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不客氣 人妻熟女

我叫王偉,我妻子叫李平。張力和她妻子冷艷是我們的好朋友,其中,我妻子和冷艷原來是舞蹈學院的同學,張力是我們結婚的介紹人。她們倆是同年齡,今年都是二十九,我比張力小一歲,今年三十二。我們兩家的孩子都只有不到二歲。

平時我們常常在一起,幾乎每週都要在一起帶著孩子出遊或者在一起吃飯,兩家關係好的不得了。可自去年春節後,張力援外去了,兩家就很少出去玩了。不過平時,張力不在家,冷艷有什麼力氣活都會打電話讓我過去幫忙的;有時我管兩個孩子,她們倆一起出去買衣購物、說說悄悄話什麼的。

去年的夏天,大概是七月份的一個晚上,張力已經出去幾個月了,晚上老婆在和我激情以後躺在床上說悄悄話,談到了冷艷。

老婆說:「張力出去那麼長時間,得到年底才能回來一趟,這些日子,冷艷晚上怎麼過哦!真可憐。我可不願意你出去那麼長時間。」

我說:「是呀,你沒看到冷艷臉上一下有了細細的皺紋。」

老婆說:「你看得那麼仔細啊?不會打她的主意了吧!」老婆開玩笑的跟我說,同時輕輕力捏了一下我已經柔軟的雞巴。

老婆雖然是在開玩笑,不過,我心裡突然被老婆的話語引起了衝動,雞巴一下又硬了起來,不管老婆同意不同意,抱著老婆的臀部,插入以後又來了一回,在做的時候,腦子總是想起冷艷秀麗的面孔。

從老婆身上下來以後,我同樣是開玩笑的對老婆說:「我無所謂,只要你同意,我倒是可以去幫忙的。」

老婆聽完,使勁地捏了我的東東一下:「美得你!冷艷如果看得上你,我也沒意見啊!」

兩個人就在開玩笑中睡著了。

本來,玩笑也就這樣過去了。可沒過幾天的下午,我剛到辦公室,老婆就來了電話,說是冷艷打我的手機打不通,她家的煤氣用完了,讓我去幫忙換一下,我說下班以後,我直接去就行了。

由於冷艷家離我們住的比較遠,路上得四十多分鐘,所以我就跟老婆說,晚上吃飯別等我了,因為平時冷艷有事的話,我一般都是在她那吃完晚飯後才回家的。

下班以後,我就直接去了冷艷家,我去了以後,發現她已經準備了好多的冷菜了,要不是為了孩子,兩個大人就這樣吃吃已經不錯了。我馬上幫她換好了煤氣,並順便又去幫她買了些大米和菜油。這幾個月我每次去他們家,都是這樣做的,也顯得非常習慣和沒有客套了。

等我做完活,坐下來準備吃飯時,冷艷已經餵好孩子,讓他自個去玩了。冷艷看我滿頭大汗,問我是不是先沖一下澡,涼快些再吃飯,這我本來是想到的,可想想沒有換洗衣服,所以也就沒說什麼了。

「算了,我吃完馬上回去,到家又是一身汗水,湊合對付一下行了。」我對冷艷說。

「這樣多難受,我找幾件張力大一些的衣服你穿穿。」冷艷說著,體貼地進房替我張羅去了。

由於我有一米八一的個子,而張力只有一米七二,所以,我想即使她找到最大的,也不一定能夠合我的身。

在冷艷的再三要求下,我想洗一洗也好,因為渾身濕透了的感覺並不好受,也沒想其它的,於是我就去了浴室。

在浴室裡,我洗澡時,猛然發現了冷艷換下來的內衣、內褲,一想到那天和老婆在床上開的玩笑,雞巴一下就勃了起來,由於他們的浴室玻璃是半透明的,我想手淫,但怕被冷艷看見,所以忍了忍,也就摸了幾下算了。

洗完以後,當我故意用冷艷的毛巾擦乾全身時,雞巴又硬了起來,而且一下子軟不下去,搞得自己在裡面好尷尬,好一會才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

這時候,才發現換洗的衣服冷艷沒給我拿進來,於是我就在裡面喊了起來:「冷艷,張力的衣服呢?」

「哦,我忘了給你拿進來了,這就來!」冷艷邊說著邊把浴室的門打開一條縫,一隻手把衣服遞了進來。而其實,我知道這半透明的玻璃,冷艷是能夠看到赤裸裸的我在裡面洗澡的。

我穿好她遞進來的沙灘褲和T恤(因為張力的內褲我根本沒辦法穿,所以就省了)一走出去,冷艷就笑了,而且越笑越厲害。因為夏天在家裡,冷艷就在外面穿了件睡衣,領口開得很大,她笑起來的時候低著頭,我都可以看見她裡面胸罩的顏色了。

在鏡子前面我一照,自己也笑了,因為張力的T恤實在太小了,穿在我身上倒像個大胸罩;而且沙灘褲也太小,穿在我身上像是條三角褲,東東的地方鼓起了一大塊。

這時我有些臉紅了,顯得十分尷尬和難為情。

「你乾脆把T恤脫了,挺好的衣服怎麼穿在你身上活像個小醜?」冷艷說。

想想也是,我就把T恤脫了下來,人覺得舒服多了,只是由於褲子太小,走路時總是摩擦著自己的雞巴,有些敏感了,於是我就趕緊到桌子旁坐了下來。

冷艷也在我身邊坐了下來,給我倒上了酒,邊倒邊說:「我也好久沒喝了,今天陪陪你。辛苦了!幫我做了那麼多的事。」

「沒事的,張力不在,當然就得我幫忙啦!」我說道。

兩個人乾了好幾杯,冷艷臉上漸漸有了紅暈。

我藉著酒力說道:「其實你喝酒以後漂亮多了!」

「都老太婆了,哪比得上你老婆李平啊!」她說道。

「你們兩個都漂亮,只是李平笑臉多一些,你喝酒以後,臉上才有笑意,看上去蠻美的!」

冷艷在我的誇獎聲中,臉更紅了,頭都有些低下了。

由於兩個人挨得很近,在碰杯時,手不時有意無意地碰在一起,我下面也早硬得有些難過了,但此時的心中並沒有什麼非份之念,因為坐在旁邊的,畢竟是朋友的老婆啊!

這時,她孩子過來了,在我們旁邊玩耍著,她抱孩子時,不小心把睡衣拉了下去,幾乎半個乳房都暴露在外面,待她發現時,趕緊整理了一下衣服,不好意思地對我笑了笑。

「呵呵,都是過來人了,沒關係的!」我大方地說道。

也許是藉著酒興,她竟然說了句:「你大方,我吃虧了。來,再喝一點。」

在冷艷站起來給我倒酒時,我又他媽的看到了她暴露出來的胸部。

「不要倒,不要倒,我自己來。」我客氣的說著。

這時,冷艷發現我眼睛在盯著她的胸部,趕快直起身子,「你老婆的還沒看夠啊?色迷迷的,男人喝酒了就沒個好東西。」她打趣地沖著我說了句,說著就抱起孩子坐在她的腿上。

為了擺脫尷尬,我伸出手想去抱她的孩子,可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乳房,她臉一紅鬆開手,我還沒完全接好,差點把孩子給掉到了地下。孩子一嚇,哭了起來,她又趕緊把孩子接過去,抱到裡面房間給他玩玩具去了。

等她再出來時,我站了起來都沒好意思看她。做朋友那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看她裡面那麼多的內容,還隔著衣服觸摸了她的乳房。

「再吃些……」也許是她看到了我沙灘褲下面鼓起來的地方,說話都顯得不太自然了。

當我們再坐下時,我又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你身材一點都沒變,李平現在腿都粗了好多。」我誇獎著說道。

「老了,不過我就是皺紋多了起來,身材和生孩子前差不多,不信你看。」說著,她就拉了拉睡裙給我看她的腿:「是不是沒變?」

我這時有意地伸出手,把她坐著的裙子又往上拉了拉,說道:「沒變,真的好美!」

這時,我感到她好像並不在意我的動作,於是,我又得寸進尺地把她的睡衣往上拉了拉。這一拉,我拉過頭了,把她的裙子幾乎整個都翻了起來,我看到了她裡面的粉紅色內褲和依稀流露出來的幾根陰毛。

她一低頭,趕緊把裙子想往下拉,「我只是想看看,真的!」我說著。

「那你可不能碰哦!就這樣看看。」

我說:「你乾脆站起來讓我好好地欣賞一下算了。」我本來只是想和她再開個玩笑的,可沒想到,她倒是真的站了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在酒精的作用下,讓她把裙子再拉高一下,她看了看我,在猶豫中不自覺地再拉高了些。這時,我已經完全看清了她大腿根部以下的所有部份。

「哇!腿毛還挺長的。」我說道。

「胡說,我哪有什麼腿毛?!」說著,她自己拉高睡裙露出整條短褲,自己低頭看著。

「這不是嗎?」我指了指她兩腿中間的三角地帶。

她邊順著我指的方向低頭看,邊說道:「哪有啊?哪有啊……」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伸出手捏住了她露出外的一根陰毛,「哎喲!」她有些痛的叫了起來,瞬間明白了我的意思便舉手打了過來,我順手迎著她打過來的小手抱住了她。

「別……別這樣。」冷艷說著,這時我已經吻了上去,她緊閉著嘴巴躲我,可我的手已經恰如其分地去到了她的乳房週圍,並順勢伸進捏住了其中的一個。

「嗚……」她呻吟著發出了含渾不清的聲音:「別……別這樣行嗎?我是李平的朋友啊!」

我沒吱聲,繼續向她的下面侵犯著,她扭捏著身體想躲開,但沒一會,我的一隻手已經插入了她的短褲裡,並捏弄起她的陰唇了。

漸漸地,她在我的懷抱中放棄了抵抗,任我輕柔地按摩著她的乳房和下體。我親了親她的嘴唇,很鬆,於是我就把舌頭插了進去。

兩個人就這樣貼在一起好一會兒,她才猛然擺脫我的摟抱,「好了,再下去就過份了。」她說著。

我又上去從後面摟抱著她,兩手摸捏著她的乳房,並輕輕的說:「對不起,我實在憋得難受。」於是就拉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我想把她胸罩解開了以後,繼續脫下她的內褲,但被她拒絕了:「孩子在裡面,求你別這樣……」

我調整了一下身體,拉著她的手去摸我的雞巴,我可以感到她的猶豫,但一碰到我的東東以後,她就再也沒放手了,用手指頭在我的龜頭上轉了一圈後就套弄了起來。

「褲子太小了,我穿著難受。」我也沒等她同意,就自己脫下了褲子,陰莖立即像根棒子一樣彈了出來,直直挺挺地豎立在我兩腿中間。

她好像顯得有些難為情了,轉過頭不願意看,我使勁地把她的臉轉過來,想讓她親下去,但是她好像並不願意這樣,只是用手小心的套弄著。

「我好難受,可以幫幫我嗎?」我問道。

「你該走了,我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這樣我們會對不起他們的。」她有些語無倫次地說著。

這時,我再也堅持不住了,一把抱起她放在沙發上,打開她的兩腿,連她短褲都不脫,只是往邊上扯了一下,就把粗大的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插了進去。

「哦!痛……」冷艷在陰莖全根沒入時叫了一聲,但隨即就抱住了我。

我再也不管那麼多,開始用力抽插了起來,粗大的陰莖在她緊繃的陰道裡一進一出,很快就帶出了不少淫水,顯然冷艷已經吃出味來了。

也許是太過激動,在她肉唇的夾擊下,一會兒我就射了出來,「別……別放在裡面。」她嘴上這麼說著,但是我已經射了出來,而且都射在她裡面了。

我伏在她身體上,好半天,她才輕輕的撫摸著我說:「以後你叫我怎麼見李平啊!」我沒有回應,只是在親吻她的乳房。

「去洗洗吧,李平得打電話來了。」

「嗯。」於是我就離開了她的身子,赤裸裸地去了浴室。

一會兒,她也進來了,我幫她脫完衣服後,幫她洗了起來。

「你的東西怎麼這麼大?」她好奇地說。

「張力的很小嗎?」我問道。

「老公的倒不小,就是沒你這麼粗,漲得我下面到現在還有些痛。」

我有些心疼地去按摩她的下面:「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她羞愧地說道。

在我的按摩下,我知道她又有了反應,也許是我剛才放得太快了,她並沒有過癮,待我把她抱起放在浴盆上時,她只是緊閉雙眼,任由我再次打開她的兩條玉腿。

我用手摸摸,她裡面已經濕了,我握著雞巴再次輕輕的插入。

「你下面比我老婆的緊許多,而且位置也有些偏上。」我邊抽動著,邊喃喃的說道。

「難道女人都不是一樣的嗎?」

我用力地挺了一下,插得她又呻吟起來了。

「這麼長時間沒做,是不是會很難過?」我問道。

她沒回答我,只是害羞地扭過頭去。

在我的抽插中,她很快就緊緊地摟抱著我,臉上呈現出一片痛苦的快樂,我知道,她到達高潮了,我加快速度不停地在她的肉壁上摩挲……

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孩子在門口叫著:「媽媽!」於是我們倆趕快分開,她裡面什麼都沒穿,披著睡衣就去接電話了。

由於我第二次剛想射沒射出來,陰莖依然硬梆梆的勃起著非常難受,我想想孩子還小,於是就這樣隨便穿上那條沙灘褲跟了出去。

這時冷艷渾身濕漉漉的正站在沙發邊接電話,孩子拿著玩具就在她身邊。我過去以後,她用口形告訴我,是我妻子打來的,我做了個手勢,說我已經走了,她在電話裡告訴我妻子,我早就回家了。

我讓講著電話的冷艷正面朝向孩子,我從後面拉起她的睡衣,一手握住腫脹的陰莖,一手翻開她那兩瓣肥厚的陰唇,直接插進了她火熱的陰道。由於她這時正在接電話,怕引起我妻子的敏感,只能被動地讓我插入;而孩子可能太小,並不懂事,以為我們兩個大人正鬧著玩,也沒太在意我們的舉動。

也許是我的抽插讓她難於言表,拿著電話卻發不出聲音;也許是又引起了她的快感,忍不住哼了兩聲,引得我妻子在電話那頭以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聽見那頭妻子的叫喊聲音了。

好一會,冷艷才對著電話和我妻子說,剛才是孩子在調皮了。

我的上帝,我竟然也成了她的孩子!

這個刺激真的是讓我達到了極至的境界,冷艷一邊讓我操著,還要一邊跟我妻子講電話,我興奮得把陰莖在她陰道中猛烈地狂抽猛插。當我最後一次用力頂入時,又在她陰道裡射了出來,精液噴得她渾身一陣顫抖。

等冷艷打完電話時,我已經換好自己濕淋淋的衣服準備回家了。她送我到門口時罵了我一句:「你這個流氓,強姦了我。」並且捏著我的雞巴深吻了我。

那天回到家以後,時間倒不是很晚,只是人感到好累。妻子李平見我回來渾身濕淋淋的,心疼地讓我趕緊去洗洗,我說沒事,只是我見到妻子溫暖的笑臉,心中有些愧意。

那天晚上,我沒想到,當我和老婆躺下以後,她也想和我那個,可當時我已經是非常疲勞了。由於和冷艷站著做了一次愛,到家以後,才發覺自己的大腿有些酸軟,可是老婆這也得有所交代的呀!所以,我盡管藉口好累,妻子把我雞巴含硬以後,我還是讓她坐到我身上,自己為自己服務一次。

在妻子扶著我的雞巴插入她下面以後,我腦子裡不禁又想起了插入冷艷時的感覺,比較之下,妻子的洞洞好像是長得靠下面一些,而洞口顯得有些鬆,沒有冷艷給人那種緊縮的感覺,也許是我插多了的緣故。

盡管妻子這時就在我上面聳動著,但是我閉上眼以後,腦子裡卻把妻子當成了冷艷,遺憾的是,由於在冷艷家做愛時太緊張了,沒顧得上仔細去看她赤裸裸的全身,幾乎都回想不起來捏住冷艷乳房時的手感了,好在妻子的乳房也是非常不錯的,不大,但是捏起來感覺非常的結實和實在。

我看了一眼正漸漸轉入佳境的妻子,忍不住坐起了身子,兩手摟住妻子的後背,並咬住她的乳頭配合地抽插起來,感覺中,妻子有了連續兩次以上的高潮。我讓妻子反手捏住我露出的雞巴以增加刺激感,沒一會,我洩了!

當兩個人重新安靜地躺在一起時,老婆問我:「今天你怎麼可以堅持這麼長時間?我都來了幾次了。」

我摟著妻子吻了吻,沒吱聲。妻子哪知道我在這以前,已經和她最好的小姐妹幹了兩次活了。呵呵!這一夜就這樣過去了。

大概是一週以後,週六的下午,我和妻子正在看電視,冷艷來電話了,說是請我們到她家去吃飯,這樣冷清的家裡也可以熱鬧一點。妻子徵求我的意見,我當然求之不得,這一週裡,我幾乎天天都在想著友妻,卻又不敢給她打電話,當然,心裡也時常產生對不起朋友張力的感覺。

就這樣,我們帶著孩子和一些給冷艷準備的生活必用品去了她家。

在路上,我一直十分擔心自己看到她的感覺,心裡挺複雜的,萬一不小心露出破綻,讓妻子看出來就不得了了。

就這樣,心情忐忑的來到了冷艷家。

當她打開門時,她穿得非常整潔,可我心跳得卻很厲害。好在在感覺中,她幾乎是看都沒看我一眼就拉著孩子和妻子進去了,比我想像中過渡得平淡多了,好不容易我才鬆了口氣。

菜,她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一到就可以吃了。冷艷問我妻子:「是不是喝點酒?」妻子說:「完全可以。」於是,讓兩個孩子分別坐在我們的身邊,三個大人邊聊邊吃起來。

自始至終,我都沒敢正眼去看冷艷一眼,倒是冷艷嘟著妻子說:「今天你們家王偉怎麼變得有些木訥起來了?話也沒了,是不是背著李平做過些什麼壞事了啊?」

我冷不丁被她這麼一說,心裡著實嚇了一跳,想起了那天的事,更加顯得尷尬不堪了。

好在妻子說:「就他這膽量,敢背著我幹壞事?哼!」

我忙說:「是的!是的!我不敢,我不敢!」

妻子滿足地看了我一眼,便沾沾自喜的說:「給你這個機會你都不知道怎麼做,我就這點對你放心。」

妻子的話還沒說完,我就感到自己的腳在桌子下被重重踢了一下,我想一定是冷艷踢的。

「現在的男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說不準會突然幹一件讓人驚天動地的事情呢!我不知道我那位在國外的生活怎麼過的,這麼長時間,我是不太相信的。」冷艷自言自語地說道。

「哎!男人嘛!眼不見心不煩,那麼長時間,即使有什麼地方做錯了,我們做女人的不知道就行了,更更何況我是不相信張力會去和別的女人怎麼樣的。」

我妻子說到這時,我們在聊的過程中酒也喝了不少了,兩個孩子都吃得差不多了,顧自己去玩耍了。

冷艷看了我一眼,笑著接過妻子的話說:「看起來你倒是蠻大方的,要不把你老公借我用幾天。」

我也想不到妻子竟然這麼說了句:「我看到他煩都煩死了,如果有人要,免費供應!」說完就哈哈笑了起來。

我這時都已經成了她們調侃的對象了。

就這樣三個大人在不著邊際的喝著、聊著。時間過得好快,在收桌時,妻子說:「冷艷你累了,還是讓我來收拾吧!」

妻子在廚房裡洗碗的時候,我聽見冷艷叫我去幫她把上面的衣廚打開,找幾件夏天她和孩子的衣服,還說家裡沒個男人,找東西、放東西都不方便,於是我就跟著她到了裡面的臥室。

一進去,她就捏住我的蛋蛋說:「你這個流氓,把我糟蹋了後,連一個電話都不打來。」

由於冷艷捏得太重,一下痛得我快要蹲下來了,可我又擔心讓妻子發現,忙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那天我酒實在喝多了。」於是硬撐著站起來,爬到上面的衣廚裡去,裝作大聲地問她:「要找什麼衣服?」

我看見冷艷站在下面直看著我這副狼狽樣在偷偷的笑,然後告訴我找什麼衣服。

我打開衣廚一看,幾乎都是冷艷的夏春裝,而且有的內衣顯得非常暴露,我老婆可從來不穿這些衣服的。摸著翻著,我不禁又想到那天冷艷暴露著的模糊身體,下面的雞巴一下又硬了起來,而且剛才給她捏了一下,現在硬起來以後感到有些疼痛。

我想冷艷在下面一定清晰地看到我褲襠拱起的地方,反正和她已經有過一腿了,我這時也根本不想做什麼掩飾。

冷艷在下面輕輕的說:「王偉,我看見你的帳篷了。」

我裝作委屈而露骨地說:「還都不是你捏的,小心我再給你打針。」

「你敢!我告訴李平去。」她反言道。

「別……別,我錯了還不成嗎?」

冷艷在下面掩著嘴偷偷笑了起來。她喝了酒以後顯得特別漂亮,樣子看起來
真的好美!我在上面又依稀看到她裡面的胸罩了。

就這樣,兩個人在似乎會意的玩笑中,幫她把衣服整理了下來。

當我下來時,她正好背對著我,我突然使勁地從後面抱住她,兩隻手分別在她的乳房和下體狠狠地捏了一下,然後當我放開她時,覺得她人都有些發軟了,順便坐到了床上。我只是感到她的身體好香,這是我那天沒聞到的。

當我要走出去時,輕輕的從背後傳來她的聲音:「記得給我電話。」

我怕李平發現,頭也沒回就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冷艷在李平面前好像始終也沒認真地望過我,只是在送我們出門時,她有些迷離地看了我一眼,以至在回家的路上,妻子對我說:「今天我們回家時,怎麼冷艷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我說:「是嗎?我沒感到啊!」

妻子說:「張力出去以後,冷艷一個人過日子怪可憐的,如果你不是我丈夫的話,我倒是會同意你去多幫幫她的。」

妻子哪知道,她身邊的丈夫早已經幫過她了呀!真笨!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上班以後我是想過給冷艷打電話的,但心裡總還是有那麼份歉意,因為這樣既對不起朋友,也對不起深愛自己的妻子。

一直到星期三的下午,老婆來電話說,下午下班以後她直接接上孩子去自己媽媽家,晚上不回來了,因為她媽媽想看看孫子。本來她媽媽想過來帶孩子住幾天的,可妻子說媽媽年紀大了來回不方便,乾脆這個禮拜的後幾天,孩子就不去幼兒園了,讓孩子和她外婆呆幾天。

我顯然不會有什麼意見的。當時還沒想到什麼,直到可下班時,我心裡湧起一陣衝動,按捺不住地拿起電話,迅速接通了冷艷的電話,並告訴她,我晚上有時間。

冷艷在電話那頭半天沒響,但我可以感覺得到她同樣心跳急速的聲音。

當我再次喃喃地說:「不方便的話就算了。」盡管是從電話裡傳來的,但這時我彷彿是從遙遠的天際中飄來一聲非常微弱的聲音:「……晚一點來。」然後電話就迅速掛上了。

盡管我在激動中沒聽到她前面說些什麼,但是我能夠確定她讓我晚一點,是去!這一點我沒搞錯。

晚一點?那麼到底多晚才算晚呢?從下班到晚上九點,我一直在矛盾著,好像又回到了初戀時的感覺。

時間顯得過得非常慢,我在冷艷樓下徘徊了近一個小時,一直接近十點時,我才懷著一顆劇烈跳動的心按響了她家的門鈴聲。同樣是過了好一會,她才打開了門的一條縫隙,我像小偷一樣溜了進去。

大廳裡沒人,從他們家的另一個房間裡又輕輕的飄出了一個聲音:「把門關好!」

我沿著她的聲音輕輕走了過去。

「你還真敢來啊!」當我正回過神來,冷艷已經站在小房間的門口了。她穿了件非常暴露的睡服,我看得出衣服裡面,至少是上面,一點都沒東西了;頭髮自然地散落在她狹狹的肩膀上,脖子下面的兩塊鎖骨顯得格外突出和性感。

我迎上去,一句話都沒說便緊緊地吻住了她,冷艷一動不動地任我親吻她上面裸出的全部。

好一會,她才輕柔地說:「你去洗洗,孩子已經睡著了。」

這時我才知道,盡管孩子現在還不懂事,但是冷艷不想讓孩子看到她母親過多的地方,於是我非常聽話的放開了她。

當我正準備轉身去浴室時,她溫柔地說:「來,我幫你脫。」說著就過來解開我的皮帶,拉開了我的襯衣,褪下我的長褲。

當我有些難為情地正想自己也幹些什麼時,冷艷突然往下一拉我的短褲,露出了早已挺立著的雞巴。就這樣,她抓住我的雞巴緩緩地蹲了下去,用手套弄了起來,猛然,用嘴含住了。

我站著,一動不動地任她撫摸、親著我的東東,這個滋味真是棒極了!渾身都隨著她親吻雞巴而顫抖著,就像是電流微微襲過全身。我想,是男人都過不了這一關,更何況我在這之前已經激動了好幾個小時。

在她的攻擊下,我知道自己忍不住了,盡管心裡還是想再憋多會的,可雞巴還是不爭氣地在她嘴裡「突突突」的射了出來。我可以感到在我射出來的瞬間,她含著我雞巴的小嘴猶豫了一會,然後又繼續更加用力地吸吮起來,直到我把精液全部射完。

我有些無力地倒在床上,撫摸著蹲在下面的她顯得有些撩亂而柔軟的長髮。我拉起她,她同樣也是低著頭,無力地倒在我的身上,漂亮性感的睡服上,在燈光掩影下有些濕濕的痕跡,我知道,那是我的精液。

過了一會,我抱起她去了浴室。

他們家浴室的燈光非常柔和而明亮,我慢慢地解開冷艷的衣服,把它扔到一邊,兩個人就這樣赤裸裸地又擁抱在一起。

冷艷的乳房和我妻子的差不多,但比我妻子的要白,而且捏起來顯得好軟,手感非常好。個子盡管和我妻子差不多有一米六七,但是,我妻子的身體有些發福了,而她,顯得非常的有骨感,皮膚下有了些脂肪均勻的堆積,沒有肚腩,看上去顯得光滑而平平的。

在浴室裡,我忍不住把冷艷放在洗臉台上去親她的下面,她也任我輕輕打開她的雙腿,她的陰毛有些金黃色的,不多,但是非常整齊,呈倒三角形。我一邊用手捲她金色的陰毛,一邊吻著她如玉般柔滑的雙乳,偶然去觸摸一下她的敏感地帶,在我的撫摸下,引得她輕微呻吟一片。

當我試探著把手指頭伸進她的陰道裡輕輕的插一下,她就不自覺地「嗯」一聲,如果是連續地插,她發出的聲音似乎是一陣輕微的吶喊。

這樣的姿勢保持了一會,也許是她感到有些累了,或者說是受不了了,站起身來,打滿浴液的雙手捉住了我又已經挺立的雞巴,緩緩地套弄起來。

由於我已經洩了一次,我知道自己對第二次是非常有信心的,在她套弄的同時,我不斷地用水去洗乾淨她身體上的浴液。當我洗到下部時,我讓她坐在臉盆架子上,然後叫她打開雙腿,她非常乖而且是聽話的坐了上去,並對著我打開了她勻稱而美麗的雙腿,徹底暴露出女性視為最神秘的地方,生命的源泉。

我忍不住親了上去,盡管還殘留著些浴液的味道,但我管不了那麼多了,輕柔而用力地對著她的陰唇吸吮了起來,當隨著我舌頭的不斷深入,她有些受不了了,使勁地推著我的頭,並來回扭動苗條而性感的身軀。

我站起身來,握著雞巴剛想插入,她說:「別……我們去床上。」於是我迅速地把她淋乾淨,隨便也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擦都沒擦乾淨就抱起她去了房間裡。

她讓我把燈關了,我沒讓,因為我一直想好好地看看她的身體,想看著她被我插入時那副神情迷離的樣子。

在我的堅持下,她放棄了,兩個人又再緊緊地摟抱在一起。

我的雞巴就頂在冷艷的肚皮上,也許她感到有些痛,在親吻中不斷地變化著美麗的身軀。我分開她的兩條腿,她伸出一隻柔軟的手捏著我硬如鋼鐵的雞巴,引導著進入了她的軀體。

全部插進去後,我沒動,盡情地感覺著她緊窄的陰道對我緊緊的包容,我可以感覺到她的子宮興奮得在有規律地收縮,簡直是天上人間。

在我的身下,漸漸地,她來回折轉著身子,不安的翻來覆去,我稍微使了點勁,明顯地感到插到了她的最裡面,我的龜頭可以觸碰到她陰道末端子宮前沿凹陷下去的地方,真的非常美妙!我不禁稍微抬起臀部,立起了身子,挺動雞巴在她裡面抽插起來。

我每次提起雞巴,彷彿就能夠抽出她的靈魂;而插入時,她的臉上又顯得無比踏實和滿足,抽抽插插間,房裡充滿了她的呻吟聲。

我知道,她在我的抽送下已經有了高潮,而且好像持續了好長時間,在她的臉上浮現出一片誘人的迷離。

這時我的龜頭也開始生出越來越強的酥麻感,我預料到再插不到一百下就要射精了,「我想放了,放在你裡面行嗎?」我溫柔地問著她。

她望著我,點了點頭,於是我摟緊她那小巧的臀部,一鼓作氣地快速抽送,每下插入都抵至盡頭,幹得「啪啪」作響、水花紛飛,終於腰一酸、丹田一壓,再一次把滾燙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她的陰道裡。

然後,我趴在她身上好久沒動,待感到雞巴已經徹底軟化、被陰道擠了出外以後,我才翻過身來,與冷艷平躺在一起。

「舒服嗎?」我問道。

「嗯!」接著她又輕輕的說道:「我以為男人的東西都差不多的。」

「那麼現在呢?」我撫摸著她的乳房問道。

「好大,好長。」她說道。

「和你老公的不一樣嗎?」我下意識地問道。

這時她也拿著我的雞巴邊玩著邊說:「你們倆軟下去的時候都差不多,可是怎麼一硬起來,你的就變得這麼粗了?」她有些害羞的繼續說道:「你要喜歡的話,張力沒回來以前,我都可以給你的。」

我又開始開玩笑起來:「去你的,我才不要呢!」

一談到她的丈夫,我的朋友,我的心裡就一陣興奮,雞巴又開始在她手中漸漸發硬了。

「你又硬了!」她有些奇怪的輕輕驚呼起來。

「你還要嗎?」我邊說,邊把冷艷抱到我身上,然後分開她兩腿,扶著雞巴找到洞口插了進去,「哦!」她輕輕的叫喊了一聲。

「我們就這樣插著說話好嗎?」

「嗯!」她回答道。

由於她在我上面,我便可以摸著她的乳房邊抽動,邊說話了。

「我一直想問你個問題。」我說道。

「嗯。」

「我想知道,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和張力做的?」

因為平時張力一直說他的老婆第一次是給他的,而我不相信,因為我妻子告訴我,冷艷在他丈夫以前,已經談過一個男朋友了。

「你怎麼連這種問題都好問的?」她有些難為情的說道。不過,她的遲疑已經證明了她在和張力結婚時已經不是處女了。這一點我現在可以肯定了。

我在下面用力地抽插她了一下:「說!」

她在上面害羞地說:「不是!你不要這樣問人家了嘛!」

「那麼跟誰?」

「是和我的老師……」

我聽了覺得非常吃驚,這樣就說明張力至少是她的第三個男人了。

「怎麼會是你的老師呢?」我繼續問道。這時我已經感到自己的雞巴又硬得像剛才一樣了。

「我們班的幾個學生都和老師睡過的,因為想要爭演出任務,你不這樣做,根本輪不到你的。你不信可以回家問你的李平。」

我聽到這,腦子都有些衝動了。

「那麼你的第一次原來是和老師做的。」

「嗯。」

「在哪?是在學校裡嗎?」我繼續問道。

「是老師帶我去面試的那天晚上。」

「你說下去,我想聽嘛!」

「那你可不能告訴張力和李平的!」

「嗯!」我答道。

她上下抽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我配合著在下面也頂了幾下。

「第一次去面試是到省城裡去的,面試結束以後,回家的車已經沒有了。」她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到了晚上,老師說他胳臂有些痠,讓我去幫他按摩一下,而其實我是知道要發生什麼事的,而且心裡已早有準備。我們老師也長得非常不錯,平時都是我們女孩子心中暗自追求的目標,所以我去了以後,根本就沒給他按摩。」

燈光下,我看到她臉都紅了:「開始我們只是說說話,但後來……他就摟抱住我,並把他的東西拿了出來。開始我畢竟有些害怕,他就耐心地安撫我,讓我給他套弄,而他就摸我的乳房和下體。他的東西越擼越硬,我也給老師愛撫到有點想了,於是……我就和他做愛。」

「那麼後來你有沒有再和老師做過?」我問道。

「後來和老師也有做過,但是不多。第二次做愛時,我才感到下面好痛。」

我聽了已經覺得非常刺激,在下面猛烈地抽插起來,冷艷也配合著我的節奏上下聳動……不一會,兩個人又同時達到了高潮。

當我一覺睡醒時,已經是半夜了,我想我得回家,於是親吻著冷艷的乳頭搖醒她,她抱著我捨不得我離開。在送我到門口時,她再三叮囑我,今天她講的事絕對不可以告訴李平的。

最後冷艷還說了一句讓我震驚萬分的話:「你們家的李平,在我之前就已經和這位老師睡過了。」

本來,我今天是非常滿足、非常幸福的,可……可被她的這句話一下子打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了,盡管是在炎熱的夏天,但我走在路上卻感到了寒冷。

我妻子一直告訴我,她的處女膜是鍛煉身體時不小心弄破的,而事實上,在我們結婚以前,我已經光榮地和張力一樣,被戴上了綠帽子。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