道了,雖然夾得很緊,但是手可以擠進去嘛,哇,好濕啊。

我跟她說,莉莉你好多水啊。

原來你也想做嘛,她說,你胡說,我說你自已看下嘛。

床都快被你搞濕了,她說,不要。

不要。

我說那我要看啦。

她又說不要不要。

我說你這個人怎麽這樣,自己不看,讓別人看看也不行嗎?于是掀開了被子,分開了她的兩腳,這時她的小姝妹算是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了,原來她的陰唇也是很肥的,把陰道裹得緊緊的,外邊明顯得流出了一些淫水,因為燈光昏暗的關系,所以當時沒怎麽認真去看,她的一只手抓住我的手,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這大概就是掩耳盜鈴吧)啊哈,做愛從現在才正式開始,于是我蓋上了被子。

又親住了她的嘴,這時她已經也很投入了,完全讓我的舌頭進入了她的嘴,兩個人都感冒了,這樣會不會互相傳染啊,管他呢,這時候就算會死都要做了,我們互相的吞咽著對方的口水,親嘴差不多兩分鍾,我又回到她的乳房上,一只手擠捏著,一邊用嘴吸著,空的一只手,摸著她的陰唇,找不到陰蒂在哪裡,可能太小的緣故吧。

于是插進了她的陰道。

慢慢的抽動著,裡邊太溫暖。

那裡邊淫水又多,發覺女人陰道裡好像都有刺一下,我摸過幾個女人都有,就是陰道進去兩厘米左右有一塊地方好粗糙,手是吃飽了。

感覺實在不能再委屈我的小弟弟了,于是脫掉了我的內褲,本來脫她衣服的同時我也脫掉了自己的外衣和褲子,現在小弟弟終于解放出來了。

好久沒吃肉了,也不知道今天行不行,于是我便爬到她的腳根,分開了她的兩腳,把陰莖放在她的陰道門口,她說了最後一句不要,這個女人最終就成了我的情人,到現在都叫我老公。

我把陰莖放在了陰唇上磨了幾下後,就對著陰道口,把腰一沈,整根沒入了洞洞裡,可能淫水很多的緣故,陰莖很容易就進去了,感覺有點寬松,難怪大家都要搞處女了,于是慢慢開始抽插,兩只手按著她的乳房,下邊機械一樣的進進出出,因為有半年多沒碰過女人的關系,差不多一分鍾多就不行了,想控制也不行,快感往頭腦一沖,下邊就射了,全部射到了她的陰道裡,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沒帶套,不知道安不安全,不知她會不會懷孕,好了之後我就躺在了她的旁邊,摸著她的頭髮,對她說,莉莉做我的老婆好不好,她沒說話,想了一會跟我說,好啊。

不過不要再欺負我了。

我說,靠,不欺負你要你做我老婆做什麽,她瞪了我一眼就去洗澡了,我們兩個洗完澡就抱著睡覺了,本來還想再搞一次,但是想想,明天又不是世界末日了,因為我們的病都還沒好,明天繼續搞吧……

(後來兩天我們一共做了78次,因為過年一直都沒空,要不再叫她要打打炮。在這裡請教大家一個問題,每次插入到射精都才34分鍾,第二次第三次做最長也才十幾分鍾。有一次在自己試了打飛機怎麽都射不了的情況下,插入一會就射了。這叫早泄嗎?)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