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初入江湖 情色武俠

第一章

初入江湖,黃蓉為了方便,就扮成乞丐。混跡在一群乞丐之中,黃蓉裝的惟妙惟肖,沒有人懷疑她是個女的。

這日,來到咸陽,黃蓉還是和以往一樣跟著一幫乞丐到處玩耍,當然她是不會和他們吃一樣的東西的。她總是想法弄些好吃的,吃飽了才回去。

今天黃蓉吃完了飯回到乞丐們的聚集地,一處破廟。剛到門口就聞到一股酒香,進去一看,原來是乞丐阿三不知從哪裡弄來地地道地女兒紅,眾乞丐正在痛飲,一見黃蓉回來,阿三忙端過一碗酒:「兄弟,來喝一碗。」黃蓉不好推脫,就一口而干,而且在桃花島上這點酒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誰知,酒剛下肚,黃蓉就覺一陣暈眩,渾身發虛,酒碗都拿不住了,掉在地上。她發現阿三正在衝著她冷笑,四周地乞丐也正慢慢地靠攏過來,心知不好,酒被下了藥,可惜為時已晚,一陣天旋地轉,軟軟地癱倒在地。

不知過了多久,黃蓉慢慢回復了知覺,她一個感覺就是下身好似被撕裂了般地疼痛,而且有一根又燙又粗地鐵棍正插在自己地下體來回地抽動,又痛又麻,不禁呻吟起來,然後她感到自己地雙腿被分開架在高處,而胸口上地兩座乳房正被兩隻大手粗暴地揉搓著,還有一股股臭氣噴吐在自己地臉上,使自己快窒息了。

這就是黃蓉剛一醒過來所感覺的。

黃蓉邊掙扎邊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使一張醜陋骯髒的臉,腮幫子上長著一個爛瘡,正是乞丐「爛臉張」,一個四十多歲的乞丐,平時黃蓉都躲的他遠遠的,而現在,就是這個「爛臉張」正趴在她的身上,玩弄著她的身體。

發現黃蓉醒了,「爛臉張」更加賣力的抽動陽具。黃蓉被他瘋狂的抽插弄的無法忍受,掙扎著,可惜雙手被交叉的綁在頭頂的木樁上,只能扭動身體並叫喊著:「停下~~啊~~不要~~啊~~哦~~停~~不要~~」她越是掙扎身上的男人就更興奮,雙手用力的捏揉著黃蓉豐滿的乳房,噴著惡臭的大嘴在她美麗的臉上和誘人的身體上不住的舔動親吻。當那惡臭讓人窒息的嘴吻在黃蓉的櫻唇上,黃蓉感到自己快吐了。

就在黃蓉無力的反抗著男人的侵犯時,一個人走到赤裸的扭在一起的兩個人身邊。「嘿嘿,爽不爽呀,美人。你這麼漂亮卻扮成乞丐,肯定是對我們乞丐情有獨鍾,所以我們大家就讓你心想事成。哈哈哈」說話的時乞丐阿三。黃蓉怒視著他:「你們這群畜生,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啊~~哦~~不要~~住手~啊~~」剛想怒罵阿三,卻被「爛臉張」粗魯的動作弄得浪叫連連。阿三「嘿嘿」冷笑道:「還嘴硬,你看看,已經有這麼多兄弟玩過你了,昏迷中你都能淫叫呢,還裝清純嗎?哼,你這種女人是自找的。要不是彭長老發現你的偽裝,我們還被你蒙在鼓裡呢。」黃蓉順著他說的一看,只見有七八個乞丐赤裸著身體坐在一旁喘著氣說笑著,看著這邊,個個的陽具已經軟叭叭的了,不禁悲從心生。阿三抖著自己的雞巴:「嘿,你的身體裡已經充滿了我們的精液,哈哈哈,只是當彭長老將傢伙插入你的身體,才發現你還是處女呢,嘿嘿哈哈哈。」眾乞丐都大笑起來。

黃蓉快發瘋了,她寶貴的第一次就這麼被奪走了,那個彭長老在玩完了她就走了,她連那個畜生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這時,身上的「爛臉張」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並發出「嗷嗷」的狂叫,插的黃蓉不禁「啊啊啊~」浪叫數聲,感到一股大力的液體重重的射在自己的身體深處。當「爛臉張」粗喘著拔出陽具,離開黃蓉的身體,立刻又上來一個又髒又醜又臭的乞丐,將她的修長的雙腿往肩上一架,早已怒挺的雞巴怒嘯著插入黃蓉的小穴,插的黃蓉一聲慘叫「啊~~~」然後就是新一輪的瘋狂姦淫。黃蓉看到他的身後至少還排著二十多個乞丐,興奮的注視著戰況。

破廟裡的姦淫大會從晚上到白天又到晚上,直到郭靖的闖入才將黃蓉救下。

這就是黃蓉不為人知的第一次失身。

第二章

黃蓉幫郭靖去偷醫治王處一的傷藥,為了掩護郭靖,黃蓉現身攔住歐陽克等人,然後,利用軟蝟甲逃脫。歐陽克等人也正好被完顏洪烈叫走。可梁子翁心疼自己苦心養育的寶蛇,暗命自己的弟子侏儒粱英跟蹤黃蓉,好探得郭靖的去處。

那粱英年過四十但身高不到一米,武功不高,但輕功卻是一流,由於身小,跟蹤術也時一流。

黃蓉一時大意,沒有發現粱英在身後跟蹤。四處尋找郭靖,只好回客棧等他。

粱英見黃蓉進了屋子,本就想回去覆命,但一想到黃蓉那美若天仙的容貌,又不忍就此離去,於是竄上屋頂,輕輕掀開瓦片,向裡望去。

黃蓉還是年輕,江湖閱歷還是太少,並沒發現粱英就在頭頂。由於和歐陽克等人的打鬥,已經很熱了,加上身上確實也中了幾招,於是寬衣解帶,將外衣和軟蝟甲脫掉,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襯衣,裡面的紅色肚兜更是若隱若現。看得粱英大吞口水。黃蓉更是將襯衣撩開查看身上是否有傷,那如玉的肌膚,誘人的曲線乍現,屋頂的粱英險些摔下,慾火高炙。心想:「就算是死也要得到這完美的肉體。」突然想起身上正好有一隻師父原來姦淫民女用的「夢遊太虛香」,忙拿出來點燃,扔在房粱上,所以黃蓉根本不知道。

只片刻,屋裡已經充滿了淡淡的香味。黃蓉感到有些睏倦,聞到這香味並沒驚覺,反而深深的吸了口氣,呢喃道:「好香哦。」頭一暈,一下昏倒在地上。

粱英在鼻子下抹上解藥,打開窗戶飛身入屋。只見黃蓉身上的襯衣還是半解,露出肌膚和紅色的肚兜,樣子誘人的緊。粱英淫笑連連:「沒想到我粱英竟能玩到如此的美人,真是天助我也。」俯身將黃蓉抱起:「寶貝兒,我來了。活了四十多年還頭一次見到你這麼美的女人,今天我要好好的幹干你。」

將黃蓉放在床上,急忙將她的褲子和僅剩的襯衣、肚兜脫下,黃蓉美好誘人的身子就完全暴露在粱英的眼前。高聳的乳峰、纖細的柳腰、平坦的小腹、修長的雙腿,潔白如玉的肌膚好似吹彈欲破,毫無瑕疵,看得粱英險些噴出鼻血,幾下脫光自己的衣服,侏儒矮小的身子卻胖的像個球般,但那根陽具卻比普通人的大得許多,那碩大的龜頭仿若嬰兒的拳頭。

矮小的身子竄上床,立刻騎在黃蓉的小肚子上,就似五六歲的小孩子,一雙小手一邊一個抓握住黃蓉的豐乳,雖然只有十八歲,但黃蓉的乳房發育的卻很好,比一般的婦人都要大些,等她再大些,這對乳房將是多麼的豐碩。粱英邊玩著邊感歎著,俯下頭將整個腦袋埋在黃蓉的豐乳之間,左親右舔,右咬左吮,含住黃蓉粉嫩小巧的乳頭,用力的吮吸舔動,一雙小手開始在黃蓉的肉體上遊走探索。

昏迷中的黃蓉的身體竟然微微的有些顫抖,好似回應著粱英的動作。粱英就像一隻小狗趴在黃蓉剛剛成熟的少女玉體上四處的親吻、舔動,最後他來到黃蓉的下體,扒開黃蓉修長的雙腿,露出那一叢細細絨毛覆蓋的陰戶,那裡有一道粉嫩的裂縫,已經在粱英的玩弄下本能的分泌出一些液體。粱英輕輕的撥開黃蓉的陰唇,露出裡面的少女芳香的小穴,伸出舌頭開始玩弄黃蓉誘人的陰阜,挑逗那敏感到的陰蒂。黃蓉在昏迷中也發出了迷人的呻吟。

眼見黃蓉的小穴流出大量的淫水,粱英才抬起頭,站起來。由於矮小,就算站起來也不會頭頂床頂,雙手叉腰,欣賞著腳下這美麗的裸女。昏迷中的黃蓉,雙臂被分開平放,傲人的乳房堅挺在胸前,修長的雙腿被叉開,露出迷人的下體,好一幅惹人的淫圖。粱英貪婪的看著自己的傑作:「什麼俠女?什麼黃藥師的女兒?有什麼了不起,脫光了衣服還不都一個樣。哼!女人就是讓男人操的,有他媽的什麼了不起,看我怎麼玩死你。」哈哈哈大笑著,粱英扶住自己早已怒挺的陽具,抓住黃蓉一條修長的玉腿,架在肩上,使得她的小穴大開,然後將大龜頭頂在玉門關口,腰部用力,「噗嗤」依然插入了黃蓉的身體裡,昏迷中的黃蓉好似也無法適應如此大的陽具的侵入,竟然皺眉輕叫起來:「啊~哦~啊~」粱英更加興奮,慢慢搖動腰力,將又長又大的陽具一點點的擠入黃蓉的小穴。

看著自己的雞巴慢慢的全部末入黃蓉的小穴,感受她窄小的陰道緊緊的包裹住粗大的陰莖,又濕又熱,夾得粱英舒爽之極。

開始粱英只是慢慢得抽動著雞巴,然後動作開始加快,大力的在黃蓉小穴中痛快抽插起來。粱英瘋狂的抽插,雙手用力的揉捏黃蓉的乳房,口中還叫罵著:

「干死你個騷貨!幹你的小騷逼!讓你美!讓你純!干死你!!」由於從小就受到別人的歧視和侮辱,所以,粱英最喜歡侮辱美麗高雅或是平日高不可攀的女人,像黃蓉這樣的女人更是能激起他變態的心理。

粱英瘋狂的蹂躪著黃蓉的身體,發洩這獸慾,看著黃蓉在自己身下無助的呻吟,他的心理得到更大的滿足。

足足干了三個時辰,粱英在黃蓉的體內噴射了三次陽精,又在她的嘴裡射了兩回,還插入她的肛門射了一回,直到他的陽具再也抬不起來了,粱英才戀戀不捨的從黃蓉美好的身體上爬了起來。

看著被自己凌辱的不成樣子的黃蓉,嘴角邊還流著他的精液,小穴裡也不住的向外湧著他的精液,連屁眼裡也全是他的精液,粱英滿足之極,哼著小調,慢慢的穿好衣服,就好似逛完窯子的嫖客。穿戴整齊的粱英,走到床前,再次伸出雙手在黃蓉的肉體上遊走了一遍,巡視著自己的「豐功偉績」得意的笑著:「黃蓉啊黃蓉,沒想到,我能將你玩弄在身下,嘿嘿,我會四處炫耀你的好處的。哈哈哈哈」臨走前,粱英竟然拿來一根又粗又大的黃瓜來,插在黃蓉的小穴裡:

「我知道你喜歡夾大個的,你就美美的夾著吧。哈哈哈哈~~」在一陣狂笑中粱英穿窗而去。

又過了一個一會兒,黃蓉才慢慢醒來,她感到嘴裡儘是粘粘的腥腥的液體,渾身酸痛,下體裡插著一個粗大的東西。「啊!」黃蓉悲痛的發現自己竟然被干了,連肛門也被插了,賊人竟然還在自己小穴裡插了黃瓜才走。黃蓉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她連是誰都不知道,她好想死,但就這麼死太不值了,她一定要抓到這個淫賊!
第三章

洪七公對郭靖道:「這女娃娃聰明勝你百倍。」郭靖搔頭道:「這許許多多招式變化,她怎麼這一忽兒就學會了,卻又不會忘記?我剛記得第二招,第一招卻又忘了。」洪七公呵呵大笑,說道:「這路『逍遙游』,你是不能學的,就算拚小命記住了,使出來也半點沒逍遙的味兒,愁眉苦臉,笨手笨腳的,變成了『苦惱爬』。」

郭靖笑道:「可不是嗎?」

洪七公道:「這路『逍遙游』,是我小時時練的功夫,為了湊合女娃子原來武功的路子,才抖出來教她,其實跟我眼下武學的門道已經不合。這十多年來,我可沒使過一次。」

言下之意,顯是說「逍遙游」的威力遠不如「降龍十八掌」了。黃蓉聽了卻反而喜歡,說道:「七公,我又勝過了他,他心中准不樂意,你再教他幾招罷。」

她自己學招只是個引子,旨在讓洪七公多傳郭靖武藝,她自己真要學武,盡有父親這樣的大明師在,一輩子也學之不盡。洪七公道:「這傻小子笨得緊,我剛才教的這一招他還沒學會,貪多嚼不爛。如果你還想讓他學的話,光給老叫化子吃好的還是不行的。」

黃蓉高興的道:「那還要什麼呀?只要您說的出來,我就能辦得到。」俏麗的小臉充滿了自信。洪七公看得心中一動:「黃老邪,沒想到你女兒比你老婆更漂亮更迷人呀。」

當下不動聲色道:「這裡說話不方便,傻小子你在這裡繼續練,練不好就不要回去。蓉兒,你隨我來。」說完,轉身就走。黃蓉連忙跟上,郭靖撓撓了頭,只好獨自練習起來。

洪七公帶著黃蓉回到客棧,將門關好,然後坐在桌邊,黃蓉也坐在另一邊迫不及待的問:「七公,你快說吧。到底什麼條件?」洪七公呵呵笑道:「好,為了那個傻小子你是不是什麼都同意呀?」黃蓉笑著說:「當然。」洪七公:「好」

頓了一下:「江湖上都知道老叫化喜歡吃,其實很少有人知我老叫化還有一個愛好。」停住沒說。黃蓉好奇的問:「是什麼呢?」洪七公站起來,慢慢走到黃蓉身後,雙手按在黃蓉的肩膀上,然後說:「那就是,好色。」黃蓉一聽,大驚,可肩膀被按住根本動不了:「七公……你……你別開玩笑了。」洪七公嘿嘿笑道:「玩笑?哼,你可以問問你的父親呀。當年他為了聯合我一同對付王重陽,就是用你娘作為條件的。回想起來,你娘還真是不錯呢。當然你比你娘漂亮多了,只不知你床上功夫比你娘如何?老叫化真想試試。」說著,他的手竟然從黃蓉的肩膀向下滑動,想去抓她那高聳的胸部。黃蓉大驚,乘他的手離開肩膀,減少了壓力,忙一個解力扭身,躥了起來,衝向門口。

洪七公並沒有阻攔她:「哼,嘴上說的挺好,為了傻小子什麼都願意做,其實呢?哼!再說了,你也不是第一次了。」這句話仿若是顆炸彈,黃蓉只覺一陣暈眩:「你說什麼?」洪七公冷笑道:「彭長老並不知道他姦淫的就是桃花島的千金,但他一說那個軟蝟甲,我就知道是你。嘿嘿,可惜,你的第一次被他得去,倒是便宜他了。」黃蓉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來。洪七公又說:「其實,女人的貞操就是那麼回事,你想想,那種讓人欲死欲仙的感覺,是多讓人興奮。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為什麼要壓抑自己的慾望呢?咱們武林人士,是在刀口上過日子的,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如果不及時享樂,且不可惜。再說,郭靖對你有救命之恩,只要你同意,老化子定會將自己所學傾囊相授,到時傻小子定能成為武林奇芭,你及報了恩又成全了傻小子,而這件事,是你知我知,決不會有第三人知。你也沒有損失,而且我保證讓你感受到那其中的樂趣,那可是一種享受呀。」

洪七公的一番話,說的黃蓉猶豫不決:「你說的可是真的?」洪七公一聽知道她已經心動:「當然,這樣吧,我的絕學是降龍十八掌,我全部傳授給他,如果他能一天內學會,你就只要陪我一天,他兩天學會你就陪我兩天,也就是說,他學幾天你就得陪我幾天,如何?」黃蓉一想:「反正自己已經不乾淨了,也無所謂貞操不貞操了。用我得身體成全靖哥哥,也不錯。」於是她將已打開的門閂又關上,轉過身,深吸一口氣:「好,我答應你,但你不能和任何人說,而且必須將靖哥哥教成武林高手。」洪七公得意的起身:「沒問題。」

黃蓉堅定了一下決心,向床走去。洪七公道:「慢。」黃蓉一愣:「怎麼?」

洪七公笑道:「別急著上床嘛。我要好好指導一下你,這樣咱倆才都有樂趣嘛。

過來。」黃蓉走了過去。洪七公和她的高度差不多,伸出手摟住她的腰將她拉入懷中,黃蓉微微掙扎了一下,洪七公輕聲道:「來,抱我。放鬆。」黃蓉深吸一口氣,放鬆身體,舒展雙臂摟抱住七公的脖頸。洪七公更是緊緊的抱住黃蓉的嬌軀,雙手在她的後背輕輕的慢慢的愛撫著,那撫動讓黃蓉感到好舒服,身體不禁微微顫抖微微扭動,呼吸也加重了。

黃蓉的頭就靠在洪七公的肩膀上,兩人的臉頰互相摩擦著,洪七公呼出的熱氣噴在黃蓉的耳根上,黃蓉感到一陣的麻癢,不禁一顫,想要躲閃,但洪七公很快的用嘴含住她的耳垂,輕輕的吮吸著,用舌尖慢慢的在黃蓉的耳朵上舔動,時兒還向耳洞裡鑽,弄得黃蓉渾身酥麻的不住的扭動,「哎喲哎喲~~」的輕聲呻吟。

洪七公見黃蓉在這初步的挑逗中已經漸入狀態,他的嘴開始慢慢向黃蓉的臉頰移動。親吻著她的臉頰,黃蓉知道現在她的臉頰是紅紅的,很熱。洪七公只在臉頰上稍做停留,立刻直攻目標,那濕潤紅嫩的櫻唇。

小巧的紅唇被洪七公大嘴佔據,黃蓉還在緊守著牙關,只讓對方的舌頭在唇齒之間滑動。洪七公並不著急,他耐心的感受著黃蓉熱唇的柔軟和芳香,舌尖細心的將她的每一個牙齒都舔一遍,然後不住的舔動黃蓉的牙齦和嘴唇,輕輕的吮吸著。如此細心老練的親吻,對於黃蓉來說哪裡抵抗的住,就覺一股熱氣從腹中升起,直衝牙關「啊~~嗯~~」牙關剛開,洪七公的舌頭如靈蛇般立刻鑽了進去。防線被攻破,黃蓉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抗意識,任憑對方的舌頭在口中肆虐,而且自己的舌頭也本能的與之糾纏。雙方互相吮吸著吞嚥著對方的唾液與氣息,黃蓉已經完全的淪陷了。

就在黃蓉沉醉在洪七公高超的吻技時,洪七公的雙手已經從黃蓉的背後轉移到前方,攀上那高聳的乳峰,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那柔軟與彈性還是充斥著洪七公的雙手:「好堅挺哦,比她媽還要棒。」洪七公默默的比較著。

當黃蓉發現自己的乳房被攻陷時,她的衣襟已經被洪七公打開,肚兜被撩起,而他的雙手已肆無忌憚的在她的乳房上愛撫揉搓,黃蓉羞愧不以,但是洪七公的手法甚是高明,輕重緩急樣樣到位,摸的黃蓉的奶子舒服的脹得大大的,乳尖早已高高的翹起,惹得洪七公用指尖不住的捏搓,更是激起黃蓉體內無限的快感。

洪七公見黃蓉已被親的小口自然的張開,口水順著嘴邊流下,一幅淫蕩的表情,已然被他的親吻以及手法征服,於是他的嘴開始向下移動,順著黃蓉白皙的玉頸,到達那迷人的酥胸,將肚兜高高撩起,露出兩座堅挺高聳的乳峰,洪七公立刻用嘴先包含住一支乳峰,很有技巧的吮吸舔動,另一隻手仍舊運用高超的手法揉搓另一支乳峰。這樣的攻勢,黃蓉哪裡抵敵的住,嘴被解放了,使她可以痛快的呻吟出來:「啊~好美哦~~嗯~~啊~太舒服了~~哦~~還要~~哦~~嗯~~」頭無力的後仰著,感受胸口傳來的陣陣快感。

洪七公見時機成熟,空出一隻手,順著黃蓉優美的曲線向下滑去,撫過她圓潤高蹺的豐臀,在她的修長的雙腿上略一停留,直攻她雙腿之間。黃蓉本能加緊雙腿,但洪七公的手靈巧的運用少有的空間在她的大腿內側不住的捏揉騷動,很快黃蓉的雙腿就感到無力而自然的分開來。洪七公得意的將手覆蓋在黃蓉的下體,雖然還是隔著褲子,但手上的熱度加上那適中的撫弄,還是立刻激起黃蓉無盡的高潮:「啊~~不要~~哦~~那裡不要~~動啊~~受不了了~~啊~~太美了~~嗯~~啊~哦~~」身體不住的扭動著,屁股更是瘋狂的搖擺,雙腿已然主動的叉開。

洪七公依然在玩弄黃蓉的乳房,舌頭在兩隻乳房上快速的移動,品味各自的不同,而他的手已完全將攻勢轉移到黃蓉的下體,而黃蓉則渾身無力的靠在他的身上,雙手輕輕的搭在洪七公的肩上,緊閉雙眼,小口微張,感受洪七公為她帶來的無盡快感。黃蓉的褲子已經被解開滑落在腳底,少女羞澀底下體完全底展露在外。洪七公一隻手在用力搓揉玩弄黃蓉圓潤高蹺的豐臀,一隻手則探入她那細毛覆蓋的陰戶上,手指巧妙的分開那小巧的陰唇,若即若離的挑逗著她的陰蒂,並時兒用手指向小穴中探索。在洪七公這樣高超的技巧面前,黃蓉已然被慾火所吞噬,觸電般的快感充斥全身,仿若皮膚都要炸開一樣。當洪七公的手順著黃蓉迷人的屁股向上撫動,而另一隻手則技巧的捏揉著她的陰蒂時,一股激流順著黃蓉的脊柱直衝腦頂「嗡」的一聲,黃蓉腦中一片空白,嘴中更是發出本能的浪叫:「啊~~啊~~啊~我死了~~啊~哦~~嗯啊~~死了~~啊~~呀~~啊~~救命啊~~~哦~~啊~~~」身體如觸電般的痙攣起來,一股淫水從小穴中洶湧而出。

洪七公還在玩弄黃蓉的身體,而黃蓉已無力的癱軟在他的懷裡,嬌喘連連,身體還不時的顫抖著。見高潮過後的黃蓉更是迷人又增加了很多的嫵媚,洪七公在她耳邊輕聲道:「美了吧?!該你服侍我了。」黃蓉迷惑的望著他。洪七公慢慢將她身上僅剩的幾件衣服脫光,一尊潔白嫩滑的女體完全呈現在眼前:「好美哦!你真是人間極品」感歎完她的身體,洪七公邊愛撫著這誘人的身體邊說:

「你以為,這性愛就那麼簡單,女的只要承受男人的侵犯嗎?那你可錯了。這性愛是互相的,在做愛前,男女雙方應該充分的挑逗對方的性趣,然後再進行交媾,那樣才能得到最高的高潮。」黃蓉羞澀道:「我不會呀。」洪七公笑道:「沒關係,我教你。」說著,解開褲帶,脫掉褲子,露出那雄壯的陽具。碩大的龜頭已怒漲的發紫,下面連接著更為粗大的棒體,也是青筋突冒。

雖然,黃蓉被姦淫多次,但如此仔細的觀察男人的性具還是頭一次,不禁輕叫一聲,別過頭去。洪七公很滿意自己的陽具,能有如此巨物的人可沒幾個呢。

見黃蓉不敢看,也不著急,抓過黃蓉的小手,將火熱的肉棒放在她的手中。

火熱的陽具入手,它的熱度、它的硬度和它的脈動,都敲擊著黃蓉的心扉,不禁轉回頭去看。太粗大了,她的小手並不能完全握住。洪七公見她的反應很是滿意,開始教她輕輕的揉搓棒體,捏弄龜頭。黃蓉感到這肉棒在自己的擺弄下更加壯大,而從龜頭中流出的液體加大了肉棒在手中的滑動。這時洪七公又教黃蓉用另一隻手去輕柔的玩弄陰囊或愛撫他的屁股,黃蓉發現這麼做,可以讓洪七公同樣的發出呻吟和滿足的笑容,如此奇特的反應,更是激起黃蓉的好奇心。

洪七公見黃蓉如此投入,知道時機成熟,於是讓她蹲下,並讓她用嘴含住龜頭。黃蓉起先還有些猶豫,但在洪七公的哄騙下,還是將龜頭含入口中。接下來洪七公又教她如何用舌頭刺激肉棒,如何舔弄棒體又如何刺激陰囊,甚至教她去舔他的肛門。黃蓉一一照做,弄得洪七公又是得意又是興奮。

看著陽具在黃蓉的小口中進出,那陶醉的表情,洪七公滿意的笑起來:「當年你媽就特別喜歡玩這個,而且技巧甚是不錯,你這個做女兒的比你媽還要好,哈哈哈,看來淫蕩也有遺傳的。」對於如此的羞辱黃蓉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反而是一種刺激,她心裡悲痛的想:「也許自己真的是天生淫蕩的女人吧。」賣力的伺候著洪七公的肉棒。

陣陣快感充斥著洪七公的全身:「好了,蓉兒,去,上床去。」黃蓉戀戀不捨的放開巨大的肉棒,上了床,躺下等待著風雨的降臨。

洪七公看著這美麗的肉體靜靜的躺在那裡等待自己的品嚐,更是迫不及待,將身上的衣服脫光,赤裸著雄壯的身子走到床前。用眼鏡仔細的欣賞著這完美的軀體,然後伸出手,再次在上面遊走探索玩弄,然後抓起黃蓉的一隻腳踝,放在肩上,那早已氾濫的小穴盡現在眼前,那些細細的毛髮上也儘是閃亮的液體。

隨著黃蓉的一聲浪叫:「啊~~」洪七公的陽具終於插入了她迷人的身體裡,並且直刺到底,重重的撞擊到黃蓉的花心。就這一插,已將黃蓉插的險些魂飛魄散,由於充分的前戲,黃蓉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是處在亢奮狀態,所以,無論洪七公如何的玩弄姦淫,黃蓉都能感受欲死欲仙的境界。

「啊~~啊~~哦~~嗯~~呀~~太美了~~啊~~你好棒哦~~好威猛~~~~啊~~~啊~~~我不行了~~啊~~飛了~~啊~~~啊~~啊~~嗯~~哦~~呀啊~~嗯哦~~~啊~~用力~~啊~~插吧~啊~~用力插~~啊~~插死我吧~~哦~~啊~~」黃蓉歇斯底里的浪叫著,連洪七公都驚訝了:「嘿嘿嘿~好蓉兒~~乖蓉兒~~你還真淫蕩呢~~好,我干~我干死你得了~~小浪蹄子~~再叫大點聲~~哈哈哈~~」看著在身下扭動的美女,洪七公變態般的辱罵著,用力的抽插著,插的黃蓉身子無助的搖擺扭動,胸前的豐乳更是滾動如層層的乳浪。

床在二人瘋狂的動作下發出「咯吱咯吱」的響動,肉體的碰撞聲更是響徹屋頂「啪啪啪啪~~」,更迷人的是黃蓉那如天籟般的浪叫,叫的人的魂都沒了。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住店的,打尖的,店夥計等,大概有個十來個人,都趴牆根偷聽著。一個店小二忍不住了,用手指在窗上戳一個洞,向裡望去,眾人紛紛效仿,一下子,這床上多了十多個洞,十幾隻眼睛欣賞著屋內的表演。

這時的黃蓉被洪七公抱起,然後在屋裡來回的走動,邊走邊插,黃蓉緊緊摟抱住他的身體。走了一圈後,洪七公回到床上,躺下,雙腿放在床下,讓黃蓉背對自己,叉開腿,腳蹬在床幫上,雙手支撐在洪七公的大腿上,然後小穴套住洪七公的陽具坐下。由於這樣,黃蓉的正面正好是衝著窗戶,於是,她的裸體完完全全的展現在屋外偷窺者的眼前,清清楚楚的看到洪七公粗大的雞巴如何在黃蓉的小穴中抽插,胸前誘人的乳峰更是在顛簸中盡現其柔軟和堅挺,看得眾人不但口水直流,還個個伸手自慰起來。

洪七公可是故意這麼做的,他輕聲在完全不知的黃蓉耳邊說:「小騷貨,外面很多人在看你呢,賣力點,讓他們看看你到底有多騷。」黃蓉已被干的高潮不斷,迷迷糊糊:「好的~我~啊~好騷的~~干我啊~~哦~~啊~~」更加賣力的扭動身體。

洪七公體力驚人,直干了三個時辰,黃蓉已經是奄奄一息了,只能無力的在他身下發出微弱的呻吟,而屋外的眾人早就自慰了無數次了,個個佩服老叫化的裡厲害。

洪七公正干的歡時,忽一股激流直衝陽具,老叫化怒吼一聲:「嗨~~」將肉棒用力的頂向黃蓉身體深處,黃蓉就覺小穴中的陽具竟又大了幾分,重重的頂在體內最深處,一股滾燙的液體噴射而出,激得黃蓉「嗷嗷~~」直叫,玉體弓起雙腿蹬直,連腳尖都緊繃著,再次達到了高潮。

洪七公滿足的軟軟的趴在黃蓉完美的裸體上,雙手依然不捨的在探索著,回味著剛才的激情,屋內只剩下二人的粗喘聲。

至此,洪七公開始教郭靖降龍十八掌,而黃蓉不但要為洪七公做各種美味小吃,還要時刻滿足他的獸慾。這郭靖更是笨的可以,學了十五掌竟然用了一個多月,可苦了黃蓉,這一個多月被洪七公總共姦淫了一百多遍,有時一天就四五次,有時就在郭靖練功的林子裡,二人就幹上一下,郭靖還傻乎乎的認真的練功呢。

【完】


喜歡就讚一下!!!
1 2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